日记

《庆兔兔日记》2342有思想又固执的小九

2018-02-06 06:40 | 宝宝成长

2342十一十二日星期日阴天转小雨14~9客厅早晨温度18PM2.5-69

七点四十分妈妈在找庆兔兔的棉袄,庆小兔趴在床边对着我在笑,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庆小兔还是不愿意擦脸。

八点半庆小兔正扶着自行车在玩,忽然听见客厅里有声音,庆小兔回头看见了妈妈,妈妈在给庆兔兔拿衣服。庆小兔马上哼哼起来了,庆小兔转过身向着妈妈伸出手,我扶着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大步流星地往妈妈这边走过来,庆小兔可能走了七米路,妈妈惊奇地跟外婆说:“小九自己走过来了。”,外婆说:“小九走的蛮好嘛?”,我说:“小九从第一天想走路就知道怎么迈腿。”,我学着有一些孩子刚刚学走路别扭的样子说:“一般的的孩子开始学走路,都是侧着身体,上身和腿同时往前运动的。”。

妈妈给庆兔兔播放英语歌曲,庆兔兔拿着牙刷站在桌子跟前在刷牙,我说:“庆兔兔,刷牙就刷牙,你在卫生间刷牙又不影响听歌曲。”。庆小兔看见庆兔兔站在卫生间门口,庆小兔把头低下去,庆兔兔说:“小九,你要和我顶头呀?”,两个小脑袋顶在一起,顶完头庆兔兔抬起头,庆小兔把头又冲向庆兔兔,庆兔兔说:“你还要顶呀?”,两个小脑袋再次汇合在一起。一次,两次,三次,庆小兔跟庆兔兔顶了四次才离开。

庆小兔在地板上爬起来,外婆说:“小九,你又在拖地板呀?”,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用手在地板上来回抹,外婆说:“小九,是不是这里衣服擦不干净呀,你还要用手把它们再擦一下。”。

庆小兔哼哼起来了,妈妈说:“是不是小九要吃饭了?早上小九是五点钟喝的奶。”,外婆说:“小九每天早上十点钟到十点半吃饭,现在还没有到吃饭的时候。”,妈妈说:“怎么现在他好像有一点不高兴。”,外婆说:“因为他看见妈妈在家。”。

外婆问:“庆兔兔,你早上吃什么,要不要吃鸡蛋饭?”,庆兔兔说:“我要吃黑芝麻糊。”,外婆说:“家里没有黑芝麻糊,要吃回来外婆再给你买。”,妈妈说:“你想吃黑芝麻糊,你以后拿二十块钱自己去小超市买黑芝麻糊去。”。

庆兔兔在吃鹌鹑蛋,庆小兔伸出手也要吃,外婆给庆小兔吃了一个鹌鹑蛋。一个鹌鹑蛋瞬间进到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眼睛又盯上庆兔兔手里的鹌鹑蛋。外婆冲一百五十毫升牛奶给庆小兔喝,外婆把庆兔兔的熟鸡蛋给庆小兔拿着,庆兔兔说:“这是我的鸡蛋。”,外婆说:“你就让小九先玩一会。”,庆兔兔把鸡蛋拿过来说:“这个鸡蛋我一会还要吃呢?”,庆小兔马上就不愿意了。

妈妈说:“以后庆兔兔的学习你们不要管,庆兔兔的学习我会管的,老师也说了,孩子的学习要爸爸妈妈管,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管不好的,你们想管也管不了。”。

按现在的时代发展速度,确实老一辈思想有一点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创新的还是年轻人,能够跟上时代步伐的还是八零后九零后。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论,姜还是老的辣,学校的老师,医院的医生,有经验的还是年龄大的比较多,不能因为时代的进步而把老一代人排除在外。

我不是天之骄子,我不是高学历人才,我没有在师范学校的课堂上镀过金,也没有能够在三尺讲台上侃侃而谈。我想,我带好一个孩子能力还是有的,我的思想,我的生活经历,我具有的知识,我的几十年的体验,传授给孩子应该没有问题吧。怎么我也要比大字不识几个的人还是强一点,比一些没有上过学的人指导一下庆兔兔庆小兔还是绰绰有余的。只不过妈妈的学历比我高一大截,人一旦站在高处,底下的人就不容易看到了。

九点半,庆小兔已经不能安静下来,庆小兔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大门,庆小兔的身体倒向门外,庆小兔的手指挥着要前进的方向。庆小兔就连给我换衣服的时间都没有,我用手指着床上的衣服说:“外公,把衣服换了,我们就出去。”,庆兔兔马上嘭地一声躺倒在床上,两条腿嘭嘭地敲起床板。我在换衣服,庆小兔看了我一眼,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坐起来,庆小兔爬到我的跟前站起来。

萧瑟秋风今又是,秋天真的来了。瑟瑟秋风让人们严严实实地裹起来,路上的行人一个个缩头缩脑,同样庆小兔也被包裹的左一层右一件。庆小兔衣服上的帽子也戴在了头上,开始庆小兔还是试图把帽子从头上拉下来,总是一个异物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头上,庆小兔把帽子拉下了,我再给庆小兔戴上去,庆小兔不再把帽子脱下来,可能庆小兔觉得这个怪物虽然不怎么样,最起码罩在头上头就不那么冷了。

路过菜场,庆小兔不走了,我说:“我们拐回来再进去。”,庆小兔坚决不从,于是只好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只要在菜场里穿过,也就是代表庆小兔去过了菜场。

音阶琴行,庆小兔又停下来,我往里看看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电灯也没有开一盏,琴行里面黑黢黢的,就是几台钢琴静静地安卧在那里。庆小兔坚决不走,庆小兔用劲地往里探着身体,我往里走了一步,我说:“你看一个小朋友都没有,一会有小朋友了,我们再来看他们弹琴好不好。”,庆小兔还是试图往里去。琴行门口有一个卖鱼的,我说:“小九,你看这里有鱼。”,听到有鱼,庆小兔马上就回转身去看。外婆买了两条鲫鱼,庆小兔不再要去琴行,庆小兔两个眼睛看着活蹦乱跳的鲫鱼,庆小兔还不时地用手去拍一下塑料袋里的鱼。

走回菜场门口我回去送鱼,回来庆小兔又一次要进菜场,当跨进菜场大门,庆小兔还自豪地回头望着外婆笑了一下。自然还是这头进那头出,出门庆小兔发现外婆没有出来,庆小兔又要回头去找外婆,我用手指着外边的外婆说:“你看,外婆已经在我们前边了。”。

路过琴行,这次一只小狗吸引庆小兔的视线,让我们躲过一劫。从医院门口路过,本来准备还要继续前进,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既定路线,我们只能跟随庆小兔的指挥前进。三期门口庆小兔又停了下来,一直等到有人出来,庆小兔才得以入内。

三期的健身器材场地庆小兔喜欢的器材还有空余,庆小兔马上就站了上去,庆小兔用手转动一个上边鼓着许多疙瘩的按摩器,庆小兔两腿还不停地上下弹跳着,外婆说:“当心碰着了。”,外婆的话音未落,庆小兔的嘴已经磕在按摩器上,庆小兔顿时大哭起来,我扶着庆小兔说:“要你不要蹦,你看把嘴碰着了吧。”,我连忙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两个手还紧紧地扶着按摩器不想离开。

回来就听见屋里呼呼呼的嗡嗡声,我问:“什么声音在响呀?”,外婆说:“他妈妈在拿电吹风吹书。”。

我把庆小兔放在泡沫塑料垫上,庆小兔手里刚刚拿起一个玩具,庆小兔回身看见妈妈。庆小兔马上就爬了过来。庆小兔抓住妈妈的裤腿就想站起来,庆小兔的头碰到茶几的棱角,庆兔兔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妈妈抱起庆小兔,我接过电吹风继续给书吹风。

这是一本一零六班图书馆的书,名字叫《Bill Martin Jr/Eric Carle》,书已经被水浸湿起折了。书吹干了,我抱起庆小兔,妈妈说:“书包里的书都被打湿了。”,本来我还以为庆兔兔看书不小心,把茶杯碰到了,把水洒到一本书书上,没想到是庆兔兔的水杯里的水把书包里的书全部打湿了。

我说:“为什么放学非要带杯子带水回来。”,妈妈说:“庆兔兔路上要喝水呀,上课的时候庆兔兔还不是要喝水呀?”,我说:“辅导班里都有水让孩子们喝的呀?”,妈妈说:“路上庆兔兔要喝水怎么办,我总不能天天买水吧。”,说真的我对妈妈真的无语。

现在已经是秋风瑟瑟的季节,又不是长途跋涉,又不是野外旅游,为什么非要带杯子带水呢。如果天热有情可原,小时候庆兔兔在外边多玩一会,那是一定要带水的。现在放学路上不要五分钟,何况妈妈每次出门哪怕一站路妈妈也是要坐车的,辅导课的教室里都准备的有水,为什么路上还要喝水,在公交车上喝水吃饭是一种不文明行为,这种最简单的常识作为家长要提醒孩子的。

妈妈继续辅导庆兔兔做作业,庆小兔重新回到我的怀抱里,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看着放在晾衣架上庆兔兔的书,庆兔兔的数学书封面已经伤痕累累,已经被撕出几条大伤口,记得我们小时候到期末放假,我们的书还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就是有一点卷角而已。

十二点二十分庆兔兔复习完功课出来吃饭,庆小兔关着门在睡觉,庆小兔听见庆兔兔的说话声音就睁开了眼睛。庆小兔在一旁看着庆兔兔吃饭,庆兔兔离开桌子,庆小兔站在地上我扶着走,庆兔兔走到哪里,庆小兔一步不拉地跟到哪里,庆兔兔说:“妈妈,现在弟弟成了我的尾巴了。”。

十三点钟庆小兔开饭,庆兔兔和妈妈一起复习英语。

英语复习完毕,妈妈拿着手机说:“星期一外教老师不来上课,你们还是黄老师来上课。”,妈妈说:“你看老师要求你们做英语卡片,可以是各种各样的形状,方的,圆的,三角形的都可以。纸的颜色也要各种颜色,你看已经有小朋友做好的卡片,下来就要自己来做哟。”,庆兔兔说:“妈妈要陪着我一起做。”。

庆兔兔和妈妈进屋做卡片,庆小兔就在地板上玩,突然庆小兔发现妈妈不见了,庆小兔一边喊着妈妈。庆小兔在客厅里到处找妈妈,听到妈妈说话的声音,庆小兔爬到庆兔兔身旁。妈妈说:“小九,你很棒。”,庆兔兔说:“妈妈,你怎么没有说我很棒呢?”,妈妈说:“妈妈是说小九爬的很棒,你也在地上爬了吗,好,你剪纸很棒。”,庆兔兔的剪纸我看了不敢恭维。

妈妈说:“庆兔兔,你休息十分钟,我们再复习汉语拼音。”,妈妈对庆兔兔学习确实也真心真意,妈妈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庆兔兔的身上,唯一不同的就是妈妈的教学方式和我的差距太大,妈妈是一个三尺讲台的老师,是给上学的孩子讲课的老师。我是一个给不会走路说话的孩子创造一个环境,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熏陶孩子,我对孩子的要求是随时随地地学习,绝大部分老师家长是不可能接受的。

庆兔兔说:“妈妈,我们来玩老鼠和猫,”,妈妈说:“妈妈抱着小九怎么玩呀?”,庆兔兔说:“你和小九都可以当猫呀,我和外公是老鼠。”。庆兔兔的房间就是老鼠的洞,庆兔兔说:“这里就是老鼠洞,我们进来了,你们就不能进来。”,妈妈说:“我们怎么进不来呀?”,庆兔兔说:“这里有一面玻璃墙,我可以看见你们,你们进不来。”。妈妈假假地走了,庆兔兔说:“外公,猫走了,我们可以出去了。”,庆兔兔马上嘴里发出吱吱吱的声音跑了出去,妈妈抱着庆小兔就追了上去,妈妈说:“小九,我们看见老鼠了,我们去追吧。”,妈妈学着猫的叫声,庆兔兔很快又回到老鼠洞里。

经过激烈地挣扎,庆小兔终于把药喝完了,我说:“小九,我们出去玩吧。”,庆小兔没有理睬我,庆小兔爬到我们房间玩,我把遮光窗帘拉起来,庆小兔也要拉,庆小兔往上拉拉不动,可是庆小兔往下拉轻而易举,拉绳到底了,拉绳拉不动了,庆小兔松开手,我重新把拉绳递到庆小兔的跟前,庆小兔抓住拉绳继续拉,因为庆小兔的手的高度又提高了,庆小兔再一次把窗帘拉下一点。就这样庆小兔一小段一小段地往下拉,我再把窗帘拉起来,庆小兔再继续往下拉。

庆小兔爬到书桌跟前,庆小兔把书桌上纸筒里的纸往外抽,庆小兔抽几下庆小兔对着我笑一笑,然后继续抽,一会床上铺满了抽纸。

这时候庆小兔才想起来出去,外婆说:“已经不早了,要出去就不要走很远了。”。

下楼现在庆小兔大路不走走小路,庆小兔记着小路旁边有一个浇花的接口,庆小兔只要从门口经过,这是庆小兔必须视察的地方,庆小兔要站在地上用手去摸接口里面的水。

往外走的一个喷水池旁边有四个大一点的孩子在玩,庆小兔也就停下来看他们玩,一会他们几个小朋友都进到一个新开的美容院里,我抱着庆小兔就往小区大门走,庆小兔大声叫唤着要看那几个大朋友。几个大朋友在院子了屋里一会就进屋了,庆小兔这才答应离开。

小广场还有几个骑剪刀车滑板车的大哥哥大姐姐,庆小兔停下来看他们玩,旁边和庆小兔一样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小朋友,庆小兔对他们没有一点兴趣。

三期小超市门口的摇摇车,庆小兔一个个坐一遍,庆小兔还是更加喜欢轨道车的导轨。庆小兔站在地上,庆小兔用手去拖拉几个小车轨道,我就在一旁按住轨道不让轨道被庆小兔打翻在地。来了一个小姑娘大概五岁,小姑娘爸爸抱着一个四个月的弟弟。

小姑娘坐在摇摇车上,爸爸把弟弟放在小姑娘的前边,爸爸说:“你可以抱着弟弟。”,小姑娘说:“我不要,弟弟要坐,就坐到我的后边去。”,后边没有办法坐,弟弟只好看中姐姐在坐。庆小兔对这么小的弟弟没有一点兴趣,庆小兔就跟着小姑娘到处跑,小姑娘上到哪一个摇摇车,庆小兔也走到跟前站着,小姑娘两个手抓住一匹小马头上扶手,庆小兔也去抓,小姑娘把庆小兔的手拉开,庆小兔瞪着眼睛喊着:“姐姐。”,庆小兔也把小姑娘的手拉开。就这样来来回回,小姑娘也不暴力,最后小姑娘拗不过庆小兔也就想想算了,我说:“弟弟喜欢你。”,小姑娘跟着也说:“弟弟喜欢我。”,我问:“你喜欢你的弟弟吗?”,小姑娘说:“我喜欢。”。

在外边玩了七十分钟就回来了,庆小兔吃了一些红心柚子就睡觉了。

庆兔兔复习完功课,庆兔兔看了三集《猫和老鼠》,跟着妈妈去姨妈家溜大毛去了。

十七点庆兔兔回来了,庆兔兔和姨妈打电话,庆兔兔的声音太大,庆小兔被惊醒,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妈妈说:“庆兔兔打电话声音小一点,弟弟还在睡觉。”,庆兔兔说:“我在跟姨妈打电话呀。”,妈妈说:“你打电话就打电话,你说话的声音可以小一点呀。”,庆小兔最终还是被吵醒了。庆小兔还迷迷糊糊地,尽管抱着庆小兔,庆小兔也一脸不舒服。

吃完饭当我把庆兔兔的自行车搬到楼下,外边已经飘着细细的雨沫,妈妈抱着庆小兔去小广场。也就五分钟的功夫,门铃里就听到妈妈的声音:“外边下雨了。”,外婆问:“庆兔兔呢?”,妈妈说:“庆兔兔去了杨小跳家,刚刚下了很大的雨。”。

庆兔兔按响门铃的时候,楼下也响起熟悉冲锋枪的声音,庆兔兔手里拿着冲锋枪回来了,我问:“怪不得那么长时间没有看见这把枪了,是不是你把枪忘在杨小跳家了?”,庆兔兔说:“这是我送给杨小跳的,我今天想把它要回来了。”,我说:“你也太大方了吧,这么大一把枪就轻而易举地送给别人了。”。

下午庆小兔的一觉没有睡好,这一会庆小兔就有一点哼哼唧唧,提前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二十点钟的时候庆小兔站在我的电脑旁边一动不动,我知道不好,庆小兔可能屙巴巴了,打开尿不湿,尿不湿里巴巴已经糊成一片,洗完换好尿不湿,外婆问:“要不要先给庆小兔喂药。”,我说:“小九睁着那么大的眼睛,等一会妈妈洗完澡,再给他喂药,他喝完药一哭一闹就会要睡觉的。”。

妈妈还没有洗完澡,我低头看庆小兔,庆小兔已经进入梦乡。

庆兔兔洗完澡说:“妈妈,小九已经睡觉了,今天你给我念书好不好?”,妈妈说:“好,今天妈妈给你念书,你今天想要那一本书呀?”,庆兔兔指着书架上的书说:“我要念《窗边的小豆豆》,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

二十一点半庆兔兔的书念完,庆小兔也睁开眼睛,妈妈给庆小兔换睡衣,外婆给庆小兔喂中药,庆兔兔在庆小兔面前拍手逗庆小兔不要哭。

二十二点十分庆小兔上床睡觉,外婆给冲了一百八十毫升牛奶,庆小兔自己两个手抱着奶瓶喝奶。

外婆晾完衣服刚刚躺下,“小九吐奶了。”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我连忙三步并两步地推开房门,床跟前的地板上已经一滩白色的奶液。妈妈抱着庆小兔说:“小九突然把奶吐了出来,我的身上,小九的身上全部都吐了奶。”,我随手抓了一块布就在地板上擦,妈妈说:“小九的身上。”,我站起身拿着布就在庆小兔衣服上擦,妈妈说:“这是刚刚在地板上擦的布。”,我这时候赶紧把手里的抹布扔在地板上,又拿了抽纸给庆小兔擦。妈妈把庆小兔递给我说:“不行,小九和我的衣服都全都要换了。”。

我问:“是不是你刚才晃动的有一点厉害了。”,妈妈说:“不是的,小九打喷嚏,喷出来的。”,没有想到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只是看着我们在忙忙碌碌。

这时候外婆也披着衣服拿着毛巾过来救驾,外婆给庆小兔擦脸上脖子上的奶迹,庆小兔反而不愿意了,庆小兔犟着身体哼哼着。

等庆小兔洗完换好衣服,卫生间里已经堆满明天早上要洗的衣服了。

妈妈说:“外公来抱我们小九,我哄不好了。”,庆小兔躺在我的怀里睁着眼睛,庆小兔没有要求立起来。

二十三点十分庆小兔才完璧归赵。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