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40小九选择出游路线

2018-02-03 07:59 | 宝宝成长

2340十一日星期五阴天17~9客厅早晨温度19PM2.5-145

    打开电灯,拉开窗帘,喊庆兔兔起来,庆兔兔把被子裹得更紧。我说:“庆兔兔要上学了。”,庆兔兔翻了一个身子继续睡觉。我把庆兔兔身上的被子掀开,庆兔兔用手来拉被子,我说:“不早了,庆兔兔你要快一点了。”,庆兔兔这才坐起来。我把庆兔兔的衣服放在庆兔兔跟前说:“这是你的衣服。”,庆兔兔伸出手在抓衣服,我发现庆兔兔的手在床上乱摸,这时候我才发现庆兔兔眼睛还没有睁开。我把衣服递到庆兔兔的手里,庆兔兔这才闭着眼睛开始脱身上的衣服,我说:“快一点当心着凉了。”,我把校服给庆兔兔套上。外婆这时候也从庆小兔那边过来,外婆说:“庆兔兔,你今天不能骑自行车上学,外公的病还没完全好,你还要记着喝药哟。”。

昨天下午天就阴了下来,今天一个无边的大幕把宜昌市牢牢地罩住,近处的房子大树都显得朦朦胧胧,远处的一切都躲在云雾后边。

还没有走到小区门口,庆兔兔就把背心脱了下来,庆兔兔说:“外公,我热。”,我说:“走路玩耍热了,就要要把衣服脱掉一些,冷了就要赶快把衣服穿上,尤其是上课看电视不动的时候一定要记着把脱掉的衣服重新穿上,一会到学校门口你还要把背心穿上。”。

靖兔兔骑着自行车从庆兔兔旁边骑过,庆兔兔喊:“靖兔兔。”,靖兔兔停下自行车,庆兔兔说:“外公我要跟着靖兔兔一起走。”,我说:“靖兔兔妈妈是老师,他们可以从中学部穿过走,我们还是从这边走吧。”。

我问:“庆兔兔,你今天还要比赛吗?”,庆兔兔说:“我昨天就比赛完了。”,我问:“你都参加了什么比赛?”,庆兔兔说:“我参加了一个保龄球,还有一个是小马过河。”,我问:“你们保龄球是不是用脚踢足球,用足球去踢矿泉水瓶子呀?”,庆兔兔问:“外公,你怎么知道的?”,我昨天听妈妈问庆兔兔体育比赛的事情,庆兔兔说:“妈妈,我告诉你,我们比保龄球不是用手去扔球而是用脚踢足球的。”,我说:“你昨天不是告诉妈妈你们保龄球是踢足球吗,既然是用足球去踢保龄球,学校最大的可能就是矿泉水瓶子,这是最容易找到,又可以废物利用的活动器材。”。庆兔兔说:“小马过河就是拿着一个拍子,在拍子上托一个球,等跑到那一边把拍子递给一个小姑娘,然后我一蹦就跳过去了。”。

今天回来看天气预报,宜昌市昨天的PM 2.5浓度已经跨过一百五十,就在我为宜昌的雾霾日益严重担心的时候看到一则新闻,从七日晚开始印度新德里连续几天被雾霾笼罩,空气污染指数大幅超标,细颗粒物(PM2.5)浓度接近或超过每立方米五百微克,能见度降到十五米以下,造成多趟航班及列车延误,学校被迫停课。PM 2.5浓度一度超过惊人的一千微克/立方米,数万所学校关闭,交通事故率和医院就诊人数飙升……这令人窒息的一幕正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一带上演。当然不等于印度雾霾比我们大,我们就会沾沾自喜,我们要向前看,我们不能五十步笑一百步,我更希望中国的雾霾能够维持在五十以下,能够让我们中华民族子子孙孙永远生活在蓝天白云下。

八点钟哭声从房间里传出来,外婆抱出庆小兔说:“起来就起来,今天怎么还哭了起来。”,给庆小兔脱去睡衣,给庆小兔洗,庆小兔就没有安生过,一直到收拾定当,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这才笑起来。

现在喝奶也是庆小兔一种高兴的事情,喝完奶跟着外婆一起出去买菜。

庆小兔现在已经记住每天他走过的地方,他已经不满足我带着他在走,庆小兔会自己选择自己要走的路线,外婆说:“庆兔兔小时候没有这样,这么大的孩子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太少了,像小九能够记住那么多地方的孩子也没有几个。”,我说:“像小九这么大的孩子,一般都是躺在坐在童车里,家长推到哪里,他们就老老实实地呆在那里,家长们聊天吐沫星子乱飞,孩子们只能眼睁睁地望着房子和大树,所以他们也不可能产生什么欲望来。”。

路上我只能根据庆小兔的肢体语言决定行走路线,围着五一广场转一圈回来将近一个半小时。

妈妈上班的时候说:“小九咳嗽一直没有完全好,今天再带小九看中医,再开一点药回来。”,回来来到医院门口,外婆说:“看看他会不会想进医院?”,外婆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庆小兔已经把手伸出来要往医院里进。走进门诊大楼大厅,庆小兔马上用手指着有电梯的方向,我说:“我们等一会姨妈。”,我们来到大厅的另一端,庆小兔又用手指着另一端的走道,因为这里一样也有两台电梯。姨妈来了,来到电梯旁,庆小兔就伸出手去按电梯的按钮,不过庆小兔按钮是胡乱摸的,庆小兔并不知道到底我们是在按什么东西。

回来庆小兔就吃了一碗稀饭。

十点五十分外婆说:“我们两个今天忘了一件事情?”,我问:“忘了什么了?”,外婆说:“小九今天还没有吃药。”。吃药现在成为庆小兔最痛苦的一件事情,看见外婆端着药过来,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咳嗽没有好,药肯定还要吃的,现在庆小兔还不会走路,庆小兔抵抗疾病完全依靠自己原来的免疫力。

吸管吸满中药,庆小兔看着就是不张开嘴,庆小兔哭的时间长了,不得不张开嘴,外婆趁机把吸管塞进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用舌头把吸管推出来,等把药都挤进了嘴里,庆小兔也哭的睡着了。

十二点二十分庆小兔睁开眼睛,半个苹果没有一会功夫就成为一个空壳。

妈妈十二点四十分到家,妈妈向着庆小兔打招呼,庆小兔看了妈妈一眼,庆小兔就好像没有一点感觉,妈妈说:“小九,你看到妈妈就这样无动于衷呀。”,庆小兔继续摆弄着手里的玩具。

十三点钟的时候庆小兔在拿玩具的时候突然哭了起来,我没有发现庆小兔被什么东西碰了,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才不哭,这时候庆小兔这才朝妈妈这边转过来,妈妈说:“你到现在才想起妈妈呀?”。妈妈抱着庆小兔一会就把庆小兔放在地上,十三点二十分庆小兔抬头看见妈妈到厨房去洗碗,庆小兔嘴里哼着就往妈妈那里爬,我抱着庆小兔来到妈妈跟前,妈妈说:“妈妈刷完牙就抱你。”,庆小兔马上哼哼起来,我抱着庆小兔站在卫生间门口看妈妈刷牙,妈妈说:“你以后也要刷牙哟。”。

十四点钟妈妈去磨基山小学去了,今天下午有一个家长会,庆小兔这时候正在地板上爬,看见妈妈走开庆小兔朝着妈妈方向爬过去。妈妈躲在小床后边,庆小兔低下头从小床下边看妈妈,妈妈要走了,庆小兔不愿意了。

外婆拿着奶瓶走过来,庆小兔马上高兴地挥舞着手,一百二十毫升牛奶瞬间流进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抱着空奶瓶还要喝,外婆又冲了四十毫升牛奶,庆小兔也没有费任何功夫就灌进肚里。

庆小兔开始了今天第二次巡视,庆小兔一直在指挥我要往哪里走,摇摇车一个个全要过滤一遍,菜场就是不在里面巡视一圈也要从菜场穿过。马路边围着一群人在打扑克,庆小兔要要驻足观看,是看人还是看打扑克这就不得而知。几个人在聚精会神地下象棋,庆小兔也不走了,庆小兔还要我蹲下来坐在跟前看。我说:“这个叫象棋,也叫中国象棋,可以锻炼人的思考判断能力。”,庆小兔一会注视着棋盘,一会庆小兔又看着凝思的下棋人的脸神,不知道庆小兔这一会是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庆小兔是想看圆圆的棋子还是棋盘里的战斗,可能庆小兔是在思索下棋人在想什么。扑克牌庆小兔必须看到别人在洗牌,下象棋庆小兔要等我催促他才能离开。

不知道庆小兔看到马路对面有什么,庆小兔用手指着马路对面非要我过马路,我说:“这里没有斑马线,我们不能从这里过马路。”,庆小兔马上就不愿意,这是原则问题,不管庆小兔不愿意是不愿意,交通规则还是要从小告诉庆小兔的。

在马路中间的双黄线上,对面马路上汽车出现空档,站在双黄线上的人们开始启动,一个孩子妈妈抱着孩子也跟着一起过,孩子的奶奶推着童车还站在双黄线上犹豫着,孩子的妈妈说:“现在都在过马路走斑马线,汽车礼让行人,你跟着大家一起过就是了。”,这些天明显宜昌市的汽车规矩多了,礼让行人的时候明显变多,很少看见有汽车与行人抢道的事情发生。

从五一广场回来,庆小兔又要从小巷里进去,路过卖鱼的摊位,庆小兔就蹲下来看鱼,因为我们蹲在那里别人就不好过路了,我说:“我们回来在看。”,庆小兔就不愿意了。等着过马路庆小兔还犟着身子,一个推着童车的奶奶问:“小朋友怎么了?”,我说:“他想看鱼,没有让他看够。”,奶奶说:“我们明天再看。”,庆小兔根本就不领情,一直走到斑马线上庆小兔才不吭气。

今天庆小兔已经不愿意按照我原先既定旅游路线行进,庆小兔按照自己的思路指挥着我怎么走,但是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这个说明庆小兔已经会思考懂得一点判断了。

在外边整整两个半小时,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喝药,喝药就是一个艰难的行程。药喝了,庆小兔也哭累了。外婆抱着庆小兔让我穿衣服,庆小兔哭着向着我招手,我说:“外公穿好衣服就来抱你。”,庆小兔大哭起来,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就闭上眼睛不哭了,很快庆小兔就进入了梦乡。

十八点半庆小兔轻轻地哼哼了两声,我走过去庆小兔睁开了眼睛,看见外婆,庆小兔嘴里发出妈妈的声音,我说:“这是外婆,外婆是妈妈的妈妈,你要可以叫妈妈的妈妈。”,庆小兔嘴里发出妈妈的声音是最大的,有时候会叫奶奶,偶尔也会发出爸爸哥哥的声音。

外婆给庆小兔冲牛奶,庆小兔马上就笑了起来,外婆说:“小九的罩衣还没有穿。”,我给庆小兔穿罩衣庆小兔就不愿意了,外婆拿着冲好的牛奶举着说:“小九,你看这是什么?”,看见牛奶庆小兔不哭了。一百五十毫升牛奶喝了,庆小兔又哼哼起来,外婆说:“给小九热一块米面发糕饼。”,我问:“热几秒钟?”,外婆说:“十秒钟。”,米面发糕饼端过来,外婆说:“有一点烫了,外婆吹一吹。”,庆小兔不愿意了,外婆勉强给庆小兔吹冷了一点,一点发糕刚刚下肚,庆小兔的嘴又伸了过来,外婆说:“有一点烫等一会。”,庆小兔马上就犟着身子,我说:“我再热一块。”,这一次热了五秒钟,庆小兔很快一块米面发糕饼吃下肚。

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庆小兔不时地犟一下,我说:“小九,小时候你那么乖,现在变得那么拐了,说不愿意就不愿意了。”,庆小兔又不是不舒服,你跟他说好话,你逗他玩,庆小兔马上就不犟了。

十九点钟奇兔兔和妈妈还没有回来,庆小兔又开始了晚上的征程,因为庆兔兔没有回来,外婆跟着一起出去。小广场四周的广告灯过分刺眼,小广场只有一摊跳广场舞的队伍,我每天晚上还是带着庆小兔去五一广场。

路上外婆说:“我昨天跟庆兔兔说,外公那天没有骂你,外公是说你像一个木头人。庆兔兔说,我知道了,妈妈说这是外公的态度不好,外公的年纪大了喜欢发脾气,要我不要跟外公学。”。

可能是晚上的缘故,路上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我抱着庆小兔稍微放快了一点步子,外婆捂住腰说:“你走这么快我的腰可以受不了了。”。

远远地看见五一广场的音乐喷泉开开了,白色的水幕笼罩在三峡明珠四周,音乐喷泉好像没有播放音乐,但是有一些喷头还是会摆一下头,水中的彩色照明已经失去光彩,留下的就是清一色的白光。我们刚刚走近喷水池,喷起的水柱渐渐地消失,开始我还以为是变换音乐喷泉水流发生变化,没想到很快连喷水池里的灯也熄灭了。

庆小兔举着手指着喷水池哎哎地说,庆小兔可能是在问:“怎么我来了,喷泉就不喷水了。”,我们在五一广场转一大圈再次从喷水池跟前走过,庆小兔再次用手指着喷水池啊啊地问道。

庆小兔不知道为什么对五一广场卫生间感兴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经常有人进进出出,外婆要上厕所,外婆进到卫生间,庆小兔非要跟着进去,我说:“这是卫生间是尿尿的地方,卫生间味道很不好,我们小九用了尿不湿,用不着上厕所。”,庆小兔就是不愿意非要进去,外婆从卫生间出来庆小兔还在犟着,外婆问:“小九,你怎么了?”,我说:“小九想进卫生间里。”,外婆用手捂着鼻子说:“这里好臭哟,我们快一点走。”,庆小兔用手推开外婆的手,庆小兔的是还是向着卫生间倒去,最后只好将庆小兔强行抱开。

突然听到乖乖兔妈妈在喊:“小九,小九。”,小九马上满面笑容地看着乖乖兔妈妈和爸爸,外婆问:“乖乖兔今天来跳舞吗?乖乖兔现在每天都来跳舞吗?”,乖乖兔爸爸抱着乖乖兔的外套说:“以前是每天都来跳舞,现在上学了,乖乖兔每个星期就星期五星期六来跳两天。”。乖乖兔爸爸伸出手说:“来,叔叔抱。”,庆小兔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乖乖兔爸爸,一直到乖乖兔爸爸把手伸到庆小兔的胳膊肘下庆小兔的是才伏下去。

乖乖兔爸爸抱着庆小兔,乖乖兔爸爸让庆小兔跟我们再见,庆小兔只是机械地随着乖乖兔爸爸的手在摆动,庆小兔感到很好笑,庆小兔和乖乖兔爸爸两个人击掌玩。我向着庆小兔拍手,庆小兔伸出手向我扑来,乖乖兔爸爸把庆小兔抱远一点说:“我们不回家了。”,庆小兔也没有不高兴的感觉。

从医院门口经过,外婆说:“看看他会不会要从医院过。”,外婆的话音还没有落,庆小兔已经用手指着医院的大门。穿过医院路过三期侧门,庆小兔又要从三期进去,我们没有三期门卡,我们只能跟着别人一起进出,现在已经夜深人静,已经很少有人从这里进出,还好庆小兔没有强求从这里进去。

庆兔兔进到卫生间洗澡,妈妈把卫生间的门关上,庆兔兔说:“妈妈,你给我把门留一条缝。”,妈妈说:“洗澡为什么要留一条缝呀?”,庆兔兔说:“因为这里有一个澡盆。”,妈妈说:“这个就是一个澡盆,又不是什么怪物。”。

还不到一分钟庆兔兔在喊:“妈妈,你来一下。”,妈妈说:“我在给小九喂药,妈妈等一会过来。”,庆兔兔继续在喊,妈妈说:“你就要外公来一下。”,我过去问:“庆兔兔,你要干什么呀?”,庆兔兔说:“我要你帮我把门打开一条缝。”,我知道这是庆兔兔有一点害怕,我没有再刨根问底,我还是把门拉开一点。一会庆兔兔又在喊妈妈过来一下,我又走过去问:“庆兔兔,你怎么了?”,庆兔兔说:“外公,为什么这里面老是有一点响呀?”,我用手指着上边说:“这是排风扇在响。”,庆兔兔说:“我不想听到这个声音。”,于是我把排风扇关了。

洗澡开排风扇是为了排出卫生间的蒸汽,现在为了那台洗衣机,洗衣机买了两年换了两块电路板,我们延保了,结果还是又出了一次故障,我们就来了一个笨人笨办法,每天洗澡用塑料布盖着洗衣机,洗澡的时候同时打开排风扇,总算洗衣机又为我们工作了几个月。维修工人来了一次说是去邮寄一块线路板,我们没有再去找也就就渺无音讯。我是相信维护国产品牌的,但是没想到我心目中最期望的国产品牌,他们有缺陷产品都被我碰上了,冰箱没有几年的散热管锈蚀漏液不能制冷,因为找不到维修单而只好重新更换一台,现在是洗衣机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故障,而且没有一个人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庆兔兔还是有一点心虚害怕,妈妈总是用自己的感觉去要求庆兔兔,我已经忘记妈妈小时候是不是胆子比庆兔兔大。孩子的这种恐惧心理不是可以锻炼出来的,这个不是艺高人胆大,心理胆小只能根据年龄的增长胆量才会渐渐地成熟,强行让孩子在恐惧中生活会让孩子日后造成心理的阴影。

爸爸跟庆兔兔进行视频电话,妈妈说:“庆兔兔要睡觉了。”,庆兔兔马上跑到我们房间,爸爸问:“庆兔兔你怎么睡到这个房间里了。”,庆兔兔说:“外公非要我跟他们睡着一起的。”。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