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04雨点中的中秋节

2017-12-18 06:22 | 宝宝成长

2304日星期四中雨转多云15~13客厅早晨温度21PM2.5-23

连绵不断无穷无尽的雨让一切都发霉了,温度适中,潮湿的环境,也给各种各样的病菌病毒创造了繁荣壮大的机会。庆小兔就成了雨天的受害者。阴雨潮湿也让屋里的空气流动速度变慢,于是家里人一个个的被感染,咳嗽声,糊鼻子的声音也就成了常态。

不能再下雨了,我们要的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并不是一天秋雨接着一天雨,物极必反,什么事情都要一个适可而止,话说三遍淡如水,现在的雨不是三天,再下几天就要成为三十天了。

秋天能够看到骄阳,那是一个多么欣慰的事情,秋高气爽,蓝天白云,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一幅图画。阳光下庆小兔可以获得精力,阳光下庆小兔可以精神抖擞,阳光下庆小兔的感冒会早一天恢复。

雨点中的中秋节,月亮不知道居住何方,没有月亮的中秋节,让节日的气氛逊色了许多。昨天我们就过了一个没有月亮的中秋节,我们只能在中秋晚会上看到一轮明月。

昨天二十二点钟我关闭电脑开始晾衣服,庆兔兔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坐在床上,庆小兔还在床上和妈妈在玩。

二十三点钟我晾完衣服,庆兔兔房间里的灯还在亮着,庆兔兔大声喊妈妈,妈妈说:“庆兔兔,你干什么?”,庆兔兔说:“我要妈妈来。”,妈妈说:“小九还没有睡,我在带小九,等一会小九睡着了我就来。”,庆兔兔说:“我要去妈妈那。”,妈妈说:“你就在自己房间睡觉。”,庆兔兔说:“我可以陪小九呀?”,妈妈说:“小九不用你陪,晚上你自己睡觉。”。

我过来问:“庆兔兔,你要妈妈干什么?”,庆兔兔指着自己身上的睡衣说:“我这个衣服很热。”,我说:“这件睡衣热了,你就穿昨天那套恐龙睡衣。”。睡衣换完了,庆兔兔问:“外公,你今天在我这里睡吗?”,我说:“妈妈不让外公跟你睡,你先睡觉,你睡着了,外公再过来陪你睡觉。”,庆兔兔说:“外公,我可以不可以开着灯睡觉呀?”,我说:“开着灯那么亮怎么睡觉呢?开着灯睡觉对你们生长发育不好,我给你按一个小夜灯好不好?”,我把小夜灯找出来,庆兔兔说:“外公,我来按。”。我说:“夜里外公会经常来看你的。”,庆兔兔说:“是妈妈来看我的。”,我说:“外公要比妈妈看你的次数多,只不过外公过来只是看看你盖被子没有,外公不会叫醒你的。”。

庆兔兔晚上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害怕起来,以往害怕只是放在心里,今天完全暴露无遗。恐惧对孩子心理影响很大,可是妈妈就像一个西医,头疼治头,脚疼治脚。妈妈又是一个西方的儿童教育家,有目标的针对一个问题,坚决执行绝不让步。至于有什么副作用,这些还其他有什么关联就很少考虑,因为妈妈认为他在书上看到的就是我们要做的摹本,西方世界一切是最伟大的,是容不得半点怀疑的和指责的。

庆小兔一样也没有睡,庆小兔还在啊啊啊地说话。二十三点半我听见屋里又葡挞葡挞的声音,庆小兔还在叽哩哇啦地说话,我来到妈妈的房间,庆小兔坐在妈妈的旁边,用手拼命的拍打着妈妈。我说:“小九,没有睡,我把小九抱出来。”,妈妈说:“小九就要睡了。”,我说:“小九已经在床上多长时间了,快两个小时了,小九没有睡,那你就陪小九说一会吧。”。

已经过了深夜十二点钟了,庆小兔还在屋里不停地说话,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只是用手在妈妈身上摸着拍打着。

早上起来,雨还是没有停下行走的步伐,地上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阳光,生病和下雨让庆小兔封闭在家里已经好几天了。庆兔兔更是感到无聊,我抱着庆小兔要去医院打针做雾化,妈妈和也要跟着一起去医院,庆兔兔只能一个人跟着外婆在家里。外婆忙忙碌碌的就是做家务,庆兔兔能够获得的要求就是念书。

气温不紧不慢地在慢慢地下降,屋里的温度一个星期竟然下降了四度,人们从温暖的初秋一下子掉进深秋中,衣服在一件件地加,人们还是感不到暖意。

八点钟妈妈喊:“小九醒了。”,外婆把庆小兔抱出来,庆兔兔也从房间里跑进妈妈的房间。

庆小兔洗完换好衣服,妈妈从屋里出来,庆兔兔也跟着从房间里出来。看见妈妈出来,庆小兔马上就显出一副撒娇的形态,庆小兔把身体转向妈妈,嘴里发出要妈妈的声音。妈妈说:“妈妈刷牙洗脸。”,庆小兔嘴里还是啃啃啃地,我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看妈妈和余坤洗脸刷牙。

雨还在不住的下,地上几乎没有干地方落脚,除了一滩滩水塘就是一片片水膜。那么多天的阴雨,出门还感到一阵阵凉意。庆小兔出门就变了一个人,庆小兔马上兴致勃勃,看着外边一个个打着伞急匆匆走路的人,一个一个端着碗在房檐雨棚下边吃饭的人们。

可能是今天星期一有人上班的原因,输液室里的孩子明显少了许多。庆小兔虽然才几个月,庆小兔的名气比我们大,输液室的很多护士都认识庆小兔。但是一旦打针,再是熟人也不能让庆小兔不流眼泪,几句话还没有说完,庆小兔已经就眯缝起眼睛哭了,护士说:“我们还没有打呢,你怎么就哭了。”。庆小兔哭也快,不哭也快,抱起来庆小兔眼角还含着泪花,庆小兔已经对着护士笑了。

今天打针的孩子不是很多,在里面的输液室里只有庆小兔一个人,庆小兔要的是热闹,庆小兔要的是气氛,于是我们从屋里转移到大厅里。我们选择了一个面对许多排的椅子,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小朋友在打针。

正对面是一个的男孩,男孩有一点干巴瘦小,身上穿着一套牛仔服,显得更加瘦小脸色发暗。我问:“是不是一岁多了?”,男孩妈妈说:“我们的孩子比较瘦弱,他已经两岁多了。”。男孩妈妈拿着手机让男孩看节目,男孩爸爸拿着一盒蛋糕店里卖的那种长盒子的小块蛋糕在喂男孩,男孩只顾着看电视,嘴里的蛋糕迟迟没有开始工作,爸爸拿着勺子里的蛋糕不断地碰着男孩的嘴边说:“吃,快一点吃。”。

庆小兔两眼直勾勾地看着男孩爸爸手里的蛋糕,庆小兔的嘴里的也上下不断地开合着,男孩妈妈说:“他吃不吃蛋糕呀?”,我说:“他还不会吃。”,男孩妈妈问:“他多大了?”,我说:“明天就九个月了。”男孩妈妈说:“应该能吃了。”,其实妈妈在跟前,我不想说,我在三岁前我不会让庆小兔吃这些甜食和零食小点心的。

一个三岁的男孩躺在输液室工作台上,男孩任由护士消毒扎针,男孩竟然无声无息地就把滴流挂了起来。

我转一圈回来,庆小兔手里已经多了一个海绵宝宝气球。对面的男孩上了一次厕所回来,爸爸又打开一罐爆米花在往男孩嘴里塞。他们旁边来了一个三岁多白白胖胖的男孩,红白相间的绒衣,配套的绒裤,他有爸爸妈妈跟着,还有奶奶陪同。爸爸给胖男孩喂豆腐脑,妈妈拿着大饼等着胖男孩嘴闲下来,奶奶提着保温杯等着孙子喝水。

一个穿着厚实的粉红色连衣裙的小姑娘,小姑娘活泼可爱,头上扎着一根刷刷马尾辫,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系在辫子上,白嫩的脸上显出一股幼稚。小姑娘可能也已经三岁多了,前几天打针每天都可以看到她,今天可能滴流已经打完,妈妈开了药去交费取药,奶奶爷爷带着小姑娘。小姑娘走到庆小兔跟前伸手就抓住庆小兔的气球,小姑娘爷爷走过来说:“这是弟弟的气球,爷爷给你买一个去。”。爷爷把小姑娘拉到一边,小姑娘马上看到对面女孩爸爸放在椅子上的爆米花,小姑娘伸手就往爆米花罐子里的抓爆米花,小姑娘奶奶过来了说:“这是弟弟的爆米花,奶奶去给你买。”,奶奶拉着小姑娘,小姑娘还不愿意离开。爷爷也过来帮着把小姑娘拉开,小姑娘转身来到旁边那个胖男孩的身旁,看着胖男孩在喝豆腐脑和吃大饼。

小姑娘再一次来到庆小兔跟前,小姑娘一下子把庆小兔的气球抢到手里,妈妈急忙把气球拿过来说:“这是弟弟的气球。”。医院是一个是非之地,在外边看不到的各种各样的疾病传染病在这里都集中亮相,医院是医治疾病的地方,同时医院也是传染疾病交叉感染的场所,所以孩子之间的玩具是绝对不能共享的。

一个比庆兔兔还要大的小姑娘来了,奶奶身高马大,奶奶用力地拖着小姑娘,小姑娘声嘶力竭的大声喊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不要来这里。”,奶奶好容易把小姑娘抱到输液室工作台上,小姑娘用力的摆动身体,用劲地踢着两条腿,小姑娘就是一句话我不要打针,但是从工作台上下来,小姑娘马上一切就变得平静如水。

今天打针庆小兔已经像一个绅士,基本上没有怎么不高兴,可是去做雾化庆小兔又不愿意了。妈妈给庆小兔播放《五只猴子荡秋千》,庆小兔根本就不看,妈妈说:“我们换一个节目,我们看《伦敦桥》。”。节目一换庆小兔马上偃旗息鼓,庆小兔挂在眼泪的眼睛注视着伦敦桥的倒塌。

回到家,庆小兔已经在梦乡里游走,庆兔兔拿着海绵宝宝气球问:“这个是不是给我买的。”,妈妈说:“这是一个阿姨看到小九,就给了小九一个气球,小九的气球也就是你的气球。”,接着庆兔兔说:“妈妈,你要跟我玩。”。

庆小兔美梦在一个小时的时候结束了。

余坤灿看完一集动画片,庆兔兔说:“妈妈,你还要和我一起玩。”,妈妈说:“可以呀,妈妈和你玩,你就带弟弟玩。”。庆兔兔在玩蒙氏木质大号三柱彩虹塔叠叠乐,庆小兔坐在一旁就跟庆兔兔要,庆兔兔说:“这个我还要玩。”,妈妈说:“你不是要带弟弟玩吗,你就要把玩具的给弟弟玩呀?”,庆兔兔把叠叠乐最上边的一个圆球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拿着圆球,圆球庆小兔连看都没有看一下,庆小兔顺势就把圆球扔了,庆兔兔说:“小九,你怎么了,我给你,你为什么要扔掉?”,妈妈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就是这样,只要有东西他们就会扔掉,他们觉得这样很好玩。”。

庆兔兔马上俯下身子去拿庆兔兔的叠叠乐,庆兔兔又给了庆小兔一个立方体,庆小兔同样只是过手烟云,转眼间立方体飞到很远的地方。庆小兔又去抓庆兔兔的叠叠乐,庆兔兔说:“不给你了,我给你你都给扔了。”,妈妈说:“他是弟弟,你是他哥哥,哥哥就要陪弟弟一起玩呀。”,庆兔兔说:“我给弟弟了,弟弟就给扔了。”,妈妈说:“你可以把弟弟扔的东西再捡回来呀。”。于是重新上演庆兔兔给庆小兔,庆小兔随手扔掉,庆兔兔捡回来,庆小兔继续抬手就扔,最后庆兔兔说:“我不跟小九玩了,我要去看书。”。庆小兔就是庆兔兔的尾巴,庆兔兔去看书,于是尾巴跟着庆兔兔去看书了。

外婆吃完饭带庆小兔,庆兔兔和妈妈一起吃饭,庆兔兔一个手拿着筷子,一个手抱着海绵宝宝气球,妈妈说:“庆兔兔,吃饭的时候就吃饭,吃饭的时候不要玩气球,你把气球给小九玩。”,

庆兔兔说:“妈妈,你为什么总是说这个是弟弟玩的。”,妈妈说:“这个气球是弟弟在和一个阿姨笑,阿姨把两个气球给了小九一个。不是不让你玩,这种玩具已经不是你这个年龄玩的了,你可以拿气球和小九一起玩,弟弟不在家或者在睡觉的时候,你也可以拿来玩呀。”

外婆正在给小九冲米糊,气球突然从外婆身前弹起了,把外婆吓一跳,妈妈说:“你吃饭的时候不要玩气球,你如果玩了,你下午就失去玩气球的资格了。”。

我午睡起来,妈妈说:“庆兔兔,你要喝药了,妈妈也感冒了,妈妈也要喝板蓝根。”,庆小兔跟着我出来玩,庆兔兔跟着妈妈进屋睡觉。

十四点半,久违的阳光照进屋里,屋里马上显示出生气勃勃,我们也感到心广神怡,雨终于有了歇息的机会。庆小兔很快闭上眼睛,庆小兔没有睡实在,放不下来,放下就醒,抱起又睡,最终庆小兔没有抵御住瞌睡虫的侵袭,庆小兔还是睡着了。

十六点二十分庆小兔醒了,外婆给庆小兔端来米糊,外婆还没有准备好,庆小兔就哦哦哦地要吃米糊,这是庆小兔病了以来第一次主动要吃米糊。

庆兔兔午睡起来了,庆兔兔和妈妈一起在学习英语。

太阳终于有了崭露头角的机会,可是好景不长,昙花一现的太阳很快又淹没在云海的后边。

下午的雾化庆小兔开始还认认真真,一会就不高兴了,给庆小兔看贝瓦儿歌,庆小兔看的津津有味。兴趣也就是五分钟,庆小兔开始努力地摆动头,不让把呼吸罩扣在自己的鼻子上。我用劲地控制住庆小兔的手脚,不让庆小兔的手把呼吸罩推开,庆小兔就是嚎啕大哭,庆小兔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最后剩下一件只好把衣服搂起来,妈妈说:“当心受凉了。”,我说:“他浑身上下都是汗,你看他的额头上全部是汗珠。”,妈妈说:“过一会还可以擦嘛。”,我没有听妈妈的,我还是把庆小兔的后背暴露在空气中。

庆小兔继续大哭,妈妈不断地看呼吸罩里药液还剩下多少,庆小兔越是哭,我们越是心急火燎,看剩下的药液好像就没有减少。当把呼吸罩从庆小兔的鼻子上拿下来,庆小兔的哭声马上烟消云散,再次把呼吸罩架在庆小兔的鼻梁上,庆小兔又开始大哭大叫。

晚饭庆小兔吃的是白米稀饭,外婆说:“小九吃饭变好了,就是没有安生过一刻。”,庆小兔吃饭还是一口接着一口,妈妈说:“小九能吃饭,就说明他的病情好转了。”。庆小兔的手就没有停止过,一会扒桌子,一会去拉门。庆小兔一会坐下来,一会站起来,一会站在凳子上,一会庆小兔又去拉童车,坐在童车里庆小兔只吃了两口稀饭,庆小兔又要站起来。

庆兔兔吃饭就是听汉语拼音复韵母。

庆兔兔心血来潮要跟姨妈回家,姨妈说:“姨妈明天还要上班,你又不上学,你起那么早干什么?”,庆兔兔说:“我已经好多天没有去姨妈家了。”。

二十点十分电话铃响了,拿起电话是庆兔兔的声音,我问:“庆兔兔,你已经到家了吗?”,庆兔兔说:“我已经到家了,外公你在干什么呀?”,我说:“我在上电脑呀。”,庆兔兔说:“老上电脑,你的眼睛就不好了。”,我说:“我过一会就关电脑。”,庆兔兔说:“不行,现在就要关电脑。”,我说:“好吧,我现在就把电脑关了。”。

二十三点钟了,庆小兔还是那么兴奋,外婆把庆小兔抱给我,外婆再伸出手要抱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就掉转车头。听听后边没有动静,庆小兔回过头来找外婆,看见外婆还在后边,庆小兔马上把头摆到我的头的另一边,庆小兔在和外婆捉迷藏。

外婆进屋要睡觉了,庆小兔非要跟着进屋,庆小兔趴我的肩膀上跟外婆逗着玩。二十三点二十分,庆小兔还是没有一点睡意,我强行把庆小兔抱出来,庆小兔还咕咕唧唧不愿意。

我们的夜猫子一直到了二十三点四十分才有一点想睡觉的意思,庆小兔来到妈妈跟前喝完奶立即闭上了眼睛。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