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02向妈妈告外婆的状

2017-12-14 06:25 | 宝宝成长

2302日星期小雨18~13客厅最高温度23PM2.5-20

雨始终没有停歇一下,雨点敲击雨棚的声音时慢时急,外边的路上也从来没有真正的干过。

雨声不是催眠曲,我没有睡眠障碍,也可能是累的原因,我一夜也只醒了三次,第一次醒来庆兔兔已经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好在现在天还没有那么冷,还没有到数九寒天。庆兔兔穿着秋衣秋裤睡觉,小小的蒙古包蚊帐聚集了两个人的热量,两个人的被子堆砌在一起就是一个挡风的墙。夜里庆兔兔没有转圈,只是在原地翻了几个身。

屋里除了我和外婆的脚步声,就是风扇呼呼的吹的声音,我和外婆按部就班,该睡觉时候就睡觉,该什么时候起来还是什么时候起来,只不过今天我们都起晚了,当外婆叫我的时候已经七点钟了。

七点五十分听见庆小兔的喊声,接着外婆抱着庆小兔从房间里走出来,庆小兔还在轻轻地咳着嗽。我说:“小九,你昨天晚上很乖吗?”,庆小兔手里抱着气球在玩,我说:“这是气球,这是一个黄色气球。”,庆小兔很喜欢气球,气球很轻,气球很软,庆小兔可以用手抓得住气球。

庆兔兔爬上妈妈的大床上,庆小兔也要坐在庆兔兔旁边,庆小兔看见妈妈的手机,庆小兔一下子扑过去,庆兔兔先下手拿起手机,我说:“你把手机给弟弟玩一会。”,庆兔兔说:“你不能玩手机,这个会电着你的。”,庆兔兔自己打开手机玩,我说:“手机这个电是不会电着人的,你可以玩手机,弟弟只是看一下,你是在玩手机游戏吗?”,庆兔兔说:“弟弟是把手机放进嘴里吃的。”。

八点钟庆兔兔喊妈妈,外婆说:“庆兔兔,不早了,你快一点起来。”,妈妈说:“你要记住早上起来的程序,你如果不按照这个程序规则的话,你早上的电视就不要看了。”,庆兔兔说:“外公说,让小九在玩手机,这个不会电着小九的。”。

庆兔兔拿着牙膏牙刷来到屋里说:“妈妈,你给我挤牙膏。”,我说:“你到现在还不会挤牙膏呀?”,外婆说:“他哪里不会呀?”,庆兔兔嘿嘿一笑马上跑回卫生间。

今天庆小兔的精神明显好了许多,去医院的路上庆小兔还是高高兴兴。

来到儿童注射室,庆小兔躺在操作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妈妈,庆小兔不时地看着护士在撕胶布,看着护士在准备注射器,庆小兔的手也没有闲着,庆小兔手一直摸着旁边可以摸到的东西。旁边的几个孩子妈妈说:“他怎么不哭呢?你看那么多小孩子躺在这里马上就会大哭大叫。”,我说:“他还太小,他还不知道马上又要打针了。”。

护士在庆小兔额头两边看了一下说:“他的血管怎么那么细呢?”,护士又在庆小兔的脑门上寻找血管。护士说:“我们还是把头发刮掉一些吧。”。剃须刀在庆小兔脑门上轻轻地游动着,庆小兔竟然没有哭,护士说:“我们再把旁边的刮一下,这样就不会难看了。”,剃须刀继续在庆小兔的额头上耕耘着,庆小兔一动不动地看着护士的手在动。

消毒,庆小兔也没有动,当尖尖的针尖刺进庆小兔头上的血管里,庆小兔哭了起来。用胶布把庆小兔额头的针固定牢靠,当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就不哭了,庆小兔竟然笑了起来,庆小兔的眼角和脸颊上还有泪珠在闪烁,旁边的人看着也笑了起来。

昨天庆小兔打针是萎靡不振无精打采,几口奶下肚庆小兔马上昏昏欲睡。今天庆小兔今非昔比精神抖擞,喝奶没有成为催眠剂,喝奶成了庆小兔的一种游戏。庆小兔坐在妈妈的腿上,庆小兔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动的,妈妈一直怕庆小兔的手抓住滴流管线,于是我就在妈妈的旁边保驾护航。

因为今天去医院有一点早,输液室里面的房间只有庆小兔一个人,大厅里却人满为患,妈妈不想让庆小兔在那里,妈妈说:“外边人多病杂,弄不好又还染上其他疾病。”。庆小兔要的就是热闹人多,输液室里里里外外几个电视机都没有打开,昨天也是电视机屏幕黢黑一片。妈妈说:“给你看看哥哥的歌曲吧。”,于是庆小兔看着听着手机的儿童歌曲不再乱动,不断地更换着歌曲,有的歌曲庆小兔还不愿意看,妈妈说:“你还挺讲究的,你要画面好看的,颜色鲜艳的,你哥哥就不是这样,你哥哥只要有就可以。”。

我说:“你的手机要每隔一会移动一下距离,这样庆小兔看的时候眼睛就不会疲劳。”。

进来一个高高大大身体很胖的十几岁的大哥哥,进来就跟爷爷说:“我还要看电视呢?”,爷爷马上从背包里拿出一台平板电脑。爷爷又从包里掏出各种各样的蛋糕饼干爆米花,一样样地堆砌在胖男孩的旁边。又来了一个比庆小兔大一点的男孩,刚刚坐定,男孩的妈妈打开手机让他看电视剧,不知道男孩是不是看得懂电视机的情节。

眼看药液就要打完,庆小兔又不愿意了,我到外边找了一根支架,要妈妈把药液挂在支架上,我们就抱着庆小兔在输液室了走。大哥哥的爷爷在后边和庆小兔说话,爷爷说:“你刚刚还有一点哭兮兮的,现在怎么又笑了。”,紧接着就听见庆小兔一直跟着爷爷在笑,庆小兔的笑声引起所有人的注目观望。

庆小兔的目光停留在大哥哥的平板电脑上,我说:“大哥哥在看电视。”,大哥哥也来逗庆小兔玩,旁边的哥哥也和庆小兔搭话。

今天除了打针,庆小兔还要去做雾化,来到新修的医院大楼。大楼刚刚落成没有几天,这个大楼在伍家岗已经鹤立鸡群,漂亮美丽大气的外观,让整个伍家岗为之一振。

大楼里更是不一样的视野,是皇宫,是高档酒店,这样的豪华大气让人眼前一亮。电梯间是一个四五十平方的大厅,一边四台电梯,每台电梯有着不同的功用。有底层的,有专门到高层的,有手术床进出的。几个工作人员毕恭毕敬地站在电梯门口,帮着不知道如何乘坐电梯的病患和家属找到应该进的电梯里。

没想到服务员好几个人都认识庆小兔,她们过来询问:“你又来找你的姨妈了?”,庆小兔自然以微笑报答。

从电梯里出来,宽敞的大厅,就像写字楼一样的办公区域,让人好像走错了地方,让我误以为走进哪个写字楼。这要是康熙大帝在世,可能会悔恨自己早生几百年,没有能够享受今天的荣华富贵。

庆小兔根本不接受这样的治疗,我抱着庆小兔,我按住庆小兔的两个手,我努力控制住庆小兔的身体的晃动,庆小兔就嚎啕大哭,庆小兔身上马上就热起来,我把庆小兔的外套脱了下来。

妈妈的手机响了,姨妈说:“肯定是你的宝贝儿子。”,手机打开,手机里传来庆兔兔的说话声音:“妈妈,外婆大声的说我了。”,妈妈说:“外婆大声的说你,就是说你肯定有什么事情做的不对,你可以跟外婆说,外婆,你说话可以小声一点。”,庆兔兔说:“我说了的,外婆要我快一点穿衣服。”,妈妈说:“外婆年纪大了,听力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所以外婆怕你没有听见,外婆说话声音就会不自觉的变大的。你肯定外婆要你家衣服,你没有马上穿。”,庆兔兔说:“我穿了,是外婆又说我的时候穿的。”,妈妈说:“所以说,外婆不会无缘无故地大声说你,是外婆第一次说你,你没有动,外婆以为你没有听见,所以外婆就大声的告诉你。”。

我说:“我们以后买一个雾化器。”,妈妈说:“买一个雾化器干什么,在这里不是也很方便。”,我说:“这不是要走那么远吗?家里有一个雾化器,庆兔兔庆小兔都可以用,以后外婆和我嗓子不好的时候也可以用,外婆就不用走那么远,庆兔兔和小九也用不着抱那么远到这里来,终归他们这里是一个单位不是自己家。”。

庆小兔继续在大哭,庆小兔继续拱着身体,妈妈每一次把呼吸器拿下来看看还有没有药了,庆小兔的哭声戛然而止,庆小兔疑惑地看着妈妈。当呼吸器重新扣在庆小兔的鼻子上,庆小兔又开始不要命地大哭起来。一会功夫庆小兔的额头上就浸出细微的汗珠,剩下的衣服不是系扣子的,没有办法把他脱下来,我只好把庆小兔的上衣搂起来。庆小兔额头的汗珠慢慢地放大,接着汗珠连着汗珠滚动起来,汗沿着脸颊流了下来,但是庆小兔的干劲并没有消退,庆小兔还是继续他的大哭大叫。

回来的路上雨已经在漫步细走,雨沫在空中悠扬地飘荡着,雨再小,庆小兔刚刚出过大汗,不能让雨给庆小兔急速散热,我们还是把雨伞举了起来。

我按门铃按钮,我告诉庆小兔说:“这是我们家的号码,五,零,二,再按一个井号。”,我用手指着摄像头说:“这是摄像头,哥哥看见我们小九,哥哥就会给小九开门,哥哥还会叫我们小九的。”。结果开门的不是庆兔兔,回家也没有看见庆兔兔,我问:“庆兔兔去哪里了?”,外婆说:“黄耀虎来叫庆兔兔去他家玩了。”。

外婆说:“庆兔兔打电话也不用自己的手表电话而是在座机上拨电话。”,妈妈说:“现在庆兔兔拨电话号码好麻利了。”,外婆说:“庆兔兔会告状了,我就说了一声,你要把衣服穿上,庆兔兔说,外婆你为什么怎么大声音说话。我刚刚走进厨房,就听见他在打电话告诉你。”。

回到家庆小兔洗完就有一点睁不开眼睛了,喝完奶庆小兔就睡觉了。

吃过饭,庆兔兔要姨妈给自己念书。

接着全家进入睡眠状态,我和外婆第一个起来,这时候已经是十四点二十分了。

十四点四十分妈妈喊:“小九醒了。”,接着庆兔兔在喊姨妈,外婆说:“姨妈已经上班了。”。

庆小兔在喝药,庆小兔不情愿地挣扎着不想喝药,庆小兔最后连嘴也不愿意张开。庆兔兔说:“我还不是也喝药,我的药要比你痛苦多了。”,外婆说:“小九喝的药和你的还不是差不多。”,庆兔兔说:“我是喝了两种药。”,外婆说:“小九还不是喝两种药。”。

庆兔兔在玩,庆小兔也跟着在一旁玩,庆兔兔拿什么东西玩,庆小兔也要什么玩,庆兔兔不给庆小兔,庆小兔就对着庆兔兔嗷嗷叫。庆兔兔拿着固体浆糊在涂抹,庆小兔也伸手去要,庆兔兔把固体浆糊放在背后说:“这个是小东西,小九你不能玩。”,我说:“这个小九吃不下去的。”,庆小兔这才把固体浆糊盖上盖子递给庆小兔。

庆兔兔去看电视,庆小兔又跟着庆兔兔转移战场,庆兔兔调整电视,庆小兔伸出手就要遥控器,庆兔兔说:“你不能玩这个。”,庆小兔不信邪,庆小兔趴到庆兔兔的身上抢,我说:“把遥控器给弟弟玩一会。”,庆兔兔说:“弟弟会把遥控器弄坏的。”,我说:“不会弄坏的。”,庆兔兔这才把遥控器递给庆小兔,我马上把遥控器里的电池取出来,否则庆兔兔的电视就成为庆小兔的遥控对象。

庆兔兔去房间里做作业,外婆给庆小兔喂了四片橘子,又给庆小兔喂了稀饭,接着庆小兔在地上周游世界。

十六点半庆兔兔作业做完,门铃响了,是黄耀虎来找庆兔兔玩。黄耀虎说:“我很想去外边踢球。”,庆兔兔说:“现在外边在下雨怎么?”,庆兔兔说:“我们看电视吧。”,黄耀虎说:“我不喜欢看这个节目。”,妈妈说:“庆兔兔看完这一集,你再选一个电视看一下。”。  

十六点四十分姨妈来电话:“小九做雾化一天两次。”,于是我带庆小兔去医院做雾化,妈妈十七点半带庆兔兔去打架子鼓。

雨还是来无踪去无影,感觉到有星星点点的雨沫,却看不见雨在何方,地上要没有留下雨的脚印。

姨妈亲自操刀,庆小兔看见雾化器的呼吸罩过来,庆小兔还是想哭几声,不过姨妈在这方面比妈妈强很多,姨妈知道怎样哄孩子,怎样让庆小兔不哭高兴起来。姨妈拿着呼吸罩说:“这是哥哥以前用的哟,以前跟哥哥说,戴上它就像一个飞行员,哥哥就不哭了,哥哥就会高高兴兴的做雾化。”,庆小兔聚精会神地听着姨妈说庆兔兔以前的故事,姨妈把呼吸罩上的橡皮筋取下来,不断地在庆小兔眼前晃动,姨妈说:“你看,这个带子多漂亮呀,这个是不是像一条蛇呀。”,一会橡皮筋出现在庆小兔的眼前,一会橡皮筋又从姨妈手里消失,就这样反反复复,庆小兔虽然鼻子上扣着呼吸罩不是很舒服,庆小兔想哭,马上又笑起来。姨妈拿起呼唤按钮说:“小九,你看这是什么呀?这是呼叫按钮,你看,呼叫按钮过来了。”,姨妈的手松一下,呼叫按钮又缩了回去,姨妈说:“它怎么又回去了,我们让它来找小九。”。

就在这种和谐的气氛中,庆小兔顺利完成下午的治疗行程。

回来外婆给庆小兔喂了稀饭,姨妈回来了,庆小兔躺在沙发上,姨妈喊:“小九,姨妈回来了。”,庆小兔只顾自己玩自己的,姨妈说:“小九,你怎么不理睬姨妈呀?”,庆小兔扭过脸看了姨妈一眼,庆小兔伸出一个手在空中晃了几下,院庆小兔又玩自己的,姨妈说:“小九,你这就是给姨妈打招呼吗。”。

二十点半庆兔兔学跆拳道就回来了,庆兔兔回来就说:“我好热呀?”,妈妈洗澡,庆兔兔看电视,外婆说:“庆兔兔,回来一会了,要把外套穿起来。”,庆兔兔当做没有听见。一会庆兔兔在咳咳,庆兔兔连着咳嗽好几声,外婆说:“要你穿衣服,你就是不穿,你咳嗽了吧。”。庆兔兔斜着眼看了外婆一下,我说:“庆兔兔,外婆说的你没有听见吗?我就穿了羊毛衫了,你受凉咳嗽了,没有人带你去打吊针,打吊针疼你也不要跟着我们说。”,庆兔兔这时候才把外套穿上。

外婆问:“十一,爷爷家那边没有说要你们过去呀?”,妈妈说:“怎么去呀,小九还在生病,如果他们说要去当阳,我就告诉他们小九生病了,去不了。”。

庆兔兔的书已经念完,时钟已经指向二十二点十分,外婆说:“不早了,要睡觉了。”,妈妈用手指着庆小兔说:“你看,他这样像要睡觉了吗?”。庆小兔已经恢复生病前的状态,活泼好动无时不刻地手舞足蹈,现在庆小兔舔食东西的次数和时间变少,庆小兔喜欢拿着东西就扔,我说:“小九,你干什么呀?你为什么要把东西扔掉。”,庆小兔对着我笑,接着庆小兔就看着地上扔的东西,伸出手去要我捡回来。

外婆说:“十点半了,我的衣服都洗完了。”,妈妈指着坐在玩具架跟前的庆小兔说:“你看他像想睡觉的样子吗,他把架子上的玩具一样一样地拿下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