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01小九整整哭了一夜

2017-12-13 06:20 | 宝宝成长

2301日星期一中雨25~19客厅最高温度23PM2.5-22

昨天晚上二十二点钟就听见庆小兔在哭,我说:“小九不想睡就不要让他睡。”,妈妈说:“他是闭着眼睛在哭。”。

二十二点半庆小兔还在哭,我推开门,妈妈正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转圈,我问:“我来哄他睡。”,妈妈说:“他闭上眼睛好一会了,可能这一会他要睡了。”。

二十三点了,还是听见庆小兔在哭,妈妈还抱着庆小兔在哄着,妈妈说:“我是哄不了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哄也没有用,就是给他喝奶他也不喝,他就一个劲地哭。”。

看见我了抱,庆小兔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庆小兔的哭声就歇息了一分钟,庆小兔又开始大哭起来。妈妈说:“要不我们带小九去医院看一下。”,我说:“我再哄一下看看。”,说真的,庆小兔难受,我的心里就更难受,我不知道庆小兔怎么了,庆小兔的嚎啕大哭的声音就像利剑刺穿我的心一样。

已经没有办法制住痛苦欲绝的哭声,二十三点四十分只好去医院了。可能是下雨的缘故,街上的商店几乎全部关门,就连广告牌的灯也熄灭殆尽。本来小区外边的马路两边是有路灯的,因为有了商店广告牌的灯光,路旁的路灯也都下岗失业了,自然我们只能借助为数不多的暗淡灯光急急忙忙地往医院赶去。

因为还没有到十二点钟,值班医生还没有睡觉,一个年轻的女医生接待我们。这是一个一脸严肃没有一丝笑容的医生。用听诊器听肺部,用一根棉签检查咽喉,开一张化验单去检查血常规。

化验单很快出来了,女医生看了一下化验单说:“化验单上的白细胞很高,我给你们一个选择,一个是现在打针,一个是马上住院。”。一听说打针住院,妈妈马上就紧张起来了,这是每一个家庭的忌讳,一旦抗生素用起来可能以后抗生素就不用也要用了。现在到医院就是打滴流,要不就是大笔一挥住院。为什么中国的抗生素越用越多,这个不仅仅是和家长护犊心切有关,这个也和医生的指导思想丝丝相扣,至于为什么感冒要用抗生素可能有一些医生都不知道。

妈妈说:“我想一想,我打一个电话问一下。”。妈妈的第一反应就是问一下姨妈,妈妈说:“打针就是抗生素,一旦用了抗生素,以后有病就要用抗生素,住院我根本就没有想过。”。

看见妈妈在打电话,女医生问:“你在给谁打电话呀?”,妈妈说:“我在给我的姐姐打电话。”,女医生问:“你姐姐是干什么的?”,妈妈告诉了她,女医生有一点不耐烦了,女医生说:“你们快一点做决定,我还很忙。”。姨妈说:“只要人感冒,白细胞就会升高的,一般的医生就会要你打点滴,要是医生没有说出其他什么症状或做出什么判断,你们就可以回来,明天再到医院找专家看,给小九看病的是哪一个医生。”,妈妈告诉了姨妈,姨妈说:“这个名字我没有听说过,我查了一下医院医生的花名册,里面好像没有这个医生,你自己决定是不是打针住院。”。妈妈又拨通姨爹的电话,化验单发到姨爹的手机里,询问化验单各项指标的看法,女医生又在问给谁打电话,我告诉了她:“是在问小家伙的姨爹,姨爹是门诊医生。”,女医生马上脸就沉了下来说:“你们问门诊医生,你们就去找他们看吧。”。说着转身进了诊断室,没有想到的是女医生把我们放在诊断室的雨伞包包拿出来朝走廊的地上一放说:“我到点了,我要休息了。”,说着把诊断室的大门关上,马上诊断室的灯也熄灭了,就剩下了护士站一盏昏暗的照明灯。

我这时候看走廊里的红色数字大钟,还没有到凌晨零点。

我第一次碰上这样的医生,你不管患儿家长在想什么,就是患儿家长有一点过激行为,你是医生你就要尽到一个医生的职责。现在只是不患儿家长不想打针,不想住院,想咨询一些懂得一点医疗知识的亲戚朋友,因为庆小兔是感冒症状,家长不想打抗生素。作为一个医生你应该用你知道的医学常识,你们学过的心理学去安抚病患家属,这个医生只想让庆小兔住院打滴流,抗生素灌进孩子的血管里,今天夜里这个医生就可以安安静静睡到大天亮了。

这个医生的医德医风实在不敢恭维,患者是挂的急诊号,患者是一个还不会说话的孩子,患儿还在哇哇大哭,你却把患者的东西扔到外边,自己一个人安心理得的去睡觉了。希望以后在医院不要碰见这样的医生,中国像这样的医生和服务人员越少越好,这样的人最好不要出现在服务岗位上。

回家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是医院那个医生的一副嘴脸,然后就变成我的日记中的一行行的字,眼睛想睁又睁不开,想睡又睡不着,我的头几乎就要爆炸了。我不停地更换方向,我不停地翻过来翻过去,庆小兔的哭声始终在我的耳朵旁盘旋,我实在受不了,我一次次地爬起来,外婆又一次次问我干什么,我说:“我头疼,小九一直在我的脑子里转,我不知道小九怎么了,你就睡你自己的。”,外婆说:“从你们到医院,你们又从医院回来,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睡。”。

妈妈一次次拒绝我,妈妈说:“你们年纪大了,还是我来抱吧。”,已经五点钟了,庆小兔的哭声就没有停止过,最终我还是把庆小兔接过来。可能是庆小兔哭的时间长了,也可能庆小兔已经哭累了,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竟然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不敢把庆小兔放在床上,我坐在沙发上,外婆依旧没有睡觉,外婆给我脱鞋脱袜子,外婆给我在背后垫上枕头让我靠在沙发上,外婆又从屋里拿了毯子给庆小兔盖上,外婆又拿了被子给我盖上,外婆这才关了灯回屋睡觉。

庆小兔中间也动过,庆小兔也哼哼过,我马上连哄带晃又拍,庆小兔又继续睡觉。

天渐渐地不再黑暗,窗户外边慢慢地透过亮光。外婆起来了,庆小兔还没有醒,妈妈从屋里走出来,庆小兔还是没有动,一直到七点二十分庆小兔才睁开眼睛。

给庆小兔测量体温,妈妈拿着温度计看了一眼说:“三十七度八,有一点小烧。”,庆小兔原来发高烧也没有这样。我说:“小九可能哪里有一点不舒服,小九可能感觉可能很痛,所以他就一直在哭。”,妈妈说:“是不是发烧烧成中耳炎了,中耳炎就很痛的。”,我说:“小九刚刚才发烧,怎么就会烧成中耳炎了,前些时候小九烧三十九度也没有这样哭过。”。我和外婆说:“最怕的盲肠炎肠叠套这一类的病,小孩子的肚子会一直很疼,可是小九肚子又不硬,也不像肚子疼。”,外婆说:“那么小的孩子还会得盲肠炎呀?”,我说:“怎么没有?我在网上看到过这样的报道。”,外婆说:“人要生了病,什么都会当做救命稻草的。”。

我说:“现在的人有文化是有好处,人们可以了解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但是认识字,一个个又把自己比作医生给自己给家人诊断病情。其实隔行如隔山,医生学过专业知识,有多年的临床经验,他们只要了解详细情况,经过初步诊断就可以判断一个八九不离十。就怕碰上刚刚走上医疗岗位,又不学无术的蒙古大夫,他们眼中没有病患只有铜钱,他们把病患当做案板上的羔羊。”。

庆兔兔已经起来,庆兔兔正在往回家的路上走,庆小兔也起来了,庆小兔在家里还是想哭,我抱着庆小兔到楼下,庆小兔不哭了。我说:“哥哥怎么还没有到家呀?”。

外边还在下雨,庆小兔不能走到外边,楼下一边墙上安装着一个报刊箱,庆小兔用手在上边嘭嘭嘭地敲起来,庆小兔又把手从缝隙中塞进去拉箱门,我用手进去摸一下,里面的边框还有很多锋利的毛刺,一个在外边看的漂漂亮亮闪闪发光的不锈钢报刊箱,没想到里面暗藏杀机,还好我多了一个心眼事先检查一下,弄不好庆小兔的手指头就会血迹斑斑了。

开门的按钮键盘,庆小兔又伸手去按,庆小兔就是漫无目的乱按,然后庆小兔一转身,庆小兔伸出手去拉大门把手。这一次我确信庆小兔已经知道按键和大门的关系了,庆小兔已经知道在开大门,只是庆小兔还不知道要按数字,不过庆小兔的手指头还没有那么坚强。

庆兔兔和姨妈回来了,庆兔兔进门就问:“小九,哥哥回来了,小九的病好了没有?”,妈妈说:“小九病还没有好,马上妈妈带小九去看病,你就一个人在家里和外婆呆在一起。”,庆兔兔说:“妈妈,我可以不可以再看一集电视,我在姨妈家只看了一集。”,妈妈说:“好吧,你可以再看一集,看完了就自己把电视关了。”,庆兔兔说:“我知道。”。

妈妈说:“外边的雨太大了,妈妈穿一下你的雨鞋带小九去医院看病。”,妈妈把脚伸进庆兔兔刚刚买的雨鞋里,庆兔兔一下子蹦起来说:“不行,这是我的鞋。”,妈妈说:“这双鞋还是妈妈给你买的。”,庆兔兔说:“我还没有穿过一次,你穿了就会把我的鞋穿臭了。”,妈妈只好把脚拿出来说:“你以后也不要穿妈妈的鞋。”。

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马路上到处流淌着雨水,雨并不能阻止我们前行,庆小兔的咳嗽声催促这我们马不停蹄。

挂号收费大厅每一个窗口都站了好几个人,但是挂号速度很快,前边的人刚刚走了,后边已经又有人补充上来。姨妈先一步上楼,我们来到二楼,姨妈已经进到一个专家门诊的诊断室里。一个戴眼镜的医生马上站起来和姨妈打招呼,妈妈递上挂号,这个医生说:“你到我这里看病还要挂号呀?”。

掀起庆小兔的衣服,医生用自己的大手在庆小兔的胸部抚摸着,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眼睛看着医生的眼睛,放下庆小兔的衣服,医生用听诊器给庆小兔听呼吸声,庆小兔两个眼睛盯着听诊器在自己的身上移动,

医生说:“他的肺部可以听到水泡音,这是早期肺炎的先兆,化验单上的白细胞也太高了,小家伙要打有一点抗生素消炎了。”,医生开了打针的单子,医生说:“打了滴流,还是要喝《小儿解感颗粒》《肺力咳口服液》。”。

回家我在网上查询了肺炎知识,肺炎常有剧烈胸痛,呈针刺样,随咳嗽或深呼吸而加重,可向肩或腹部放射。下叶肺炎可刺激隔胸膜引起腹痛,这就是说庆小兔胸部应该很疼痛,所以庆小兔才会不间断地哭泣。

皮试已经改头换面,是一台《皮试宝》,在一个白色的就像粘接带的东西上滴上药水,把带子绑在庆小兔的手腕上,定上五分钟时间,时间一到铃声一响,护士过来看了一眼说:“没有问题。”,妈妈说:“这个蛮好嘛,做皮试多疼呀,用这个一点也不疼。”。

庆小兔还有一点小,滴流的针头是扎在额头上,姨妈按着庆小兔的头,妈妈按住庆小兔的腿,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姨妈用大拇指不断地抚摸庆小兔的额头说:“一会就好了,我们小九很勇敢。”。庆小兔的滴流固定完毕,庆小兔不哭了,由于突然在头上固定一条粘结带,庆小兔不断地用手去拉滴流管子,弄得护士连忙过来嘱咐说:“当心把针管弄掉了。”。

很快庆小兔适应了,庆小兔忘了头上的多余的设施,妈妈给庆小兔喂奶,于是庆小兔安安静静地打完一个半小时。

就在我们准备回家的时候,庆兔兔打来电话,庆小兔问:“妈妈,小九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无聊呀。”。回到家,外婆说:“我一上午就陪着庆兔兔念书,玩陀螺,搭积木了。”。

妈妈给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的巴巴也屙了出来,洗完屁股庆小兔就睡觉了。

十五点钟庆小兔动了,庆小兔睁不开眼睛,庆小兔又睡不踏实,庆小兔睡睡哼哼,庆小兔还不愿意醒过来。

十七点钟姨妈给庆小兔测量体温,温度计上显示三十八度二,妈妈说:“怎么打针了还发烧呀?”,姨妈说:“不会那么快,还要有一个反复。”,妈妈说:“小九呀,你怎么弄的,刚刚发烧回来没有几天,你这又是肺炎。”。妈妈说:“过一会再发烧的时候就给小九喝退烧药。”,外婆说:“退烧药我弄不好,还是你回来弄吧。”,妈妈说:“那就要姨妈给小九喂退烧药。”。外边雨下小的时候,姨妈摸摸庆小兔的额头说:“小九这一会没有发烧。”,姨妈回家去了,庆兔兔今天晚上不去姨妈家。

庆小兔坐在瑜伽垫上玩起来,外婆说:“小九好了一点,刚刚小九还不愿意动,现在能够自己玩了。”。

庆兔兔提前吃饭,晚上十八点半庆兔兔还有跆拳道的课,外婆看着窗外说:“今天的雨就没有停过,这个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呀,庆兔兔今天还要冒着大雨去学跆拳道。”。

庆兔兔走了,庆小兔也睡着了,十九点钟庆小兔醒了,庆小兔又和昨天一样哭哭兮兮的,把庆小兔抱到楼下,庆小兔只是不哭了,庆小兔就一直趴在我身上。回来庆小兔继续哭,我说:“昨天小九就是这时候开始哭的,如果今天晚上小九还是这样闹一夜,弄不好明天真的要去医院了。”。

好容易让庆小兔不哭了,我要外婆重新把沙发布置好,我准备今天抱着庆小兔睡在沙发上,我半躺在沙发上,庆小兔只是在那呆了一会功夫,庆小兔就不愿意了。

外婆给庆小兔喂米糊,庆小兔坚决不吃,我说:“下午给小九吃香蕉,小九吃了,我们试一试看看小九吃不吃苹果。”。苹果刮好送到庆小兔嘴边,庆小兔还是扭开了头,外婆说:“这是苹果。”,外婆把苹果给庆小兔看,接着外婆强行把苹果喂到庆小兔嘴里,庆小兔这一次没有再推脱,庆小兔把半个苹果吃完了。

拿奶瓶给庆小兔喝水,庆小兔只喝了一点点,接着就拿着奶瓶玩起来。

庆兔兔回来了,听见妈妈的说话声音,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庆小兔的眼泪也立竿见影,眼泪一颗颗从眼角流了下来。外婆说:“小九,你的感情也太丰富了,说笑就笑,说哭就哭。”,我说:“小九感情丰富是好事情,就是不知道他的哭是为了什么,是撒娇还是真的身体不舒服。”。

妈妈说:“妈妈洗完澡就来抱你。”,庆小兔越发哭起来,外婆找了玩具给庆小兔玩,庆小兔又不哭了,庆小兔还笑了起来。

庆小兔玩口香糖瓶子,庆小兔玩遥控器,外婆拿一个球给庆小兔,庆小兔不要,庆小兔到处找遥控器玩。庆小兔又往缝纫机那边爬,我对外婆说:“你看看他是不是要小球。”,外婆说:“可能是要健身架吧。”,外婆把健身架放到庆小兔跟前,庆小兔马上就开始按动按钮,拉动吊穗。

妈妈问:“小九还发烧不发烧?”,外婆摸摸庆小兔的额头说:“好像现在没有发烧。”,妈妈拿了耳温温度计给庆小兔测量耳温,庆小兔一个耳朵三十七度五,一个耳朵三十七度七。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