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97睡觉不安分的庆兔兔

2017-12-07 06:18 | 宝宝成长

2297二十八日星期多云转小雨23~17客厅最高温度24PM2.5-35

傍晚突然身上感到一股凉气,但是看温度计又没有下降多少,于是夜里睡觉装备也进行改造升级,我们已经让薄被子下岗了。可是庆兔兔没有变,庆兔兔睡觉的方式没有变,我的睡觉变成一会一醒,就连做梦也是在看庆兔兔是不是盖着被子。外婆让庆兔兔穿着秋衣秋裤睡觉,但是一条长裤并不能阻挡寒流的侵袭。

雨没有一点感到累,整整下了一夜,雨点敲击雨棚的声音就没有停歇过,外婆说:“这一夜雨就没有停一下,一直都在下。”。

昨天晚上十一二十三点我睡觉前,我给庆兔兔多盖一条毛巾被,十二点钟过去看庆兔兔,庆兔兔身上只剩下腰上缠着的一条毛巾被,重新给庆兔兔盖上毛巾被,把被子堆砌在庆兔兔的身后。零点半再看庆兔兔,庆兔兔又一次暴露在夜露中,我把被子盖在庆兔兔身上,我将被子压在庆兔兔的身下。凌晨一点钟我再次过来,庆兔兔什么也没有盖,庆兔兔趴在被子上在睡觉。躺在床上我再也睡不着,我翻身坐了起来,外婆问:“半夜三更干什么呀?”,我说:“庆兔兔这样睡觉怎么能行,你白天穿再多的衣服,晚上不盖被子,现在温度又那么低,弄不好就会受凉发烧。”,外婆说:“那就勤快一点多去看几次。”,我说:“我们总不能不睡觉呀,我过去陪庆兔兔睡觉,以后找一条毛巾被或者一条毯子用针缝一下,把毛巾被缝成一个筒子,这样庆兔兔怎么打滚都不会从被子里滚出来。”。

就这样我睡在庆兔兔的身旁,只要庆兔兔稍微动一下我就会醒来,就这样我偶然起来看庆兔兔,庆兔兔还是暴露在寒气中。

我被庆兔兔推醒了,这时候天刚刚微微亮,庆兔兔问:“外公,你怎么睡在这里呀?”,我说:“你夜里老是蹬被子,外公来帮你盖被子的。”。

六点半妈妈从房间里出来,妈妈说:“小九醒了。”,外婆连忙进屋去哄庆小兔睡觉,外婆进屋还忘不了跟我说:“你把鸡蛋用凉水冰住。”,为了给妈妈做营养早餐外婆六点钟就起来了。

我问过妈妈:“是不是手机把小九吵醒的?以后就不要打开手机闹铃,早上我们叫你起来。”,妈妈说:“不是手机把小九吵醒的,是小九自己醒的。”。难道是庆小兔和妈妈的心灵反应,妈妈起来,庆小兔一定也会起来,妈妈想多睡一会,庆小兔就会睡一会懒觉。

妈妈说:“昨天夜里小九一直在咳嗽。”。

庆兔兔今天在学校要表演合唱,早上早一点叫了庆兔兔起来,尽管庆兔兔不是很情愿,庆兔兔还是起来了。

楼下看见胖哥哥已经上路,抬头看天,白云已经慢慢地飘走,蓝天一点点在膨胀,太阳的影子已经照耀在大楼上。

庆小兔醒了,外婆抱着庆小兔说:“给庆兔兔换一双袜子。”,我按照外婆的指引找到一双庆兔兔踢足球的长筒袜子,我说:“这个天不至于要穿那么多吧。”,外婆说:“那不穿就不穿吧。”。

我说:“快一点,给小九洗一下,我们一起送庆兔兔上学。”,外婆说:“今天在外边就早一点回来,小九还要喝药呢。”。

时间紧迫,就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换裤子。庆兔兔上身穿的是条纹短袖T恤,庆兔兔在外边又套上一件长袖绒衣校服,我问:“你怎么穿这么多呀?”庆兔兔说:“我冷呀。”。庆兔兔在穿裤子,我这才发现庆兔兔穿的是短裤,是一种学校发的半截裤。外婆在给庆兔兔穿袜子,我说:“我没有想到是穿短裤,还是把长袜子穿上吧。”,外婆继续在给庆兔兔穿短袜子,外婆说:“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说:“因为我没有想起来,所以我才会这样说。”,外婆牵着庆兔兔就下楼了。我连忙把长袜子拿出来,外婆已经和庆兔兔已经走出小区了,在小区门口饭店的椅子上才给庆兔兔换了袜子。

一路上外婆急急匆匆,外婆一直在说:“时间来不及了,你看外边已经没有小朋友了。”,我看看手机,我说:“不要紧来得及。”。于是外婆说一次,庆兔兔马上迈开大步往前跑几步,外婆不说了,庆兔兔又停了下来慢慢悠悠走。外婆再说,庆兔兔再跑,我说:“庆兔兔,你不要这样跑,就快一点走路就行,你这样会热的,你会出汗的。”。果真没错,庆小兔的外套被跑步扯了下来。

在学校门口,庆兔兔背上书包转眼间就没有了踪影,外婆还在学校门口往里看,外婆说:“庆兔兔一下子跑到哪里去了?”,我说:“不要紧,已经进了学校,我们就不要操心了。”,外婆走了几步又透过围墙往里看,外婆说:“庆兔兔去哪里了,我怎么没有看到呢?”,我说:“学生进了学校,学生就归学校管了,庆兔兔又不是那一种调皮捣蛋的孩子。”,外婆还是拐回去在学校大门往里看,外婆说:“庆兔兔好像是往另一边走了。”,我说:“你操那一份心干什么?我们只要把我们该做的都做了就可以了。”。

买了菜回家,庆小兔喝了《小儿解感颗粒》,我就重新抱着庆小兔出来。

庆小兔咳嗽次数变多,路上庆小兔不时地咳嗽几声,庆小兔的清鼻涕也说不上什么时候会流出来。

蓝天白云,云不是那种漂亮的一朵朵各种造型的云块,而是铺满天空稀薄云层,可以看见太阳在空中行走,太阳的热度却没有那么火热。

马上就是国庆节了,广场大妈们在为十月一日排练扇子舞,扇子舞经常出现在各种庆典活动中的群众性的舞蹈。扇子舞是汉族传统民间舞蹈之一,也是哈尼族民间舞蹈,扇子舞也是朝鲜族代表性的舞蹈。

十几个人排成几排,扇子并不是很统一,还有几把不一样颜色甚至还有不一样规格的扇子。尽管广场大妈们跳舞的技艺参差不齐,可是大妈们的热情确实可圈可点。

接着就是看另外广场大妈们的腰鼓表演,这些广场大妈们组织的比较规范,大家穿着整齐统一的大红丝绸演出服,一个大妈双手拿着一副小京镲在前边指挥着,后边几排人腰上挎着腰鼓,两个手鼓槌上的黄色丝绸飘带随着鼓槌的摆动在飘荡。大部分大妈们动作整齐划一,只有一两个大妈的动作稍微欠缺,不是比大家慢一拍,就是少那么一个两个动作。

这就是庆小兔的视觉舞台,庆小兔现在还不需要顶尖的高雅演出,只要能够做出和一般人不一样,就是庆小兔所喜欢的。

突然听见有人在逗庆小兔,我回头看是王世强夫妻两个,王世强是我们一个学校同学,也和我一样是电气专业,王世强还是厂里足球队队员。王世强一个劲逗庆小兔,庆小兔就以微笑给予回报,王世强夫人问:“这是一个小姑娘吧?”,我说:“不是,我们是男子汉。”,王世强夫人用手指着庆小兔说:“又是一个建设银行,要是姑娘就好了。”,我说:“姑娘儿子听天由命,姑娘儿子还不是要养大成人。”,王世强夫人无奈地摇摇头说:“我的两个儿子把我们两个折磨死了。”。

各人各家,环境不一样,教育不一样,产生的结果大不一样,王世强的两个儿子确实不是两个省油的灯,儿子原来是全家老人所希望的,但是往往并非事事如意,很多幻想的结果成了一次黄粱美梦。

九点四十五分到家的时候,庆小兔已经沉沉地进入梦乡了。

十点四十分庆小兔醒了,外婆给庆小兔喂米糊,庆小兔紧闭着嘴不吃米糊。

十一点再次带庆小兔出去,我要庆小兔和外婆再见,庆小兔笑着背过身体。等外婆去晾衣服,庆小兔伸出手摆弄手指头和外婆再见,我大声对外婆说:“小九和你再见呢。”,等外婆转过身,庆小兔又不做了。

小区门口的摇摇车,庆小兔高高兴兴地坐进去,庆小兔玩着玩着,庆小兔突然自己扶着摇摇车的边框站了起来,一会庆兔兔又转过身扶着方向盘两个手在转。我伸出手要抱庆小兔,庆小兔没有要抱,又站了一会庆小兔这才伸过一只手要我抱他出来。

路上庆小兔虽然没有趴在我的身上,但是庆小兔没有让自己面向前坐着。

园林工人正在五一广场为十一国庆节布置的花坛,看着园林工人忙忙碌碌的庆小兔还是十分感兴趣,庆小兔对着花坛啊啊啊地说话,庆小兔用手指着花坛的的花。难得有这样热心观众,站在高处的园林工人纷纷和庆小兔说话。

又来到水族馆,今天不下雨了,小动物们也出来享受阳光。小白兔不再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小白兔不时地蹦几步,低下头啃几口胡萝卜。今天的小松鼠十分活跃,可能是天气的关系,松鼠一个个上蹿下跳,蓬松的大尾巴随着身体在摆动,小松鼠身上棕色条纹,随着松鼠在笼子里奔跑,棕色条纹就像一条条棕色的丝带在流动。一个小男孩用劲的摇动笼子,庆小兔也伸出手想去招呼小松鼠,庆小兔嘴里还发出要的声音。

别的小朋友都走了,我要庆小兔走,庆小兔拉着我的衣服拼命往后拉,又看了五分钟,我说:“回来我们再来看。”,庆小兔还是不愿意离开。

路上庆小兔说了好几次:“爸爸,爸爸。”的读音,爸爸的声音非常像,我又要庆小兔喊妈妈哥哥,但是庆小兔不喊了。

回来的路上,庆小兔精神已经不是很好了,庆小兔又开始趴在我的肩膀上,但是庆小兔又没有睡。庆小兔听见有人说话,或者看见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庆小兔马上振作精神挺直腰板。

十二点二十分回到家,外婆喂庆小兔米糊,庆小兔一直用手推开外婆手中的勺子,外婆给庆小兔弄来温开水,庆小兔马上就两个手捧着奶瓶喝。看看奶瓶的水已经不多了,外婆把奶瓶从庆小兔手里拿过来,外婆说:“已经喝了不少水了,不能再喝了。”,庆小兔马上就不愿意了,外婆只好把奶瓶还给庆小兔,庆小兔看了一眼奶瓶,马上把奶瓶推开不要了。

外婆说:“今天小九怎么了,米糊一点也不吃,上次发烧,庆小兔米糊还吃呢。”,我摸摸庆小兔的额头,庆小兔好像没有发烧。我找来耳温温度计,我先在我的耳朵上试一下,庆小兔还一直看我在量耳温,我接下来给庆小兔测量耳温,庆小兔竟然一动不动地让我把耳温计塞进耳朵里,庆小兔没有发烧。

十三点钟庆小兔喝完妈妈的奶就睡着了,十四点半庆小兔哼了几声,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又睡了,外婆给庆小兔喂了《小儿解感颗粒》,于是庆小兔继续睡觉。

十五点钟庆小兔醒了,庆小兔牛奶不喝,米糊庆小兔同样不吃,外婆拿来的苹果,庆小兔却吃的津津有味。

听到庆小兔噗噗地打屁,我说:“小九要屙巴巴了。”,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并没有屙巴巴。

于是庆小兔继续出去周游世界。

外边已经艳阳高照,云还是有,但是已经影响不了太阳公公的好心情。

回来外婆给庆小兔冲牛奶,庆小兔不喝,外婆给庆小兔吃稀饭,庆小兔只吃了两口,外婆给庆小兔喂苹果,庆小兔吃了一口就用手把苹果推开。

外婆说:“妈妈老是买了那么多蛋糕。”,我说:“庆兔兔的饮食习惯就是被妈妈引导开始西化了,其实庆兔兔又不怎么吃蛋糕。”,外婆说:“前几天的蛋糕还在冰箱里。”,我说:“熟食是放不了几天的,你看吧,弄不好妈妈又会说蛋糕过期了,妈妈会把蛋糕递给扔了,这都是钱太多了。”。

我跟外婆说:“你是不是用针线把一个毛巾被缝成一个圆筒,晚上好让庆兔兔在里面睡。”,外婆说:“妈妈说,没有用,缝好了庆兔兔也不会睡。”,我说:“我们只能试试,庆兔兔不能一直这样睡觉,万一受凉感冒发烧怎么办。”,外婆说:“我们就晚上多起来几次就是了。”,我说:“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我们不起来看,庆兔兔就可能受凉,我们一直起来,我们就自己睡不好觉。真的庆兔兔感冒发烧了,庆兔兔去住院打针吃药了,最后是谁去照顾庆兔兔,还是我们去。现在我们晚上多多少少还可以睡一会,要是庆兔兔去住院,我们要一下子照顾两个人,我们还能够坚持几天呢?”。

外婆并没有答应缝制毛巾被,于是我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把一个毛茸茸的毛巾被缝成一个圆筒,外婆说:“你就是缝好了,我看你能不能拿出来用。”。

外婆喝稀饭,我抱着庆小兔坐在旁边,庆小兔用手去抓外婆的碗,外婆把庆小兔的稀饭碗端过来,外婆给庆小兔喂稀饭。外婆吃一口稀饭,庆小兔也吃一口稀饭,偶尔外婆再逗庆小兔笑一笑,很快外婆的稀饭还没有喝完,庆小兔的稀饭就吃完了。

十八点钟庆兔兔和妈妈回来了,看见妈妈进来庆小兔马上眼睛发光,妈妈说:“妈妈马上就来抱你。”,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

外婆问:“庆兔兔,早上和你打招呼的女同学就什么名字?”,庆兔兔说:“谁呀,对,对,她叫刘晓璐。”,外婆说:“同学跟你打招呼你也要跟别人打招呼。”,庆兔兔说:“我跟他打招呼了呀。”。外婆问:“庆兔兔你们今天唱的是什么歌呀?”,庆兔兔说了,外婆问:“今天还有穿红军衣服唱歌的。”,妈妈说:“那是其他班级的。”。

妈妈问:“小九今天咳嗽了没有?”,外婆抱着庆小兔对我说:“今天好像没有听到小九咳嗽。”,我说:“小九咳嗽还是咳了一些。”。

十八点四十分庆小兔喝了妈妈的奶睡着了。

庆兔兔说:“妈妈,我要看电视。”,妈妈说:“不做作业,不能看电视。”。

十九点半庆小兔醒了,不管怎么哄庆小兔就是嚎啕大哭,我在屋里转过来转过去也不行,唱歌晃动都不行。我把庆小兔放在大床上让他哭,庆小兔一边哭着一边在床上爬,当庆小兔爬到我的跟前,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仰着头看着我。我说:“你还哭不哭,为什么要哭呀?”,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很快要哭了起来,我说:“你怎么又哭了。”,庆小兔马上把哭声变成啊啊啊的声音。

庆兔兔作业做完了,庆兔兔说:“妈妈,我要到外边骑自行车。”,妈妈说:“老师说今天的作业还要跳绳,老师说今天要连续跳二十个绳子。”。庆兔兔拿着绳子就要下楼,妈妈说:“庆兔兔,你怎么穿沙滩鞋呀?”,庆兔兔说:“因为我喜欢呀。”,妈妈说:“你们在学校上体育课也是穿沙滩鞋吗?”。

其实妈妈有一点机械了,庆兔兔跳绳已经可以跳好几十个,庆兔兔完全可以不用去跳绳,庆兔兔可以去骑自己喜欢的自行车。我们做任何事情不是做给老师看的,上学的目的是学习知识的,只要我一门功课已经掌握了,我就可以不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我们可以把有限的时间去学更多的东西,哪怕是去锻炼身体都是可以的。

庆小兔虽然不哭了,庆小兔已经变得怏兮兮的。

姨妈给庆兔兔买了一个竖笛,庆兔兔要我教他吹,我吹了哆瑞咪发嗦啦西,庆兔兔说:“我看别人吹是这样吹的。”,庆兔兔两个手比着横笛的样子。我说:“那个是横笛,笛子孔洞的位置是一样的,发音手指头按的也是一样的。”,庆兔兔说:“外公,我要吹横笛。”,我说:“横笛竖笛都是一样的。”,庆兔兔说:“我要学横笛嘛。”,我说:“横笛我不知道放在哪里了,吹横笛嘴要收缩发音,笛子还要贴笛膜。”,庆兔兔问:“外公,什么是笛膜呀?”,我说:“就是竹子破开里面的一层膜,横笛是靠气流震动笛膜发出好听的声音的。”。

庆兔兔吹竖笛还有一点不习惯,应该哪个手指头起来,庆兔兔同时几个指头都抬了起来,庆兔兔说:“外公,我的手指头怎么了?”,我说:“不要紧,开始吹笛子都是这样的,熟能生巧,多练几遍你就会了。”。一会庆兔兔过来说:“外公,我已经会了,我刚刚吹了《小星星》。”,我说:“那你再吹一遍给外公听听。”,庆兔兔说:“我吹笛子是要看简谱的。”,我说:“是的,因为你对笛子的指法不熟练,你的脑子里一直想着手指头怎么动,所以你就会一下子想不起来下一个音符是什么的。”,庆兔兔还是笨拙地吹了一遍《小星星》,不管庆兔兔的手指头是要哪一个音,庆兔兔那一个手指头抬起来,我们吹笛子是后边所有的孔都要打开,不管怎么样,庆兔兔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外婆问妈妈:“前两天买的蛋糕还在冰箱里。”,妈妈说:“蛋糕早就过期了,我已经给它扔掉了。”,外婆说:“你们是钱多了,你们买了蛋糕零食,你们来不及吃,可以给我们吃呀?”,妈妈说:“过期了怎么吃呀。”,外婆说:“没有过期的时候你们就说呀,再说我们年纪大了吃过几天的蛋糕有什么呢?”,妈妈说:“要生病了怎么办?”。

晚上妈妈进屋睡觉,我悄悄地把我缝制的简易防寒睡袋拿给庆兔兔,庆兔兔开始觉得钻里面不太好,我说:“你晚上老是蹬被子,外公就要陪着你睡,就要不断地给你盖被子,你钻进去,这样你不管在床上怎么滚动,你身上始终都有被子在身上,你夜里不盖被子,天再冷一点怎么办,你想生病发烧住院呀。”,庆兔兔钻进毛茸茸毛绒毯筒里,庆兔兔用手推着毛巾被说:“外公我有一点热。”,我说:“热不要紧,我们把毛巾被往上卷起来一点就可以了。”,这样一来庆兔兔安安静静地躺下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