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93情绪意志影响疼痛感

2017-12-01 06:22 | 宝宝成长

2293二十四日星期日小雨25~20客厅早晨温度25PM2.5-32

秋雨要不不下,一旦下起来,一天接着一天没有了尽头,秋老虎的身影被浓云所覆盖,秋老虎想抬头也抬不起来了。不热不燥是人们的期望,谁也不希望看见秋老虎卷土重来。但是这只是一厢情愿,这是城里人的愿望,连绵阴雨对秋收怎么样,只有身居农村,站在黄土地上的农民心里一清二楚。

八点钟外婆把庆小兔抱了出来,庆小兔一声不吭地完成了早上起来应该做的一切,接着就是跟着我开始今天第一次巡游。

还是看不到的雨,身上却感到雨在胳膊上脸上留下的印迹,急急忙忙的赶路人可以不打伞,庆小兔是我们的一切,庆小兔代表着我们的未来,庆小兔绝对不能让雨水浇湿。

庆小兔对路上一切大的目标都十分上心,听见有不一样的声音,庆小兔就会去寻找。一个人推着一辆车子咔啦咔啦的从路上推过,庆小兔的耳朵首先发现目标,接着就是庆小兔的眼睛捕捉到目标,庆小兔的头随着小车慢慢地远去。

庆小兔已经能够听懂我的一下简单的话语,我说:“小九,小狗。”,庆小兔马上就会转过身在地上到处寻找小狗的踪迹。

今天庆小兔改变了运行轨迹,我们去了五一广场,五一广场的对面就是我们厂,就是原来我们生活工作一辈子的工厂。这里就是我们一辈子记忆,我们曾经工作单位和曾经住过的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过,辉煌一时的部属企业纺织机械厂已经消失殆尽,原来满山层层叠叠的三层楼六层楼,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堆碎石瓦砾。两台挖掘机没有了挖斗,前边铲臂膀装上冲击锤,两台挖掘机分工合作,一台负责拆卸房屋,一个负责啄碎水泥预制板。墙壁一片片倒下,预制板块块塌下,很快就高崇的大楼变成一堆建筑垃圾。

一台喷水车在底下喷着水柱,水柱直指挖掘机的冲击锤前方,这就是国家在抓环境保护的结果,旧房子在一栋栋拆了,新房子一片片盖起来了,我们的空气还是那样的清新,明天将比现在更加美好。

九点十分回来,妈妈的房门还关着,我问:“他妈妈还没有起来。”,外婆说:“昨天晚上小九有一点闹,可能是妈妈的奶少了,小九吃不好,妈妈也没有睡好。”。

外婆问:“我们小九去哪里了,外边下雨还在外边玩那么长时间呀?”,我说:“今天下雨,外边没有什么看的,就想去国贸那边看看,路上看见我们厂路边的房子正在拆卸,我们就在那边看了一会。”,外婆问:“听说我们厂里面的房子都已经拆了。”,我说:“没想到把房子一拆,我们厂那一块地方还很大呢。”。

外婆说:“我们小九是不是饿了,外婆给你冲牛奶。”,牛奶来了,庆小兔双手抱住奶瓶就塞进嘴里,马上就听见外婆说:“小九,牛奶是喝的,你怎么用牙齿咬奶嘴呀,奶嘴咬坏了,你以后用什么喝奶呀。”,庆小兔马上就不愿意了,庆小兔倒在沙发背上,庆小兔两条腿用劲地踢着,庆小兔两个手拿着东西在扔。

牛奶变成牛奶鸡蛋黄米糊,庆小兔一边吃着米糊,庆小兔抱着播放器绒布小狗在啃。外婆说:“你吃饭就不要啃小狗了,你把米糊都弄到小狗身上了。”,庆小兔马上不愿意了,庆小兔身子往后一仰,躺在沙发上,庆小兔两腿不停地上下踢着,外婆说:“就说你一句就不行了,你现在怎么学会耍赖了。”,庆小兔还是叽叽咕咕地不愿意。外婆用手指着茶几上的柿子说:“小九,你看,外婆今天买了什么了?”,庆小兔马上探过头看,外婆把庆小兔扶起来,庆小兔马上就安静下来。庆小兔伸出手就要拿柿子,很快柿子成了庆小兔的口中餐。

米糊下肚,庆小兔就有一点提不起精神来,外婆说:“外公,小九,要睡觉了。”,妈妈说:“我来喂一点奶让他睡觉。”,外婆说:“小九刚刚吃了米糊,不要让小九养成习惯,睡觉就要喝奶。”,妈妈说:“昨天夜里小九就一直闹,喝几口奶,就哼哼几声。”,外婆说:“可能是你的奶少了,小九吸不出来。”,妈妈说:“奶还是有,就是没有以前多了。”。

我抱着庆小兔,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庆小兔开始啊啊啊地歌唱,不知道庆小兔为什么这样哼,庆小兔不是哭,也不是大喊大叫,不同的声调在哼不同的声音而且声音还很响亮。庆小兔哼,我也模仿庆小兔哼,我说:“我们小九在唱什么歌呀?我们小九是不是在唱《卖报歌》,是不是在唱《两只老虎》呀。”。

庆小兔也就一分多钟,庆小兔就一声不吭地睡着了。

十点半外婆看着庆小兔说:“你怎么就睡这一会就醒了。”,庆小兔两个手抓着小床栏杆,庆小兔一声不吭地看着一边。

于是庆小兔又开始了新的征程,庆小兔的游览路线不变,天上的雨虽然还在飘,已经明显小了许多。

大风大雨都闯荡过来,这一点小风细浪更不再话下,在外边转了一大圈,庆小兔十二点钟光荣归来。回到家庆兔兔还没有回来,庆兔兔十二点半才到家。庆兔兔进屋的第一句话就是:“小九,哥哥回来了。”,接着就是和每一个人打招呼,这是庆兔兔的习惯,这是庆兔兔的情商,庆兔兔对任何人都是一视同仁。

庆兔兔说:“外婆,我在姨妈家已经吃了早饭了。”,外婆说:“现在几点了,现在已经中午了,现在是吃中午饭的时候了。”,庆兔兔说:“我现在不想吃饭”,姨妈说:“庆兔兔早饭是十点半才吃的。”。

庆兔兔在看动画片,姨妈说:“庆兔兔今天在我那里,扫地擦桌子搬沙发遛狗。”,庆兔兔说:“是我牵着大毛出去溜的。”,姨妈问:“庆兔兔,你早上是不是叠被子了?”,庆兔兔说:“我的被子是我自己叠的。”,姨妈问:“你在家里做这些事情吗?”,庆兔兔摇摇头,姨妈说:“你看,这个动画片里,做家务事一样是很酷的哟。”。

我起来的时候庆兔兔没有睡觉,庆兔兔在吃蛋糕,我说:“庆兔兔,这些东西不能经常吃。”,庆兔兔说:“这是妈妈给我买的。”,我说:“蛋糕口感很好,平时可以适当吃一点,但是这个不能当做经常吃的零食,更不能当做主食吃。”,庆兔兔说:“我只吃了一块。”,一个盒子里有四块,很小可能就二十五克,庆兔兔吃了一块,把剩下的放进冰箱里。妈妈太喜欢买这些高糖高油的零食,最近妈妈还买了红糖麻花,杨先生的麻花,呀土豆。

庆兔兔说“外公,我们两个人玩吧。”,我说:“可以呀,你想想,你想玩什么呀?”,庆兔兔说:“外公,我们两个搭积木吧。”。我们刚刚把积木拿出来,妈妈把小九抱出来放在庆兔兔旁边,庆小兔看见庆兔兔搭的积木,庆小兔弯下腰去抓庆兔兔搭的积木,庆兔兔马上把积木拿到一边说:“这个是我的。”,我说:“玩具是大家一起玩的,小九是你的弟弟呀?”,妈妈说:“你想玩玩具,你可以给弟弟再拿一个玩具呀。”,庆兔兔给庆小兔拿了一块积木。庆小兔并没有玩庆兔兔的积木,庆小兔趴倒下来,庆小兔从庆兔兔的腿上爬过去,庆小兔去抓庆兔兔的积木,庆兔兔连忙把积木拿开,我说:“你现在自己也没有玩,先让弟弟玩一会吧。”,庆兔兔说:“我还要玩的呀。”,我说:“可是你现在还没有玩呀,你可以先让弟弟玩呀。”,庆兔兔还是没有把积木给庆小兔。

庆小兔趴在庆兔兔的腿上有一点进退两难,庆兔兔的腿可能压的不舒服,庆兔兔腿猛地一抬,把庆小兔弄疼了,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庆兔兔这才把积木给了庆小兔。

庆兔兔拿了捕王大刀,庆兔兔把捕王大刀的开关打开,于是捕王大刀播放音乐,并且闪闪发光,庆小兔愣愣的看着庆兔兔手里的大刀。庆兔兔在庆小兔面前挥舞着大刀,捕王大刀的刀尖离开庆小兔很近,我说:“庆兔兔,你当心碰到小九了。”。

从姨妈家找到一副没有拆开包装的黑板,家里有一副一模一样的的黑板,我说:“过一会我们把那一个黑板找出来。”,庆兔兔说:“我要玩这个黑板。”,外婆说:“你已经有一个白板了,我们把这个黑板留给弟弟以后用。”,庆兔兔进屋找妈妈,妈妈说:“你打开可以,你用完了,你要把里面的东西都装好。”。

庆兔兔拿着粉笔在黑板上胡乱的画着,庆兔兔不是在画图画,庆兔兔是拿着粉笔把整个黑板抹成一个颜色。外婆说:“庆兔兔,你要画,你就好好的画一个东西,不要在上边乱七八糟地乱画”妈妈说:“小孩子嘛,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管他干什么呢?”,外婆连忙说:“算了,就当我没有说。”。

妈妈的教育思想和绝大多数家长的想法是一样的,妈妈的教育思路就是现在很多老师的习惯思维,培养孩子的个性是西方世界的教育方式,教育孩子就要老师和老师的三尺讲台,这是这些年大多数老师的教育方式。

孩子的教育,小时候孩子可以任意想象,但是任意想象不是放任自流,适当地给与引导,引导不是限制孩子的独立思考,引导和强制完全是两个概念

十六点钟我再次带庆小兔出去,还是去了我们厂拆卸的建筑工地去参观,这一会又多了一条喷雾车在参加战斗。偌大的喷雾机就像一个造雨的机器,蒙蒙细雨在拆卸工地大显身手,没有任何灰尘能够逃脱他的手掌。

十七点五十分庆小兔还没有回到家,路上庆小兔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一群孩子在门口玩,四辆自行车,加上庆兔兔一共五个人。我没有在楼下停留。突然听到杨小跳喊:“庆兔兔外公,庆小兔受伤了。”,杨小跳的喊声把庆小兔惊醒了。妈妈下楼去看庆兔兔,一会庆兔兔回来了,庆兔兔嚎啕大哭,庆兔兔的胳膊肘上蹭破了一点皮,我说:“不就是碰破一点皮吗?值得那么哭嘛。”,妈妈说:“他要哭就让他哭,让他释放一下情绪,他摔了一下肯定疼了,让他哭一会就好了。”,外婆跟我说:“你就不要说了,他妈妈在,你就让他妈妈管。”,我说:“又不是什么重伤,用得了那么惊天动地吗?”,妈妈说:“我的儿,我自己会管,我在家里不用你们管。”。

我给找来活力碘,庆兔兔看见碘酒,更加大声地哭了起来。妈妈说:“你就破了那么一点皮,抹一点碘酒消毒一下就不要紧了。”,庆兔兔用手护着伤口哭着说:“我疼呀。”,妈妈说:“抹一点碘酒把细菌杀死就好了。”,妈妈的碘酒刚刚碰上,庆兔兔又大哭起来,庆兔兔说:“我疼死了。”。

不是庆兔兔受了多么严重的伤,让他喊出来,心里会舒服一点。庆兔兔只是轻轻地蹭破一点皮,就像打针一样,让庆兔兔鬼哭狼嚎。不要说让别人听到会对庆兔兔有什么评价,你作为家长看见这一切你会怎么想。庆兔兔只是在妈妈跟前大哭大叫,在幼儿园,在学校,庆兔兔并不这样,这个只能说明妈妈对庆兔兔的教育有一点偏激。妈妈没有能够成为庆兔兔的榜样,妈妈成了庆兔兔撒娇的目的地。一个那么大的男孩子在姑妈那里打针,哭的惊天动地,赖在地上不起来,难道不觉得脸红吗?姑妈在那里脸挂的住吗?

情绪意志会影响人的疼痛感,也会影响人的身体疾病的恢复。孩子不想打针是怕那一下的疼,如果家长鼓励他,用男子汉,用英雄人物,用其他孩子的勇敢鼓励他,孩子会越来越勇敢。如果家长也认为打针确实疼,那么孩子会觉得更加不能打针,来到注射室就会浑身起鸡皮疙瘩,为什么英雄主义的教育会使人坚强就是这个道理。

外婆说:“以后让他出去骑自行车玩,不要让他穿沙滩鞋。”,妈妈说:“他不是骑自行车摔的,是磊兔兔走过来,庆兔兔往后一退,被绊了一下摔倒的。”。

奇兔兔在楼下喊:“庆兔兔,你下来不下来?”,庆兔兔马上就不哭了,妈妈说:“庆兔兔没有事情,你们要不要上来玩。”,黄耀虎说:“庆兔兔,我们去后边池塘,你能不能来玩呀。”,庆兔兔说:“我没有事,等等我,我马上就下来。”,庆兔兔到了楼下马上变成欢声笑语。

庆小兔虽然被吵醒,庆小兔还是想睡觉,妈妈说:“我给他喂一点奶让他睡。”,喝了奶,庆小兔也没有睡觉,于是妈妈抱着庆小兔下楼找庆兔兔玩去了。

只玩了一会功夫,十七点半庆兔兔就回来了,我没有过去接庆小兔,妈妈把庆小兔抱进自己的房间。

妈妈又说起庆小兔爬行一条腿不跟着动的问题,姨妈说:“那我们问问医生看。”,骨科主任说:“你们明天送过来看看。”。庆小兔的腿什么都正常,就是在爬行的时候有一点拖在后边,庆小兔的左腿也不是不能站,又不是不能走,我不知道能够看一个什么。

吃完饭妈妈不在的时候,外婆跟姨妈愤愤不平地说了今天的事情,姨妈说:“你们为什么要说呢?既然你知道她不让你们管,你们为什么还要管呢?”,外婆说:“我们一直在带着两个小家伙,你说我们能够一点不管吗?”,姨妈说:“爸爸不是一说起来就大声地吼。”,外婆说:“奇兔兔的婆婆经常吼奇兔兔,有时候还要打奇兔兔,我们要是这样,妈妈还不知道要怎么说呢。”。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妈妈与庆兔兔两个人相处,偶尔在一起会亲热万分,可能庆兔兔提出的任何要求妈妈都会答应,出现裂纹冲突的可能微乎其微饱。长期和庆兔兔庆小兔呆在一起,磕磕碰碰是在所难免,不能看一个诊所门口的鬼魂又多少就妄下结论,我们要长久地看,这个医院的治好的病患有多少,误诊医疗事故多不多,这是一个比例而不是个案。

饱汉不知饿汉饥,他们不经过具体事情,他们不知道带一个孩子有多难,就像上次庆兔兔早上要骑自行车不上学。大家一拍屁股都走了,时间已经到了,再不走肯定是要迟到了,你不采取强制措施,庆兔兔肯定会迟到,人急的时候肯定声音会大起来,动作也可能也会过激一点。我本来就是大嗓门,我天天和庆兔兔庆小兔打交道,我不可能天天次次都大声吼叫,我也没有必要这样做,我本身就是在教育孩子,我对教育孩子一般放的很开,就是庆兔兔在地上打滚爬,我都不会说庆兔兔的,庆兔兔不做出出格的行为我是不会说他的。

吃过饭给庆小兔理发,外婆抱着庆小兔,姨妈给庆小兔理发。没想到这次庆小兔对理发坚决不从,庆小兔拼命地大哭,庆小兔满脸是眼泪,庆小兔的鼻涕也流了出来。我就过去拉住庆小兔的两个手,庆小兔这时候才稍微安静一点,但是庆小兔还是没有忘记哭。

庆兔兔说:“我小时候就这样哭的。”,姨妈说:“你小时候比小九哭的还厉害,你现在应该安慰小九。”。庆小兔理完发,庆兔兔摸着自己的头说:“我也要理发。”,妈妈说:“你理什么发呀,你理了发会更难看。”。

姨妈说:“庆兔兔,你去不去姨妈家。”,庆兔兔说:“我不想去姨妈家睡觉。”,姨妈说:“那大毛就没有人管了。”,庆兔兔说:“我还要到外边玩,姨妈你不要走,我玩回来换了衣服,我再跟着你一起去。”。姨妈说:“那你就先去玩一会吧。”,庆兔兔说:“我要骑自行车去。”,姨妈说:“晚上骑什么自行车,在小区里那么黑,骑自行车会摔倒的,去小广场,你自行车什么时候骑过了。”,妈妈说:“他每天去小广场都骑自行车的。”。

我晚上没有带庆小兔出去,不过庆小兔今天下午几乎就没有睡觉,就是上午庆小兔睡的时间也很短。现在看来,休息日不仅仅庆兔兔作息时间被改变,现在就连庆小兔的生物钟也被改变了。

庆兔兔出去,庆小兔睡觉,二十点二十分庆兔兔回来了,庆兔兔说:“妈妈,现在是读书时间了。”,我说:“你可以要姨妈念书呀。”,姨妈说:“你要念什么书,姨妈可以念呀?”,庆兔兔说:“书上很多字很小哟。”,姨妈说:“姨妈又不是不认识字,你要念什么书呀?”,庆兔兔说:“我是念《小蛋壳历险记》。”,念完一段,姨妈问:“你一天念几篇呀?”,庆兔兔说:“妈妈每天给我念五段。”。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