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84开荤仪式

2017-11-17 06:32 | 宝宝成长

2283十四日星期多云转晴天27~19客厅早晨温度26PM2.5-56

庆小兔第一次用自己的力量站立起来,昨天真正的确认庆小兔已经会再见了,庆小兔已经知道《再见》的含义和挥手的关联。

六点半听见庆小兔哼哼几声,外婆连忙推门进屋,庆小兔闭着眼睛在哼哼,外婆抱起庆小兔晃了几下,外婆说:“小九又睡了。”,我说:“小九在一天天长大,渐渐地小九的生物钟会趋于正常,睡觉的时间会变长,睡觉的次数会变少。”,外婆说:“昨天早上,小九就是七点三十五分醒的,到时间他自己会醒的。”。

今天姨爹在家里休息,庆兔兔昨天是在姨妈家睡觉,今天由姨爹送庆兔兔去上学,我们就不用鞍马劳顿两边顾不过来了。

七点二十五分细微的哭声从屋里传来,庆小兔躺在床上在翻滚,外婆说:“小九,我们醒了。”,庆小兔并没有因为外婆的问候而不哭。庆小兔头顶着床上,庆小兔腰高高的拱起来,然后庆小兔的身子猛地砸到床上,庆小兔举起两个手,翘起两腿,只听见砰地一声,庆小兔的两个手两条腿用劲地拍打着床铺。接着再一次庆小兔撅起屁股,庆小兔始终闭着眼睛在哭,我拍拍手说:“外公抱。”,庆小兔照样大哭不止,外婆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马上不哭了,庆小兔睁开眼睛笑了。

洗完澡,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庆小兔的嘴就一个劲地噗噗噗往外鼓着吐沫,外婆说:“你怎么在噗水,今天是不是要下雨了。”。

楼上的装修工程停歇了一个多星期又开工了,轰隆隆的冲击钻的声音回响在整个空间。我也奇怪了,现在的装修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现在人们的口袋里的钱多了,装修必须要把所有的都要推倒重来。一次次的开工,一次次的停工,一次次地研究装修方案。一车车建筑垃圾,一间房子装修延绵数月,现在可能已经超过半年,从门外看屋里的装修效果,还是乱七八糟的泥石瓦块和一大堆装修材料。

还好今天的施工的时候在是庆小兔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外婆对庆小兔说:“这是楼上在装修房屋的声音,现在人们生活条件好了,人们想把房子装修的漂漂亮亮。”。

我要和庆小兔先下楼,我伸出手接过庆小兔,外婆还没有来得及和庆小兔说再见,庆小兔已经举起手和外婆再见。接着庆小兔的身子转向大门,庆小兔的手已经指向大门了,外婆说:“现在小九什么都知道了,就差不会喊妈妈了。”。

又是一个一望无际的蓝天,唯一变化的就是太阳的光芒已经弱了许多,房子的阴影已经遮盖了所有的马路。

瑞丰超市里今天最显著的变化是声音变得嘈杂了,喊话器帮着大声的叫卖商品已经见多不怪,现代化给小老板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实惠,不用再喊得口干舌燥,不管有没有顾客上门,也不用给喊话器付工资,喊话器可以不分昼夜地为你服务。本来就区区几个喊话器,今天一下子蹦出来好几个,这边喊:“大减价了,香梨一块九毛九了。”,那边又是:“葡萄便宜卖了。”,不管你转到哪里,声音就会跟随你在转圈,数不清的喊话器,汇集起来不是美妙动听的黄河大合唱而是让人难以忍受的噪音。

噪音有害庆小兔的健康,我们只好远离噪音,去那些被一般人遗忘的角落去巡视,很少有人去光顾自然就不会有喊话器。日用百货小家电今天是庆小兔的巡视目标,菜板,板凳,微波炉,电饭煲,电风扇,都是庆小兔要检查的对象,挨个抚摸,逐个检查。

超市门口外婆在往童车里装菜,柳董卿奶奶拿着一个杂粮发糕出来了,这个就是柳董卿奶奶的早饭,这就是现在很多退休老年人的真实写照。柳董卿奶奶看见庆小兔马上笑着走过来,庆小兔的笑脸一样迎了过去。柳董卿奶奶把发糕递过来说:“小帅哥,这个给你吃,奶奶买了还没有吃呢。”,庆小兔愣愣的看着柳董卿奶奶,庆小兔的手没有伸过去,柳董卿奶奶说:“你还不好意思呀,要你的外公给你撇一块。”,我说:“不用,他现在还没有吃这些。”,柳董卿奶奶问:“怎么,他这么大了还没有吃这些。”,我说:“辅食早就开始补充了,不过这样的东西还没有要他吃过。”,柳董卿奶奶说:“怕什么,掰一块喂喂他。”。

我掰下一小块杂粮发糕,庆小兔马上两眼发光,庆小兔的嘴也跟着来到跟前,杂粮发糕在庆小兔的嘴里,马上就看见庆小兔的嘴迅速地上下动起来,还可以听到啪叽啪叽的声音,庆小兔津津有味地品尝着人间美味。庆小兔一口接着一口,庆小兔一口等不及一口,很快一块杂粮发糕进到庆小兔的肚子里。庆小兔把眼睛重新对准柳董卿奶奶手里的杂粮发糕,当柳董卿奶奶再次把发糕递过来的时候,我还是婉转谢绝了柳董卿奶奶的好意。

其实我只是想庆小兔不应该吃发糕,到底为什么我也一下子糊涂了,后来才想起来我是不让庆小兔吃外边的食品的,因为外边的食品大部分都是大油高糖的。

临走庆小兔也没有忘记挥手跟大家再见。

一路上庆小兔一泡尿都没有端出来。

今天庆小兔第一次看电视图片,今天看的是《庆兔兔的家人》,这是一家人的半身照片,画面一半是照片,一半是汉字,比如庆兔兔的照片就是《哥哥》《庆兔兔》。照片都是庆小兔的直接亲属,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姨妈姨爹,还有三个姑妈,自然也有三个姑爹,三个哥哥姐姐。

《庆兔兔的家人》的图片一个循环三分钟,可惜我还不会在照片上插入声音,我还要每次当做解说员给照片配音。

庆小兔一边看电视图片,外婆一边让庆小兔喝牛奶,庆小兔很快喝了六十毫升牛奶。电视图片庆小兔不是很上心,庆小兔一边喝奶,偶尔抬起头看一眼电视,我并不幻想庆小兔一下子就会记住家里人的照片,我只要庆小兔有一个好的开头。

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不尿,庆小兔也没有屙巴巴。

庆小兔开始玩玩具,外婆洗了冬枣,今天的冬枣很大很甜,庆小兔拿着不会有任何危险,庆小兔津津有味地啃着冬枣,大冬枣被庆小兔啃的斑斑点点伤痕累累。

外婆把庆小兔抱进卫生间,很快外婆说:“我们小九长大了,你看能够自己尿多好呀。”。外婆用勺子刮猕猴桃给庆小兔吃,外婆把庆小兔抱给我说:“小九一个猕猴桃都吃光了。”。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庆小兔嘴里哼哼几声,外婆说:“小九要睡觉了。”,庆小兔在我的歌声中,很快偃旗息鼓闭上眼睛。

庆小兔刚刚进入梦乡,外婆跑过来说:“门铃响了你没有听见呀。”,也可能是我写日记太专心,也可能说装修的声音搅浑了我的视听,但是外婆在厨房里却听见了,同样庆小兔也听见了,门铃声音让庆小兔从梦中走出来,我拍庆小兔,我想让庆小兔继续睡觉,这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庆小兔已经完全清醒了。

来的是豆苗一家,豆苗看着像瘦弱的身材,可是豆苗身材修长,而且不是一般的修长,豆苗的姐姐身高已经一米八了。豆苗比庆小兔小四个月,个头已经六十一厘米,体重只比庆小兔轻两斤。

豆苗妈妈问:“小九搞没有搞开荤仪式呀?”,外婆说:“开荤仪式,我是听说过,这个有什么搞的呀,该吃什么就吃什么,要想搞仪式那就不知道要搞多少仪式了。”,豆苗妈妈说:“我们虎子就搞了开荤仪式了的。”。

开荤仪式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说真的我是一个标准宅男,对外边的事情有一点孤陋寡闻,更不用说这些名目繁多的民间习俗了。只好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网络给我们这个便利,我很快在网上查到无数的有关开荤仪式的小道消息。以前遇到这种事情就是去图书馆,在浩如烟海的图书馆资料室翻找查书,要查到一条自己想知道内容并非易事,有时候要查几天才可能找到一条类似的消息。

好像是孩子满四个月的时候,就要给孩子做一个开荤的仪式。开荤仪式五花八门,开荤的名目也千奇百怪,只要你敢想,只要你的想象力丰富,以后的人就会相信,这个就是你的后代长大以后的习俗。

其实开荤日子并不重要,只要你想召集亲朋好友庆祝一番,就可以是孩子的一个节日,孩子出生,孩子满月,孩子抬头,孩子翻身,只要你想全家人热闹一番这就是习俗,你想亲朋好友聚会一次,就可以随便规定一个古人说。

 开荤就是为了讨一个吉利,全家人多了有一份放心。温州人开荤那天烧一条鱼,夹点鱼肉给小宝宝吃。四川老百姓孩子则随便选择吉日就可以大开筵席。有些地方用鲤鱼给婴儿亲嘴并喂汤,说是象征鲤鱼跳龙门。有用鹅舌头擦几下婴儿的嘴唇,希望孩子长大了会伶牙俐齿。开荤宴席上说一下吉利话,盼望孩子能够飞黄腾达。吃大鲤鱼,有礼又有余。吃片回锅肉,终身无气怄。吃点芹菜,吃了勤快。吃葱子,头脑灵活聪明。吃冬瓜,长大孝敬爹和妈吃鸡冠,宝宝长大当大官。

庆小兔已经全无睡意,豆苗的外公要抱庆小兔,庆小兔没有伸出手,我把庆小兔递给豆苗外公,庆小兔也没有反对。同样我抱着豆苗,豆苗也没有不愿意。庆小兔会坐了,豆苗还要扶着,外婆说:“小九会再见了。”,豆苗妈妈和庆小兔再见,庆小兔只是莫名其妙地望着豆苗妈妈。

豆苗一家真的要走了,当他们走向门口的时候,庆小兔举起手和他们一家人再见。

庆小兔回头突然看见外婆在开冰箱,外婆并没有注意到庆小兔在看她,外婆转身就往厨房走,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望着外婆的方向扑过去。我对外婆说:“小九要你。”,外婆说:“哦,小九要外婆呀,外婆没有注意到小九,我们吃饭吧。”。外婆把刚刚蒸好的鸡蛋瘦肉羹端过来,因为是刚刚出锅,外婆还把碗放进一个盛了凉水的大碗里。外婆用勺子舀出一点鸡蛋羹,庆小兔马上就把嘴凑了过去,外婆说:“鸡蛋有一点烫,外婆给你吹冷一下。”,外婆用嘴一直在吹着勺子里的鸡蛋,庆小兔急的手脚乱动,外婆试了一下说:“还有一点烫。”,这一下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猛地往后一仰,马上大哭起来,外婆连忙又吹了几下说:“好了。”,庆小兔直起身子,外婆这才把勺子送进庆小兔的嘴里。勺子里就那么一点,杯水车薪满足不了庆小兔饥肠辘辘,庆小兔紧接着把嘴又靠近外婆手里的碗跟前,碗里还是滚烫的鸡蛋羹,外婆还在用嘴卖力地吹,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故伎重演,等外婆终于把第二勺子送到庆小兔嘴边,庆小兔已经不肯张开嘴了,外婆勉强把鸡蛋羹送进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已经完全不领外婆的情了。实际上这时候庆小兔已经瞌睡万分,庆小兔趴在我身上已经像一堆烂泥。

十一点半庆小兔终于再次睡着了,这次庆小兔睡了一个小时。

午睡我起来,庆小兔要到窗户跟前,庆小兔要下地,刚刚把庆小兔放到地上,庆小兔马上就趴在地板上,庆小兔开始在地上旅行,主要是玩庆兔兔的陀螺盘和陀螺盘里的陀螺和陀螺发射器。当庆小兔一副哭相看着我的时候,我发现庆小兔的衣服湿了,玻璃地板上没有留下一点尿痕。

庆小兔要我扶着就在地上走,庆小兔走向自己想玩的东西,现在庆小兔的玩具开始放大,自行车,扭扭车,电风扇,地球仪,向日葵风车风,都是一些有一定尺寸的大型物品。

十五点钟外婆给庆小兔喂苹果,吃苹果庆小兔一口接着一口,苹果下肚庆小兔好像还没有吃尽兴,庆小兔伸出手还有一点不高兴了。

庆小兔不愿意继续坐在沙发上,庆小兔更多的是要坐在地板上。

庆小兔现在端尿十次可能会有七次落空,下午端尿一样一次没有成功。尿尿,庆小兔照尿不误,十五点半前庆小兔尿了三次,一次坐在瑜伽垫上,瑜伽垫尿湿一片,一次趴在地板玻璃台面上,尿液都被衣服擦干净,又趴在泡沫塑料垫上尿了一泡尿。就坐在那里一次没有把衣服尿湿,其余衣服就成了擦尿吸尿的工具。

十五点半庆小兔歪倒进入梦乡,楼上的冲击钻的声音让庆小兔不得安宁,庆小兔还没有睡半个小时,轰隆隆的声音就不绝于耳,庆小兔在翻动身体,庆小兔哼哼起来,我把庆小兔抱起来,等楼上没有声音了,把庆小兔放在床上。然而好景不长,没有几分钟楼上的声音再次响起,只好重新把庆小兔抱起来,一直到十七点钟庆小兔才从梦中醒来。

十八点钟庆兔兔才从外边回来,庆兔兔搂起后边衣服对外婆说:“外婆,我后边好痒。”,我过去看,庆兔兔背后肿起几大块红色的大包,庆兔兔过敏了,看看庆兔兔的背后真的我有一点心疼。前几天就听姨妈说庆兔兔身上过敏了。庆兔兔一岁爸爸回来的时候过敏过一次,当时过敏相当严重,庆兔兔浑身上下无一幸免,庆兔兔喝了一个多月中药才好,以后几年偶尔也听妈妈说庆兔兔过敏过,没有这几天过敏这么严重。

妈妈回来就削了一个大苹果递给庆兔兔,等吃饭的时候庆兔兔已经吃了半个苹果,庆兔兔一边吃饭,一边在啃苹果,我说:“吃饭吃苹果,饭还能吃的下吗,再说,庆兔兔才多大,这么大一个苹果吃下去,庆兔兔的肚子还能够装得下饭吗?”,妈妈说:“那你就把苹果放下,先吃饭吧。”。结果庆兔兔一碗稀饭没有吃完。

庆小兔看中了装奶粉的罐子,我抱着庆小兔,又要按住奶粉罐不让奶粉罐滚下地,于是我把奶粉罐放在瑜伽垫上,叫庆小兔坐在那里玩奶粉罐,外婆说:“这个可是奶粉哟。”,我说:“小九也就是摸一摸奶粉罐,小九又不会把奶粉倒出来。”,其实庆小兔也就玩了半分钟,庆小兔就对奶粉罐失去兴趣了。

吃了饭,给庆小兔洗完澡,我带庆小兔出去,下楼试着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还是不尿。

我第一次注意到小广场黑黢黢的,勉强可以看见人影在晃动,小广场四周的商户的名牌广告牌的灯光亮的使人无法看清小广场上的一切,这种环境下对庆小兔的眼睛有害无益,我于是抱着庆小兔离开小广场。白天看美容店LED旋转的美容标志灯还没有注意,晚上标志灯显得那样刺眼,可能是周围环境的亮度太低了,让LED旋转的美容标志灯更加显得耀眼,庆小兔走过这里就要伸出手摸一会,庆小兔可能也觉得眼睛看着不舒服,庆小兔手在摸着,庆小兔的眼睛却看着一边,我还是让庆小兔尽快地离开这些是非之地。

在往江边去的路上,我就觉得不对劲好像我的衣服湿了,我把庆小兔抱离开我的身子,庆小兔的尿还没有停下来。既然衣服湿了只能打道回府,没想到在江边回来的路上庆小兔又尿了一次。庆小兔的尿源源不断,还没有来到门口,庆小兔又尿了一泡尿,不过这一次庆小兔尿的不多,出去短短地四十分钟,庆小兔竟然尿了三次。

十九点四十分回来,妈妈正准备带庆兔兔出去,外婆给庆小兔擦洗身子,外婆给庆小兔换衣服。妈妈说:“我带小九去小广场。”,妈妈抱着庆小兔出去,我帮庆兔兔把自行车带下楼,外婆随后也跟着一起去了小广场。

二十点半庆兔兔庆小兔回来了,庆兔兔洗澡的时候,我发现庆兔兔背后的过敏斑块已经消退,只剩下微微一点红色印迹。我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我把小床推到卫生间门口,庆小兔两个手扶着栏杆,看着庆兔兔洗澡,庆兔兔一边洗澡,庆兔兔一边和庆小兔说话,庆小兔一样和庆兔兔啊啊啊地聊天。

新生第一学期老师要求每个学生在桌子上放一个标识牌,每一个新生要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上边,这是一个好方法,老师上课提问问题,可以直接喊名字,老师可以很快熟悉每一个同学的名字,同样同学之间互相看桌子上的名字就可以很快熟悉起来。标识牌由各个家长自己买或做,妈妈买了一个透明塑料三角支架,买回来才发现拐弯处有一条裂纹,今天庆兔兔把断裂的标识牌拿了回来。我说:“可以用胶带缠上。”,妈妈说:“我明天给你用纸盒子粘一个。”,庆兔兔说:“妈妈,我们班有的同学就是用的纸盒子做的。”。我找了一个差不多大小的纸盒子说:“就用这个就蛮好。”,妈妈说:“这个那么轻,一碰就会掉下地,老师会烦死。”,我说:“那就在盒子里装一点东西。”,妈妈说:“这个不用你管。”。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