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72小九喜欢爬了

2017-10-27 06:31 | 宝宝成长

2272日星期日小雨20~18客厅早晨温度24PM2.5-26

庆小兔已经会爬了,当然庆小兔的爬行笨拙可笑,庆小兔的胸部还是不愿意离开地面,但是庆小兔的屁股已经高高地撅起。庆小兔坐的时间变少,庆小兔更愿意在地上爬行。庆小兔想站起来了,庆小兔每天站起来的时间一天天的延长,庆小兔的两条小腿还不能完全承起自己的身体,不时地腿会颤抖一下,我还是不敢让他长久地站在那里。

雨不紧不慢地走着,雨声滴滴答答地响着,风扇呼呼呼地吹着,不是天太热了,而是为了吹干衣服先生潮湿的身体。客厅的温度计好像已经定格在二十六度,可是人的体感温度却日益下降,秋装一件件地裹在人们的身上。

外婆拿着一盒蜡笔过来,外婆在收拾蜡笔,外婆说:“庆兔兔没有这个悟性,庆兔兔不是这个材料,干什么丢三落四的。”,我说:“庆兔兔这时候是还没有醒悟过来,妈妈这么大的时候已经会弹琴画画了。”,外婆说:“一代人管一代人,我们想那么多干什么,我们什么时候眼睛一闭,世上的一切都一了百了了。”。

八点钟才听见妈妈的房间里有动静,庆小兔被高高兴兴地从屋里抱了出来,一夜的尿把尿不湿装的满满当当,但是尿不湿上干干净净,尿不湿上巴巴一点也没有。

我在换衣服换鞋,外婆抱起庆小兔,庆小兔身子扑向我这边来,庆小兔嘴里发出哭腔来,外婆说:“外公在换衣服,外公马上就带你出去。”,庆小兔就是不依不饶地看着我哼哼着,庆小兔拼命地犟着身体想摆脱外婆的束缚,外婆说:“你今天怎么就那么不要外婆呀,你想要外婆抱,外婆还抱不动呢。”。

庆小兔要出去旅行了,我要庆小兔跟外婆再见,庆小兔把手抬起来上下摆动了几下,手是越摆越低,不知道庆小兔是不是有意识地挥手,还是莫名其妙地摆手。

空气里充满了雨的气息,地上虽然没有积水,被雨水清洗过的大地格外清新。虽然已经进入秋天,到处还是生机盎然,满眼都是绿油油郁郁葱葱,要是在北方可能已经是秋风扫落叶了,满天满地的枯枝落叶了。

昨天的庆小兔在摇摇车座位上滑下,庆小兔好像还记忆犹新,庆小兔看见摇摇车还是要去坐,坐进摇摇车,庆小兔的手不再握着方向盘,庆小兔两个手紧紧地扶着两边的边框,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把庆小兔的一个手握着方向盘,庆小兔另外一个手还是没有松开摇摇车的边框,庆小兔的一个手握住方向盘,庆小兔眼睛就一直看着我,庆小兔的手一动不动,好像他的手一动他就会从座位上滑下来。我说:“小九,你怎么了,今天怎么不玩了?”,庆小兔的脸上肌肉紧绷,庆小兔有一点想哭的样子,我伸出手抱庆小兔出来,庆小兔没有拒绝,离开摇摇车,庆小兔也没有一点留恋的感觉。

当庆小兔又碰见摇摇车的时候,庆小兔一样没有忘记摇摇车是可以坐的,庆小兔还是俯下身体想坐下去,可是一旦庆小兔的屁股坐在摇摇车上,庆小兔马上就紧张起来。是不是庆小兔还记着昨天的事故,是不是庆小兔还怕滑下来,看看明天或者后天庆小兔会不会忘记在摇摇车上发生的事情。

庆小兔路上还是看见什么都稀奇,庆小兔最喜欢的就是小狗,看见一只小狗,庆小兔会一直跟着走。路上庆小兔只要有人注视着他,庆小兔就会以笑回报,只要有人伸手要抱,庆小兔马上就会扑过去要抱。但是当我伸出手的时候庆小兔还是会要我抱的。

回到家,我把庆小兔放在大床上,庆小兔马上趴下在床上爬起来。

九点四十分妈妈打电话问庆兔兔,庆兔兔在姨妈的新家里,于是外婆妈妈还有我一起去姨妈家。

姨妈家在另外一个小区,慢悠悠地走也就五六分钟就到了。还在院墙栏杆外边就看见姨妈姨爹在忙碌着,这是一个二手房,也是一个比较殷实人家的房子,这家人还有几套房子,卖这套房子是为了孩子准备上大学的城市里再买一套房子。

房子长期没有人住过,外边的杂草丛生,我问:“这个园林公司会来除草的。”,姨妈说:“园林工人是清理看得见房子正面的杂草,这里是靠近边缘,有一点像私家花园的感觉,园林工人是不会来的。”。

进门的方向没有门,进出其实就是从客厅的窗户进出的,客厅很大,比姨妈妈妈现在的家露台花园大。从台阶上走进客厅,客厅里的电视正在上演动画片,自然看动画片的主人就是庆兔兔。我把庆小兔放在庆兔兔旁边坐着,庆小兔用手去拽庆兔兔的衣服,妈妈说:“庆兔兔,弟弟在和你打招呼。”,庆兔兔这才转过头说:“小九,你来找哥哥呀。”,妈妈说:“庆兔兔,妈妈来了,你没有看见吗?”,庆兔兔这才想起来还没有和妈妈打招呼。

和客厅对应的就是厨房餐厅,一个三开的滑动玻璃门可能有三米宽,厨房加餐厅面积有十八平方以上,餐厅里一个两米多直径的大圆桌,桌面上还有一个玻璃转盘。一个玻璃酒柜,上边还倒挂着几个高脚葡萄酒酒杯,妈妈说:“你们看,他们的餐厅还有空调呢?”。这是一个三室二厅房子,还有一个小小的书房。

庆小兔挨个房间参观游览,我还让庆小兔开开关,看着手按动开关电灯会亮会灭,庆小兔再看见开关就想伸手去摸开关。妈妈说:“庆兔兔,你看了多长时间的电视了,看完这一集电视就不要看了。”,庆兔兔还是把动画片的结尾的歌听完了才把电视关了。

接着就听见庆兔兔在喊:“小九呢,哥哥在找小九。”,庆兔兔伸出手说:“小九,哥哥抱抱。”,庆小兔马上俯下身体伸出手要庆兔兔抱。

外婆还要回来做饭,我和外婆就提前回来了。

十二点钟,庆兔兔回来了,妈妈抱着庆小兔回来了,庆小兔已经睡着了,庆小兔今天早上还没有睡觉,可能是家里的人太多,庆小兔醒了,妈妈说:“小九,你也睡得太少了吧。”。

在小房间的床上,庆兔兔在看自己自己幼儿园的课本,庆兔兔在一页一页地念课文,庆小兔就趴在庆兔兔跟前看庆兔兔念书。庆兔兔念完一本书,庆兔兔刚刚放下手里的书,庆小兔马上就慢慢地爬到书跟前去抓书,庆兔兔一把把书拿过来说:“这个书你看不懂。”,我说:“这本书以后你也不用了,就让小九看一会。”,庆兔兔一边把手递给庆小兔,庆兔兔一边说:“小九,你不能放在嘴里吃哟。”,当然庆小兔看书肯定是先要用嘴去尝一下,然后再是去翻书。

庆兔兔看一本,庆小兔就接着看一本,庆兔兔拿了恐龙来玩,庆兔兔刚刚放下恐龙,庆小兔就爬了过来把恐龙抓在手里,庆小兔把恐龙放进嘴里,庆兔兔伸出手拿着恐龙说:“这个恐龙不能吃。”,庆小兔疑惑地看着庆兔兔,于是庆兔兔松开手说:“那你就尝一尝吧,这个看来不好吃的。”,庆小兔在嘴里放了一会就拿了出来。

庆小兔现在还是经常用嘴去了解世界,但是这两天庆小兔用嘴尝的时间变短了,更多的时候庆小兔开始敲击玩具,庆小兔还经常把玩具往地上扔。

十四点钟,妈妈要庆兔兔睡觉,庆兔兔没有啃气,姨妈说:“你要不要跟姨妈去江边的房子。”,庆兔兔问:“姨妈,你要去哪里的房子?”,姨妈说:“姨妈的新房子呀。”,庆兔兔马上跳起来说:“我去。”。庆兔兔跟着姨妈走了,庆小兔看见姨妈和庆兔兔走了,庆小兔咕唧了几声就不吭气了。接下来庆小兔就不停地叽叽咕咕,也可以说是在说话,庆小兔想睡觉了。妈妈说:“我们喝奶睡觉吧。”,庆小兔跟着妈妈进屋了。

妈妈说:“双胞胎的妹妹已经会喊妈妈爸爸奶奶了。”,双胞胎会爬,双胞胎会喊人,这是双胞胎的事情,我们只能当做一个小道消息。庆小兔什么时候会爬,庆小兔什么时候会喊妈妈,是庆小兔自己的事情,这才是我们自己要关心的,庆小兔的说话早晚和双胞胎没有一点关系,庆小兔就是说话晚几天,哪怕晚几个月也无所谓,庆小兔到说话的时候自然就会说话了。当然我也愿意庆小兔早一点说话,这样庆小兔就可以早一点和大人交流,庆小兔可以接受大人的信息,但是我也不担心,因为庆小兔月子里已经开始学习了。

十五点四十分庆小兔醒了,妈妈把庆小兔放在瑜伽垫上,妈妈一个劲地对着庆小兔说:“妈妈,妈妈。”,妈妈可能想让庆小兔早一点会爬,妈妈想让庆小兔早一点会喊妈妈爸爸,妈妈希望庆小兔早一点能够和双胞胎站在某一阶段的终点线上。

妈妈出去买了一颗西蓝花,妈妈说:“西蓝花一百克,土豆五十克,五十克胡萝卜,五十克肉沫,加上五十克大米熬稀饭。”,外婆说:“哪里要那么精确呀?”,妈妈说:“这是书上说的,能够准确一点就要尽量不要差了。”。外婆问:“这是减肥的吗?”,妈妈说:“这是营养餐。”,外婆问:“这是给小九吃的吗?”,妈妈说:“这是给我每天早上当早餐吃的。”。

妈妈给庆小兔念书《勇敢做自己》,妈妈掀开书放在地上对着庆小兔,妈妈念道:“有些鱼在左边,有些鱼在右边。有些鱼围成圆,有些鱼排成先。有些鱼体型庞大,有些鱼小巧玲珑。”。庆小兔不知道听没有听,庆小兔在玩手里的一条鲸鱼。

妈妈说:“昨天我看庆兔兔的眼睛有一点肿,庆小兔经常说身上有一点痒。”,外婆说:“怎么今天没有去看呢?”,妈妈说:“因为这几天姨妈他们科室在搬家,我就要庆兔兔明天早上去看眼睛。”,外婆问:“跟老师请假了没有?”,妈妈说:“我已经跟老师说了,明天早上八点半去学校。”。

庆小兔在哭,庆小兔要妈妈抱,妈妈说:“你就是爬少了,到现在还不会爬,爬呀,爬呀。”,妈妈拿了一个玩具放在庆小兔的前边,庆小兔不愿意爬,庆小兔就一个劲地哭,妈妈把玩具放在庆小兔的手边,庆小兔拿了玩具就不哭了。

庆小兔不玩玩具了,庆小兔伸出手要妈妈抱,妈妈说:“你就是不想动,妈妈在这里,加油,加油,妈妈在这里。”,庆小兔最终还是爬到妈妈跟前。

外婆今天蒸了肉沫沫,十六点二十分外婆将肉沫沫和进稀饭里喂庆小兔。

我到走廊里给童车轴加一点油,庆小兔看见了马上就哭了起来,我说:“外公就出去一下就回来。”,庆小兔还是不愿意,我油也不加了只好转身回来。

吃完饭,外婆说:“外公你来,我们小九要出去了。”,我要庆小兔跟妈妈再见,庆小兔就眼睛盯着大门,等我打开门站在门口,庆小兔的手稍微抬高一点,低低的摆动几下,不知道庆小兔是不是在再见。

看见有小朋友庆小兔就不想走了,看见一辆不一样的扭扭车,庆小兔挨个坐了一遍。一个商店门口有四只小狗在打打闹闹,庆小兔就停了下来看着小狗在游戏。

饭店门口的玻璃鱼缸里有两条鲫鱼,我用手指着鱼缸里的鱼说:“鱼,鲫鱼,两条鲫鱼。”,庆小兔马上俯下身子看鱼,鱼庆小兔一样看了还想看,以前庆小兔对鱼不是非常注意,今天庆小兔是一个例外。

一辆海狮摇摇车,在海狮嘴上顶着一个大圆球,一个可以旋转的球。庆小兔很快喜欢上这个球,庆小兔不断地用手拍着球,用手让球旋转起来。一个三岁多的小男孩走过来,用力掰开庆小兔的手说:“你不能玩这个,这个是我玩的。”,这个是商店门口的摇摇车谁都可以坐一会摸一下,庆小兔自然不会走,男孩用力拍着球要庆小兔离开,男孩的妈妈过来说:“这个摇摇车是大家玩的,小弟弟为什么不能玩呀?”。又过来一个大一点的男孩,这个男孩也要庆小兔离开,小男孩同样也要大男孩走开,小男孩妈妈说:“这个就是他家的摇摇车,你怎么要他离开呢?”,小男孩妈妈刚刚坐到一旁,小男孩推开大男孩说:“现在是我在玩,你不能玩。”,接着小男孩把大男孩推开了,没想到摇摇车的主人居然乖乖地离开了。

回来妈妈又开始要庆小兔爬,妈妈也一直在教庆小兔喊妈妈,庆小兔没有爬,庆小兔也没有喊妈妈。

妈妈和庆小兔对坐着,两个人的腿形成一个走廊,妈妈拿了一个球说:“小九和妈妈一起滚球。”,妈妈把球滚到庆小兔那边,庆小兔拿着球在玩,妈妈说:“把球滚给妈妈,滚过来了。”,庆小兔无意中把球拨的妈妈跟前,妈妈说:“对,滚过来了,妈妈再把球滚给你。”。

妈妈走开了,我让庆小兔够乒乓球,庆小兔慢慢地一步步往前移动,庆小兔努力伸出右手往前够,庆小兔的手刚刚靠近乒乓球,庆小兔的手指头在乒乓球上弹一下,乒乓球飞速向前,庆小兔又够不着了,我把乒乓球移到靠近庆小兔手的位置,庆小兔重新开始往前爬,当庆小兔的手再次勉强靠近乒乓球的时候,乒乓球再次从庆小兔的手里逃脱。

连续三次庆小兔都没有抓住乒乓球,庆小兔不愿意了,我把庆小兔抱起来。我说:“小九已经爬了一会了,一天爬这么一会已经蛮好的。”,外婆说:“小九的手还是不会用力。”,我说:“快了,要不了几天他就会爬了。庆小兔开始坐的时候还歪歪倒倒的,第二天庆小兔就知道用手支撑着自己,第三天庆小兔就自己坐回来,这些是有一个适应过程。”。妈妈过来说:“要多爬一会,要这样爬。”,妈妈抱着庆小兔的胸部,妈妈跪在瑜伽垫上,让庆小兔两个手直立起来扶在地上爬,庆小兔是像模像样的爬了,妈妈也就抱着庆小兔走了五十厘米,妈妈已经气喘吁吁抱不动了。

妈妈是按照书上的训练方法教庆小兔爬行的,其实这个没有必要,小孩子爬行是不要教的,只要你适当让他自己在床上活动,你给他造成爬的机会,你给他造成爬行的条件,自然而然地庆小兔就会爬起来。

十九点钟妈妈抱着庆小兔,庆兔兔带着扭扭车下楼了,外边继续下雨,雨很小,但是庆小兔不能淋,妈妈抱着庆小兔站在门洞里面看着庆兔兔,庆兔兔一个人站在外边给庆小兔做出各种各样的搞怪动作,庆小兔就一个劲地对着庆兔兔笑。

洗澡,庆小兔坐在澡盆里,庆小兔已经两个手不扶着澡盆,庆小兔两个手不断地拍打澡盆里的水,水花四溅,庆小兔看着外婆和我,然后继续用手拍打水。

外婆说:“今天姨妈收拾新家有一点累,你今天就在这边洗澡吧。”,看见庆小兔的洗澡盆,庆兔兔说:“妈妈,我也要泡澡。”,妈妈说:“这个天太冷了,不能泡澡。”,庆兔兔说:“小九怎么就泡澡了?”,妈妈说:“弟弟是为了洗澡快一点,在澡盆里用水一冲就抱起来了。”,庆兔兔说:“我也要这样和弟弟一样洗。”。

庆兔兔坐进庆小兔刚刚洗的澡盆里,外婆给庆兔兔放喷头里的凉水,外婆说:“外婆把喷头里的冷水放完了,你就要从澡盆里出来。”。

妈妈问:“庆兔兔,你现在在学校和奇兔兔玩吗?”,庆兔兔说:“没有哇。”,妈妈问:“那你是不是跟天天玩呀?”,庆兔兔说:“我也没有跟天天玩。”,妈妈问:“那你是不是跟那个小胖子一起玩呀?”,庆兔兔说:“我跟小胖子一起念书。”,妈妈问:“一起念书,是不是老师安排你们这样的。”,庆兔兔说:“是呀,是老师要我和胖子坐在一起看书的。”。

庆兔兔还要一个适应期,原来在幼儿园的几个好朋友现在已经各奔东西,现在的同学不再是每天玩耍的朋友了。现在要学习了,庆兔兔还没有把这个角色转换过来,庆兔兔真正的把学习当一回事,可能还要几个几个月的磨练,弄不好庆兔兔还会哭几次鼻子,流几次眼泪才能够慢慢地适应过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