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65过去光阴哪里寻

2017-10-17 06:31 | 宝宝成长

2265二十七日星期多云转晴天32~24PM2.5-77

    每天实在太忙了,庆小兔几乎让我用完每一天大部分时间,我写日记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可叹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寸金使尽金还在,过去光阴哪里寻?》。每天勉强把日记写完,至于整理日记上传已经变成一种奢望,我不知道我已经写出的几千篇日记猴年马月才能够有时间整理。

六点五十分,妈妈叫外婆:“妈妈,小九屙巴巴了。”,外婆说:“我们巴巴儿醒了。”,庆小兔在笑,庆小兔又笑的那么勉强,庆小兔还没有从几天的高烧中摆脱出来,庆小兔这时候真的有一点萎靡不振无精打采。

尿不湿上有一片黄色很稀的巴巴,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没有反抗,庆小兔也没有屙,外婆说:“昨天晚上屙那么多,今天早上不会再屙了。”。

天上的云还没有下班,遮天蔽日就是白乎乎的一片,云无边无际,云一直延伸到天的那一头。

庆小兔出门还能挺直腰杆,没有走多远,庆小兔就趴在我的肩膀上,庆小兔没有睡,睁着眼睛看着马路上热闹的地摊和来来往往的行人。

超市里庆小兔重新振作精神,庆小兔今天对人格外感兴趣,虽然庆小兔也看数不清的蔬菜水果小食品,庆小兔更注意超市里匆匆来往的顾客,看她们摘菜,看她们过称,看着她们高高兴兴的去付钱。

从超市出来,走在路边市场上,庆小兔还能振作精神四周看看,走出路边摊的人群,庆小兔就失去了精神支柱,庆小兔把头放在我的肩膀上。

庆小兔并没有睡着,庆小兔有一点怏兮兮的,庆小兔的头好像十分沉重地依靠在我的肩膀上,庆小兔不时地轻轻地哼一下。

回到家,让庆小兔坐在那里玩玩具,庆小兔只能坚持几分钟,让庆小兔站在游戏桌跟前玩,庆小兔只是用手在上边按了几下,庆小兔竟然哭了起来,我只好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转圈。

九点钟妈妈说:“给他喂一点奶吧。”,进屋妈妈给庆小兔兜了尿不湿,庆小兔刚刚进屋一会,妈妈说:“小九屙巴巴了。”。还好妈妈刚刚兜了尿不湿,否则今天庆小兔又要水漫金山了,巴巴不会简单地糊在妈妈身上,弄不好整个大床就要进行大扫除了。尿不湿上已经糊了一层稀巴巴,是很稀的黄色巴巴,巴巴稀的就和水一样。

中央台12社会与法的一线节目,在颍河里几户网箱喂鱼的养殖户,一夜的功夫十几个网箱里的鱼全部死亡,原因是上游的水闸趁下大雨提闸放水造成的,闸口上游全部是气味刺鼻的工业污水。渔民要讨一个说法,乡政府环保局税务局互相推诿,环保局说水源地不允许网箱养鱼,但是为什么水源地不准许喂鱼,却允许排放可以致使鱼瞬间死亡的工业污水呢,如果不是那么多的死鱼飘在水面上,下游的老百姓可能还在高高兴兴地洗菜淘米呢,没想到现在还有这样的不作为的官僚机构,现在实行河长制,这里的河长干什么去了。

外婆给庆小兔继续喂《小儿解感颗粒》,然后妈妈把庆小兔抱进房间,庆小兔喝完奶没有睡觉。

九点半庆兔兔回来,看见姨妈庆小兔马上高高兴兴,姨妈说:“小九,你看见姨妈那么高兴呀?”,庆小兔眼巴巴地看着姨妈,姨妈直接走进里面房间,看见姨妈走开庆小兔马上变了色。庆兔兔过来,庆兔兔说:“小九,哥哥回来了。”,庆小兔的脸马上阴天转晴天,庆兔兔放下东西就去厨房找外婆道早安,庆小兔马上又变得一副哭相。姨妈重新来到客厅,姨妈说:“今天我们小九怎么了?”,我说:“小九看见你们都没有理他。”,姨妈说:“没有人理睬我们小九,姨妈来抱我们小九。”,有了救星,庆小兔马上喜笑颜开,姨妈说:“我们小九那么喜欢姨妈呀。”。

庆兔兔得到妈妈的恩准在看《汪汪队》,姨妈说:“庆兔兔,你看着小九一会,姨妈去上一个厕所。”。庆小兔被放在庆兔兔旁边坐了下来,庆兔兔手里拿着遥控器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屏幕,庆兔兔嗯了一声,没有看姨妈又没有看庆小兔一眼,庆兔兔继续在看自己的电视节目。

我连忙从电脑跟前起来,沙发中间比较狭窄,庆小兔往前一趴就可能冲出沙发滚到地上。庆兔兔是喜欢庆小兔,但是庆兔兔正在看电视,电视节目比什么都要重要,不是庆兔兔不愿意管,是庆兔兔不可能心有二用,我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会把庆小兔放在地上的泡沫塑料垫上,就是我离开一两分钟,庆小兔也不能爬很远。

妈妈说:“庆兔兔,姨妈去超市买东西,我们一起去超市吧?”,庆兔兔说:“我把它们看完。”,妈妈说:“庆兔兔,你已经看几集了?”,庆兔兔站起来把电视机关了。庆兔兔说:“妈妈,你以后不要这样说。”,妈妈说:“妈妈也想不这样说,可是你自己要自觉呀,眼睛是你的,你眼睛受伤了,是你自己不舒服呀。”。

妈妈说:“庆兔兔,我们可以走了。”,庆兔兔说:“为什么又要出去呀?”,妈妈说:“出去可以散散心,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呀?”,庆兔兔说:“可是你们这是去买东西呀。”,妈妈说:“买东西不是就要走路吗?”,庆兔兔说:“可是我就没有时间玩了。”,姨妈说:“庆兔兔,你是不是要当一个宅男呀?”,庆兔兔诧异地问:“宅男,什么是宅男呀?”,姨妈说:“宅男就是一天到晚待在家里不出去的男孩子。”,妈妈说:“你老是不出去,你的身体就会发胖,你长得太胖了,以后做什么事情都会很吃力,会气喘吁吁的,人太胖了还会很容易生病。”,庆兔兔这时候才心不甘情不愿怏怏地说了一声:“那好吧,我去超市去。”,十点钟姨妈妈妈带着庆兔兔庆小兔去了瑞丰超市。

XX洗衣机又出故障了,XX是我们最信任的国产品牌,我们还延保了。可是不巧的是我们买的了一台故障率最高的洗衣机,不到两年控制板已经换过两块,这次应该是第三次了。洗衣机就是一个劲地报警不能工作,这么热的天,这么多人的衣服怎么办,庆小兔庆兔兔的衣服怎么办。

想想几十年前没有洗衣机也过了,可是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现在没有这些现代化的家用电器,就好像人类回到原始社会一样。

看着YYY的推车,我的心总是平静不下来,我忽然想到童车前边的防止孩子从车子上滑下来的带子是穿在童车后边的安全带上的,就是这个安全带限制了童车的使用。我想在前边的面板上找到可以固定防滑的带子,但是面板上没有可以固定的孔洞,我的脑子灵光一闪,我想在童车两边的边框上系一条结实的绳索,这样一来用不用安全带就可以防止孩子童车上滑落下来。

没有想到无意中的想象让我解决了一直困扰着我的难题。

为了庆小兔上学,姨妈在学校旁边买的房子就要交接了,姨妈家喂的大母鸡也到了为庆兔兔庆小兔增加营养的时候了。杀鸡烫毛拔毛,开膛破肚,我想拿剪刀把鸡肝上的苦胆去除,外婆说:“这把剪刀那么脏,怎么拿来弄鸡子呀?”,这把剪刀是一把打杂的剪刀,就是一把打小工的剪刀。剪布有专门的裁缝剪布的剪刀,厨房里有专门的加工食品的剪刀。这把剪刀是剪电线,剪铁丝,修花剪枝,昨天外婆还用它剪了脚趾甲,当然用完以后还要洗一下。

我说:“世界上没有绝对干净的东西,干净不干净只是相对而言,就是很脏的东西,经过洗涤,经过消毒,一样可以干干净净。”,外婆还是用菜刀把苦胆切除,我说:“你说这只鸡干净吗?鸡每天呆在鸡笼里难道不脏吗,你没有看见鸡脚上的鸡巴巴,你没有闻到鸡身上的鸡屎味吗?”。

一直没有注意开了什么药给庆小兔喝,今天大概看一下,妈妈竟然开了那么多的药。庆小兔这两天一直在饶头,就是说庆小兔的头很疼,发烧疼痛我是知道的,但是没想到看了药物说明书,很多药都可能引起头疼的。

为了庆小兔这次发烧妈妈开了好几种药,在屋里五斗柜上放着《磷酸奥司他韦颗粒》,《小儿伪麻美芬滴剂》也叫艾畅,布洛芬混悬滴剂》也叫美林,《双氯芬酸钠栓》,不知道妈妈究竟给庆小兔用了哪几种药。

《小儿伪麻美芬滴剂》可能会引起皮疹,烦躁,焦虑,兴奋,头痛,头晕,心悸,失眠,口干,食欲不振,恶心,上腹不适等。

《磷酸奥司他韦颗粒》适合一岁及一岁以上孩子吃,可能会出现包括恶心、呕吐、支气管炎、失眠和头晕

《布洛芬混悬滴剂》会引起为轻度的胃肠道不适,偶有皮疹和耳鸣、头痛及氨基转移酶升高等,也有引起胃肠道出血而加重溃疡的报道。

《双氯芬酸钠栓》消炎镇痛类药。用于类风湿性关节炎,手术后疼痛及各种原因所致的发热,儿童慎用,六岁以下儿童慎用,可是医生给妈妈开了,妈妈也给庆小兔用了。

这可能是知识分子读书太多的缘故,护犊之心人皆有之,但是过度的呵护弄不好会适得其反。为什么城里人家里瓶瓶罐罐的药那么多,这和城里人受教育的程度有关,知识渊博了就自认为自己什么都懂,自己可以包揽天下大小事。别忘啦,隔行如隔山,就是在一个单位上班,你从事的事情和别人稍微有一点不同,就可能知其皮毛,知其一不知其二,不要嘴一张就夸夸其谈,还是认认真真地看看书,像内行人学习请教一下,不要自己轻易自作主张。

可视门铃响了,外出采购的大军回来了,庆小兔已经睡在妈妈的怀抱里。庆兔兔两个手抱着一个哈密瓜说:“外公好重呀,我都要快累死了。”,我接过哈密瓜说:“你一个男子汉,拿一个哈密瓜就不得了了。”,姨妈打开买菜的拉车说:“庆兔兔,你不是要做事吗,哈密瓜拿不动,这里的东西你再拿几样上楼。”,于是庆兔兔两个手一个手提了一包东西上楼。

今天中午是在《肠香汇》吃的饭,这时候的天空已经天高云淡,太阳光虽然没有那么火辣,庆小兔还是躲在遮阳伞下来到饭店。

庆小兔去了忘了带玩具,庆小兔看中了桌子上消毒完的筷子,很快筷子的包装袋散架了,筷子从塑料袋里逃脱出来,庆小兔又想抓散落的筷子,这样一来筷子就不能再玩了。庆小兔又瞄上桌子上的其他物件,碗和杯子看到不能拿,餐巾纸盒子,塑料烟灰缸,也成了庆小兔的玩具。外婆说:“庆兔兔,你把你的橘子给弟弟玩一会吧。”,庆兔兔说:“这是今天我在地上捡的。”,外婆说:“橘子不是到处都是,你给弟弟玩一会,回来外婆再给你捡几个回来。”。

我们小区果树多多,枇杷开摘的时候,橘子树还在开花,现在要到橘子成熟的时候了。橘子长得真快,几天不见橘子都已经长大,现在就等着变黄收获的时候了。小区的橘子树很多,小区的橘子树的橘子口感还不错,虽然每年会引来很多外来客光顾我们小区收集橘子,小朋友们还是可以摘到被遗漏的橘子。虽然橘子还没有收获,很多橘子已经被摘下来成为小朋友的玩具,庆兔兔捡到的橘子就是战斗结束的剩余战利品。

庆兔兔说:“弟弟会把橘子放在嘴里吃的。”,外婆说:“橘子擦一下就不要紧了。”,庆小兔果真拿着橘子就放进嘴里啃。

妈妈用手指着庆小兔的脸跟姨妈说:“会不会小九出疹子呀?”,庆小兔脸上有一小块红色的斑点,但是现在搞不清楚是不是被蚊子叮的还是出疹子了。

吃饭,妈妈抱着庆小兔,庆兔兔一个人在隔壁桌子上转动上边的转盘桌子面,外婆说:“庆兔兔,吃饭吧。”,庆兔兔说:“我要跟着妈妈一起吃。”,姨妈说:“饭早吃晚吃都要吃,妈妈是没有功夫吃,你是不想身体好了是不是?”,庆兔兔这才同意吃饭。

吃完饭我抱着庆小兔就回来了,庆小兔确实有一点瞌睡了,回到家一点五十分庆小兔就睡着了。

庆兔兔回到家问:“妈妈,我可以不可以看电视?”,妈妈说:“弟弟在睡觉,睡觉起来我们再看电视。”,庆兔兔说:“讨厌。”,妈妈马上沉下脸用手指着庆兔兔说:“你怎么说话的。”,庆兔兔马上说:“我不说了。”

两点半庆小兔醒了一会,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没有长时间地安静一会,庆小兔经常哼哼唧唧地,姨妈说:“小九,你怎么了,生病了几天就怏兮兮地不行了。”。姨妈在庆小兔脸上看了一会说:“好像小九是出疹子了,你看这里也有红点点。”,外婆说:“那是不是药就不要吃了?”,姨妈说:“那些药就是抗病毒的药还是要吃的。”,我说:“退烧药就不要吃了,只有让烧把病毒逼出来就好了。”。

庆小兔哭哭兮兮地把《小儿解感颗粒》喝了,喝完药的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就睡着了。

三点半庆小兔醒了,庆小兔已经愿意能够自己坐在那里玩了,四点五十分感觉到庆小兔在屙巴巴,打开尿不湿,尿不湿里已经有了许多稀巴巴。妈妈给庆小兔洗屁股,发现庆小兔的屁股上边有一些巴巴已经干枯了,妈妈说:“也不知道小九是什么时候屙了巴巴的。”。

庆兔兔看电视《滚滚玩具-恐龙馆》,电视内容没有什么不妥,其实就是一个卖玩具的广告片。两个小学生就是一台戏,道具就是商家要卖的玩具。打开包装盒里面有一个没有涂色的恐龙模型,包装盒里还有各种用得着的颜料,有调色盘和一支水彩笔。告诉孩子怎么调配颜色,怎样完成一个恐龙的着色,最后讲了一些关于恐龙的知识。

尽管庆小兔愿意跟着我玩,但是只要看见妈妈从旁边经过,或者听到妈妈说话的声音,庆兔兔就会眼睛盯着妈妈,嘴里发出撒娇的声音。

洗衣机的怠工,让我们全家人去姨妈家洗澡洗衣服。今年虽然没有大风大浪,小小的风波还是接二连三。卫生间防水漏水,XX电冰箱散热管锈蚀穿孔,又是XX洗衣机的一次一次的停工大修。

回来妈妈又在给庆小兔喂药,看着妈妈急匆匆地进进出出,我只知道妈妈在给庆小兔喂药,妈妈给庆小兔喂什么药,给庆小兔喂多少,我浑然不知。我说:“发烧快要好了,不要再让小九吃那么多药。”,妈妈没有啃气。当妈妈又一次出来拿药的时候,我说:“小九年龄太小,吃了太多的药会把肾脏吃坏的。”,妈妈一样没有听见。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