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64中国的巴学园

2017-10-14 07:14 | 宝宝成长

2264二十六日星期六阵雨转小雨28~24PM2.5-59

中央电视台9记录频道连续播放的《零零后》,重新燃起我对《窗边的小豆豆》兴趣,《窗边的小豆豆》是几年前妈妈买的系列图书其中的一本,粗略看了一下颇有启发,不是所有的孩子的都毕恭毕敬,被学校拒之门外的孩子未必都不能成材,一个被学校视为异类的小豆豆,在《巴学园》重获新生,关键是她遇见了恩师,遇见了不一样的教学体制。

没想到中国人也模仿建立了《巴学园》,《巴学园》竟然是是《国家十一五》科研规划。教育制度的改革已经刻不容缓,学校应该是培养人才的摇篮,学校不是成批制造机器人的加工中心,现在的学校要求学生要听话,考核学生的唯一标准就是分数。

那么多社会精英有多少是经过名牌大学深造的,如果把他们送回学校考试未必都会成为学霸,又多少学霸能够进入国家的最高层,有多少高考状元成为各行各业领军人物。

人无完人,但是也没有一个人一无是处,几乎没有几个人一事无成。成就,不见得就是当领导,成功,并不是一定当老板,只要每一个人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位置,能够为我们的国家发光发热,这个国家就会欣欣向荣。

分数至上,相貌取人,将会扼杀多少特殊人才。

学校是发现不一样,学校是培养各种各样的人才,学校不能成为过滤机,学校也不是剔除异类学生分拣机。学校要不拘一格选人才,学校应该是百花齐放满园春色。花园里要有参天大树,也要又绚丽夺目的鲜花,更不能没有绿油油的小草。

《巴学园》并不是培养特殊人才的学校,但是《巴学园》却告诉人们一个道理,很多被学校不认可但是也不是弱智的孩子,经过不一样的教育可以成为一代名人。

我最先知道《巴学园》是看了黑柳彻子的书《窗边的小豆豆》,书中的小豆豆就是在这个学校读的书,也就是书中作者黑柳彻子上学的地方,小豆豆就是黑柳彻子自己的亲身经历。一个以废弃的电车作为教室。没有固定的座位,孩子们每天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情和方便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座位。没有固定的课表,从第一节课开始,老师就把当天要上的所有的课和每一节课所要学习的所有问题点写在黑板上,然后老师说:“下面就开始上课了,从你喜欢的那门课开始吧。”。在巴学园,孩子们从来不要求排排坐吃果果,也没有要求孩子们规规矩矩地走路,在教室里也没有要孩子们安安静静地听课,没有那么多不许这样不许那样,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清规戒律。但是在这里孩子们是在玩耍中不知不觉地就学习了很多知识,这些都深深地刻在了孩子们的脑海里。

《巴学园》就是这么一所不一样的学校,一所让许多被学校不认可孩子的家长想往的学校。小豆豆就是一个被其他学校遗弃的孩子,但是小豆豆幸运的在这个不正规的学校里度过了童年。在美国的轰炸机下,《巴学园》消失在版图上,《巴学园》存在了仅仅八年时间。

无意中发现在中国也有了《巴学园》,在中国也叫《学生注意力训练中心》,是国家十一五科研规划重点课题课程。中国的实践基地《巴学园》是在东北,是一个规模最大的专业训练中心,中心十二名高级训练师均为国家心理咨询师,平均学历为研究生学历。

但是电视上的《巴学园》却是在北京,《零零后》没有刻意编撰,没有加入人为的修饰,就是一片活生生的孩子们的生活。但是要想把《巴学园》搬到我们现在的学校里,那不是一代两代人的事情,也可能我们就不可能看到《巴学园》开花结果。

七点五十分才听见妈妈的屋里有动静,外婆进屋听见庆小兔轻微的哭声,一会外婆抱出庆小兔,庆小兔不哭了,姨妈抱着庆小兔一样没有哭。当外婆妈妈给庆小兔洗澡的时候庆小兔哭了,是那种不卑不亢的哭声,换衣服庆小兔一样在哭,可能是庆小兔不舒服。

妈妈说:“小九还在发烧,刚刚测量了温度是三十八度九。”。

我接过庆小兔,庆小兔不断地饶头,我说:“我们小九的头是不是很疼呀?我们的小可怜什么时候才能好呀。”,庆小兔有时候还不住地拍打着我的身上,可能庆小兔确实很不舒服。外婆抱过庆小兔,我说:“小九,笑一下。”,庆小兔看着我无力地偏着头,看着庆小兔想笑,又勉强有一点笑容,我说:“你发烧几天已经那么怏兮兮的了,明天你可能就会好一点了。”。  

外婆给庆小兔冲《小儿解感颗粒》,外婆跟妈妈说:“那个会使小九吐的药就不要喝了。”,妈妈说:“已经吃了那么多药,好吧,那个药就不要吃了。”。看见外婆端着药过来,庆小兔轻轻地哼起来,我说:“我们喝了药就会好起来的。”,我将庆小兔平躺下来,庆小兔着实不想喝药,吸管里的药刚刚送进嘴里,庆小兔就呛了一下,外婆说:“把小九扶正一点。”。外婆喂药,庆小兔就一直在哼哼,庆小兔的嘴一张呕出不少咖啡色的药液来,擦干净流出来的药液继续喝。

我说:“我带小九出去转去。”,外婆说:“今天妈妈要带着他们去姨妈家。”。

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一会外婆说:“小九屙了,小九的巴巴有一点中药的颜色。”,妈妈说:“会不会把刚刚吃的药屙出来了。”,外婆说:“不会,这个可能是昨天喝的药。”。

人的消化过程由口腔起始,固体食物在口腔内经咀嚼被磨碎,然后经舌头搅拌与唾液混合形成食团,经食管进入胃。小肠是消化和吸收营养的主要场所,食物在小肠一般停留约八个小时,食糜在小肠经化学和机械消化,使消化作用全部完成,营养物质被人体吸收,难于消化的食物残渣由小肠进入大肠;大肠吸收水份后形成粪便,再由直肠排出体外,粪便在直肠停留的时间可因人而异,但是绝不会是这边吃完马上就会屙出来。

天一改昨天的阴晦,云还是遮天蔽日,太阳没有露面,阳光羞羞涩涩地抛洒到大地。屋里的温度已经凉爽宜人,再没有那种热气腾腾的感觉。

吃午饭的时候外婆跟姨爹说:“《磷酸奥司他韦颗粒》我们查了这种药不是中药而是是西药。”,我查了,《磷酸奥司他韦颗粒》主要成份为磷酸奥司他韦的化学制剂,我非常忌讳西药,不是在非常时期,不是危险时刻,我不会轻易使用西药的。西药确实效果神奇,但是西药只是针对某种病菌,人体的特有的状况有针对性使用的,西药多多少少都会产生或多或少的副作用。尤其对于孩子,不是必须急救,能不用西药最好不用西药。就是发烧这样令家长提心吊胆的疾病,能够不用还是尽量不用。就是西方的医院,就是高鼻子蓝眼睛的医生,一般对发烧的病人都是建议多喝水,顺其自然。

《小儿解感颗粒》是一副中药,《小儿解感颗粒》成分是大青叶、柴胡、黄芩、荆芥、桔梗、甘草,中药与食物同源,中药只是根据人的观言察色和脉象纠正疾病所表现的阴阳偏盛或偏衰的,使人体恢复抵抗力,达到杀灭或抑制细菌的生长繁殖,促进人体新陈代谢功能,恢复或重建脏腑功能的协调,从而达到医治疾病的功效,所以吃中药我相对还是比较放心的。

我说:“看了《磷酸奥司他韦颗粒》说明,《磷酸奥司他韦颗粒》发生率高的不良反应包括恶心、呕吐、支气管炎、失眠和头晕,这种药尽量不要吃,更不能轻易给孩子吃。”,姨爹说:“医生在一定的条件下是可以超范围用药的。”,我说:“超范围用药应该没有问题,没有人尝试就不可能发现新的治疗方法。但是孩子不一样,孩子是不允许试验用药的,就是在成年人身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给孩子吃药要慎之又慎。何况这个使用说明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一岁及一岁以上的孩子适应。”。

五点钟门铃响了,庆兔兔庆小兔从姨妈家回来了,庆兔兔进门就说:“外公。”,庆兔兔又到厨房找外婆说:“外婆,我们回来了。”。我接过庆小兔,感觉庆小兔好像没有发烧。

看见姨妈从旁边走过,庆小兔哭丧着脸看着姨妈,庆小兔一下子扑向姨妈。妈妈问姨妈:“小九是不是还在发烧了?”,姨妈说:“没有发烧。”,听见妈妈的说话声音,庆小兔马上立竿见影,庆小兔哭哭兮兮地看着妈妈,妈妈说:“不要哭了,妈妈来抱。”。

妈妈抱着,庆小兔只是安静一会功夫,我把庆小兔抱过来,庆小兔就哭哭兮兮地,庆小兔就哭着到处找妈妈,姨妈接过庆小兔,庆小兔还在找妈妈。妈妈抱过来,庆小兔趴在妈妈身上,但是庆小兔还是哼哼唧唧地哼着,妈妈把庆小兔抱到外边,庆小兔马上不哭了,妈妈说:“外边太热了,我们还是呆在家里吧。”,刚刚把门关上,庆小兔的脸马上就变了样。

可能是今天妈妈和姨妈抱了庆小兔一天,所以庆小兔对妈妈姨妈多了一份感觉,庆小兔想妈妈抱,庆小兔确实想睡觉,庆小兔就一直哭哭兮兮,妈妈怎么哄也哄不住庆小兔。

我拍拍手要庆小兔过来,庆小兔还把头扭到另外一边,来回几次后,庆小兔还是选择了我。听着我的歌声庆小兔慢慢地闭上眼睛。庆小兔好像是退烧了,最起码当时庆小兔身上感觉不到很热,庆小兔身上就好像出过汗,又被风扇吹过的感觉,手摸在庆小兔的身上湿漉漉又凉丝丝的。

庆小兔放不下来,放下庆小兔就哭哭兮兮的,抱起来庆小兔继续睡觉。

中央一台播放《加油向未来》,这个其实就是一个真实版的十万个为什么,对于孩子来说就是学习增长知识的电视节目。

吃饭的时候庆兔兔一边吃饭,一边听手表里的故事《科学知识》。

六点四十分庆小兔醒了,庆小兔就一个劲地哼哼,但是我好像听到庆小兔在喊妈妈,庆小兔哼哼唧唧语句很长,但是语句里包含很多类似于妈妈的发音。

妈妈跟外婆说:“磨基山小学已经分班了。”,外婆问:“庆兔兔是分在哪一个班呀?”,妈妈说:“庆兔兔,你记着,你们班是一零六班,你们的老师姓张,所以那天报名去看见老师要叫张老师好。”。

给庆小兔喂《小儿解感颗粒》。

姨妈说:“庆兔兔,姨妈姨爹去江边玩,你去不去呀?”,庆兔兔说:“我不,我要和小九一起出去。”,七点钟妈妈抱着庆小兔,庆兔兔骑着扭扭车去了小广场,外婆带着水跟着去了小广场。

我从外边回来,外婆抱着庆小兔坐在大床上,庆小兔手里拿着摇铃一声不吭地在玩着。我在后边喊了一声:“小九。”,庆小兔转身看见我,庆小兔马上身子扑倒冲向我的这边来了。

我抱着庆小兔,外婆拍拍手要庆小兔过去,庆小兔马上把脸转向一边,外婆也来到另一边,庆小兔马上调转方向,外婆又转过来,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带着哭腔趴在我的肩膀上。外婆说:“外公,没有回来,你就要外婆,外公回来了,你就不要外婆了。”。

我把庆小兔放在游戏桌跟前,庆小兔两个手就开始按游戏桌上的按钮,庆小兔不再是单一的拨转轮,而是所有的可以发声的按键都要按几下。外婆说:“小九,你玩的还挺痛快。”,庆小兔对着外婆就叽哩哇啦说话,庆小兔好像已经忘了自己还在生病,最起码自己曾经是一个病号。

我问:“小九还烧不烧?”,外婆说:“小九已经不烧了,刚刚量了一次体温,温度是三十六度八。”,我想发烧不可能那么快好,但是我也想庆小兔明天不会再发烧。

九点二十分庆小兔跟妈妈进屋睡觉了。

外婆说:“这一次庆兔兔和奇兔兔分在一个班,妈妈在磨基山的同事的女儿也在这个班,妈妈说,她的同事女儿在哪里,庆兔兔就在哪里。妈妈说,玉兔兔一零七班,壮兔兔被分到一零五班了。”。

十点钟了,我正在晾衣服,突然听见庆小兔大哭,我问:“是不是小九又发烧了。”,外婆进屋去看,妈妈说:“我在给小九肛门里送药,药还没有送进去,小九巴巴流了出来。”。

外婆拿了盆子进屋给庆小兔端巴巴,妈妈在大声喊:“小九的巴巴弄到我身上了。”,我拿着毛巾纸巾进去,妈妈说:“外婆身上也弄了很多巴巴。”,外婆的裤子上一片含有药的颜色的巴巴。

我和外婆给庆小兔洗屁股换衣服,妈妈给姨妈打电话:“小九又发烧了,我怎么往小九肛门里送药,怎么送不进呀,我又不敢用劲,不知道要送多少深。”,姨妈说:“往肛门里送药,要叫小九侧着身子,孩子趴在那里非常紧张,所以就不好往里送。”。

妈妈有一点急于求成,发烧有一个循环渐进的过程,只要不是烧的温度太高,就不要用药进行干预,如果已经超过了红线,这才需要到医院去找医生。

幼儿体温在三十八度六以下不宜应用退热剂,这个道理妈妈知道,当庆小兔体温超过三十八度六的时候,妈妈也是用退热贴,用温水给庆小兔擦拭降温。当庆小兔的体温到了三十九度三的时候,妈妈的思维就开始乱了起来,妈妈已经手足无措,庆小兔的持续发烧,也烧伤了妈妈的心。当第二天庆小兔的体温再上到三十九度二的时候,妈妈已经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亟不可待地去医院,找医生找专家,开了药还是开药,一个医生不放心,一种药怕不行,两味药妈妈也觉得不可靠。整个晚上几乎都是抱着庆小兔睡觉,一个人在房间里抱着庆小兔在转圈。

外婆也一样,怕庆小兔凉着了,怕庆小兔烧不退,外婆成了天天夜不能寐,每天不到半夜两点钟外基本上是睡不着觉的,天不亮,外婆就在床上翻过来折过去的睡不着。庆兔兔庆小兔两个人血脉相连,庆兔兔每天看见庆小兔都要问一声:“小九,哥哥回来了,小九你好了没有?”,庆兔兔跟外婆说:“外婆,我昨天夜里做梦梦到小九了。”。我一样不可能置身事外,我的心一直吊在空中,抱着庆小兔,看着庆小兔难受的模样实在令人心痛,不过我的头脑里还留有一丝清醒。可能我是男性,也可能我和小九是隔代亲,我没有妈妈那样手忙脚乱。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