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62小九发烧了

2017-10-12 06:35 | 宝宝成长

2262二十四日星期四阵雨转小雨33~25PM2.5-43

半夜里雨哗哗哗地下着,楼下的雨棚也在滴滴答答地响着,隐隐约约中听见庆小兔在哭。夜里醒了几次,除了雨声,同样雨声中还可以听到庆小兔的哭声。夜里庆小兔哭几声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是今天只要我醒了就听见庆小兔的哭声却不多见。

五点三十分,外边还没有天亮,外婆说:“小九夜里好像一直在哭。”,我再仔细听,虽然外边的雨声很大,还是能够勉强听到庆小兔的哭声,外婆连忙起身去妈妈的房间,一会外婆回来了,外婆说:“妈妈说,她来管,要我们先睡觉。”。稍微安静了几分钟,庆小兔的哭声再起,我起来了,我推开房门,妈妈抱着庆小兔在房间里转圈,庆小兔在轻轻地哭泣,妈妈在轻轻地哼着小调哄着庆小兔,庆小兔额头上贴着退烧贴。我说:“你把小九给我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妈妈说:“还是我来了吧,你们先去睡。”,我说:“快六点钟了,我已经睡不着了。”,妈妈没有把小九给我。

从妈妈空调房间出来,马上感到客厅里热气腾腾,打开所有的窗户,一股清凉的空气从窗外涌入,很快冲淡了屋里的一部分热气。

庆小兔还在哭,我再次进屋去接庆小兔,妈妈看看时间说:“那我再睡一会。”。庆小兔怏兮兮地看着我,于是我打开电视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走。

妈妈临走说:“小九昨天晚上就有一点小闹,夜里两点钟就发现庆小兔发烧了,那时候是三十七度八,四点钟再给小九测量体温已经三十八度五了。今天上午如果温度继续升高,体温上到三十八度六,就要给小九喝退烧药美林了。”。

外婆起来给庆小兔洗澡,洗澡庆小兔还是非常怏兮兮的,虽然庆小兔也笑,但是庆小兔笑的有一点勉强。我打开手机播放英语,外婆说:“你的这个太吵了。”,我只好把手机关了。庆小兔夜里是睡在空调房里的,庆小兔睡觉都是长衣长裤,我说:“现在小九在发烧,给小九穿少一点吧。”,外婆说:“屋里现在开的是空调,把他吹感冒了怎么办?”,我说:“发烧就要想办法散热,你怎么还要给他穿衣服。”,外婆说:“发烧人不是感到冷吗?冷了就要加衣服。”,我说:“现在是什么时候,屋里开了空调也在二十八度左右,一般很多男同志都是光脊梁,小九现在是发烧,还要穿那么多。”。外婆说:“是不是给小九喝一点美林。”,我说:“药又不是随便喝的,尤其是发烧药不能随便用的。”。

最后外婆给庆小兔穿一件背心。

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很快庆小兔身体沉重起来,庆小兔的头很快歪倒在我的肩膀上。

去姨妈家接庆兔兔,庆兔兔已经洗脸刷牙,庆兔兔已经吃完饭了。庆兔兔说:“我今天还没有看电视。”,我说:“弟弟今天发烧,现在弟弟已经睡觉了,你回去的时候就要小声一点。”,庆兔兔问:“小九感冒了吗?”,我说:“是的,所以一个人要有一个好的身体,要有正常的作息时间,要按时定量的吃饭,这样才能有一个强壮的身体,就不容易感冒发烧,就是生病了也很容易恢复。”。

庆兔兔回来,庆兔兔就在庆小兔的耳朵旁边轻轻地说:“小九,你生病了,哥哥回来了。”,听见庆兔兔回来了,庆小兔睁开眼睛,于是我抱着庆小兔下楼,外婆说:“小九发烧,不要走远了。”。

天上布满了稀薄的云彩,云彩留给蓝天的空隙少之又少,太阳的光芒也不能尽情潇洒。

下楼就碰见胖哥哥刚刚出门,我用手指着庆小兔的额头说:“我们今天也发烧了,你们发烧好了没有。”,玉兔兔外婆说:“哥哥的发烧已经好了。”,胖哥哥看着庆小兔,庆小兔一样看着胖哥哥,庆小兔在发烧,我也不能把庆小兔抱近胖哥哥,于是我抱着庆小兔离开了。

今天没有打算到大街上,更没有想到去瑞丰超市,我就抱着庆小兔在小区里转圈。楼后池塘的草地里有一对母女在放牧一只大白兔,于是这就是今天的庆小兔视觉盛宴。庆小兔没有要求走近大白兔,我就跟庆小兔讲:“这是小白兔,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爱吃菜,蹦蹦跳跳真可爱。”。

到底是庆小兔发烧身体不适,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不愿意看了,我说:“不愿意看,我们就回家吧。”。

回到家,外婆准备出去买菜,外婆说:“庆兔兔,你要不要跟外婆出去买菜呀?”,庆兔兔说:“我不想出去。”,外婆说:“在家里有什么事情,你跟着外婆出去转一圈。”,庆兔兔说:“反正我不想出去,我在家里陪小九玩。”。

有了庆兔兔,小九的时间就好消磨多了,庆兔兔也有了一个不是伴的伴,两个人玩玩具,庆兔兔逗庆小兔笑,庆小兔也看着庆兔兔在笑。庆兔兔说:“我来抱小九一下。”,庆兔兔两个手抱着庆小兔,庆兔兔左右在用力地晃着庆小兔,庆小兔今天没有哈哈大笑,庆小兔这是静静地任由庆兔兔在摇动着。庆兔兔说:“小九已经好了一点了。”,我说:“你怎么知道的?”,庆兔兔说:“我摸了他额头一下。”。

庆兔兔现在越来越喜欢抱庆小兔,庆兔兔每天都要抱庆小兔好几次,庆小兔也要庆兔兔抱,庆小兔非常享受庆兔兔对自己的爱。

感觉庆小兔温度没有那么高了,我给庆小兔又测量体温,还是三十八度四,可能是开空调的缘故。

庆兔兔在看书,庆小兔把一个玩具扔到庆兔兔的跟前,庆兔兔笑着说:“小九,你给我吓一跳。”。庆兔兔拿了一盒彩色黏土出来,我说:“庆兔兔,这个你不能在小九跟前玩,你这些东西会被弟弟吃到肚子里的。”,庆兔兔说:“那我去小房间里玩。”。庆兔兔用彩色黏土做了一个小猫、一个老鼠、一头狮子。这些动物不是庆兔兔做的,庆兔兔只是捏了三个圆柱形,彩色黏土里有现成的狮子老鼠小猫的塑料片,只要把这些塑料片安装在黏土圆柱体上就可以了。

庆兔兔今天看的电视是《巴菲特神秘俱乐部-1汽水也怕巷子深》,这个是一个不错的儿童节目。是在引导孩子都怎样在生活中灵活运用学到的知识,怎样解决在日常生活中出现的和经济有关的问题。今天这一集就是讨论了《为什么一个很好的汽水为什么卖不出去》,通过对市场的调研,找出问题的所在,很快汽水销售一空。

九点钟我抱着庆小兔睡着了。

庆兔兔说:“外公,我做的那些东西呢?”,我说:“你自己的东西找不到,你问我干什么?”,庆兔兔说:“我刚刚给你看了。”,庆兔兔是在找自己的黏土动物。

庆兔兔给妈妈打电话:“妈妈。”,妈妈说:“你现在在哪里呀?”,庆兔兔说:“我现在在家里,我已经洗完脸吃完饭了。”,妈妈问:“小九现在好吗?”,庆兔兔说:“小九好了一点,小九现在已经睡觉了。”,妈妈说:“你把电话给外婆说。”,庆兔兔说:“我来跟妈妈说。”,妈妈说:“你让妈妈先跟外婆说一会你再跟妈妈说。”,妈妈问外婆:“现在小九怎么样呀?”,外婆说:“刚刚外公量了,小九是三十八度四,早上量也是这个温度,要不要给小九喝美林呀?”,妈妈说:“还没有到三十八度六,不能随便个他喝药,小九是不是抱着睡的。”,外婆说:“现在就在外公的身上。”。

庆兔兔的电话又拨通了,妈妈问:“干什么呀?”,庆兔兔说:“我就是想和你说话,妈妈你还好吗?”,妈妈说:“小九今天不舒服,你要好好地照顾好弟弟,陪弟弟玩。”,庆兔兔说:“我早上一直在跟小九在玩。”,妈妈说:“你表现的不错,妈妈还在上班,再见,拜拜。”。

庆兔兔在说:“小九,你醒了。”,外婆说:“小九,你已经睡好了。”,我看钟这时候刚刚九点三十五分。外婆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不尿,外婆刚刚坐下,庆小兔的尿就喷了出来。

喝水,奶瓶成了庆小兔一个玩具,我说:“小九,发烧了要多喝水。”,庆小兔扭过头咬一口奶嘴,马上又把头转过去,我再说,庆小兔再转过来咬一下奶嘴,庆小兔竟然把喝水当做游戏。

外婆给庆小兔冲米糊,外婆说:“他发烧可能胃口不好,不想吃饭。”,外婆少放了一点米粉。庆小兔看见米糊马上兴奋起来,庆小兔嘴里哇哇乱叫,整个身体就趴向米糊碗。

外婆给庆小兔才喂了一点米糊,外婆说:“小九又尿了,小九把我的衣服尿湿了。”,我连忙拿了拖把去擦尿,外婆说:“像这样我一天要换几件衣服呀?”,我说:“没有办法,他今天发烧,一会我们在他的屁股上垫上布尿布。”。

庆兔兔突然说:“谁在喊我?”,庆兔兔走到窗户跟前,窗户太高,庆兔兔蹦起来往外边喊:“你们谁在喊我?”,庆兔兔看不见外边,外边的人也看不见庆兔兔。庆兔兔连忙跑到飘窗上喊:“是谁在喊我?”,对面杨小跳说:“庆兔兔,是我,杨小跳。”,庆兔兔说:“杨小跳,你在哪里呀?我怎么看不见你?”,杨小跳说:“我在这里。”,杨小跳始终不露庐山真面目,庆兔兔说:“我看不见你,我去你家好不好。”,于是庆兔兔去了杨小跳家。

外婆给庆小兔喝水,庆小兔根本就不张嘴,庆小兔一直用手把奶瓶推开。外婆把冰箱里的退热贴重新贴到庆小兔的额头上,我扶着庆小兔的头让外婆贴,我发现庆小兔的头还有一点烫。

庆小兔开始哭了,刚刚开始只是小声的哼哼,很快哭声变大,接着就变成嚎啕大哭。我用手抚摸着庆小兔的脊背,我说:“我们小九生病了,我们小九不舒服,我们在屋里走一会,外公轻轻地晃晃你。”,庆小兔反而越发哭得惊天动地,庆小兔哭的我的心毛毛的。

我拿了水银温度计给庆小兔测量体温,庆小兔温度上升到三十八度七,庆小兔的体温越过红线,外婆给庆小兔喝了布洛芬混悬液。

喝完药的庆小兔很快就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一会庆小兔就哭了,抱着滚烫的庆小兔我的心都悬了起来,这次发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痊愈。

这时候中央台纪录频道还在上演《零零后-4》,这是一个不错的节目,我们需要天才,我们需要国家栋梁,但是我们更需要这些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普通民众,他们就是生活,他们就是代表一个时代,没有这些高素质的劳动大军,中国的现代化不可能这么快,也不会走的这么远。

刚刚还艳阳高照,我们把衣服全部晾了出去,突然外婆从厨房冲出来说:“下大雨了。”,我这时候才发现外边已经大雨倾盆,天色暗的怕人,等外婆把衣服收回来,外婆摸着衣服说:“衣服拿出去的时候已经快干了,现在又像刚刚洗过的衣服。”。

雨声,说话声,庆小兔被惊醒了,庆小兔哼了几声,我过去拍庆小兔,庆小兔竟然哭起来,我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就在我的怀抱里继续睡。

十一点钟庆小兔醒了,庆小兔已经能够自己玩了。外婆突然说:“小九怎么头上都是汗?”,我再看庆小兔头发已经被汗浸湿了,庆小兔的头皮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细微的汗珠,可能这是庆小兔刚刚喝药的缘故。外婆倒来温水,外婆给庆小兔擦汗,庆小兔脸上额头上,庆小兔的胳膊上都是汗珠。

快到十二点钟庆兔兔被电话催了回来。

出了汗,庆小兔的精神明显好多了,庆小兔开始玩玩具,庆小兔开始和庆兔兔开始一起疯。

当妈妈回来的时候,听见庆兔兔在喊妈妈,庆小兔的嘴就瘪了起来,庆小兔马上放声哭了起来。妈妈说:“小九,你就这样想妈妈呀?我们小九还发烧不发烧呀?”,外婆告诉庆小兔上午的情况。

妈妈说:“今天下午我没有请假。”,外婆说:“无所谓,你不在家我们能够照看小九的。”,妈妈说:“下个星期庆兔兔还要去报名,我还要请假,老是请假,我怕领导看着不舒服,弄不好又要给小鞋穿。”。

妈妈要上班了,外婆说:“不要让小九看见妈妈。”,我把庆小兔抱到小房间里玩。庆小兔趴在床上,自己在床上到处爬,不过庆小兔目前爬还是非常吃力,看着他手和脚在拼命地划动,路却像一个蜗牛一样,半天也爬不了五厘米。有时候庆小兔为了一样玩具要爬好几分钟,最后庆小兔放弃努力,两个眼睛看着我,我故意不去注视庆小兔,庆小兔接着继续爬,一直到庆小兔最终失去耐心。

庆小兔好像退烧了,庆小兔的头不再那么火烫了,庆小兔的精神要好了许多。庆小兔自己找玩具,庆小兔一个人玩玩具。一个上发条的青蛙,庆小兔放在嘴里五六分钟,庆小兔不厌其烦地放进嘴里,然后拿出来看看,重新再放进嘴里品尝味道。

庆兔兔从房间里出来,庆兔兔问:“我的手表呢?”,我以为庆兔兔要给手表充电,我说:“手表在那里,拿了手表赶快睡觉。”,庆兔兔走进外婆睡觉的房间。

两点钟庆小兔把青蛙扔了,庆小兔扭转身体看着我,庆小兔不愿意再玩了。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开始轻轻地哭起来,这是最近庆小兔睡前的信号。我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走,我给庆小兔唱歌谱,庆小兔哼哼唧唧的声音变成大哭。外婆从房间里出来,外婆气氛地说:“庆兔兔拿着手表一个劲地调故事,弄得我也睡不着。”,看见庆小兔在哭,外婆伸出手接过庆小兔,我想外婆可能抱可能会好一点,我就把庆小兔递给外婆。

我进屋去看,庆兔兔和趴在床上听故事,我说:“庆兔兔,你不是说给手表充电吗?”,庆兔兔说:“我没有说给手表充电,我是想听故事。”,我说:“中午睡觉,你听什么故事,你弄得外婆也没有睡好觉。”,庆兔兔连忙把手表扔到一旁。

外边庆小兔并不领外婆的情,庆小兔拼命地鬼哭狼嚎,我重新把庆小兔抱过来,我说:“现在是外公抱了,你不要哭了,我们睡觉。”,没想到,刚刚庆小兔还不听我哄,现在庆小兔马上偃旗息鼓睡着了。

三点钟庆小兔哭起来,外婆把庆小兔抱起来,外婆一直抱到四点钟庆小兔醒了。外婆说:“小九是不是又烧了。”,我去拿水银温度计,外婆说:“就用那个温度计。”,我说:“平时用一下还可以,如果是吃药还是要用水银温度计。”,经过测量体温是三十七度九。

喝水,只看见庆小兔嘴在动,奶瓶里的水没有看见消退多少,接着外婆给庆小兔喂米糊。两口米糊下肚,庆小兔的屁就响了,外婆说:“要屙巴巴了。”,端巴巴,庆小兔很快就屙了巴巴。

庆兔兔四点二十分起来,庆小兔一边吃着米糊,一边看着庆兔兔。

五点钟庆小兔有一点闹,水银温度计有一点不是很好看。外婆看了好一会才说:“好像是三十八度五,要不要吃药呀?”,我说:“妈妈马上就回来了,让妈妈看一样温度计再说,吃退烧药还是小心一点,能够不吃最好不吃,外国医生一般是不建议轻易吃退烧药的。”,外婆说:“你没有听说,一个移民美国的中国人孩子去医院看病,已经发烧很高了,医生不给看退烧药,结果孩子第二天就死了。”,我说:“只能说这个医生经验不足,也可能这个医生没有责任心,没有仔细了解孩子的其他病症,让孩子错过最佳抢救机会。”。

妈妈回来了,庆小兔看见妈妈,庆小兔的脸马上沉重起来,庆小兔瘪着嘴。脸上显出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妈妈说:“等妈妈冲一下脚,换一件衣服就来抱你。”,庆小兔没有哭,只是轻轻地哼哼着。庆兔兔说:“小九,哥哥来抱你。”,庆小兔马上就俯下身子伸出手。庆兔兔抱着并不舒服,但是庆小兔还是要庆兔兔抱,一会功夫庆兔兔抱了庆小兔三次。

外婆拿了温度计说:“这个温度计太不好看了。”,妈妈看了温度计说:“你看,那么明显三十八度六,小九上午是什么时候吃的药?”,外婆说:“上午是十一点钟吃的药。”,妈妈说:“已经六个小时候了,这种药六至八小时吃一次。”。

六点钟庆小兔又屙了一次巴巴。

七点钟妈妈洗完澡睡觉,庆小兔哭哭兮兮地也睡了半个小时。

八点钟庆小兔又一点发烧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