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52外婆病了

2017-09-30 06:18 | 宝宝成长

2252星期多云31~29客厅最高温度27PM2.5-43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没有大雨落幽燕,也没有白浪滔天,连着几天的绵绵细雨,萧瑟秋风今又是,热浪酷暑悄悄地离开我们身边,昨天夜里睡觉已经感到一丝凉意。

妈妈又要上班了,庆兔兔从这个星期开始架子鼓跆拳道也都正式放假了。

昨天晚上我从外边回来,庆小兔坐在床上和外婆对面坐着,外婆拍着手唱着《卖报歌》的歌谱,庆小兔看着外婆拍手,庆小兔听着外婆唱歌,外婆说:“小九,你现在还像一个人,你闹起来就哭哭啼啼的。”,我说:“小九这样已经不错了,该玩的时候玩,该睡的时候睡,你不能要求小九跟大人一样呆在家里一动不动地,他还是一个孩子,他要玩,他要和别人交流,庆兔兔在家里他不就玩的很好吗。”。庆小兔看见我过来,庆小兔脑袋就像一个拨浪鼓一样来回转动起来,庆小兔看着外婆笑一笑,然后转过头又朝着我笑一笑,庆小兔的笑不是微笑而是带声音的大笑。

我说:“小九,爬,爬到外公这里来。”,庆小兔好像听懂一样,庆小兔一下子扑倒在床上,庆小兔两条腿猛地收缩,然后两条腿猛地往后一蹬,庆小兔整个屁股撅起来,身子往前冲一点,关键是庆小兔的胸部还没有抬起来,庆小兔的胸部在床上摩擦,庆小兔是在移动,但是庆小兔不是爬而是在拱。就这样拱庆小兔很快就移到床边我的跟前。

七点二十五分听见庆小兔在轻轻地说话,我来到庆小兔的房间,庆小兔趴在床上抬着头看着我,我说:“小九你醒了?”,庆小兔的屁股就一拱一拱地往我跟前拱来。

七点半我去接庆兔兔回来,庆兔兔还光着屁股在睡觉,我问:“庆兔兔,你多大了,怎么还光着屁股睡觉?”,庆兔兔头也没有抬,庆兔兔眼睛也没有睁开说:“我的裤衩小了。”,我说:“不是妈妈刚刚给你买了新裤衩了吗?”,庆兔兔说:“我的小裤衩在家里没有拿来。”。我说:“快一点起来,小九早就起来了,外公还要回家带小九出去转圈呢。”,我急,庆兔兔并不急,我说:“外婆腰不好,外婆抱不动小九的,你动作快一点。”。

杨小跳就好像就在窗户跟前等着庆兔兔,庆兔兔刚刚从墙角转过来,杨小跳的声音已经来到跟前:“庆兔兔,你来不来和我一起玩。”。

外婆抱着庆小兔已经站在窗户跟前张望着,我们刚刚上楼,外婆抱着庆小兔已经迎候在门外了。外婆说:“今天小九屙了好多巴巴,尿不湿上都糊满了,妈妈说,早上的时候小九有一点闹,可能是小九屙巴巴了,今天的巴巴一次都屙出来,小九肯定不舒服。”,我说:“小九,你今天怎么把巴巴屙在尿不湿里了?”,庆小兔看着我就是一个劲地微笑。

我接过庆小兔,庆小兔的身子已经倒向门外,我拉着庆小兔的手说:“我们跟外婆哥哥再见。”,庆小兔的手在挥动,庆小兔的眼睛已经早就飞到外边了。

整个天空就是一个颜色,白乎乎灰扑扑地挂在我们头顶,东边的一块云透着亮光,只是告诉我们太阳的存在。

今天庆小兔的巡视目标增加了各式各样的摊位门面,这样从他眼前经过的东西庆小兔都会目不转睛,同样超市里的货架庆小兔也是一个不拉,小朋友和狗还是重中之重,不把他们看到无影无踪庆小兔是不会罢休的,只要有人打招呼,庆小兔还是笑脸相迎。

回到小区楼下,庆兔兔拿着一把水枪,杨小跳拿着一把长枪,在马路上飞跑,看见庆小兔过来,庆兔兔杨小跳向着庆小兔开着火过来了。

庆兔兔说:“小九,你回来了。”,庆小兔马上就往庆兔兔跟前俯下身子,庆兔兔走上前抱着庆小兔,庆兔兔在庆小兔的脸上亲了几下。杨小跳说:“我有一个弟弟多好呀,小九,你也是我的弟弟。”。杨小跳爷爷看着庆小兔说:“你是不是要我抱呀。”,没想到庆小兔把腰往后一挺,庆小兔把头用力后仰,杨小跳爷爷失望地说:“你不要我抱呀。”,我也有一点奇怪,为什么庆小兔会有这样的表现,庆小兔不要杨小跳爷爷抱。杨小跳说:“爷爷,他怎么不要你抱呀?”,杨小跳爷爷说:“可能小九和我们不熟悉吧。”,庆兔兔说:“我弟弟喜欢别人抱他。”,杨小跳爷爷问:“庆兔兔,小九要不要你抱呀?”,庆兔兔说:“要呀?”,庆兔兔拍着手要抱庆小兔,庆小兔蹬着大眼睛看着庆兔兔,好像有一点莫名其妙,庆兔兔连着拍了好几次手,庆兔兔把手伸到庆小兔的身子跟前,庆小兔这才把手伸过去让庆兔兔抱。

于是庆兔兔杨小跳就做着各种各样的搞怪动作,庆小兔就一个劲地哈哈大笑。

杨小跳站在马路上一个下水道的盖子上问:“庆兔兔,奇兔兔昨天跟我说,我站在这上边二十年,我就会从这上边掉下去。”,我说:“二十年你也长不了那么重呀,再说,你二十年也不可能一直站在这个上边。”,庆兔兔用手指着两边说:“你一直站在马路上,你早就被汽车撞飞了。”,我说:“二十年,这个井盖早就改朝换代了。”。

庆小兔的头已经不是那么精神抖擞了,我说:“我们小九要回家睡觉了。”,回到家已经九点十分。

十点钟庆小兔刚刚起来。外婆给庆小兔冲牛奶,庆小兔不喝,庆小兔还使劲地往后仰,庆小兔还把自己的头撞在了玩具盒上,顿时庆小兔嚎啕大哭起来。外婆说:“好了,不要哭了,外婆给你冲米糊。”。外婆端着米糊过来就有一点摇摇晃晃,外婆说:“我的头有一点晕,是不是血压高了。”,测量血压又不高,低压七十六,高压一百一十六,外婆说:“血压怎么这样低呀?”,我说:“血压高的人,突然血压低了太多一样会感到很不舒服。”,外婆说:“我还有一点流清鼻涕,是不是我感冒了。”。

外婆躺在床上,米糊庆小兔也不吃,我只好抱着庆小兔出去。

我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我说:“外公去换衣服。”,庆小兔马上嚎啕大哭,我连忙拿着衣服站在小床跟前换衣服,庆小兔还是不依不饶,现在我是一方面怕庆小兔哭的出汗,一方面我又怕外婆听不得庆小兔的大哭小叫。

天上的云还是铺天盖地,天不是很热,不时地还有丝丝小风,出来小区还没有走多远,雨就开始下下来了,慌乱中人们用手遮住头就拼命地往家里跑。我们也没有带伞,我只好把上衣脱下来顶在庆小兔的头上。来到楼下就碰见急急忙忙拿着伞过来的咦玉仙妈妈,咦玉仙妈妈笑着说:“我们的现在还在江边躲雨呢。”。

回到家发现外婆床前放着水盆,外婆已经呕吐了。外婆这样的状况已经不是一次了,不过最近两年没有出现过,以前一直是怀疑为是美尼尔综合征。这样的病患还不能吵闹,美尼尔综合征的病人觉得四周的东西全部都在旋转,闭眼时觉得自己在旋转晃动,一直在剧烈呕吐,人不敢做任何活动,外婆还伴随耳朵嗡嗡嗡作响。

外婆躺在床上不敢听到乱七八糟的声音,现在家里两个孩子,庆兔兔是不知不觉地会弄出声音,庆小兔那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哭起来,我只好努力哄着庆小兔玩。

我还是继续喂庆小兔吃米糊,这一次庆小兔很爽快地把米糊吃了,外婆呕吐的越来越厉害,我抱着庆小兔看望外婆,外婆还在不停地呕吐着。庆小兔啊啊啊地和外婆打招呼,外婆勉强伸出手跟庆小兔挥挥手。

再次来到外边这是今天上午第三次外出,外边并不是很热,有一点闷,云还是遮天蔽日,只是在西边的山头上依稀看到一点蓝色的天空。一路走去没有看见几个人,于是去了对面三期。也可能是这一会大家都在家里准备做饭,小区里冷冷清清,只看见几个匆匆忙忙赶路的人,总是不一样的小区,不一样的风景,庆小兔对这些并不会挑肥拣瘦,只是庆小兔提不起精神来。

重新回到大街,大街上除了静静地守候顾客来访的小老板们,同样看不到几个慢慢地踱着方步的人,就连小狗小猫也没有看见一个。

庆兔兔的手表没有戴,不到十二点钟我在窗户跟前叫庆兔兔,对面一点回音也没有,我抱着庆小兔去杨小跳楼下按门铃,结果铃声结束也没有看见杨小跳家有人开门。我只好对着楼上喊,黄耀虎外婆说:“庆兔兔在我们家,庆兔兔出来了。”。

庆兔兔出来了,我问:“杨小跳呢,是不是杨小跳跟着爷爷回家了。”,庆兔兔说:“杨小跳去了奶奶家了。”,我说:“杨小跳爷爷和奶奶不是一个家吗?”。

十二点半妈妈回来的时候,我刚刚把冰箱里的剩菜端出来,庆兔兔喊了一声妈妈,把早上没有吃完的饺子塞进嘴里,把早上没有吃的煮鸡蛋也剥了壳。听见庆兔兔喊妈妈,庆小兔马上就激动起来,庆兔兔嘴哎哎哎地扑向妈妈。妈妈这时候才发现家里的气氛不对,妈妈连忙问:“庆兔兔,你们吃饭了没有?”,庆兔兔说:“外婆生病了,外婆在屋里躺着呢,外婆吐了。”,妈妈知道外婆的身体不好,但是妈妈并不知道外婆这种状况,外婆以前犯病的时候妈妈都在外地不在家。妈妈连忙问:“外婆是不是血压高呀?”,“外婆要不要到医院去看病呀?”“外婆是不是要吃药呀?”,我说:“这种病有什么可以看的,吃一点药,过几天就会好的,看和不看一个样,就是老年性疾病。”。

妈妈说:“要不要我们在饭馆炒几个菜。”,我说:“昨天的剩菜剩汤还有,饭我已经做好了,庆兔兔还想吃几个饺子。”,妈妈热菜,庆兔兔就从冰箱里把饺子拿了出来。

妈妈炒菜就是根据手机上提示一步步地做,点火,加水,加作料,看时间定火候,就是比葫芦画瓢。

外婆躺在床上,庆兔兔庆小兔都在家,妈妈也不能上班了,妈妈下午请了假。

三点钟妈妈抱着庆小兔出来,我把小馒头罐子给庆小兔玩,庆小兔对罐子喜爱有加,等庆小兔玩腻了,妈妈给庆小兔喂六十毫升牛奶。牛奶庆小兔一口不喝,妈妈剥了一个鸡蛋,把鸡蛋黄弄到米糊里和牛奶喂庆小兔。

妈妈把庆小兔放在童车里,我发现这种童车的边框很低,关键是孩子的脚是在车子上,孩子这样手抓住车子边框,稍微脚用一点力气就会轻而易举地从车上翻下来,我说:“以后不能把小九一个人放在这个车子上,小九在这上边实在是太危险了。”,妈妈说:“这车子上不是有安全带吗?”,我说:“大部分时间,家长突然有事把孩子放在车上一会功夫,有时候还会突发事件来不及绑缚安全带。就这么一会功夫,孩子就可能从车上翻下来,一个孩子一辈子能够从车上掉下几次,弄不好一次就会把孩子摔成残废。不管是任何疏忽,也不管是犯什么低级错误,一辈子我们也不希望孩子遇上一次。还不如那些简易的童车还安全一点,世上的东西不是钱贵就是最好的,价值千金只能是财富的象征,我们要的是安全实用简单,花里胡哨,功能繁杂,不见得就是最好用的。”。

当然有可能以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故,只不过大部分的事故者并没有朝这个方面想,他们可能认为是自己的疏忽大意,是自己的孩子太好动太调皮造成的。

妈妈问起晚上吃什么菜,我告诉妈妈:“外婆早上买了四个鸡腿已经腌上了,还要一条鱼,外婆还买了凉粉。”。外外婆醒了,外婆喝了药,外婆马上就记想起来晚上吃饭的事情,外婆说:“鸡腿里要削几个土豆,烧的时候还要加一点黄酒,再放几瓣整蒜。”,妈妈说:“一会我来做,我刚刚在网上查了,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三点半庆兔兔起来,妈妈削了一个苹果个给庆兔兔吃,庆兔兔说:“妈妈,我不要吃苹果。”,妈妈说:“就是要你锻炼牙齿的,你不经常用牙齿啃硬东西,你以后还会要拔牙的。”。庆小兔坐在床上玩,庆兔兔拿了一堆超级飞侠和庆小兔一起玩。

庆兔兔打电话给姨妈姨爹,告诉他们外婆生病了,姨爹问:“外婆要不要紧,要不要到医院看病。”,妈妈说:“不要紧,用不着到医院看病。”,

妈妈给庆小兔喂米汤,半碗米汤喝完,妈妈端着空碗走了,庆小兔整个身体撅起来,并且大声的哭起来。

庆兔兔屙巴巴,庆兔兔喊庆小兔过来,庆兔兔逗庆小兔,庆小兔就哈哈大笑。

我每隔一会抱着庆小兔去看望外婆,我说:“外婆生病了。”,庆小兔对着外婆啊啊啊地打招呼,庆小兔还伏下身子去摸外婆的手,外婆摸着庆小兔的手说:“小九呀,你来看望外婆呀,外婆感冒了,外婆不能跟你多说话。”,外婆说:“这次不知道怎么了,感冒一下就那么重。我早上出去买菜就觉得头有一点不舒服,买菜回来就不行了。”,我说:“年龄不饶人,觉得不舒服就不要去买菜了,一天两天不吃菜不要紧,一旦人倒了就不是一天两天没有菜吃了,弄不好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年纪大了,对疾病的抵抗能力变弱了,对病痛的反应也会更加强烈一点,这里一方面是身体体质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心理问题,心理承受能力变差,会导致对疾病的感觉更加厉害。”。

六点五十分,妈妈带庆小兔庆兔兔出去,下午还是艳阳高照,现在外边又是乌云密布了。

外婆喝了半碗稀饭,喝了感冒清热软胶囊,洗完澡又把吃进去的东西都吐了。

八点钟庆兔兔庆小兔回来了,庆兔兔进门就来到外婆的跟前问:“外婆,你好了没有?”,外婆说:“稍微好了一点。”,庆兔兔大声地告诉妈妈:“妈妈,外婆说,好了一点了。”。

姨妈加班九点钟回来,姨妈问:“要不要明天去打吊针。”,外婆说:“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了。”,姨爹下班了,姨爹问:“要不要到医院去看看?”,外婆说:“这种老年性疾病没有什么好办法,躺一天就好了。”,妈妈问:“要不要我明天继续请假?”,外婆说:“不要紧了,明天可能就会好了。”,妈妈说:“明天早上还不好的话,我就继续请假,就是我上班了,明天中午就不要烧饭了,我去餐馆点菜去。”,外婆说:“又要花那么多钱,还不一定吃的好。”,妈妈说:“不差那几块钱,只要人好了比什么都要强。”。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