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48自行车撞了汽车

2017-09-26 06:34 | 宝宝成长

2248星期四阴天转多云36~24PM2.5-55

房子,房子,还是房子,各式各样的房子一个接着一个。这个房子我看见过,这个房子我住过,这个房子我在里面渡过五六年光阴,一幅幅老照片在我面前一次次掠过。清清楚楚,我好像还在其中,就好像我还在一个一个房间里呆了一会。我从梦境里出来,一会我重新回到以前住过的房子里,我的过去慢慢地重现在我的眼前。

梦中,我回味着我的过去,醒来,我又悄悄地想着自己的未来。

今天我们又要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现在我们并不没有住地方住,我们也没有露宿街头,只不过自从我们厂的房子拆迁以后,在我们的名下已经是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了。姨妈因为要买房子,要买一个庆兔兔上学近一点的房子,也为了买一个低一点的房子,为了我和外婆在年老体衰不能上楼的时候有一个合适的窝。为了买房子能够贷款,能够把自己名下的公积金取出来,姨妈把她名下的房子转到我和外婆名下。不是姨妈妈妈的房子我们住不好,农民是要有一块能够养活他们的地,现在城里人要有一个自己能够遮风挡雨的房子,不管这个房子我会不会去住,但是写着我和外婆名字的房子会让我们睡觉更加踏实。

咕噜噜作响粪车在高低不平的楼间小路上行驶着,马上传来高昂悠扬的叫喊声:“倒马桶了。”,这个就是我的童年上海。我的父亲祖父就是上海第一代产业工人,我们居住的就是上海第一棉纺厂的家属宿舍,这是一排排日本人留下的房子。几排二层楼的小洋房,我们家是紧挨马路的第一排,一排房子好几个门洞,一个门洞住两家人家,我们家在二楼,还有一个小阁楼住着我的大伯。可能就是二十平方的面积,没有厨房,厕所就是一个马桶,就是早早起来响彻整个街道的哗哗哗的刷马桶的声音。

我的祖父是解放前的党员,应该是一个老革命,因此我父亲也进入了上海国棉一厂。因为我父亲是高级工匠是干部又是党员,去河南郑州支援内地建设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六岁那年,父亲来到幼儿园把我接出来,于是我和在上海出生的弟弟妹妹离开了这个生我养我的都市,来到了遥远的还不发达的郑州。虽然我工作以后也去过上海,因为我没有再和上海的亲戚联系过,我没有再去找过他们。

一头小毛驴拖着的架子车把我们拉到一个到处荒草遍野的地方,没有大马路,没有像样的房子,看到的就是脚手架和刚刚在打地基的工地,这就是我们新的家,这就是我工作前生活学习的故乡。我在郑州上学,我在郑州长大,郑州也跟着我一起长大成人。我们住进了三层楼苏联人设计的小洋房。一条走廊住两家,一个厕所两个厨房。小时候我们的胆子很小,晚上上厕所没有路灯,要穿过长长的走廊,我们都是像发疯一样的跑过来走过去。自从看了《半夜歌声》这部电影以后,让我们上厕所的行动变得更加恐怖,我们上厕所就像在和魔鬼搏斗。

毕业了,工作了,恋爱了,我和外婆手里拿着一张结婚证回来了,结婚证就是一张像奖状的小纸片。回郑州看望父母就算是结婚了,那时候的父母已经住上有厕所有厨房的大房子。从郑州回来,我们住进同学帮我们找到一间房子,没有仪式,只有同事过来看一下。房子在一个高高的山岗上,就像现在的民工宿舍,房子里只能放下一张一米四的双人床,没有厨房,没有路,没有路灯,厕所是在很远的公共厕所。接着我们就住进有厨房的十四平方的一楼,这是姨妈生下来的第一个家,家电也由收音机电唱机换成十四吋电视机。

我们厂建造了六楼,我们也跟着上了天,我们住上了其中一栋楼的最上层。虽然是两家一个厕所,最起码不用天天去挤公共厕所,房子的面积翻了一倍,房子变成四十平方。房子高了,看的更远了,空气也更清新了。房子大了,我们家又添了人口,妈妈也这时候来到我们家。

姨妈上班了,妈妈上大学了,我们有了真正的有厕所有厨房的公寓,我们的房子面积也膨胀成了六十平米。宜昌市的旧城改造,工厂的搬迁有了更好的地盘,我们贡献青春的地方也成了改造的对象,往日的辉煌现在已经夷为平地,我和外婆成了真正的无产阶级。

现在我们的下一代,不会再有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的房子了,也不会住上十几平米,二十几平米的房子了。现在的房子越来越大了,八十平方,一百平方,三室两厅两卫的大房子了,外婆说:“房子大了还难收拾。”,我说:“现在不是都想大一点,可以让父母也跟着享受天伦之乐吗。”。说真的,如果没有子女儿孙在一起,我只要有一个吃饭睡觉的地方就足够了,当然我是离不开电脑的键盘,外婆也离不开电视剧的陪伴。

庆小兔洗完澡正好七点整,我还是抱着庆小兔在小广场走一遭。

天上的云薄如蚕绢,太阳在蚕丝中穿行。

庆兔兔打电话:“外公,我已经回来了。”,我这才想起来马上要去房产交易中心去。

妈妈今天不跟着一起去,我说:“我们带着庆兔兔一起去。”,妈妈说:“外边那么乱,万一庆兔兔跑丢了怎么办。”,庆兔兔现在已经不是小小孩了,跟着我们在办事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们四个大人还照看一个庆兔兔还要担心庆兔兔会走失吗?妈妈说:“庆兔兔还可以跟小九玩。”,我担心妈妈要庆兔兔照看庆小兔,我说:“不要把庆兔兔当做大人用,小九在床上一定要把蚊帐关上。”,妈妈说:“我知道。”,外婆要我不要说:“不就是把蚊帐关上吗。”,我说:“妈妈没有一个人带过小九,怕妈妈上厕所,给小九和米糊冲牛奶,要庆兔兔看着小九,庆兔兔本身就是一个孩子,他不会把照看小九当做一个工作的。”,庆兔兔说:“我本来就是一个小孩嘛。”,我说:“就是因为你是一个小孩,你的任务就是陪小九玩,而不是照顾小九安全的。”,庆小兔不是刚刚出生,不会翻身不会爬,稍有不慎就可能从床上沙发上翻落在地上,或者头磕在什么硬东西上。

临走外婆告诉妈妈说:“炉子上还烧着开水,一会你记着把开水灌起来。”,我有一点急了,我说:“这时候了还要做这做那,为什么就不能休息一会,让大家都清净一会。”,外婆说:“不就是灌一下开水吗?”,我说:“开水不是一般的东西,他们几个人自己在家,最好事情越少越好,多了就意味着风险。”。

来到门外我说:“妈妈没有一个人带过小九,现在还要同时带两个,一个人的角色大转换会非常不适应的。如果原来是一天忙到晚,没有事情可做还可以,现在是以前几乎什么事情都不关心,突然要应付这样的事情,人的心情会变得急躁的。”。

想想会很早回来,没有想到十二点钟还没有办完,等我们从办证大厅出来,庆兔兔的电话响了,妈妈可能已经担心我们。

庆兔兔一个手提着小狗播放器的两条腿,一个上用力地拍打小狗的屁股,庆兔兔每拍一下小狗的屁股,马上就对庆小兔说:“我打它的屁股。”,庆小兔马上就报以哈哈大笑。

庆兔兔搭积木,庆小兔就在一旁看着,积木一块块地码高起来,一块二块,一层二层,奇形怪状,歪歪扭扭,只要不倒下来,宝塔继续升高。宝塔开始摇摇欲坠,扶一下,晃晃悠悠的高塔勉强站立起来,当最后一根稻草放上去的时候,庆兔兔的宝塔轰然倒下,庆兔兔说:“妈妈,我的这个怎么老是往下倒呀?”,妈妈说:“你看,你的最下边那么小,上边又那么大,而且上边没有保持平衡。”。

宝塔又重新开始建设,积木一块块在加高,庆兔兔已经小心了许多,宝塔还是倒了下来,庆兔兔说:“我的宝塔怎么又倒了。”,妈妈说:“你的宝塔上边的重心已经超出底座的重心,另外你的积木是一块块码起,不像盖房子一样,要用钢筋水泥,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倒的。”。

看见庆兔兔在地板上拉着汽车在开,庆小兔坐在床上猛地往前一仆,庆小兔的举动着实把我吓一跳,庆小兔的头已经冲出床边。

庆兔兔说:“外公,小九会爬了。”,我问:“你看见了吗?”,庆兔兔说:“我没有看见,是听妈妈说的。”。

庆兔兔把瑜伽垫铺好,庆兔兔把一排汽车发展瑜伽垫上,庆兔兔说:“火车要开了,这些是我的旅客。”,庆兔兔两个手拉起瑜伽垫的一端,“呜”地一声火车出发了。我让庆小兔坐在瑜伽垫后边,庆小兔就去抓庆兔兔的旅客,庆兔兔发现了说:“小九,这个是我的旅客,你是不能吃的。”,我说:“我们小九也是来乘火车的。”,庆兔兔说:“小九,你要去哪里?”,我说:“我们小九要去北京参观。”,庆兔兔火车再次开动。

庆小兔够庆兔兔的乘客,结果庆小兔趴到瑜伽垫上。庆小兔两个手继续往前扒着,庆小兔两条腿收回去,庆小兔用力蹬着两条腿,庆小兔的屁股撅起来,庆小兔的肚子离开了瑜伽垫,庆小兔整个身体往前冲了一点。我说:“庆小兔爬了。”,外婆连忙过来看,庆小兔继续在瑜伽垫上奋斗着,庆小兔一点点地往前移动着,庆小兔接连移动了四次,虽然每次移动的距离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这是庆小兔真正的爬行,是庆小兔开始爬行的信号灯。

四点钟庆兔兔已经不知道再玩什么,一会到门口看看,一会又在说:“外边是不是有人喊我。”,庆兔兔打开窗户,外边的人并不是在喊他。庆兔兔开始喊黄耀虎。现在家家户户基本上都在空调房里躲避酷热,庆兔兔一直在喊,黄耀虎没有一点信息,我说:“你没有黄耀虎电话吗?”,庆兔兔说:“黄耀虎没有告诉我。”。

庆兔兔拿起手表电话说:“我给妞兔兔打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你拨打的用户现在关机,请过一会再打来。”,庆兔兔说:“妞兔兔不在家。”,庆兔兔又给杨小跳打了一个电话,同样是:“你拨打的用户现在关机,”,我说:“你可以直接去找黄耀虎玩呀。”。

庆兔兔开门出去,庆兔兔在门缝里向着庆小兔招招手说:“小九,哥哥走了。”,看见庆兔兔关门出去,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

四点四十分庆兔兔来电话:“妈妈,我要去江边骑自行车。”,妈妈说:“现在外边多热呀,现在又是下午最热的时候。”,庆兔兔说:“黄耀虎妈妈说带着我们去。”,妈妈说:“你们两个是男孩子,黄耀虎妈妈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庆兔兔说:“外公可以带我们出去。”,妈妈说:“现在天太热了,你们出去会中暑的,外公这个年龄受不了这么热的天。”,庆兔兔说:“可是黄耀虎说,江边很凉快。”,妈妈说:“他说凉快他可以去,你去妈妈不同意,这是骄阳似火酷暑难耐的时候。”,庆兔兔说:“我要跟黄耀虎去江边骑自行车。”,妈妈说:“妈妈知道你很想骑自行车,你晚上可以跟黄耀虎去江边去,你如果非要这时候去江边,那你就不要回来了。”。

妈妈说:“如果你实在想骑车,你们可以在小区里骑一会。”,最后庆兔兔终于妥协,答应在小区里骑自行车。

四点五十分,庆小兔闭着眼睛大哭,妈妈说:“我们小九要睡觉了。”,妈妈一个劲地哄,庆兔兔不依不饶地哭,我把庆小兔接过来,庆小兔照样大哭不止,最后还是妈妈抱着睡着了。

门铃响了,上楼来的不是庆兔兔而是黄耀虎,外婆问:“庆兔兔呢?”,黄耀虎说:“庆兔兔撞车上了。”,黄耀虎的声音不大却是一声惊雷,一下子把我们惊呆了。我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外婆也顾不得自己的腰痛连忙就往楼下跑。外边是不是还有太阳,外边是热还是不热,我们全不知晓,我们跟着黄耀虎的自行车就往前跑。我问:“庆兔兔要不要紧,庆兔兔和谁撞车了?”,黄耀虎说:“是汽车。”,这一下我们的脑子完全一片空白,我问:“庆兔兔现在在哪里?”,黄耀虎用手往前一指说:“庆兔兔就在那里,你去看了就知道了,我看见车我就喊,前边有车,庆兔兔已经来不及,已经撞上去了。”,黄耀虎含糊其辞的说辞,让我们的脚步就像要飞起来,外婆平时已经不能快走,今天也几乎是跟着我一起跑了起来。

跟着庆兔兔黄耀虎一起骑车的还有一个旁边楼上黄耀虎的同学,他妈妈把他叫了回去。

马路拐弯处的停车位置,一个穿着白色体恤的中年男子,一个手牵着庆兔兔,一个手扶着庆兔兔的自行车,庆兔兔一脸苦相站在那里。我跑过去拉着庆兔兔的手就问:“庆兔兔,你伤在哪里了,要不要紧呀?”,庆兔兔用手指着自动腿说:“我这里摔了。”,外婆问:“你还能不能走路呀?”。这时候那个中年男子说:“我来说一下,事情是这样的,”。

中年男子先开车到车位,后边紧跟着又是一辆车,后边的车就停在中年男子车子的前边。后边的车刚刚开始往车位里倒,中年男子的车没有停到位,又把汽车开出来调整汽车方向。前边的汽车刚刚在马路上空出一点缝隙,庆兔兔的自行车已经走到跟前,因为前边已经没有车庆兔兔加速驶过,没想到这时候中年男子的汽车已经倒了出来,中年男子没有看见庆兔兔,前边的汽车挡着他也看不见庆兔兔,就这样狭路相逢庆兔兔的自行车一下子撞在这辆车的后轮上。

汽车开倒车很快,庆兔兔的自行车一样也很快,庆兔兔一下子摔倒在汽车跟前,中年男子说:“我确实没有看见,我汽车上有监控视频,我们可以放着看。”,庆兔兔骑的是十四英寸的自行车,庆兔兔骑在上边隔着一辆车司机肯定看不见。

我让庆兔兔走一下,庆兔兔能够走路,庆兔兔走路并没有十分疼痛的样子。我在庆兔兔身上腿上都看了一遍,就发现庆兔兔腿上有一点擦伤,庆兔兔的左腿膝盖上有一点破皮。我说:“庆兔兔,你如果不是很痛,你还是能够走得动路的话,我们就回家。”,中年男子说:“我就住在这个楼上,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来着我。”。

回到家,庆兔兔一副痛苦万分的样子,妈妈连忙问:“庆兔兔,你怎么样?”,庆兔兔没有说话,妈妈说:“我们到屋里去说说。”,外婆说:“回来先要把伤口洗一下然后抹一点药。”,我说:“现在先要救人,先要处理伤口,谈话等以后没有事情了再说。”,妈妈这时候才拿脸盆倒水给庆兔兔擦洗伤口。

妈妈说:“我要去找司机。”,我说:“庆兔兔没有事,用不着再去大动干戈。”,妈妈说:“万一庆兔兔有一个好歹,我去找谁呀,我总不能自己再掏钱给庆兔兔看病。”。

黄耀虎的妈妈来了,黄耀虎妈妈一样焦急万分,黄耀虎妈妈说:“我一听黄耀虎说庆兔兔被汽车撞了,我都吓死了,我说,黄耀虎,你比庆兔兔大,你就应该保护庆兔兔。”,我说:“黄耀虎本身就是一个孩子,这么大的孩子大人已经不好管了。”,黄耀虎妈妈说:“我要是跟着就好了。”,我说:“你跟着,你能够跟得上他们的自行车吗?”,其实黄耀虎妈妈是心存疑虑,因为今天是黄耀虎邀请庆兔兔去骑自行车的,我说:“这么大的孩子,我们已经不好管了,我们只能告诉他们要小心,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庆兔兔就会小心一点的。”。

黄耀虎妈妈就像一个医生,也像庆兔兔的姨妈,仔仔细细的看着庆兔兔腿上的伤,一边议论着伤口是不是不要紧,最后黄耀虎妈妈还是跟着妈妈去了找司机理论去了。

一会姨爹被妈妈的电话叫到家里,姨爹让庆兔兔弯腿,在客厅里来回走,姨爹说:“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妈妈的电话来了,妈妈说:“要不要叫警察来解决问题?”,姨爹说:“没有什么,用不着找警察。”,妈妈说:“万一有一个什么问题好留一个证据。”,我大声说:“不要把事情搞得那么夸张,庆兔兔没有事情,能过就算了。”,一会妈妈又来电话说:“我觉得还是要拍一个片子,省得留有隐患。”,姨爹说:“庆兔兔走路好好的,用不着再去医院了。”,我说:“有什么值得拍片子的。”,姨爹说:“他妈妈不同意我们也没有办法。”。姨爹说:“庆兔兔,你妈妈在要你去医院看病。”,庆兔兔说:“我不去医院看病。”,姨爹说:“是你妈妈说要带你去看病的。”。

黄耀虎这时候正在屋里和庆兔兔在玩,庆兔兔去医院了,黄耀虎说:“我也要和庆兔兔一起去医院看病去。”。

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管是出了什么事故,第一要看事故的大小。如果鸡毛蒜皮没有骨折没有破皮流血,就一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第二要看肇事者是不是故意和违法的,如果是,这样的事情是小事不小,自己解决不了就找警察。当然就是肇事者是知法犯法,但是事情太小没有必要大动肝火,就说肇事者几句就当做没有发生一样。

六点半庆兔兔这才回来,外婆问:“是不是拍片子了?”,妈妈说:“我问了一下他姨妈,姨妈说,叫骨骼医生摸一下关节也没有问题。”。

七点二十分妈妈带着庆兔兔庆小兔出去,我说:“庆兔兔,以后晚上在小广场就不能骑自行车了,你今天是和汽车撞了,你要是把小朋友撞倒了,一样别人妈妈会找你看病的,说要妈妈赔别人钱的。”,庆兔兔拿了扭扭车出去,外婆说:“扭扭车也不能骑,昨天庆兔兔和杨小跳两个人骑着扭扭车,骑一会故意躺在地上不起来。”。

我今天回来很晚,庆兔兔九点半才跟着姨妈回家。

晚上外婆跟我说了妈妈和黄耀虎妈妈在找那个肇事司机的经过。

黄耀虎妈妈到底自己就是开车的,黄耀虎妈妈说:“关键是你是一名司机,你如果看不到你汽车周围的状况你是不能开车的,可是你没有等前边一辆车开到车位上,你就开车而且还那么快速度倒车,这个你是要付全责的。”,妈妈说:“要不我们就叫110警察来。”,中年男子说:“警察就不要叫了,我就陪你们到医院去看看吧。”。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