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45四零后的聚会

2017-09-23 06:38 | 宝宝成长

2245星期多云转小雨32~25PM2.5-49

又是一年的立秋,经过严冬酷暑,转眼间又要到秋天了。虽然天还是那么热,可能还会有秋老虎的来袭,最起码秋天在一步步向我们走来。秋后的雨,下一次,天就会凉快一次,也就有了一场秋雨一场寒的俗语。

妈妈没有早早地起来,这个星期妈妈休年假一个星期,庆小兔又可以跟着妈妈睡懒觉了。

满天都是白色的云,蓝色反而变成了配角,就像一堆棉花跺上撒上的星星点点的浅蓝色。云很漂亮,每朵云的最顶端是透明发亮的凸出,就像一块块晶莹透亮的白玉。

八点钟庆兔兔从姨妈家回来,庆小兔也刚刚睁开眼睛在卫生间端巴巴。

庆小兔又没有屙巴巴,妈妈说:“我给他按摩一下,看看能不能屙巴巴。”。

奶喝了,巴巴庆小兔还是没有屙,妈妈说:“要不以后个小九喂一点蔬菜泥。”,我说:“这个也是,蔬菜里有很多纤维素,可以促使肠胃蠕动,这样小九屙巴巴可能就会容易一点。”。

等到庆小兔出去的时候,庆兔兔也要去打架子鼓了。天上的云说走就走,刚刚的满天云彩,现在已经变成三三两两稀稀疏疏,太阳已经在发挥它的最大效力。由于今天出门太晚,庆小兔跟着外婆就在附近去买菜,回来没有走正门,而是在小区外边转一大圈从侧门进入小区。

昨天晚上十点半的中央台新闻,报道美国一个学校因为校园霸凌造成一个十二岁的女孩自杀身亡。这是一例网络传言诽谤的校园欺凌案件。发一些无聊的短信,一些孩子们认为这是好玩,女孩的妈妈给发短信的孩子家长说明情况,发无聊短信的孩子家长则认为是开玩笑没有必要过分当真,老师学校却认为无关紧要。

人与人不一样,有些人对开开玩笑无所谓,有些人却不行,就是意志坚强的孩子,每天受到数不清的诽谤烂骂,一会出现神经崩溃的那一刻。

恶意骚扰是不是要提倡警示制度,到了某一个程度或者到了每一个频度就要告知,不听劝告的要由学校找其谈话并且告诉他们的父母,如果超过了某一个警戒线,就要有一个部门出面暂停他使用手机的权利。

现在的电话手表可能会好一点,因为他不能收发短信,也不可能上网看那些无聊的八卦信息。但是就怕学校的老师要在手机上布置作业,这样的事情不是不可能,的的确确就发生在我们身边。一旦孩子用了手机,家长老师对孩子的控制就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了。

十点钟外婆说:“天太热了,多喝一点水,可以不上火,小九可以屙巴巴。”,庆小兔抱着奶瓶不愿意放手

外婆又给庆小兔喂米糊,十点四十分庆小兔睡着了。

十一点十分庆兔兔回来,庆小兔也从美梦中醒来,今天庆小兔还没有兜尿不湿,在卫生间庆小兔不尿,在屋里用尿盆端尿,庆小兔还是能够接受,不过庆小兔的尿是一泻千里,庆小兔的尿射向一米开外,尿盆里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庆小兔的自来水从他的头顶飞过。

庆小兔坐在玩具架跟前,庆小兔已经开始自己在玩具架上找玩具,玩具架底下一格庆小兔就像不存在,庆小兔只是拿和自己眼睛一样高的那一格盒子里玩具。盒子里的玩具渐渐地被挖空,庆小兔又站不起来,庆小兔两个手拉着盒子边框想看盒子里还有什么玩具,看不到,庆小兔就把手伸到盒子里瞎摸,摸到了庆小兔的小手又抓不住,庆小兔就哼哼几声表示抗议。我把庆小兔已经拿出来,被庆小兔品尝过的玩具重新放回去,放在庆小兔已经可以看到的位置,庆小兔不知道是不是原汁原味的玩具,反正只要自己的手能够抓到就是自己需要的。

妈妈让庆兔兔在电脑上看《单词世界 Word World》。

突然电话铃响了,电话里传来的是原来我们班的同学,也是上班时候在单位的同事赵锻庄,赵锻庄没有退休就去了武汉儿子那里,据说这次是带着两个孙子来旅游的。

我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孤家寡人一个,我没有一个贴心朋友,我不会聊天玩耍,我不会打牌下棋,我不会喝酒吸烟。我在学校里是一个最没有用的一个,学习最用功,成绩一般般,什么都想学,什么都做不到最好。我除了看书上课做事,几乎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不是没有爱好而是我爱好过于广泛,一样东西都拿不上台面。

就是现在我也一样,我哪里也不会去,家就是我的唯一归宿。以前就是到外地出差,回郑州探望父母,我也不会找任何人同学同事进行交流。我不会去和别人天南海北的吹牛,我也不会游山逛水。在家里我和外婆两个人除了做事还是做事,出去逛街吃饭就成为我们的负担。

聚会是在四合院进行的,来的都是几个老校友,都是几个在单位常见的人。平时日子就像平静的溪水,只知道日历一天天翻过,并不觉得自己岁月的流逝。当今天几个人面对面地坐在一起,马上就进入另外一个世界,所有的人都老了,每个人头发都花白了,一个个都老态龙钟。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到一群老人在聚会,现在此地此景让我们也不由地感到岁月的无情。感叹我们还能继续围坐在一起,惋惜已经逝去的那些校友同事的英魂。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时光如梭,岁月如歌,一转眼我们离开工厂十几年了。七十年,弹指一挥间,我们从孩童进到学校,从学校跨进工作岗位。现在我们走到了暮年,我们已经成了两鬓斑白老人,我们已经是爷爷奶奶一辈的人了。

我们这一辈人经历了太多的人生风风雨雨。随着父母从大上海来到还没有开发的郑州市,一头小毛驴车把我们一家人驼到郑州国棉三厂。刚刚小学三年级就遇上三年自然灾害,我们吃过树叶捡过麦穗挖过野菜。正当学习最紧张的时刻,掀起了轰轰隆隆的文化大革命,我们不由自主地被卷进其中,我们也栽进停课闹革命的漩涡,虽然我没有胆量参加文攻武斗,红卫兵的思想一时也在我们的头脑根深蒂固。文化大革命后期,很多人加入了上山下乡洪流,虽然我有幸没有上山下海,去体验最底层人民的生活,但是我的弟弟妹妹一个也没有幸免。

毕业我来到现在宜昌,分在宜昌纺织机械厂,这是一个部属企业,那时候国企是一个香饽饽,很多人打破脑袋想钻进来。

山水在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事盛衰兴替,世事变化无常。九十年代国企改革改革,让红极一时的国有企业落入低谷,外婆被下岗,我虽然没有下岗,却是属于那种干活领导万般好,涨工资靠边站的人。就是我有病在家,车间出来问题,领导要我到厂里帮着把一个工程拿下来,领导说:“你身体不好,你上边只要坐在那里动动嘴就可以。”,上班就有干活,我把手动嘴不动手的领导。可惜工程完工了,却因为我有过病假而又失去一次涨工资的机会。

今天我们大家能够重新坐在一起实属不易,我们的付出是一个时代的必然,只要我们现在还能安好已经谢天谢地。

回到家,中央台新闻正在报道各地的洪灾,妈妈说:“庆兔兔,下大雨了,你如果开车,你的车你不能开到有水的地方去。”,庆兔兔说:“不能,可是他们不是有事吗?”,妈妈说:“人的性命重要还是赶时间重要,你看他们的车都被冲到河里了,只要有人,什么都可以重新再来。”,庆兔兔说:“我就不把汽车开到水里去。”。

报道台风引起的大雨在肆虐台湾和日本,妈妈说:“这就是台风,有台风就会刮大风下大雨,所以有台风的时候一定要呆在家里不要出去。”。

电视上在解说世界名校,妈妈说:“这是斯坦福大学,这个学校很有名哟。”,庆兔兔说:“我以后就要上这个大学。”,妈妈说:“你有这样的愿望是好的,但是你首先要学习要好。”,庆兔兔问:“妈妈,这个学校是中国的吗?”,妈妈说:“这个学校不是中国的,这是世界有名的大学,在这里培养出很多有名的科学家”,庆兔兔说:“不是中国的,不是中国的我不去上。”,妈妈说:“不是你上不上的问题,而是你学习不好,你想去,人家还不会要你呢,去那里上学的都是一些学霸。”,庆兔兔问:“学霸,什么是学霸?”,妈妈说“学霸就是最好的,是那些特别擅长学习,考试分数很高的学生。”。

这几天应该是这个夏天最热的几天,下午两点钟也是一天中温度最高的时刻。大朵的云彩堆砌在天的四周,我们头顶却只有蓝天一个,太阳高高兴兴地俯视着大地,地面上热风一阵阵袭来。唯一的阴凉就是地下车库,总要有抛头露面的时候,大街上房子的阴影里一样热气腾腾。

今天是庆小兔打防疫针的日子,妈妈说:“外边超热,庆兔兔你就在家里吧。”,庆兔兔说:“我要看小九打针,我要给小九加油。”。

当我们坐进出租车的时候才终于喘了一口气,庆兔兔说:“妈妈,我要热爆了。”,妈妈说:“现在不是车子里有空调吗?”,庆兔兔和不断地用手扇着凉风,庆兔兔的脸颊上已经留下几条汗水留下的印迹。

天热,人们心急火燎,出租车司机却不急不躁,司机要绕道去给出租车加气。等加气回来,交通信号灯也和我们作对,一路上没有遇见一个绿灯,一盏盏红彤彤的信号灯挂在十字路口上,只有一个信号灯在汽车刚刚停下来就变成了绿色。

出租车的向右一个急转弯,庆小兔身子跟着往一边一歪,庆小兔的嘴马上就瘪了起来,庆兔兔连忙用手拍着庆小兔的背说:“小九,不害怕,一会就好了。”,庆小兔看着庆兔兔的眼睛居然没有哭出来。庆兔兔问:“妈妈,小九为什么汽车急转弯的时候他要害怕呀?”,妈妈说:“小九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合,猛地一转弯身子一倒,小九以为车子要翻了呢。”。

庆兔兔用额头顶着庆小兔的额头说:“小九,你今天是去打针哟,哥哥上次打针就哭了,在打第二针的时候,我踢了妈妈一下,妈妈生气了,我打针还是哭了。”,妈妈说:“你是哥哥,你要给弟弟做一个榜样哟,你要是打针不哭,你以后打针就可以跟弟弟说,你是男子汉,男子汉就应该很勇敢。”,庆兔兔说:“可是打针是很痛的。”,妈妈说:“打针就疼那么一下,你要锻炼培养一个勇敢的性格来。”。

来到卫生院登记室,姑妈连忙迎上来说:“我们小九又来了。”,看着屋里两个穿白大褂的人,庆小兔头不停地转动,一会看着姑妈,一会看着姑妈对面坐着的医生。庆小兔没有记起姑妈是谁,庆小兔也不知道着两个人是干什么的,庆小兔只是始终思索着这两个人的来历,为什么她们对自己那么热情。

庆小兔没有笑,庆小兔就是木讷地看着她们。来到注射室,庆小兔一样莫名其妙地望着拿着棉签注射器的护士,庆小兔已经忘记了以前打针的经历。护士拿着棉签在胳膊上消毒的时候,庆小兔还一动不动地看着,一直到细细的针头扎进皮肤,庆小兔马上哇哇大哭起来。

庆小兔的哭声还没有完全消失,棉签已经在另外一个胳膊的上旋转,庆小兔哭声突然放大,一直到拔出针头,走出注射室庆小兔才停止哭泣。当庆小兔来到姑妈的办公室,庆小兔的哭声再起,姑妈连忙抱起庆小兔,庆小兔不哭了。姑妈抱着庆小兔去化验血常规,庆小兔再次把大喇叭打开,庆小兔的血色素略微低了一点点。

刚刚头上的蓝天,一下子被朵朵白云填满,太阳的光亮还能隐隐约约。

四点二十分黄耀虎在楼下喊庆兔兔,黄耀虎说:“我们两个比赛骑自行车。”,妈妈说:“这么热的天不要比赛,就这样骑一下,骑太快了怕看不见开过来的汽车。”。

到了楼下,黄耀虎说:“我们两个比赛跑步吧。”,庆兔兔说:“我不跑步,我要骑自行车。”,黄耀虎用手指着路的那一头说:“你看我们就跑到那辆大众汽车跟前再跑回来。”,庆兔兔说:“我不想跑步。”,黄耀虎说:“那我们两个人比赛骑自行车。”,庆兔兔说:“我妈妈说了,不能在马路上骑自行车。”。

太阳已经埋没在云层后面,可是地面上的热度不减,孩子只要能够玩就忘了天气炎热。两个人一圈圈地围着小区飞快地骑着自行车,很快黄耀虎有一点跟不上了,黄耀虎在后边喊着:“庆兔兔,你慢一点,等我一下。”。

刚刚把庆小兔放下来,庆小兔就醒了,外婆把庆小兔抱起来。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还是没有巴巴,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外婆说:“小九,你再不屙巴巴,怎么办哟?”,我说:“要不要给他喂一点苹果?”,外婆说:“早上还给他喂了香蕉。”。

四点钟庆小兔有一点不高兴,,外婆说:“是不是小九饿了,给他喂一点米糊。”,我说:“还是给庆小兔加一点蔬菜吧。”,外婆连忙去厨房做了一点蔬菜泥加到米糊里。

吃完米糊,妈妈把庆小兔抱进房间,妈妈说:“让他喝几口奶,让他睡觉吧。”。

五点十分庆兔兔回来了,跟在其后的就是黄耀虎。

马上两个人开始铺开汽车工厂,黄耀虎拿着一个汽车车库说:“这个是不是垃圾箱呀。”,庆兔兔说:“这个不是垃圾箱,这个是汽车车库。”,于是两个人一人一个汽车车库。汽车车库充分利用,车库里一辆汽车,车库顶棚上也是汽车,车库两旁后边也都停满了汽车,就好像现在的大街上汽车见缝插针。

看见高尔夫球桶,黄耀虎想另起炉灶,黄耀虎说:“我好想打高尔夫球呀,庆兔兔我们打高尔夫球吧?”,庆兔兔说:“我还要玩汽车。”,黄耀虎说:“那我们石头剪刀布,谁赢了就按谁的办。”。“石头剪刀布。”第一次两个人一样,再来一次,黄耀虎是石头庆兔兔是布,庆兔兔高举双手说:“我赢了,我们还是玩汽车。”,黄耀虎并没有松开拿着高尔夫球桶的手,黄耀虎说:“我先玩一会高尔夫球再来和你玩汽车。

高尔夫球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专家的,黄耀虎放好球洞,黄耀虎的高尔夫球却放在木地板铜条这一边,本来高尔夫球就不好打,高尔夫球碰见铜条马上就改变方向,连续击打,连续出局。我说:“你要把球和球洞放在一个比较平整的地面上,庆兔兔说:“你用的球杆不对,”,庆兔兔选了一个球杆装模作样地打了一个给黄耀虎看。黄耀虎失去信心,黄耀虎还是拖着高尔夫球桶说:“庆兔兔,你有没有拖着这个出去玩呀,下次旅游你可以拖着这个出去,我们两个一起打高尔夫球玩。”。

篮球,黄耀虎抱起篮球问:“庆兔兔,你有没有篮球架?”,庆兔兔很快找出自己的财产,黄耀虎像模像样说:“看我投球。”。尽管黄耀虎信心满满,黄耀虎的成果却黯然失色,只见篮球在空中飞来飞去,没有一次篮球愿意听从黄耀虎的命令。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黄耀虎有了建树,不过黄耀虎还是长了一个心眼,悄悄地移动位置,篮球应声落网,黄耀虎高兴地说:“我进了。”,接下来黄耀虎越来越顺利,黄耀虎离篮筐也越来越近。

庆小兔就是两个人最热情的粉丝,两个人也对庆小兔喜爱有加,两个人轮流过来逗庆小兔,庆小兔看着他们就一个劲地嘿嘿嘿笑。

发球器啪地一声把球弹出去,庆小兔看见马上嘿嘿嘿地笑,看见庆小兔反应激烈,两个人信心大增,两个人故意做一些怪动作引起庆小兔发笑。

黄耀虎说:“庆兔兔,你知道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庆兔兔说:“看电视,妈妈,黄耀虎想看电视。”,妈妈说:“看电视可以,你要把玩具先收拾一下。”,庆兔兔马上动手收拾玩具,庆兔兔说:“黄耀虎,你也要过来一起收拾。”,黄耀虎说:“我本来就想来帮你收拾的。”,妈妈说:“庆兔兔,还要屋里的玩具也收拾一下。”,庆兔兔跟黄耀虎说:你也要把屋子里的玩具收一下。“,黄耀虎说:“我又没有去屋里玩。”。

看电视两个人哈哈大笑,庆小兔并没有看电视机,庆小兔一直看着庆兔兔黄耀虎的脸,他们笑,庆小兔也跟着笑,他们两个哈哈大笑,庆小兔一样嘿嘿嘿地大笑不止。

一集完了,黄耀虎说:“我还要看一集。”,妈妈说:“可以,你们还可以看一集,今天是因为你来了,所以可以让你们看两集,平时庆兔兔只能看一集。”。五点四十分动画片结束,黄耀虎说:“我要回家了,庆兔兔你吃完饭到我们家找我去。”,打开大门黄耀虎站在门口说:“庆兔兔,你去的时候把你的陀螺带上,别的陀螺不要带,你就把那两个陀螺和盘子带去。”,妈妈问:“黄耀虎说,要你带什么陀螺去呀?”,庆兔兔说:“《焰天火龙王》《深海冰龙神》。”。

庆小兔今天一天都没有怎么睡觉,一直哼哼唧唧到六点十分才躺在床上。

七点钟庆小兔似醒非醒,七点半庆兔兔说:“妈妈,我好想出去哟。”,外婆说:“马上就要洗澡了。”,妈妈说:“那么晚了还要去哪里玩呀?”,我说:“你想出去我就带你出去。”。

庆兔兔的自行车在小广场穿行我还是提心吊胆,不是庆兔兔不小心,而是很多小孩子横冲直撞,你再小心,一个小孩子跌跌撞撞突然横穿过来就会躲避不及,孩子就是一个家的天,不管孩子受不受伤,也不管孩子是不是被吓到了,没有一个家长会善罢甘休。我一直提醒庆兔兔,说真的我真的不愿意看到可能发生的事故,我说:“庆兔兔,我们是不是到江边去骑自行车。”。

江边售楼部前边的空旷地面上是一个绝佳的骑车场地,两圈骑下来,庆兔兔说:“外公,这里没有一个人我感到好无聊呀。”,我说:“明天你可以约黄耀虎或者杨小跳一起来骑呀,在小广场可以和小朋友玩,最好不要骑自行车。”。

八点半妈妈的电话还是催过来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