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35妈妈真的上班了

2017-09-13 06:32 | 宝宝成长

2235星期五晴天转多云37~27PM2.5-63

我抱着庆小兔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我不知道我行走在哪里,周围的景物依稀可见,似曾相识又好像没有来过。一会我又牵着庆兔兔的手在急匆匆地赶路,眼前的一切又变得模糊起来,我就像一个无头苍蝇东奔西跑。睁开眼睛才知道刚刚还在梦中,闭上眼睛我又来到大街上,

外婆起床的时候我发现天已经完全亮了,电子钟上的红色数字刚刚在六点三十二分钟上,外婆虽然睡眠不是很好,但是最近一段日子里外婆一般都起得比我晚,外婆总想弥补一下夜里睡眠的不足。今天外婆可能早早地就在看钟,一直注视着红色的数字在慢慢地向着六点半靠拢。

外婆不断地看着电子钟,外婆的手扶着妈妈房间大门的门把手迟迟没有开门,一直到了六点四十分外婆才开门进去,外婆出来说:“妈妈正在给小九喂奶。”。

妈妈真的要上班了,妈妈突然的上班,妈妈猛然不在家,确实让人感到不适应,虽然日子还要过,妈妈就是不在家,庆小兔我们一样要带。

妈妈从房间里出来了,外婆进到房间里去招呼庆小兔,妈妈洗完脸,外婆抱着庆小兔出来。

我最后确定一下庆兔兔打架子鼓的时间,妈妈说:“九点二十分上课,到十点十分下课,庆兔兔送到那里你就在那里坐一会。”,我说:“我还是要回来,外婆抱着庆小兔一个多小时,外婆的腰承受不了。”,外婆说:“不行的话我就把小九放在小床上,让小九自己一个人玩。”,我说:“小九一个人坐一个小时可能吗?你还要买菜,你如果认为没有问题,我在琴行坐一个小时也不要紧。”。

妈妈上不上班和庆小兔没有丝毫关系,庆小兔照样高高兴兴出山巡游。御香山老伴伸出手要抱庆小兔,庆小兔真的伸出手要她抱,我拍手要庆小兔过来,庆小兔扭过脸趴在御香山老伴的肩膀上,御香山老伴说:“他还和不要外公了呢。”,当我再次拍手,庆小兔这才转过身要我抱。

八点十分回来,家里的大门被反锁着,外婆出去买菜了,庆兔兔还在里面睡觉。我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一个是怕庆兔兔醒了找不到人,一个是怕万一家里出来什么火灾或其他事故,庆兔兔打不开门无法逃生。

其实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是我没有进屋看看庆兔兔在不在家。八点二十分外婆回来了,接着就听见庆兔兔的说话声音。庆兔兔说:“外婆说,要去买菜,我就起来跟着外婆去了。”,我说:“你就这样就很好,生活要有规律。中午再睡一个觉,这样你的身体就会健健康康。”。

外婆给庆兔兔炒的鸡蛋饭,庆兔兔端着饭碗说:“外婆,我要看电视。”,我说:“吃了饭再看电视。”,外婆说:“吃饭看电视对眼睛不好。”,我说:“吃饭的时候血液都流向胃里,身体其他部分的血液相对就要少一点,所以一个人要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这样可以保护自己的眼睛,同时胃有更多的精力消化食物。”。

庆小兔坐在庆兔兔旁边看着庆兔兔吃饭,庆兔兔不断地回头逗庆小兔,庆小兔就一个劲地跟庆兔兔啊啊啊地讲话。庆兔兔在喝豆浆,庆小兔扑向庆兔兔,庆小兔两个手拉着庆兔兔的胳膊,庆小兔叽哩哇啦地要豆浆,庆兔兔说:“这是哥哥刚刚喝过的豆浆,你不能再喝了。”。外婆倒了温开水给庆小兔喝,庆小兔嘴里含着奶嘴,眼睛却看着庆兔兔手里的豆浆杯。

饭,庆兔兔没有吃完,外婆说:“吃不完,你就放在那里吧。”,庆兔兔说:“我要看电视”,外婆说:“刚刚吃完饭,不能看电视,一会又要去上课来不及的。”,我说:“我刚刚答应了他吃完饭看电视的。”,外婆说:“既然外公已经答应了,你就看一集电视吧,到点了就是没有看完一集,你也要把电视关掉的。”。

九点钟带庆兔兔去琴行打架子鼓,庆兔兔戴着妈妈的宽沿无顶的鸭舌帽。

天已经连续晴了十天了,有一天是预报小雨,雨也不知道下在何方。一天晴,两天晴,三天热,四天热,热,已经使人麻木了,反正出去不出去都是热。不可能一直呆在屋里不出去,出门就有面临热浪的考验,太阳底下已经无法停留,阴凉处也越来越热,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用面对笑盈盈的太阳公公。

来到琴行,庆兔兔说:“外公,你要在这里等着我,妈妈就是在外边椅子上坐着等我的。”,我说:“外公还要回去抱小九。”,庆兔兔说:“不是外婆在抱小九吗?”,我说:“外婆身体不好,外婆不可能一直抱着小九,外婆还要洗菜做饭呀。”,庆兔兔说:“妈妈就是每次都在那里等我的。”,我说:“外公有很多事情,妈妈没有事情所以才可能在这里等你下课的。”。

架子鼓的老师还没有来,老板娘说:“你把他放在这里不要紧的,你可以先回家去。”,老板娘知道庆兔兔还有一个弟弟,我说:“庆兔兔,一会你下课的时候外公就来接你。”。

回来,身上的汗就像下雨一样,不断地要毛巾擦汗也不行,汗还是不断地地从皮肤下边渗出来。庆小兔已经闭上眼睛,外婆怎么也放不下来,我接过庆小兔继续睡觉,抱着睡了十分钟才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

气温也有一点太高了,客厅里开着空调,靠近餐桌跟前的温度始终定格在二十九摄氏度。

十点钟去接庆兔兔回来,外边骄阳似火,大树的阴影都蜷缩成了一团,能够遮挡烈日的只能是遮阳伞了。

琴行里的温度已经节节攀升,一台空调发出的冷气已经无法阻挡酷暑的来袭,刚刚从外边跨进大门还觉得有一点凉气,停下来马上汗就夸夸地冒了出来。每一个琴室里的电风扇并不能带来凉意,唯一的是可以把身上的汗带走。

庆兔兔说:“外婆,我要看电视。”,外婆说:“上午只能看一次,下午吃完饭可以再看一次。”。外婆已经说话在前,我不能当着庆兔兔的面再反驳外婆的意见,庆兔兔看电视已经比其他孩子少了很多,放假在家里适当可以放宽限制。每次看电视不超过半个小时我同意,但是半天只让庆兔兔看一次我就有一点不同意了。电视看多了是对眼睛不好,但是电视是一个新媒体,它可以让孩子看到许多书上看不到的东西,有时候可以学到比学校的讲课学的东西还要多。看一次电视休息一个小时,可以再让庆兔兔看一次,关键是节目的选择,我们要让庆兔兔看到不同的知识,尽可能让庆兔兔远离哪些打打杀杀血流满地的动画片。

外婆忽然说:“你可以把乘法口诀加法口诀念三遍,外婆让你再看一集电视。乘法口诀以后学校要求死记硬背的,你现在记住了,这样别人问你,你就能够随口说出来。”。

庆兔兔看了《迷你卡车》,这是一个不错的动画片,它讲述一辆装载机,一辆起重机,一辆卡车,怎样配合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的。每集一个故事,就是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建筑,要准备哪些材料,建筑的过程是怎么样的,看完了,孩子们就学会懂得了一些建筑的基本常识。

十一点钟外婆给庆小兔喂米糊,外婆问:“庆兔兔,你是不是都念了?”,庆兔兔说:“我念了。”,外婆问:“你是不是都念了三遍了?”,庆兔兔说:“那外婆你要跟着我一起念。”。

十一点四十分庆小兔还坐在我的大腿上,听见庆小兔在梗巴巴,我连忙把庆小兔移到巴巴盆跟前,庆小兔接连梗了好几声,听见几声很响的巴巴落下的声音,接着就是噼里啪啦一阵响,最后是噗呲一声,庆小兔屙稀巴巴的声音。我低头看,盆子里屙了那么多巴巴,最先梗出的两截巴巴几乎没有一点变形,有我的小拇指那么粗,以后的巴巴才坍塌下来。外婆给庆小兔擦屁股,卫生纸上有两点不是很鲜红的血迹,继续擦屁股就没有再看见血迹了,庆小兔屙的巴巴里也有没有发现血迹。

庆兔兔翻出一盒羽毛球,庆兔兔说:“外公,我们两个打羽毛球吧。”,我说:“外公现在抱着弟弟呢。”,庆兔兔说:“可是我想打羽毛球呀。”,我说:“明天可以打羽毛球,明天妈妈姨妈都在家里。”。

十二点半门铃响了,外婆说:“妈妈回来了。”,拿下可视门铃的耳机,显示屏上又看不到人,我问:“谁呀?”,听筒里传来黄耀虎的声音:“庆兔兔在不在家?”,庆兔兔马上跳起来跑到门口喊:“黄耀虎,我在家里。”,我把楼下的大门打开说:“庆兔兔在家里,庆兔兔现在正在吃饭。”,黄耀虎问:“让庆兔兔去我们家玩好不好。”,我有一点犹豫,我说:“庆兔兔吃完饭还要睡觉呀?你不要站在外边,先上来吧。”,黄耀虎进来说:“庆兔兔可以在我们家睡觉呀?”,外婆问:“在你们家怎么睡呀?”,黄耀虎说:“我妈妈吃过饭在屋里睡觉,我奶奶吃完饭就回去了,我和庆兔兔睡沙发,我睡小沙发,让庆兔兔睡大沙发。”。

妈妈回来了,妈妈问:“黄耀虎,你已经吃完饭了。”,黄耀虎说:“我还没有吃饭,我奶奶还在炒菜,我要庆兔兔去我们家玩。”,妈妈说:“你还没有吃饭,等你吃完饭再叫庆兔兔去好不好?”,黄耀虎说:“不要紧的,我们吃饭,庆兔兔就在旁边玩就是了。”。说真的,放假了孩子们实在有一点无聊,我虽然希望庆兔兔睡午觉,我也想让庆兔兔去黄耀虎家玩一会。

妈妈说:“那你就在屋里等一会吧。”,黄耀虎说:“妈妈要我叫了庆兔兔就回家的。”,黄耀虎的电话响了,黄耀虎妈妈问“你怎么还没有回来呀?”,黄耀虎说:“庆兔兔还在吃饭。”,黄耀虎妈妈说:“别人吃饭你在旁边看着多不礼貌呀?”,黄耀虎说:“他们家要我在这里等的,妈妈你再等我五分钟。”。

黄耀虎看见庆兔兔那么多陀螺说:“庆兔兔,你怎么那么多陀螺呀,我也有很多陀螺,我的都是《焰天火龙王》陀螺,这种《深海冰龙神》陀螺我就没有,你过一会把这个《深海冰龙神》陀螺带过去玩。”。

黄耀虎问:“庆兔兔上午我找你,你怎么不在家呀?”,庆兔兔说:“上午我去上架子鼓的课。”,黄耀虎问:“你现在打到哪里了?我已经打到《你可以》了。”,庆兔兔说:“《你可以》我已经打过了,现在我已经打到《逆战》。”,黄耀虎说:“《逆战》我还没有打。”。

妈妈说:“庆兔兔,今天姨妈下班要带你去游泳。”,黄耀虎问:“庆兔兔,你要去哪里游泳呀?”,妈妈说:“不知道去哪里。”,黄耀虎说:“你去的时候我带自行车去送你,你骑自行车,我就跟着后边跑。”,妈妈说:“庆兔兔还要去姨妈的医院去等着呢。”。

庆兔兔带上《深海冰龙神》陀螺跟着黄耀虎出门,外婆说:“玩归玩,回来的时候不要忘了带回来。”。

一点十分庆小兔睡着了,妈妈又急急匆匆地顶着烈日上班去了。

一点五十分庆小兔在翻身,我想逗庆小兔玩,庆小兔伸出手想抱。

两点十分庆兔兔来电话:“外公,我的裤子湿了。”,外婆说:“湿了就要他回来。”,我说:“玩就玩一会,放假了你要他去哪里呀?”,外婆说:“这么大了,怎么还会尿裤子?”,我说:“壮兔兔这么大了还在尿床,庆兔兔尿裤子又不是故意的。”。庆兔兔有时候是过分讲究,尿尿,只要滴上一滴滴到裤子上,哪怕是洗手的水溅到衣服上,庆兔兔都要把衣服换了。这种事情又不能多说,虽然一滴尿一点水不算什么,但是我们又不能说:“你裤子上有尿不要换了。”。

庆小兔突然大哭起来,庆小兔的头撞在小床的栏杆上,庆小兔整个人在小床上横过来了,庆小兔个子已经超出小床的宽度,庆小兔猛地蹬了一下脚,庆小兔的头狠狠地撞在小床连杆上。外婆说:“这个围着小床的垫子还要装上。”,我说:“这个垫子档上以后小床的空间变小了,小九躺在里面看不到外边的东西。天热了,开空调了,冷气吹不进去。现在他已经长大了,他的长度已经超过小床的宽度,所以小九醒了,一定要有人看着,一个就是要把小九抱出来。”。

两点半外婆给庆小兔喂苹果,就是说今天庆小兔吃了一个整苹果。

庆小兔在扔玩具,其实昨天就发现庆小兔会扔玩具了,今天庆小兔还用脚踢玩具,庆小兔会专门侧过身子去选择自己想玩的玩具。

外婆把庆小兔吃成一个空壳的苹果拿起来,庆小兔看着外婆笑起来,庆小兔伏过身体往外婆这边倾斜过来,外婆说:“你就那么好吃呀?你今天都已经吃了一个整苹果了,你今天不能再吃了。”,庆小兔竟然看着外婆哭了起来。

四点钟庆兔兔的电话来了,庆兔兔问:“外公,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呀?”,我说:“你想回来就直接回来呀,为什么还要我给接呢?”。黄耀虎妈妈打开门说:“庆兔兔在找什么车子?”,庆兔兔说:“我的车子不知道放在哪里了。”。庆兔兔第一次离开想到自己带去的东西,找到车子庆兔兔又在找水杯,原来庆兔兔每次转换活动项目,庆兔兔会不顾一切扔下手里的东西就走,从别人家里回来,自己带了什么东西去,庆兔兔从来没有想到过要把自己的玩具带回来。

庆兔兔刚刚想走,黄耀虎说:“等等我,我去你家。”,黄耀虎妈妈说:“庆兔兔还要去上课。”,庆兔兔连忙说:“阿姨,我今天没有课。”,我说:“四点四十分,庆兔兔要跟着姨妈去游泳吃饭。”。

今天庆兔兔在黄耀虎家睡的觉,玩了一下午两个人没有喝一口水,临出门两个人又开始喝水。

四点二十分外婆冲了九十毫升牛奶,庆小兔只喝了十五毫升,外婆把剩下的牛奶和入米糊喂庆小兔。

黄耀虎说:“我们可以不可以看电视?”,外婆说:“可以,你想看什么电视?”,黄耀虎说:“我喜欢看《猪猪侠》,我就只看《猪猪侠》。”,外婆说:“你们要看就看吧。”。

当目录中出现《汪汪队》的时候,黄耀虎说:“我喜欢看汪汪队。”,一集一集的挑选,黄耀虎始终没有找到自己要看的《汪汪队》,庆兔兔说:“你到底要看什么电视呀?”,黄耀虎说:“我看的《汪汪队》和这个不一样。”,庆兔兔说:“这是新出的《汪汪队》。”,黄耀虎勉强看了一集《汪汪队》,没有看完又要看另外一集。庆兔兔说:“我不喜欢看《汪汪队》。”,黄耀虎说:“我在家里就随便让你看的。”,外婆说:“你在他们家,黄耀虎就让你看,所以黄耀虎在我们家你也要人黄耀虎选择,因为你们说好朋友嘛。”。

黄耀虎说:“我最喜欢你的弟弟。”,黄耀虎摸摸庆小兔的头,捏捏庆小兔的脸蛋,黄耀虎还故意瞪了庆小兔一眼,庆小兔只是莫名其妙地看着黄耀虎,黄耀虎说:“为什么他不哭呢?”,外婆说:“为什么要他哭呢?小九最喜欢笑了。”。

四点半我说:“庆兔兔,我们要走了。”,庆兔兔说:“怎么这么早呀?”,外婆说:“等你走到了,姨妈也要快下班了。”,黄耀虎问:“庆兔兔,你要去哪里呀?”,庆兔兔说:“我要去游泳去。”,黄耀虎说:“我去年妈妈就没有带我去游泳了。”。

黄耀虎问:“庆兔兔,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等着你。”,妈妈说:“庆兔兔要很晚才回来。”,黄耀虎说:“庆兔兔,我等着你。”,妈妈说:“你要不一个人继续留下来玩。”。

浓黑的云向着我们头顶涌来,残阳光芒把云的边缘照亮,太阳已经无力再施展威力。庆兔兔套着游泳圈走在路上。刚刚走出小区大门,庆兔兔突然说:“外公,我的游泳裤和游泳帽没有带。”,我只是带着妈妈准备的包包就出来的,往回走几步我才想起来,包包里妈妈好像说过:“庆兔兔游泳的东西都在这里。”,我打开包包一看,包包里有一个塑料袋里装着庆兔兔的游泳装备。

我从外边回来,妈妈已经回来在洗澡了,外婆说:“刚刚小九又屙巴巴了,可是还是稀巴巴,后来屙的好像屙的就是苹果泥。”。

黄耀虎没有走,继续在玩庆兔兔的玩具。黄耀虎喜欢庆兔兔的玩具,黄耀虎羡慕庆兔兔的玩具之多,妈妈说:“你不是也有很多玩具吗?”,黄耀虎说:“我的玩具没有庆兔兔的多,好多庆兔兔的玩具我都没有。”。

五点二十分黄耀虎妈妈来电话了,黄耀虎说:“我在等庆兔兔回来。”,黄耀虎妈妈说:“马上就要下雨了,也要吃饭了,你就先回来,等一会再去找庆兔兔玩。”。我说:“晚上庆兔兔可能回来有一点晚,明天庆兔兔没有补习班,你可以来找庆兔兔来玩。”,黄耀虎说:“明天早上要庆兔兔到我们家来找我。”,我说:“你可以给庆兔兔打电话呀。”,黄耀虎说:“我又没有庆兔兔的电话号码。”,说真的的我也是一个科技盲,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给庆兔兔加一个小朋友的电话。

黄耀虎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妈妈对他管教很严,和庆兔兔玩绝对没有问题,两个人都是属于温文尔雅的男生。

五点半庆小兔喝完奶就一声不响地睡着了,七点四十分庆小兔醒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