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34小九抱着脚在啃

2017-09-12 09:20 | 宝宝成长

2234星期四晴天38~27PM2.5-57

昨天晚上睡觉空调只开了一个小时,外婆就把空调关了,四点钟我竟然热醒了一次,等我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六点二十分。

不开空调,夜里我们房间的门是不会关的,屋里晚上睡觉前所有的门窗紧闭还要打开震动报警器。客厅里的温度和屋里一样高,温度计上的显示温度是三十度,屋里的温度高了反而觉得外边的凉风有一点惬意。

我问外婆:“你怎么不去买菜。”,外婆说:“小九起来还要洗澡换衣服。”,庆小兔今天实实在在地睡了一个早觉,八点十分才从屋里抱出来,庆小兔满面笑容的看着我。

我坐在电脑跟前,我身上汗水如注,今天我才真正地感受到夏天的来临。庆小兔洗完澡,外婆在喊:“小九在啃脚。”,我过来看,庆小兔抱着自己的右脚在啃。外婆说:“赶快拍几张照片。”,庆小兔啃脚前几天就发现了,只不过庆小兔偶尔抱着脚啃一下,庆小兔大部分时间都坐在那里在啃脚,今天庆小兔是躺在床上抱着脚在啃。

妈妈昨天晚上说:“明天早上小九要去游泳,天太热,明天早上八点钟就出发。”,时钟已经指到了八点五十分妈妈还没有从房间里出来,外婆只好进到房间里提醒妈妈时间不早了。外婆出来说:“小九的妈妈到底是遗传谁呀?我们两个人快人快事,做什么事情都是雷厉风行闻风而动,说好什么时候做,什么到了时间就一定做完,她们做事也太拖拖拉拉了。”,我说:“可能高级知识分子都是这样,慢工出细活,学习到的知识要慢慢地消化吸收。”。

耀眼的阳光把路人逼到墙边的阴凉处,就连树荫下斑斑点点的阳光也让过路的人感到不快。我抱着庆小兔来到姨妈楼下,按响门铃,庆兔兔还在穿衣服。楼前小小的空地上已经成了一个幼儿园,六个孩子个个都比庆小兔大,他们都是能跑会跳会说会笑的大孩子,只有一个比庆小兔大几个月的小姑娘。小姑娘身上的尿不湿引起大家的议论,小姑娘奶奶连忙解释说:“我们在家里就没有用尿不湿,出来拍她尿了才兜的尿不湿。”。孩子兜不兜尿不湿是各人各家自己的事情,这个天那么热,就是光着脊梁还大汗淋漓,孩子屁股上裹着不透气的尿不湿确实有一点不妥。家长就是为了能够轻松省事一点,辛苦遭罪的却是孩子。

早上外边的阴凉处比起密闭的屋里确实舒服了很多,因为在这里已经没有家具衣服被子散发出的气味,微微的小风带来大树小草的清新。孩子们一个个欢天喜地,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看着这些哥哥姐姐们在奔跑玩耍,我没有把庆小兔抱到跟前,庆小兔是要的见证他要看的一切,庆小兔还不能和他们近距离的接触。

来到小阿福,妈妈和庆兔兔也提着包子和豆腐脑进来了,游泳室里已经来了五个服务员,庆小兔还是第一个报到,很快庆小兔就进到游泳池里。庆小兔已经能够控制一点自己的方向,庆小兔的转弯速度迅速而快捷,庆小兔两腿在水里迅速摆动,庆小兔的脚可以踩到桶底加速了庆小兔的旋转,庆小兔两个手也能够协助身体朝着想要看的地方。

今天是服务员多而来游泳的孩子少,于是其中一个服务员愤愤不平地在说:“某某人说自己什么都会,池子里水也会调温度,放水的时候她站住一边,我放好水她过来用手在水里摸一下说,温度正好。接孩子,给孩子脱衣服,戴游泳圈,她也是坐在旁边看着,给孩子按摩穿衣服也只是递一下东西。”,难怪上一次三个服务员没有人给庆小兔放水游泳的,害得庆小兔瞌睡又不能睡,游泳又没有人给准备水。

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这个就是最好的写照。按道理应该人多力量大,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这个就和以前的大锅饭一样,大家大眼瞪小眼,人多出工不出力,把大家的依赖性发挥至极致。服务行业是一个比较难以管理的行业,尤其是一些一群人共同为一个事情服务,人浮于事管理不严谨,这就出现了干活的干死,不干活闲的无处可去。干活的牢骚满腹,不干活的一样喋喋不休,所谓的的劳动效率就是有两个人干几个人或者干几十个人的工作量,喊口号作报告没头没了地吐沫星子乱飞。

就像小区打扫卫生一样,老老实实的每天拖把从楼上拖到楼下,偷奸耍滑的几天才拿拖把看看有没有看不过眼的,有一些干脆拿着拖把坐在楼道里看手机。每天一身汗的没有多拿一分钱,每天学习手机的弄不好还会得到领导的赏识,关键是看风使舵的人可以吃香喝辣。

同样是和尚挑水吃却可以延伸出不同的故事。三个小和尚把路分成三段,三个人接力挑水,大家都劳动了,水缸水也满了。庙里规定多劳多得,谁挑的水最多,晚上加一道菜,谁挑的水少,菜减半甚至没有菜吃,直到逐出寺庙。三个小和尚架了电线,安装水管,电闸一合水就哗哗的流进庙里,三个小和尚一辆时间就开始养猪种菜。

这个故事启发我们:要强化内部管理,明确职责,通过优化资源配置,提高企业经济效益,必须有一个奖惩制度,出工不出力的不是少拿奖金的问题,而是要把他们从自己的队伍里驱除出去,他们的存在可能会带坏一批人。

在游泳的时候庆小兔还精神抖擞,从小阿福出来炙热的阳光让庆小兔眼睛没有地方躲藏,很快我发现有些人注视着庆小兔,我低头看庆小兔的时候,庆小兔已经垂下了脑袋,庆小兔的眼睛已经眯成一条缝了。

十点半到家庆小兔就没有醒来。

十一点二十分庆小兔醒了,十一点半外婆喂庆小兔吃米糊。十一点五十分庆兔兔回来。庆兔兔说:“妈妈我要看电视。”,妈妈说:“现在不行,要看,吃了饭再看。”,庆兔兔说:“妈妈讨厌。”,妈妈说:“庆兔兔你在说什么?你越这样说,妈妈越不能让你看,你今天下午的电视也不用看了。”,庆兔兔说:“我要看。”,妈妈说:“你这些是跟谁学的,你不要以为你说这样的话,妈妈就会让步,你说这样的话,妈妈会更不想让你看电视。”。

吃过饭,一点半庆兔兔看完动画片,妈妈说:“庆兔兔要睡觉了。”,庆兔兔说:“妈妈,你要给我念一本书。”,妈妈给庆兔兔念了一步《嗨,悉尼》,妈妈抱着庆小兔说:“我们要睡觉了。”,庆兔兔掀开《嗨,悉尼》继续看,妈妈说:“我数到五,你如果再不进来,我们就要关门了。”,妈妈进门,妈妈在数:“一,二,三,四。”,妈妈刚刚数到四,庆兔兔马上站起来把书放回书架打开房门进去了。

庆小兔很快又被抱出来,妈妈说:“小九还是那么精神,等一会睡了再抱进来吧。”。庆小兔还是玩电视机的遥控器,其他玩具庆小兔好像失去兴趣,庆小兔就是对这个小小的遥控器情有独钟。

一点四十五分庆小兔有一点怏兮兮地,我抱起庆小兔给他唱歌谱,还没有一分钟庆小兔的脑袋就歪倒在我的肩膀上。外婆说:“不要送到妈妈那里,就让他在客厅里睡觉吧。”。

半个小时的梦境,庆小兔翻转身体抱着枕巾自我欣赏起来。

外婆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苹果,庆小兔看见苹果就马上扑过去,外婆说:“苹果还有一点凉,我们放一会再吃。”,庆小兔的脸马上就沉了下来,庆小兔的脸就是一副哭相。

三点五十分听见妈妈和庆兔兔在说话,妈妈在教庆兔兔学习英语字母,一会妈妈出来了说:“我们现在来进行拼读练习。”。

白板上写了一个辅音两个字一个元音两个字,妈妈写了一个a说:“a是一个元音,元音就是声音洪亮的嘴张的圆圆,辅音是辅助它的。”,妈妈写了一个bab说:“我们来念一下,bbbaaabab。”,庆兔兔跟着妈妈一起念。妈妈对庆兔兔说:“你先写一个c。”,妈妈接着说:“我再写一个a。”,妈妈说:“你再写一个d。”,妈妈用手指着c说:“好,你先念这个字母。”,庆兔兔念了几遍,妈妈说:“我们再练习a韵母。”。妈妈念道:“cccaaacad。”。

妈妈说:“我们再练习一个词组。”,庆兔兔说:“妈妈我来先写。”,妈妈说:“你写一个d。”,庆兔兔写好一个d以后,妈妈接着写一个a,庆兔兔问:“妈妈后边写什么字母?”,妈妈说:“写一个f。”,庆兔兔问:“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妈妈说:“daf,不是单词,我们是练习拼读。”。

今天妈妈一共跟庆兔兔拼读了五组词组,最后一组词组的字母g还是庆兔兔随意写上去的,妈妈说:“现在我们庆兔兔可以自己创造词汇,自己能够拼读了。”。

庆兔兔在练习拼读,庆小兔一定要站在旁边,庆兔兔每拼读一次,庆小兔激动程度超过庆兔兔,庆小兔嘴里高兴地发出各种声音,庆小兔的身体上下用力地抖动着。

四点半庆兔兔开始看电视,庆小兔就站在旁边跟庆兔兔打岔,庆兔兔一边看电视,一边逗庆小兔说话,庆小兔一直看着庆兔兔,并且一直啊啊啊地说话。

妈妈说:“哥哥看的电视叫忍者,这个动画片在日本很有名哟。”,妈妈一边在客厅里走着一边继续说:“日本是一个很小的国家,他们的经济很发达哟。”,庆兔兔不愿意了,庆兔兔说:“妈妈,你不要来回走了,我都看不好电视了。”。

五点钟外婆说:“吃饭了。”,妈妈说:“吃完饭我们就要去打跆拳道了。”,庆兔兔问:“小九去不去呀?”,妈妈说:“现在好热呀,弟弟出去,不会把弟弟身上的皮都晒暴了呀。”,庆兔兔说:“我要小九去看我练习跆拳道。”,妈妈说:“等以后天气凉快了,到你上学的时候,你每个星期天休息去练跆拳道,我们再带小九去看你学习跆拳道去。”,庆兔兔说:“那要什么时候呀?”,妈妈说:“等你学到白黄带,黄带,黄绿带,”,庆兔兔说:“我要学一个黑带。”,妈妈说:“你才刚刚开始学,学到黑带要到什么时候呀?”,庆兔兔说:“我就要学黑带。”,妈妈说:“黑带一段一品,黑带二段 二品,黑带三段三品,黑带四段,黑带五段,黑带九段,这个要学很长时间的。”。

妈妈突然说:“庆兔兔,你跆拳道的衣服还在姨妈家,你打一个电话要姨爹送过来。”,电话拨通了,庆兔兔说:“姨爹,你帮忙把我的跆拳道衣服拿过来。”,姨爹说:“哦,姨爹忘了,中午就应该给你带过来的。”,庆兔兔说:“姨爹,你要快一点哟,我们五点半就要出发了。我有一件跆拳道衣服,有一个跆拳道裤子,还有一条跆拳道带子,姨爹你不能忘记哟。”。

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庆小兔已经以改过去文静的活动方式,庆小兔的两条腿高高地竖起,庆小兔不时地还用两个手抱着脚,不过庆小兔都没有将脚塞进嘴里。

庆小兔只要坐在沙发上玩,现在庆小兔努力想站起来,庆小兔不愿意一直坐在那里玩。

庆兔兔走了,六点钟庆小兔眯缝着眼睛趴在外婆身上哼哼,我说:“小九,要睡觉就睡觉,不要这样咕咕唧唧的。”,庆小兔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把头趴下来倒在外婆的肩膀上就睡着了。

我的两个喷嚏把庆小兔打醒了,外婆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没有睁开眼睛,庆小兔在外婆的怀里继续睡觉。

七点钟庆兔兔的手表电话响了,原来是杨小跳打电话找庆兔兔,我不知道电话是怎么用的,看见上边显示一个活动的箭头,于是我用手摸了一下,电话竟然接通了,杨小跳说:“庆兔兔,我这是用我的手表电话给你打电话哟。”,我说:“杨小跳,庆兔兔现在不在家,庆兔兔去练习跆拳道了,明天你再打电话给庆兔兔好不好。”,电话打完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关闭电话,我只好用手在电话上到处摸到处按,一直到手表上出现时间,我知道电话可能已经切断了。

下来我才从网上了解了一些糖猫手表手机的信息。

我让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放下还没有半分钟庆小兔就哭了起来,抱起来庆小兔,庆小兔半睡半醒,哭了几声就不哭了。

门铃响起,显示屏上看见一个小孩在下边一蹦一蹦的,打开门才发现是黄耀虎,黄耀虎问:“庆兔兔在不在家?”,外婆告诉他庆兔兔八点半才回来,黄耀虎问:“现在不是八点半了吗?”,外婆说:“现在刚刚七点半,明天你再了找庆兔兔来玩。”,黄耀虎说:“怎么昨天我就没有找到庆兔兔呀?”,外婆说:“昨天庆兔兔是打架子鼓了。”。

外婆说:“现在的孩子真的有一点可怜,没有一个伴可以玩,一个人在家里不知道要干什么?”,我说:“以后他们会找小朋友玩的。”,外婆说:“上学就不可能了,就是放假休息才可能在一起玩。”,说真的,我是怕妈妈和外婆不让庆兔兔到别人家玩。

妈妈回来就说:“明天我就去上班,省得他们扣我的工资。明天早上我按时上班,下午下班就提前一个小时回来。明天上午庆兔兔还有架子鼓课,九点十分送庆兔兔过去,十点二十分庆兔兔下课。”。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们有一点措手不及,虽然妈妈上班是早晚的事情,本来说好是八月六日上班,确实让我们不知道怎么做才好。接送庆兔兔肯定是我的事情,中途我必须要回来,外婆不可能长时间抱庆小兔,外婆早上还要去买菜,早上我还要带庆小兔出去。

十点钟庆兔兔庆小兔跟着妈妈进了房间。

明天我们将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活模式,就是没有妈妈的妈妈时代的延续。当然并不是就我们一家是这样的生活,千千万万个二胎家庭都这样一天一天都平稳渡过,要的就是一个适应过程,我们要适应,庆兔兔庆小兔一样要适应过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