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32酷暑停电的时候

2017-09-10 06:38 | 宝宝成长

2232星期二晴天转小雨37~26PM2.5-56

太阳公公一天天忘我的工作,气温也在忙忙碌碌中节节攀升,昨天的气温终于站到了三十八度。早上起来屋里已经有了热烘烘的感觉,太阳公公依旧热情奔放,一望无际的蓝天没有一片云朵造访。

我起来的时候就听见庆小兔在哼哼,庆小兔也像轻轻地哭了几声,很快屋里又安静下来,妈妈抱出了庆小兔,妈妈说:“昨天夜里小九一直不好好地睡觉。”,说着庆小兔哭了起来,妈妈又开始哄庆小兔,外婆想去接庆小兔,妈妈已经抱着庆小兔进屋里了。

七点二十分庆小兔哭着被外婆抱了出来,我接过庆小兔庆小兔一样在哭。我就怕孩子莫名其妙地哭,孩子不会说话,孩子无法表达自己的述求,哭可以演绎出无数的含义,饿了,要屙巴巴了,肚子疼了,饿了可以喝奶,屙巴巴就端一次,就是孩子生病无法理解,又怕错误的判断耽误了孩子的病情。

我说:“赶快洗一下,我抱出去试试。”,脱衣服庆小兔就没有停止大哭,一直到放到澡盆里庆小兔才安静下来。接下来的庆小兔就是平静如水,一副笑眯眯的面孔一直望着我。

出门还没有走几步,仙兔兔的弟弟已经下班回来了。重载的胖哥哥已经不是仙兔兔外婆抱得动的,胖哥哥自然就一直坐在自己的专车上。看见胖哥哥,庆小兔马上伸出手去摸胖哥哥,仙兔兔外婆拿起胖哥哥的手说:“我们和弟弟握一下手。”,胖哥哥的手放在庆小兔的手上,胖哥哥莫名其妙地望着自己的外婆,庆小兔也只是在胖哥哥的手上摸了一下就放开了。

下楼忘了给庆小兔端尿,这时候感觉到有温热的水在我手里流淌,地上也出现一滩水迹。仙兔兔外婆说:“我们弟弟怎么了,是不是发洪水了。”,我说:“天太热了,弟弟给地下浇一点水,弟弟给哥哥散散热。”。

现在在外边爱笑成了庆小兔的一张名片,每个见到庆小兔的人都会说:“这个爱笑的小家伙来了。”。

回到家,换完衣服,我把庆小兔从小床上抱起来,抱着庆小兔还高高兴兴,庆兔兔逗庆小兔,庆小兔一样哈哈大笑。妈妈从庆小兔旁边走过,妈妈说:“小九,你怎么那么高兴呀?”,庆小兔的脸马上晴转多云,庆小兔嗯嗯起来,妈妈进到房间里,庆小兔这个身体都扑向房门的方向,庆小兔的脸马上变成阴转小雨了。我说:“庆兔兔,弟弟想要妈妈了,你赶快过来陪小九玩。”。庆兔兔接受命令马上闻风而动,庆兔兔站在庆小兔面前和庆小兔逗乐,庆小兔看了庆兔兔一眼,马上又转过头去看房门方向。庆兔兔挥手在庆小兔眼前晃动,庆小兔这才把头转向庆兔兔,庆小兔望着庆兔兔在笑,但是庆小兔没有忘记看着房间门,一会就会转过头看看妈妈是不是会出现在门口。

妈妈出来了,庆小兔肯定是要体验一下妈妈的关怀,庆小兔马上扑向妈妈。

庆小兔现在已经在选择玩具玩,不是你给他什么玩具他就玩什么玩具,庆小兔抓起天问国际学校招生广告塞进嘴里。

妈妈给庆小兔喂奶,妈妈说:“小九,你这样妈妈上班以后你怎么办呀?”,妈妈又转向庆兔兔说:“庆兔兔,妈妈要上班了,你每天就不能一直玩了,你要负责陪弟弟玩哟。”,庆兔兔说:“妈妈,你还回来不回来呀?”,妈妈说:“下班妈妈一定要回来呀,弟弟还要喝奶呢。”。

外婆煮了饺子,妈妈说:“庆兔兔,吃饺子了,你闻香喷喷的饺子哟。”,庆兔兔说:“我现在还不想吃饭。”,妈妈说:“你不吃饭就没有能量。”,庆兔兔说:“我等一会再吃。”,我说:“一天三餐必须按时吃饭,不是要到了饥肠辘辘才吃饭,而是到时间了就要按时吃饭。”。

妈妈说:“庆兔兔,你给妈妈拿一盒牛奶吧。”,庆兔兔问:“妈妈,你为什么不自己拿呀?”,妈妈说:“因为你拿的牛奶更好吃呀。”,庆兔兔说:“牛奶不是吃的,牛奶应该说是喝的。”,妈妈说:“哦,是妈妈口误,你拿的牛奶比较好喝。”。

我在说:“小九兜着尿不湿有一点热。”,庆兔兔说:“不是热是热,外公,你说的是不是土话呀?”,我说:“外公说的是河南话。”,河南话的热是第二声,普通话的热应该是第四声,庆兔兔说的土话就是地方方言,外婆问:“那你说的是什么话呀?”,庆兔兔说:“我说的是中国话。”,我说:“你应该说,你说的是普通话。”。

庆兔兔突然发现妈妈的饭已经吃完,庆兔兔问:“妈妈你的饭怎么吃完了?”,妈妈说:“妈妈是大人呀,吃饭就要速战速决。”,庆兔兔说:“吃饭不能比快慢,妈妈是你的嘴巴大了,所以妈妈吃饭吃得快。”。

九点半庆小兔不愿意玩了,庆小兔的脸突然就像要哭一样,外婆说:“小九要睡觉了。”,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并没有睡,但是庆小兔已经有一点萎靡不振。庆兔兔逗庆小兔,庆小兔也笑,庆小兔的笑声最起码低了八度。庆小兔再次低声地哼哼表示起睡觉的欲望,妈妈突然出现在庆小兔跟前,妈妈就像一个催化剂,妈妈就像一个扩音器,庆小兔的声音马上大了起来,而且有一点超强的哭声,妈妈说:“妈妈了抱你吧。”,妈妈又像一个隔音罩,庆小兔马上一声不响地趴在妈妈身上。

九点五十分妈妈说:“小九睡着了。”,外婆说:“小九瞌睡了,小九今天醒的太早了。”。

我从屋里出来庆兔兔还端着碗在吃饺子,我说:“庆兔兔,你怎么还没有吃完呀?你的嘴也太小了吧,你的嘴是不是比蚂蚁还要小呀。”,庆兔兔端着碗进屋找妈妈,屋里窗帘已经拉开,庆小兔已经趴在床上看着我。庆兔兔说:“妈妈我的饺子吃不完了。”,妈妈说:“你不吃了就把筷子洗了,然后我们一起学习《单词世界 Word World》。”。

    庆小兔趴在床上,庆小兔一会仰面朝天,一会又像一个大青蛙趴在那里,庆小兔嘴里说着很像:“妈呀。”,庆兔兔说:“妈妈,你听弟弟在喊妈呀。”,庆小兔又好像在说:“哥呀。”,庆兔兔说:“妈妈,弟弟在叫哥哥呢。”,说真的庆小兔的发音非常像妈呀哥呀,但是这个不是庆小兔有意识的说话而是庆小兔无意之举。

我没有抱起庆小兔,庆小兔有一点不愿意了,庆小兔一条腿跪起来,庆小兔高高地撅起屁股,庆小兔哭了,没有办法只好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庆小兔在玩汽车库房,还有一个舀水的勺子。庆小兔知道把勺子的两头放进嘴里舔,遥控汽车太大庆小兔抱不起来,庆小兔就伏下身子去够。今天庆小兔什么东西都玩不长,最多十分钟,马上就啃啃地带着哭腔,我说:“庆小兔你怎么了现在像一个小姑娘,只要不愿意了就啃啃啃地。”。

庆兔兔看完《单词世界 Word World》出来了,庆兔兔说:“妈妈同意我看一集电视。”,看见庆小兔站在电视机下边,庆兔兔拿着勺子递给庆小兔,庆兔兔站起来随口说了一声:“哦。”,庆兔兔说的声音有一点大,庆小兔身体猛地一震,庆兔兔说话声音把庆小兔吓了一大跳,庆小兔抬起头看了庆兔兔一眼,庆小兔哭了,庆小兔哭的很伤心。妈妈说:“小九,妈妈来抱一会。”,庆小兔马上就不哭了。

庆兔兔说:“小九也太爱哭了。”,我说:“小九还小,你是哥哥,你要问一下自己,为什么弟弟会哭呀,弟弟是因为你说话声音太大,而且你说话的时候又离弟弟太近,所以弟弟被你吓哭了。”。

十一点钟妈妈给庆兔兔读《神奇的校车》,外婆给庆小兔喂米糊。

我抱着庆小兔,庆小兔已经完全不信哄了,庆小兔嘴里哼哼着眼睛就一直看着妈妈,外婆过来抱起庆小兔,庆小兔马上不哭。

庆小兔现在已经明确了家里每一个人的地位,只要庆小兔想睡觉了,庆小兔不高兴了,只要妈妈出现了,妈妈是最能够吸引庆小兔眼球的,接着就是姨妈,庆小兔也很喜欢姨妈,在妈妈姨妈不在的情况下,外婆就是庆小兔的救命稻草。虽然我大部分时间还是陪着庆小兔,我现在真正的从高高的神坛上重重的跌落下来,我只是在出去的时候庆小兔才离不开我。庆兔兔,庆小兔也很喜欢,但是两个人的热情不能维持很长时间,偶尔见面两个人亲密无间,稍微时间长一点,两个人之间就会互相失去兴趣。

同样庆兔兔已经开始对自己的玩具分清你我了,那些玩具属于他的玩具,那些是他喜欢的玩具,剩下的还是可以拱手相让。

庆小兔拿着水枪在啃,庆兔兔伸出手把水枪拿过去说:“这是我的水枪。”,庆小兔马上扭身扑倒下来大哭,我说:“好东西要学会分享,你看弟弟都哭了。”,庆兔兔说:“这不是最好的东西。”,我说:“不是最好的东西你就更要把他给弟弟玩呀。”,庆兔兔说:“这是姑妈给我买的。”,我说:“姑妈还不是非常喜欢弟弟,你不给弟弟分享,下次姑妈说你没有跟弟弟分享,下次回去姑妈专门给小九买怎么办?”,庆兔兔这才把水枪给了庆小兔。庆小兔在玩水枪,庆兔兔就好像自己的水枪会被庆小兔吃掉一样,庆兔兔再一次把水枪从庆小兔的手里夺过来,庆小兔故伎重演扭身扑倒在沙发上嚎啕大哭起来,庆兔兔拿着水枪到卫生间去,庆兔兔说:“我的水枪都被小九弄得全部都是口水了。”,庆兔兔拿着洗干净的水枪出来,我说:“你看弟弟哭了,你还不把水枪给弟弟玩一会。”,水枪塞进庆小兔的手里,庆小兔马上把水枪塞进嘴里。

庆兔兔生气了,妈妈说:“好东西要学会分享,小九是你的弟弟呀。”,庆兔兔说:“你不要和我说话。”,妈妈说:“你是哥哥,你就要像一个哥哥的样子。”,庆兔兔说:“弟弟玩了那么长时间了。”,庆兔兔一个人跑进自己的房间玩起灯笼,一会庆兔兔打着点亮的灯笼出来了,灯笼还播放着好听的音乐,庆兔兔举着灯笼对庆小兔说:“小九,你玩不玩这个灯笼呀?”,有声音,有灯光,还有红红的一身漂亮外衣,庆小兔不再要水枪了。

灯笼也不是百玩不厌的,一会庆小兔又瞄上庆兔兔手里的水枪,庆小兔伸出手要水枪,庆兔兔把水枪放在背后说:“你已经玩了那么长时间了。”,我说:“这是你的水枪,你一天到晚都拿着,弟弟就玩这么一会功夫。”,庆兔兔终于把水枪递给庆小兔,庆兔兔说:“晚上我到江边还要玩的,到时候小九一定要把水枪还给我。”,我说:“晚上小九在外边又不要玩这个水枪的。”,庆兔兔说:“晚上你要跟小九说,晚上他不能玩我的水枪。”。

十一点四十分庆小兔又开始哭了起来,我说:“哥哥把你的水枪给弟弟玩一会。”,庆兔兔把水枪递给庆小兔,水枪庆小兔也不要,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哭,妈妈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继续哭,妈妈说:“小九,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身上哪里不舒服,你昨天晚上就一直闹。”,听到妈妈的说话很快庆小兔不哭了。

一点半我刚刚把日记保存一次,突然电脑黑屏变得马上黢黑一片,在这骄阳似火的日子里失去电的日子,在五十年前人们并没有感觉,现在没有电就像到了世界末日一样。没有空调的冷气,没有了风扇的丝丝凉意。窗帘不敢打开,唯恐屋里的凉气外泄,在阴暗的屋子里的人们就像一个个热锅里的蚂蚁,过惯了舒适的日子突然变得酷热难耐。

庆兔兔一个劲地喊热,外婆递给庆兔兔一把扇子说:“庆兔兔,你坐下来,不要动就不会感到那么热了。”,庆兔兔问:“我坐下来就会来电了吗?”,外婆说:“你不动就不会产生那么多热量,心静自然凉,你静下心就不会感到那么热了。”。庆兔兔装模作样地摇了几下扇子,庆兔兔又在屋里上蹿下跳,庆兔兔用手抹着额头的汗说:“热死我了。”,外婆说:“你坐到外婆跟前来,外婆给你扇扇子。”,庆兔兔坐下来最多一分钟,庆兔兔又站了起来,外婆说:“你就多坐一会不行吗?”,妈妈说:“你想要庆兔兔坐下来,那要比登天还难。”。

庆兔兔说:“妈妈,什么时候才能来电呀?”,妈妈说:“我也不知道,我们要不要去万达广场去纳凉呀,晚上我们就在万达广场吃一顿饭。”,就在这时候姨妈了电话问去不去她那里去避暑去,外婆说:“外边的太阳可以晒暴皮,就在家里呆一会吧。”。

庆兔兔拿着我昨天买的惯性爬行翻跟头的车子,在妈妈坐的椅子上让车子翻跟头,庆兔兔开动一次,然后我再接着比划一次,别看这个不起眼的小玩具,玩起来还能够引起庆兔兔的如此大的兴趣。

庆兔兔拉开窗帘,外边强烈的阳光照了进来整个房间变得明晃晃的,我还以为是来电了说:“来电了。”,妈妈说:“庆兔兔不要打开窗帘,本来屋里的凉气还可以坚持一会,太阳光照进来一会这个屋子就不能呆人了。”。

黑黢黢的房间里庆小兔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我抱庆小兔肯定不会愿意,因为妈妈就站在旁边,妈妈抱着庆小兔一样哼哼唧唧,妈妈说:“小九呀,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是不是你的肚子疼呀?”,我说:“他的的肚子软软的,不应该会肚子疼,前几天他这时候都是在外边玩的。”,外婆说:“这时候怎么去外边玩呀,外婆来抱一会。”,外婆抱着庆小兔,庆小兔也只新鲜了一会功夫,庆小兔马上又开始了叽叽咕咕地表演。

外婆说:“我们到走廊了去看看。”,刚刚打开大门一股热浪迎面袭来,我说:“你可以抱着到一楼走廊里看看,那里也许没有那么热。”,等我下楼外婆和庆小兔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等听到外婆在楼下说话的时候,庆小兔已经在乖乖兔家的楼下,庆小兔已经抱在乖乖兔奶奶的身上。外婆说:“刚刚抱着小九去了地下车库,下边黢黑一片。”,我说:“没有电,地下车库就更黑了。”。

热浪把人们一个个从家里驱赶出来,虽然外边也热,可是在阴凉处还有一丝丝凉风拂面,比在四周不流通的房间里还是好了许多。杨小跳和爷爷下来了,黄耀虎和妈妈也出来了,当我搬着椅子跟前的时候,黄耀虎说:“这里已经有很多椅子了。”,黄耀虎妈妈在家里搬出许多椅子供大家休息。

黄耀虎对着庆兔兔说:“庆兔兔,你弟弟好像你哟。”,乖乖兔说:“你弟弟长得和你一模一样。”。几个小朋友在玩跳跳球,庆兔兔和乖乖兔去了楼后池塘,外婆说:“庆兔兔,你到哪里去呀?”,我说:“不要紧,都这么大了。”,外婆说:“庆兔兔跟着乖乖兔一起去我也放心一点。”,确实乖乖兔人小心细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家里的灯亮了起来,这时候正好三点整,妈妈兴奋地喊道:“来电了。”,这次停电只是短短的一个半小时,工人师傅辛苦了,我们就可以不用再受酷暑的煎熬了。

庆小兔回来了,庆兔兔去了黄耀虎家。

回来先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庆小兔在小床上翻滚,妈妈说:“你们看,小九的屁股撅起来了。”,我说:“早上我就发现了,这就小九要会爬的信号。”,妈妈说:“他的胳膊还不会撑起来怎么爬呀。”,我说:“只要他能够撅起屁股,他就可能身子往前冲,这时候就会逼迫着他把胳膊撑起来来调节自己身体的平衡。”。

庆小兔哼哼起来,妈妈问:“要不要给他喂奶呀?”,外婆说:“十一点喂的米糊,接着喂的奶,现在已经三点半,可以喂奶了。”。

喝完奶庆小兔就睡着了,四点钟庆小兔被外婆抱出来。

庆小兔在玩遥控器,电视节目就不断地改变节目内容,我把遥控器电池取出来。庆小兔回头看见沙发背上边麻将席上系的黄色绳子,庆小兔扭转身体左腿盘着,庆小兔的右腿竟然跪在沙发上,庆小兔的屁股已经高高地离开沙发,庆小兔用两个手去够绳子。因为系绳子的地方比较高,庆小兔勉强那个够着绳子,庆小兔努力想站起来,我扶着庆小兔站起来。

妈妈说:“庆兔兔,我们要走了,你去把你的杯子灌上水。”,庆兔兔问:“为什么呀?”,妈妈说:“因为这是你要喝的呀?”,庆兔兔起来去往杯子里加水,外婆说:“庆兔兔拿拿不动这瓶凉水壶吧?”,妈妈说:“庆兔兔经常自己往杯子里灌水。”,不过妈妈还是过来看了一眼庆兔兔是不是灌水了,其实这时候我也在庆兔兔旁边。

六点二十分庆兔兔跟着妈妈去练跆拳道,庆小兔闭着眼睛哭哭啼啼,庆小兔不知道怎么形成了睡觉要哭一会的坏习惯,外边太热,我们准备等太阳落山再去看庆兔兔学跆拳道。

七点半庆小兔醒了,庆小兔闭着眼睛就大哭,哄哄又睡了,外婆说:“这样弄不好夜里又不好好睡觉。”,我说:“我们就带小九出去玩一会。”。

去庆兔兔那里看跆拳道是不可能了,外边热气蒸腾,没有一丝风,小广场看不到几个人,大理石的台阶上热的烫手,屁股根本就没有办法坐下来。

于是就随着人流涌向江边,晚上的长江边热闹非凡,大人孩子一个接着一个,坡上的小路,下边两个行走的大平台,来往的人侧身而过。江边不再和小区马路上一样,温度明显低了许多,阵阵的江风抚摸着我们的脸颊,给人一个凉爽宜人的世界,空调是给了我们凉爽,却没有给我们带来新鲜的空气,这里提供的却是一个纯天然的氧吧。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