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26游戏为何成了精神毒药

2017-09-04 06:27 | 宝宝成长

2226星期三小雨34~25PM2.5-56

天上就是白乎乎的一片,从我们头顶一直延伸到天边,一直和远处的大山地平线连接在一起,太阳就在这个白色幕布后边等待出场。

七点半听见庆小兔的哼哼声,我出来发现外婆抱着庆小兔,庆小兔闭着眼睛没有醒。外婆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平时没有注意,这一会看到庆小兔竟然那么大一个孩子了。外婆说:“他是比庆兔兔长得壮实一点。”,我说:“小九,好像现在还有一点震动。”,我用两个手指头比划着说:“不过比小九小时候震动幅度小了很多,刚刚我也就看见他的脚动了两下。”。

八点十分庆小兔翻了一个身,接着睁开眼睛对着我在笑。我把庆小兔放在自己的小床上坐着,我在庆小兔面前放了两个玩具。庆小兔竟然在没有人支撑的情况下坐了将近四分钟,我给庆小兔拍了几张坐着的照片。我还是十分小心,我在庆小兔背后放着垫子,一个手始终在庆小兔旁边等着,庆小兔只要身体有一点侧歪,我就赶紧把庆小兔扶正。

八点五十分,妈妈说:“庆兔兔,你准备好了没有,我们要去打架子鼓了。”,外婆说:“你不喂一下小九呀?”,妈妈说:“我早上七点钟才喂的。”,外婆说:“不喂就算了,要外公带他出去玩。”,妈妈说:“那就喂一点吧。”,说着妈妈把庆小兔抱起来,妈妈对着庆小兔说:“你晚上怎么不好好睡觉呢?两个小时醒一次。”。

庆兔兔说:“外公,你看见耳温计没有?”,我说:“耳温计不是在你们房间吗?”,庆兔兔说:“我刚刚玩了一次,耳温计就找不到了。”。庆兔兔把沙发垫都抬起来找,拿着手电筒在沙发下边看,耳温计还是无影无踪。

妈妈说:“你干什么都要有始有终,不要说这是一个小事情,细节决定成败,一个人是不是能够成就大事,平时的小事情就可以看出来。”,我说:“你做什么事情都要有头有尾,不过做什么事情都要从最小的细节去做去注意,小事情就做不好丢三落四,你的大事情一样做不好。要有所作为,就要从我们身边的每一件小事做起,大事其实就是无数小事情的集合。”。

外婆说:“庆兔兔,你刚才在干什么了?”,庆兔兔说:“我刚刚看书了。”,外婆说:“你刚刚不是在书架上找过书吗?”,外婆来到客厅书架跟前,外婆突然说:“庆兔兔,耳温计在这里。”,庆兔兔出来问:“外婆在哪里呀?”,外婆用手指着电视机下边的书架说:“你看这个不是耳温计吗?”,庆兔兔拿了耳温计说:“谢谢外婆。”,外婆说:“这个谢谢是对的,但是你要记住这个教训,不管拿了什么东西,看了什么书,用完了一定要归到原位去。”。

中央台在播放《王者不荣耀,游戏为何成了精神毒药?》,在今年四月十一日左右,初中生小伟想买新出的皮肤,因为家人不给钱而走上了犯罪之路。在受访时小伟表示如果能重新选择一次,他不会去打劫,他会去问家里要钱或者找同学借钱,但是依然会买皮肤,就是说小伟不会就此罢休。在小伟的班级上总共四十九名学生,其中有四十五名同学玩过网络游戏。这个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六月二十二日,杭州一名十三岁的学生因玩游戏被父亲教训后从四楼跳下。广州一个十七岁少年狂打手游四十小时,诱发脑梗险些丧命。就在我们身边,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因为爸爸妈妈不给三百块钱买游戏币而跳楼身亡。

网络游戏是一个新生事物,任何东西都具有两面性,关键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有时候有些事情在某个特定环境就是鲜花,在其他场合就可能是杀人的利剑。

网络游戏正向着青少年走来,他消磨青少年学习的时间,同时他们透支了孩子身体健康。作为商人,为的就是赚钱,不论你是是谁只要交钱就可以消费。作为管理者就要全盘考虑利弊关系,学生本来就缺乏一定克制力,毒品会侵害人们的身体健康,消磨人的意志,我们就不能让他泛滥。至于网络游戏是不是属于这个范畴那是专家们讨论的话题。孩子们在打手游时,随着游戏的逐步升级就要买装备,特别是对一些年幼无知的孩子来说,他们不知道挣钱的难易,爸爸妈妈的钱小时候就是一直是属于自己的,于是背着家里把爸爸妈妈的钱变成虚拟的装备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果实行手机实名制,进入要微信扫描,几岁的孩子可以进入,几岁的孩子可以买装备,几岁的孩子在某个特定时间进入,这样商家会受到损失,但是他却保护好了千千万万无辜的少年儿童。如果这样还不能制止的话,那只能请管理部门研究解决了。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我们只能想办法减少可能会潮湿的环境,最起码在各种各样的路上减少积水,可能湿鞋的几率就会减少很多。

九点钟一家人各奔东西,庆兔兔跟着妈妈去打架子鼓,外婆提着包包出去买菜,我抱着庆小兔出去巡游。

马路上的汽车高音喇叭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有事没事按一下高音喇叭,不知道这是为了消闲还是为了炫耀,这高音喇叭本来和我无关,但是他总是把庆小兔吓得一惊一乍的,如果这些开车按喇叭的的人,自己带着孩子在马路旁边在走,你的孩子被喇叭声声惊吓到了你会不会骂街呢。

庆小兔今天又恢复了自己的运动天赋,庆小兔的两个胳膊两条腿,加上一个和弹簧一样的腰身,就没有停歇过一下,今天庆小兔也不知道怎么会那么兴奋。

今天在超市多转了一会,在几个摇摇车上坐了一下。

从超市出来,天已经完全变成另外一个景象,天上的云四散逃离只剩下蓝天一片,蓝天成了太阳公公一个人的天下。

已经十点钟我们才回到家。外婆说:“小九是不是尿裤子了。”,我说:“不是尿,是汗,小九在外边端了两次尿。”,庆小兔背后的衣服几乎就是湿漉漉的。给庆小兔洗澡换衣服,外婆把庆小兔轻轻地放进不锈钢大脸盆里,庆小兔坐在大脸盆里。我正在客厅里拿东西刚刚过来,外婆一个手托着庆小兔的脖子,一个手去拿毛巾给庆小兔洗,平时都是外婆两个手托着庆小兔,我拿着毛巾来给庆小兔洗的。庆小兔依旧没有忘记手和脚的摆动,庆小兔的身体猛地一挺,庆小兔的头从外婆的手里滑脱,庆小兔头往后一仰,庆小兔的后脑勺磕在洗脸盆的边沿上。只听到哐当一声,顿时庆小兔嚎啕大哭,外婆一下子也慌了手脚,外婆连忙把庆小兔扶起来。这一下可能庆小兔有一点疼了,这一下也彻底惹闹了庆小兔,庆小兔不要命地大哭。

外婆一个劲地跟庆小兔说好话,外婆看了庆小兔的后脑勺,外婆又让我看是不是红了,是不是肿了。庆小兔的后脑勺什么异常也没有,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哭。洗完澡庆小兔还在哭,放在床上穿衣服庆小兔一样还在哭,我抱起庆小兔说:“外婆给你洗苹果了。”,庆小兔一样还在哭,外婆拿着苹果让庆小兔看,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又歪下身子去要苹果。

半个苹果下肚,庆小兔还是跃跃欲试,外婆说:“你已经吃了不少了,不能再吃了。”,庆小兔又伸手去够那半边苹果,把苹果拿走了,庆小兔也就不再追究是不是还有苹果吃了。

十点钟庆小兔就睡着了。

三点十分庆兔兔在喊:“外公,你来一下。”,庆兔兔已经起来,庆小兔趴在庆兔兔旁边看着我,我说:“小九,你已经醒了,你跟哥哥在一起就变得很乖了。”,庆兔兔说:“弟弟像一个Frog。”,我问:“ [frɔɡ][frɔɡ]是什么?”,庆兔兔说:“这是英语青蛙,还有一个哇字,应该念 [frɑɡ]。”,我也跟着念了一遍:“ [frɑɡ] 。”,我说:“小九,你是一个Frog,你学青蛙蹦呀?”,庆小兔听不懂什么是Frog,庆小兔只是愣愣的对着我看。

庆兔兔在看动画片《杰米熊》,听见庆小兔屁股咕噜咕噜地作响,我说:“小九屙巴巴了。”,外婆连忙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尿不湿上已经水漫金山,拿着湿巾给余承泽擦屁股,三张湿巾也就擦了一个大概。外婆又给庆小兔端了许多巴巴,我倒了水给庆小兔洗屁股,洗完屁股,当外婆把庆小兔抱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服上裙子上全部都是黄灿灿的巴巴,再看庆小兔后背也全是巴巴,庆小兔的背心一样被染成黄色。

给庆小兔洗身上的巴巴,刚刚洗澡的水顿时也变得黄色的浑水。庆小兔脱了衣服重新洗澡,外婆给庆小兔洗完,外婆也只能洗澡换衣服了。

我让庆小兔坐在庆兔兔旁边,庆小兔就一直看着庆兔兔,一会庆小兔看着庆兔兔手里的遥控器,庆小兔猛地一伸手把遥控器收入囊中,庆小兔马上把遥控器放进嘴里啃。庆兔兔把遥控器重新夺了回来,庆兔兔说:“遥控器你不能吃。”,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跟庆兔兔要遥控器,庆兔兔把遥控器放到脖子背后,庆小兔就用手在庆兔兔身上去抓。庆兔兔说:“小九,你抓得我好痒呀,你不能拿遥控器。”,庆小兔拿不到遥控器就喊起来,妈妈过来把庆小兔抱起来。

天上乌云急剧地汇拢起来,远处的云中不时地闪现刺眼的白光,紧接着就是滚滚的雷声。

四点钟外边开始稀稀拉拉的落下雨点,紧接着大雨哗哗哗地下下来。

妈妈在和庆兔兔复习《你和我》阶梯儿童快乐英语,学习完字母以后,妈妈说:“我们现在看《WORD》。”,妈妈打开电脑播放《WORD》,庆兔兔就站在妈妈的椅子后边看,妈妈一边看一边讲英语单词英语句型。庆小兔啃着自己的战利品,庆小兔一边听着英语节目,一边看着庆兔兔站在妈妈后边。庆小兔看了一会就没有了耐心,庆小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玩具,我播放《高级美语教程》。庆兔兔的电视节目看到五点钟。庆兔兔和妈妈去小房间床上搭积木。

外婆喂庆小兔吃米糊,奇怪的是庆小兔对米糊情有独钟,庆小兔对牛奶拒之千里之外。

庆兔兔过来用手指着余承泽的米糊说:“我要一点这个。”,外婆喂了庆兔兔一勺子米糊,米糊庆小兔还剩下一点就不吃了,外婆把碗递给庆兔兔说:“哥哥把剩下的米糊吃完吧。”,庆小兔看见庆兔兔端着碗马上就哼哼起来,庆小兔整个身体够过去,庆兔兔还是把剩下的米糊送进肚子里。

庆小兔这一会单独坐在那里又稳定了许多。

庆兔兔把昨天收进一个罐子里的小玩具拿出来玩,我说:“庆兔兔,这个不是跟你说好最近不要玩了。”,庆兔兔说:“我想玩嘛。”,我说:“弟弟很小,弟弟现在抓住什么都往嘴里送,我们最近就不要玩了,等过完年我们再玩好不好。”。妈妈说:“庆兔兔,你要玩就到小房间来玩,玩过以后你就把玩具都收好。”,庆兔兔说:“我要妈妈陪我玩。”。

前些时候买的乐高积木又被妈妈拿出来了,这些积木个头很小,最小的只有豌豆大小,一共六包每包可以组装一套积木玩具。体积太小,组装的零部件又多,庆兔兔没有那个耐心,好像一套都没有组装起来。

昨天明明说好了最近不要玩这些零部件太小的玩具,妈妈也同意了的,今天妈妈又把乐高玩具拿出来组装。妈妈要庆兔兔呆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玩这些小玩具,这个只是妈妈的一厢情愿,庆兔兔还是一个孩子,庆兔兔还没有那么大的自止能力。一会庆兔兔手里的一个小积木掉在茶几下,庆兔兔不敢让妈妈知道,我说:“叫你不要玩这些小玩具你就不听,你赶快捡起来放回去。”。

一会庆兔兔又来到庆小兔跟前,我发现庆兔兔手里拿着小玩具在玩,我说:“庆兔兔,你要关心一下弟弟,弟弟现在还小,弟弟抓住什么都往嘴里放,你要是把小玩具掉在沙发上,弟弟抓到塞进嘴里是很危险的。”,外婆说:“你赶快把这些玩具送回你自己房间里。”,庆兔兔这才把玩具送了回去。

妈妈继续一个人在拼装积木,庆兔兔再次拿着积木来到庆小兔跟前,这一次我有一点火了,我说:“庆兔兔,你到底听不听话呀,你这样做对弟弟是非常危险的,弟弟要是吃的肚子里就不得了。”,庆兔兔有一点不好意思了。

妈妈听到说:“你们有这样极端吗?”,我说:“这个是小问题吗?庆兔兔不懂,大人还不懂吗?如果小九吃到肚子里,想后悔都来不及。”,外婆连忙悄悄地跟我说:“你说的是对的,妈妈在这里你就不要说了。”,我说:“这个关系到小九的安危,难道庆兔兔的玩比小九的安全还要重要吗。”。

庆兔兔出生没有多久,妈妈就全家总动员把家里角角落落的小的零部件都清理的干干净净,妈妈说:“家里不能有这些小东西,万一被庆庆吃到肚子里那就不得了了。”,时过境迁,妈妈想法好像完全不一样了。庆兔兔又不是不让他玩,只是暂时一段时间不玩小玩具而已,我们带庆小兔不可能天天把家里清理一遍,家里现在完全就是一个玩具仓库,一个儿童图书馆。我们就是把家里所有的小东西清理干净,如果不能禁止庆兔兔玩小玩具,就没有办法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出现不该出现的东西。

孩子玩玩具天经地义,孩子就是从小玩玩大的,我们不仅要孩子玩还要告诉孩子怎么玩,但是我们一定要告诉孩子,那些东西可以玩,那些东西不可以玩。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年龄段,孩子要玩的玩具也不会相同。

不是说要玩就什么东西都可以玩,可能危及自己和别人安全的玩具不能玩。有时候孩子玩树枝,一个人你可以让他在你的看护下玩一会,但是在几个孩子在一起的情况下就坚决不能玩,这时候的树枝可能会成为一个潜在的武器而误伤其他孩子。

游泳好不好,好,我们要提倡孩子游泳,我们要教孩子游泳。但是要孩子游泳不是我们就放手不管,水火无情人命关天,孩子只要站在水边接着就时刻不能离开左右。游泳池里可以玩,长江边也可以玩,但是水况不清的地方绝对不能去大显身手,孩子们没有家长陪同一样不能到江河湖海去游泳。

就像现在的网络游戏一样,开始的一些网络游戏是寓教于乐,孩子在玩的同时可以学习到各种各样的知识。现在的网络游戏不再是当年的模样,他们在不断地吸食着孩子们的真金白银,他们在慢慢地消耗着孩子的青春,也在一步步蚕食着孩子们的身体。现在的网络游戏只能给那些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已经大功告成荣归故里成功人士,没有事情消磨时间玩的了。

同样是玩,同样是一样的玩具,却可能产生不一样的结果,得到不一样的命运,其中的奥秘就是怎样利用手中的资源,让其为己所用而不为其伤害。

六点半外边已经没有下雨,妈妈说:“我们出去玩吧。”,庆兔兔问:“外婆,我要穿什么衣服呀?”,外婆说:“你的上衣已经洗了,你自己找一件衣服穿上吧。”。庆兔兔找了一件已经洗脱色的蓝色T恤穿上,妈妈说:“庆兔兔,你穿的这件衣服颜色有一点不搭配哟。”,庆兔兔说:“我觉得蛮好的嘛。”,妈妈说:“你身上穿的裤子颜色有一点艳,上身的颜色有一点暗淡,我们不是要穿多么好的衣服,最起码衣服要样式颜色要和谐一些,我们是不是换一件大白衣服呀。”,庆兔兔穿起大白衣服,庆兔兔说:“这件衣服小了。”,外婆说:“这两件衣服是一样大的。”,庆兔兔问:“我的衣服是多少零的。”,外婆说:“两件衣服都是一二零的。”,妈妈说:“不是衣服小了而是庆兔兔不想穿这件衣服。”。

庆兔兔说:“我要骑自行车,我要和黄耀虎比赛。”,妈妈说:“你们在小区骑自行车可以,但是你们不能在小区马路上比赛,小区马路这一会有很多汽车进进出出,你们拐弯过来汽车看不到你们的。”。

自行车只骑了一圈,雨点就开始滴下来,庆小兔睡着了回来了,黄耀虎跟着庆兔兔也回来了。两个人接着庆兔兔的小房间里玩积木看书。

晚上我八点半回来,庆兔兔黄耀虎刚刚出门,妈妈带着他们去找黄耀虎的妈妈,回来庆兔兔直接去了姨妈家。

九点钟庆小兔跟着妈妈进屋睡觉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