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24洪水猛如虎

2017-09-01 06:28 | 宝宝成长

2224星期多云35~25客厅最高温度27PM2.5-46

外边像一幅幅巨大的风景画,一切都显得那么清新,那么宁静,那么安逸。雨后清新的空气,弥漫了整个小区。放眼望去什么都是那么干干净净,房子一尘不染,大树是那么碧绿碧绿,灌木小草都挺直了腰杆。房顶上早早地罩上一顶金灿灿的帽子,高楼的玻璃窗上看到一个个金光闪闪的太阳在慢慢地升起。

昨天晚上出去的时候,马路边小广场那么多人拿着手机仰望天空,抬头望去东方的空中出现一条彩虹。兴奋之余的人们纷纷拿起时机拍下这令人陶醉的一刻。书上照片上经常可以看到美丽的彩虹,我们能够看到的彩虹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能看到照片上那样美轮美奂的彩虹那更是少之又少,可能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看到。

太阳即将下山,东方的天空中又积满了浓黑的乌云,一条彩虹桁架南北紧紧地贴在满天的云彩上边,彩虹没有照片上的那样色彩艳丽,有一点模糊有一点暗淡但是可以看出五颜六色的横断面。

七点半去接庆兔兔,打开门姨妈惊奇地问:“不是昨天晚上说了,今天姨爹不上班。”,庆兔兔已经起来趴在沙发上,既然不要接庆兔兔我连忙赶回来。

七点五十分听到妈妈的喊声,外婆把庆小兔从房间抱出来,尿不湿里已经储存了不少尿,巴巴还是没有。端尿洗澡换衣服,接着就是出去参观游览。

天是那么瓦蓝瓦蓝的,平静地就像凝固了的湖水,唯一变化的就是缓缓升起的太阳,房子大树阴影渐渐地在缩短。

洗澡的时候刚刚端的尿,在小广场看大妈们的表演就没有想到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的尿从我的指头缝隙里流了出来,接受了教训路上我又给庆小兔端一次尿。

庆小兔的笑,庆小兔的活泼好动,好像成了庆小兔的一张名片,只要看见庆小兔的人第一句话肯定是:“他在笑,他好喜欢我们。”,“他怎么那么高兴呀,你看他的手和脚就没有停下一刻来。”,庆小兔不是专门对熟人这样,只要是眼睛看着他的的人,庆小兔就会以笑脸相迎。

回到小区看看房子的阴影还占据在马路上,于是在小区的马路上再转一会。庆小兔什么都想看,什么都是庆小兔的关注目标,汽车自行车小孩子的童车,只要被庆小兔眼睛搜索到的目标庆小兔会一直跟踪到底。

不知道那个网络公司在穿电缆,庆小兔不走了,庆小兔使劲的扭动身体让我停下来。看工人师傅放电缆拉电缆,拿着对讲机互相交流。单调重复的工作,庆小兔很快就失去兴趣。突然庆小兔哭了起来,原来旁边有一个工人在用割草机在割草,嗡嗡嗡的马达声音使人听得不悦,庆小兔好像特别不喜欢这一类的声音。我说:“这是割草机的声音,青草长高了会显得乱糟糟的,这些工人要把青草修整的低一点平整一点,工人叔叔多辛苦呀。”,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的脸也没有高兴起来。

九点钟回到家,妈妈急匆匆地说:“小九回来了,赶快喝奶,马上我要去接庆兔兔打架子鼓去。”,小九刚刚才喝奶,庆兔兔的电话就来了,庆兔兔问:“小九呢,小九在干什么呢?”,妈妈说:“小九在喝奶,你吃完饭没有?”,庆兔兔说:“我正在吃呢?”,妈妈说:“十分钟以后我就在楼下等你。”。

我把庆小兔放在瑜伽垫上,前边放着空心球、喇叭、摇铃、遥控汽车,庆小兔只是努力够旁边的玩具,庆小兔没有爬,只是来回翻滚。九点四十分庆小兔在一次翻滚中头滚出瑜伽垫,庆小兔的后脑勺撞在地板上,庆小兔马上嚎啕大哭怎么哄也不行。外婆说:“小九要睡觉了。”,于是我哄庆小兔睡觉,庆小兔不依不饶地继续大哭,庆小兔浑身上下都开始冒汗,我只好把电扇对准庆小兔远远地吹,一直哭了五分钟庆小兔这才真正的睡着了。

十点半庆小兔在小床上翻身,我过去拍庆小兔,庆小兔哼哼几声不愿意,于是把庆小兔抱起来,抱起来庆小兔又睡了,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庆小兔就开始哭,这时候再怎么也哄不住了,庆小兔闭着眼睛哭着而且是嚎啕大哭。我问:“是不是小九饿了?”,外婆说:“不是妈妈走的时候喂过奶的吗?”,我说:“再给他喝一点牛奶试一试。”。牛奶冲好庆小兔根本就不张嘴,外婆拿牛奶和米糊喂庆小兔,庆小兔依旧不依不饶。

我说:“我抱他到外边去走一走。”,外婆说:“外边现在这么热,我抱他到门口站一会。”,门刚刚打开庆小兔的眼睛就睁开了,庆小兔也不哭了,外婆干脆搬出小椅子在楼梯拐弯处给庆小兔喂奶,牛奶庆小兔依然不喝,可是米糊庆小兔却吃的干干净净。

十一点钟庆兔兔喝着一杯酸奶回来了,庆小兔吃了米糊巴巴也胀了出来。昨天新冰箱启动庆兔兔就要冻冰棒,我说:“新冰箱还要静置六个小时,你可以先用另外一台冰箱冻冰棒。”,庆兔兔说:“旧冰箱冻不好冰棒。”,今天回来外婆煮了绿豆汤,妈妈给庆兔兔冻绿豆冰棒,庆兔兔要吃草莓味的冰棒,姨妈喜欢橘子味的冰棒,庆兔兔问:“外公你要吃什么味道的冰棒?”,我说:“外公是不吃冰棒的,吃冰棒对胃不好,你要吃也只能适当的吃一点。”。

庆兔兔冰棒冻进冰箱里,庆兔兔接着看一个英语对话的动画片。

妈妈抱着庆小兔给庆兔兔念《神奇的校车》,庆兔兔侧着头跟妈妈一起看着书上的画,庆小兔仰着头看着庆兔兔。庆兔兔没有注意到庆小兔在看着自己,庆小兔伸出手去抓庆兔兔衣服,庆兔兔低下头喊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嘿嘿嘿地笑起来。妈妈就全神贯注地念书,庆兔兔就不时地逗逗庆小兔,庆小兔就一直望着庆兔兔嘿嘿嘿地笑,庆小兔的笑声还那么大,那么灿烂。

妈妈还是坚持到十二点半给庆小兔喂奶。

我一点半起来,妈妈抱着庆小兔,庆兔兔在看书,姨爹正准备离开。当我接过庆小兔的时候,发现姨爹的钥匙没有拿走,我的手机又出现新故障,已经不能打电话,庆兔兔拿着妈妈的手机在看动画片,我说:“庆兔兔,给姨爹打一个电话,姨爹的钥匙没有拿。”,庆兔兔没有理睬,我说:“庆兔兔,外边现在天很热,打了电话姨爹马上就会回来拿钥匙的。”,庆兔兔不仅没有打电话还回头瞪了我一眼,我说:“庆兔兔,你现在怎么这样了,你打一个电话,姨爹就可以少在太阳底下走一会。”,庆兔兔还是没有打,妈妈说:“庆兔兔,你给姨爹第一个电话吧。”,我说:“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做什么事情都磨磨蹭蹭,你以后上学怎么办?”,妈妈说:“你还说什么,说一遍就行啦。”,我说:“这样的慢性子,如果家里失火了,人被摔伤了,你这样不是就把事情耽误了,现在可能是小事情,以后说不上就会变成不可收拾的大事故。”。

庆兔兔跟着妈妈去万达广场去看电影。

妈妈走了,庆兔兔走了,庆小兔也没有了精神支柱,庆小兔开始哭起来。我抱着庆小兔哄,怎么也哄不住,庆小兔就是拼命地哭。我实在忍受不了庆小兔的大哭大闹,我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让他去哭一会,我怕庆小兔会哭的大汗淋漓,外边小床推到空调附近。哭了可能两分钟庆小兔的哭声有一点收敛,我把庆小兔抱起来,虽然庆小兔接着继续在哭,庆小兔的哭声音调明显变低,哭声被抽泣的声音所代替。  

可能是庆小兔的哭声外婆起来了,我跟外婆说起刚才的事情,我说:“现在妈妈管庆兔兔,饭不吃就可以不吃,觉不睡就可以不睡觉,作业不做也可以放几天。今天打电话拖拖拉拉,要是真的出了大事,想后悔也就来不及了。”,外婆说:“妈妈再有几天就上班了,等妈妈上班,我们非要把庆兔兔的这些毛病纠正过来。”,我说:“到学校,老师就不可能像妈妈一样,你不听话就可能被罚站,有可能被罚一节课。”。不过庆兔兔只是跟着妈妈是这样,庆兔兔跟着我们不会那么放肆,跟着姨妈也都是另外一个状态。在幼儿园庆兔兔一直很听话,以后在学校庆兔兔可能根本就不是这样,在幼儿园庆兔兔什么都努力做的最好,吃饭吃的比别人多吃得快,打针庆兔兔也不会哭。

四点十分庆兔兔看电影回来了,庆小兔还在睡梦中,妈妈回来就进了卫生间洗澡了。

庆兔兔回来到厨房就喊:“妈妈,我的冰棒是不是能够拿出来了。”,妈妈听不见,庆兔兔用更大的声音在喊:“妈妈,我的冰棒好了没有呀?”,庆小兔被吵醒了,庆小兔哼哼两声,外婆过来把庆小兔抱起来说:“你说话的时候声音要小一点,你不小九都吵醒了。”,庆兔兔说:“我的冰棒都那么长时间了,为什么还没有搞好呀?”,妈妈说:“还没有好,等晚上六点钟可能就好了。”。

庆小兔竟然醒了,外婆冲了米糊喂庆小兔。

庆小兔今天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庆兔兔的身上,庆小兔的眼睛就没有离开庆兔兔一会,庆小兔成了庆兔兔的真正的尾巴。庆兔兔走到哪里,庆小兔的眼睛就看到哪里,庆兔兔躲到哪里庆小兔就会找到哪里。

看看庆小兔无聊的实在难受,五点钟看着外边已经没有太阳,我就带庆小兔出去巡视。

满天都是灰扑扑的一片,一坨坨浓墨重彩的云,三三两两地点缀在天幕当中。虽然天上看不到太阳,太阳的余晖却继续散发着热量,整个大地就像一个烤炉,热气腾腾,没有一丝风,也没有一处阴凉。

大街上不会有多少人,长江边却是一个绝佳的选择。本来想长江边洪流滚滚,应该是躲凉避暑的好地方,没有想到长江岸边一样没有一丝风,太阳的热气一样在发挥余热。

长江边除了钓鱼的渔夫就是游泳的的孩子,江边竖起的鱼竿比孩子还要多。

钓鱼庆小兔没有兴趣,孩子游泳庆小兔却是乐意观看,没有想到的事情是,从堤岸上下了一个平台,就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温度骤然下降许多,吹来阵阵凉爽的江风。

一个七岁左右的男孩拿着救生圈过来了,男孩的爸爸腰里系着一个橘黄色的救生球。男孩迅速脱去上衣短裤只穿着一条内裤,套上救生圈就下水了。今天长江的水位不是很高,江边的围栏还有三十左右没有淹入水中。

我本来以为长江边有栏杆,孩子游泳玩水应该非常安全,没想到孩子套上游泳圈反而有了风险。水太浅爸爸不能随心所欲,当男孩趴到水里的时候,救生圈随着水流往下游飘去,就把的栏杆不是全部封闭的还有很多缺口,男孩爸爸连忙说:“当心哟,不要被水飘到下游去了。”,男孩连忙站立起来,当男孩爸爸在水里扑腾的时候,男孩随着爸爸往下游飘去。

这里江边没有人可以看,庆小兔只好搬家,到下游一个阶梯去,那里人头攒动好像很多孩子。可能是我们来晚了,六个大男孩随着爸爸妈妈起坡回家了。幸好还有几个孩子再玩水,这里还有五个女孩一个男孩,再加上从上游飘下来的大男孩。

剩下的孩子都不大,最大的也就六岁左右,每个人都手牵着爸爸妈妈爷爷的手。孩子们一个个都小心翼翼,江水已经淹没四级台阶,水下边是一个带围栏的平台,他们没有一个敢下到平台上,只敢站在刚刚淹没的那一级台阶上。有些是家长不让孩子再往下走,有的是孩子本身就不敢进入水中。

只有一个穿黑色连衣裙的女孩,一个人没有家长在跟前,这里也就是数她最大,她却想再下一级台阶。旁边一个牵着小姑娘的爷爷一直在说:“不能往下下了,当心被水卷走了。”,黑色连衣裙的女孩并不那么听话,那个爷爷连忙用手拉住黑色连衣裙的女孩,爷爷问:“你的爸爸妈妈呢?”,黑色连衣裙的女孩没有搭话,岸上也没有人着声。黑色连衣裙的女孩我行我素,这让那个爷爷吃惊不小,这个爷爷一直试图用手拉着黑色连衣裙的女孩,爷爷抬起头大声地喊道:“这是谁家的小姑娘呀?”,这时候在上边那个平台上坐着一个年轻爸爸才抬起头说:“当心一点,不要掉进水里哟。”,旁边的妈妈也说了一句说:“你要小心一点哟。”,接着爸爸妈妈两个人双双低下头继续在看手机。江边两个大平台之间相隔二十五级台阶,爸爸妈妈坐着上边看手机,小姑娘一个人在水边玩,现在正是洪水季节,水大浑浊,虽然下边的水不是很深而且外边还有栏杆,但是没有水性没有社会阅历的孩子一旦倒在水里,他们会慌了手脚地乱抓乱蹬,她自己没有办法自救的,长江边的栏杆又不是全封闭的,万一出现意外,小姑娘的喊声爸爸妈妈不可能听到,就是听到了,等你反应过来再跑下来,小姑娘弄不好已经呛水,也许已经被冲出几十米以外了。

天下竟然有这样的父母,将自己的女儿生死置之度外,如果不是旁边人不断地劝阻,小姑娘弄不好早就被江水冲走了。下边不断地有人在往上喊,最后爸爸妈妈站起来说:“我们不玩了,我们回家吧。”。也可能小姑娘不会有危险,因为下边有六个大人,这样的水对妈妈奶奶可能还有一点恐惧,但是爸爸爷爷相对要好一点,最起码还有一个腰里栓着一个救生球的年轻爸爸在这里。

回来,外婆抱着庆小兔过来问我:“小九头上一个包,是不是昨天碰的呀?”,我说:“昨天他就是滚着倒到了地板上,不应该摔伤呀?”,外婆说:“他的这边的头有一点红。”,我说:“也可能吧,就是真的摔了一下也没有办法。”,外婆连忙用一个指头放在嘴唇上,外婆把头往妈妈那里摆了一下。

晚饭吃的是绿豆皮,庆兔兔端着盘子说:“外公,我的比你多哟。”,我说:“吃饭适量就可以。”,外婆说:“这些绿豆皮有一点多哟,你不能吃完哟。”,妈妈说:“庆兔兔,不是哪些不知道饱肚的孩子,他不会吃完的。”。但是每一个人就怕打赌,怕有人纵容,很多人有一个面子观点,还有就是家长自己为了堵孩子不听话而强迫孩子把一定数量的东西吃完。

我的绿豆皮吃完了,庆小兔也端着自己的盘子说:“外婆,我的绿豆皮吃不完了。”,外婆说:“吃不完就端到厨房去。”,庆兔兔说:“外婆,明天你还把这个给我端上来。”,外婆说:“你应该说,外婆,明天你再给我做绿豆皮吃。”。

七点钟,庆兔兔骑着扭扭车跟着妈妈庆小兔出去了,外婆也跟着一起去了小广场。很快门铃响了。庆兔兔要骑自行车,楼下黄耀虎骑着自行车等着庆兔兔,外婆妈妈和庆小兔只好跟着庆兔兔留了下来。

今天庆兔兔没有去姨妈家睡觉。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