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20老三未必聪明

2017-08-29 06:37 | 宝宝成长

2220星期多云转小雨34~25PM2.5-55

屋里静悄悄的,外婆起来问:“小九还没有起来?”,我说:“一点动静也没有。”。六点五十分外婆觉得好像屋里有一点动静,外婆推开门进去,发现庆兔兔庆小兔已经醒了,庆小兔听着庆兔兔和他说话,庆兔兔说:“妈妈在上厕所,妈妈说,要我和弟弟一起玩的。”。

庆小兔尿不湿上干干净净就是鼓鼓囊囊一泡尿,外婆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没有尿,外婆给庆小兔梗巴巴,庆小兔一样没有任何排泄物出来。

庆兔兔一个人站在窗户跟前看书。

洗完澡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我把播放器打开让庆小兔听,庆小兔的手还没有够着播放器,庆兔兔过来就把播放器拿走了。我说:“庆兔兔,你怎么拿了弟弟的播放器?”,庆兔兔说:“这个播放器是我的,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听了。”,我说:“小九拿着播放器,你不是一样可以听吗?”,庆兔兔说:“等我调好节目就个小九听。”。

庆小兔穿好衣服,我说:“我带小九出去转一圈。”,外婆说:“庆兔兔,你快一点刷牙洗脸,跟着弟弟一起出去。”,我说:“算了,小九要在外边慢慢地晃,仔细地看,庆兔兔是要到处跑的,等小九大一点来了,再跟着庆兔兔一起出去,可以让小九看哥哥怎么玩的。”,庆兔兔也没有要求跟着我们一起出去。

出门已经七点钟,蓝天白云,偌大的蓝天上边漂浮着片片薄云,天是那么蓝,云是那么白,看的我们心广神怡。

外边还不是很热,在没有太阳的地方走起来并不感到不快,庆小兔依旧神采奕奕,马路对面就是一个卖景德镇瓷器的商店,店面很大里面的瓷器是琳琅满目,这里不是住家的碗盘杯盏而是摆设用瓷。这个商店在这里可能有半年了,去这个商店去逛的人可能屈指可数了,去这样商店选择瓷器的就是一下乔迁新居的住户,我们这一片都是新开发的高档小区,特别是宜昌之星的建成可以给这些景德镇瓷器带来源源不断的客源。

这些高档的摆设瓷器在过去就是地主老财资本家的象征,在家里的厅堂里放上一对一米多高的大花瓶,马上就会感到主人的身份地位的不一般,现在这些珍贵瓷器却走进普通百姓家。以前的官窑只是帝王将相的专利,普通财主只能在市面上的民窑产品,现在科学技术的发展,普通工薪阶层一样也供奉着精美绝伦景德镇瓷器。

商店只有老板一个人,剩下的就是一屋子的瓷器,庆小兔是顾客但是不是买家,实在不好意思进店浏览。一个个大花瓶被挪到门口,洁白的瓷器,璀璨夺目的图案,于是庆小兔成了花瓶的鉴赏者。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货架上数不清鱼鸟花虫,惟妙惟肖的人物,我就一样样地给庆小兔讲解。

转一大圈八点五分回到家,屋里的电视上正在演出动画片《汽车城之建筑队》,现在庆兔兔看的是第三集《球池》。这是一个不错的电视节目,讲一个团队合作精神,告诉小朋友建造一个建筑物需要经过什么呀的过程和需要什么样的材料,这些材料按照什么呀的顺序,怎么有机的结合起来。

汽车城的人自然就是各式各样的汽车,因为是动画片,自然这些小汽车就是孩子的缩影。工程队就是各种建筑机械,一辆吊车,一辆挖掘机,一辆装载机兼任运输车,一架直升飞机负责运输另外需要的建筑材料。要给孩子们建造一个游乐场,孩子们的要求就是设计图纸,滑滑梯就是乐高积木一样的大型积木,汽车运来建筑材料,吊车把一样样的零部件吊装起来,就和庆兔兔搭积木一样一个滑滑梯就组装完成。

在滑滑梯前边还要有一个海洋球池,在众多的建筑材料中有几包水泥,水泥需要时间凝固,他们选择的各种大型的砌块。挖掘机挖出一个正方形的大坑,四块色彩艳丽的大型砌块被吊装在大坑的四周,在中间放下一块方形底板,一个海洋球池就完工了。直升飞机吊着一大网兜的海洋球送过来,一个孩子们的乐园就完工了。

电视看完了庆兔兔在看书,庆小兔也要看书,庆小兔几乎趴下来去够庆兔兔手里的书,庆兔兔说:“小九,你还不会看书。”,我说:“怎么小九不喜欢看书了。”,庆兔兔说:“小九不是看书,小九是在吃书。”。庆小兔拿起一本书马上就往嘴里塞,庆兔兔说:“外公你看,小九在吃书。”,我说:“小九,你不能吃书哟,你把书吃坏了,哥哥就看不成了,这些书也是你以后要看的书。”。

庆兔兔把书拿过去看,我说:“我们小九去找几本哥哥不看的书。”,我找了一本信纸给庆小兔,庆小兔还不要,可能是信纸颜色单调庆小兔不喜欢,我说:“小九,你还知道选择颜色新鲜的书看呀。”。妈妈说:“庆兔兔,你可以把你以前的贴画的书给弟弟看。”,很快庆兔兔找到了一本贴画书,庆小兔伸手去要,庆兔兔自己却看起了。庆兔兔打开书说:“外公,你看这辆公交车翻车了。”,原来一辆公交车贴倒了,公交车的四个轮子朝向空中。我说:“这辆公交车怎么了?”,庆兔兔说:“这辆车是我贴的,这辆公交车出车祸了。”。

庆小兔够不到庆兔兔手里的书就咕咕起来,我说:“庆兔兔,你这本书不是找到个弟弟看的吗?”,庆兔兔说:“我还要看呢?”,我说:“你不是已经看过了,这里的贴画也都是你贴的吗?”,庆兔兔说:“我已经好长时间了没有看这本书了。”,妈妈说:“这本书你让弟弟看,你放假期间就把《神奇的校车》看完就不错了。”,庆兔兔说:“弟弟不是在看书,弟弟想把这本书吃掉。”。

庆小兔的书到手,马上就往嘴里送,今天庆兔兔坐着身体已经往前倾斜的角度又下来一点,但是庆小兔在啃书的时候,庆小兔还是几乎趴在自己的两条腿上,坐,对于庆小兔还是有一点吃力。

八点半妈妈说:“庆兔兔,你带在弟弟在床上玩。”,听见妈妈说话的声音,庆小兔哭了,妈妈说:“我们就喝奶吧。”,妈妈和庆兔兔的早饭是鸡蛋面条。

这一会庆小兔在妈妈的大床上睡觉,妈妈转战在客厅做瑜伽,庆兔兔就在一旁跟着妈妈起哄。茶几上放着手机播放瑜伽讲解,妈妈就照着手机里的要求做动作一步步地做,庆兔兔就比葫芦画瓢看着妈妈一起做,庆兔兔平衡能力还不是很好,妈妈一条腿站立还能坚持一会,庆兔兔晃晃悠悠地摆动身体和两个手说:“妈妈,我要站不住了。”,说着,庆兔兔的鹤立鸡群成了两条腿的人了。

因为庆小兔没有睡在我的跟前,外婆在照看庆小兔,我久久没有看见外婆出来,我过去看,外婆还站在床边看着庆小兔,外婆说:“今天小九有一点睡不踏实。”,庆小兔躺在那里不时地抖动身体一下,我说:“不要紧的,这是他的脑子里的神经元还没有完全连接起来,神经元连接过程中放电引起的刺激,可能小九感到有一点不舒服。”,外婆问:“你是听谁说的?”,我说:“我想不起来是在哪本书上看到过,也可能是在科教电视上看到的讲解,人的大脑在发育初期,许多神经元在接受到各种各样信息的时候,就会将相应的神经元连接起来,这中间可能就会产生放电,神经元之间的放电放电对成年人不足为奇,但是对小孩子来说就是不舒服,就像庆小兔会对轻微的声音反应强烈一样。”,外婆问:“这放电要多长时间呀?”,我说:“小时候人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孩子接受的任何一条信息都要寻找位子存放起来,这时候是孩子大脑最为活跃的时期,人一旦长大,大脑里就像已经建立了目录或者是信息仓库,只要是一类的信息就直接存放到相应的位子就可以了,除非遇见不一样的信息需要存放,就像中国人上学要学习英语一样,就需要在大脑里开辟一片新的天地。”

庆小兔像触电一样的抖动这些天已经好多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稍微多了一点。

庆兔兔一直跟着妈妈在做瑜伽,九点半妈妈瑜伽才结束。庆兔兔拿着乒乓球拍说:“外公,我们两个人打乒乓球吧。”,庆兔兔很长时间没有打乒乓球了,庆兔兔的手已经有一点生疏,开始几个球几乎个个失误,打了五六个球以后庆兔兔的球艺才渐渐地进入佳境,基本上打过去的球都能够接着,至于球打到哪里,打的是不是有力,就没有人去追究了。要的是接球的感觉,要的是对球的反应,能不能把乒乓球打到想要的位置,以后在学校里还可以学,弄不好学校里还会教打乒乓球,乒乓球台一般的学校都应该有的,庆兔兔上学下课时候还可以演练一下打乒乓球。

现在屋里也太乱,东西越来越多,以前就是庆兔兔一个人的财产。现在庆小兔的用具也塞满剩余的空间,玩具可以共用,但是庆小兔的小床,庆小兔的推车,占据了更多的地盘。屋子再大经不起不断添置的物品,现在在屋里打乒乓球已经没有了那种畅快,乒乓球打了二十分钟庆兔兔就不想打了。

九点五十分妈妈说:“好像小九醒了。”,外婆进屋看,庆小兔趴在床上看着外婆在笑。妈妈对庆兔兔说:“小九醒了,下边该你陪着小九玩了。”。庆小兔仰面朝天躺在床上,庆兔兔就趴在庆小兔旁边,庆兔兔和庆小兔说话,庆小兔就一直望着庆兔兔。外婆说:“今天不错,小九到现在都没有哭过,有可能是今天睡觉睡好了。”,我说:“有庆兔兔陪着又不一样,一个是血缘关系,一个就是庆兔兔还没有长大成人。”。

十点十分客厅空调打开,全部人员迁入客厅避暑,庆小兔也开始补充米糊。

我让庆小兔坐在沙发上,庆兔兔看见前边的纸盒子伸手要拿,我把纸盒子递给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就把纸盒子填进嘴里。我拿了妈妈最近买的大红色的塑料哑铃递给庆小兔,庆小兔马上把哑铃送到嘴里,颜色过分鲜艳我还是忧心忡忡,唯恐里面包含各种各样的化学试剂。我问:“庆兔兔洗澡玩的玩具呢?”,这些洗澡玩具已经和庆兔兔同龄了,就算有有害元素也应该挥发的所剩无几。妈妈把这些乌龟章鱼海星鲸鱼这些玩具找出来的时候,庆兔兔也跑过来说:“这是我的东西,我还要玩呢?”,我说:“这是妈妈给小九找来的玩具。”,妈妈说:“你可以玩其他玩具呀,这些玩具都是小孩子玩的玩具,你现在都是玩遥控汽车搭积木了。”,庆兔兔说:“我还不是想这些玩具,呶,这几个给小九玩。”,于是这一堆玩具中庆小兔获得三个。

庆小兔把乌龟塞进嘴里,庆兔兔把属于自己的玩具在缝纫机上排成一排,庆小兔看着庆兔兔放在缝纫机上的一排玩具,庆小兔伸出手嗯嗯地要,我说:“庆兔兔,弟弟想看你的玩具,你把玩具放低一点,让弟弟可以看到。”,庆兔兔说:“这是我的秘密基地。”,我说:“你的秘密基地,弟弟不是一样可以进去。”,庆兔兔:“你们没有密码是不能进去的。”,我说:“小九是最大的官,大官是可以随便出入的。”,庆兔兔说:“我才是最大的官呢?”,我说:“可是小九是最大的官的弟弟呀。”。

于是庆兔兔递给庆小兔一个鲸鱼,庆小兔并不贪心,庆小兔嘴里塞了一个,马上另一个手拿起乌龟递给庆兔兔,我说:“你看弟弟多好呀,弟弟还给你玩具呢。”。

庆小兔今天坐姿明显好了许多,经常可以一个人坐着很少歪到一边。

妈妈说:“庆兔兔,妈妈给你们铺了瑜伽垫,你和弟弟一起在上边玩。”,滚出的玩具都给了庆小兔,庆兔兔哗啦啦把雪花积木倒了一地。看见新玩具,庆小兔身子扑过去想去抓,我没有让庆小兔去抓,这种雪花就体积有一点小,我怕庆小兔吃到嘴里去。

我让庆小兔坐在庆兔兔的对面看庆兔兔搭积木,外婆说:“他的腰还不行,不能让他老是坐着。”,我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我也是有一点担心庆小兔的腰是不是能够承受得了。

庆小兔突然俯身去够茶几,原来庆小兔看见茶几上的香蕉,我剥了一根香蕉让庆小兔唆,我又怕庆小兔一口把香蕉咬下一块,香蕉慢慢地变薄,我还是拿勺子刮给庆小兔吃了一点香蕉。

庆兔兔爬上庆小兔的小床上,庆小兔也想上床,我又怕庆兔兔压着庆小兔。庆兔兔说:“我要小九也上来。”,我说:“这个小床那么小,你会压着小九的。”,庆兔兔尽量往一边靠了一下,庆兔兔说:“这样可以了吧。”,最后还是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庆小兔就是看着庆兔兔在玩,庆小兔不停地咯咯咯地笑。

九点四十分庆小兔在梗,我说:“小九可能要屙巴巴了。”,妈妈说:“他是不是打屁了。”,我说:“他没有打屁,他在梗。”,接着就听见庆小兔不断地梗巴巴的声音。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刚刚在卫生间坐好,庆小兔的巴巴就屙了出来,再端巴巴,庆小兔犟着身体哼哼起来,妈妈说:“巴巴还没有屙完,你再屙一会。”,庆小兔身体几乎挺直了,庆小兔再也不想屙巴巴了。

一点钟我起来了的时候,庆小兔跟着妈妈进屋去睡觉了,庆兔兔还在看《汽车城之建筑队》的《摩天轮》《沙滩上》《儿童跑道》,我说:“庆兔兔,你看完这一集就要去睡觉了。”。

其实庆小兔没有睡,庆兔兔也没有睡,庆兔兔在玩,庆小兔就看着庆兔兔在玩。家里一个孩子和几个孩子完全就是截然相反的场面,现在的庆小兔和庆兔兔的差距相当于以前老三的地位。

我的感觉以后庆小兔会相对聪明一些,最起码庆小兔会比庆兔兔更会交流一些。为什么说有人讲,老苕,二精,三尖子。在这里苕并不是意味着笨,应该准确地说是憨厚老实,精和尖子未必就是聪明的代名词。母亲初为人母,父母还要为生存打拼,父母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孩子,父母教育孩子一般就是孔孟之道,要听话,要尊老爱幼。在第二胎的时候这时候的父母已经在社会上站稳脚跟,也开始懂得一些育儿的道理,有老大陪在老二的身边,老二肯定要受到老大的呵护。再往后出生的孩子,这时候的父母已经有了一定的积蓄,有一些可能已经功成名就。这时候出生的孩子基本上不会再过上艰苦的生活,甚至要过上比哥哥姐姐们好很多的生活。生活条件好了,家里又有哥哥姐姐陪伴呵护,他们可以学到独生子女不可能学到的很多知识,父母对他们的要求将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自然他们会觉得高人一等,可能很多事情会凌驾于哥哥姐姐之上,无形中让人们认为他们比哥哥姐姐狡猾一些。

孩子是不是聪明,孩子是不是能够成为栋梁之才,这和父母的遗传基因有关,而且还和孩子成长时的环境有关,和在家里的出生顺序没有关系,但是如果过分的憨厚老实可能会影响他在社会上自己能力的发挥。

庆小兔一直没有睡,妈妈把庆小兔抱出来,庆小兔看着我就是笑,我给庆小兔唱了无数的歌,庆小兔才慢慢地闭上眼睛,庆小兔在我手上整整二十分钟,三点四十分庆小兔才闭上眼睛睡着了。

四点半庆小兔睁开眼睛,于是抱着庆小兔出去巡游。

天上的云已经铺的满满当当,云,乌一块,灰一片,雨在下,似下非下,太阳的影子也似有非有。路上的人不是很多,庆小兔巡视的热情不减。以我自己的感觉路上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庆小兔却趴在我身上整个身体扑下来,头伸出很远往后看,我停下来顺着庆小兔看的方向看过去,后边什么值得观察的东西都没有。庆小兔不看了,我又继续前进,庆小兔还是照样伏下身体往后看过去。

来到江边,雨点渐渐地大了起来,我撑开伞,庆小兔开始仰头看上边的伞,庆小兔用手使劲地拉着伞把,想把雨伞拉下来看。庆兔兔的电话来了,妈妈要喂庆小兔,回来,庆小兔对喝奶没有兴趣,好像庆小兔还不饿。

庆兔兔和妈妈先走,我和外婆抱着庆小兔后行,外边的雨不时地还下几滴。乖乖兔和奶奶回来了,乖乖兔是在五一广场练习跳舞,雨自然成了乖乖兔回来的理由。看见庆小兔,乖乖兔奶奶两眼放光,乖乖兔奶奶太喜欢庆小兔了,乖乖兔奶奶说:“小九呀,两天没有看见你,奶奶想死你了,你想不想奶奶呀?”,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笑。乖乖兔奶奶继续跟庆小兔说话,却发现庆小兔的眼睛并没有看着自己,庆小兔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乖乖兔,乖乖兔奶奶用手指指乖乖兔说:“他在看姐姐。”,乖乖兔伸出手摸摸庆小兔的小胖脚,乖乖兔不知道要跟庆小兔说什么。

来到国贸大厦门口,我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犟着身体不尿。电梯刚刚升到国贸大厦楼顶,庆小兔的一泡尿全部浇在我的裤子上。今天是母子共同体验日,妈妈气喘吁吁地说:“太累了,一会要跑,一会要蹲,庆兔兔好像还很兴奋。”,今天妈妈又给庆兔兔交了一学期的跆拳道的学费。

回来刚刚上公交车庆小兔就睡着了,妈妈直接把庆兔兔送到姨妈家。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