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19可怜天下父母心

2017-08-28 06:25 | 宝宝成长

2219星期三阵雨转多云34~24PM2.5-63

北方的大地艳阳高照热气蒸腾,南方的地面大雨磅礴洪水成灾,我们宜昌却满天的云还迟迟不愿意离开,同样雨也没有下下来。宜昌的天气属于折中派,虽然也有酷热也有严冬,比起北方的寒冬腊月,南方的阴雨绵绵,西北的酷暑难耐,宜昌算是幸运的了。既然是中心,自然风也不偏不倚,冬天的雾霾就会青睐宜昌,雾霾会给宜昌抹上一层难以擦拭的蓝天。

当庆小兔用脚在踢我的脊背的时候,我转身看见庆小兔对着我在笑。庆小兔尿没有,巴巴一样没有屙出来。今天姨爹不在家,我要去接庆兔兔回来。庆兔兔醒了躺在床上,听见我来了,马上穿衣服下床。不知道为什么庆兔兔最近对昆虫感兴趣,一边下楼,庆兔兔一边在楼梯上看蜘蛛,看蚂蚁,蹲下来研究蛾子。我提着东西紧跟在庆兔兔后边,庆兔兔突然蹲下来,我一个脚已经踏出,我的身体重心已经前移,现在伸出去的脚还要缩回来,幸好我的一个手扶着楼梯扶手,我差一点趴在庆兔兔身上。

庆兔兔说:“外公,这里有一只大蜘蛛。”,我说:“你下楼的时候就下楼,你突然停下来,后边的人会措手不及的。”。

到家,庆兔兔马上进去看庆小兔,庆兔兔说:“小九,哥哥回来了。”。庆兔兔刷牙洗脸,庆小兔就在一旁全神贯注地看着庆兔兔刷牙,庆兔兔在挤毛巾,庆小兔还有一点想伸出手去帮忙,毛巾挤出的水流进脸盆,庆小兔的眼睛随着水的运行轨迹在移动,脸盆里的水很快变得风平浪静,庆小兔的眼睛重新去注视着庆兔兔手里的毛巾,接着毛巾又开始滴水,庆小兔重新跟踪水滴消失的地方。

庆兔兔要跟妈妈出去吃早饭,吃完早饭庆兔兔还要去学架子鼓,于是妈妈提前给庆小兔喂奶,庆小兔不是很想吃,庆小兔吸几口奶,马上就回过头环顾四周,妈妈说:“他好像还不饿,吃了一边他就不喝了。”。庆兔兔跟着妈妈去吃早饭,我和外婆带庆小兔去瑞丰超市。

满天的云没有给太阳让出一点空隙,就连太阳的影子也被云层没收的干干净净。太阳没有出来,可是气温却实实在在地高了起来。

抱着庆小兔就觉得身上在冒汗,庆小兔的背紧贴在我的胸前,庆小兔身上的衣服就是湿漉漉的。抱着,庆小兔总是满身是汗,庆小兔坐车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何况我也不想让庆小兔坐车。庆小兔每天不出去三四趟庆小兔是不会罢休的,是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既能带着庆小兔出去,又不能让庆小兔每天淹没在汗水里。

因为今天外婆推着童车出去,这是外婆买菜的代步装载工具,所以今天不能行走在马路市场的人行道上,马路这一边相对人少一点,最起码路上没有提篮卖菜的。庆小兔观察的目标少了,庆小兔转而研究一个个商店,庆小兔眼睛从一个个商店门口掠过,庆小兔的眼睛会一直盯着商店里的一切,庆小兔已经走过,庆小兔的眼睛就没有离开商店里面,一直到了下一个商店门口庆小兔的眼睛才会转移目标。

看见有人眼睛看过来,庆小兔马上笑脸迎上去,还是那个第一次没有正眼相对的刘奶奶,庆小兔眼睛多远就会送上笑脸,刘奶奶说:“奶奶看见你好高兴哟,你这么给奶奶面子哟。”。

王继业是我进厂一个班组的同事,刚刚进厂我是铆工,他是电焊工。他是一个重庆大学的毕业生,我不知道他以后在技术科事业上有什么成就,但是他在烧电焊上确实是一把好手,经过他的手切割烧焊的零部件确实让我刮目相看。

王继业还没有走到跟前,庆小兔就对着他笑,王继业说:“他怎么那么爱笑呀,他是不是老二呀?”。看着王继业不一样的眼神,我确实也为王继业难过,他就是一个失独者。他只有一个儿子,就在儿子大婚,一家人欢天喜地的时候,儿子不幸得病离开人世。他们想让媳妇留下自己的血脉,媳妇没有这样做,确实媳妇可以不这样做,媳妇还年轻,还可以成家立业,如果背负一个别人的孩子,可能会影响她的后半生。

房子还是给了媳妇,他们也做的仁至义尽,现在已经轮到他们暮年的时刻。孩子说到底其实也是一个信念,一个符号,有几个孩子会留在父母身旁,有的人功成名就却远在异国他乡,他们和失独者其实没有两样,就是父母多了一个牵挂,知道自己有一条血脉在遥远的地方。

王继业问:“你不想回郑州吗?”,我说:“回去干什么呢?哪里的黄土不埋人。”,王继业说:“我马上就要回重庆了。”。回去是一个无奈选择,一辈子工作的地方已经被拆迁,没有了回忆,没有了过去,回去可能还有兄弟姐妹,虽然他们都有各人的家,最起码过年过节可能能够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这就是一个老人暮年的梦。

又遇见秀奶奶买了一些湿面条,秀奶奶虽然还没有老到老态龙钟的地步,可是一双睁不开的眼睛让人看得心疼。秀奶奶的孙女在上高中,虽然现在已经放假,学校还在继续补课,秀奶奶说:“买这些面条是做一点凉拌面,中午给孙女送去。”,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已经是隔代亲了,现在外边只要有钱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到,屋里一顿饭,一个七十岁的老人要坐四十几分钟的汽车去送饭,来回一趟可能三个小时都不够用,就为了孙女能够吃到外婆的家的味道。

路上就是走走说说,庆小兔就是看看笑笑,一直到九点半庆小兔才回到家。

十点十分庆小兔在哼哼,我过去庆小兔身子下边的隔尿垫已经被尿湿了。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不尿,让庆小兔坐在沙发上玩玩具,庆小兔不愿意玩,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外婆说:“是不是要吃米糊了。”,我发现庆小兔的头已经栽在我的肩膀上,我说:“好像小九已经睡了。”,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外婆说:“你还说他的裤子没有湿,他的裤子一半都是湿的。”,庆小兔已经睡着也没有办法再给庆小兔换裤子了。

十点四十分庆小兔醒了,端尿,庆小兔不尿,我抱着庆小兔,外婆给庆小兔喂米糊,碗里的米糊还没有吃完,我的裤子却湿了,庆小兔一泡尿尿在我身上。

庆小兔坐在沙发上,庆小兔眼睛看着放在缝纫机上的健身架,庆小兔嘴里嗯嗯着,庆小兔两个手往前伸着。健身架放在庆小兔面前,庆小兔就伸出去拉上边的吊坠,庆小兔并不是想把吊坠拉响,庆小兔只是想尝一尝吊坠的味道。

今天庆小兔坐在那里上身前倾的角度稍微好了一点,经常会出现身体坐直立起来的时候,身体晃动还是有,我只要轻轻地托着庆小兔的一个胳膊就行。

十一点四十分庆小兔吃半个苹果。

十一点五十分楼下传来庆兔兔的喊声:“外公,要收衣服了,外边下雨了。”,外边庆兔兔回来就说:“妈妈,你陪我踢足球。”,妈妈说:“妈妈还要冲一个澡,你先一个人玩。”,外婆说:“就是你同意他在家里可以踢球的。”。

庆兔兔问:“妈妈,我可以不可以看电视?”,妈妈说:“不可以,吃完饭再看电视。”,庆兔兔说:“我就知道你要这样说。”,妈妈说:“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问呢?”,庆兔兔说:“讨厌。”,妈妈说:“你怎么这样说呢,妈妈又不是不让你看,马上就要吃饭了,吃完饭你可以安安静静地慢慢地看。”。

妈妈给庆小兔喂奶,妈妈单位来电话要妈妈去单位人事部门领导那里确认一下请假事宜,妈妈说:“这些都已经上网了,我在科室请了假,科室领导已经批了,也报备了人事部门,只是人事部门领导没有在自己的电脑上看一眼罢了。”。

一点二十分庆小兔被放到小床上,妈妈说:“庆兔兔,你也要睡觉了。”,我说:“你要不要在沙发上睡。”,庆兔兔说:“我要在屋里睡,我要跟妈妈一起睡,还要小九和我一起睡。”,妈妈说:“妈妈下午还要去单位一趟,你下午就一个人睡觉。”,庆兔兔说:“那我要弟弟和我一起睡。”,妈妈说:“你要不就在沙发上睡,这样你不是就像和弟弟在一起睡一样了。”,庆兔兔说:“我要弟弟和我一起在大床上睡。”,妈妈说:“你不记得昨天你睡觉,把腿放到弟弟身上了,要不妈妈陪你睡十分钟好不好。”。

两点五十分庆小兔睁开眼睛,外婆给庆小兔端尿,尿是屙了,巴巴庆小兔还是不愿意。外婆抱着庆小兔一会庆小兔开始哭起来,外婆怎么哄也没有用,外婆生气地把庆小兔放到床上。躺在小床上的庆小兔哭声骤然放大,等我晾完衣服过来,庆小兔已经浑身大汗,庆小兔仍然闭着眼睛在哭。

可能庆小兔还在睡梦中,也可能庆小兔梦里遇见不想遇见的东西,庆小兔并不想起来,庆小兔还要继续睡觉。

庆小兔并没有睁开眼睛,就是一个劲地哭,我说:“现在是外公在抱你。”,现在外公两个字已经毫无效力,庆小兔照哭不误。这一会庆小兔的哭声另辟蹊径,是第一个音符是极强的重音啊,接着就是一声声低下去的啊啊声。我使尽浑身解数,跟庆小兔讲道理,给庆小兔唱歌谱,对庆小兔就是对牛弹琴。庆小兔的哭声高昂起伏,就像一个男高音,是一个别人不想听的男高音独唱。整整十分钟,庆小兔的哭声才渐渐地下来,慢慢地变成低声的抽泣,最后才偃旗息鼓安静地睡着了。

三点半庆小兔在喊:“妈妈,妈妈呢?”,外婆说:“你多大了,起来还要找妈妈,妈妈不是去单位了吗。”,庆兔兔说:“我可以不可以看电视。”,外婆说:“你看吧。”。反正在家里哪里也不能去,早上还是满天白云,现在已经是晴空万里,耀眼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空调这几天已经连续工作,如果这几年不是有空调,人们还不知道怎么过夏天呢。妈妈姨妈小时候我们住在六楼,白天屋里的桌子板凳都是烫手的,那时候只有风扇也能够度过夏天。想想刚刚解放的时候,一般人家是没有风扇的,一把芭蕉扇就把许许多多千千万万的人送过了炎热的夏天。

庆小兔醒了,庆小兔已经睡足了觉,庆小兔没有再哭。端尿庆小兔没有尿,庆小兔自己在梗巴巴,很快庆小兔屙了很多巴巴。

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庆小兔抱着枕巾,在小床上四处翻滚,一会功夫庆小兔的身体在小床上转了一百八十度,翻身,庆小兔已经轻车熟路,不到五分钟翻过来再翻过去五六次。

庆兔兔看完电视,端过来陀螺塑料底盘,庆兔兔拿起那个红色的陀螺说:“这是焰天火龙王。”,庆兔兔又拿起那个蓝色的陀螺说:“这是深海冰龙神,这个是我的陀螺,这个焰天火龙王是妈妈的,我的深海冰龙神一下子就可以打败焰天火龙王。”。庆兔兔把拉线夹夹住陀螺用劲拽动线绳,连着拉动继续,夹子上的陀螺呼呼呼地转动起来,庆兔兔猛地一松开夹子,陀螺落在底盘里嗡嗡嗡地急速旋转起来。我抱着庆小兔坐在旁边看着,现在庆小兔已经不害怕陀螺旋转的声音,庆小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旋转的陀螺。

陀螺一个接着一个被拉动在底盘里旋转,庆小兔也目不转睛的看着庆兔兔在拉动线绳,看着两个陀螺碰撞发出的响声,一个陀螺被另外一个陀螺撞的跌跌撞撞最后慢慢地倒下。

庆兔兔说:“外公,你和我一起玩陀螺。”,我还没有开口,外婆突然童心大发,外婆说:“外婆来陪你玩陀螺。”,庆兔兔还是用自己的深海冰龙神,庆兔兔把红色的焰天火龙王递给外婆。外婆虽然看过庆兔兔玩过,真正地拿到手里就猫咬刺猬——无从下口。庆兔兔问:“外婆,你不会,我教你。”,大人和孩子的区别就是那个主动学习,孩子就是照葫芦画瓢,外婆只看庆兔兔演示一次,外婆也就进入战备状态。

真的和庆兔兔讲的一样,红色的焰天火龙王不是蓝色的深海冰龙神的对手,庆兔兔说:“外婆,你怎么老是把它歪着转呀。”。

庆小兔被放到小床上,我想去拿手机播放音乐,看见庆兔兔的播放器放在桌子上,于是我把播放器拿出来播放《大耳朵图图》让庆小兔听,庆小兔马上翻转身体趴在那里,两个手抱着播放器在看,把播放器拿到嘴边去舔。

妈妈回来了,妈妈刚刚喊了一声:“小九。”,庆小兔马上撒娇嘴里发出哭腔,不过庆小兔没有哭,一直等妈妈给他喂奶。

妈妈说:“双胞胎好厉害,她们竟然可以两个手撑起来。”,妈妈马上做了一个类似于俯卧撑的动作,看妈妈手机里的视频,视频里一个双胞胎突然两条腿跪起来,一个胳膊伸直将上身支撑起来,时间很短但是这样的动作做了两次。

妈妈说:“八月份我一定要上班了,到时候我早上喂了小九,中途再喂一点米糊,吃一点面条一类的东西,让庆小兔坚持到中午我回来。”,我说:“这些天让庆小兔熟悉一下牛奶,也可以在米糊里加一点牛奶。”,外婆说:“没有奶了,他不喝也没有办法。”,妈妈说:“我八月六号上班,那时候小九已经七个月了,那时候我的奶水也不见得还够小九吃,多给他补充一点辅食就行啦。”,我突然想起来,庆小兔好几天没有吃青菜了,我问:“小九好像这几天没有吃青菜了?”,外婆说:“有一点麻烦,回来我们就给小九吃青菜。”。

姨妈下班了,庆兔兔喊:“姨妈。”,庆小兔看着姨妈一声不响,姨妈说:“小九,你怎么楞了。”,庆小兔马上恢复笑脸。姨妈逗庆小兔,庆小兔就咯咯咯的笑起来,姨妈不断地逗,庆小兔的笑声就没有停止过,姨妈不逗了,庆小兔的两个眼睛还一直盯着姨妈,每当姨妈的脸转过来,庆小兔马上会主动咯咯咯地大笑起来。

我抱着庆小兔,外婆在我背后逗庆小兔,庆小兔已经有了条件反射,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当外婆在一边逗过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就会大笑,庆小兔不管外婆是不是转变方向,庆小兔的身子马上就会转到我的另一边肩膀上,看看外婆没有过来,庆小兔又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看外婆一眼,接着庆小兔马上又开始和外婆捉迷藏。

吃晚饭的时候姨妈说:“宜昌要修地铁了。”,妈妈说:“地铁很早就听说了,有一段时间还在说修轻轨。”,姨妈说:“地铁的线路图已经出来了,在我们小区门口,在我们医院门口都有一站。”。宜昌如果修地铁,宜昌将成为湖北省除武汉以外的第二个有地铁的城市。

庆兔兔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播放器里的故事了,今天播放器打开,播放器再也没有时间休息了,播放器一直跟随庆兔兔的左右没有离开过,《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大耳朵图图》的声音就没有消失过。

今天晚上庆兔兔没有去姨妈家,庆兔兔一直在和庆小兔说话,庆小兔也一直注视着庆兔兔,不过庆小兔除了微笑还是在笑。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