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14庆兔兔不愿意打针

2017-08-23 06:28 | 宝宝成长

2214星期多云29~24PM2.5-58

今天是小暑,小暑是二十四节气之第十一个节气,小暑有人戏称为小热,要热了还不是十分热。

今天也是《七七事变》八十周年祭: 《铭记历史 勿忘国耻》。八十年前的一个漆黑雨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时,夜间日本军队以有己方士兵失踪为借口,日本侵略者突袭了卢沟桥边的宛平城。

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记中国人民以血肉之躯筑起的钢铁长城,不能忘记全国各族人民为了赶走侵略者而做出的努力和牺牲。落后就要挨打,就要受到帝国主义军国主义的列强的欺凌,付出的代价就是老百姓的血肉之躯,中国的真金白银的源源不断地流进外国列强口袋里。

我每看到一样中国之最我就会兴奋不已,我不想再看到外国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们,总有一天中国会让全世界的人去羡慕。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国人要戴着有色眼镜在镜子里看着一个不一样的自己,中国是贫困过落后过,中国也曾经食不果腹,中国也曾经想在国外买一些急需的物质。今天中国这个雄狮已经苏醒,东方的巨龙已经腾飞,过去的一页已经翻过去,中国这辆高速列车已经驶向一带一路。

没有听见什么响动,六点四十分外婆把庆小兔抱了出来,我问:“小九,你醒了。”,庆小兔一声不响地看着我,跟着外婆到卫生间屙巴巴。庆小兔嘴里唱着歌,尿是尿了,巴巴却不知道还在哪里。

七点十分就来到小广场,只看了一会广场舞,庆小兔的眼睛就离开了大妈们。

天就像一个阴郁寡欢的孩子,灰白色颜色笼罩在脸上,一会功夫脸色越发沉重,灰白色渐渐地被灰黑色所覆盖,太阳公公躲在云后今天不用上班了。

庆兔兔现在对路上的东西越来越全神贯注了,两只像是西藏梗的黑色小狗,庆小兔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黑色小狗,狗在前边,庆小兔就往前看,狗走到后边,庆小兔就趴在我的肩膀上往后看,小狗跑过人群中,庆小兔就低下头在人的腿缝里找小狗去哪里了。

一辆残疾人电动车也成了庆小兔的追逐目标,开始我已经走过了,庆小兔伏下身子往后边看,于是我停下来让庆小兔看一个够,残疾人电动车慢慢悠悠地开着,残疾人电动车开开停停,于是我也不慌不忙地走着,我也跟着站站走走。

一圈转回来已经八点钟了,八点半妈妈给庆小兔喂奶。

九点钟妈妈去接庆兔兔去打架子鼓,庆小兔瞌睡了闭上眼睛,放在小床上庆小兔就醒了。抱起来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的尿也真多,庆小兔打了一个屁,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只听见庆小兔在唱歌,就没有看见巴巴从天而降。

九点十分中央台《生活圈》节目,《父亲手绑孩子双手游街 因为管不住》,画面上一个光着身子的十几岁的男孩两个手被绳索捆着,可能是旁边的人看不下去,父亲才把男孩手上的绳子解开。男孩坐上爸爸的摩托车后边,旁边的人可能说了什么,爸爸把身上的皮夹克脱下来让一丝不挂的男孩披上皮夹克走了。

孩子已经长大,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小时候耳闻目睹的一切已经根深蒂固,你父亲是怎么做的,孩子会原原本本地照样复制,孩子就是父母的一个复制品,就是人们说的一般意义的遗传。父母是书香门第,孩子也会书香气浓浓,家里有成功人士,孩子一样会底气十足。孩子遇见听到的都是脏话谎言,孩子的嘴里也不会温文尔雅。

长大了才发现孩子没有别人家的孩子听话,不会尊老爱幼,没有其他孩子一样酷爱学习,马上怒火中烧,恨不得打他一个头破血流,我要的是一个真龙天子,我不是养一个和我一样的窝囊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孩子已经快要成年,这才大梦初醒,一切已经晚矣。

孩子是你生的,孩子是你养的,你却没有权利伤害孩子,你也不能不尊重孩子的尊严,这个在未成年人法上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今年宜昌的桃子铺天盖地,前几年就知道当阳市建起一个几十里地的桃园,今年终于水落石出,宜昌的桃子进到宜昌人民的家中。往年只是上市一个多月的桃子,今年的桃子是源源不断,这是宜昌自家人种的桃子。庆小兔很喜欢吃水果,当然桃子就是其中之一,一个很大的桃子庆小兔吃了很多,庆小兔一样舍不得放弃对桃子的喜爱。

当庆小兔开始带着哭腔唱歌的时候,庆小兔的头慢慢地靠在我的肩膀上,庆小兔没有唱几句,庆小兔的头无力地倚在我身上,十点钟庆小兔睡着了,放下只是五分钟,庆小兔就睁开眼睛。

十点四十分带着庆小兔出去,一个奶奶说:“你蛮舒服嘛,天天爷爷抱着出来玩,你是不是很高兴呀?”,现在在外边认识庆小兔的人也太多,可是我却没有记性,不知道和庆小兔打招呼的人在哪里见过。刚刚走过菜场,迎面碰见庆兔兔和妈妈过来了。

庆小兔没有看见庆兔兔,庆兔兔一眼就看见庆小兔过来,庆兔兔喊:“弟弟,哥哥来了。”,听见庆兔兔的说话声,庆小兔兴奋地手舞足蹈,嘴里啊啊啊地叫着。庆兔兔要回家,庆小兔就继续走,忽然庆兔兔拐回来,庆兔兔说:“小九,哥哥跟你一起去玩。”。

妈妈说:“刚刚还冒了一点雨,你们就不要走远了。”,天是越来越阴沉了,没有带雨具还是小心为妙,我说:“我们就去小区里玩一会。”。妈妈说:“放假了你就要负责照看弟弟哟。”,庆兔兔马上来了一个军礼说:“我保证。”,庆兔兔一路上就一直和庆小兔说话,庆小兔几乎弯下腰看着庆兔兔,听到庆兔兔说话,庆小兔就嘎嘎嘎地笑一个不停。

楼后池塘只有一个八十岁的老爷爷在打太极拳,在姨妈楼下有几个不认识的小朋友正在开门回家,放假了,该走的都走了,现在要吃饭了,在家里的也陆陆续续回家吃饭了。

十一点十分回到家,庆兔兔回来就看《猪猪侠》。

庆兔兔把手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抱着庆兔兔的手就啃,妈妈问:“小九那么喜欢啃你的手呀?”,庆兔兔说:“小九说,我的手是草莓味的。”。

庆兔兔搭积木,积木搭在一个十五厘米的方形积木块上,庆兔兔的积木越搭越高,庆兔兔不明白重心的原理,庆兔兔搭起的高塔像一个塔吊,塔吊的吊臂是在方形积木外边,重心偏了,积木又搭的很高,这样一来上边的重量大于底座了,于是庆兔兔搭起的高塔老是倒了下来。一次两次三次,一次次倒下来,庆兔兔信心全无,庆兔兔一下子把积木推到拆散猛地往地上一砸,妈妈说“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可以动脑筋想一下,你不能用扔玩具的方法来发泄情绪。”。

我说:“你的积木有一点头重脚轻,另外你的高塔下边的接触面积也太小了。盖房子,楼越高,大楼的底面积要足够大,地基重量要能够承受上边的建筑物重量,另外一个就是重心要落在地基的中间。”。庆兔兔莫名其妙地听完我的学术论文,我说:“你可以把搭积木的大底板拿出来搭积木,一个是底板面积足够大,一个底板的重量也很重,这样你就是把所有的积木都搭起来也不会倒了。”。

今天庆兔兔要去打防疫针,庆兔兔上学前还有两针需要打,反正庆小兔也要出去玩,也就跟着庆兔兔一起上路。出门,蒙蒙细雨就飘落下来,很快出租车的挡风玻璃上已经布满了雨点。在车门关上的那一刻,庆小兔马上就想哭起来,我还是在说:“男子汉不要怕,男子汉为什么要哭呀,我们这是在坐车,我们从家里到另外一个地方就要坐车坐船坐飞机的。”,庆兔兔说:“男子汉大丈夫。”,没想到庆小兔真的不哭了。

我说:“庆兔兔,你今天去打针是要给小九做一个榜样哟,你今天打针是不能哭的哟。”,庆兔兔信誓旦旦地说:“我不会哭的。”,我说:“你今年已经六岁了,马上就要成为一个学生,你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像成年人靠拢,时时处处要个庆小兔做一个表率。”。

刚刚上到卫生院的二楼,我还以为庆小兔会哭,庆小兔没有哭,但是庆小兔的表情凝重,就好像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看见二姑妈庆小兔一样没有表现出不安,庆兔兔这时候却赖在走廊里不愿意进来了,不管妈妈怎么说,庆兔兔也不愿意动一步,妈妈说:“刚刚不是跟你说好了吗,这次来打针不再闹了。”,庆兔兔说:“打针好疼,我不要打针。”,妈妈说:“你可以说说,你打针了,妈妈可以让你看电视,你想买什么玩具,什么零食,妈妈可以给你买。”,我说:“庆兔兔,上学报名是要打防疫针的证明的,没有打防疫针,你万一生病,你就要请假去看病,你的功课就会跟不上。你自己要住院打针,你还可能会影响其他同学,所以学校没有打针的证明是不能报到的。”,庆兔兔伸出一个手指头说:“那我打一针。”,妈妈说:“打一针就打一针,下次我们再来打。”,我说:“万一在准备打针的时候感冒了怎么办,如果以后因为有一些什么事情耽搁了不能打针怎么办,你就不准备报名了吗?”,妈妈对庆兔兔说:“我们还是打两针吧。”,庆兔兔说:“我要打一针。”,二姑妈说:“打一针也是打,打二针也是打,就那么一下子,我要护士给你打针的时候轻轻地就像被蚊子叮了一下那么轻。”。

庆兔兔就是不愿意,我说:“庆兔兔,你不是小孩子了,你马上就要成为一个学生了。”,妈妈说:“你不要说了,小孩子打针哪个不是怕疼呀?”,我说:“有几个这么大的孩子不打针的。”。妈妈跟庆兔兔说:“妈妈抱着你打好不好。”,庆兔兔就是不往注射室里进。我说:“庆兔兔,你不打针就不要上学了。”,妈妈说:“妈妈给你来个选择,一个是打针,一个就是马上回家,你以后就不要上学了。”,庆兔兔说:“我还要上学。”,妈妈说:“你要上学,就马上进去打针。”,庆兔兔说:“我要妈妈抱着我。”,我说:“庆兔兔你几岁了,还要妈妈抱着打针。”。

护士刚刚把针液吸人针管,庆兔兔又跑了出来,妈妈又重新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和庆兔兔交心谈心,二姑妈说:“针液打开时间长了会失效的。”,我说:“你就不会跟他说一点别的,一个男子汉就是被你惯的不成名堂。”,二姑妈抱起庆兔兔,庆兔兔用劲地挣脱二姑妈,妈妈抱起庆兔兔要二姑妈帮忙,接着就是庆兔兔拼命地大哭。

来打防疫针的都比庆兔兔小,也有哭的,但是他们哭归哭,针还是打了,那么多人在那里看着庆兔兔的表演。孩子都有一个自尊心,你把他的自尊心调动起来,庆兔兔不会希望在别人面前看笑话。打针疼不疼,疼,更大程度是心理作用在作怪。今年放假前期幼儿园检查身体抽血化验,庆兔兔就没有哭,庆兔兔还说:“我们班好几个小朋友打针的时候哭了。”。妈妈是过多的怀柔政策,妈妈在庆兔兔三岁前基本上没有怎么管庆兔兔,妈妈现在把庆兔兔当做一个还不到三岁的孩子在引导。

打一针打完还要等一会才能打第二针,二姑妈要庆兔兔晚上就在他们家玩两天再回来,过一会二姑妈带庆兔兔去打针。二姑妈带庆兔兔去打针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场面,就像庆兔兔在家里什么也不好做,在姨妈家庆兔兔什么事情都自己做一样,不是庆兔兔不会,也不是庆兔兔不想,而是环境让庆兔兔的性格扭曲了。

今天二姑妈抱着庆小兔,庆小兔一直很乖,可能受了庆兔兔哭的影响,一些可能是来检查身体的学生逗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就咧起嘴哭了起来,我说:“姐姐是喜欢你哟。”,不断地有学生在逗庆小兔玩,庆小兔就是一副哭伤脸回报这些喜欢他的哥哥姐姐们。

一旦来到外边,庆小兔马上变成另外一个模样,看见谁都笑,几个奶奶大妈都在说:“这个小家伙好喜欢笑哟。”,说着都过来逗庆小兔,庆小兔自然是笑脸相迎。

今天庆小兔就没有怎么睡,在去的路上庆小兔还几次闭上眼睛,最后还是勉强把眼睛睁开了。四点钟回到家,庆小兔就睡觉了,不过庆小兔放不下来,还是我一直抱着睡。

我们吃饭,庆小兔吃米糊,这一次庆小兔的米糊没有吃完。妈妈说:“我们再吃一点苹果吧。”,庆小兔听到要吃苹果马上哼哼起来,看见外婆把苹果拿来,庆小兔两个眼睛都瞪直了,伸出两个手就想抓苹果,庆小兔的嘴里叫一个不停。半个苹果几乎都挖空了,外婆说:“苹果已经吃完了,我们明天再吃。”,庆小兔两个眼睛看着苹果一百个不愿意,外婆只好把剩下的一点也刮到庆小兔的嘴里。

吃过饭,妈妈抱着庆小兔到小广场乘凉。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