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12安抚奶嘴与亲情

2017-08-21 06:29 | 宝宝成长

2212星期三小雨32~24客厅最高温度28PM2.5-78

七点钟外婆把庆小兔从房间里抱了出来,我说:“小九,你起来了怎么不叫外公呀?”,庆小兔趴在外婆的肩膀上就是笑,我说:“你已经长大了,要学习说话了。”,庆小兔伸出一个手摸摸我的脸。庆小兔每天那么多话,就是一直还不会叫妈妈,妈妈这几天卯足劲地教庆小兔叫妈妈。

一泡尿端出来,尿却发生偏转,外婆低头一看,庆小兔的尿尿到自己的脚上了。

出门的时候已经七点十分,铺天盖地地云把天空遮满,太阳已经高高地挂起,太阳的光芒却散落在云中。

来到小区门口就碰见楼后的那个比庆小兔小三个月的弟弟,奶奶说:“你怎么不用腰凳呢,这样抱你会好吃力呀?”,我说:“我习惯了,这样抱着方便一些,腰里缠这么一个带子我会很不舒服的,再说天那么热,一会浑身都是汗。”。

我们去看广场大妈们跳舞,那个小弟弟奶奶叫道:“哥哥,快一点过来,跟我们弟弟一起玩。”,于是我也跟着一起坐在了下来,庆小兔马上俯下身去摸小弟弟,小弟弟还只能躺着,小弟弟两个眼睛就一直看着庆小兔。这个小弟弟长得蛮好,小弟弟看着是那么白,和小弟弟放在一起更显得庆小兔黑了许多。我说:“你看弟弟那么白,我们小九和弟弟在一起就是一个非洲人。”,男孩奶奶说:“哥哥也很白嘛,你看他腿窝窝里不是还是很白的,哥哥天天出去能够不晒黑吗。”,我说:“他哥哥跟他一样,在太阳底下晒一天,马上就会变成一个黑非洲了。”。

男孩奶奶用手指着弟弟说:“他妈妈没有奶,他只能喝牛奶,现在吐奶好厉害。”,我说:“不要紧的,我们这个前一段还不是吐奶很厉害,最近两个星期才慢慢地不吐奶了。”。

男孩的奶奶又问起庆兔兔的名字,我告诉了她,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她就问过,我也一样问过小男孩的名字小名,我还没有走到家就忘在脑后,也可能是遇见的小朋友太多了,小朋友又大同小异没有明显的特征可供记忆。现在不是我一个人,而是大部分爷爷奶奶都有一点健忘,我本来就是一个智力有一点不如他人的笨人。

一个又瘦皮肤被晒的黢黑的年轻爸爸,就像捧着一个珍贵的瓷器,捧着一个小小的婴儿朝我们这里走过来。看惯了我们几个月的孩子,再看看年轻爸爸手里的婴儿是有一点看的不习惯。年轻爸爸说:“我们来了,明天我们就要一个月了。”,我惊奇地问:“没有满月就抱出来了?”。其实我也是大惊小怪,我一点过分小心了,很多人都是满月就把孩子抱了出来,我是两个多月才勉强把庆小兔抱出来,我的理由就是这时候的庆小兔眼睛看不到这么远,在家里庆小兔还能看到一点东西,在外边景物都是那么远,庆小兔几乎一样东西也看不清楚。

乖乖兔奶奶提着菜远远地走来,庆小兔对乖乖兔奶奶有一个特殊的感觉,庆小兔多远就整个身体蹦弹起来,庆小兔的嘴里也跟着叽哩哇啦喊起来,自然乖乖兔奶奶对庆小兔也不是一般的喜欢,恨不得马上把庆小兔抱回家去养起来。乖乖兔奶奶两个手不空,只能凭着一张喜笑颜开的脸逗庆小兔,庆小兔同样报以最烈烈地的欢迎。因为乖乖兔奶奶两个手提着那么多的东西,我说:“我们还是让奶奶先回去吧。”,庆小兔还有一点不愿意,因为今天乖乖兔奶奶没有抱他,乖乖兔奶奶一样意犹未尽不想停止和庆小兔的对话。

我们单位上次庆小兔不愿意看的那个东奶奶又出现在我们对面,这次庆小兔是多远就在微笑相迎,庆小兔手和脚的舞动表示对这个东奶奶的迎接。东奶奶高兴地摸着庆小兔的小手说:“宝贝,你还认识奶奶呀,你现在已经喜欢奶奶了,奶奶看到你好高兴哟。”。

一个跳舞的奶奶也走过来,庆小兔一样报以微笑。银行门口台阶上坐在一溜爷爷奶奶,一个爷爷一直伸出手想抱庆小兔,庆小兔也伏下身体想过去,爷爷是在这里乘凉休息的,我没有把庆小兔递过去。一个奶奶也在和庆小兔打招呼,庆小兔高兴的活蹦乱跳,奶奶说:“你的这个宝贝以后会是一个不简单的娃儿哟。”,人们不断地和庆小兔打招呼和庆小兔逗着玩,庆小兔一样高兴的乐不思蜀。

庆小兔今天特别喜欢抬起头看上边的东西,只要发现头上边有不一样的东西,庆兔兔就会抬起头看好一会。

胖哥哥终于碰见了,我问:“你们今天怎么出来这么晚呀?”,玉兔兔外婆说:“我早上要出去买菜,还要给他们买早点,我正准备抱着弟弟出来,他姐姐又起来了,没有办法又要给姐姐弄洗脸水刷牙,还要个他姐姐梳头,一直弄到现在才出门。”。胖哥哥脖子里围着一个撕成大块的破床单,胖哥哥的口水就像一条晶莹透亮的银河从天而降,我说:“他现在口水还是那么多呀,是不是又在长牙了。”。

那个小十天的小妹妹被抱了出来,奶奶问:“你们补充米糊没有?”,我说:“我们已经吃了两个星期了,我们还给他刮苹果桃子,米糊里还加了白菜胡萝卜,我们这个还是不喝牛奶。”,奶奶说:“我们这个也是不喝牛奶只喝母乳。”。

今天在外边整整转了一个小时十分钟,今天第一次在外边转那么长时间,第一天遇见那么多小朋友,第一天那么多爷爷奶奶拉着庆小兔的手跟庆小兔说话。

那么多人回头看庆小兔,开始我还以为庆小兔是不是吐奶了,我低头看,原来庆小兔是在对着别人笑。在外边端尿也是只要端,马上庆小兔的尿就会喷薄而出,在外边端两次尿,庆小兔连哼也没有哼一下尿就尿了出来。

回来洗了澡,洗澡的时候庆小兔还有一点想闹,外婆说:“知道你想睡觉了,我们洗完了就睡觉。”,洗完了庆小兔已经全无睡意,妈妈抱着庆小兔,庆小兔一声不响,妈妈说:“小九今天特喜欢看灯,你看他又在看灯了。”。

中央台12《热线12》,上海质监局抽查安抚奶嘴百分之七十不合格,阻挡板和奶嘴连接结合不牢固,阻挡板就是防止孩子把奶嘴吸入嘴里的,还有奶嘴材料的挥发物严重超标,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这些不法商家无法无天竟然敢向孩子下毒手,一个安抚奶嘴七八十块钱,却给孩子带来的是风险和后遗症。

我是不主张使用安抚奶嘴的,为什么要用安抚奶嘴,目的就是一个就是为了监护人有更多的时间去看手机玩电脑甚至是打牌下棋聊天,孩子竟然没有手机更重要吗,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安安静静地躺着,难道孩子只能到长大了才需要上课学习吗?用安抚奶嘴的目的就是让孩子感觉我一直在妈妈的怀里,你就不要吵安安稳稳地睡觉吧,孩子的耳朵眼睛的需求在这些监护人的眼睛里就是一个摆设,孩子的嘴就是用来喝奶的,你嘴里不空,孩子的所有需求都满足了。

这些爸爸妈妈,这些爷爷奶奶,你们就那么忙吗?你们就不能抽出一点时间陪陪孩子吗?就算有些书上说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也可能西方社会就是这样带孩子的,你们为什么不用脑子想一想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呢?你们就不怕自己的孩子步狼孩的后尘吗。由狼妈妈来抚养孩子就是饿了喝奶,其他都是顺其自然,最后的结果就是狼孩永远停留在自己的幼婴儿时代。当狼孩长大了,你就是把他送到北大清华,来到美国的哈弗,狼孩也不可能变成一个正常的孩子。

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的年代,那时候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把孩子当做家里唯一快乐的源泉,孩子可以不离手,抱着孩子到处走东家串西家。现在生活条件好了,科学技术大幅提高了,不能把对孩子的教育也赋予高科技了吧,人亲情情商怎么能用冰冷不会流露感情的机器代替呢?机器可以解放无数的劳动力,但是机器人却不可能替代有血有肉的人的感情。

喝完奶庆小兔睡着了,但是庆小兔又睡不踏实,庆小兔要抱着睡,庆小兔今天没有再哭唱,庆小兔今天就是唱歌。十点钟我在看中央四套的《中国记忆》,我拿起一个桃子在吃,我忽然觉得庆小兔在动,我低头看庆小兔正睁着眼睛看着我在吃桃子,我赶紧放下桃子说:“小九,你在看外公吃桃子呀,我们现在睡觉,等起来我们再吃桃子。”,庆小兔马上闭上眼睛接着睡觉。

十一点钟看中央台12《道德观察》,一个十一岁的男孩开汽车上路把一个刚刚结婚的大学生撞死。一辆租赁公司的汽车,汽车是一辆高档汽车,只要打开门进去就可以直接启动。这辆车的门锁被破坏于是汽车被人盗开走,租赁公司向派出所报了警,不知道为什么派出所没有立案。这辆车放在另外一个城市租赁公司的停车院内。这个十一岁的男孩发现了这样一辆车没有上锁的高档汽车,就看了车内的说明书把汽车开出去,男孩的妈妈就在跟前,男孩妈妈没有阻止,男孩妈妈的证词就是因为儿子喜欢,他们把自己的儿子和其他人的生命放在脑后。男孩连续四次把这辆车开到公路上,妈妈没有一次阻止儿子这样做,最后一次男孩在超车的时候把那个男子撞死。

撞死了人,受害者的家里一直到新生命诞生,男孩的妈妈没有得到被害人家里赔礼道歉。男孩爸爸只是在电话里跟警察说:“不就是撞死一个人吗?你们就不是要钱吗,要钱没有,是孩子撞死人,你们就把他抓去吧。”,这样的父母能够教育出合格的孩子吗?警察说:“没有年满十四岁,没有办法拘留。”,没有两天功夫人走楼空,男孩一家人逃离了这个城市。我不知道这样的故事应该怎么结局,受害人将找谁讲理索取赔偿呢?为什么一个把别人弄得家破人亡,就这样一走了之,这样的孩子放在社会上可能会开车撞死更多的人。一个强盗抢劫杀人还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一个孩子不是无意也不是不小心杀了一个人就这样不了了之,不负责任的父母也不用接受法律的相应惩罚。

庆小兔今天要打防疫针,两点十分去姑妈那打防疫针。

天上的云不能再低了,天空就像一副浓重的水墨画,一团团的乌云在空中翻滚,许多云在天空迅速地移动。

自从十九路公交车撤销以后,这里去市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出租车,看着一辆辆的出租车从面前驶过,又看到远处一辆辆出租车上了人又离开这里,我们的手一次次举起来示意要搭车,一次次又失望地放下手。妈妈说:“我们搭快车吧?”,我不知道什么叫快车,妈妈看着手机说:“这一会没有快车,我还是叫了一辆的士,的士尾号是72,他是从江边转过来。”,妈妈手机上的地图有一个明显的红色点在移动。

现在的科技太发达了,要是我可能会去远处去乘公交车,我绝对想不到会用手机打车。汽车没有从江边过来,是从另外一个方向开过来的,司机在找我们,我们也在努力找尾号是72的出租车。

出租车的门刚刚关上,庆小兔就瘪起嘴想哭,庆小兔还是不适应昏暗狭窄的空间,我把庆小兔抱高一点,让庆小兔能够看到汽车外边,我说:“不要紧,我们看看外边的风景。”。外边的亮度明显要亮许多,庆小兔看到外边迅速移动的景物就不哭了。出租车里的空调温度也设定的太低了,这样的温度对大部分成年人都会拍手叫好,但是我是另类,我不喜欢极度的低温高温,夏天我几乎连风扇也很少吹,同样我也担心庆小兔会不会受凉。

庆小兔有一点像想蜷缩起来的意思,我知道庆小兔感到不舒服了,我把庆小兔紧紧地搂在我的怀里,庆小兔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一辆辆飞速驶过的汽车,一栋栋的高楼大厦向远处退去。

司机说:“小妹妹可能很少坐车,好像她有一点害怕。”,妈妈说:“我们的不是小姑娘,我们的小朋友是一个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呀?”,司机说:“我怎么看都像一个小姑娘,他也长得太秀气了。”,妈妈说:“他秀气吗?他比他哥哥还要壮实一点。”。

一阵风吹得地动山摇,大树再大风中歪倒在一边,有些广告牌已经随着大风飞向远方。一个外卖送餐小哥的电动车瞬间被吹翻在马路边,好在附近没有汽车,就是外卖的食物散落一地,司机说:“明明已经起风了,还不知道停下来等一会再走,这一来他就要受损失了。”。

说风就是雨,马上豆大的雨点猛烈地撞击着汽车的车窗玻璃上,汽车挡风玻璃马上变成模糊的一片。看见外边天翻地覆的变化庆小兔又想哭了,我说:“这是下雨,刚刚天那么阴,就是要下雨了,夏天会经常这样跑暴的。”,司机说:“刚刚市里还下了一场大雨,你们伍家岗下雨了没有。”,妈妈说:“我们这里就是阴,光想下雨,雨一直都没有下。”。

夏天的雨来得快,走的也快,等我们到了目的地,外边行人已经有很多没有打伞了,地面上已经没有多少积水了。

庆小兔一改以往看见姑妈高高兴兴的表情,今天看见姑妈庆小兔就有一点紧张起来,可能是姑妈穿着白制服的缘故。姑妈伸出手说:“小九,姑妈好想你哟,奶奶一直在问,马上就要放假了,两个小家伙什么时候去看奶奶呀?”,庆小兔嘴里已经发出哭腔,姑妈刚刚抱起庆小兔,庆小兔放声大哭。姨妈说:“几天不见,你就认生了,连姑妈也不认识了。”,妈妈马上从姑妈手里接过庆小兔,妈妈说:“小九不认生,他谁抱都不会哭的,是不是看见你穿了制服,他想起来上次打针的事情。”,姑妈说:“这以后再来打针,就不能来找我了,弄不好在楼下他就要开始哭了。”。

今天姑妈不再亲自操刀,姑妈不能给庆小兔留下一个会打针姑妈坏印象。庆小兔好像有了预感,当我坐在凳子上,庆小兔两个眼睛一直盯着护士手里的注射器,我说:“小九,我们不要看。”,庆小兔继续看着,妈妈把庆小兔的头弄偏转过来,妈妈刚一松手庆小兔的脸马上就又转了回去。

当护士把棉签向着庆小兔胳膊靠拢过来,庆兔兔马上嘴一瘪嚎啕大哭起来,针头从皮肤里拔出来,庆小兔的哭声也没有停下来。二姑妈抱起庆小兔说:“是谁把我们小九弄疼了,姑妈带你上楼去玩。”,碰见一个不打针的姑妈,庆小兔哭声马上烟消云散。

四点半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隐隐约约出现在山顶上,偶尔还可以看到一点蓝天。

庆小兔忙碌了一下午辛苦了,回来庆小兔很快进入梦乡。现在白天庆小兔的睡觉明显变短,每次睡觉没有超过半小时,有时候抱起来还可以再延长半个小时。

庆小兔已经不耐烦在家里继续待下去,五点半我抱起庆小兔到外边巡视。天上的云慢慢地散去,蓝天渐渐地扩大了地盘,西边的云还没有完全散开,太阳想探出头来,无奈云层就像一层面纱覆盖在太阳的脸庞上。

现在庆小兔出去不要为庆小兔看什么听什么而犯愁,庆小兔自己可以寻找声源,庆小兔可以选择要看的东西,庆小兔的头不再是左右在转动,庆小兔现在是全方位四面八方都是庆小兔的侦查范围。

任何小的声响,任何一个孩子的跑动,都会引起庆小兔的骚动,庆小兔的眼睛会一直尾随目标前行。一个身穿大红连衣裙的小姑娘,瘦弱的身材,脚上穿着一双布鞋。奶奶抱着小姑娘坐在江边的新安装的靠椅上,奶奶说:“小妹妹来了,我们跟小妹妹打一个招呼。”,我说:“我们不是小妹妹,我们是以后要成家立业的小男生。”。奶奶说:“哦,男子汉呀,我们跟弟弟握一下手。”,小姑娘说:“弟弟,你好。”,我问:“小姐姐多大了,是不是一岁多了?”,虽然小姑娘个头不高,但是小姑娘已经会说话,脚上已经穿上鞋子,说明小姑娘应该在一岁两个月以上了。奶奶说:“我们已经一岁半了。”,确实看不出小姑娘像一岁半,我说:“我们明天正好半岁。”,奶奶说:“我们也是明天一岁半,我们整整比弟弟大一岁。”。

奶奶说:“你看弟弟多高兴呀,弟弟一个劲地笑,弟弟手和脚就没有停下来过。”,奶奶让开一点位子说:“你们也一起坐一会。”,我说:“他太小,,他还不会坐,他也不会说话,现在他主要就是在外边抱着转。”。

我们从一个胖胖的男孩旁边走过,庆小兔马上回过头哇哇乱叫,庆小兔想让胖哥哥看见自己。胖哥哥可能已经八九岁,手里拿着一个魔蛇,看见庆小兔一直对着他叫,也赶上两步看着庆小兔。一路上,庆小兔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胖哥哥,胖哥哥一样一直逗着庆小兔玩,一直到胖哥哥走到另外一个小区,庆小兔眼睛还跟着一起走了一会。

六点十分到家,庆小兔睡了半个小时,接着就一个人在小床上玩,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心地吃饭,轮流有一个人在跟前跟庆小兔说话。

七点钟妈妈带庆小兔去小广场玩去。

外婆一直在注意着外边,看看庆兔兔回来没有,听见楼下有说话的声音,外婆马上就会到窗户跟前去看看。妈妈说:“他们九点钟就下火车了。”,妈妈拿着手机让外婆手机上看庆小兔在地图上的位置说:“你看,他们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了。”。

门铃响了,外婆连忙喊:“他们回来了,赶快开门。”,我打开门走到楼下,庆兔兔正推着旅行箱来到楼梯跟前。

我问:“庆兔兔,大连好不好玩?”,庆兔兔说:“大连好好玩。”,我问:“你坐飞机没有?”,庆兔兔说:“我坐了,不过我有一点害怕。”,我问:“你坐飞机为什么还害怕呢?”,庆兔兔用手比划成飞机往上飞的样子说:“因为飞机爬高的时候太快了,我的心里有一点慌。”。

妈妈说:“庆兔兔,你怎么晒那么黑了,妈妈都有一点不认识你了。”,姨妈说:“还好没有怎么太晒。”,妈妈问:“那里很热吗?”,姨妈说:“在太阳底下还有一点热,但是被海风一吹就不怎么热了。”。

妈妈问:“大连的海鲜贵不贵?”,姨妈说:“大连的海鲜比我们这里还要贵,不过去了就是为了吃海鲜的,再说怎么那里的海鲜也要比我们这里的海鲜新鲜一点。”。

姨妈说:“回来路过小广场,庆兔兔问,我可以不可以在小广场玩一会?”,妈妈说:“庆兔兔这是玩疯了的。”,妈妈问:“庆兔兔游泳怎么没有穿游泳裤呢?”,姨妈说:“我们出门的时候忘了带游泳裤了,到了那看见大海就只好把裤子脱了。”。姨妈从旅行箱里拿出一包海带说:“这个海带还是湿的,是我们那天从海里捞出来的。”,这是一包不是长得很肥壮的海带,可能就是专门供没有去过海边的人体验海洋生活的。

庆兔兔问:“我可以不可以看一会电视?”,姨妈说:“已经蛮晚了,我们还要回家睡觉。”,庆兔兔说:“我今天还没有看过电视。”,妈妈说:“要不你看一集好不好?”,姨妈说:“姨妈要走的时候你就要跟着姨妈回家哟。”。

外婆已经洗了一桶衣服,现在又增加了一大堆衣服,外婆还要检查衣服上也没有污垢油迹。

九点四十分庆兔兔跟着姨妈走了,庆小兔九点钟就上床睡觉了,庆兔兔回来没有看见庆小兔。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