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10品尝大连海鲜大餐

2017-08-19 06:32 | 宝宝成长

2210星期一晴天转多云33~23客厅最高温度28PM2.5-77

六点钟外婆一咕噜坐起来,外婆说:“小九醒了。”,仔细侧耳听,隐隐约约听见庆小兔在轻轻地哼着,妈妈在不断地拍着哄着,外婆马上起身去妈妈屋里问:“小九是不是醒了。”,妈妈说:“小九还要睡。”。

外婆躺在床上并没有睡着,一会功夫庆小兔的哼哼声变成了哭声,外婆再次起来进屋把庆小兔抱到我们房间,庆小兔不哭了,外婆在床上拿玩具逗庆小兔玩,我打开手机随机播放的音乐和外语。

已经六点半了,我想带庆小兔出去,外婆说:“他还没有洗脸屙巴巴。”,巴巴绝对不能在外边屙,先屙巴巴洗完脸再出去。巴巴今天庆小兔坚决不屙,洗完脸洗完屁股,外婆说:“今天妈妈要去单位,小九现在还不能出去,要妈妈喂完奶才能出去。”,庆小兔在家里确实无聊,我还是带庆小兔在近处玩一会,到小广场去看大妈们玩太极球。

时间有一点早,大妈们还在陆陆续续地报到,广场上上的大妈们稀稀拉拉,人少并不影响大家的好心情,照样音乐飞扬,一个个随着音乐在翩翩起舞,美妙的音乐不能浪费一分一秒。嘴里不是表演的剧场,这里没有专业的演员,大部分都是退休工人,有一些可能还是农村过来,帮着子女带孩子的奶奶。跳舞的姿势各不相同,跳舞的水平也参差不齐,有一些人甚至跳的滑稽可笑。来到这里就是来放松心情,来了就是为了锻炼身体,为了更好地享受生活。这里没有舞台,就是有人要组织表演,这些广场大妈们没有一个人怯场,他们这一辈子还没有上台显示自己的年轻的心。大妈们跳得就是一个高兴,跳得就是一个心情愉快。这已经不是几十年前的大妈们,那时候的大妈们能够在家里听上一会收音机就已经不错了,再往前走,五十年前的大妈们,人生七十古来稀,那时候人过六十已经老态龙钟,农村每天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纳鞋底,城里人还有一盏小瓦数的白炽灯下缝补衣服。

沧海桑田日新月异,中国已经不是五十年代的中国,看看这些花枝招展的大妈们,就知道中国的变化多么剧烈,不是像蜗牛乌龟一样,也不是像一匹飞驰的骏马,中国是一条金光闪闪的龙,是一条腾飞的巨龙出现在世界的东方,中国这只沉睡百年的雄狮已经苏醒,雄狮吼声让世界不能再小视这个中国东方巨人。

一个奶奶一个人在打太极拳,不过她是自编自演,把一套太极拳演绎成了类似民族舞蹈,她自我陶醉在音乐中。几个孩子妈妈和奶奶抱着她们的心肝宝贝在聊天畅谈,一个和我一样的爷爷抱着孙子在一旁无聊地踱着方步。

端了尿,七点二十分庆小兔回到家,妈妈还在刷牙,庆小兔开始啊嗷啊嗷唱歌,庆小兔要睡觉了,庆小兔的歌还没有唱完,外婆说:“小九已经闭上眼睛了。”,我说:“小九睡觉唱歌和哭的声调不一样,是睡觉一听就知道,趴在你身上要不了一会就睡着了。庆小兔不睡觉的闹的声音不一样,这时候你不管怎么哄,小九也不会睡的,只会越哄越哭越厉害。”。

外婆喊妈妈:“还是先给庆小兔喂奶吧,一会睡着了就没有办法再喂了。”,喝完奶庆小兔就安静地躺在自己的小床上。

短暂的睡眠,瞬间的美梦,庆小兔只睡了二十分钟。

太阳公公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羞涩,大大方方地往神州大地上喷洒着灿烂的阳光,云姑娘可能还没有起床,继续躲藏在屋里做她没有做完的美梦。

阴凉把人们都请到他们的怀抱里,商店门口也撑开各式各样的遮阳伞欢迎顾客的来访,庆小兔同样是房子阴影中的过客。不是休息日,马路旁边已经明显清净了许多,除了卖菜买菜的几乎已经很少看见其他闲人。今天瑞丰超市门口的路上也清闲了许多,马路中间几乎看不到一个提篮卖菜的农民。

奇小兔跟着婆婆走过来,庆小兔满面笑容地迎上去,却得到奇小兔一张不屑一顾的脸,奇小兔的脸上表情别扭又古怪,奇兔兔就没有他这样,都是同根生为什么就会有这么大的区别,难道是父母外公外婆的娇惯了吗。孩子的情商决定了孩子以后融入社会的能力,你把孩子培养成唯我独尊的小皇帝,你到社会上有谁会承认你的特权,最后害的还是自己的儿子孙子。

孩子在家里的特权不可能延伸到以后,孩子要长大成人,爸爸妈妈会慢慢地老下去,爷爷奶奶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看着孩无所事事,你们会以什么样的心情离开人世,担忧彷徨恋恋不舍永远闭不上自己的眼睛。

不管庆小兔怎样对奇小兔满面笑容,奇小兔就是一个紧绷着的脸,就连眼睛也不愿意正眼看庆小兔一眼,奇小兔的婆婆说:“你看小弟弟对你多好呀?弟弟一直对着你在笑。”,奇小兔干脆把脸背过去不看庆小兔,奇小兔婆婆说:“你怎么搞的,怎么这样对待小朋友。”,奇小兔婆婆的话也是耳旁风,奇小兔拉着婆婆就往回走。

在外边庆小兔眼睛就不够用了,庆小兔不再被动地让他看,庆小兔自己在寻找目标,庆小兔的眼睛就是一个雷达,始终跟着看见的人和物。在瑞丰超市,庆小兔不仅仅是用眼睛,庆小兔还要动用自己的手和脚,帮着自己去接近目标,同时仔细研究看到的东西是什么样的。

十点十分庆小兔访问归来,妈妈开始给庆小兔读书,庆小兔坐在妈妈的怀抱里,庆小兔更喜欢用手抓着书往嘴里送。妈妈念的是I Can Read!-Biscuit and the Little Pup》,念着念着庆小兔的眼皮不时地落下来,一会庆小兔的眼皮勉强又抬起来,一会庆小兔的头有一点低下来,妈妈说:“你不想听了,我们就睡觉吧。”。

十点半听见庆小兔在翻身的声音,小床两边的泡沫挡板使庆小兔无法翻过去,停下来庆小兔又仰面朝天,庆小兔再次往另一边翻身,结果是一样的没有成功。庆小兔睁开眼睛看着我,庆小兔把枕巾抱着手里,把枕巾拉到自己的脸上,又把枕巾的角塞进自己的嘴里。

小床好像狭窄一点,这几天翻身侧过来的时候庆小兔总是不能如愿,可能两边的捆绑的泡沫挡板占据了庆小兔的活动空间,两旁的包裹物几乎占据了十厘米的空间。庆小兔身体还没有侧过来,庆小兔的腿和手就被边框挡住,腿翻不过去重心迫使庆小兔又恢复原状。庆小兔睁开眼睛看着我,我拍庆小兔,庆小兔也不睡了,抱起来庆小兔马上闭上眼睛睡着了。

外婆说:“不行的话就把庆小兔放到大床上。”,我把庆小兔放到大床上试一下,刚刚放下庆小兔就睁开眼睛,我说:“小九,我们还是睡一会吧。”,庆小兔就是对着我一直在笑,没有办法只好把庆小兔重新抱起来。

妈妈回来了,庆小兔看见妈妈马上笑脸相迎,妈妈说:“小九,你看见妈妈就这么高兴呀。”,妈妈抱着庆小兔喂奶。妈妈说:“小九的指甲有一点长了,你看小九脸上指甲抓的。”,庆小兔的脸上有几道自己创造的记录,外婆找来指甲刀让妈妈给庆小兔剪指甲。  

小床四周的泡沫塑料垫是为了防止庆小兔把脚伸到小床栏杆外边的,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现在的泡沫塑料却是庆小兔失去翻身的空间。去掉包裹物的小床明显大了许多,设计的小床宽度没有问题,没有任何障碍的小床庆小兔在里面可以自由来回翻身,庆小兔还可以在小床上自由旋转。

十一点半庆小兔在声声歌唱中进入梦乡,十二点二十分庆小兔从梦中醒来,妈妈说:“小九该喝奶了。”,妈妈是严格遵守作息时间表来喂庆小兔的。

两点钟庆小兔趴在我的身上,看见妈妈从旁边经过,庆小兔马上嘴里发出嘿嘿嘿地声音,两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妈妈,庆小兔现在对妈妈用一个特别的感觉。就是说庆小兔现在不仅能够辨别人,而且庆小兔还能区别不同人的亲疏关系。

妈妈给庆小兔喂奶,外婆说:“你什么时候喂的奶?”,妈妈说:“十点半。”,我查了记录十二点二十分妈妈才给庆小兔喂的奶。庆小兔奶喝完,庆小兔也闭上眼睛,妈妈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翻转身体睁开眼睛看着我在笑。我抱起庆小兔,外婆用手指着我的裤子问:“你的裤子怎么湿了,是不是小九尿了?”,我也有一点莫名其妙地说:“小九兜着尿不湿呢,小九怎么会尿到我的身上。”。我把庆小兔抱离开我的大腿,我低头一看,的确是庆小兔的尿袭击了我的裤腿。可能庆小兔睡醒了就尿了,当我抱起庆小兔侧着身体的时候庆小兔尿不湿里的尿还来不及被吸收就流了出来。

外婆接过庆小兔,就在这时候外婆抱起庆小兔就往卫生间跑,我问:“小九不是刚刚尿了?”,外婆说:“小九打屁了,可能小九要屙巴巴了。”。尿不湿上已经有了一点点的黄色,外婆端着庆小兔的两条腿,很快庆小兔屙了很多巴巴,我说:“今天的巴巴不是很干,是不是吃米糊吃少了。”。

庆兔兔在大连旅游的照片源源不断地传过来了,庆兔兔和菲菲妹妹站在一条小船上捞海带,几个大人站在旁边护卫保驾,一条海带从海水了被捞了起来,庆兔兔和菲菲妹妹两个人在用力拽海带,人小力气也小,几个大人站在两旁帮忙拽着海带。姨妈说:“捞海带,每个人二百块钱,每个人送五十块钱的海鲜。海带上边的所有的贝壳,海产品都归自己。”。

姨妈说:“晚上我们把捞到的贝类用放在一个锅里煮了吃了。”,姨妈说:“可能有一共捞了三斤贝类,三个大人加上庆兔兔和菲菲妹妹一顿夜宵都吃完了。”,外婆说:“三斤,那不把肚子撑破了?”,妈妈说:“还有贝壳呢,去了贝壳就没有什么了,海带没有吃,海带准备带回来。”。

接着的照片都是在吃海鲜,大连就是一个海洋城市,晚上就是大排档的盛会,一排排一行行,一桌子一桌子连成一大片。白天干净明亮的花园街道,整齐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桌椅,太阳还挂着天上,大街上已经是炊烟袅袅。大大小小花里胡哨的广告牌,告示着各个摊位的特色美味海鲜,海鲜串烤、麻辣小龙虾、盐烤沙蚬子、牛羊猪肉串串香、川味盆盆螺、盐烤日本秋刀鱼、煮毛豆、炸花生、炒米粉、蒸小笼包、三鲜焖子、多味川烤。好像还有写着俄罗斯、泰国、印度、德国以及韩国的餐饮企业及其特色食品,

庆兔兔他们没有在大街上的摊位宵夜,而是在一个灯火通明的店面里吃着大连海鲜,大龙虾,大海鱼,两个人手里一个人一只大螃蟹,两个人的嘴就像抹了辣椒油一样红彤彤的。

三点十分庆小兔眼皮有一点在打架了,庆小兔嘴里开始唱歌,很快歌声带了哭腔,马上哭声大起,再就是哭声惊天动地。妈妈被吵得睡不着坐了起来,我怎么也哄不住庆小兔,我说:“妈妈哄一下看。”,妈妈抱着哄了两声说:“还是吃两口吧。”,我说:“不要养成习惯,要睡觉就要喝奶。”,最终还是庆小兔获取最后的胜利,喝两口奶就一头栽倒在小床上睡着了。

爸爸的视频来了,妈妈说:“我今天去单位请假了。”,爸爸问:“假批准了没有?”,妈妈说:“批了,现在厂里效益不是很好,四分厂五分厂几乎处于半停工状态,工人轮流上班,不要等搬新厂没有建好就垮台了。”,爸爸说:“国有企业不要紧吧?”,妈妈说:“现在国有企业一样效益不好就会被甩掉。”。妈妈说:“今年我们外贸借贷那么多钱去各个国家开展会,销售总额还没有把消耗补回来。”。

五点十分听到庆小兔翻身的声音,妈妈说:“可能小九要醒了,小九昨天晚上一个小时一醒,两个小时一醒,弄得我一直睡不好。”,爸爸关心地说:“那你白天还不好好地把觉补回来。”。妈妈把庆小兔抱到自己跟前,庆小兔还是哭哭兮兮,妈妈说:“这是爸爸,爸爸要看我们小九。”,庆小兔并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妈妈说:“乖乖兔奶奶超级喜欢小九,每天晚上出去,小九就一直是跟着乖乖兔奶奶,一直到乖乖兔奶奶接电话才可能接过来,经常小九睡着了还是乖乖兔奶奶手里抱着。”。

五点二十分外婆冲了米糊喂庆小兔,庆小兔喝牛奶始终没有进展,可是庆小兔吃米糊从来不含糊。

妈妈给庆小兔买了一顶小阿福给孩子洗头戴的没有帽顶的帽子,庆小兔戴上帽子,妈妈说:“我们以后可以在家里洗头了,外婆,你快来看,我们小九好像一个打鱼的,我们拍一张照片给姨妈和爸爸传过去。”。这种帽子有一点像打渔杀家里的渔夫头上戴的帽子。

吃完饭六点钟妈妈在腰上绑上腰凳,看见妈妈准备出去,庆小兔嗷嗷地上身马上向着妈妈扑过去,妈妈进屋拿东西,庆小兔几乎要哭了出来。妈妈过来要抱庆小兔,庆小兔伸出手要抱,妈妈摆摆手说:“你不要去了,妈妈一个人出去。”,庆小兔的手猛然停下,庆小兔木讷地望着妈妈,庆小兔不知道妈妈在说什么。

今天庆小兔跟妈妈外婆到江边去,妈妈说:“我们今天去看看江水涨多高了。”。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涨水的季节,浑浊的江水浩浩荡荡从上游涌下来,江水漫过了沙滩,淹没了大理石阶梯。江水高的时候会将下边的第一道台阶的大理石栏杆都浸入水中。

涨水也是孩子们的最高兴的时候,虽然紧挨长江小朋友却不能在江水中畅游,望着滔滔的江水,江边的小朋友却迎来游泳的机会。一大片水泥平台,边沿是一排大理石栏杆,江水漫多高,小朋友就有了多深的游泳池。这就是一个天然游泳池,水浅的时候可以脱了鞋卷起裤腿去淌水,水深一点,背上救生圈在爸爸妈妈的陪同下和小朋友一起戏水。

长江水危险,但是这是一个比普通游泳池大几倍十几倍的游泳池,是一个有围栏的游泳池,只要不是离岸边太远我想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这里的水还没有超过第一平台一米深,因为水最大的时候大理石栏杆柱子顶始终露在水面上。

庆小兔今天在床上经常翻过来趴着,一会庆小兔又翻转过来,庆小兔整个人会在小床上慢慢地旋转过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