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09谢谢了,徐老师

2017-08-18 06:39 | 宝宝成长

2209星期多云32~23客厅最高温度27PM2.5-62

再见了白马幼儿园,再见了徐老师,再见了雪儿老师,再见了,所有曾经带过庆兔兔的老师,再见了庆兔兔幼儿时代。这个幼儿园可能我们不会再去,但是这个幼儿园我们还会记得,徐老师会永远记在庆兔兔的心中。当然以后我只要继续写作,徐老师会经常出现在我的片言只语中,只要我的身体能够支撑我,让我还能够继续写下去,徐老师幼儿园就是我一个永久的话题。

我不是文人墨客,我也不是书香门第,我只是一个见证者,我是一个普通记录者。不要把我的日记与文学等同起来,我写的不是小说也不是散文,就是一些孩子的日常琐事,可以说就是一些枯燥无味的流水账。我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日记记录者,我会以自己的本能为我们孩子记录每天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不会将没有的事情插进去,我也不会把发生的事情添枝加叶,我只想为我们的幼教事业添一块砖加一片瓦,为那些年轻的爸爸妈妈,准备成为爸爸妈妈的年轻人提供一点力所能及的参考。好的就要发扬光大,不好的就要告诫人们不要这样,徐老师的教学经验,就是现代中国教育事业的缩影。庆兔兔的幼儿园的每一天,也在展示我们这个时代下的孩子幸福生活。

三岁,庆兔兔第一天跨进幼儿园,那时候的庆兔兔还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毛头孩子。六岁了,庆兔兔变成一个帅气的大小孩,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幼儿园,就和中国这么多年的变化一样翻天覆地。

谢谢了老师,别了幼儿园,我的笔下徐老师不会变,我的记忆中的徐老师不会老,徐老师会和新中国一样永远年轻,幼儿园也永远在我心目中刻下不可磨灭的印迹。

蔚蓝色的天空晴空万里,除了一片模糊的淡白色没有一朵云,就在太阳即将升起的地方泛起一片淡淡的金黄色。

六点钟外婆说:“小九在床上翻。”,庆小兔闭着眼睛在床上折腾着,一会庆小兔又睡着了,七点钟外婆才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外婆抱着庆小兔坐下来说:“我们屙巴巴吧。”,接着就听见庆小兔梗巴巴的声音,庆小兔梗巴巴声音顿挫悠扬,声音高低错落有致,庆小兔的巴巴很快就屙出来了。已经三天了,庆小兔再也没有屙那种稀稀的黄色巴巴,现在的巴巴已经黏糊糊灰扑扑的,不再有那种靓丽的颜色。擦屁股,庆小兔以前屙完巴巴屁股上干干净净,现在屁股上已经粘上黏糊糊的巴巴,有时候还会有一缕巴巴垂吊在屁股上。

外婆在给庆小兔脱衣服洗澡,外婆说:“双胞胎两个就是一个小兜兜,屁股上再兜一个尿不湿。”,我说:“这个天用不着穿那么多,穿多了容易出汗,你不看最近小九衣服一直汗潞潞的。”。

坐在大脸盆里庆小兔两个手马上就紧紧地抓住脸盆边沿,庆小兔还是有一点紧张兮兮的,这时候我来逗他庆小兔,庆小兔的脸上的肌肉还是绷的紧紧的。不管你怎样给庆小兔洗,庆小兔任其我们摆弄,等外婆把庆小兔抱着站在脸盆里,庆小兔这才重新恢复朝气,手也挥舞起来,两个脚不停地在脸盆里踏水,有时候一只脚还伸到脸盆外边。

从脸盆里抱起来,在庆小兔身子下边垫上毯子擦水,外婆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庆小兔两个手已经把毯子塞进嘴里。外婆说:“爽身粉。”,我在粉扑上只弄了很少一点爽身粉,外婆说:“这个哪里有粉呀?”,我说:“爽身粉用多了不好,能够不用最好不要用,天不热就不要用,等一直在流汗,皱褶的地方红了,再稍微多抹一点。”。

妈妈说:“洗好了,抱过来按摩。”,外婆说:“小九的衣服还没有穿好。”,我说:“就光着屁股去按摩。”,外婆说:“受凉怎么办呀?”,我说:“这个天是什么天呀,我现在几乎每天都是光着脊梁,你说小九会冷到哪里。”,外婆这才把穿了一半的衣服脱下来,光条条的庆小兔抱给妈妈。

昨天晚上说好了今天早上都去瑞丰超市,妈妈说:“我的腰好酸,我还是在家里做瑜伽吧。”。庆兔兔小时候坐的童车成了买菜的工具,庆小兔没有一点想坐车的意思,我还是把庆小兔放进车里体验一下坐车的感觉。庆小兔靠在后背上,两个手扶着车子前边的栏杆,庆小兔两个眼睛看着我,庆小兔还有一点莫名其妙。推了几步,外婆说:“不能老坐着,小九的腰还不硬朗。”,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没有想继续坐的意思,庆小兔还更愿意我抱。

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我们的头顶上,阳光还没有来得及铺满大地,房子大树的阴影随处可见。大街上随时随地可以看到城管队员在巡视,马路旁只剩下几个头发花白不离不弃的爷爷奶奶提着篮子在叫卖,你来我走,篮子里小菜总不能再提回去。

一个也在舞场跳舞的奶奶,高挑的个头匀称的身材,一条大辫子甩在背后。可惜的是大辫子不再黝黑,脸上也爬满岁月的年轮。这位奶奶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一个标准的美女,是众多男士追逐的目标。她在买菜,她站住脚步用手摸着庆小兔问:“你每天白天就一直带孙子呀?”,我说:“我没有任何爱好,一个就是跳舞,一个就是带孩子。我喜欢带孩子,我就是为了带孩子教孩子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反正没有事情带孩子可以消磨时间,真的没有孩子带我会感到无聊。”,奶奶说:“你的身体真好,在舞场里可能就是你的身体最好,每天晚上可以跳一个整场,一曲不落。”,我问:“你好像不是也不错吗?”,她笑了,她笑的很勉强,她说:“你看我白天还在买菜做饭,晚上还要去舞场转上几圈,实际上我已经人到暮年,我的脑子曾经梗阻过,我的身上没有一处不是不疼痛的,晚上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我说:“年龄大了,几乎没有几个人会无病无灾,身上的零部件经过几十年的辛苦劳作已经磨损老化,血管已经被胆固醇慢慢地占据,血管变细了,血管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堵车。”,她问:“我看你好像蛮好吗?”,我说:“小痒小痛还是有的,有时候还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病痛。总体来说,我比同年龄的人来说,要好很多,最起码我能吃能睡,还没有到夜里睡不着觉的地步。”。

这个奶奶说:“你们这不是开了一个中医门诊,我在等那个中医开门上班。”,我说:“你那不是每天都喝中药呀?”,这个奶奶说:“这个中医说,只要吃他的八副药,我身上的病就会痊愈。”,我说:“这个你也相信。”,这个奶奶说:“我还不是半信半疑,身体有病只好找人看病。”,我说:“你这是病急乱投医,老年性疾病不可能痊愈的,你说减缓我到是相信,对这些江湖郎中的话不要太在意。”。这个奶奶说:“去那边药房里的中医看病开药,那个中医没有说可以看好我的病,可是我的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我说:“老年性疾病我闭着眼睛就能说一大堆,这些药房看病的医生天天和这些老头老太太打交道,就是再笨的脑子也背熟了。他们想卖药,好提成,用话套话,再说几句贴心话,你这些看病买药的老头老太太晕乎乎的,好像终于遇见知音了,只要他们开药马上这些老头老太太皮包里的钱就源源不断地流到他们的口袋里了。”。

其实这些也不能全部怪罪这些老年人,他们太孤独,每天在家里面对四壁,他们渴望有人跟自己说说话,哪怕问一声昨天是不是睡好了话也行。一个是年老体衰疾病缠身夜不能寐,恨不得找一味神药能够根治身上的所有病患。

一些江湖骗子也就瞄准了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给他们说上几句暖心的话,给他们送上一双筷子,一把扇子,一个鸡蛋,甚至还可以请这些老人吃一个馒头。老年人过惯了艰苦的生活,这时候有人哪怕给他一根羽毛,他恨不得举自己的全部情感去答谢他,这时候的老年人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这些人的话就是在关心自己,他们是真正地为自己好。子女算什么,他们能够这样关心我吗,儿孙什么时候跟自己说那么多话呀。

外婆来超市买菜,庆小兔在超市逗留的时间变长,几乎所有的货架都参观一遍。平时逛超市只是选择卖蔬菜水果卖鱼割的摊位,今天琳琅满目的小食品,花样繁多的加工食品也成了庆小兔的视察对象。小食品庆小兔还没有印象,面包庆小兔没有尝过,馒头花卷庆小兔还是有一点兴趣,庆小兔刚刚走到跟前,庆小兔的身体已经跑到前边。

外婆在买菜,庆小兔也在蔬菜货架跟前多转了几圈,今天可以仔仔细细的让庆小兔看,我可以逐一和庆小兔讲解所有看见的蔬菜水果。

外婆是见人熟,只要外婆看见过的人,就不会再逃出外婆的法眼,外婆的记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好。外婆是过目不忘,哪怕只是路过瞄了一眼,或者只是擦身而过,外婆就会一直留在脑海里,而且这是永不消逝的电波。外婆要不是家境贫困,没有能够上完中学,外婆也不会这样浪费了自己的潜能。外婆人也太耿直,不会拍马溜须,所以在国有企业是不能重用的,外婆的特长也就埋没在历史的记忆里。

不断地有人跟外婆打招呼,就连超市卖鸡蛋的奶奶也会跟外婆聊上一会家长里短,自然庆小兔就成了话题外的话题,庆小兔当然也不会甘居人后,庆小兔对这些人抱以微笑。

货架上的冬瓜一片片用保鲜膜裹着,庆小兔马上伸出手去抓,冬瓜太重庆小兔搬不动,庆小兔的嘴马上过去帮忙。我把庆小兔抱开来,庆小兔竟然大哭起来。我说:“你摸一下可以,你拿不起来,更不能用嘴去舔,这个上边多脏呀。”。后边的参观庆小兔就一直由手去帮忙,有时候还要用脚去踢一下。

九点二十分回到家,看中央台的新闻,庆小兔一样全神贯注,妈妈说:“小九,你这么小就想看电视呀,看电视对眼睛不好,你不能看电视。”,妈妈用身体挡住庆小兔的视线,庆小兔把身体歪向一边,妈妈裹着庆小兔移过去继续用身子挡住,庆小兔马上开始用嘴表示抗议。

喝完奶九点半庆小兔睡着了,庆小兔睡醒的时候外婆和妈妈出门了。

十点四十分妈妈外婆回来了,打开门看见妈妈在门口,庆小兔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妈妈说:“小九,你看见妈妈就那么兴奋呀?”。妈妈走过来,看看妈妈庆小兔又转过身紧紧地抱着我,妈妈说:“小九,你看见妈妈还害羞呀?”,庆小兔又迅速扭转头望着妈妈在笑。

庆小兔有一点提不起精神,庆小兔的头轻轻地歪靠在我的肩膀上,我说:“小九,你想睡觉了。”,庆小兔的头一下子倒在我的肩膀上,妈妈说:“小九,睡了就不要给他吃了。”,庆小兔突然抬起头望着妈妈,妈妈说:“你还没有睡呀,没有睡,我们就冲一点牛奶喝。”,外婆给庆小兔冲了六十毫升牛奶。

奶嘴在庆小兔嘴里就是一个玩具,光看庆小兔的嘴在动就不见奶消失,外婆说:“他还是不喝牛奶哟。”,妈妈问:“一点也没有喝吗?”,外婆说:“喝还是喝了一点,没有喝多少。”,妈妈说:“要不就给小九冲一点米糊。”,外婆说:“那牛奶不能浪费了,就用牛奶冲米糊吧。”。

十一点十分庆小兔就闭上眼睛,放下庆小兔就来回在床上翻滚,抱起来庆小兔继续睡,一直到十一点半庆小兔才真正地进入梦中的世界,庆小兔的美梦在十二点钟正式结束。

庆兔兔的照片源源不断传过来,庆兔兔在小吃一条街上吃饭,既然是大连就是已经来到大海边,吃的也就不会是山珍而是一色的海味。庆兔兔和菲菲妹妹每人拿着一只硕大的龙虾在炫耀着,自然餐桌没有什么其他菜,都是从大海里捞起来的海产品。  

两点半庆小兔把头依靠在我的脸上开始唱歌,庆小兔一改前几天哭睡记录,而改为高昂的流畅歌声,语音简洁,声音嘹亮,甚至可以说是震耳欲聋。“啊唉,啊哟,”连绵起伏。外婆连忙用手指头放在嘴上说:“妈妈在睡觉。”,可是庆小兔一样在睡觉,庆小兔是闭着眼睛喊号子。

下午的睡觉庆小兔就不是那么踏实,放下,醒了,抱起来,再放下,前前后后放下三次,庆小兔才真正的睡着。

四点二十分庆小兔拉起枕巾放在嘴里,抱起来庆小兔没有任何异样,当庆小兔看见妈妈的时候,马上就大哭起来,我们庆小兔饿了。

庆小兔还在喝奶,叮叮当当的手机声音把庆小兔吓的一惊,爸爸在手机那一边问:“小九,你在干什么?”,妈妈说:“你的电话把小九吓一跳。”。看着手机里的爸爸庆小兔还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庆小兔一直注视着手机里的爸爸,一会又疑惑地看看妈妈,妈妈说:“这里面是谁呀,这是爸爸呀,喊,爸,爸,爸,爸。”,庆小兔只是莫名其妙地看着手机里的爸爸。

妈妈说:“今天姨妈来电话说,庆兔兔又玩的忘了形。”,爸爸说:“你没有说他吗?”,妈妈说:“我没有说他,不要看庆兔兔已经六岁了,庆兔兔还没有完全玩清白。”。

妈妈说:“小九好喜欢庆兔兔,出去跟着庆兔兔后边就一个劲的嗷嗷叫。”,爸爸要睡觉了,妈妈拉着庆小兔的手和爸爸再见。

妈妈跟爸爸说了大姑妈家女儿已经研究生毕业,妈妈说:“我们的小九还不会走路,我们庆兔兔还没有正式上学,他们的孩子已经走上工作岗位了。”。农村和城市不一样,城市的孩子可能要比同年龄的父母农村孩子小十几岁。发达地区和贫困山区更是天壤之别,有一些高学历的人才已经年过四十还不知道自己的另一半在哪里,可能在边远山区的女性可能已经当上奶奶了,她们的孙一辈可能已经满地乱跑了。

已经五点二十分了,庆小兔已经有一点不耐烦了,所有能够转的地方都转了,今天又更换了行进路线,以后庆小兔的旅途会越来越远,庆小兔出去的时间也会越来越长。

在外边今天庆小兔一泡尿都没有端出来,一直到六点十分回到家,庆小兔也没有尿尿。

今天庆小兔是九点半进屋喝奶睡觉的。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