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208手机记录者旅游行程

2017-08-17 06:37 | 宝宝成长

2208星期六小雨转多云29~22客厅最高温度26PM2.5-48

昨天晚上的一场大雨把天空洗的干干净净,满天看不见一朵云,蓝天上抹上了一层薄薄的白色。太阳还没有露出脸来,东方的天空就泛起一片橘黄色。

砰砰砰的敲门声回响在客厅里,才六点过一点庆兔兔已经出现在门口。庆兔兔进门用手指着自己的左腿就说:“外公,我的这条腿被咬了两个包。”,庆兔兔又用手指着自己的另外一条腿说:“外公,这条腿也被咬了一个包。”,外婆说:“你不成了包大人了。”,庆兔兔说:“我才不是包大人呢,这是姨妈家的蚊子咬的,姨妈家的蚊子好多好多。”。妈妈抱着庆小兔从屋里出来,庆兔兔又跟妈妈说:“妈妈,我腿上咬了好几个包。”,妈妈问:“真的吗,让妈妈看看。”,庆兔兔说:“姨妈家好多蚊子。”。姨妈家在顶楼应该蚊子相对少一点,可是姨妈在露台上养着花,种着菜,还有几只老母鸡,自然蚊子有增无减。

小鸟也把这里当做它们的天堂,因为在这里可以与鸡妈妈们共享美食,老鼠不时地也会光顾一下鸡舍,与鸡婆婆一争高低。

妈妈把庆小兔抱给我,庆小兔歪着脑袋,两个眼睛还没有开幕,我说:“小九还没有醒,怎么就把他抱了出来?”,妈妈只顾着跟庆兔兔说话没有回答我,庆小兔趴在我身上继续做着他的美梦。

妈妈把手表递给庆兔兔说:“手表已经充满电了,你在外边有什么事情就可以打电话。”,庆兔兔戴上手表电话马上开始听故事,姨妈说:“庆兔兔,你就不要听故事了,听故事是非常费电的,出去在路上没有办法充电的。”。妈妈说:“上飞机的时候就要把手机关了,再设置一个下飞机的时间好让手机自动开启。”,姨妈用手指着庆兔兔的手机说:“这个手机我还没有用过,还不知道怎么用。”,妈妈说:“这个手机这边是开启,这边是关闭,你不知道可以让庆兔兔告诉你。”。

庆兔兔把地上的旅行箱扶起来,用手摆弄着密码锁说:“姨妈,我要打开箱子。”,姨妈说:“这个箱子在外边不能随便打开。”,庆兔兔说:“我要打开看看。”,姨妈说:“箱子里都装好了,有什么好看的。”,庆兔兔继续在旋转着密码锁,庆兔兔问:“姨妈,这个锁的密码是什么?”,姨妈说:“你现在还小,等你再长大了一些就会告诉你的。”,庆兔兔说:“我已经长大了,我现在已经自己睡觉了,我马上就要上学了。”,姨妈说:“密码你知道了,你把密码告诉别人怎么办?”,庆兔兔说:“我不会把密码告诉别人的。”,姨妈说:“可能大人你不认识,你不会告诉他们,可是你在跟菲菲妹妹玩,你会把密码告诉菲菲妹妹的,你也可能会告诉别的小朋友的。”。庆兔兔说:“姨妈,你是小气鬼。”,妈妈说:“庆兔兔,你在怎么说话的。”,庆兔兔举起手,把脚猛地朝地板上一跺,妈妈说:“庆兔兔,这就是你这样和妈妈说话的吗?你是不是今天不想跟姨妈出去玩了。”,庆兔兔气呼呼地说:“我要出去玩。”。

妈妈说:“你这样的态度你就不要出去了,因为在家里就不听话,外边你就不会听姨妈的话。”,庆兔兔一声不响地坐在地板上,妈妈说:“你想好没有,没有想好,你今天就不要出去了”,庆兔兔有气无力地说:“我要出去。”,妈妈说:“你今天首先让我感到心情好了,妈妈就可以原谅你。”,庆兔兔声音又提升起来说:“妈妈,我想走嘛。”,妈妈说:“你光想有什么用,你这样的态度,你这样动手动脚,以后谁还敢带你出去。”,庆兔兔不再说话,妈妈说:“你不跟我道歉,我是不会答应的”,庆兔兔继续静静地坐在那里,妈妈说:“你还是这样的态度,以后这些事情全部取消。”,庆兔兔说:“不能取消。”,妈妈说:“姨妈带你出去,你还弄得大家不开心,以后谁还敢带你出去玩呀?”,庆兔兔说:“我已经没有说了。”,妈妈说:“你可以好好说,妈妈,你告诉我这个箱子的密码,我不会把密密告诉别人,我也不会把这个箱子弄坏,也许妈妈会告诉你的。”,庆兔兔说:“妈妈,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妈妈说:“下次你再像这样表现,你这样对我,我不会再让你出去,因为大家喜欢你,所以才带你出去玩,给你买东西。你如果像今天一样,你以后什么也不要想得到,哪个地方也不要去了。”,庆兔兔说:“我以后要听姨妈的话。”,妈妈说:“我要听到姨妈说,你这次出去表现好,以后再决定是不是再可以带你出去玩。”。

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终于烟消云散,妈妈搂着庆兔兔说:“这是道别拥抱,不是代表妈妈已经完全原谅你了,要等你回来了,姨妈说你表现很好,妈妈才会真正的原谅你”,庆兔兔挥挥手说:“妈妈再见,小九再见,外公外婆再见。”,妈妈说:“你出去要就要听姨妈的话,还要帮着姨妈做事,你要照顾小妹妹而不是跟着小妹妹一起到处跑。”。

六点半庆兔兔终于跟着姨妈走了,妈妈还是有一点不放心,打开门继续在嘱咐庆兔兔这个那个。

七点钟庆小兔准时翻身,庆小兔抱着枕巾,一个手去拉蚊帐把蚊帐放进嘴里。洗澡今天没有用洗澡盆而是用一个很大的脸盆,庆小兔坐在里面两个手牢牢地抓住脸盆的边沿,我说:“他洗澡已经知道抓住脸盆了。”。

洗完澡照例要抹爽身粉,抹爽身粉我还是有一点小心翼翼,因为对滑石粉的诸多传闻人我不敢多用它。听说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巡回法院判决强生公司向弗吉尼亚州一位妇女赔偿超过一亿美元,就是使用强生的含滑石粉卫生用品。

外婆说:“你也用的太少了,你看几乎看不到有爽身粉。”,我说:“又不是很热,热了出汗了,皮肤褶皱里红肿了再稍微多抹一点。”。

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梗巴巴的声音悠扬起伏,好像庆小兔用了很多字节,就好像歌唱家在做说唱表演,我过去看了两次庆兔兔,庆小兔看着我继续他的演唱表演。当我最后拿着手机去录像的时候,庆小兔已经完成任务,庆小兔不愿意表演了,外婆说:“谁要你不早一点来呀,我们唱了半天了你不来,我们表演结束了你来了,是不是你就不想给我们小九录像呀?”,我说:“我还以为小九就唱两句就不唱了,没有想到小九会唱那么长时间,明天屙巴巴的时候外公再来录像。”。

妈妈问:“小九屙巴巴了没有?”,外婆说:“今天小九屙了很多巴巴。”,妈妈看了一眼说:“怎么巴巴那么稀呀?”,外婆说:“这种巴巴怎么会是稀巴巴呢?”,妈妈说:“昨天不是说小九的巴巴已经成型了吗?”,我说:“像这样的巴巴已经不算稀了,大人的巴巴也不过如此。”。

接着就是妈妈给庆小兔按摩做早操,今天庆小兔的早操好像有一点简单,还没有一会功夫妈妈就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妈妈铺好垫子开始做瑜伽,七点五十分我带着庆小兔出去行走,我扶着庆小兔的手跟妈妈再见,我又让庆小兔和外婆再见。

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这一会不知道云从哪里钻出来,一朵朵云悠闲地在蓝天上游荡。阳光时有时无,一会刺眼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睛,一会马路上到处都是阴凉。

今天是星期六,今天应该是小商小贩的节日,可是走在大街上看见的清一色白发苍苍的提着篮子叫卖的爷爷奶奶,没有摊位路上自然清闲了不少,这些农村留守的老一辈用不着和小商小贩争夺地盘。

一个卖菜的奶奶用手指着庆小兔说:“你们看,他对着我们笑呢。”,旁边一个卖菜的爷爷抬起头笑着说:“你看见我们那么高兴呀,看见你,就像看见我自己的孙子一样,可惜了,我的孙子不在我们跟前。”,那个奶奶伸出手,庆小兔竟然也把身子往前倾下来。

突然间发现一个工商管理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他挥挥手,这些见多不怪的爷爷奶奶知趣地提着篮子离开自己的地盘。难怪今天马路旁如此清净,原来今天工商管理没有休息。

八点五十分回来的时候,天上的云竟然已经占据了大半天下,太阳公公也只好甘拜下风离开了自己的岗位。

来到门口我把门卡塞进庆小兔手里,然后扶着庆小兔的手去刷卡,我说:“这是门卡,门卡在上边触碰一下,门就会被打开,你听。”,咔擦一声,我说:“我们的门被打开了。”,我拉开门说:“你看门是不是被打开了,进门要把门关上,以免不应该进来的人进来了。”。上楼,我说:“我们现在上楼了,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上来了。”,我把钥匙让庆小兔握住,我说:“这是钥匙,把钥匙插进锁孔里,把钥匙一转,门就打开了。”。

妈妈接过庆小兔给庆小兔喂奶,接着妈妈就一个劲地说:“妈妈,妈妈,妈妈。”,庆小兔也跟着在喊,但是庆小兔说的不是妈妈而是啊嗷呜哟。

外婆问:“他们什么时候坐飞机?”,妈妈说:“他们要先坐火车去武汉,下了火车就要吃中饭,下午才坐飞机去大连。”,外婆说:“在武汉这么长时间怎么过呀?”,妈妈说:“出去随便转一圈时间很快就会过去。”。

九点二十分庆小兔被放在小床上,十点十分听到庆小兔踢腿的声音,抱起来我只嘘了一声,一缕清亮的尿液喷洒出来。

外婆抱着庆小兔看电视,刚刚过了十分钟,外婆说:“小九尿了。”,小九把外婆的裙子添加了一些味道。才过来十分钟,妈妈抱着庆小兔,外婆给庆小兔喂米糊,庆小兔的尿库再次开闸放水,妈妈也只能换衣服了。我说:“小九,你今天怎么了,一泡尿接着一泡尿。”,外婆说:“发洪水了,不是南方这些天天天下雨吗,水多的水库存不下了,水已经漫了出来。”。

十一点钟的外边已经阳光灿烂,云又悄悄地四散开来,只有长江对岸的大山顶端还漂浮着几朵洁白的云彩。

我抱着庆小兔出去,思兔兔和妈妈走过来,我问:“思兔兔,你们去哪里玩了。”,思兔兔没有说话,思兔兔妈妈说:“我们到江边去转了一圈。”。思兔兔两个眼睛一直眨一个不停,好像思兔兔的眼睛出了故障,弄不好就是一个近视眼。

我说:“小九刚刚在外边端了尿,今天小九的尿怎么那么多,就出去这么一会,小九就尿了两次。”。

妈妈让庆小兔躺在沙发上,妈妈一个劲地教庆小兔喊妈妈,庆小兔也说,庆小兔说的完全不是妈妈想要的。

一点四十分庆小兔唱了几句歌就睡着了。

妈妈拿着手机说:“庆兔兔已经到了机场。”,我问:“他们打电话了吗?”,妈妈说:“我的手机可以监控庆兔兔的位置,他们现在在武汉天河机场二号航站楼里。”,我说:“现在的科技也太发达了。”,妈妈说:“庆兔兔六点五十五分离开家,十点零六分妞妞给庆兔兔打了一个电话,通话时间一分三十一秒,十点四十分妞妞又给庆兔兔打了一个电话,庆兔兔今天还听了两次故事。”。我问:“妞兔兔什么时候知道庆兔兔的电话的?”,妈妈说:“庆兔兔戴上手表就到处炫耀,许多小朋友都知道庆兔兔有了电话。”。

两点四十分庆小兔醒了,我说:“把电视开开,屋里也太安静了。”,外婆用手指着睡在沙发上的妈妈说:“他妈妈在睡觉。”,我说:“到底谁重要,总不能妈妈睡到四点钟,小九就在这个黑屋里静悄悄地等着。”。外婆抱庆小兔抱到我们房间放在大床上,拿过来小红马铃铛给庆小兔玩,庆小兔坐在外婆的跟前,外婆两个手扶着庆小兔,我说:“小九能够自己坐就好了,我们可以把小九放在小床上,给他拿玩具,陪着他一起玩。”,外婆说:“他现在坐着还左右摆。”,我说:“要让他自主的来回摆几下,他慢慢地就会形成条件反射,渐渐地就会自己平衡起来。”。

三点二十分我把庆小兔抱进客厅,庆小兔看见睡在沙发上的妈妈,马上就咳咳咳地哼起来。听到庆小兔类似于哭腔的咳咳声,妈妈睁开眼睛说:“你喊呀,你又不会喊,只会咳咳咳,没有人想抱你。”,我说:“小九,你喊妈妈呀,妈,妈,妈,妈。”,“妈妈”两个字始终没有能够从庆小兔的喉咙里冒出来,庆小兔还是在咳咳咳地哼哼着。妈妈抱过庆小兔,庆小兔还是哼哼唧唧,妈妈说:“你现在就要吃呀,才多长时间呀,你上次喝奶是十二点钟,现在才三个半小时。”,庆小兔不管继续哼哼,妈妈只好说:“那就我们喝奶吧。”。

三点五十分妈妈说:“他们已经到了大连机场。”,外婆说:“这么快呀?”,妈妈说:“现在可能是坐在机场大巴上,因为现在已经离开了机场了,接下来他们就可以玩了。”,外婆说:“还要找饭店还要找地方住。”,妈妈说:“现在出门这些都已经在网上预订了,人到了直接就到定好的饭店了,去了人只要去玩就行了。”,外婆说:“现在的科技也太发达了,我们以前带退休的老太太出去玩,还要到处找住的地方,还要给他们找食堂吃饭。”。

妈妈还是一个劲地教庆小兔喊妈妈,我说:“可能一岁的时候就会喊妈妈了。”,外婆说:“庆兔兔好像两岁多了才能够完整的说话。”,妈妈说:“庆兔兔叫妈妈也很早,可能不到一岁的时候。”,具体时间我也记不清楚了,查日记可能也不是一会半会的事情。

四点半庆兔兔的照片源源不断地传回来。

庆小兔在家里实在待不下去了,妈妈外婆两个人不断地和他说话,和庆小兔捉迷藏,所有的一切最多只能管一会功夫。

四点四十分我带庆小兔出去巡逻。

天上的云稀稀疏疏,云就如一层薄薄的丝绵,太阳就在云和蓝天之间行走。

出门就碰见妈妈小学的班主任梅老师,梅老师个头不高,瘦瘦的身材,头发已经白花花的一片,拱起的后背更加显得老态龙钟。梅老师还记得妈妈的名字,看着她有一点瘦骨伶仃样子确实有一点心酸,我问:“你的身体还好吧。”,她说:“还说得过吧,这个是二胎吗。”,我说:“是二胎,一个孩子太孤单,一个孩子还意味着风险。”,梅老师问:“他姨妈还是没有要小孩吗?”,我说:“是的,两家人就一个孩子我还是心有疑虑,所以我对这个二胎也格外留意。”。

今天还是从磨基山中学门口穿过,一辆辆汽车开过来,又一辆一辆地驶离。学校门口站着许多等待放假回家的同学,一个个方形的塑料箱,装着他们一年的学习成果。有车的箱子放进后备箱,油门一踩扬长而去,骑自行车的箱子总算有一个落脚之地。还有一些家庭情况不好同学,吃力的搬起箱子,身子用力往后挺着,沉重的箱子依托着自己的腹部艰难地一步一步挪动着。也有一些有小聪明的男同学,干脆把箱子放在马路上推起来,因为很多这样的箱子下边还有四只轮子。

五点三十五分就转了回来,五点五十分庆小兔闭上眼睛睡着了,庆小兔一觉睡到六点钟。

六点十分妈妈外婆带着庆小兔去小广场了,我稍微晚了五分钟下楼,刚刚走到小区门口,豆大的雨点就劈头盖脸地落下来。我赶紧回家拿伞紧急救驾。

民生银行门口站满了躲雨的人,乖乖兔奶奶抱着庆小兔站在银行里面,外婆说:“我们下楼就碰见乖乖兔奶奶,于是庆小兔成了乖乖兔奶奶的宝贝。”,抱着庆小兔回家,我抱着庆小兔的时候庆小兔还没有怎样,当我把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庆小兔咕咕起来,庆小兔差一点就哭了起来。我说:“外边在下雨,等不下雨了我们再出去玩。”。回到家庆小兔一百个不舒服,咕咕唧唧两个眼睛一直看着门外,妈妈说:“你就这样想出去呀?我们就到楼下门口站一会。”。

一会妈妈抱着庆小兔回来了,妈妈说:“外边已经不下雨了,我带小九出去玩一会。”,我接过庆小兔,庆小兔什么表示也没有,当妈妈系好腰凳站在门口喷洒防蚊液的时候,庆小兔看着妈妈伸出手哭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