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96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

2017-08-05 07:21 | 宝宝成长

2196星期多云32~22客厅最高温度26PM2.5-82

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我,除了黑黑的眼珠,白少红多。眼睛越来越近,我努力不想去看,我想闭上眼睛,可是这个眼睛越发清晰地显现在我的面前。我满心的恐怖,我用力地挥着手说:“是我不小心,我以后不会这样了。”,可是我只是在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当我被梦惊醒的时候,外婆同样碾转着身体在床上折腾着,外婆说:“我怎么就睡不着觉,闭上眼睛就会想起白天的事情。”,我的疏忽让一家人着急,所有人跟着我夜不能寐。

满天的云彩就像湖面漂浮着的浮萍,浮萍遮掩了大部分水面,天少云多,太阳就像孩子们捉迷藏,躲在云里,太阳光的光芒却在告诉我们太阳的位置所在。

六点半听见庆小兔哼哼声,我把庆小兔从屋里抱出来,我把庆小兔面对着我,我想仔细看庆小兔的眼睛,但是我又不想去看。庆小兔的眼睛似乎没有那么严重,也可能是我想故意淡化昨天的事故,外婆起来的第一句话也是:“小九的眼睛怎么样了?”,我只能含含糊糊地说:“可能不要紧吧,我有一点看不清,还是你来看一下吧。”。

外婆拿了眼镜戴在眼睛上,外婆看了,外婆仔细看了,外婆没有说话,我的心越发变毛,我更加不敢去问庆小兔的眼睛怎么样了,我只是自己悄悄地安慰自己,可能小九的眼睛不要紧吧。

妈妈从房间里出来,妈妈问:“小九的眼睛怎么样了?”,外婆说:“好多了。”,妈妈抱起庆小兔看了一眼说:“我怎么看了总觉得没有好什么呢?”。庆小兔看见妈妈,庆小兔马上嘴里发出类似于撒娇的声音,外婆说:“小九现在已经认人了。”,我说:“小九现在已经能够区分家里的每一个人了。”。

我们不是无所不能的上帝,我们所做的事情不可能包罗万象,我们只要做好身边的一件两件事情就可以了。工人做好自己岗位上的事情,农民收拾好自己的田地,领导把自己的工作尽职尽责。我们就和所有的孩子监护人只要带好自家的孩子就好,我带着庆小兔,我不会再去想处理家里的吃喝拉撒睡,只要庆小兔在我的身上,就是天塌下来我只要庆小兔不被天砸到就好。惨痛教训不见得就要血流满地,有预兆就是敲响我们前进路上的警钟,不要等到灾害来临再大哭小叫后悔自己的不该。

庆兔兔在扣衣服,这种一排扣子的衬衣已经很少见了,尤其是孩子的衣服。庆兔兔快要扣完的时候庆兔兔发现衣服没有对齐,庆兔兔又一个个地把扣子解开,看着庆兔兔两个手笨拙的样子,我帮着庆兔兔把扣子解开。姨妈马上说:“庆兔兔,你怎么现在扣扣子也要外公帮忙了。”,庆兔兔马上不要我帮忙自己来扣。

下楼,我说:“你现在已经六岁了,你做什么都要快起来了。”,庆兔兔说:“我跑步就很快。”,我说:“跑步是一个方面,吃饭做事做作业都要快起来,这样你就可以用同样的时间做更多的事情。”。庆兔兔说:“我这次上学考试就很快,所以我就报名上学了。”,我说:“那不是考试,那是面试,只要面试一般都会被录取的。”。

前边走过来宗兔兔,庆兔兔喊:“宗兔兔。”,宗兔兔只是看了庆兔兔一眼没有回答,庆兔兔又喊了一声宗兔兔,宗兔兔干脆低下头往前走,庆兔兔再喊,宗兔兔加快脚步往前走,庆兔兔问:“宗兔兔爷爷,宗兔兔怎么了。”,宗兔兔爷爷说:“宗兔兔今天翘气了。”。

人和公交车同时进站,车上的人太多,宗兔兔在前边还有扶着的地方,庆兔兔已经处于四不靠的位置,我一个手拉着扶手,一个手拉着庆兔兔的手。很快有人要下车了,庆兔兔一转身就爬上一个位子,宗兔兔看着庆兔兔没有过来,庆兔兔一样也没有叫宗兔兔过来一起坐。

小孩子的脸就是一个三月的天,喜怒无常,宗兔兔终于受不了寂寞开始说话了,宗兔兔手里拿着一个泡沫塑料管说:“庆兔兔,我有这个。”,庆兔兔问:“这是什么呀?”,宗兔兔拿着塑料管眼睛朝里看,宗兔兔说:“我可以看见你。”,庆兔兔说:“我没有它一样看见你了。”。

这时候宗兔兔说:“庆兔兔,我看见思兔兔了。”,庆兔兔说:“思兔兔没有上车呀?”,宗兔兔说:“思兔兔还在地上走。”,庆兔兔说:“地上走,走没有坐快。”,庆兔兔一下子嘴又结巴了,宗兔兔说:“不对,走路走不快。”。

八点十分回到家,大门已经被反锁,这就是说庆小兔和妈妈外婆一起出去了,这样的场面让我马上联想起是不是庆小兔去医院看眼睛了,我的心一下子被吊了起来。什么事情也不能做了,本能地拨通电话询问庆小兔在什么地方,手机那头传来妈妈的声音:“我和小九正在江边散步,你不要过来了,我们一会就回来。”,一颗几乎要蹦出来的心终于落地了,可是我的心还在蹦蹦乱跳,好一会也没有安静下来。

八点半庆小兔回来了,庆小兔没有一点不快,我抱过庆小兔,妈妈说:“小九可能要睡觉了,现在去游泳可能他会闹的。”,我说:“不能游就不要去了,就让他先睡觉吧。”。我的话音刚落,庆小兔的歌声起来,这是庆小兔想睡觉的铃声,我说:“小九,我们睡觉就不用唱歌了,外公给你唱几句。”,庆小兔可能是瞌睡了,马上一声不响地趴在我的身上睡着了。

九点钟庆小兔在小床上翻身,我拍庆小兔,庆小兔睁开眼睛对着我笑,我说:“小九,我们还是睡觉吧,不用笑了。”,抱起来庆小兔又睡了。放下庆小兔马上又睁开了眼睛,重新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的眼皮耷拉下来,外婆说:“他不想睡就不要睡了。”,我说:“小九还没有完全醒。”,外婆说:“小九早上起来就没有屙巴巴。”。

巴巴没有屙出来,尿倒尿了很多,庆小兔看着我在笑,我说:“小九,你怎么那么高兴呀?”,外婆说:“高兴不好吗?”,我说:“高兴当然好了,礼多人不怪,伸手不打笑脸人,庆小兔长大了的朋友不会比庆兔兔少。”。外婆再次提及庆小兔的眼睛,外婆问:“你看他的眼睛是不是还那么红?”,我不敢看,我也不想看,我说:“问问妈妈是不是要去医院看看。”。

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庆兔兔的房间床上,外婆在床上找到一块很小的积木,外婆拿着积木让妈妈看说:“你看床上的积木。”,妈妈说:“这是庆兔兔。”,外婆说:“现在小九抓住什么东西都往嘴里送。”,我说:“以后放庆小兔的时候一定要清理一下床铺。”。

九点半妈妈说去柳虎子家,是要把庆兔兔爷爷送来的蔬菜水果送过去一点。庆小兔看见外婆在准备出去马上就高兴起来。妈妈一直磨磨蹭蹭,九点四十分妈妈还没有准备好,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一个劲地咕咕唧唧。外婆抱着庆小兔把大门打开,庆小兔马上又笑起来。妈妈说:“你想出去玩呀,妈妈要是不带你怎么办?”,不知道庆小兔是不是听懂了,庆小兔马上带了哭腔哼哼,当庆小兔坐在妈妈身上的腰凳上,庆小兔马上又绽开了一张笑脸。

十一点钟庆小兔高高兴兴回来了,我抱着庆小兔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妈妈问:“早上是几点喝的奶?”,听到喝奶,庆小兔马上哼哼唧唧起来,我说:“小九,你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听说喝奶就变成这样了,你是男子汉,男子汉不要这样哼哼唧唧。”,庆小兔可能不想当男子汉继续哼哼唧唧,一直到妈妈把他抱起来,喝完奶庆小兔很快就进入梦乡。

十一点半听见背后小床上有声音,我回头看庆小兔醒了,庆小兔手里拿着枕巾在玩。听着音乐庆小兔一个人在自娱自乐,我就在一旁和庆小兔说话,只有十分钟的安静期,庆小兔不耐烦了,我把庆小兔抱起来。

听见妈妈说话的声音庆小兔马上音调就变了,我说:“小九,你现在怎么了?看见妈妈,听见妈妈的声音,马上就会撒娇呀?”,妈妈过来抱起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就变得像一个乖乖的小猫咪,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笑。

妈妈让庆小兔趴在大黄球上,妈妈刚刚推着庆小兔晃动几下,妈妈喊:“小九吐奶了。”,大黄球上地板上庆小兔的衣服上都留下白色的奶迹,我说:“已经那么多天没有吐奶了,今天怎么吐了那么多奶呀?”。

姨妈用筷子夹着鱼子来到庆小兔跟前在吃,庆小兔的嘴马上也跟着啪叽啪叽的响着,看着嘴的上下颌也在不断地动着。姨妈说:“小九,你就怎么馋呀,你还没有牙齿,你有没有吃东西,你的嘴也在嚼呀。”,不过庆小兔没有伸手去要,说真的我不希望有人在庆小兔面前拿东西逗他。逗庆小兔玩没有问题,关键是不能欺骗他,等庆小兔伸出手张开嘴的时候,眼前的东西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妈妈说:“看你馋的,妈妈给你冲一点米糊。”,妈妈喊:“外婆,给我们小九喂米糊。”,外婆正在厨房炒菜,姨妈说:“喂米糊还要外婆呀?”,妈妈说:“我喂他就吐出来了。”,姨妈说:“我来喂,我看他是不是吐出来。”。我抱着庆小兔,姨妈给庆小兔喂米糊,庆小兔吃米糊一勺跟着一勺,稍微慢一点庆小兔就嗷嗷叫,米糊瞬间来了一个底朝天。庆小兔还是要米糊,庆小兔伸出手去拿碗,庆小兔恨不得把整个脸都伸进碗里。妈妈惊奇地问:“这么快就吃完了,我今天是冲了三勺子米糊。”,姨妈说:“你看你的儿子还在舔碗。”。

不知道是不是庆小兔没有吃饱,庆小兔大哭起来,怎么哄也没有用,妈妈说:“把他放在床上哭一会就好了。”,我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庆小兔反而变本加厉地大哭起来,可能哭了七八分钟庆小兔没有想停止的迹象,庆小兔从来没有哭那么长时间过,我说:“小九,你不要哭了,外公抱你起来好不好。”,抱起来一样没有用,庆小兔继续嚎啕大哭,妈妈说:“是不是没有吃饱,我们再喝一点奶。”,喝上奶的庆小兔马上偃旗息鼓。

姨妈在吃西瓜,庆小兔伸手就要拿西瓜,姨妈拿着一片西瓜让庆小兔舔,姨妈一片西瓜下肚,庆小兔还在聚精会神地舔西瓜,姨妈说:“已经舔了不少了,我们过一会再舔。”,姨妈把西瓜放到一边,庆小兔还在姨妈的手里寻找西瓜,嘴里还咕咕唧唧地不愿意。

妈妈说:“星期五幼儿园要举行野营露宿。”,姨妈说:“我问过庆兔兔,你们夜里在外边帐篷里睡觉不害怕,睡得着觉吗?”,庆兔兔说:“我不怕呀,还有那么多小朋友在一起。”,妈妈说:“庆兔兔是一个野物,只要有小朋友一起玩,他什么都不怕。”。

我午睡起来,庆小兔坐在垫子上玩可以伸缩的塑料球,妈妈说:“你们睡觉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玩,一直玩到现在”

一点四十分庆小兔睡着了,两点钟庆小兔移动了一下,我去拍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大哭,抱起来庆小兔又睡着了,放下庆小兔又大哭,外婆说:“你就多抱一会。”,抱了五分钟的样子庆小兔终于睡在小床上。

四点十分妈妈要去接庆兔兔放学,庆小兔还在呼呼大睡,妈妈说:“不行,还是给他喂一下奶。”,因为庆兔兔放学还要去打架子鼓。

喝完奶的庆小兔巴巴也屙了出来,外婆赶紧给庆小兔端巴巴,尿不湿上没有多少巴巴,庆小兔的巴巴全部屙在了脸盆里,庆小兔已经知道自己在梗巴巴了。

四点四十分来到楼下,天上的云渐渐地多了起来,太阳也不知道在哪里上班,光线并不是很亮但是人的眼睛有一点睁不开。

也可能是光线的缘故庆小兔不是很兴奋,我的眼睛看什么也不舒服,不知道我是不是看电脑的时间太长了。沿着马路旁边一路走去,庆小兔还是看,看每一个从旁边走过的人和行驶过去的汽车。我们想在公交站等庆兔兔回来,一直等到五点十分也没有看见庆兔兔回来。我说:“我们不等哥哥了,我们去别的地方去玩一会。”。在墙根给庆小兔端尿,尿是尿了,一个很大的麻蚊子站在了庆小兔的肩膀上,我马上用力一甩把蚊子赶走。

在三期的健身器材场地,很多幼儿园放学的孩子在玩,我就让庆小兔看哥哥姐姐们在玩,一个小姑娘问我:“爷爷,为什么弟弟一直看着我呀?”,我说:“弟弟喜欢你呀。”。

回到家已经五点半了,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听英语儿歌,庆小兔两个手没有闲过,庆小兔不管抓住什么就往嘴里送。我把庆小兔放在大床上,我想让庆小兔练习翻身,庆小兔不断地左右翻身滚,但是庆小兔很少翻过去。就这样来回翻身,不到五分钟庆小兔就移到了大床边上,把庆小兔重新送回大床中间,也不知道庆小兔怎么就垂直着会移到大床边上,我说:“你们以后要注意一点,把小九放在大床或沙发上已经不能离人,就是一分钟也不行。”。

姨妈让庆小兔唆血桃,一个血桃一会唆了一半,姨妈说:“不能吃了,你已经吃了很多了。”,姨妈把血桃从庆小兔嘴边移去,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

妈妈回来了,庆小兔手里提着东西躲到楼上,我抱着庆小兔到门口看,我说:“我们看看哥哥干什么了?”,我们还没有走到门口,庆兔兔突然出现在敞开的门缝前,庆小兔突然看见庆兔兔的出现,吓得浑身一哆嗦。

妈妈给庆小兔买了几样塑料玩具,洗干净准备给庆小兔玩,庆小兔拿着马上就送到嘴里,我还是有一点不放心,塑料玩具的颜色太鲜艳,我怕朔化剂含量太大,添加的染色剂太多,但是我又找不到科学依据,我还是把玩具从庆小兔的手里拿开。

今天快递送来三本书,一本是《独一无二的你》,一本是《勇敢的做自己》,这两本书是美国琳达.克兰玆的绘本,抽象的绘画,简单的座右铭,这好像是家长老师教育孩子的浅显理论道理,好像不是小孩子们看的绘本。包装拆开庆兔兔很快就翻了一遍,我想庆兔兔可能不会再看第二遍了,书上没有故事,没有任何情节,就是一群四处游荡的抽象的鱼,再就是写着满满一幅的英语句子。

一本《思维导图》,这是妈妈看的书,这本书好像不是属于早教系列丛书,这本书是给弱智儿童学校的老师,或者是辅导有学习障碍者的人士的学习用书。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思维导图传入中国内地,最初是用来帮助学习困难学生克服学习障碍的,对于抽象思维能力较差的学生,图像记忆的确可以帮助学生提高《把知识记住》的可能,但却无法加深学生对知识的理解。

虽然这本书引进中国多年,始终没有能够在学校里推广开来。有人说它是一种展现个人智力潜能极至的方法,将可提升思考技巧,大幅增、组织力与创造力,据说有一部分工商界人士运用在创意的联想与收敛、项目企划、问题解决与分析、会议管理等方面取得一些不错的收获。

妈妈让庆兔兔先写作业,庆兔兔非要先看完书。

今天屋里明显热了起来,抱着庆小兔还有一点热,就像要出汗的感觉,我最怕热,庆小兔就不愿意在家里待着,把庆小兔抱下楼庆小兔高高兴兴,我是光着脊梁站在楼下门口的,出去的很多都是妈妈奶奶们,我没有办法面对她们,我只好把庆小兔抱回来,庆小兔马上就咕咕唧唧起来。

六点五十分姨妈带着庆小兔出去玩,庆兔兔开始做作业,还是描红和默写汉语拼音。

庆小兔一直很清醒,一直到十点钟庆小兔才开始哼哼起来,妈妈把庆小兔抱进房间喂奶。

今天看了《北京时间》的一篇报道《这个危险“玩具”正在校园扩散!记者测试:半米内能射穿桃!》,最近,一种叫做《牙签弩》的玩具在中小学生中流行开来。看到的人都知道这哪里是玩具,明明就是一把《凶器》!

北京晚报记者收到从网上订购的这款《牙签弩》,现场体验发现,其威力的确惊人,如果一不小心射到孩子身上,尤其是眼睛等器官,其伤害不可小觑。一个男同学告诉记者:“有一回不小心打到腿上,隔着裤子腿都麻了。”。另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头头是道地解说:“牙签还可以换成针,射玻璃都能砸出了一个印儿,我还用它射过猪肉,能扎进一个手指头深呢。”。

一个新生事物出现并没有错误,不能不断地新陈代谢,社会就不会进步,但是如果发现这样东西可能会造成这样那样的社会问题,而且可能会危及人员伤害,这个管理部门就不能视而不见不闻不管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