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91听了这首歌我就想哭

2017-07-31 06:40 | 宝宝成长

2191星期三小雨23~18客厅最高温度24PM2.5-52

昨天晚上已经十点半了,妈妈从房间里出来,妈妈高兴地跟外婆说:“庆兔兔被兔磨基山小学录取了。”,妈妈接着要给姨妈挂了电话告诉她们这个令人兴奋的好消息。可能大家都关心这个事情,很多人都和孩子上学戚戚相关,妈妈的电话就没有再停下过,接着接二连三地接到电话微信,询问庆兔兔有没有被兔磨基山小学录取,妈妈连忙道谢,告诉他们本来没有对庆兔兔抱有希望的结果。

没有想到今年上一个磨基山小学那么难,那么多关系户请求帮忙,那么多人给领导打招呼,庆兔兔也在夹缝里获得了自己的生存空间,看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蓝天。

不能输在在起跑线上,可怜天下父母心,庆兔兔的面试分数不是很高,据说离录取分数线还差一点。庆兔兔是情商高,智商差强人意,庆兔兔的逻辑判断题可能扣分了。但是庆兔兔也有自己的一技之长,关键在以后的学习中表现怎么样,学习后能不能把自己学习的知识和自己小时候的学习连接起来。

七点钟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还是高高兴兴,我给庆小兔做各种各样的动作要庆小兔看,庆小兔看了就不住地笑。我离开一会,庆小兔马上就不愿意了,外婆说:“外公,快来,我们小九要外公啦。”。

我来了,小九马上苦脸变成了笑脸,不过庆小兔吐奶了,我说:“小九你怎么了,已经好几天没有吐奶了,今天怎么吐奶了。”,不过庆小兔吐的不是很多。

尿不湿上除了鼓鼓囊囊的尿外,尿不湿上边干干净净,外婆说:“我们屙巴巴吧。”,尿不湿成为庆小兔的便盆,我说:“可以屙巴巴了”,庆小兔很争气,外婆刚刚帮着梗了一声,庆小兔的巴巴就噼噼啪啪地屙了出来。

接庆兔兔上学,庆兔兔从姨妈家楼上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外公,我是不是明天过生日呀?”,我说:“今天十四号,明天十五号,后天,也就是星期五你才过生日。”,庆兔兔说:“我好想明天过生日呀?”,我说:“过生日可以提前推后,但是生日是不能够随便改的,你就是想看看自己给小朋友分发生日礼物的样子是不是?”,庆兔兔说:“我要妈妈明天给我过生日。”,我说:“你放学可以跟妈妈说呀。”。

我回来刚刚走进小区,妈妈抱着庆小兔,外婆提着包出去买菜了。

九点四十分妈妈去银行取钱准备给庆兔兔交学费,刚刚下楼很快妈妈回来了,妈妈说:“来了小客人了。”,柳虎子妹妹豆苗来了。豆苗长得大了许多,豆苗显得那么修长,妈妈说:“不会长得和她的姐姐一样高吧。”,豆苗的姐姐确实很高,刚刚十一岁已经比爸爸还有高出一头来。

妈妈继续去取钱,屋里的说话声把庆小兔吵醒了,柳虎子妈妈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就把头埋进柳虎子妈妈的怀里,柳虎子妈妈说:“小九饿了,要喝奶了,妈妈一会就回来了。”。

若若鸡的弟弟已经开刀动了手术了,万幸的是若若鸡弟弟的肠子没有坏死,只是肠子打绞了,既然开了刀,医生把盲肠顺便切除了,谢天谢地没有出现大事故,不过我们一家人还是替这么小的病号担心受怕,才一岁多就动那么大的手术,这个要多痛苦呀而且一家人都要为这个小生命寝食难安。

八点五十分庆小兔睡着了,今天庆小兔还是比较乖,趴在我的身上一会功夫就睡着了。

外婆说:“庆兔兔上学报名,我们给他们四千块钱。”,钱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符号,我只要有饭吃,有地方睡觉,我不知道要用钱干什么。我和外婆是社会的底层,是普通国企的工人,每个月两千块钱的退休工资除了买菜穿衣服看病已经没有多少剩余,钱就是用的,我们的钱就是为了下一代铺路的,钱多多用,钱少就节省用,钱多钱就是一个心意。

姨妈说了柳虎子最近发生的事情,一群孩子把别人的车划伤了,汽车的主人说:“你们把车弄坏了就要你们家长拿钱来修。”,几个小朋友都剑指柳虎子说:“是这个大哥哥要我们划的。”,车主人说:“你去把你们家人叫来吧。”,柳虎子一下子扑通跪下来作揖说:“我们家没有钱,我妹妹还在生病住院。”,回到家柳虎子妈妈还在说:“你为什么要给别人跪下来呀?”。姨妈说:“跪下来就没有事了,应该打一顿。”,妈妈说:“上次在学校打群架,不是回来往地下一跪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姨妈说:“柳虎子太可惜了,柳虎子是一个那么聪明的一个孩子。”,妈妈说:“这就是小时候教育的问题,他们家的人并没有认为这是教育出来问题,他们反而嫁祸于孩子的爸爸,说这是遗传了他爸爸的坏的基因,现在柳虎子怎么成了这个样呢。”,姨妈说:“只有聪明的孩子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越聪明,不是成为一代豪杰就是祸害一方百姓,笨小孩子就不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看来孩子不能太聪明了。”。

十点半庆小兔有一点不高兴了,于是带着庆小兔出去,今天第一天带庆小兔走很远的路,今天把庆小兔带到了五一广场。

下楼就给庆小兔端了一泡尿,走出小区就碰到一个跳舞的奶奶,她伸出手要抱庆小兔,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奶奶抱,这个奶奶说:“你的孙子还不认生呢。”,奶奶的老伴也在旁边,他伸出手拍拍,庆小兔马上回转身子趴在奶奶身上。等没有了动静了,庆小兔转过头来,奶奶的老伴再拍手要抱,庆小兔重新笑着趴在奶奶的身上。

今天是沿着马路两旁走的,马路两旁商店林立,庆小兔好像什么都想看。庆小兔什么都要看,庆小兔的头不停地转动,好像两边的风景一样也不能漏过。商店的橱窗,墙上的广告纸,移动的LED显示屏,马路上飞驰的汽车,身旁急急匆匆过路的人们。

过十字路口,看红绿灯,走斑马线,和庆兔兔小时候一样,只要庆小兔看到的都要跟庆小兔说。有人撞红灯,我说:“这些人没有红灯停绿灯行,我们小朋友不能这样,这样是很危险的。”。

五一广场的大型游乐器械,第一个是在外边有一层密密的尼龙网,里面的东西看的模模糊糊,结果看了一会庆小兔竟然哭了。来到其他游乐器械跟前,这里只有低矮的栏杆,里面的旋转的游戏机,高高兴兴地小朋友,庆小兔看的清清楚楚,庆小兔一直在看没有哭。

第一次走那么远,只在五一广场呆了了十几分钟,回去就走马路的另一边,十一点十五分庆小兔才回到家。在楼下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不愿意尿,回家外婆给庆小兔端了尿端了巴巴。

喝完奶十二点钟庆小兔睡觉了,其实庆小兔没有睡一会,吃完饭姨妈带着庆小兔下楼了。

姨妈中午吃饭说起柳虎子的事情,姨妈说:“有时候真的管不住还是要打一下,等上了五六年级了,到那时候想管也没有办法管了。男孩子打几下还觉得可以,打女孩子就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打女孩子我是下不了手。”,妈妈说:“柳虎子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就可能影响一大圈人。”,其实我最担心的是以后这些孩子都成家立业了,柳虎子悄悄地跟庆兔兔庆小兔借钱,或者柳虎子有意无意的把庆兔兔庆小兔卷入一些是是非非里去。

姨妈说了几个女孩挨打的事情,芳芳妈妈问芳芳:“一加三等于几?”,芳芳不假思索地说:“等于三。”,芳芳妈妈问:“一加五等于几?”,芳芳理直气壮地说:“等于五。”,芳芳妈妈用手指头戳着芳芳的鼻子说:“你是怎么学数学的呀?”,结果芳芳的鼻子被戳流血了。芳芳去外婆家的时候,芳芳跟外婆说:“妈妈在家里把我的鼻子打流血了。”,外婆问:“妈妈为什么打你呀?”,芳芳照实汇报,芳芳外婆说:“你妈妈是打你打轻了,你妈妈小时候如果这样,我就会把她打死的。”。有时候芳芳在外婆那里一样也会受到外婆的武力教训,芳芳爸爸跟芳芳妈妈说:“你们怎么这样打呢,怎么说芳芳总是我的女儿呀。”,芳芳妈妈底下跟外婆说:“以后就不要当着他爸爸的面打芳芳了。”。

姨妈又说了另外一件事情,一个爸爸说:“每次我打了女儿,我又很后悔。”,但是妈妈比爸爸打的还要重,爸爸说:“所以每次女儿犯错误,我就先动手打。”,打完了,爸爸看着姑娘屁股上的手指头印,爸爸也知道有一点后悔,爸爸对女儿说:“你以后听话一点,爸爸就不再打你了。”,结果女儿再犯错误,女儿又挨打了,女儿问:“爸爸,你不是说不打我了吗?”,爸爸听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爸爸一脸无奈地站在那里。

前天中央台的生活圈上播放一则新闻,这是一个中国奶奶在加拿大,这个奶奶在教育自己的孙女,奶奶用巴掌告诉孩子的对错。这个要是在中国不会成为新闻,而在加拿大邻居报了警,这位奶奶被传唤到警察局做笔录。在我们周围谁家打骂孩子不会有人阻止,因为这是一种很正常的教育孩子的方式,甚至还会引来众多旁观者,很快这些素材成为很多人茶余饭聊天的题材。在我们中国像这种棍棒教育还很有市场,不打不成才在很多人脑海里根深蒂固,望子成龙是每一个家庭的梦想,希望孩子像自己一样驰骋天下,像名人望族那样能够光宗耀祖。恨铁不成钢,于是就多了一点棍棒的鞭策,于是棍棒底下出孝子成了一些人的口头禅。

外婆不知道什么时候看了我的日记,外婆说:“他们的事情你不要写在日记里。”,我说:“我也没有添油加醋。”,外婆说:“你这样写,别人看了不好。”,我说:“我现在的上传日记都把人名地名修改了的,除了宜昌市是真的,其他所有的东西,别人看不到一点真实人名和地名的。”,外婆还是愤愤不平,当然我一样也不是很舒服。我是记日记,我不是在写小说,也不是在写散文,我是记录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发生在庆兔兔周围的事情,是记录庆兔兔庆小兔成长过程中的趣闻轶事,如果要我胡编乱造,那真的有一点勉为其难。

一点五十分庆小兔喝完奶睡着了,三点四十分庆小兔哭了起来,庆小兔是闭着眼睛在哭,外婆说:“小九饿了,小九不饿他不会这样哭的”。

喝完奶的庆小兔很乖,妈妈四点五十分去接庆兔兔,我抱着庆小兔去巡游。

雨还在下又像要停了,看看已经没有雨了,天上又飘下几星雨点。

一辆校车停在路口,于是我抱着庆小兔看家长接小朋友,本来准备在花坛给庆小兔端尿,看着一个个小朋友欢天喜地的从校车上下来,我也忘了要给庆小兔端尿的事情,结果发现手上有水了才知道庆小兔尿尿了,我的手松开,剩下的尿液喷了好远。

五点二十分在楼下尿完尿回家。

庆兔兔和妈妈姨妈一起回来了,妈妈说:“今天的作业太多了,两页汉语拼音还要描红,所以今天就没有打架子鼓。”,我说:“庆兔兔,你今天回来很早嘛。”,妈妈说:“今天是坐兔小帅家的汽车回来的”,庆兔兔手里拿着两包《“薯”时代》说:“这个是兔小帅送给我的。”。

庆兔兔和姨妈一个人一根雪糕,庆兔兔的雪糕轻轻地放在嘴边舔了一下,庆兔兔马上把雪糕从嘴里拿了出来,庆兔兔举着雪糕说:“姨妈,这个雪糕太凉了,我不要这个雪糕了。”,姨妈说:“是你要买雪糕,姨妈才给你买的,雪糕本来就是冰冻的怎么会不凉呢。”,庆兔兔说:“是姨妈先要买的,我才要的。”,姨妈说:“你要是不想吃就不要要姨妈给你买呀。”,庆兔兔说:“姨妈要买,我就要买。”,姨妈说:“买了不吃,你还要买什么呢?以后你就不要再买雪糕了。”,庆兔兔说:“我还要买。”,妈妈说:“庆兔兔,你就是起哄,别人干什么你也要干什么,买了又不吃,这不是浪费呀。”。庆兔兔把雪糕递给我说:“外公,你吃不吃雪糕呀?”,我把雪糕接了过来。

其实我也不吃饮料,更不会去吃冰冻的饮品,原来在工厂里每年夏天都会给职工提供雪糕和冰棒冰水,我几乎从来不吃,其他人看见了就像饿虎扑食,对于我来说没有一点兴趣,关键是我觉得冷冻饮料吃下去不是很舒服。就像夏天我就会不会吹风扇一样,我觉得吹风扇吹的不舒服,凉风就好像会吹进我的骨头缝里。除非天已经热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大汗淋漓,这时候我才会吹一点小风,再热的天睡觉,我是从来不吹风扇的。

妈妈打开手机播放《老师再见了》儿童歌曲,“老师老师你真好,辛勤培育好苗苗。教我画画做游戏,教我唱歌和舞蹈。老师老师你真好,辛勤培育好苗苗。苗苗活泼又健壮,聪明勇敢有礼貌。今天我们毕业了”。

庆兔兔说:“妈妈,我告诉你,我听了这首歌我就想哭。”,妈妈说:“是不是要上学了,要和幼儿园老师再见了?”,庆兔兔点点头,庆兔兔眼睛里闪烁着泪花,庆兔兔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睛。庆兔兔说:“我在幼儿园就是这样的。”,妈妈说:“这说明你们和老师是有感情的,你对老师有很深的感情,也说明你的心是善良的。”,庆兔兔说:“在幼儿园我就忍住了,宋彦豪就在擦眼泪了。”,妈妈说:“流眼泪很正常,说明大家在幼儿园三年跟老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老师三年来就像一个妈妈带着你们,你们在刚刚进幼儿园的时候什么都不懂,老师教你们吃饭,老师教你们洗手穿衣服,你们以后就要到学习去上学了,你们舍不得和你们朝夕相伴几年的老师,所以你们到学校要好好学习,报答老师对你们的培养,你们不要让老师失望哟。”。

六点钟庆小兔有一点闹,我抱起庆小兔让他趴在我的肩膀上,庆小兔开始了他漫长的睡觉前准备,说哭不像哭,说唱不像唱,庆小兔的一个音可以延续三四秒钟,我也不知道庆小兔怎么会有那么长的气力,没有想起来给庆小兔录音。我于是抱着庆小兔下楼。五点钟下楼的时候只是星星点点的小雨,现在已经变成淅淅沥沥的雨了,已经不打伞就不能出去了。

对面楼上的小哥哥下来了,两个人隔着一条马路遥遥相望,谁也没有看谁。庆小兔只看马路上的行人,亮着车灯的汽车,还有从地下车库回来的人们。

姨爹回来了,姨爹喊庆小兔,庆小兔笑着扭过头,听听没有了动静,庆小兔又转过身找姨爹,姨爹再喊庆小兔,庆小兔再次背过脸去。姨爹说:“小九,你怎么还不好意思呀。”。

六点半庆小兔的眼皮已经有一点吃力,我说:“我们睡觉吧。”,庆小兔马上就闭上眼睛。

今天的作业很多,庆兔兔做的很快,做完作业庆兔兔和姨爹玩僵尸游戏。

七点二十分,庆小兔手动了起来,庆小兔睁开了眼睛,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没有兜尿不湿,我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一百个不愿意。庆小兔开始放声大哭,外婆接过庆小兔,庆小兔一样不领情,妈妈接过庆小兔喂奶。

没想到姨爹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顺利的尿了。

妈妈和庆兔兔拼装《植物大战僵尸》,庆兔兔一个劲地要妈妈装,妈妈说:“这是你要买的玩具,你要自己去组装,要是你自己不装,你这个玩具就不要了。”。这个积木很贵因为是乐高积木,但是这个积木体积很小,跟上次买的乐高积木一样,又很复杂,每一个图要拼装很多块积木。外婆说:“这个太小了,以后就不要买这种积木。”。姨妈说:“庆兔兔,我们回家吧。”,庆兔兔说:“我还没有装完。”,姨妈说:“现在家里那么暗,积木那么小,说明书的字也那么小,你的眼睛会受不了的。”,妈妈说:“明天白天我们再来一起拼吧。”。

庆兔兔问:“妈妈,明天我要不要去报名呀?”,妈妈说:“明天你还是去上你的幼儿园,妈妈一个人去报名交钱。”。

庆兔兔问:“妈妈,我的生日蛋糕呢?”,妈妈说:“已经定了,八吋,一个二百块钱。”,庆兔兔说:“妈妈,今天我不回来,你们不能吃哟。”,妈妈说:“那肯定了,是你过生日,肯定要等寿星老来了才能切蛋糕呀。”。

八点钟庆兔兔跟着姨妈走了,外婆给庆小兔放水洗澡,妈妈抱着庆小兔站在卫生间门口说:“外婆在给澡盆里放水,等放好水,我们小九就可以洗澡了,这个澡盆就是哥哥小时候用过的哟。你看,往外流水的东西叫喷头,你长大了就可以像哥哥一样站在喷头下边洗澡,现在我们是用喷头往澡盆里放水,外婆还要把澡盆里的水调节到合适,洗澡水不能太热,也不能太冷,要调节到正正好。”。

洗完澡站在窗户跟前,外边的雨竟然越下越大,我说:“小九,下雨了,我们不能出去,我们今天就在家里玩。”。

现在庆兔兔的玩具越来越多而且小不点的组装积木也多了起来,我告诉大家,以后沙发上要经常清理,庆小兔放在沙发上以前一定要检查跟前有没有可能被庆小兔抓起来的小物件。

九点半妈妈把庆小兔抱进房间喂奶。

今天看了一段新闻。六月十日,中科院院士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朱清时主讲的《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开讲。他公开表示,“真气”为“大量神经元的涌现现象”,是客观存在的。这引起一片哗然,在某网络问答平台上引发了“真伪科学之争”。

我就是一个气功的受益者,我知道做气功会感到身上有一股气息在流动,我自己认为这是血液在流动,至于是不是真气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更不会和一些人去争论,我要的是我的身体健康,至于真气是不是伪科学也没有必要去追究它,但是我不想让气功被外国人所抹黑。

有一个评论员毫不掩饰地讲,朱清时所持的“真气论”根本就是伪科学。在这个评论员看来,朱清时固然谈不上品行有什么不端,但是宣扬“真气治病”明显违背了科学道德,也损害了院士群体声誉,至少有劝其放弃院士头衔的可能性,至于是否可以直接撤销院士称号,中科院自己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这也表明了中科院对待伪科学的一个态度。

作为一个时事评论员不要信口开河,你的每一句话可能会有舆论导向作用。我们知道时事评论员都是知识渊博头脑清晰,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学习过西方知识,就怀疑眼光看中国的历史,了解了西方的文化就用有色眼镜来研究中国古老文明。别人说的对不对,你要摆事实讲道理,不是扣一顶大帽子做总结就了事。别人错了,你就讲出你认为正确的东西,我们是以道理服人。你不是搞这门学科的,就要让搞这门学科的人去辩论,没有人去开拓新的思路,科学就永远无法前进,允许不同的观点存在。

朱清时不是江湖术士,朱清时是一个专门搞科学研究的。我们是黄皮肤中华民族,我们不要什么都要跟着西方人屁股后边走,我们不能用西方医学的观点去解读中国的中医理论。在西医的解剖过程中是没有发现经络的存在的,可是在这几千年中国人就是利用经络针灸在治病的,难道也可以解读为中医理论是一门伪科学吗。中国有针刺麻醉外国人不相信,虽然周总理曾经让美国人斯诺亲眼目睹了针刺麻醉手术,可能西方世界没有人会认为这是真的,同样针刺麻醉在解放初期的成果也被国人而遗忘。

气功也不是万能的,我不相信做气功会返老还童,我也不相信气功会包治百病,我相信气功可以延缓衰老,也有可能把一部分我们还没有启用的人体部分本来就具有的功能重新运用起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