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89今天打针我没有哭

2017-07-29 10:17 | 宝宝成长

2189星期一小雨27~20客厅最高温度26PM2.5-43

一夜的雨把大地又清洗了一遍,山还是那么青,树那么那么的绿,房子被洗刷的跟新的一样,上边的尘土没有机会留下来就被雨水卷走。

还在睡梦中“布—谷”之声就钻进我们的耳朵里,这种的叫声被人们称做“布谷”的鸟。布谷鸟叫声鸣声清沏响亮,只有布谷鸟休息的间隙才能够听到其他小鸟叽叽喳喳的歌声。

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跌倒解学士,笑死一群牛。解缙,善辩,擅联句,思维敏捷而性情率真。相传其小时候雨中摔倒,引得路人大笑,这是他随口作的诗。春雨贵如油是已经大家耳熟能详的话,因为我们是一个农耕民族,地就是我们的生命,水就是庄稼的命脉。以前我们都是靠天吃饭,没有雨水一年的收成就会化为乌有,现在不同了,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解放前的中国,现代化的农业生产已经渐渐成型,一部分先知先觉们已经部分摆脱了对大自然的依赖。人定胜天,人为的力量能够克服自然阻碍改造环境,因为人类是有智慧的生物。也可指人类一定能够战胜老天。人定胜天不是要我们破坏自然生态规律,而是疏导合理地利用大自然的恩惠。

中国大片北方地区的春季,气温回升较快,风大,在阳光照射下土壤水分蒸发强烈,春雨是必不可少的。南方地区的气候就不同了,进入春季后天气回暖,受暖湿气流和冷空气的共同作用,长江以南降雨增多,就是常说的清明时节雨纷纷了,这时候的南方不是春雨贵似油而是大雨瓢泼洪水成灾了。

七点钟外婆把庆小兔抱进卫生间,外婆说:“我们屙巴巴。”,庆小兔就啊啊哦哦呜呜的跟外婆说话,也不知道庆小兔那么多话,说话瞬间,呼啦啦地巴巴喷薄而出。

庆小兔的巴巴还是那么稀,是不是太稀了我也不知道,反正看着就像一滩水的巴巴总觉得不是很舒服。

我要去送庆兔兔去上学了,外婆拍拍手说:“外婆抱。”,庆小兔只是用着一直奇怪的眼神看着外婆,外婆靠近一点继续拍着两个手,庆兔兔一下子倾倒身子把两个手伸向外婆。

当我刚刚转过墙角,就听见庆兔兔在楼上喊:“外公。”,庆兔兔站在阳台上向着我招手,我说:“自己下来吧。”。听见楼上的关门声,迟迟不见庆兔兔人下来,我喊:“庆兔兔,你下一个楼要多长时间呀。”,这时候才听见楼梯上咚咚咚的响,很快庆兔兔出现在楼下大门口。

下雨,坐公交车的人也急剧增加,看着一辆K2公交车开进站台,我想上车无望也就没有跑几步,可是我越这样想,K2公交车越是不紧不慢的在上下车,等我们走到这辆公交车跟前的时候,这辆公交车才晃晃悠悠地离开站台。站台上还有二十几个人,这些人可能就是要走很远的一群人。一辆103驶进站台,大家蜂拥而至,我们虽然走在前边,但是庆兔兔并没有冲锋陷阵,就像一个绅士让着每一个想努力往前挤的人,我拉着庆兔兔的一个胳膊使庆兔兔跨上公交车。

公交车上就是铁板一块,上去的人不能移动一步,后边的人陆陆续续,铜墙铁壁继续被挤压被压缩,很多人已经退避三舍,甚至还有人受不了挤压从汽车上下去。

突然司机站起来说:“老爷爷,你就不要挤了,早上大家都在上班上学你就不要凑这个热闹了,你又不上班,你能不能等一会再来挤车呀。”,就在一些人承受不了挤车的痛苦下去的时候,从车下上来一个穿着一身崭新整齐银灰色装束,头上戴着一顶新潮的草编礼帽的爷爷。这个爷爷可能年龄不小了,手里拄着一个拐杖,颤颤巍巍地使劲拉着车门上的扶手在往公交车上挤。听到司机的喊话,爷爷只是抬起头看了一眼,依然侧着身子勉强站在汽车门口的台阶上。

公交车是公共资源,要让那些最需要的人先走,国家给老年人的福利不是要你去挤占公共资源,你不上班为什么就不会晚二十分钟再出来。那么大年纪,平时走路别人还要让你三分,你站在汽车门口,你要是有一个三长两短,这个责任由谁去付呢。

八点二十分我回到家,打开门就听见“妈妈,妈妈。”的声音,这是妈妈在教庆小兔学习说话,这几天我也经常引导庆小兔说“妈妈,爸爸,哥哥,爷爷,奶奶。”,但是“外公,外婆。”还是有一点绕口,对于刚刚想说话的孩子来说还有一点困难,说我还是说:“外公,外婆。”,相对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哥哥姐姐就说的少一点。实际上庆小兔平时听到外公外婆要多于爸爸妈妈爷爷奶奶。

妈妈说:“今天我们小九要去游泳。”,庆小兔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小阿福游泳了,妈妈说:“这么长时间小九没有称重了,今天去称称,看看我们小九长了没有。”。

八点半准时出发,外边的雨还是不紧不慢地下着,一会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星星点点,一会是细细飘洒的雨丝,一会雨又淅淅沥沥的下紧了起来。当把雨伞举起来,硕大的雨伞挡住天上的光亮顿时眼前暗了许多,庆小兔把头仰起来看则雨伞,我说:“这是雨伞,下雨了,雨伞可以挡住下下来的雨水,雨水会把我们衣服打湿的,雨淋在头上会感冒的。”,庆小兔伸出手想去摸伞,伞太高,庆小兔的手又太短。庆小兔眼睛盯住了我手里的伞把,庆小兔伸出手握住伞把。这是一个难得的镜头,一个几个月的孩子在雨中打着伞,许多路人也投过惊异的眼神。我真的好想把这个镜头留下来,可惜我没有办法拍照。

庆小兔无意中松开手,庆小兔想继续抓住伞把,庆小兔的手还不是那么利索,我将雨伞歪斜下来让庆小兔去抓,妈妈问:“是不是不好打伞呀?”,我说:“不是,小九想抓住伞把。”。妈妈转过来看见庆小兔的手握着伞把笑着说:“小九,你蛮行的嘛,你已经知道打伞了。”。

八点五十分来到小阿福门口,妈妈过来准备收伞,妈妈接过伞,庆小兔的手还紧紧的握着伞把没有松开,我用手把庆小兔的指头一个个掰开,庆小兔伏下身体还想去抓伞。

今天可能是下雨,游泳室里没有一个孩子,庆小兔是第一个到访者,游泳室只有几个无所事事的服务员。妈妈把小票交给服务员,游泳池里的水还没有准备好,一盆盆的水从游泳池里舀出来,接着就是往游泳池里输送热水。庆小兔脖子上戴上游泳圈放进了游泳池里,游泳池里的水不是很多,庆小兔的脚已经可以踩在池底。庆小兔现在可以自由自在的转圈,不过庆小兔还是无意识的瞎转,庆小兔没有一点不愉快的表情,我跟庆小兔说话,庆小兔还对着我们笑。因为没有其他孩子,我今天进去给庆小兔拍了照还拍了两段视频,一段视频是庆小兔在游泳,一段视频是服务员给庆小兔按摩。妈妈过来给庆小兔一个摇铃让庆小兔抓住。从游泳池里要抱出来的时候,服务员要先在水里给庆小兔身上抹上沐浴露,把庆小兔全身洗了一遍,然后把庆小兔抱到一个可以坐着的洗澡盆上坐着,在庆小兔头上戴上一顶无顶的帽子,庆小兔头上淋湿水,抹上沐浴露,满头的泡沫被阻断在帽檐上,洗头,然后是几个杯子的水浇在头上,庆小兔头上的泡沫随着水流冲洗的干干净净,擦干头上的水渍,接着就是摘除帽子,庆小兔这时候才抬起头看见我们。喷头下庆小兔身上的残留沐浴露也被清洗干净,毛巾被包裹着庆小兔来到工作台上。、擦干身上的水滴服务员就开始按摩,服务员在庆小兔身上抹上润滑液,先是胳膊和手,接着是腿和脚,最后才是上身。可能是天天工作的关系,服务员的手法要比妈妈娴熟多了。

庆小兔现在按摩不像开始一样哭了,庆小兔好像很享受,一个可能是庆小兔大了了几个月,一个是可能不同的服务员的手法熟练轻重有关。给庆小兔称体重七点七公斤,妈妈说:“小九,你怎么了,这么多天都没有长呀。”。

回到家庆小兔就睡着了,十点十分庆小兔睁开两个大眼睛,庆小兔不愿意一个人在小床上,抱起来到客厅打开电视,庆小兔两个眼睛盯着电视看。妈妈说:“小九,你怎么在看电视呀?”,我把庆小兔扭转过来让庆小兔的脸面对我的脸。我抱着庆小兔要不就不停地走,让庆小兔看所有的值得一看的东西,还要不停地跟庆小兔讲战术什么东西。一旦坐下来,就不能再让庆小兔背对着我,要让庆小兔看着我的眼睛,庆小兔只要看见我的眼睛就会笑,就会显出一种不一样的神情。

今天又买了一些软的血桃,妈妈拿着勺子刮下一些沫沫喂庆小兔,庆小兔可能还不是很熟悉血桃的味道,吃起来犹犹豫豫,不过最后还是吃了一些桃子,妈妈说:“血桃不好吃吗?”,妈妈咬了一口血桃说:“蛮好吃嘛,而且很甜味道也很正。”。

十点二十分妈妈给庆小兔喂奶。

十点三十五分妈妈说:“小九,现在不下雨了我们出去玩一会好不好。”,出去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回来了,妈妈说:“还没有转一圈,外边就下雨了。”,妈妈说:“在楼下碰见玉兔兔的外婆,玉兔兔外婆自己一个人带着玉兔兔弟弟在外边转,他外婆每天把玉兔兔弟弟放在童车里从楼上搬下来,回来还要把车子和玉兔兔弟弟一起搬上楼,看她那么瘦弱,那么大年纪还要弄那么重的东西。”,我说:“玉兔兔外婆的身体是不怎么强壮,但是一些外婆还没有那么老,她今年刚刚六十五岁,上个月刚刚办的老年乘车卡。”。外婆说:“现在年轻人就是在啃老,老年人身体本来就不好,还要她们做这做那,真的要是有一个三长两短,我看她们以后怎么办。”,外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妈妈已经没有在我们旁边。

十一点钟妈妈看看外边没有下雨了,妈妈说:“小九,我们继续出去转一会吧。”,妈妈围好腰凳说:“小九,你知道这是要干什么吗?”,庆小兔看着妈妈只是轻轻地咿咿呀呀,庆小兔的手和脚在上下舞动,妈妈伸出手拍拍手,庆小兔只是看着妈妈,庆小兔的手还在不停地晃动,但是庆小兔并没有明显想要妈妈抱的感觉。妈妈继续拍手,妈妈说:“小九,你不想出去玩吗?”,这时候庆小兔才完全伏下身子伸出手要妈妈抱。

十一点半外婆问:“他们去哪里了,外边雨下得那么大。”,我这时候才发现外边的雨哗哗的下一个不停,我说:“不要紧,妈妈带着手机呢。”。

家里的电话铃响了,是妈妈来的电话,妈妈说:“下大雨,我们在楼后的亭子里。”,我连忙拿着伞去接庆小兔。刚刚的雨还是轻描淡写,现在已经变成大雨哗哗,马路上水流成河,楼后已经一片沼泽。

下雨天留客天,大雨把庆小兔留在了亭子里,也是同样的命运,大雨也留下的双胞胎姐妹。双胞胎姐妹躺在童车里,两个人被安全带所束缚,她们的手和脚还是能够运动自如。我抱着庆小兔和小姐姐说话,小姐姐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庆小兔,庆小兔伸出手去摸小姐姐的手,小姐姐的手没有张开。我让庆小兔去看大姐姐,大姐姐看着庆小兔过来笑了。

双胞胎妈妈说:“你们的像一个小姑娘。”,妈妈说:“好多人都说他像小姑娘。”,双胞胎妈妈说:“他的腿那么修长,有一点像爷爷。”,妈妈说:“他就是脸小一点,上午去游泳,服务员还问是不是小姑娘,脱了衣服,服务员又说,他的身上怎么那么多肉呀。”,双胞胎妈妈说:“这是一身强盗肉,我的两个姑娘,别人都以为是男孩。”。

双胞胎妈妈说:“姐姐身上被蚊子叮了那么多包,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五个。”,我问:“你们没有挂蚊帐吗?”,双胞胎妈妈说:“挂了,可能他爸爸出去蚊帐没有关好,我还和她爸爸为这个还吵了一架。”,我说:“你们在楼上,应该没有多少蚊子的。”,双胞胎妈妈说:“他爸爸皮厚感觉不到蚊子咬,结果把自己的姑娘咬了。”。

小姐姐不愿意了,双胞胎妈妈抱起小姐姐,大姐姐竟然没有吃醋,看着妈妈抱着妹妹,大姐姐只是看着一声不吭。

雨来得快,走的也不慢,就站在那里几分钟,雨竟然悄声无息的停了下来。十二点钟回来,庆小兔上下眼皮打架,趴在我的肩膀上就一个劲地哭,怎么哄也没有用,一直到妈妈说:“我们喝奶吧。”,庆小兔才停止哭声,喝完奶庆小兔就睡着了,妈妈把庆小兔放在自己的大床上。

姨妈吃饭的时候说:“昨天晚上庆兔兔九点半上床,庆兔兔要我讲故事,我的一个故事还没有讲完,庆兔兔已经睡着了。”。

一点半我午睡起来,妈妈抱着庆小兔正在个庆小兔念书I Can Read!-Biscuit s Big Friend》,我接过庆小兔,妈妈拿了一个血桃用勺子刮血桃给庆小兔吃,看见妈妈拿着血桃,庆小兔马上就转过身子,妈妈的勺子刚刚递过来,庆小兔的嘴已经迫不及待地张开迎了上去,妈妈说:“你这个好吃的样子,桃子就那么好吃吗?”,妈妈只是喂了三次,可能就是三克那么多,妈妈说:“桃子太甜了,我们就少吃一点。”,妈妈把剩余的桃子塞进嘴里,庆小兔就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心爱的桃子消失在妈妈的嘴巴里。

妈妈准备睡觉,庆小兔也哼了几声,按惯例庆小兔这是要睡觉了,我就开始抱着庆小兔哄他睡觉。连续几天庆小兔睡觉都会哭声不断,原来庆小兔睡觉是不哭的,庆小兔最多是咿咿呀呀的唱那么几声,现在的庆小兔完全变了一个人。

妈妈说:“喂两口。”,我把庆小兔抱给妈妈,我说:“小九,你怎么养成这样一个坏习惯呀。”,喝过奶的庆小兔并没有睡,妈妈说:“可能他还不想睡。”。

两点十五分庆小兔又哭了,庆小兔是闭着眼睛在哭,外婆说:“现在他是想睡了。”,我说:“这两天白天他就没有怎么睡。”。庆小兔一直在哭,没有办法我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哭,哭了两分钟我把庆小兔抱起来说:“你不哭了,外公就抱你起来。”,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照样大哭不止,我只好又把庆小兔放到小床上让他继续哭。

又哭了四分钟庆小兔没有一点想妥协让步的迹象,外婆听不下庆小兔的哭声过来抱起庆小兔,我说:“要让他哭一个够,以后他就不会这样了。”,外婆抱起庆小兔,庆小兔也没有停止哭。可能是庆小兔哭辛苦了,也可能庆小兔确实有一点瞌睡了,外婆抱着庆小兔只哭了一分钟,庆小兔就躺在外婆的怀里呼呼大睡了。

庆小兔三点十分醒了一次,抱起来接着又睡,又重新放在小床上。楼上楼下的装修声音连绵不断,窗户外的大妈们声嘶力竭的说话声音,让庆小兔一次次地惊醒然后哼几声,我就拍几下让庆小兔继续睡觉。

四点二十分妈妈问:“小九要不要喝奶呀?”,庆小兔这时候还在做梦,外婆说:“要喝奶,你们一会半会不回来,小九饿了怎么办?”。庆小兔从睡梦中抱起来,庆小兔闭着眼睛在喝奶。妈妈突然喊:“小九屙巴巴了。”,外婆连忙过来抱起庆小兔,外婆发现庆小兔的尿不湿边缘已经浸出金黄色的巴巴,妈妈连忙看看自己的身上,妈妈说:“会不会巴巴流到我的身上了。”,妈妈的裤腿上已经出现一溜巴巴路过的痕迹。

五点十分外婆弄完凉拌面,外婆抱起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很快就尿了。我想吃一个血桃,我刚刚把血桃拿起来,庆小兔马上就伸出手喊起来,我只好把血桃放回盘子里,我说:“以后还不能当着小九的面吃东西了。”。

看见大家在吃面条,庆小兔兴奋地手舞足蹈,庆小兔恨不得马上扑过去,姨妈说:“弄不好以后我们吃饭,小九第一个上桌子吃饭。”,姨妈问庆兔兔:“你认为以后你和弟弟谁吃饭最快呀?”,庆兔兔说:“我也不知道。”。

庆兔兔说:“六月十二日。”,CCTV-4左下角显示的日期和时间,庆兔兔说:“十八点零四,妈妈我都认识了。”,姨妈说:“庆兔兔,你又学会了一点常识。”。

姨妈说:“今天有没有作业呀?有作业就赶快做。”,庆兔兔说:“今天没有作业,今天只有朗读。”,妈妈说:“朗读还不是作业吗?”,庆兔兔说:“今天要念汉语拼音。”。

庆兔兔念道:zhen针。”,庆兔兔伸出左手食指说:“我今天打针就没有哭”,妈妈说:“兔小帅哭了”,庆兔兔说:“兔小帅没有哭,玹兔兔哭了”,妈妈说:“我看到兔小帅哭了”,姨妈问:“他们今天打预防针了吗?”,妈妈说:“今天是检查身体,化验血。”。

妈妈说:“庆兔兔要打防疫针了,要是庆兔兔打防疫针不哭就好了。”,我说:“在幼儿园庆兔兔在老师同学面前要表现出男子汉的气概,在家里,在妈妈跟前,庆兔兔是在撒娇,自然这时候就会软弱一些。”。

姨妈说:“今天下雨,我们早一点回去吧。”,庆兔兔说:“我今天还没有看电视。”,姨妈说:“你可以去姨妈家看呀?”,庆兔兔说:“我要在这里看。”,姨妈说:“你要是在这里看了,你回姨妈那,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答应的。”,庆兔兔还是看了《面具战士》,庆兔兔说:“我最喜欢看《面具战士》了。”。

庆小兔洗完澡就开始哭,外婆说:“小九应该要睡觉了。”,我说:“我来抱小九睡觉。”,妈妈说:“给他喂一点奶让他睡吧。”,妈妈喂完奶,庆小兔就在妈妈的床上睡着了。

庆兔兔七点二十分看完电视跟着姨妈回家了,雨下了几天了,雨还是没有一点想停歇的意思,庆兔兔又是全副武装,雨伞雨鞋护套全身披挂整齐走了。

九点十五分庆小兔闹起来,庆小兔大声的哭着根本就没有办法哄他,我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让他哭。妈妈过来把庆小兔抱起来,妈妈说:“还是给他喂一点奶吧。”,我说:“养成的什么坏习惯,非要每次睡觉就要喝一口。”。

刚刚上床,妈妈就喊了起来:“小九屙巴巴了。”,外婆连忙给庆小兔洗屁股,妈妈说:“我想给他换尿不湿,没想到小九屙巴巴了。”,小九的巴巴也在妈妈的裤子上留下印迹。

十点钟妈妈抱着庆小兔睡着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