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86幼升小最后冲刺

2017-07-26 10:07 | 宝宝成长

2186星期五中雨转小雨27~21客厅最高温度26PM2.5-61

睡眼朦胧中我好像听见电热水器在响,我翻身起来却发现是大雨倾盆,雨点击打雨棚的声音不再是一点点一声声而是哗啦啦的一片。

早上起来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就好像半夜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地上没有积水,晾衣架上看不到一滴水珠。云还是静静的呆在天上,太阳连一点影子都没有显现,只不过远处的大山都淹没在云雾中。

七点二十分听见庆小兔轻轻地哼哼着,我已经准备去接庆兔兔上学,外婆抱着庆小兔过来,庆小兔看见我就在笑,我说:“小九,你怎么只会笑呀?你应该早一点说话,叫一声外公呀?”,外婆说:“小九对你笑不好吗?”,我说:“好呀,笑本身就是一种礼节,但是我更希望小九能够早一点说话,小九说话早了,就可能从我们这里学习到的知识就越多越早。”。

外婆抱着庆小兔去卫生间端巴巴,庆小兔顺利地屙了很多巴巴。

刚刚打开门看楼下,外边的地砖上已经看见反光了,这是已经下雨的信号,于是回家拿了雨伞,也给庆兔兔拿了一双旅游鞋。

按响门铃,庆兔兔说:“外公,我下来了。”,这时候马路上奇兔兔举着伞跟在婆婆后边一路小跑。听到楼上咚咚咚急匆匆的下楼的声音,庆兔兔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外公,奇兔兔呢?”,我说:“奇兔兔已经走了。”。庆兔兔一边换鞋一边说:“我刚刚还看见奇兔兔了呢。”,庆兔兔拿起自己的老虎伞就跑,跑到侧门也没有看见奇兔兔,我也不知道奇兔兔会走那么急,出了侧门也一样没有看见奇兔兔的踪影。

“小弟弟。”一声响亮的喊声刺破喧嚣的路边空气,程小龙听见喊声就要往庆兔兔这边来。程小龙这时候和妈妈正站在马路中间的双黄线上,程小龙的妈妈一把拉着程小龙说:“在马路上不要乱跑,哥哥会在马路那边等着你的。”。程小龙刚刚跨上马路沿就往庆兔兔这边跑,程小龙伸出手牵着庆兔兔说:“哥哥,我们一起走。”,两个人斜举着伞来到公交站。

庆兔兔收起自己的老虎伞,程小龙妈妈收起程小龙的小伞,庆兔兔接过程小龙的小伞,用手指着伞把跟前的按钮说:“你看,你只要把这个按一下,你的伞就会张开了。”,随着庆兔兔的手的按动,小伞像一朵花一样展开了,庆兔兔又把伞递给程小龙说:“弟弟,你来试一试。”,程小龙可能第一次自己开伞,两个手还有一点笨拙,但是只要有第一次,自然以后的路就是阳光大道了。

庆兔兔拿着伞当做一把长矛一伸一缩地往前刺着,程小龙比葫芦画瓢,也把自己的雨伞一前一后地拉动着,我说:“公交站那么多人,你们不要这样玩了,当心用伞戳到人了。”。

公交站上人一个挨着一个,公交车也一辆接着一辆,庆兔兔程小龙两个人手拉手就往一辆K2公交车跟前走,K2是已经要走到终点的公交车,自然是上学上幼儿园小朋友的首选。很快程小龙和庆兔兔的手被涌往前去的人冲断,程小龙急了,程小龙一个劲地在喊:“哥哥,哥哥呢,哥哥等等我。”。

庆兔兔很快消失在公交车上,程小龙伸出手喊:“哥哥,你在哪里?”,我抱起程小龙让程小龙登上公交车的台阶,程小龙一边走着一边不住地喊着:“哥哥,等等我。”,我说:“哥哥已经去了前边。”,程小龙喊哥哥的声音就不绝于耳。突然前边看到庆兔兔的身影,程小龙头一低就钻到庆兔兔的跟前。

有人从位子上站起来,庆兔兔马上一猫腰就占领了阵地,程小龙就是庆兔兔的尾巴,程小龙立刻就坐在庆兔兔的旁边。庆兔兔在喊:“胖兔兔,我在这里,我已经有位子坐了。”,胖兔兔这时候也看见了庆兔兔,胖兔兔用手比着手枪对着庆兔兔射击,胖兔兔说:“我看到你了,开枪射击。”,庆兔兔也举起枪对着胖兔兔开枪,庆兔兔嘴里喊着:“胖兔兔,胖兔兔兔,兔兔胖。”。

胖兔兔跟前的人起来了,胖兔兔没有去坐,胖兔兔两个眼睛看着爸爸,爸爸也没有做声,这时候站在胖兔兔后边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生说:“你们不坐,我来坐了。”,胖兔兔只好看着到手的战利品被别人侵占,这时候胖兔兔旁边又出现了空的位子,这次胖兔兔没有再犹豫转身就坐了上去。

庆兔兔自己的位子也不坐了,马上跑过去挤在胖兔兔旁边坐了下来,程小龙突然发现自己的哥哥离开了自己,马上站起来来到庆兔兔旁边,程小龙也想坐在庆兔兔旁边,本来一个椅子坐两个人已经拥挤不堪,哪里还容得程小龙的染指,程小龙妈妈一边拽住程小龙说:“你还是坐到自己的位子上,一会下车我们再去找哥哥。”。

下车自然是程小龙拉着庆兔兔的手,但是庆兔兔的另外一个手拉着胖兔兔,三个人跌跌撞撞地从公交车上跳下来。因为是提前下车,后边就是一个斑马线,可能胖兔兔爸爸很少送胖兔兔上学,所以胖兔兔爸爸不知道这边还有一个过马路的地方,胖兔兔爸爸拉着胖兔兔往前急速前行,就好像慢了一步就会迟到一样。

庆兔兔马上拉着程小龙去追,程小龙哪里是庆兔兔的对手,庆兔兔很快松开手跑起来,程小龙站在那里一个劲的地叫着:“哥哥等等我。”,我喊庆兔兔:“庆兔兔,不要跑了,我们在这里过马路。”,庆兔兔回头说了一声:“我要走那边。”,程小龙再也没有了希望,妈妈牵着程小龙往回走,程小龙还不断地回头喊:“哥哥,等等我。”。

胖兔兔爸爸没有沿着商店门口走,而是沿着马路边一个一米宽的台子上走,胖兔兔爸爸牵着胖兔兔,胖兔兔拉着庆兔兔,三个人并排根本就走不了,何况这个马路沿上都是种的树。于是成了一个一字纵队,胖兔兔爸爸是排头兵,庆兔兔压阵,胖兔兔就左右为难,胖兔兔横着身体就像一个大螃蟹。胖兔兔爸爸拉着胖兔兔,胖兔兔后边还有庆兔兔拽着,胖兔兔爸爸往前拉一下,胖兔兔就跌跌撞撞跟着跑几步,庆兔兔还没有跟上,胖兔兔又被庆兔兔拉住了后腿。

可能胖兔兔爸爸等不及上班,当我把庆兔兔胖兔兔送进幼儿园,胖兔兔爸爸已经骑上共享单车走了。

回到家庆小兔已经喝完奶,妈妈把庆小兔抱给我,我还没有走几步,庆小兔的头往前稍微低了一下,庆小兔的嘴一张一股洁白的奶水吐了出来。我说:“小九吐奶了。”,妈妈连忙拿了抽纸给庆小兔擦奶,妈妈说:“儿呀,你怎么还在吐奶呀?”,外婆说:“小九,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什么时候才能不吐奶呀?”,我说:“吐一点奶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几天小九已经很少吐奶了。”。    

今天庆小兔又不能出去了,淅淅沥沥的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细细地雨丝在空中荡漾着,马路上显得阴湿一片,树叶上又亮光闪闪。

打开窗户,路上的行人急急匆匆,各种颜色的雨伞在雨中漂浮着,不一样的花色的雨伞在路上徘徊。庆小兔的眼睛已经能够跟随着行人从这边移到另一边,一直到人们消失在他的视野里,电动车汽车这些钢铁怪兽在庆小兔的眼里就是一种惊奇。

太热了,不能再捂尿不湿了,外婆缝了一条橡皮筋套在庆小兔的腰上,这样可以用布尿片。我说:“天热了,不睡觉就不要兜尿不湿了。”,外婆说:“刚刚小九还把尿尿在我的裤子上了。”,我说:“尿怎么了,我们小九尿的尿是童子尿。”。

九点十分庆小兔睡着了,刚刚躺下的庆小兔并不安分,一会转过来,一会翻过去,身上盖的薄毯子,就不能平稳地呆一会。一会毯子被庆小兔抓在手里拉到嘴里,一会毯子在庆小兔的脚下呻吟,庆小兔的一个大翻身,毯子又重重地被压在庆小兔的身下。可能过了三分钟庆小兔才真正地安静下来,这时候的庆小兔头已经远离枕头,庆小兔的身子已经转动了四十五度。

九点五十分听见床上有响声,庆小兔睁着眼睛,庆小兔在啃自己的手。我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马上就尿了,庆小兔的尿清白透亮,一会尿再一次喷了出来,庆小兔一共尿了四次,一次要比一次短。

妈妈在给庆小兔喂《双歧杆菌三联活菌散》,妈妈又给庆小兔冲了两勺子米糊,庆小兔吃米糊并不反感,庆小兔还要两个手抱着碗吃。

十点三十五分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这一次尿喷射了两次。

十点五十分妈妈系好腰凳说:“小九,我们出去转一圈吧。”,外婆说:“外边不是还在下雨吗?”,妈妈说:“我看外边走路的人都没有打伞。”

十一点五十分庆小兔和妈妈回来了,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已经开始打哈欠,庆小兔尿了一泡尿是一次很短的尿。

庆小兔哼哼了几声,妈妈说:“小九要开饭了。”,奶还没有喝一会庆小兔就睡着了,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就睁开了眼睛。姨妈下班回来,姨妈抱起庆小兔端了一泡尿。

面试临近,吃饭说话的话题也变成了上学,妈妈对庆兔兔能不能上磨基山小学心怀疑虑,我说:“有那么紧张吗,不要把上磨基山小学看那么严重,庆兔兔还没有笨到什么都不是,庆兔兔肯定会考上磨基山小学的。”。

妈妈说:“他们说,不行的话找一个人说说,在伍家小学找一个比较好的班主任的班级,以后学习也不会差到哪里。”,姨妈说:“现在走后门,你找不到人,想送钱就不知道往哪里送。”。

两点钟庆小兔就睡着了,放到床上庆小兔醒了,我拍庆小兔要他睡觉,庆小兔就一个劲地跟我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又不睡了,外婆在吃桃子,庆小兔看见了,庆小兔马上伸出手哼哼唧唧想要,我说:“以后还不能当着小九的面吃东西,你看小九的嘴在啪叽啪叽地动。”

两点三十五分庆小兔才被放到床上睡觉。

 

 

天上的乌云一朵挤着一朵,五点钟家里开始暗了下来,多开一组电灯屋里也没有亮多少,我抱着庆小兔去小广场。出去庆小兔的尿不湿就不用了,光着屁股还凉快一点,没有尿不湿还好端尿。

回来外婆给庆小兔喂米糊,两勺米糊下肚庆小兔还有一点不高兴,庆小兔兴趣未了,庆小兔的嘴还在上下张开闭合着。

吃过饭,姨妈说:“屋里有一点闷热,我们还是出去玩吧。”,六点二十分庆小兔去了小广场。凑巧的是,今天遇见三个二胎,只有一个是第一胎。三个二胎老大都是姑娘而且都已经上学,二胎同样是姑娘,一个比庆小兔小一个月,那两个都比庆小兔大几个月。

庆小兔对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小朋友不是很兴奋,但是庆小兔对大朋友比较感兴趣,甚至从旁边经过的大人一样会吸引庆小兔的注意。小狗小猫也是庆小兔的关注对象,有时候甚至是落在地上的小麻雀也会看上一会。

看见一个小朋友端尿,我也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尿了而且连着尿了两次。

没有大朋友,庆小兔就看马路上的汽车,看一个个招手就停的出租车,看着人们下车上车。今天没有再去其他地方,在小区里转了一圈就回来了。

吃过晚饭,姨妈抱着庆小兔起来小广场。

六点四十分庆兔兔拿着篮球回来了,我说:“庆兔兔,你怎么把篮球都拿回来了。”,妈妈说:“徐老师说,这些东西都要拿回来了。”。

紧接着姨妈抱着庆小兔回来了,姨妈说:“快一点,巴巴儿回来了。”,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没有屙,姨妈说:“没有觉得小九是拉巴巴,只是觉得尿片子一点点潮潮的,打开一看庆小兔屙巴巴了。”。

我给洗澡盆放水,接着就是庆小兔洗澡,庆兔兔回来的事情就是看电视。

姨妈说:“明天你要面试,我们今天要早一点回去睡觉。”,外婆说:“要不要再复习一下明天面试的题目。”。

七点十分外婆拍着手要抱庆小兔,庆小兔伸出手拉着外婆的手,庆小兔不是要外婆抱,庆小兔是把外婆的手往嘴里放。外婆给庆小兔端尿,尿是尿了,庆小兔有一点不高兴,外婆说:“小九要睡觉了,小九每天这时候都要睡一觉。”,于是我抱着庆小兔,不到两分钟庆小兔就睡着了。

庆兔兔和妈妈开始最后的冲刺,原来只是看到一些新闻报道,看到是小升初的择校,现在竟然蔓延到了小学,私立小学也成了香饽饽,公立学校成了无奈的最后选择。

妈妈说:“我们再做一个最后的演练,你在妈妈前边站好。”,庆兔兔在妈妈前边站好,妈妈说:“小朋友,现在可以开始了。”,庆兔兔恭恭敬敬地给妈妈鞠了一个躬说:“老师好。”,

十点钟庆小兔睡着了,不过今天庆小兔睡觉带着哭腔唱歌可能有三分钟。

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又是一年一度的《幼升小》时间了,今年很多一线城市的《幼升小》似乎有些变化,与往年相比好的公办小学不再是唯一的选择,优质民办小学同样显得异常的火爆。

今年《幼升小》一点不逊色于往年的《小升初》,一些大城市的比较好的民办小学,尤其是部分挂着国际头衔的学校,在招生上已经到了挑剔的地步。学生入学要进行面试,面试题五花八门,有一些几乎就像上艺考一样繁杂,就连家长也要被问卷答题,甚至家长的学历等因素也成了入学的参考条件。尽管学费不菲条件苛刻,私立学校成为家长为孩子前途的首选。

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理念越来越盛行,和人们对教育重视是分不开的,人们已经知道知识在以后就业工作中的重要,生活水平的提高让家长有了足够的底气把钱投入到孩子的教育上。站在起跑线上的人越来越多,自然人们就是不断提前的起跑线的开始位置。从开始要考一个好的中学,到要找一个重点小学,现在幼儿园也成了家长选择的目标,前几年的早教接着就是胎教。

家长们竞赛越来越激烈,孩子们的书包也越来越沉重,原来属于孩子的童年,现在成为各个家长相互标榜的题材。

    好的公办小学依旧受追捧,但是现在要求学生减负,公立学校首当其冲,公立学校必须受到及义务教育法的约束,他们首先要给学生们减负。而民办小学则不一样,他们有一定的灵活性和自主权利,他们可以巧妙地绕开诸多规章制度。私立学校就在家长的需求下茁壮成长,从客观上讲,家长和孩子能够多一种选择,如果私立学校大举吸收社会优质生源,就可能会冲击公立学校的教育质量,也会给义务教育的以后提出新的课题。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