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84横冲直撞的摩托车

2017-07-24 10:41 | 宝宝成长

2184星期多云转晴天29~20客厅最高温度26PM2.5-71

天已经没有下雨,太阳也没有按时上班,太阳还有一点扭扭捏捏,太阳还有一点犹抱琵琶半遮面。天上还是白花花的一片,远处的青山也被蒙上一层薄纱,过完春节以后宜昌迎来了一个个好天气,现在的想要的理想天气不再是艳阳高照,也不是阴雨绵绵,我希望的是一个蓝天白云,一个没有雾霾的每一天。这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希望,这也是我们中国要走的明天,我们不仅仅要快速发展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生活方方面面都要走在世界的前列。发展不仅仅是为了我们现在,我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以后的千秋万代。

屋里依旧那么凉爽,早上仍然那么好睡,我要去接庆兔兔上学,庆小兔刚刚被外婆从屋里抱出来。我问:“小九,你醒了吗?”,庆小兔懒洋洋地趴在外婆的肩膀上对着我在笑,外婆说:“小九还没有全醒,小九是要屙巴巴了。”。

我下楼去接庆兔兔,“爷爷,哥哥呢?”,我回头看原来是程小龙,我说:“哥哥晚上是在姨妈家睡觉的,爷爷现在去接哥哥上学去。”,程小龙跟上几步说:“我也要去姨妈家接哥哥。”,程小龙妈妈一把拉着程小龙说:“爷爷去接哥哥,我们在汽车站等哥哥一起走。”。

昨天就看见贴的布告今天小区里要打农药了,姨妈家的楼下一辆黄色的农药车已经准备定当,随着柴油机的轰鸣声一股淡淡的雾气从喷嘴里喷出,雾气在空气中迅速的弥漫开来,马上我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农药味道。

庆兔兔下来了,庆兔兔还没有从门里出来,庆兔兔已经用手捂住了鼻子。庆兔兔问:“外公,这是什么味道呀,这么难闻呀?”,我说:“今天小区里打农药,你看工人在那里打农药呢?”,庆兔兔问:“他们为什么要打农药呀?”,我说:“有很多虫子呀,这些害虫会把花花草草都咬伤的。”,庆兔兔问:“那么小鸟吃了这些虫子,小鸟会不会死呀?”,这个问题今天我还没有想过,我说:“应该没有问题吧,现在很多农药都属于毒性很低的农药,是一些低残留农药。小鸟吃了这些被毒杀死去的虫子会有一点不舒服,但是小鸟是不会死的,如果这种农药会把小鸟毒死,政府也不会让他们用的,商店里也不会卖这些农药的。”。

我问:“庆兔兔,你今天早上起来快不快呀?”,庆兔兔说:“姨妈给我播放歌曲我就起来了。”,我说:“是不是姨妈的闹钟响了?”,庆兔兔说:“不是,是爆裂飞车的主题曲。”。昨天晚上妈妈跟姨妈说:“你把手机闹钟用一个庆兔兔喜欢听的爆裂飞车的主题曲,试试看明天庆兔兔能不能很快起来。”,没有想到就那么一点点改动,却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公交站上宗兔兔站在那里,庆兔兔跑过去喊宗兔兔,程小龙就站在宗兔兔旁边,程小龙拉着庆兔兔说:“哥哥,我在这里。”。宗兔兔看着程小龙说:“什么哥哥,妈妈。”,庆兔兔马上转过身脸看着宗兔兔,程小龙马上对着庆兔兔说:“爸爸。”,庆兔兔马上用严肃的神情望着程小龙,程小龙妈妈见多不怪,这一次也不管程小龙瞎说了。宗兔兔说:“叔叔。”,程小龙说:“阿姨。”,宗兔兔说:“苹果。”,程小龙说:“香蕉。”,庆兔兔就在两个人面前不断地变换着方向,庆兔兔脸上的表情也千变万化。

“思兔兔。”庆兔兔突然发现思兔兔来了,宗兔兔喊:“思兔兔,我们在这里。”,程小龙也跟着洋人造反喊:“思兔兔,我们在这里。”。庆兔兔迎了上去,程小龙就是一个尾巴,宗兔兔同样不甘落后。庆兔兔站在思兔兔的对面,程小龙就站在庆兔兔后边,宗兔兔就像排队一样站在程小龙后边,庆兔兔立正,于是程小龙宗兔兔同时脚并拢,两手下垂恭恭敬敬地来了一个立正。

公交车来了,一下子来了两辆公交车,虽然两辆都是远程公交车,几个人还是选择了后边一辆。思兔兔跟着妈妈上车,程小龙牵着庆兔兔的手上车,宗兔兔和庆兔兔肩并肩地跨上了汽车。虽然公交车上人挤人,还没有到无缝插针的地步,几个人就像几条滑不溜秋的泥鳅,很快就游到公交车的中间,有了裂缝自然我们几个大人也有机可乘一起来到中间。

思兔兔伸出两个手往前继续钻,前边的中年妇女移动了一下身体挡住了他的去路,彻底打消了思兔兔继续前行的念头,思兔兔说:“进不去了。”,庆兔兔说:“我来。”。中年妇女没有想到这些黄花鱼还会卷土重来,一下子就被庆兔兔冲破一个缺口,于是小漏变成洪流,几个人顺序越过障碍来到公交车的最末端,就连程小龙妈妈这个大黄花鱼也跟着一起跳过了龙门。

下车程小龙就一直牵着庆兔兔的手,下车思兔兔牵着庆兔兔另外一个手,走在前边的宗兔兔说:“还有我一个。”,宗兔兔牵着思兔兔,于是我连忙把着动人的场景记录在案。  

十字路口现在是汽车红灯,直行左转弯都是红灯,七八个孩子十几个大人一起过斑马线。庆兔兔过来牵着我的手,程小龙甩开妈妈的手过来牵着庆兔兔的手。程小龙妈妈说:“程小龙,过马路不要乱跑。”,我也回头说:“过马路要慢一点,不要跑,当心摩托车。”。就在这时候,程小龙妈妈大喊:“当心摩托车。”,等我转过头,一个四十几岁的男子骑着一辆摩托车紧贴着我的身子驶过去,因为我们和前边的人距离太近,摩托车只能擦着我的身体过去,摩托车不仅没有停下来而且好像还在加速从我们缝隙间撞过去。这时候只要有一个孩子快跑一步,一场车毁人亡的悲剧就会发生在眼前。

摩托车司机是从已经开始横行的汽车洪流中强行穿过,这时候又不要命地让我们在死亡线边上渡过了一劫。这些不要命的摩托车,他们自认为行人会按照他们的想法思路在过马路,他们觉得人群这么一点点空隙应该能够容得下他们摩托车刚刚可以通过,如果前边稍微有一个人走慢一步,或者我们后边的人多跨出一小步,摩托车将成为今天的杀人机器。

回来庆小兔正在做早操,庆小兔在练习翻身,爬庆小兔还是没有一点感觉。庆小兔要睡了,我把庆小兔放在床上。

外婆突然说:“抢黄灯,两辆电动车撞在汽车上。”,电视上播放的是中央一台《第一时间》,出事故的是一辆电动车,电动车司机强行撞黄灯造成大腿骨折。民警说:“不管是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过十字路口都要减速行驶。”,是要对这些电动车司机加强教育了,不行的话就要加大处罚力度,否则这些电动车将成为新的马路杀手。

这么多血淋淋的教训并没有引起这些司机们的重视,因为这些事没有发生在他们身上,唯一的是加大违法成本,当违法遇到钱,这时候他们才会静下心了考虑一下后果。不能再让这些摩托车电动车欲所欲为,他们给社会造成的伤害,不是社会和受害者能够承受的,他们没有经济实力去赔偿受害者。

八点半给庆小兔冲了三十毫升牛奶,妈妈拿勺子喂庆小兔还不愿意,庆小兔要自己扶着碗自己喝,不过庆小兔没有喝完,庆小兔喝了一半牛奶。

今天小区里打农药,本来并没有想带庆小兔出去,妈妈说:“农药还没有打到这里,还可以去小广场玩一会。”。

天上的云渐渐地散去,天慢慢地露出本来真面目,其实不是云更像是雾,雾不是从天上消失而是雾落到了人间。我们的四周看到的就是朦朦胧胧一层雾气,远处早上还可以隐隐约约可见的青山,现在群山已经埋藏在云雾中不见踪影。太阳似乎没有那么热情,阳光照在身上就会没有热度,可是阳光却令人睁不开眼睛。

虽然太阳不是那么灼热烤人,小广场上还是没有留下一个人影,广场大妈躲进房子的阴影中,孩子们却窝在家里一个没有出来。

每天老生常谈,天天千篇一律,今天另辟蹊径。我抱着庆小兔来到大马路上,看着数不清的汽车,听着救护车呼啸而过,洒水车永远唱着一个调子在不知疲倦地工作着。两股清亮的水柱从洒水车前边喷出,水柱喷在树丛上,不断地击打在汽车轮胎上,溅起朵朵晶莹的水花。第一天看见不一样的汽车,第一天看见会喷水会跑路的车子,庆小兔看的聚精会神。

今天没有走太远,看见卖血桃的车子我停下来,尝一下口味不错,我说:“庆小兔,这是血桃哟,你看血桃多红呀,血桃几乎变成了紫色。外公尝了血桃,这个血桃味道还不错哟。”。第一次抱着庆小兔在外边买东西,庆小兔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在一个个选择血桃。

中国现在是不一样了,只要想到的都可以得到,不管天南海北,不管千里之外,还是近在咫尺,我们可以尝尽人间美味。

九点十五分我们回到家,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庆小兔听着小狗播放器播放的英语儿歌,庆小兔的手就把床上的毯子放在嘴的跟前舔食起来。

看着庆小兔的眼皮有一点睁不开了,我抱起来庆小兔,庆小兔勉强睁开眼睛看着我在笑,但是庆小兔已经睡意浓浓,九点二十分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十点二十分听见庆小兔唆手的声音,我打开手机播放音乐,我站起来看,庆小兔右手拉着枕巾,左手大拇指放在嘴里啪叽啪叽的吸着。看见我过来,庆小兔马上展开笑脸。我拿起挡住庆小兔枕巾逗庆小兔玩,庆小兔身子一转,一眨眼的功夫庆小兔已经翻过来趴在床上了。

庆小兔在床上躺着可能就十分钟,庆小兔有一点不愿意了,于是我把庆小兔抱起来。

外婆说:“外婆抱一会小九。”,外婆坐在沙发上,庆小兔马上就哼哼起来,外婆说:“你的要求还蛮高嘛,还要站起来走呀。”,外婆站起来走,庆小兔还是哼哼个不停,外婆说:“外公来呀,小九怎么不要我抱呀?”,我接过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就笑了起来,我说:“这是庆小兔心疼外婆,庆小兔怕外婆抱累了。”。

妈妈说:“我们来吃一个桃子。”,妈妈刚刚把桃子拿起来,庆小兔的手就伸了过去,妈妈说:“这个是桃子。”,庆小兔马上就把桃子放在嘴边舔,妈妈说:“没有味道吧,桃子外边还有一层皮,妈妈先吃一口,帮你把桃子皮去掉,桃子不是很甜,你还是可以尝一尝的。”。

妈妈把庆小兔接过去说:“我们坐在那里吃桃子吧。”,桃子可能没有什么味道,庆小兔又没有牙齿,桃子肉看得见却吃不着,庆小兔舔一会就不舔了,庆小兔就哼哼起来,妈妈哄庆小兔,庆小兔并不领情还是哼哼唧唧,妈妈说:“小九要外公了。”,于是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高高兴兴跟着我在屋里转圈,庆小兔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哼了两下,妈妈问:“是不是小九要喝奶了?”,我说:“小九没有要喝奶呀。”,妈妈问外婆:“小九是不是要喝奶了。”,外婆说:“我也不知道现在要不要吃。”,妈妈说:“那我们就喝奶吧。”,十点四十分妈妈给庆小兔喂奶。

十一点十分庆小兔哼了两声,妈妈说:“小九是不是要睡觉了。”,虽然我知道庆小兔醒了没有多长时间,可是我也身不由己的哄起庆小兔睡觉了。庆小兔趴在我的身上没有怎么动弹,外婆说:“他哪里要睡觉呀,你看他睁着那么大两个眼睛。”,我还是不断地唱着歌谱,十一点半庆小兔终于闭上眼睛。刚刚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睁开眼睛看着我,庆小兔在和我笑。我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继续哄,其实庆小兔这时候并不想睡觉,只是我的晃动和歌声让庆小兔昏昏欲睡,我也稀里糊涂地哄着庆小兔。十二点钟庆小兔又一次睡着了,我把庆小兔放在床上,还没有五分钟庆小兔就醒了。

庆小兔不睡觉了,我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转圈,庆小兔偶尔哼两声,妈妈说:“小九,是不是不舒服呀?”,我说:“哪有这么夸张呀,小孩子哼哼几声非常正常。”。

我午睡起来,妈妈还抱着庆小兔,我把庆小兔接过来抱,一点五十分我发现庆小兔脸上没有了表情,两个眼睛木讷地看着地面,我知道庆小兔这次真正地要睡觉了,我让庆小兔趴在我的身上,没有两分钟庆小兔就睡着了,外婆还在午睡,庆小兔就睡着自己的小床上边。

一点四十分庆小兔突然哭了起来,可能庆小兔睁开眼睛没有看见人,我连忙从电脑跟前站起来,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又睡了,庆小兔睡着我旁边的大床上。

三点五十分庆小兔闭着眼睛哭起来,妈妈起来给庆小兔喂奶,妈妈跟我说:“以后就星期二放学你去接庆兔兔,其他时候都由我去接庆兔兔。”,谁接庆兔兔都无所谓,既然妈妈要接就让妈妈接去。

五点四十分庆小兔睡着了,六点钟庆兔兔回来了,六点四十分庆小兔醒了。

晚饭庆兔兔吃热干面,庆小兔吃米糊,吃完饭庆兔兔问:“妈妈,我可以不可以看电视。”,妈妈说:“看电视可以,但是你必须要先把作业做完。”。庆兔兔没有做作业一直磨磨蹭蹭在一旁玩,妈妈有一点生气了,妈妈说:“什么事情都有一个底线,你今天到底做作业还是不做作业,你要是不做了,明天也不要上幼儿园了。”,庆兔兔这时候就一个劲地喊妈妈,最后庆兔兔老老实实地坐下来做作业。

姨妈带庆小兔出去玩。

八点四十分妈妈要外婆给庆小兔换尿不湿,我说:“是不是早一点了。”,外婆说:“这是几点了,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外婆给庆小兔换尿不湿,庆小兔嚎啕大哭,庆小兔用劲地扭动身体,弄得外婆也不知如何是好。妈妈抱起庆小兔,庆小兔不哭了,外婆说:“你还认人呀,你知道这是妈妈呀。”。

因为我准备以后要带庆小兔到远一点地方玩,晚上我把以前带庆兔兔出去的一个小包找出来,外婆把包包洗干净。这个背包跟着我三年,一直到庆兔兔上中班才没有背。这个包是抱着庆兔兔出去转圈,出去和小朋友玩的必备用具。包包不大五脏俱全,只要在外边可能要用到的东西都要备齐,因为我每次带他们出去会很长时间,最长一次出去了三个半小时,原则是只要他们想睡觉了,我必须马上回家,我不会让他们在外边睡觉的。包里要放喝的水,有时候还要放牛奶,有雨伞、塑料袋、湿巾、纸巾、毛巾、尿不湿、创可贴,还要放上衣服,当然肯定少不了人民币。

九点半还听见妈妈和庆小兔说话,于是我把庆小兔抱出来,妈妈说:“小九又想睡觉,又睁着眼睛。”,我抱着庆小兔在客厅里看电视,一边又客厅里来回的转圈。

中央一套正在演出《挑战不可能》,一个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医生,他挑战的是让孩子不哭,躺着一排的不到一岁孩子,不管孩子现在哭不哭,只要他抱起来轻轻地晃动,孩子马上就不哭了。这是一个行医三十载的儿科医生,他所用的方法就是一个手把孩子两个手握在一起,一个手轻轻地托着孩子的屁股,跟随的一位女医生说:“这个就是孩子在子宫里的姿势,孩子形成这种姿势会有一种安全感。”。

我抱庆小兔是一个胳膊圈住庆小兔胸部胳膊下边,一个手托着庆小兔的屁股,我抱着庆小兔,庆小兔就不会哭,但是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同样不会哭。

过了五个月,庆小兔睡觉的时候多了一样就是带一种哭腔唱歌,我马上就会说:“你要唱歌就要唱好听一点的歌,你这样带着哭腔,外公不喜欢,你还是唱卖报歌,唱黄梅戏吧。”,大部分时间庆小兔马上就不吭气了。

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就睡着了,十点半我把庆小兔抱给妈妈,十一点钟我回屋睡觉。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