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82小九练习坐和爬行

2017-07-22 07:30 | 宝宝成长

2182星期一中雨转多云20~15客厅最高温度27PM2.5-35-

雨真的有一股坚韧不拔的韧性,整整一天两夜就没有感到累过,雨就哗哗哗地下个不停。当我早上睁开眼睛却发现雨停了,外边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地面没有了水迹,树叶变得碧绿碧绿。云还没有离开,白色的幕布高高的挂在我们的头顶。

七点十分听见庆小兔的哭声从房间里传出来,只听见短短的两声就安静下来,外婆进屋去抱庆小兔,妈妈说:“小九还没有完全醒,他就是闭着眼睛在闹。”。庆小兔并没有像妈妈说的那样,庆小兔睁着两个大眼睛看着我在笑。外婆抱着庆小兔在我旁边的木椅上坐下来,木椅不高,可能就三十五厘米高,外婆的腰不好,一个手抱着庆小兔,一个手摸索着后边的椅子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同样外婆抱着庆小兔起来也显得格外吃力。我说:“我们还是把餐桌配套的椅子拿出来,这样高一点你就坐下起来就方便一点,另外餐桌椅面积大也很稳固不容易摔着。”。

外婆说:“小九怎么被蚊子咬了。”,妈妈听见外婆的说话过来看,妈妈说:“儿呀,你什么时候被蚊子叮了。”,庆小兔两个颧骨位置一边被蚊子叮了一个包。

听见庆小兔在打屁,外婆抱着庆小兔来到卫生间,庆小兔的尿不湿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巴巴。外婆嘴里发出梗巴巴的声音,庆小兔马上也嗯嗯地给予回报,庆小兔嘴里发出的声音要比外婆嗯得响,庆小兔嗯的时间也要比外婆的声音还要绵长,很快外婆的努力产生效益,庆小兔的屁股下边也开始噼噼啪啪地屙出了巴巴。

到点了我去接庆兔兔,庆兔兔身上又加了一件绒衣校服,庆兔兔书包里放置了一件薄薄的防晒服。庆兔兔说:“外公,你等等我。”,庆兔兔要把校服的拉链拉上,我说:“不要那么夸张,天还没有那么冷,你看外公还只穿了一件短袖体恤。”,下了两天雨气温是下降很多,这时候的实时温度可能就十七度,但是在房间里温度还在二十一度以上。

庆兔兔刚刚在公交站停下,宗兔兔已经在喊庆兔兔。庆兔兔刚刚登上公交车,前边的一个位子空了下来,所有的人还没有醒悟过来的时候,庆兔兔已经钻过人缝爬上椅子。宗兔兔喊:“庆兔兔,给我让一点位子。”,旁边传来安兔兔的喊声:“庆兔兔,我在这里。”。这里是公交车上车门口靠着窗户的一竖排五个椅子,其中三个椅子被五个孩子所拥有,庆兔兔安兔兔中间隔着两个小朋友。

庆兔兔喊:“安安。”,宗兔兔喊:“安兔兔。”,安兔兔伸出手继续和庆兔兔打招呼。宗兔兔说:“安兔兔吃饭慢慢的。”,安兔兔本来的一张笑脸,顿时晴天变成了多云。庆兔兔替安兔兔下台阶说:“我吃饭还不是慢慢的。”,宗兔兔说:“我吃饭就很快。”,庆兔兔说:“你吃饭还不是比我慢。”。宗兔兔对安兔兔外婆说:“安兔兔吃饭光在嘴里嚼,她不吃下去。”。安兔兔吃饭是这样的,安兔兔外婆已经听徐老师说过很多次,但是对于小姑娘来说就是揭短,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安兔兔的脸更加挂不住了,安兔兔的脸立刻阴沉下来。宗兔兔是不说痛快了是誓不罢休,宗兔兔说:“安兔兔吃饭还要老师喂。”,这时候周围的家长都向着安兔兔投过奇异的目光,安兔兔的脸更加阴沉,几乎就要变成阴天转小雨了,安兔兔眼眶里已经显现出泪花。我说:“你们是男子汉,安安还是一个小姑娘,小姑娘吃饭本来就是细嚼慢咽的。”。宗兔兔爷爷这时候怒目相对,狠狠地瞪了宗兔兔一眼,这一场不愉快的会话才告结束。

和安兔兔坐在一起的小姑娘和安兔兔一样瘦,也是脸上没有什么血色,小姑娘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袖连衣裙,安兔兔外婆问:“你们带衣服没有,这样孩子是不是有一点冷。”,小姑娘的妈妈说:“早上出来没有想到会那么冷,也就没有带衣服。”,安兔兔外婆说:“呆在教室里不出来还不要紧。”。这时候小姑娘连着咳嗽了好几声,这个就好像是条件反射,这个也好像是赛跑的发令枪,马上周围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地咳嗽起来,今天除了庆兔兔没有咳嗽外,其他四个小朋友多多少少都咳嗽了几声。

小男孩的妈妈说:“幼儿园里是不让戴项链的,怕小朋友之间拉拉扯扯发生事故。”,这时候大家发现小姑娘脖子上挂着一串项链,小姑娘妈妈连忙把项链小姑娘的脖子上取了下来。

下车,安兔兔没有等庆兔兔,安兔兔拉着外婆急匆匆的走在前边。

从幼儿园回来,休息片刻的雨又开始发威,当我回来从公交车上下来的时候,大雨已经迎头向着我们浇来。

庆小兔已经躺在瑜伽垫上开始做按摩了,按摩结束就是给庆小兔做早操,庆小兔就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妈妈。外婆刚刚回到厨房,妈妈喊:“外婆,你来在前边逗小九。”,听见摇铃的声音我也出来看看庆小兔在干什么,庆小兔坐在瑜伽垫上面对着外婆,外婆拿着摇铃在前边摇着。妈妈两个手轻轻地扶着庆小兔的胳膊下边。我连忙进屋拿手机拍照,等我拿出手机妈妈已经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外婆说:“外公来晚了,今天没有拍到小九坐着的照片了。”。

妈妈又让庆小兔趴在大黄球上,妈妈不断地摇晃着庆小兔的身体,让大黄球带着庆小兔在前后左右运动,妈妈说:“前,后,左,右,前,后,左,右,”,庆小兔只是努力地抬起头,庆小兔不知道现在他是在干什么,他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

妈妈的手机立着放在茶几上,庆小兔趴在地上的瑜伽垫上,妈妈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按手机里的提示给庆小兔做各种各样的动作,妈妈跟外婆说:“你看小孩子爬的时候,大人要把他的腹部托起来。”,原来妈妈给庆小兔做早操锻炼身体都是根据手机里的视频演示进行的。以前想学一个东西,必须要到学校听课,要到图书馆新华书店看书,但是理论和实际还有一段距离,现在电脑手机那么普及,只要想看的,只要想学的,都可以方便找到,现在唯一的就是甄别滥竽充数和无数的伪真理,还有一些骇人耸听的假新闻。

其实就是放开手还给孩子自由,顺其自然最好,不要过分地担心孩子这样不行,那样危险,那样会不会沾染细菌。很多东西都是家长自己臆想的,细菌无处不在,只不过是多是少的问题,你小时候给孩子创造一个近似乎无菌环境,孩子长大了,上学了,你还能心想事成吗?免疫力是怎样产生的,免疫力是先遇到少量的细菌,人体本身的机能会抵御细菌的入侵,人体很快就会产生类似的抗体以对付同样细菌大规模的入侵。小时候是在无菌环境中生活,突然遇见千军万马,你不打败仗谁也不会相信。动物就知道要自己的后代互相打斗,就是为了一个强壮的身体,为了以后能够独立面对恶劣的生存条件。人类却要把自己的孩子一直笼罩在自己的翅膀的阴影下。

外婆抱着庆小兔,庆小兔看见我出来,庆小兔马上对着我笑,我逗庆小兔,我离开庆小兔的时候,庆小兔哭了。

妈妈接着开始自己的锻炼身体的节目,妈妈是在看着手机里瑜伽的演示和解说在瑜伽垫上做瑜伽。

前几天妈妈就经常说:“小九的脖子有一点歪。”,庆小兔的头有时候会有意往左偏一点,妈妈怀疑是不是睡觉造成的,就经常刻意让庆小兔左侧睡觉。我今天想了一下,是不是和我哄庆小兔睡觉有关,因为庆小兔睡觉必须要靠着我的脸,我习惯把庆小兔抱在我的右肩上,自然庆小兔的头可能会被挤向左侧,所以今天我开始抱庆小兔有意让庆小兔趴在我的左肩上。

八点五十分庆小兔闭上眼睛,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就一动不动地睡着了,外婆说:“现在他好放多了。”,我说:“是的,很多事情要顺其自然,不要按大人的想法或书本上的条条框框强制孩子去做。前些时候你们还担心我抱着庆小兔睡觉会把庆小兔养成要一直抱睡觉的坏习惯,其实这是多此一举,那时候不是庆小兔不愿意躺在床上睡觉,而是庆小兔神经没有发育完全,可能是神经元连接过程中放电造成的不舒服。”。

十点十分庆小兔在轻轻地哼哼,怎么哄也不管用,我问:“小九是不是饿了。”,妈妈说:“小九是七点钟喝的奶。”,我说:“现在已经十点十分了。”。庆小兔一边喝奶不时地哼哼两声,妈妈说:“今天你怎么了,喝奶也要哭两声。”,我问:“是不是奶不够,小九吸不出来。”,妈妈说:“不是的,小九昨天晚上也是这样的。”。

十点半我出去买米,外边还下着蒙蒙细雨,碰见志兔兔的妈妈,志兔兔妈妈一个手打着伞,一个手提着买的菜,志兔兔妹妹坐在腰凳上身上系着安全带。志兔兔奶奶外婆都不在跟前,志兔兔就是妈妈一手带大的,现在又多了一个妹妹。

接着碰见的就是隔壁的双胞胎,妈妈和保姆一个人一把伞,一个人带一个小姑娘,在稀疏的雨中慢慢地欣赏雨景。

回来妈妈正在叫庆小兔练习坐,妈妈喊:“你们快一点来看,小九已经能够坐了。”,小九坐在瑜伽垫上,妈妈两个手扶在庆小兔的胳膊下边,外婆说:“你不是说要托着他的身子吗?”,妈妈说:“那是练习爬行,现在是练习坐,练习坐就要把两条腿叉开,用两个手撑着地,就这样撑着小九还能坐一会。”。

妈妈说:“你们看小九在爬。”,我连忙拿着手机来录像。妈妈搂住庆小兔都腹部,让庆小兔两个手两个脚着地,庆小兔竟然两个手有往前爬的动作,妈妈说:“也可以把两个脚也抬起来。”,庆小兔重心不稳一下子趴在瑜伽垫上。妈妈说:“看来就要这样多锻炼一下。”,妈妈再次把庆小兔的腹部抬起来,上了一次当的庆小兔不动了,妈妈放下庆小兔用手托住庆小兔的两个脚,庆小兔一样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

妈妈让庆小兔坐在那里,妈妈说:“手抓住脚,手抓住脚。”,妈妈引导庆小兔用手去抓自己的两个脚。庆小兔重新趴在那里,妈妈在庆小兔前边放着上发条的大公鸡,庆小兔划动两个手试图往前爬。妈妈把大公鸡的发条上足,大公鸡在庆小兔前边吱吱呀呀地走起来,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妈妈连忙把大公鸡拿起来说:“好,我们不玩大公鸡了。”。

妈妈给庆小兔念书,妈妈不停地说:“妈妈,妈妈。”,妈妈在教庆小兔喊妈妈。

庆小兔现在已经能够看很远了,庆小兔可以看到七米以外我脸上的表情。

十一点钟给庆小兔喂米糊,庆小兔还迫不及待地要吃,一勺子多的米糊一会就吃光了。

茜茜传来视频,视频上好像隐隐约约听见茜茜在说妈妈爸爸,也可能是类似的声音,再说早叫晚叫没有必要互相比较,别人是别人,我们只要管好照顾好自己家的孩子就可以了。

十一点四十分庆小兔上床睡觉,十二点二十五分庆小兔醒了。

两点钟我抱着庆小兔出去,虽然雨已经停了,太阳光的影子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小区里一个小朋友也没有,除了几个打扫卫生的奶奶就再也看不到什么活动的身影。

来到大街上,人行道上都被一辆辆汽车所占领,本来不宽的人行道一辆汽车就把道路挡的严严实实,现在是汽车躺在人行道上,人只能走在马路上和行驶的汽车共享马路的便利,人行道上的大理石板承不住汽车的重压,很多都被压的支离破碎。交警每天都在贴条,这些司机还愤愤不平,那么明显的禁止停车的标志牌,这些司机同志却视而不见,每天还是继续把汽车停在我们行人走的道路上。

似乎有一点雨星在飘,于是抱着庆小兔回来,两点半回到家,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睡着了。

三点五十分庆小兔睁开眼睛,庆小兔开始哼哼唧唧,我抱着庆小兔怎么也哄不了。外婆接过庆小兔去问妈妈,妈妈说:“一点多才吃的,现在吃什么吃呀?”,外婆只好抱着庆小兔在客厅里转,庆小兔根本不理睬就是拼命地哭,妈妈呆在房间里听不下去,妈妈出来了,妈妈看着庆小兔说:“那么伤心呀,都哭出眼泪水了。”,庆小兔喝到奶马上就不哭了。

四点半妈妈去接庆兔兔放学,从那天妈妈接庆兔兔放学以后,庆兔兔放学不再要我去接了,因为妈妈去接,庆兔兔可以获得许多意想不到的收益。

四点五十分我带庆小兔出去,小区里已经可以看到小朋友了,都是一些放学和从幼儿园才回来的小朋友。玉兔兔的弟弟已经睡着了,外婆抱着在往回家走,玉兔兔妈妈要去接玉兔兔放学。小广场也有小朋友但是广场大人很少,几乎看不出什么气氛,于是抱着庆小兔来到一期。

一期有一个小小游乐场,既然是游乐场,游乐场不分大小,是花自有蜜蜂来。一个小小的圆形小广场上塞满了大大小小的小朋友,有踢足球的,有骑自行车的,光骑滑板车的就有三个小朋友。庆小兔左顾右盼,只要有小朋友从自己跟前走过,庆小兔就一直看到看不到为止,然后庆小兔再寻找其他小朋友。出来就是看小朋友的,和庆小兔一样大的小朋友可以见面,但是要想看生龙活虎的小朋友还是要看大一点小朋友。难怪小朋友都喜欢和大一点的小朋友在一起,但是大的小朋友又不愿意跟这些小不点在一起,他们觉得和这些弟弟妹妹在一起有一点碍手碍脚的。

五点五十分回来,庆小兔看着大家吃饭,外婆给庆小兔冲了一勺子米糊,开始还好,喂他就吃,姨妈还表扬了庆小兔。吃了一半庆小兔就不吃了,六点钟姨妈抱着庆小兔去小广场玩了。

六点四十分庆小兔睡着回来了,只睡了五分钟庆小兔就醒了,姨妈正准备带庆小兔出去找庆兔兔,还没有下楼庆兔兔回来了,庆兔兔今天去琴行练习架子鼓了。

外婆问:“庆兔兔,你还吃不吃饭?”,妈妈说:“他不吃了,庆兔兔今天在幼儿园吃吐了。”,外婆说:“你怎么了,吃饭还吃吐了。”,妈妈说:“庆兔兔说,老师给他盛饭盛多了。”,庆兔兔说:“妈妈,我要吃土豆。”,妈妈说:“土豆还是可以吃的。”。

姨妈抱着庆小兔去小广场玩去了。

七点钟庆兔兔说:“妈妈我要出去玩。”,妈妈说:“这个星期你就辛苦一下,等你报考了学校你就可以放心的玩了。”,外婆说:“你考一个好学校,以后就可以上好大学,还可以考研究生,考博士。”,妈妈说:“你如果不能考上好学校,妈妈也没有办法。”。

妈妈说:“我们现在开始看图编故事,故事讲完了,再做两道逻辑题。”。

我跳舞从外边回来,外婆抱着庆小兔看电视,外婆剥了一颗荔枝,庆小兔马上伸出手去拿,外婆一下子把荔枝塞进嘴里,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外婆把庆小兔给我,我也哄不了庆小兔。八点钟妈妈说:“喝奶睡觉吧。”。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