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80半夜小九发烧了

2017-07-20 10:19 | 宝宝成长

2180星期六小雨30~21客厅最高温度27PM2.5-85

我们还在睡梦中,听见咚咚咚急促地敲门声,是妈妈要进来找水银温度计,妈妈说:“刚刚给小九量了一下耳温,耳温计显示三十七度七。”,外婆说:“给庆小兔喝一点水。”,妈妈说:“如果温度上到三十八度五就要到医院了,姑妈说,打防疫针发烧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不超过三十八度五就算正常,超过三十八度五就要到医院检查一下。”。

凌晨三点钟,听见庆小兔悲痛欲绝的大哭,我连忙翻身起来,外婆也连忙穿衣服起来。推开门,妈妈说:“刚刚小九又哭了起来,我就拿耳温计给小九量一下,耳温计是三十八度八,我们再用水银温度计测量一下,如果小九的温度真的到了三十八度五,小九就要去医院一趟了。”,给庆小兔测量体温,庆小兔就一个劲地哭,好不容易才让庆小兔停止哭声。

水银温度计显示是三十八度六,庆小兔只好要去医院一趟了。

妈妈说:“小九屙巴巴了,好像小九屙了很多巴巴。”,打开尿不湿,尿不湿的巴巴已经蔓延开来,庆小兔的衣服上也全部是巴巴。

洗好,换好衣服,裹上尿不湿,给庆小兔包上毯子就匆匆忙忙地出门了。刚刚从楼里出来还觉得外边的温度比屋里低一点,现在已经是后半夜,可能是心情焦急的缘故,走了几步没有感到一丝凉意反而觉得热燥起来。细细的月牙本来就没有多少亮度,月亮被满天稀薄的云层遮盖,月亮显得那么羞羞涩涩。路上没有一个人,没有一辆车,没有一个商店开着门,就连那么多药店都关门休息了。到处一片昏暗,马路两旁的路灯早就成为摆设,只有路边的商店露出的一点昏暗的灯光,才知道我们是走在白天繁华的街道上。感觉我们已经走的很快,可是平时不要一会功夫走完的路,现在显得那么漫长,越是想快,看见前边就是医院,就是迟迟不能靠近。

平时我抱着庆小兔跟妈妈出去,妈妈总是斯斯文文晃晃悠悠地落在后边很远的地方,今天妈妈火急火燎地冲到我的前边,尽管我已经走的很快了,妈妈还不时地回头停下来等着我,我抱着庆小兔唯恐给庆小兔带来多余的不快。

医院门诊大厅里空空荡荡,除了一个保安再也看不到一个人,敲了挂号室门窗玻璃才走出一个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收费员。

儿科在大楼的顶层,寂静封闭的电梯空间,孤灯寡影,电梯好像也走的格外的慢。好容易到了楼上,儿科楼层里大门紧闭,拉开大门整个病区昏暗一片就护士站里灯光通明,妈妈递上挂号单,护士递给妈妈一根水银温度计,护士叫醒睡梦中的儿科医生。今天是姨爹陪同来的,这里姨爹可能不是经常来,很多人好像不熟悉。姨妈不一样,她走到哪里,哪里的人都会笑脸相迎,热情地和姨妈打招呼,庆兔兔在这方面也和姨妈一样朋友遍天下。

温度计显示的三十七度六,庆小兔烧已经低了一点,值班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医生,医生问:“孩子是不是咳嗽呀?”,妈妈说:“没有咳嗽。”,医生问:“有没有受凉呀?”,妈妈说:“没有受凉,就是一直在拉稀巴巴,昨天拉了五次。”,我说:“昨天没有屙那么多巴巴,不过今天小家伙早上打了防疫针了。”。医生给庆小兔用听诊器听,庆小兔轻轻地在哭泣。医生把庆小兔接过去,让庆小兔的背靠在自己身上,医生抱起庆小兔来回走了几步说:“他好像肚子不舒服,不过不是很要紧。”。

妈妈说:“还是开一点药吧,我们家里什么药也没有了。”,于是医生坐下来给开了退烧贴,开了一盒美林。

在楼下大厅里拿了药,妈妈就迫不及待地要给庆小兔贴退烧贴,姨爹说:“现在温度成下降趋势,如果以后再高起来再贴吧。”。回来的路上就没有那么紧张了,去了医院,看过医生,就是打了一针强心剂,所有人都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外婆没有睡,外婆还在屋子里转圈,回来我跟外婆说了去医院的经过,外婆说:“昨天那里是屙了五次巴巴,昨天只是屙了两次,前天才是屙了五次。”,妈妈只是想把事情说严重一点,好叫医生重视一点庆小兔的病情,也好让医生多开一点药,家长心情紧张情有可原,但是这是看病,病情一定要实事求是,否则就会给医生造成假象使医生产生错觉,把大病给耽误了或者是小病下药下得太重了。

睡觉前四点钟测量一次体温三十八度二,我抱着庆小兔在客厅里踱步,一直等庆小兔睡了,我才把庆小兔抱给了妈妈。妈妈刚刚把庆小兔抱在手里庆小兔又哭了,我只好又接着抱起庆小兔,一直到庆小兔睡熟了,庆小兔才重新回到妈妈那里。

八点四十五分听到庆小兔的哇哇大哭,妈妈在给庆小兔测量体温,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张大嘴哭,水银温度计三十八度二。外婆用湿毛巾给庆小兔物理降温,庆小兔还是大哭不止,外婆给庆小兔检查身上还有没有凌晨没有擦干净的巴巴,庆小兔一样不愿意,哭声一浪高于一浪,妈妈说:“把他抱到外边试试。”,把庆小兔抱到走廊里,庆小兔马上睁开眼睛,庆小兔停止了哭泣。

外婆换下我回家吃饭,我吃完饭就去接替外婆抱庆小兔。

既然是生病了,病号更需要心情舒畅,我还是抱着庆小兔到外边转一圈。经过一夜的功夫早晨温度明显低了许多,满天的云把天空遮掩得严严实实,太阳的影子一点也看不到。今天没有带手机出去,我也没有走远,发烧的病人需要的是休息,我就是唱歌谱围着小路慢悠悠地转了两圈,庆小兔渐渐地闭上眼睛。准备回来睡觉,在我腾出一个手准备开门的功夫,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庆小兔并没有睁开眼睛。

回来妈妈给庆小兔测量体温,庆小兔的体温还是三十八度二。妈妈和外婆给庆小兔喂药,庆小兔用最响亮的声音进行抗议,我说:“我再抱庆小兔出去转一会。”,妈妈说:“我在家里试一试。”。开始庆小兔还在哭,妈妈一直在唱着儿歌,慢慢地庆小兔的哭声渐渐地小了下来,最后庆小兔的哭声变得悄声无息。

妈妈刚刚把庆小兔放下,庆小兔马上哭声再起,其实庆小兔没有睡,庆小兔只是无力地趴在妈妈的身上,突然失去妈妈身体的支撑,就是让庆小兔感觉就要失去了靠山,庆小兔这时候不哭才怪呢。

我抱着庆小兔第二次出去,出去,庆小兔就是再不舒服,再不高兴,马上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一次我没有再唱歌,就是不停地安慰庆小兔,告诉他我们知道他生病了,知道他现在很不舒服。

庆小兔趴在我的身上,庆小兔的头靠在我的头上,庆小兔的下巴放在我的肩膀上,两个眼睛无神地看在后边。

我们第一次下楼就看见杨小跳,杨小跳只是看了我们一眼,杨小跳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一次下楼又迎面碰见杨小跳,杨小跳跨着大步用力地晃着身体,两个胳膊甩得多高,我看着杨小跳,杨小跳看了我一眼竟然擦肩而过没有喊我一声。

庆小兔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庆小兔的眼睛偶尔闭合一下,这时候的太阳虽然还没有露出脸,可是太阳的影子却隐约可见,在小区马路上走了二十分钟,当回到我们楼下的时候庆小兔的头终于侧躺在我的肩膀上。

八点五十分回来,放在床上庆小兔就没有动过,妈妈说:“刚刚给姑妈打了电话,姑妈说,如果是疫苗引起的发烧,二十四小时就会退烧,如果是感冒发烧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

八点五十五分庆兔兔回来了。

九点二十分姨爹带着庆兔兔去琴行打架子鼓,这是姨爹破天荒第一次带庆兔兔去完成这样的事情。

九点四十分测量体温三十七度七,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马上大哭,重新把庆小兔抱起来,我说:“发烧给庆小兔喂一点温开水。”,喂完水,外婆说:“今天你就抱着他睡觉吧。”,我说:“抱着有一点热,本来发烧就要散热,我的体温会使庆小兔更不容易散热。”。

庆小兔还是哭哭兮兮,外婆抱着庆小兔出去一会,回来庆小兔又开始轻声的哭泣,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今天根本不让把自己放平,庆小兔必须要趴在我的身上,到了十点十分庆小兔才睡着,十点二十分才把庆小兔放在床上。

退烧贴好像设计上还不是非常完善,第一它没有弹性,它无法服帖地敷在额头上,成年人还勉强,庆小兔贴在头上就像一个蝴蝶边,只有一小部分敷在额头上,再一个就是退烧贴没有足够的粘性,不能方便牢固地固定在需要的位子上。退烧贴的厂家应该学习一下创伤贴设计理念,不是要他们去抄袭别人,他们可以在别人的设计思路上改造创新。

妈妈今天有了新的事情,在网上在书上查询疫苗发烧的信息,妈妈还在学习中医按摩退烧的穴位。

十点四十分妈妈给庆小兔喂奶,这时候庆兔兔打架子鼓也回来了。妈妈给庆小兔喂奶,庆小兔只吃了一边的奶,庆小兔抬起头竟然笑了,庆小兔的笑给一家人带来喜悦。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外婆刚刚发出声音,庆小兔的巴巴就屙了出来而且是屙了很多巴巴。巴巴屙了,庆小兔又开始大哭,妈妈说:“是不是还要喝奶呀?”,外婆说:“没有吃饱就要继续吃。”。

这两天庆小兔要睡觉的时候都要以哭开始,而且要哭好几分钟,有时候无缘无故地哭,原来庆小兔我抱着几乎很少哼几声,时过境迁,庆小兔娇气了,可能是身体不舒服引起的。

十一点半庆小兔精神明显好多了,经常可以看到庆小兔的笑脸。

庆兔兔在看《猫鱼》《汪汪队立大功》。

给庆小兔用水银温度计测量体温是三十七度三。

我抱着庆小兔,庆兔兔说:“哥哥喜欢弟弟,弟弟喜欢哥哥”,外婆切了泥瓜过来,庆小兔伏下身子就想去够,怕庆小兔抓着,我把庆小兔往后抱了一下,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我拿了一块瓜放进庆小兔嘴里让他舔,庆小兔马上呱唧呱唧地舔食起来。

可能就五分钟的时间,庆小兔不舔了,马上大哭起来。外婆给端来一点温开水,庆小兔马上伸出两个手抱着碗就往嘴里倒。

外婆告诉庆兔兔看完这一集就要把电视关了,结果庆兔兔又多看了一集,外婆说:“跟你说了,不能看了,你还要不要自己的眼睛了。”,看完这一集庆兔兔把电视关了。

十二点二十分妈妈给庆小兔喂奶,风扇的风吹到庆小兔的身上,妈妈说:“小九还在发烧,不能吹风扇,我们开空调吧。”,客厅的柜式空调打开了。

庆兔兔喊:“外婆。”,外婆问:“庆兔兔,你要干什么呀?”,庆兔兔说:“外婆外公,你们不能把我看电视的事情告诉妈妈。,其实妈妈就坐在庆兔兔和我们中间,妈妈说:“你只要跟妈妈说实话,妈妈是不会说你的。”,外婆说:“你只要跟妈妈说,我以后看电视不会看那么长时间了。”。十二点四十分用水银温度计测量体温是三十七点八,喝完奶的庆小兔也睡觉了。

一点半听见庆小兔大哭,我也不睡了起来问,妈妈说:“我一会喂喂他就好了。”,我继续睡觉。两点钟听见庆小兔又在哭,庆兔兔在喊:“妈妈,弟弟不愿意了,弟弟在哭。”,我出来看,庆兔兔站在庆小兔的小床旁边在哄庆小兔不要哭,看见我过来,庆兔兔说:“妈妈上厕所了,我哄弟弟,弟弟还要哭。”,说着庆兔兔就去看电视了。

庆小兔开始还很好,玩了一会,庆小兔又开始大哭,庆小兔闭着眼睛在哭,哭了有五分钟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睡着了。

突然听见妈妈在说:“水银是剧毒的,你的手上沾了水银没有,你的鞋上是不是踩在水银上了。”,我出来看,才知道外婆把一个摔坏的水银温度计里的水银掉在地板上了。妈妈喋喋不休,外婆莫名其妙,水银有毒人所共知,但是又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外婆文化程度低,特别对科技知识了解甚少,甚至可以说孤陋寡闻,外婆每天三点一线睡觉买菜做饭洗衣服,知道不知道高科技是没有那么重要。

刚刚外婆去拿温度计,温度计失手掉在地上,外婆把温度计捡起来,把温度计从塑料外套里取出来,外婆发现温度计的水银脑袋没有了。外婆知道水银温度计里面装的是水银,但是外婆并不知道水银对人体的危害,外婆想把水银头倒出来,结果啪地一声水银从塑料管里滚落下地四溅散开,外婆这时候才拿着没有脑袋的温度计说:“温度计怎么掉下地接摔坏了。”。

妈妈是读过很多书的知识分子,水银有毒就寄存在自己的脑海里,妈妈不断地说着水银的危害,外婆只能说:“这个我又不知道。”。

水银是常温下惟一呈液态的金属,含有它的用品一旦被打碎,水银一旦裸露在空气里,如果温度也稍微高一点就会很快蒸发。妈妈越说越玄乎,外婆越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妈妈连忙在网上查询怎样处理善后,妈妈立即通知我抱着庆小兔,带着庆兔兔去姨妈家。家里门窗大开,关闭空调,打开所有的风扇排气扇,脚上套上鞋套,手上戴上一次性手套,嘴上捂上口罩。外婆打了鸡蛋清,然后妈妈和外婆蹲在屋里的地板上就像大海捞针一样,拿着棉签蘸取鸡蛋清去粘地板上的水银颗粒,水银早就四分五裂变成了无数满天的星辰,没有办法再小再细的颗粒。

其实温度计里的水银数量极少,可能还没有一克重,水银又是极其容易挥发的重金属,你只要保持屋里的通风透气,如果还不放心就带着孩子在外边暂时躲避一下应该没有什么事的。

来到姨妈家,庆兔兔上楼喂鸡,庆兔兔往鸡的食盆里加入谷粒,几只鸡马上就开始啄食谷粒,就连树上的小鸟也没有放过这个觅食的绝佳机会。庆兔兔用手指着上边的一只鸡说:“这只鸡吃饭是这样吃的。”,说着庆兔兔学着这只鸡啄食的模样学了一遍。

庆小兔第一次来姨妈家,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看着鸡笼里的鸡,一直到庆兔兔开始拍球,庆小兔眼睛还舍不得离开鸡的旁边。

庆兔兔用不同的拍球方式拍球,拍球猛地突然转身,拍着球躲人,拍着球跑步,两个手一起拍,两个手轮流拍,庆兔兔问:“外公,你会不会这样拍?”,我说:“外公不会拍。”,庆兔兔说:“外公为什么不会这样拍呀?”,我说:“外公只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拍。”。

庆小兔也是第一次看见哥哥在姨妈家拍球,庆小兔目不转睛地看着庆兔兔在拍球。

庆小兔突然哭了起来,庆兔兔说:“怎么那么臭呀,是不是弟弟屙巴巴了?”,我把庆小兔的尿不湿打开,庆小兔的尿不湿上已经糊满了巴巴,庆小兔的屁股上背上都糊上了巴巴。庆兔兔马上到卫生间给我去撕卫生纸,卫生纸一片又一片,一会一堆卫生纸都染成黄色。

庆兔兔在看电视,庆小兔要洗一下屁股,妈妈外婆说弄完了就来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我说:“庆兔兔,你自己一个人看电视,我先带小九回洗一下屁股。”。

家里终于大功告成,马上给庆小兔洗屁股换衣服,庆小兔由于大哭过了,楼上又相对比楼下热很多,庆小兔的衣服已经被汗浸透了。

庆兔兔回来了,庆兔兔把带去的尿不湿,庆小兔的衣服,还有我脱在姨妈家的衣服全部拿了回来。庆兔兔看上去有一点不高兴,庆兔兔说:“为什么外公小九走了。”,我说:“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一会还要过去吗。”,庆兔兔眼睛里翻滚着泪花,外婆说:“没事了,你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妈妈问:“姨妈家的门你关好了没有?”,庆兔兔说:“关好了。”,妈妈问:“反锁了没有?”,外婆说:“他又没有带钥匙怎么锁呀。”,于是我又返回去把门反锁了起来。

回来庆小兔哭了一小会就睡着了,放在床上也没有多长时间庆小兔就哭了,抱起来继续睡,放下来接着哭,只好抱着不放下来。

庆小兔一直睡到五点半大哭起来,测量温度已经三十六度七,妈妈给庆小兔喂奶。

楼下杨小跳在喊,庆兔兔马上就下楼,妈妈说:“你不要走远了。”,庆兔兔说:“我知道。”,妈妈说:“你一定要在妈妈能够看见的地方玩。”,一会功夫庆兔兔就去了杨小跳家。

六点钟妈妈去叫庆兔兔,按响门铃,庆兔兔没有下来。六点十五分庆兔兔喊:“妈妈。”,妈妈来到窗户跟前,发现庆兔兔并不在楼下而是在杨小跳家的飘窗上喊,妈妈站在那里看了一眼没有理睬庆兔兔。

姨妈抱着小九下楼,六点五十分姨妈把庆兔兔叫回来,

庆兔兔回来喊:“妈妈。”,庆兔兔喊了无数声,妈妈没有理睬庆兔兔,庆兔兔说:“我是在找鞋子。”,妈妈还是不理睬庆兔兔,姨妈说:“你是怎么对待别人的,别人也会怎样对待你。”。

姨妈说:“庆兔兔一只鞋没有找到。”,外婆问:“难道你就穿着一只鞋回来的。”,姨妈说:“还不是,庆兔兔到处找鞋,杨小跳爸爸也没有帮忙找,我又不能进去找鞋。”,外婆说:“屋里就这么大,一只鞋怎么找不到呀?”,姨妈说:“最后庆兔兔光着一只脚回来,杨小跳爸爸也没有说一声,回来我再帮你找一找,找到就个你们送过来。”,外婆说:“杨小跳的玩具,哪怕是杨小跳送给庆兔兔的玩具,最后我们都叫杨小跳拿了回去。庆兔兔那么多玩具带到杨小跳家,找不到就找不到了,不是自己家的玩具肯定就是庆兔兔的玩具,不是庆兔兔的玩具,我们也不会要。”,姨妈说:“前天去江边玩水枪,水枪没有水了,乖乖兔爸爸帮着乖乖兔圆圆到江里去灌水。杨小跳的枪杨小跳爸爸灌,庆兔兔也说,杨小跳爸爸帮我灌一点水吧,杨小跳爸爸说,庆兔兔就不要玩了,以后再来玩吧,我抱着庆小兔又没有办法去帮着庆兔兔灌水,后来还是乖乖兔爸爸看见庆兔兔水枪没有水了,又帮着庆兔兔灌的水。”。

庆兔兔一直跟着妈妈后边喊妈妈,妈妈说:“你过来给我站好,妈妈最讨厌那种喊半天没有答应的人。”,庆兔兔就一个劲地喊妈妈,妈妈说:“我就要让你感受一下,你叫别人,别人不理你的滋味。”,庆兔兔说:“妈妈,不要。”,妈妈说:“你给我站好,你站在这里给我好好的想想。”。外婆说:“你还吃不吃饭呢?”,妈妈说:“吃什么饭呀,连自己家都不要的人还吃什么饭呀?”

妈妈说:“你觉得有没有妈妈都无所谓,你还要我这个妈妈干什么?”,庆兔兔就是一声一声的喊妈妈,妈妈说:“反正你不听妈妈的,既然妈妈叫你,你不回来,你就不要回来了。”“妈妈说的话你就跟没有听见一样,你现在很生气,妈妈还不是很生气。”,妈妈说:“妈妈叫你,你为什么不答应,你叫妈妈,妈妈为什么要答应你呢?”。

庆小兔把姨妈的衣服上糊上巴巴了,姨妈说:“小九,你屙巴巴也不给姨妈报一个警。”,给庆小兔洗屁股,庆小兔就一个劲地哭,姨妈说:“小九可能要睡了。”。

穿衣服庆小兔也一直在哭,一直到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才不哭,我知道庆小兔可能已经不发烧了。给庆小兔测量体温,这时候庆小兔的体温是三十六度八。

庆小兔被放到大床上,妈妈看了温度计,妈妈拿着温度计让庆兔兔看,妈妈说:“你看这个就叫水银温度计,这个是里面银白色的东西就叫水银,水银是剧毒的,人接触到就会中毒的。”,我在屋里在招呼庆小兔睡觉,听见妈妈给庆兔兔讲温度计讲水银我心里就十分焦急,妈妈接着说:“今天我们就把一个水银温度计摔坏一个,以后你如果发现水银温度计摔坏了,水银滚落到地下,你是不能用手去弄,你要用鸡蛋清棉签”,我不能让妈妈继续说下去,我马上从屋里出来大声地说:“这种温度计小朋友是坚决不能玩的。”,庆兔兔说:“我知道不能玩。”,我说:“水银温度计不仅不能玩,就是撒在地上你也不能去弄,你要去找大人去,告诉大人在什么地方有温度计坏了。”,我跟妈妈说:“你怎么能够告诉小孩子去用鸡蛋去清理水银呢,弄不好他们会故意把温度计弄坏去用鸡蛋去试一下。”。

我的大声将庆小兔惊醒,庆小兔不再睡觉,妈妈给庆小兔喂奶,妈妈给庆兔兔念《神奇的校车》。《神奇的校车》写作手法独特,能够用科幻的方法描写科学道理。

一个小小的水银温度计弄得我们如临大敌,房间里到处到处可以听到嗡嗡嗡的风扇声音,晚上庆小兔和妈妈改住在我们的小房间里,我和外婆就住进更小的庆兔兔房间。

九点二十分,庆小兔跟着妈妈进屋睡觉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