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79小九打了两针疫苗

2017-07-19 07:39 | 宝宝成长

2179星期多云32~21客厅最高温度27PM2.5-85

满天的白云一夜的功夫被清扫的干干净净,蓝天上就留下一层几乎看不清楚,没有扫进簸箕里的云彩残渣,太阳公公可能还没有完全睡醒,有气无力的光芒似有似无照在大树上屋顶上。

六点四十五分妈妈说:“小九醒了。”,外婆进屋抱出庆小兔,尿不湿里只有尿没有巴巴。端巴巴庆小兔不是很情愿,外婆一边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就哼哼唧唧地犟着身体,犟归犟,巴巴还是要屙的,接着就是妈妈起来和外婆一起给庆小兔洗澡。

妈妈铺了瑜伽垫,让庆小兔躺在上边做早操,然后妈妈让庆小兔趴在垫子上,妈妈把庆小兔的两个小腿弯曲,妈妈用手托着庆小兔的两个脚,妈妈说:“小九,蹬呀。”,庆小兔仰着头看着对面的外婆,妈妈说:“你平时那么喜欢蹬腿,现在怎么一下也不动了。”,庆小兔还是没有动,庆小兔回过头望着妈妈,庆小兔不知道妈妈要他干什么。

按响姨妈楼下的门铃庆兔兔还在穿衣服,下楼庆兔兔说:“外公,今天要妈妈来接我。”,我问:“你怎么突然要妈妈接你了,今天你又没有架子鼓课。”,庆兔兔说:“我要妈妈接嘛。”,我问:“你是不是想要妈妈买东西呀?”,庆兔兔说:“我不要妈妈买东西,妈妈还要给弟弟喂奶呢。”,我把手机递给庆兔兔说:“那你就自己跟妈妈说去。”,庆兔兔说:“妈妈的手机呢。”,我说:“电话已经拨过了。”。电话接通了,庆兔兔说:“妈妈,你放学要来接我。”,妈妈说:“今天为什么要妈妈来接你呢?”,庆兔兔说:“我要妈妈接嘛。”,妈妈说:“你要妈妈接是可以的,但是妈妈接你是不能在外边玩很长时间的。”,庆兔兔:“好的。”。

公交站上人不是很多,一辆K2公交车刚刚进站,我们还离公交站二十几米,我们就没有必要慌慌忙忙了。车走了,公交站人走楼空,我们来到公交站等待下一辆公交车的到来。不幸的很,后边的公交车遥遥无期,不断地有车过来,却不见一辆公交车的到来,在遥远的马路尽头也看不见一辆公交车。而公交站上的人却有增无减,来的都是清一色的小朋友,个个翘首以盼希望出现奇迹。

足足等了十五分钟,终于来了一辆106,庆兔兔虽然站在最前边,上车庆兔兔还是绅士风度让小姑娘先上,我说:“你已经站在车门跟前,你就赶紧上车,你会挡住后边的人上车的。”。106在这一站又下了许多人,尽管车上人还是很多,车上人并没有铁板一块还是有缝可钻,看见庆兔兔往前边钻,我顺着人流慢慢地往后移动,我突然发现中间门口没有看见庆兔兔,我在汽车上寻找庆兔兔,发现庆兔兔还在汽车前边位子上张望着。

原来是安兔兔喊了庆兔兔,安兔兔在门口的位子占有一席之地,安兔兔移动身体让庆兔兔坐在自己的旁边,好在两个人都不是体态丰盈的那一种,两个人坐在一起相得益彰。两个人说说笑笑谈笑风生。安兔兔外婆高高的站在他们前边的台阶上,站在台阶上人是感到不是很舒服,但是他的唯一好处是不影响后边上车的人走动,这也彰显一个人的道德风范。

看见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安兔兔的外婆也会意地微笑着看着两个人。快到站了,我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庆兔兔闭着眼睛把头枕在安兔兔的腿上假装睡觉,安兔兔两个手在庆兔兔头上抚摸着。

公路上拥挤不堪,汽车走几步就要停下歇息一会,公交车刚刚起步,前边红绿灯就变成了红灯,车上上幼儿园的家长焦急万分要司机开门,嘈杂的声音让司机失去了耐心,尽管离公交站很远,车门还是提前打开了。安兔兔牵着庆兔兔的手就往前边走。安兔兔外婆拉了一下安兔兔的手说:“我们从那边走。”。因为提前下车,公交车停下来的地方离身后的斑马线很近,安兔兔甩开外婆的手拉着庆兔兔往红绿灯的方向走。这是习惯思维,这就是一根筋,我昨天从前边过马路,今天照样还要在前边过马路,也可能小伙伴在一起就没有再多想了,只要两个人高高兴兴快快乐乐就好。

十字路口汽车挤成一坨,也不知道在十字路口会停着那么多车,南来北往的车乱作一团。这时候红绿灯显示是红灯,这就意味着行人可以过斑马线了,在红绿灯跟前一个警察嘴里吹着哨子,一个劲地摆手让汽车继续前进。这么一来过马路的行人蒙了,明明这时候是我们行人过马路怎么警察在让汽车通过。人们站在马路边犹犹豫豫,过还是不过,过就要从汽车的夹缝里穿行,不过,就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这时候的十字路口并不是非常通畅,汽车就好像是一个龟兔赛跑的乌龟在马路上爬行,而且这些巨大的钢铁怪兽几乎是趴在十字路口。有人启动了,马上人们就像洪流一样涌了过去,只要有一点空隙就会有人流过,警察招手让汽车继续前进,汽车看着人流只能止步不前。当红绿灯变成绿灯的时候,人们也越过无数的钢铁怪兽冲过了三八线,警察的哨声也跟着绿灯显现消失了。

八点半我到家,庆小兔已经在睡觉,庆小兔睡在客厅的小床上。外婆问:“怎么今天庆兔兔想起来要妈妈接了。”,我说:“还不是为了买东西,我带庆兔兔,我不会给庆兔兔买东西的,有妈妈跟着和大多数家长一样,庆兔兔只要跟妈妈提出要求十有八九都能满足,妈妈还会跟庆兔兔介绍什么东西好吃,现在庆兔兔每次跟着妈妈回来手里从来不空着,现在棒棒糖妈妈也是成包的买回来。”,我有意对着妈妈的房间说:“你看庆兔兔现在放学回来,还有休息在家经常是以蛋糕面包代替吃饭,大家心里都知道这些是垃圾食品,现在却成了庆兔兔的主食。”。我说是说了,但是庆兔兔小时候不吃零食不吃糖已经根深蒂固,糖庆兔兔吃,庆兔兔不是天天吃,庆兔兔只是尝一个新鲜。零食庆兔兔现在也是天天买,成堆的零食放到最后都变成我和外婆的盘中餐。

九点钟庆小兔醒了,妈妈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很乖,自觉自愿地主动梗巴巴,庆小兔的巴巴屙了很多。

妈妈说:“今天要去二姑妈那里去打防疫针。”,九点半带庆小兔从家里出发。刚刚把庆小兔抱进出租车,庆小兔的脸马上就变了色,当我把车门带上的时候庆小兔哇地一声哭了。出租车的空间太小,出租车里面比太阳底下暗了许多,我说:“小九,我们这是坐车,不要害怕,一会适应一下就好了。”。

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也没有笑,可能庆小兔眼睛已经适应出租车里面的环境。

妈妈的电话响了,是泽小虎妈妈的电话,是说起产后检查身体的事情,泽小虎妈妈可能认为无所谓,妈妈说:“头胎如果不检查也就算了但是二胎必须要检查,你又不是顺产是剖腹产,子宫不检查一下,万一以后有了什么事后悔也就来不及了。”。泽小虎妈妈问“你们现在在哪里呀?”,妈妈说:“我们正在去市里的路上,小九要打防疫针。”。接着就是谈关于打防疫针的事情,妈妈说:“免费的疫苗是国家为普通百姓的福利,国家规定强制免疫的疫苗是必须打的,强制免疫的也是免费的,小孩日后入托、入学甚至出国都要凭打过的接种证办理的。这是一类疫苗必须要打的。”。泽小虎妈妈问:“你们自费的疫苗打了没有?”,妈妈说:“这个国家不强行规定,计划外疫苗,也叫二类疫苗是自费疫苗。可以根据自家宝宝自身状况、这个和各地区情况也不尽相同,各个家长还要根据自己的家庭经济状况而定。我们给小九打的是四联针,五联针就是有一点贵我还有一点舍不得。我给小九打的白百破加脊灰,用一般的疫苗要打十几针,进口的只要打四针。”,泽小虎妈妈问:“它们的免疫效果是不是好一点。”,妈妈说:“死疫苗失去繁殖能力但是保留了它们免疫原性,死疫苗进入人体后不能生长繁殖,我觉得相对安全一些。但是死疫苗对机体刺激时间短,要获得持久免疫力需多次重复接种。比如甲肝灭活疫苗,就是死疫苗。用人工定向变异方法或从自然界筛选出毒力减弱或基本无毒的活微生物制成活疫苗或减毒活疫苗。”。

泽小虎妈妈问:“你觉得这样打就好一点吗?”,妈妈说:“我也是一知半解,小九的姑妈就是做这项工作的,她说哪个好,我就打那样的。”。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年轻的女司机,都是孩子的妈妈自然就有共同的语言,也可以说上惺惺相惜了。妈妈刚刚结束电话,司机就和妈妈聊起孩子们打针学习的事情来。

两个人的对话很多,确实也是和孩子戚戚相关的事情,我还录了六分钟的对话,当然这个不是十分合适,因为录音没有经过司机的同意,所以我这段录音只能作为以后写其他东西作为参考材料,我也没有把他们的对话写进日记里。

二姑妈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看见庆小兔了,猛地见面十分兴奋,姑妈连忙来到庆小兔的跟前,姑妈拍着手说:“小九,姑妈很长时间没有看见你了。”,庆小兔就好像面前就是真空,庆小兔把对着姑妈的脸扭到一边,二姑妈转到庆小兔的对面说:“我是你姑妈呀?”,庆小兔没有任何表情迅速把脸转到另一边,二姑妈说:“小九,你怎么不愿意见姑妈呀?”。

姑妈把庆小兔接过去,庆小兔没有一点兴奋,但是庆小兔也没有哭,姑妈说:“还好,小九还不认生。”,妈妈说:“小九根本就不认生,不管谁抱他都要,看见谁他都笑。”,二姑妈说:“今天我们小九怎么了,看见姑妈不笑了。”,旁边的医生说:“这次他是不笑,下次再来看见你弄不好就要哭了。”。姑妈说:“小九呀,端午节你没有回当阳,爷爷奶奶好想你们哟。”,庆小兔的眼睛没有转向姑妈的脸上,庆小兔却看着旁边的小朋友。

今天是注射脊髓灰质炎疫苗(第三次)、百白破四联疫苗,准备打针的阿姨说:“小九呀,你现在还小,不知道是到姑妈这里来打针,等你懂事了,你就不会来了。”。庆小兔也不知道这个阿姨在说什么,阿姨拿着棉签给自己胳膊消毒,庆小兔还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想用手挡住庆小兔的目光,庆小兔马上低下头去看。针尖刺破皮肤的一瞬间,哭声马上就在注射室里轰响起来。针拔了出来,庆小兔又哭了两声就不哭了。当阿姨在庆小兔另外一个胳膊用棉签消毒的时候,庆小兔的哭声再起,妈妈使劲的抱紧庆小兔,我也帮着让庆小兔不能动弹,这次的一针拔出来,也没有能够安抚庆小兔受伤的心。庆小兔哭声惊天动地,姑妈连忙抱起庆小兔说:“我们不打了,我们上楼去转一圈。”,从注射室里出来庆小兔就不哭了。

姑妈抱着庆小兔到楼上检查室去称体重,下来妈妈说:“小九已经十五点四斤了,小九又长了几两。”。庆小兔可能不喜欢这里了,在这里庆小兔没有感到高兴而是不愉快。天已经有一点热了,打完针就没有在外边停留,回家改坐K2公交车回家。

公交车庆小兔一点不反感,庆小兔对车外的风景也没有什么兴趣,庆小兔对上上下下的乘客格外留意,只要车厢里有人站起来,有人在车厢里移动就是庆小兔的观察目标,就是人已经下车,庆小兔还要目送下车的人到看不见为止。

十点半庆小兔回到家,还没有来到房子跟前庆小兔就睡着了。

十一点二十分庆小兔睁开眼睛,我说:“庆小兔,我们屙巴巴吧。”,到了卫生间很快巴巴如约而至。十一点半妈妈回来了,看见妈妈回来庆小兔哭了起来,我怎么哄也不行,我问:“是不是庆小兔饿了。”,接着妈妈给庆小兔喂奶。

中午全家人开始吃饭,妈妈抱着庆小兔在旁边看着大家吃饭。

十二点钟妈妈说:“我的衣服被尿湿了。”,姨妈对庆小兔说:“妈妈,今天太热了,我给妈妈洒一点水凉快一点。”。

一点二十分我午睡起来,庆小兔躺在小床上,妈妈拿着气球在庆小兔面前晃动。我抱起庆小兔,妈妈去吃香瓜。庆小兔看见妈妈在吃东西,手舞足蹈身子拼命地往前冲,妈妈说:“小九,你是不是要唆香瓜呀,妈妈把香瓜子给你弄干净。”,一块没有香瓜子的香瓜拿来了,庆小兔全身运动,庆小兔恨不得马上扑到香瓜上。香瓜含在嘴里,庆小兔马上发出呱唧呱唧的响声,口水就像一条亮晶晶的丝线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一点四十分庆小兔睡着了,两点钟醒了一次,我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没有尿也没有哭,很快庆小兔又睡着了,庆小兔被放到大床上。

三点钟庆小兔在动,庆小兔抱着毛巾在啃,因为没有兜尿不湿我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尿尿,怎么嘘庆小兔也不尿尿,庆小兔闭着眼睛很享受地在睡觉。给庆小兔临时垫了一块尿不湿,放在床上只五分钟庆小兔又抱着毛巾啃起来并且开始哭起来,妈妈听见问:“是不是要喝奶了?”,外婆说:“我们也不知道?”,妈妈说:“把小九抱进来吧。”。

三点半庆小兔在卫生间尿尿。

四点半妈妈去接庆兔兔,庆小兔闭着眼睛开始吵觉,我第一次哄不住庆小兔,最后没有办法哄了,外婆接过去,没有想到这次外婆到把庆小兔哄不哭了。

五点半庆小兔醒了,六点钟庆兔兔回来了,回来庆兔兔就发现妈妈给自己买的塑料拼装地板,还有一套图书《神奇的校车》。

姨妈下班回来就给庆小兔端一泡尿,姨妈说:“妈妈,我们小九自己屙了一泡尿哟。”,姨妈说:“我们小九到楼下去站站。”,庆兔兔说:“我也要下楼站站。”,庆兔兔拿了跳跳球跟着姨妈一起下楼。

七点钟姨妈姨爹带着庆小兔出去串门,庆兔兔做作业,庆兔兔这是两个星期第一次做作业。

八点半庆小兔回来,庆兔兔跟着姨妈回家了。

我拿着庆兔兔买的新书让庆小兔看,庆小兔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书就放进嘴里咬,我说:“这是书哟,这是看的不是吃的。”,我把书拿开庆小兔还不愿意嗷嗷乱叫。九点半庆小兔一点点哼哼唧唧,妈妈说:“喝一点奶睡觉吧。”,喝完奶的庆小兔没有睡觉反而更加精神。

妈妈让庆小兔躺在床上,我过去看,庆小兔对着我笑,我说:“庆小兔,你翻身呀,你爬过来呀?”,庆小兔根本听不懂,庆小兔只是呆呆地看着我,我招手要庆小兔翻身,庆小兔又朝着我笑,我说:“爬呀。”,我做出一个爬的动作,庆小兔还是莫名其妙地看着我。

我回房间继续写日记,听到庆小兔的哭声,是一种带着哭腔的声音,我过去把庆小兔抱出来。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嘴里的声音不再是说话而是略带哭腔的长声。我说:“庆小兔,这两天你睡觉前怎么有一点想哭呀,你要是唱歌说话都可以,就是不能带哭腔,这样大家都不喜欢的,外公首先最不愿意听小九哭。”,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十点十分我把庆小兔放到妈妈的大床上。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