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77外公你做我们的顾客

2017-07-17 07:22 | 宝宝成长

2177星期多云转小雨31~22客厅最高温度27PM2.5-79

七点十五分听到庆小兔在卫生间说话才知道庆小兔已经醒了,庆小兔的说话乍一听好像就是在说话:“屙巴巴。”,“我尿了。”,但是庆小兔连妈妈的妈还不会说,我还是怀疑我听错了确实庆小兔说的太像了,庆小兔的说话不算简单的啊啊啊哦哦哦而是有了一定的语音语调。

一夜庆小兔的尿不湿上就是一点尿,尿不湿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巴巴,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确实也尿了尿屙了巴巴,接着就是洗澡换衣服。

天上还是白乎乎的一片,就像一顶长期没有洗过的蚊帐挂在我们的头顶上,漫无边际的灰白色一直延伸到天的尽头。天好像比昨天的高了一些,太阳却不知道现在躲在何方,就在我低头再抬起头的一刻,太阳竟然奇迹般的出现了。柔弱的太阳发出惨淡的白光,太阳光照在房子上大树上竟然没有留下太阳到来的印迹。昙花一现,太阳公公只是露了一下笑脸马上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姨妈楼下按响门铃,楼上传来一个清脆的男高音在喊:“爷爷。”,我抬头看,在楼上楼梯拐弯栏杆跟前一个男孩在向我招手,太高了,光线又有一点暗看不清是谁,别人尊敬你,我就要以礼待人,我也向楼上挥手说:“你好。”。很快就发现庆兔兔跟在这个男孩后边,男孩每下一层楼就会喊一声爷爷,然后向着楼下挥挥手,接着就是等着我的回音,庆兔兔也就一直跟在小男孩后边。

男孩出来了,男孩手里提着一个纸袋,男孩的奶奶出来了,男孩奶奶手里拿着外国语幼儿园的蘑菇书包。这个奶奶和男孩没有见过可能又是一个租户,听口音像鄂西山区的居民,是在宜昌市做生意闯天下的一族。我问:“你上的是不是中班呀?”,男孩奶奶说:“是中班。”,男孩奶奶问:“你们表演节目的服装是不是也要每天带着呀?”,我说:“演出服是要演出的时候再带的。”,男孩奶奶说:“他每天都这样拿去拿来。”,我突然想起来庆兔兔和男孩不是一个幼儿园,各个幼儿园管理方法不尽相同,就是一个幼儿园的不同的班主任就会有不同的管理方法,我把庆兔兔的书包举起来说:“他们两个不是一个幼儿园的。”。

对于一个表现欲十分强烈或者对老师唯命是从的孩子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对每一个集体活动都会十分关心,唯恐自己失去一次表现的机会。而胆小怕事的孩子是怕老师批评,怕同学笑话自己,偶尔没有听清楚老师的讲话,他们就会以一次次的行动来弥补。

庆兔兔用手使劲地在鼻子跟前煽动,庆兔兔说:“好臭呀。”,这是一种花开的很艳丽但是味道有一点不尽人意的花,我说:“这种花叫臭牡丹。”。男孩的奶奶用极其浓重的家乡口音说着蹩脚的普通话:“这是栀子花,很香的哟,我们山里面就有很多的花,春天到了,到处都是很好看的花,有白色的有红色的还有紫色的。”。其实这时候的小区里的小栀子花已经盛开,一丛丛一片片,雪白的栀子花几乎遮盖了所有的绿叶,栀子花的香气已经弥漫了整个小区。庆兔兔刚刚说的没有错,同样男孩奶奶也没有说错,现在的小区已经能够和大山里比美,虽然没有大山里的雄伟壮观,这是几十年前不敢想象的事情,现在的小区堪比过去的公园。

公交车上还是人很多,但是还可以勉强在里面移动,有人想从前门下车被司机阻止了。庆兔兔上车就到处巡视看看有没有遗漏的椅子,很可惜没有找到一个位子。庆兔兔从安兔兔跟前走过竟然和安兔兔擦肩而过,等庆兔兔回过头才发现安兔兔的存在。安兔兔面向窗外也没有看见庆兔兔上车,庆兔兔马上去找安兔兔说:“安安,我们两个又乘一辆车上学了。”。

下车两个人手牵手,安兔兔今天穿着一身碎花黄底的连衣裙,安兔兔今天竟然没有抱着洋娃娃上学。

我从外边回来抱起庆小兔,到卫生间给庆小兔端尿,没有费多少精力,庆小兔也没有说一句话,一泡尿就喷了出来。

太阳还是时隐时现,太阳的影子还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可是温度的上升却是实实在在的事情。还是看广场大妈们跳舞,庆小兔还是看的聚精会神。

几个奶奶妈妈坐在商店门口的椅子上,她们抱的基本上都是不满一岁的孩子,但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在众多女人的场合下我还是不要去掺和。和她们在一起就是张家长李家短,什么衣服好看哪里的饭馆味道不错,这种家常事和我无缘,我不知道怎么和这些大妈们进行交流。庆小兔需要小朋友但是目前还没有那么迫切,要等到庆小兔有一点意识了,像这样的场合我也不得不加入其中,为的是庆小兔交友而不能为了我的面子。

不是节假日,路边摊的人明显少了一点,上班的上学的已经早早地离开这里去上班去上学了,现在就是一些买菜的带孩子的闲杂人员。庆小兔今天除了以往的路线又增加了到其他小区里参观游览,美中不足是没有看见一个小朋友,我只是让庆小兔站在晃马上体验一下这里的玩具,看看滑滑梯跷跷板。

看着满街都是琳琅满目的的水果蔬菜,使我不由地想起几十年前的事情,我还在孩童时代的郑州,正值三年自然灾害。空旷的玻璃柜台的盘子里放着几个干巴巴的小苹果,那时候买这些东西属于奢侈品,需要付出副食卷才能够买到,没有人过来看苹果,只有我们这样的一群孩子,眼巴巴看着那些不会说话的珍稀品,现在可能这样的苹果从树上摘下来就会埋进泥土里。

三十年前的宜昌蔬菜店同样是一贫如洗,那么多的放置蔬菜的台子格子不是没有菜而是太少了,那时候不是要补充各种各样的营养而是只要吃饭的时候桌子上能够看见绿色就心满意足了。稀稀拉拉的菜堆在一两个格子里,蔬菜色相用现在眼光看那时候的菜只能扔进垃圾箱里。中国改革开放到今天很多人经常挂在嘴上的话就是:“今天不知道买什么菜了。”,菜的品种多了人们反而看花了眼,时令蔬菜不吃了跑到到边远的山村吃起野菜来。

庆小兔的手越来越快了,可以说是手疾眼快,只要他看见的庆小兔马上就会伸出手。小超市门口的货架上插着各种各样的卡通人物的气球,庆小兔走到跟前,庆小兔马上伏下身子伸出手去抓气球。  

已经回到楼下,我说:“我们已经转了一圈了,我们尿一泡尿吧。”,我还没有来得及嘘一下庆小兔的尿已经喷薄而出。九点二十五分回到家外婆接过庆小兔,庆小兔开始哼哼唧唧,妈妈说:“要不要喂一点让他睡觉。”,外婆说:“他又没有要,他只是哼哼想睡觉,不能让他睡觉就要想喝奶。”。庆小兔趴在外婆身上,庆小兔的嘴就一个劲地咕咕唧唧,我把庆小兔从外婆身上接过来,庆小兔马上就不吭气了,我说:“庆小兔,你是不是想唱歌给外婆听呀,我们睡觉就睡觉,不要这样哭兮兮的,要唱歌也可以但是不能带哭腔。”,还不到两分钟庆小兔已经睡着了。

十点一刻庆小兔闭着眼睛哼哼两声,我过去拍庆小兔,庆小兔睁开眼睛看着我,我抱起来庆小兔给他端尿,庆小兔又不尿,妈妈说:“时间到了,可以喝奶了。”。

喝完奶庆小兔继续睡觉,十一点钟庆小兔醒了,我抱着庆小兔到卫生间端尿,庆小兔还是哼了两声,我说:“我们庆小兔要尿尿了,尿尿就尿尿,不要唱歌。”,庆小兔真的没有再哼哼而是改为说话接着尿就涌了出来。妈妈把庆小兔抱过去,妈妈给庆小兔念书,给庆小兔念了好几本书,接着就是把庆小兔放在大黄球上锻炼身体。

十二点半外婆换妈妈吃饭,外婆抱着庆小兔就在跟前的专门放庆小兔尿不湿的垃圾篓端尿,庆小兔很争气一泡尿,一泡很大的尿尿了出来。听到滴滴答答尿拍打篓子的声音,姨妈说:“小九,你怎么在屋里拉尿了,我们就好像在厕所里吃饭一样。”,妈妈说:“没有那么夸张吧?”,姨妈说:“一天到晚就是庆小兔的尿骚味。”,我说:“这是小九的童子尿。”,妈妈说:“童子尿还不是臭呀?”,外婆说:“马上把篓子里的尿倒了再用水冲一下。”,姨妈说:“为什么不叫小九到卫生间尿尿,要让他从小养成上厕所的习惯。”,我说:“你还怕小九长大了不在厕所尿尿吗,小九现在是要他养成端尿的习惯,所以只要想起来就要给庆小兔端尿,卫生间太狭窄还要搬椅子,以后我们就用塑料盆,尿完了就用水洗一下。”。

两点钟喝完奶妈妈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巴巴屙了,尿却没有一滴,我抱着庆小兔,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这个星期庆小兔的睡眠明显好了许多,庆小兔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大床睡觉的。

四点二十五分庆小兔在翻身,我抱着庆小兔到卫生间尿尿,很快庆小兔就尿了,庆小兔还没有全醒了,庆小兔的眼睛想睁开又有一点抬不起来。

今天是星期三我以为今天乖乖兔会邀请庆兔兔去她家,乖乖兔第一个从教室里出来,乖乖兔没有等庆兔兔,乖乖兔和我挥挥手说:“爷爷再见。”。宋跳兔出来了,宋跳兔没有到妈妈跟前而是来到我的跟前说:“外公,今天庆兔兔能不能去我家。”,我说:“可以呀。”,庆兔兔看见我在和宋跳兔说话,没有等徐老师喊,就不喊自请给几个老师鞠躬出来了,宋跳兔说:“庆兔兔,你外公同意你去我家了。”。

明天是六一儿童节宋跳兔在幼儿园统一买的白色网球鞋大了,宋跳兔还要去买一双合脚的鞋,所以两个人就没有在幼儿园停留。白色网球鞋摊子上到处都是,宋跳兔妈妈和大部分妈妈一样,只问有没有白色网球鞋,没有事先打听价钱,宋跳兔妈妈拿了鞋就给宋跳兔试鞋,宋跳兔鞋穿在脚上然后问:“老板,这双鞋多少钱一双?”,老板说:“三十块钱。”,讨价还价是家庭主妇比如功课,当然也要问一声:“老板,能不能便宜一点。”,摊位老板一个个心知肚明。你没有问价钱,说明你很着急,你是必买无疑,还价就是一个走过场,老板说:“这已经很便宜了。”,于是付钱拿鞋你好我好大家好。这双鞋要是庆兔兔外婆来买鞋,不让老板饶头才怪呢,还了价还要把鞋里里外外检查一个底朝天。

买了鞋,完成一桩心事,母子两个人高高兴兴急急匆匆地回家了。进屋宋跳兔拿出一个纸盒子来,宋跳兔说:“庆兔兔,你看我的蚕子。”,一张白纸上铺满了蚕卵。庆兔兔问:“外公,这个蚕卵怎么是黄色的呀?”,白纸上大部分是灰黑色的蚕卵,我说:“黄色的就是蛾子刚刚产的卵,过几天它们也会变成黑色的。”。

宋跳兔妈妈拿出来枇杷,两个人好像不是十分喜欢这种枇杷,一个人吃了一个就不吃了,看着庆兔兔跟着宋跳兔走进里屋,接着就是一个人一盒酸奶喝着出来了。

大门外边一堆小姑娘办家家的用具散落一地,房门右侧地上铺满了河沙,一个很大的塑料桶里也装着河沙。这是一套用具齐全功能完善的厨房用具,一个放在台子上的两眼煤气灶,有一个深锅、一个平锅、一个水壶、还有刀子铲子勺子打蛋器甚至还有一瓶番茄酱。庆兔兔拿起深锅说:“宋跳兔,我们做饭吧。”,宋跳兔说:“外公,你做我们的顾客吧?”,我说:“好呀,你们饭店都卖什么菜呀?”,宋跳兔说:“我们什么菜都会做的,外公,你点菜吧。”,宋跳兔顺手在地上捡起一张广告纸说:“外公,这是菜谱,你看看你要吃什么菜。”。

我说:“老板,我要一个回锅肉。”,宋跳兔说:“回锅肉我来做。”,庆兔兔问:“外公,你还要一个什么菜?”,我说:“我要一个宫保鸡丁。”,庆兔兔说:“好,我做宫保鸡丁。”,宋跳兔马上说:“宫保鸡丁我来做。”,庆兔兔说:“是外公要我做的。”,宋跳兔说:“你不让我做,我就不跟你玩了,庆兔兔,你做回锅肉吧。”,在宋跳兔的强词夺理下庆兔兔只好退让一步,人家宋跳兔才是老板呢,我只是一个打工仔。

宋跳兔往深锅里一点点地加入沙子,宋跳兔问:“外公,宫保鸡丁是什么做的呀?”,我说:“宫保鸡丁是用鸡脯肉做的,首先要把鸡脯肉切成丁,也就是很小的块块。”,宋跳兔马上在花盆树上摘了几片树叶,宋跳兔用塑料刀在切树叶,宋跳兔说:“我把鸡脯肉切小。”,宋跳兔把碎树叶撒进锅里说:“鸡脯肉下锅了。”。庆兔兔正在一心一意用平锅烧回锅肉,宋跳兔伸出手说:“这个平锅我要用。”,庆兔兔说:“我的回锅肉还没有烧好。”,宋跳兔把自己的深锅递给庆兔兔说:“那你用这个来烧宫保鸡丁吧。”。

平锅里一层河沙一层树叶,宋跳兔装模作样地摆动着平锅,宋跳兔一会把平锅递给我说:“外公,这是我做的披萨。”,我说:“我要的是回锅肉呀?”,宋跳兔说:“我做的披萨很好吃的哟。”,我马上端起平锅吃起披萨,我装着很享受的样子说:“你做的披萨很好吃哟。”,宋跳兔突然伸出手拿起平锅说:“外公,你的披萨还没有还没有抹番茄酱呢。”,一瓶番茄酱倒过来在披萨上转了几圈。

我一个个点菜,两个厨师在精心制作,一会是庆兔兔的宫保鸡丁,一会是宋跳兔的油焖大虾,很快庆兔兔的清汤鹅也端了上来。

宋跳兔说:“庆兔兔,我们去锦绣江山里面玩吧?”,只要是玩庆兔兔到哪里也没有意见。一个比他们小一岁的男孩一个人在玩,男孩拿着一把手枪,还拿着两个塑料竹蜻蜓。男孩一边开着枪一边把竹蜻蜓往天上扔,庆兔兔说:“弟弟,这个不是这样玩的。”,庆兔兔捡起一根竹蜻蜓两个手拿着竹蜻蜓,两个手掌轻轻地一搓,竹蜻蜓腾空而起,庆兔兔说:“弟弟,这个应该这样玩的。”。

小男孩对着庆兔兔开枪,庆兔兔说:“我好想玩这个枪呀?”,小男孩毫不犹豫地把枪递给庆兔兔,男孩跟妈妈说:“妈妈,我把枪给那个哥哥玩了。”,妈妈坐在台阶上低着头看手机,妈妈说:“可以,这样枪不要弄丢了就可以。”。

宋跳兔把鞋脱了爬上滑滑梯,庆兔兔马上也把鞋脱了,庆兔兔没有穿袜子,庆兔兔脚踩着滑滑梯上说:“宋跳兔,我的脚是涩的,我在滑滑梯上就不会打滑。”,宋跳兔脚上有袜子,宋跳兔故意装作打滑的样子两个脚快速地跑着始终没有爬上一步。

小男孩也把鞋脱了,小男孩妈妈看见了说:“你赶快把鞋穿上。”,男孩不仅没有把鞋穿上反而把袜子也脱了。宋跳兔下来把鞋子扔向庆兔兔,庆兔兔以牙还牙,把鞋又照样奉还,小男孩马上加入庆兔兔的队伍。一场鞋子大战开始了,鞋被宋跳兔一个个扔到滑滑梯上,庆兔兔小男孩也瞄准目标一只只鞋砸了下来。

滑滑梯上边就是一个战壕,也可以说是一个堡垒,宋跳兔没有办法打到上边的敌人,而上边的庆兔兔居高临下一目了然。宋跳兔顺着梯子往上爬,庆兔兔说:“你不能上来,你犯规。”,就在庆兔兔说话的当头,宋跳兔手起刀落一只鞋砸在庆兔兔的头上,宋跳兔也没有想到会扔那么准,宋跳兔一下子愣住了,庆兔兔跑过来就想踢宋跳兔,宋跳兔从滑滑梯上跳下来扭头就跑。

突然发现激烈的战斗停止了,看见宋跳兔在对面的树丛里找东西,我知道肯定是鞋扔到那里了,一问果然如此庆兔兔的一只鞋失踪了,小男孩的妈妈也过来问自己的儿子:“是不是你把鞋扔到这里了?”,男孩用手指着宋跳兔说:“是这个哥哥把鞋扔进去的。”。几个人地毯式寻找也没有看见鞋的踪迹,一直到我走到花坛对面才发现其实鞋就在他们的跟前,鞋靠在花坛台阶的侧门墙上,由于树丛的遮挡光线比较暗,他跟前的台阶有一点宽,他们虽然探着脑袋也不可能看到台阶后边的那一片地方。

来了一个和小男孩一样大的男孩,男孩手里提着一塑料袋积木,有足球那么大一坨,好像是木质积木,因为甩动的时候可以听见哗啦啦地响。拿着枪的男孩对后来的男孩开枪,拿积木的男孩甩起积木就砸向打枪的男孩的头上,我喊:“不能拿东西砸人。”,拿枪男孩的妈妈继续在看手机,跟着过来的拿积木男孩的爸爸喊道:“不能打人。”,拿积木的男孩第一下没有打中拿枪的男孩,抡起积木又砸了下来,我马上站了起来喊:“你这个孩子怎么怎么暴力呢?”,这时候拿枪的男孩妈妈才抬起头,积木从拿枪男孩的肩膀上砸了下去,男孩没有哭,后边男孩的爸爸跑过来把自己的儿子抱走了。

等庆兔兔来到小区门口已经七点钟,庆兔兔说:“外公,我还要在小广场玩一会。”,我说:“平时放学你六点钟就到家了,今天已经玩到七点钟了,你再玩要玩到几点呀?”。

晚上跳舞八点半我回到家,庆小兔已经被放在床上,听见庆小兔啃啃啃的声音,我问:“庆小兔怎么了?”,妈妈说:“小九就要睡了。”,我进屋看庆小兔睁着两个眼睛看着我,我说:“庆小兔哪里睡了。”,我伸手把庆小兔抱起来,妈妈没有过来阻拦。

庆小兔在我身上一直到了九点半才慢慢地安静下来,庆小兔低着头眼睛勉强看着前方,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的眼皮沉重地关上了窗户。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