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64庆兔兔我爱你

2017-07-04 08:55 | 宝宝成长

2164星期转阴天30~18客厅最高温度25PM2.5-69

“庆兔兔我爱你。”,“庆兔兔,你知道我最喜欢你的。”,这不是一个女孩子的话语,而是一个男孩子说的话,我确实十分震惊。

洁白如玉的月亮还挂在我们的头顶上,金色的太阳的身影已经照亮高楼的顶端,蓝天一望无际,碧蓝色平静地像一面镜子。

六点五十分听见庆小兔象征性地哭了一声,外婆连忙进屋把庆小兔抱出来,庆小兔好像刚才任何事情没有发生一样,我问:“小九,你今天怎么起得那么早呀?”,庆小兔看着我笑了。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大床上跟他说话。

突然庆小兔大哭起来,我问:“怎么了?”,外婆说:“他自己的手挥了一下打在自己的脸上。”,我说:“小九,你怎么了?又不是别人打你的。”,外婆说:“小九,你那么娇气呀?”,庆小兔不哭了,其实庆小兔也只哭了一声,看到的是庆小兔的笑盈盈的脸。

给庆小兔准备好洗澡水,妈妈说:“小九的衣服要换了。”,外婆说:“不是睡觉的时候才换的吗?”,妈妈说:“口水把他的衣服前边都打湿了。”。

七点二十五分去接庆兔兔,楼上小朋友先后一个个背着书包上学了,七点四十分庆兔兔才从楼上下来。庆兔兔走路那个慢简直就是一只乌龟,庆兔兔不是一步三摇而是用脚掌去丈量大地。庆兔兔手里拿着一瓶双黄连口服液说:“外公,这个也太难喝了。”,我说:“这个你小时候不是喝过吗?”,庆兔兔说:“我不喜欢这个味道。”,我说:“你小时候喝双黄连不是脖子一仰就喝下去了,你长大了喉咙反而变小了。”。

看着一辆又一辆公交车在我们面前驶过,庆兔兔还是不紧不慢地在晃着,等我们走到公交站,最后一辆公交车刚刚驶出了公交站,公交站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接着就是漫长的等待,远处看见两辆公交车在路上,拥挤的马路阻挡了公交车的前程,由于沿江大道修路,我们小区中间的马路成为了一条干道,可是这里不是正规的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没有一个交警。强者为王,转弯的穿过的,南来的北往的,各式各样的汽车把马路挤的水泄不通。还有一些初次上阵的年轻司机,不适应小角度的急转弯,在马路上上演来回倒车的游戏更是火上浇油,急的许多司机鸣起喇叭。

当我们来到幼儿园,幼儿园门口已经空空荡荡,稀稀拉拉地走过来一两个小朋友,这里就包括庆兔兔一个。幼儿园的小天使已经收工,就连检查安全的老师也在收拾行装,操场上已经播放又一首歌曲,小朋友们开始下一节的儿童体操。等庆兔兔走进幼儿园,我看手机已经八点九分了。

八点二十五分我才到家,妈妈在给庆小兔喂奶,妈妈的手机里播放着流行歌曲。喝着奶庆小兔就睡了,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就睁开眼睛,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对着我笑。既然不想睡觉那就出去玩,八点五十分出去,今天手机播放内容是随机播放。

蓝天上出现絮状的云彩,有一点像蓝色大理石上出现的纹路,条理分明蓝白清晰,就像一副美丽的图画。

路上也碰见好几个大一点的小朋友,可是他们都被奶奶们放在童车里,拉上布棚,蒙上纱巾或者浴巾,就像是皇上的公主出行,别人是看不到庐山真面目的,就像大家闺秀一样要和世俗的人绝缘。

今天让庆小兔看的东西多了起来,除了水果蔬菜,卖包子炸油条喝豆浆一样不拉。我还让庆小兔看卖牛肉卖猪蹄,看卖已经拔了毛的鸡,卖鸡的老板说:“小朋友,你要不要咬一口呀?”,庆小兔不知道老板说的是什么,庆小兔还跟老板在笑。

抱着庆小兔去看花,庆小兔的手直接伸过去抓住花瓣,庆小兔一下子抓下好几片花瓣,庆小兔抬起手就想把花瓣送进嘴里。又来到一朵花的跟前,庆小兔抬起左手,没想到手先碰到花的叶子,庆小兔一把抓下几片叶子,我连忙把庆小兔手里的叶子一片片的扣下来。

今天路上还碰见四只狗,最先碰见一个土狗子,这种狗子我还是十分小心,远远地小心翼翼地让庆小兔看,小声地跟庆小兔说:“这是一只狗哟,动物是我们人类的朋友,但是居民区是不能喂这些狗的,也不能喂烈性的狼狗藏獒狗,你以后遇见这样狗要远远地离开。”。一只雪白的萨摩耶犬出现在大街上,萨摩耶犬还是有一点大,我还是比较小心一点,我说:“这是一只萨摩耶犬,萨摩耶犬身体非常强壮,奔跑起来速度很快,是出色的守卫犬,但又是温和而友善的,不过这种狗太大了,你以后看到就要远一点。”。还看见一个可能是金毛寻回犬,在楼后水池旁看见一只小巧玲珑的贵妇犬,当我抱着庆小兔蹲下来看的时候,这只贵妇犬竟然跑过来想闻庆小兔的脚,我连忙把庆小兔抱起来。

九点半回来我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我有一点出汗了,我要把上衣脱下散一下热。我说:“今天要把小床上的摇床放到沙发上,不知道小九什么时候会翻身,就怕在我们一眨眼的功夫,弄不好庆小兔就会滚到地上了。”,外婆说:“还不是,今天早上小九在床上就自己翻身了。”。

妈妈说:“小九吐奶了。”,庆小兔一直脸朝前方,庆小兔吐奶一步不会发出声音,所以我也没有看见庆小兔吐奶。

抱着庆小兔才一会,庆小兔就想趴在我的身上,庆小兔开始唱歌,庆小兔的歌断断续续,一会庆小兔就不唱了,,庆小兔耷拉着眼睛,有气无力地看着前边,很快庆小兔就睡着了。

庆小兔在床上睡的很踏实,没有出现震动受惊吓的动作。

十点半庆小兔醒了,庆小兔一个人睁着眼睛在看,但是看着庆小兔好像有一点想吐奶的样子。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就不停地打嗝,庆小兔不时地还小声地哼哼着,我让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轻轻地拍着庆小兔的后背,每当庆小兔哼哼的时候,我就说:“我们小九不舒服呀,外公来拍拍你,一会就好了。”。

一直到了十一点钟庆小兔才不打嗝,庆小兔有一点想睡觉了,外婆冲了十毫升牛奶让庆小兔喝,外婆说:“趁他模模糊糊的时候让他喝一点试试。”,奶嘴塞进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试图用舌头推出来,我继续往里送,庆小兔勉强吸了几口,可能庆小兔感到味道不对,很快庆小兔把奶嘴推出来,并且把头摆向另一边。

不喝奶了,不一会庆小兔就睡着了,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就睁开眼睛,于是接着抱,庆小兔也接着睡,再放下,十一点五十分庆小兔醒了,妈妈把庆小兔抱过去。

十二点钟妈妈给庆小兔喂奶,没一会妈妈说:“小九又不好好吃饭。”,妈妈把庆小兔抱到餐桌跟前,姨妈拿着碗递到庆小兔跟前,庆小兔马上伸出手去接,庆小兔抱着碗就啃,姨妈说:“这个碗能当饭呀?”,姨妈把碗拿开,庆小兔愣愣的看着姨妈。姨妈说:“原来你横着长,现在总要往长里长一点了吧。”,妈妈说:“双胞胎妈妈说,小九比她们双胞胎要长一点。”,姨妈说:“我怎么觉得小九没有长长呀?”。

一点半我起来抱起庆小兔,很快庆小兔咿咿呀呀地唱着睡着了,外婆午睡起来,把庆小兔放到大床上。

妈妈说:“庆兔兔今天架子鼓的课调整了,以后改为一对一,改为星期六和星期一,星期一三点五十分去接庆兔兔,庆兔兔就不吃晚饭了,四点二十分上课,上四十五分钟,星期六就是我去接送。”,一对一意味着学费又要增加了。

今天把家里的电信电视改成长城宽带,姨妈家用长城宽带已经好几年了,长城宽带的影视效果并不比电信差,而且电视新闻电台数量也要比电信提供的多,收费也要低很多。

两点五十分庆小兔醒了,在家里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不愿意了,于是抱着庆小兔出去。

早上还是晴空万里,这一会云已经把蓝天遮掩的无影无踪,感觉到有太阳影子的存在,地面上却看不到一点太阳留下的踪迹。

马路上没有一个小朋友,只有几个保安和打扫卫生的奶奶,转一圈回来,在林荫小道的石凳上坐着两个奶奶抱着两个孩子,是两个小姑娘,一个小姑娘四个月,一个小姑娘六个月。庆小兔看见两个小姑娘不停地摆动自己的四肢,两个奶奶用手指着庆小兔说:“这个孩子怎么那么喜欢笑呀?”,不到十分钟庆小兔不愿意了,有一点不高兴,只好抱着继续转圈。在亭子里坐满了打牌聊天的爷爷奶奶,也有一个奶奶抱着一个小姑娘,我只是打了一个招呼,我没有让庆小兔过去。

三点半抱着庆小兔回来,庆小兔回来就有一点唧唧歪歪,妈妈说:“他饿了。”。庆小兔没有再睡觉,一直到我去接庆兔兔,庆小兔也没有睡觉。

天上的云越来越浓,天色也有一点暗了下来,就好像是要下雨的感觉。

英雄二班今天还在举行三连通大赛,外边的黑板上写着三连通大赛团体赛《女生7:2男生》,个人赛已经进行了六组,随着一片欢呼声,今天的比赛完美落幕。

庆兔兔从教学楼里跑出来,一辆三轮车后边放着一个书包停在路上,庆兔兔马上跑过去骑着上边。旁边一辆三轮车的男孩说:“这个三轮车有人的。”,庆兔兔朝着男孩瞪了一下眼睛,这时候跑过来一个更小的男孩,看见庆兔兔骑在三轮车上,小男孩二话没说从三轮车上提起书包就到一边去玩了。

芷兔兔抱着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娃娃过来了,芷兔兔坐在庆兔兔三轮车的后边,芷兔兔的洋娃娃是会说话的,就是一个播放器早教机,是一个可以用遥控器遥控的早教机。丽兔兔来了,丽兔兔也坐在了后边,虽然三轮车载重大了,庆兔兔只是略微停了一下继续向前行驶。

芷兔兔把洋娃娃递给庆兔兔,告诉庆兔兔怎么遥控洋娃娃,然后芷兔兔担任驾驶员,庆兔兔成为乘客。丽兔兔也要骑三轮车,丽兔兔就没有芷兔兔那么有力气了,丽兔兔可以是苗条淑女,丽兔兔只骑了半圈就败下阵来。驾驶员自然还是庆兔兔芷兔兔,丽兔兔成了永久的乘客。

保安哨声响起,庆兔兔芷兔兔翻身下车,听到保安要把三轮车放回去,丽兔兔一个人推着三轮车送回去。庆兔兔芷兔兔没有等丽兔兔,庆兔兔芷兔兔两个人挽着胳膊就走了。

看着两个人手挽手的走,芷兔兔奶奶看着一直微微地笑,芷兔兔喜欢庆兔兔,没有想到两个人那样亲密无间。一路上两个人有说有笑,芷兔兔不停地更换播放器的节目内容,两个人就连过马路都没有松开手。芷兔兔说:“我们听笑话吧。”,于是一个个笑话从洋娃娃的嘴里飘出了,两个人就哈哈的笑声也一直回响在人行道上空。

芷兔兔到家了,芷兔兔和庆兔兔挥手再见,芷兔兔走了几步又转回来说:“庆兔兔,明天放学我们还是一起走。”。

奇兔兔婆婆走到庆兔兔跟前说:“庆兔兔,你和这个小姑娘这么要好呀,我看你们两个从幼儿园出来就一直挎着胳膊。”,庆兔兔说:“她是我的好朋友。”,奇兔兔婆婆说:“她喜欢你吗?”,庆兔兔说:“喜欢呀,因为我是她的好朋友。”。

其实从幼儿园出来奇兔兔就看见了庆兔兔,看见庆兔兔和芷兔兔一直说话,奇兔兔也不能插进话来。奇兔兔也没有能够和庆兔兔走很远,庆兔兔来到宠物店门口去看宠物了。

庆兔兔一个人照样参观宠物店,庆兔兔说:“外公,我好想养一个宠物呀?”,我说:“有一个宠物,你喂到哪里呀,现在妈妈还要照顾弟弟,我们没有时间照看宠物的。”。

庆兔兔进到文具店,出来思兔兔牵着庆兔兔的手,思兔兔手里拿着一个新足球,思兔兔奶奶说:“他的那一个足球漏气了,只好给他再买一个新足球。”。

思兔兔开始了不断地要求庆兔兔去他家我,思兔兔奶奶一直就说:“奶奶回家还要做事,庆兔兔外公回家还要抱弟弟。”,思兔兔提出各种各样的条件,思兔兔奶奶就有各种各样的说辞。最后思兔兔说:“庆兔兔外公,让庆兔兔在我们院子里玩吧。”,看着思兔兔祈求的眼神我真的有一点不忍心,我说:“你奶奶会不高兴的。”,思兔兔说:“不会的。”,思兔兔竟然也学着韩国人那样两个手互相搓着说:“求求你了,让庆兔兔跟我玩一会吧。”。

来到十字路口思兔兔牵着庆兔兔的手往一期走,思兔兔一边走着一边回头看着奶奶和我的眼睛,这时候思兔兔奶奶说:“今天你们就玩一次吧,庆兔兔回家的时候你就要回家。”,我这时候才发现思兔兔家就在这里,可能是思兔兔奶奶房子是和我们是一个小区的。

思兔兔在这里熟人熟事,认识的小朋友又多,思兔兔一直是一个人在拍足球,庆兔兔虽然站在跟前也只能看着无所事事,最后庆兔兔和一个比自己大一点的男孩上了滑滑梯。我没有过去只是远远地看着。

有那么一会功夫,庆兔兔和那个男孩坐在滑滑梯上没有动,滑滑梯上多了一个小一点的男孩站在那里。我总觉得不对劲,我走过去看,庆兔兔的眼睛里好像还有泪水,庆兔兔和那个大男孩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站着的小男孩,小男孩可能比庆兔兔小一岁,小男孩妈妈就站在滑滑梯下边。

我问:“庆兔兔,你怎么了?”,庆兔兔用手擦了一下眼睛没有说话,我说:“你到底怎么了?”,这时候那个小男孩的妈妈走过来,我就猜想这件事情和小男孩有关。庆兔兔仍然一句话没有说,继续在用手抹着眼泪,我有一点急了,我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呀?”,庆兔兔一句话没有说,就是愣愣的看着我,这时候小男孩妈妈把小男孩叫走了。我说:“你到底说不说?”,庆兔兔还是不说话,我说:“你要是不说,我就一个人走了。”,庆兔兔依旧一声不吭。我走了几步又转回来说:“回家了,我们不玩了。”庆兔兔这才下来。

一边走,我一边说:“你是男子汉,流眼泪不是本事,你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外公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庆兔兔说:“那个小男孩把我打疼了。”,我问:“你还手没有?”,庆兔兔说:“我也打了他。”,我说:“你为什么不跟他妈妈讲。”,庆兔兔说:“我告诉他妈妈了,小男孩还是打我,还把我打得很痛。”。我说:“你为什么不喊外公,外公刚刚问你,你为什么不告诉外公。等他们走了你才说,如果别人把你的腿打断了,外公来了你也不说,等坏人跑了你再说,我们怎么才能找到他们呢?”,我说的有一点生气,我说:“对一些坏孩子坏人你打不过他们,你可以告诉家长,可以告诉老师,也可以报警,你要是不说,他们会认为你好欺负,他们以后还会打你,抢你的东西。”。

庆兔兔先打别人我根本就不相信,庆兔兔还手我相信,最近庆兔兔的表现证明庆兔兔已经知道反抗了。不知道小男孩为了什么打了庆兔兔,庆兔兔也打了小男孩,小男孩的妈妈认为自己的孩子吃亏了,拉了偏架袒护了自己的儿子,小男孩有了妈妈的背后支持有恃无恐,于是小男孩用力更大的力气打了庆兔兔,庆兔兔却因为小男孩妈妈而不敢还手,同时也不敢当着小男孩妈妈的面告诉我。

在这里我只能说,这样的家长可能会葬送了孩子的前程,家长不是教育孩子要友善友好,而是以暴力欺负弱小,在家长的纵容下甚至可以对比自己大的孩子大打出手。这样的孩子以后走进社会,在某些特定环境下孩子可能会走向社会的另一面。

看见思兔兔,我说:“跟思兔兔说一下我们走了。”,思兔兔过来牵着庆兔兔的手说:“庆兔兔,你明天再来和我玩。”,接着思兔兔说:“庆兔兔我爱你。”,走了几步思兔兔又回过头说:“庆兔兔,你知道我是最喜欢你了。”。

回到家庆兔兔也没有恢复过来,妈妈问怎么了,我说:“庆兔兔挨打了。”,于是妈妈带着庆兔兔去小房间去说话。

我们是讲尊崇孔孟之道,仁者爱人,现在还要告诉庆兔兔文明、和谐,民主、法治之道。我们讲仁者爱人,绝对不能让一些不法之徒无法无天,我们讲文明和谐民主,同时我们不能忘了法治之道。

我跟庆兔兔说:“我并不希望你和别人打架,一个是你不会打架,一个是你也打不过别人。打架不好,弱者你不会去欺负他们,强者你不是他们的对手。社会上有一些蛮不讲理的人,有一些是孩子并没有想打架,而是家长灼灼逼人,社会上还有一些极少数地痞流氓,这些人最好不要惹他们,离得越远越好,万一他们打了你,抢了你的东西,你小时候可以找家长,上学了可以找老师,到了社会上可以去找政府派出所。对他们绝对不能姑息,你一让再让,他们就会认为你软弱好欺负,你不把事情真相公布出来,下一次他们会变本加厉地欺负你。对这些人我们绝对不能姑息,我们要通过家长老师社会曝光他们,让法律去制裁他们,你不说,其实就是一种纵容,他们会越发猖狂。”。

我说:“庆兔兔,你已经是大孩子了,家长不可能一直跟在你的身边,但是外公就在你附近,有什么事情你不知道怎么处理,你就可以喊外公,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外公。流眼泪不是一个男子汉应该的,你应该把事情说出来,这样外公帮助你,告诉你怎样解决问题。”。

九点钟我从外边跳舞回来,庆小兔有一点咕咕唧唧了,妈妈抱着庆小兔进屋喂奶睡觉。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