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61我可以叫你外公吗

2017-07-01 09:20 | 宝宝成长

2161星期多云27~15客厅最高温度23PM2.5-55

庆兔兔就在我的前边不远的地方走着,庆兔兔突然脚底一滑,庆兔兔旁边出现了一个几乎六十度的斜坡,庆兔兔没有任何声响地往下滑下去,我没有来得及反应,我想跑,脚却迈不动,我想喊,张开嘴却喊不出声音,我伸出双手眼睁睁看着庆兔兔翻滚着,这个黄土坡那么深,庆兔兔一直滚到一个大坑里。刚刚明明是在马路旁走,怎么出来了一个山坡,又像是一个河岸的大堤。我又不知道怎么就来到庆兔兔的身旁,我抱起了庆兔兔,庆兔兔瘫躺在我的胳膊上,我问:“你没有事吧。”,庆兔兔微微睁开眼睛说:“我没有事情。”,接着我听到:“爷爷,你不要告诉我妈妈。”,我低头再看,我手里抱着的变成宋跳兔。

一场梦,一场惊天动地的梦,真的把我从梦中惊醒了,我吓的浑身上下都是汗。

六点五十分妈妈抱着庆小兔出来,庆小兔大哭着,妈妈不停地哄着庆小兔:“我们等一会再吃,我们先把屁股洗了。”,进卫生间多长时间,庆小兔就哭了多长时间,外婆说:“哦,我们洗干净,身上干净了我们再睡。”,一直到妈妈把庆小兔抱进房间,庆小兔的哭声才停下来。

庆兔兔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从楼上下来,前几天的大雨,外边的气温略微有一点下降,小风迎面吹来,胳膊还感到有一点凉意。我还穿着长袖衬衣,庆兔兔却穿的短袖,我打开书包看,书包里也是一件短袖T。这个时候庆兔兔穿短袖完全适合,怕的是今天继续下雨,还是带一件长袖衣服妥当一点,穿不穿不要紧有备无患没有坏处,我连忙回家拿来一件防晒服放在书包里。

庆兔兔说:“外公,上了小学,是不是还要上大学呀?”,我说:“是呀,小学完了上中学,再上高中,高中学完就要考大学了。”,庆兔兔说:“外公,我要上一个好大学。”,我说:“你只要好好读书,你以后就可以考北京大学。”,庆兔兔问:“北京大学在哪里呀?”,我说:“北京大学肯定是在北京了,好的大学有很多,比如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都是中国的名牌大学。”,庆兔兔问:“那清华大学在哪里呢?”,我说:“清华大学也在北京。”,庆兔兔说:“我长大了就要考清华大学。”,我说:“你考清华大学当然好了,但是你要上好大学以后就要好好的学习,因为只有学习好,你才能考上这些学校。”。

庆兔兔问:“杨小跳为什么那么低呀?”,这是庆兔兔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于是我又把遗传知识跟庆兔兔说了一遍。庆兔兔突然往前跑了几步,原来前边走的是程小龙,庆兔兔说:“小弟弟,今天我又碰上你了。”。庆兔兔走到程小龙妈妈面前,庆兔兔说:“阿姨,我外公长得高,我爷爷也很高,所以我以后也长得很高。”,庆兔兔用手放在头顶上比划着说:“阿姨,你看我长得多高呀。”。程小龙也过来和庆兔兔比高低,程小龙说:“哥哥,我也长得很高哟。”,庆兔兔把手从自己的头上滑落到程小龙的头上,又故意往下移动手的高度说:“你哪里高呀,你那么低。”,我说:“弟弟比你小两岁,当然没有你高呀,你看弟弟的妈妈那么高,以后弟弟不会矮了。”。

程小龙妈妈突然发现庆兔兔理发了,程小龙妈妈问:“哥哥理发了?”,庆兔兔说:“是呀,我要去考试了。”,程小龙妈妈惊奇地问:“考试。”,我说:“不是考试是面试,他要报名上磨基山小学,妈妈说要形象好一点。”。

庆兔兔说:“我的同学个子就很矮。”,程小龙妈妈说:“你的同学。”,我说:“就是你们门洞的杨小跳。”,程小龙妈妈说:“我不认识他们。”,我说:“杨小跳住在你们三楼,还有一个乖乖兔也是他的一个班同学,乖乖兔住在四楼。”,程小龙妈妈一脸疑惑,看来程小龙妈妈确实不知道她们楼上的邻居。

楼高了,人们的交往也少了,每天早早地出门,太阳落山才回到家,关上门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大楼隔断了人们的联系,老死不相往来,就像我门楼上很多人家我就不认识。程小龙妈妈很少看见她和其他人交往,但是奇怪的是程小龙是那么开朗活泼,有可能程小龙小时候是由其他人带大的。

公交车来了,庆兔兔牵着程小龙的手上车,上了车,两个人牵着手来到公交车的最后边,坐在那个中间没有椅子的台子上,两个人从上车就在说话,一直到下车,两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

下车庆兔兔还是牵着程小龙的手,程小龙妈妈来牵程小龙的手,程小龙也没有让妈妈牵,只是过马路的时候妈妈才牵到程小龙的手,程小龙另外一个手依旧拉着庆兔兔的手。

路上躺着一只大黄狗,程小龙妈妈说:“当心,狗狗。”,庆兔兔说:“我不喜欢大狗,我喜欢小一点的狗。”,程小龙说:“我喜欢小鸟。”,庆兔兔说:“我不是还喜欢小鸟,我还喜欢鹦鹉。”,程小龙说:“我喜欢乌龟。”,庆兔兔说:“我喜欢娃娃鱼。”,庆兔兔转过身用手拍拍程小龙妈妈说:“娃娃鱼有一个大尾巴。”,庆兔兔又举起两个手来回舞动说:“娃娃鱼还有四个手,就像这样爬呀爬。”。

当来到幼儿园门口,幼儿园里的升旗仪式已经开始,升旗手正在往绳子上系国旗。

回来的公交车上,上来一个年纪不算很大身强体壮的奶奶,手里无纺布的袋子里装着刚刚买的蔬菜。她走到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跟前说:“姐姐,奶奶已经站不住了。”。我第一次看到这样大言不惭的老太太,女孩很好,马上站起来让座,老太太一屁股坐下来,就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老太太只坐了两站,提着一点菜雄赳赳雄赳赳气昂昂下车走了,那个让座的小姑娘依旧站在那里。

早上是上班上学的高峰期,不是非常紧急可以让有限的公共资源让给最需要的人,你是不是老年人我不知道,就算你是老年人你也不能倚老卖老,你坐两站下车了,可能那个小姑娘可能还要站十站二十站。

这时候上来一个抱着小男孩的妈妈,我跟前的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站起来要她们过来,车门跟前的一个戴眼镜的男孩把座位让了出来。这时候站在椅子跟前是一个幼儿园大班的A男孩,A男孩跟妈妈说:“妈妈我想坐下来。”,这个大姐姐离开椅子让给这个A男孩。旁边站在可能是一个班的同学,也是一个男孩,B男孩跟妈妈说:“妈妈我也要坐。”,先坐下来的A男孩妈妈说:“你过来和他坐一起,两个人挤一挤。”。B男孩走过来,A男孩妈妈要A男孩往里靠一点,B男孩回头跟妈妈说:“椅子上还有人。”,A男孩站起来,B男孩马上坐了下去,A男孩坐在B男孩的腿上,B男孩哭丧着脸跟妈妈说:“他坐在我的腿上了。”,A男孩妈妈要A男孩靠里面一点坐下来,B男孩又跟妈妈说:“妈妈,他快要把我挤下来了。”。A男孩让座给B男孩是一种风度,B男孩却要独占A男孩的位子这是一种自私,B男孩妈妈看着却装聋作哑这是放纵。  

回到小区就看到双胞胎抱着出来了,我回到家说:“我们小九要去找小朋友玩了。”,妈妈说:“今天小九去游泳。”。我以为双胞胎去了小广场,我马上抱着庆小兔赶到小广场,小广场一个小朋友也没有,就是有一大帮大妈们在锻炼,双胞胎妈妈可能去吃早饭了。

今天来到小阿福只有一个小姑娘在游泳,妈妈没有跟庆小兔说话,妈妈只是站在跟前和旁边的一个奶奶在聊天。先游泳的小姑娘还在游泳,妈妈已经要服务员把庆小兔从游泳池里抱出来。

庆小兔从游泳室出来了,妈妈说:“小九,你今天很乖哟,小九今天按摩没有哭哟。”,我问:“小九长了没有?”,妈妈说:“小九,七点四五公斤。”。

走到小区门口我看庆小兔,庆小兔的眼睛已经失去光亮,眼皮微微地有一点下落,把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庆小兔马上就闭上眼睛。

九点四十分回到家,开门的声音让庆小兔睁开眼睛,庆小兔有一点精神不振,妈妈说:“给他喂一点奶再睡吧。”。一边喂奶,妈妈一边捧着一本白皮的厚厚的书在看,喝着奶庆小兔就睡着了,放在床上庆小兔也静悄悄地一动不动。

十点十分庆小兔睁开眼睛,庆小兔不睡觉了,抱着庆小兔出去玩,播放《轻松学德语》。

早上还是云靠云,云堆云,现在云都融化在了蓝天中,蓝天被白幕所笼罩,天空一片白中透蓝,太阳也被遮挡的羞羞涩涩。

阳光终归是阳光,虽然没有那样灼热烤人,长时间在太阳底下散步并不是那么惬意。有阴凉还是要走阴凉,有树荫不会走在阳光底下。

小区的路上没有一个小朋友,有的就是急急匆匆买菜回来的人,还有进进出出的汽车。

十点四十分回来,庆小兔还没有睡,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垂下脑袋,眼睛慢慢地合上了。一直到十二点半庆小兔动了一下,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外婆吃完饭过来换我,外婆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就醒了。

妈妈说:“小九现在抓东西,伸手就能够抓住,抓住就往嘴里放。”,姨妈说:“小九现在是看见就伸手抓,抓的很准,握的又紧不肯松手。”。

姨妈说:“小九现在长的比小时候好看了。”,外婆说:“我们小九长得难看吗?”,妈妈说:“小九长得不难看,只是原来还没有展开,现在小九是长开了,脸看的舒服了。”,庆小兔对着姨妈在笑,姨妈用手指着庆小兔脸颊说:“你们看,小九笑的时候有酒窝了。”。

姨妈说:“小九和灰姑娘一样重,灰姑娘就比小九长。”,妈妈说:“小九好像没有庆兔兔长,好像小九是横着长的。”,姨妈说:“庆兔兔小时候不是也不长,后来长大了,庆兔兔的腿才越来越长,庆兔兔有一点像外公。”,妈妈说:“小九能够长到一米七五就好了。”。

姨妈说:“王波园要他妈妈给灰姑娘准备一套完全属于灰姑娘的锅碗瓢勺,甚至连菜板菜刀也要专人专用。”,外婆说:“我今天去看胡豆苗,胡豆苗的屁股蛰的红彤了,我说小九每次换尿不湿都要给小九洗屁股,洗澡有的地方还要抹爽身粉,屁股上有蛰红的地方还要抹油。他们只是个胡豆苗用抽纸擦一下,他们说,他们就是晚上睡觉才给胡豆苗洗屁股。”。

一万个家庭有一千个办法,谁也不能说服谁,谁都可以说出一大堆理由。我只能说适可而止,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绝对的。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细菌病毒不可能彻底清除,只能说是少于某个数量的细菌和病毒,只能是相对少一点。细菌好不好,不好,细菌会引起疾病,但是少量的细菌感染可以使人产生免疫力,孩子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孩子的身上还携带着妈妈血液里的免疫力,如果孩子在半岁前不能够形成自己的免疫力,以后就会疾病缠身。为什么农村的孩子病少一点,而城里的孩子药瓶子成堆,很大程度都是和这个有关。洗澡洗屁股洗衣服,你一天洗一次也是洗,一天洗十次也是洗,只要你自己感觉良好就可以,这些没有必要五十步笑一百步。

突然听见庆小兔喊起来,原来姨妈让庆小兔舔食橙子,姨妈将橙子从庆小兔的嘴里拿了下来,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噢噢大叫。

一点四十分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就不愿意,一个劲地挣扎,我问:“是不是要吃饭了。”,妈妈说:“那就喝吧。”。

两点四十分庆小兔开始闹起来,我怎么哄也不行,把庆小兔抱到走廊里一样不行,我问外婆:“是不是饿了。”,外婆说:“我也不知道,刚才不是喝过吗?”,我说:“关键是喝饱没有,就怕小九不好好的喝,妈妈想你不想喝就不喝了。”,外婆说:“我又不知道。”,我说:“不行的话就冲一点奶。”,就在外婆准备冲奶的时候,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睡着了。

这是庆小兔第一次睡觉闹,大概闹了五分钟。

三点十分,一楼装修的声音传过来,开始庆小兔只是扭动一下身子,连续不断的冲击钻的隆隆声彻底把庆小兔弄哼哼起来,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睡觉。

我去接庆兔兔的时候庆小兔还没有醒。

从教室里出来庆兔兔谁也没有等,马上跑出教学楼去找三轮车,三轮车早就各司其主,庆兔兔看见一个就说:“我好想骑这个车子哟。”,没有一个人拱手相让,这些都是他们的爷爷奶奶事先收入囊中的。

没有了三轮车庆兔兔去前边的滑滑梯玩,杨小跳从教学楼里出来到处找庆兔兔,杨小跳爷爷用手指着我说:“庆兔兔外公在这里。”,杨小跳马上就发现了庆兔兔。宋跳兔出来了,宋跳兔妈妈已经走到门口,转身发现宋跳兔没有跟着一起出来,宋跳兔已经在跟庆兔兔一起爬上滑滑梯。

从幼儿园出来。宋跳兔说:“庆兔兔你去我家玩。”,杨小跳说:“我也要去你家玩。”,庆兔兔说:“宋跳兔,你去不去看杨小跳的妈妈?”,杨小跳说:“我妈妈就在这里。”,三个人很快来到杨小跳妈妈这里,三个人不是来走亲戚的,他们是要寻找游乐场所的,所以他们没有在这里停留下来很快就出现路上。

宋跳兔说:“庆兔兔外公,你看今天好热呀,我们可以不可以吃冰淇淋呀?”,我说:“今天不是很热呀?”,宋跳兔两个手不停地搓动着,就像韩国小朋友恳求大人一样说:“庆兔兔外公,求求你了。”,我说:“好吧。”,宋跳兔马上举起双手说:“耶。”。

宋跳兔进到身旁的北山便利店,庆兔兔杨小跳马上尾随而进,宋跳兔选了一杯冰淇淋,庆兔兔跟着宋跳兔拿了一杯一模一样的的冰淇淋,宋跳兔妈妈问:“庆兔兔外公,你不要来一个吗?”,我说:“我不吃这些东西。”。宋跳兔妈妈拿了一个蛋卷冰淇淋,杨小跳也拿了一个蛋卷冰淇淋。我已经事先拿出钱去付,宋跳兔妈妈拿出二十块钱跟收银员说:“你们不能收老年人的钱,要收就要收年轻人的钱。”,结果我的钱只是在收银员面前走了一个过场。

杨小跳和爷爷从医院穿过去去爷爷家了,庆兔兔说:“宋跳兔,你去我家吧?”,宋跳兔说:“我去你家。”,宋跳兔妈妈说:“已经有一点晚了,明天宋跳兔再去你家。”,庆兔兔说:“明天我要打架子鼓。”,宋跳兔妈妈说:“那就后天去。”,庆兔兔说:“不行,我说了今天去我家。”,我说:“不要紧,晚上我把他送回来。”。  

走进小区就看见枇杷树上的枇杷黄了,宋跳兔兴奋地眼睛发光,宋跳兔跑到一棵枇杷树跟前马上就要爬,宋跳兔说:“我要摘枇杷。”,我说:“院子里的枇杷大一点也要黄一点。”。

楼后的枇杷树一棵紧挨着一棵,所有的枇杷树已经被许多人光临过,许多树枝已经拉的很低,庆兔兔宋跳兔一个人摘了一个放进嘴里,马上又呸呸呸地吐了出来,枇杷能够随手摘到还没有人摘肯定好吃不了多少。宋跳兔说:“我去摘熟透了的枇杷。”,宋跳兔又开始施展拳脚登高爬树,枇杷树不是很高,对于宋跳兔这样身心灵活的孩子来说就是轻而易举,但是前几天的教训记忆犹新,我不时地告诫宋跳兔当心摔下来,我还要时刻注意着宋跳兔的安慰。庆兔兔没有爬树,宋跳兔已经是行家里手,在树上专门摘下几乎变成金黄色的熟透的枇杷,庆兔兔就在下边接收胜利果实。这里摘的枇杷虽然熟透了,但是这些枇杷不是优良品种,比起外边卖的枇杷口味还相差不少,最终宋跳兔一个也没有带走。

宋跳兔来到家里就是找玩具,宋跳兔问:“庆兔兔,你买了新玩具没有?”,庆兔兔说:“我当然买了呀。”。

庆兔兔的玩具要比宋跳兔的多多了,有小朋友来,庆兔兔就尽地主之谊,宋跳兔要什么庆兔兔就帮着找什么,宋跳兔在搭积木,玩超级飞侠,庆兔兔只是看着,庆兔兔享受着小朋友在自己家玩的乐趣。

我已经三天没有出去跳舞了,这几天我的腿没有任何不祥的预感,我还是决定出去试一下,因为跳舞使我身体强壮,不跳舞可能会使我身体走向没落。

七点二十分我要出去了,宋跳兔还是不想离开,我说:“我要出去跳舞了,我走了就没有人送你回家了,后天庆兔兔在家里你还可以来玩。”。

楼下门口葡萄已经挂果了,宋跳兔说:“庆兔兔外公,你给我摘几个葡萄尝尝。”,我说:“葡萄那么小,又那么青,肯定很酸的。”,我还是给宋跳兔摘了几颗,宋跳兔一口还没有嚼下马上就吐了出来。

“香椿树。”宋跳兔用手指着路边的一棵不高的树,有一点像香椿树但是我不敢确定,宋跳兔用手指着树叶说:“你看,这个就是香椿树的叶子。”,宋跳兔摘下一片叶子放在鼻子上闻闻,又要我闻叶子说:“这就是香椿树的味道。”。我对香椿树一知半解,对我来说像又不像,宋跳兔摘了一点香椿树叶子嫩叶说:“这个要很嫩才能吃,我要摘一点给妈妈带回去。”,我帮着宋跳兔摘了一些,我又不是十分放心,我说:“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香椿树的叶子,我们就少摘一点吧。”。

路上我说:“等到上学,你和庆兔兔就不会在一个学校上学了。”,宋跳兔说:“我要和庆兔兔上一个学校。”,我说:“你爸爸说,给你在伍家小学报名。”,宋跳兔说:“庆兔兔不是在磨基山上学吗,我爸爸已经在磨基山给我报名了。”。

走着走着,无意中宋跳兔喊:“外公。”,我猛地一愣,宋跳兔说:“庆兔兔外公,我以后可以不可以也叫你外公呀?”,我说:“可以呀?”。别看这一句短小的问话,可以体现出宋跳兔对庆兔兔的感情,也说明宋跳兔对我的认可,听到这样可心的话语确实令人欣慰。

跳舞回来的时候天上似乎有像下雨的感觉,刚刚到家一场大雨从天而降,老天爷恨不得把一天没有下下来的雨都倒了下来。

回到家庆小兔已经回屋睡觉了,沙发上放着一本《十进位银行游戏》的操作指南,庆兔兔又买了新玩具。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