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51庆兔兔鼻子流血了

2017-06-21 09:45 | 宝宝成长

2151星期多云转小雨25~16客厅最高温度23PM2.5-91

    今天要办老年乘车卡,妈妈不可能一个人带庆小兔在家里,妈妈说:“今天我们就带着小九一起去市里转一圈吧。”,上次去姑妈那里去打防疫针,妈妈就想带庆小兔出去转转,可惜那天老天不做美,下起雨来没有转成。其实在庆小兔的眼睛里对伍家岗的房子和市里的高楼大厦没有区别,就像庆兔兔看宜昌的大山和安徽的黄山是一样的。

一个像金鱼大尾巴的云彩从东方向着我们头顶散落开来,太阳躲藏在金鱼尾巴里,把鱼尾巴中间的云彩照得亮晶晶的。

今天是立夏,立夏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七个节气,是夏季的第一个节气,在天文学上,立夏表示即将告别春天,是夏天的开始。

今天的北方遭受到沙尘暴施虐,南方却是在雷电狂风中渡过。

我是上楼接庆兔兔的,因为我要送衣服给庆兔兔,姨妈一直在催促庆兔兔快一点,庆兔兔还是慢悠悠地不急不躁。姨妈说:“你以后不能再抠鼻子了,你再抠鼻子,鼻子再流血,就要把你直接送医院了。”。

当庆兔兔下楼的时候已经七点四十分了。

我说:“庆兔兔,你这样磨磨蹭蹭到底是遗传谁呀?你看外公做事雷厉风行,外婆做事有条不絮,你要学一学外公外婆。”,庆兔兔打了我一下说:“你不能说我。”,我说:“你做得对做得好,我们就要表扬你,鼓励你。你做的不好,做的不到位,外公就可以提醒你。就像你的脸上没有洗干净,你自己看不到,所以你就要照镜子。同样你经常做一样事情因为习惯了,你会不知不觉的认为这是对的,只有其他人才能知道你那些地方做的不够好,这就叫旁观者清。”。

就在我说脸洗不干净的时候,我发现庆兔兔的鼻孔边沿有血迹,我说:“难怪姨妈说你抠鼻子,说你鼻子流血,你看你的鼻孔里还有血呢。”。我拿出纸巾给庆兔兔擦鼻血,庆兔兔的鼻孔里还遗留许多血渍,可能是庆兔兔早上流鼻血没有擦干净的缘故。

站在公交站上,我看着手机说:“你看,外公七点二十五分来叫你,现在已经七点五十分我们还站在公交站上等汽车。”。

公交车上人不是很多,庆兔兔前边是一个奶奶,这个奶奶上车占据了一个位子,然后把一个无纺布的包包扔到对面的空椅子上,庆兔兔自然也看到这个椅子,庆兔兔马上坐了上去。我们后边是一个走路已经东倒西歪的爷爷,我看奶奶在叫这个爷爷,我想可能是奶奶想给爷爷占一个位子,我连忙叫庆兔兔下来,我说:“庆兔兔,把位子让给爷爷。”,庆兔兔马上从椅子上下来,奶奶说:“让小弟弟坐吧。”,我说:“应该让给身弱体衰的老年人。”。

下车,庆兔兔问:“晒太阳可以不可以不流血。”,我说:“没有听说过,不过经常晒太阳对身体有好处。关键是不能用手抠。”,庆兔兔说:“可是痒呀。”,我说:“可能有一点痒,一旦抠破了,等到结痂了,你还会觉得更痒,这样就会形成条件反射,产生恶性循环,越痒越抠,越抠越是流血不止。所以你一定要忍住,痒了最多用手轻轻地在鼻子外边摸一下按一下就行了。”,庆兔兔问:“那我头痒了可不可以挠呀?”,我说:“这个只能适可而止,头痒就要经常洗头。”。

今天是英雄二班值日最后一天,我今天才知道他们这是《文明礼仪小天使》。今天英雄二班空前所有,一共来了十二个《文明礼仪小天使》,徐老师可能把还没有参加这个活动的小朋友一股脑地都叫了出来,徐老师想让所有的孩子记住他们童年在幼儿园的美好回忆。

回到小区,双胞胎和玉兔兔弟弟在小区里转圈,玉兔兔弟弟是爸爸抱着,双胞胎是妈妈推着童车。童车拉着遮阳棚,一条大浴巾盖在童车上,两个小姑娘挡得严严实实,只能看见四只脚露在外边。我问:“怎么挡那么严实呀?”,双胞胎妈妈说:“她们睡着了。”,我说:“你看,她们的腿在动。”,掀开浴巾,两个小姑娘睁着大眼睛看着。

    九点钟准时出发出租车上庆小兔一声不响地看着车窗外司机旁边的窗户大开,车外的风绕过椅子吹到庆小兔的身上,外边的温度已经有那么高了,风吹到身上并不是很凉,但是庆小兔到底是小一点。我还是怕庆小兔适应不了,我又不好意思要司机把窗户关小,我要来毛巾给庆小兔裆一下风。

司机是一个热情多话的人,司机问是小姑娘吗,妈妈说是一个往外用钱的男孩,司机说:“我看头发那么好,我还以为是一个女孩。”妈妈说:“他的头发是好,但是看他的脸就是一个男孩的脸。”,司机又问:“是二胎吗?”妈妈说:“是二胎,老大也是一个男孩。”,司机说:“那不是你们很想有一个女孩。”,妈妈说:“想当然想了,这个只是一厢情愿,这个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司机是一个拉家常的行家里手,不断地以孩子的话题谈天说地。司机继续问:你们出来不带一个纱巾呢,妈妈说已经那么大了,没有那么娇气,司机说现在市里那么飘絮,大人走路都要捂着嘴,我这才想起来市区马路两旁种了那么多法国梧桐,每年这时候柳絮飞扬昨天中央台还播送新闻,北京市因为柳絮一天发生三百多场火情。

    接着又问我们是不是五零后,外婆说我们是五零前,接着就是聊文化大革命,红卫兵串联。

公交卡公司门口人满为患,排队的的老头老太太从门里排到外边的人行道上,一共有三队,自然人声鼎沸一个个牢骚满腹。虽然人很多,虽然队很长,办证的速度还是令人满意,不到半个小时乘车卡已经年审完毕。

    妈妈说去大润发买一点东西,妈妈问是坐公交车还是走过去”,妈妈是怕外婆身体吃不消,外婆问:“远不远?”,妈妈说:“穿过儿童公园就到了。”,我说既然出来了,就当庆小兔出来玩一圈,我们慢一点走就可以了”。从儿童公园穿过,庆小兔还是到处看,这里的大树遮天蔽日,这是我们小区的树无法比拟的,我不知道庆小兔能不能看出儿童公园的树和我们小区的树有什么不同,庆小兔还是仰头四处看着不一样的大树

    庆小兔打嗝了,我给庆小兔拍背,当我把庆小兔平躺下来,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十点钟我们来到大润发妈妈和外婆逛大润发,我就在楼下抱着庆小兔睡觉,闲着没事我开始用手机写日记。十点十分庆小兔醒了,庆小兔生下来还没有逛过大商场,我就抱着庆小兔到处看,给庆小兔拍照。虽然家里有冰箱洗衣机电视机,这里的这些东西就不一样,洗衣机电冰箱一排排一行行,电视机铺满整个一面墙。

等妈妈外婆出来已经十点五十分,顺风顺水,十点十分就到了家,妈妈回来就给庆小兔喂奶。

妈妈切了几个橙子,还是那种口感很好的橙子,我让庆小兔唆橙子。庆小兔唆的声音吧唧吧唧的响,连着让庆小兔唆了两片,庆小兔两个手扶着橙子。外婆接过庆小兔我去吃饭,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没有哭,就是大声叽哩哇啦乱叫,庆小兔的意思:“怎么没有让我继续唆了。”,庆小兔大声的叫唤的时候是睁着眼睛的,看见人的时候庆小兔还会对着你笑。

今天在大润发买的肉饼,塑料袋里还剩下四个肉饼,是那种比较大的肉饼,四个可能有一斤多。庆小兔两个手竟然把塑料袋抓起来,而且庆小兔是把塑料袋提起离开了桌面。外婆连忙叫妈妈过来看,这就说明庆小兔已经能够有意识的抓握东西了,庆小兔的手已经抓握很有力量了,庆小兔可能抓了有四十秒钟。

外婆把庆小兔放在腿上坐着,外婆给庆小兔唱儿歌,外婆的两个手在打拍子。庆小兔两个手扶着外婆两个手的手背跟着打拍子,关键是庆小兔的手没有掉下来,随着外婆两个手来回移动,庆小兔的始终没有离开外婆手一下。

我一点十分午睡起来,庆小兔已经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

我抱着庆小兔给庆小兔盖了一条薄毯子,一会庆小兔手脚乱动,我摸了一下庆小兔的额头,庆小兔额头已经有了一点细细的汗珠,我把毯子从庆小兔身上拿下来,给庆小兔背心盖了一条小毛巾。

这几天庆小兔的照片录像多了起来,虽然庆兔兔的录像照片可能会有几万之巨,但是庆兔兔像庆小兔这么大的时候的照片录像就少了许多。

四点十分庆小兔睁开眼睛,四点二十分妈妈过来给庆小兔喂奶。

今天英雄二班教室里小椅子放置在教室一圈,小朋友三三两两站在教室里摆出各种各样古怪的造型。徐老师说:“今天没有布置作业。”,这是这学期第一次休息没有布置家庭作业。开始叫号放学了,徐老师喊:“乖乖兔解锁。”,乖乖兔摆出一个跳拉丁舞的姿势固定在教室中央,听到徐老师说解锁,乖乖兔搬着自己的小椅子放到墙边,给一个个老师鞠躬出来了。徐老师叫:“庆兔兔解锁,庆兔兔可以走了。”,庆兔兔一个手举着,一个手向前,两条腿摆出一个弓箭步,脸上做着怪相站在那里。庆兔兔出来举着书包高兴地说:“外公,今天我们没有作业。”。

先后出来的小朋友都来到教室旁边的大厅里,拍球的拍球,踢球的踢球。子兔兔去追赶一个足球,宋跳兔从后边一把拉住子兔兔的衣服把子兔兔拉倒在地上,子兔兔马上转过身对着宋跳兔横眉冷对,宋跳兔妈妈喊道:“宋跳兔,你在干什么?这里不是还有那么多的球吗?”,宋跳兔楞了一下,子兔兔站起来就把足球抱在手里。

庆兔兔拿着一个很小的皮球往上边的吊灯投过去,徐老师看见了说:“庆兔兔,这个不能砸哟,弄不好会把灯罩砸下来哟。”,庆兔兔捡起球就往外边跑。杨小跳跟着出来了,兔小帅也来到了后边,戴眼镜的炜兔兔也跟着后边过来了。

杨小跳说:“炜兔兔,你是怪兽,你来抓我们。”,于是几个人都爬上滑滑梯,怪兽是不能上滑滑梯的。炜兔兔在滑滑梯四周巡视着,炜兔兔试图抓住从滑滑梯下来的人。庆兔兔拿着小皮球砸向炜兔兔,炜兔兔转身去捡滚到一边的皮球,庆兔兔比炜兔兔动作还要快,炜兔兔还没有弯下腰,庆兔兔已经把皮球拿在手里。炜兔兔去抓庆兔兔,庆兔兔挥舞着手里的皮球就像要砸炜兔兔,炜兔兔举着一个手躲躲闪闪又想靠近庆兔兔。旭兔兔来了,旭兔兔喊:“庆兔兔加油,庆兔兔你往这边跑。”,炜兔兔跑过来,旭兔兔在炜兔兔面前伸手一挡,庆兔兔躲过一劫。庆兔兔继续用皮球砸炜兔兔,炜兔兔知道庆兔兔要下来捡球,炜兔兔来一个守株待兔,庆兔兔下来,炜兔兔马上就去抓庆兔兔,旭兔兔就在旁边干扰炜兔兔的行踪,庆兔兔也因此一次次化险为夷。

炜兔兔半天没有抓住一个人,炜兔兔捡起几个小石子,炜兔兔用石子砸向滑滑梯没有人的地方,杨小跳说:“炜兔兔你犯规,你不能扔石头。”,炜兔兔不扔了,炜兔兔依然挥舞着手里的石头,杨小跳说:“炜兔兔,你不能扔石头。”,炜兔兔说:“我这是假假地扔的。”,杨小跳说:“你假假地也不行。”,于是炜兔兔把石头都扔了。

保安的哨声响了,几个人迅速离开幼儿园,庆兔兔挥着手喊:“子兔兔。”,子兔兔也向着庆兔兔招手说:“庆兔兔再见。”,子兔兔坐在爷爷的电动车上离开了。兔小帅妈妈今天是开车来的,可能兔小帅妈妈家里有事,兔小帅妈妈没有邀请杨小跳庆兔兔一起搭车走,兔小帅妈妈说:“兔小帅,和他们再见。”。

炜兔兔也走了,旭兔兔还要等妈妈下班,现在只剩下了庆兔兔杨小跳两个人,杨小跳说:“庆兔兔,你去我家吧。”,庆兔兔问:“我可以不可以去杨小跳家,我今天没有作业。”,我说:“可以。”。我在前边走,我突然发现两个人不见了,我回转去找,竟然发现两个人在一个小超市里。两个人不仅进去了,两个人竟然都一个人一个椅子坐了下来,我这时候才发现杨小跳妈妈在里面。

这一坐就是半个小时,两个人说不完的话,两个人没有玩够的时候。来到一个文具店,两个人进去就没有了人影。

杨小跳爷爷说杨小跳关于玩具的一件事。

一天要杨小跳跟着奶奶睡觉,杨小跳说:“要我睡觉可以,奶奶要给我买一个玩具。”,奶奶顺嘴答应了,等杨小跳睡觉起来了,杨小跳抹着眼泪在哭,奶奶问:“杨小跳,你怎么哭了?”,杨小跳说:“奶奶不守信用。”,奶奶有一点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问:“奶奶怎么不守信用了?”,杨小跳说:“奶奶答应给我买玩具,奶奶没有给我买。”,奶奶说:“我只是顺口答应了一下,奶奶都忘了,好吧,我们现在就去买。”。奶奶带着杨小跳到了附近几个文具店,杨小跳都说没有,杨小跳说:“我知道哪里有。”,杨小跳把奶奶一直带到幼儿园跟前的文具店买了八十块钱的一个机器人。杨小跳爷爷说:“杨小跳可能又在选玩具,弄不好哪一天又要奶奶给他买玩具了。”。

又是半个小时,出来杨小跳问:“庆兔兔去我爷爷家。”,我说:“太远了,不能去。”,杨小跳说:“不远呀,拐一个弯就到了。”,庆兔兔说:“我知道杨小跳爷爷家在哪里。”,我说:“那么远。”,庆兔兔说:“不远,我一会就走到了。”,我说:“你找的到,妈妈怎么去找你呀。”。杨小跳说:“我要回自己的家。”,爷爷说:“你家里没有人怎么回家呀?”,杨小跳说:“一会爷爷来接我。”,杨小跳爷爷说:“家里没有大人怎么行呢?”。这时候听到庆兔兔说再见,杨小跳这才跟着爷爷回家。

妈妈想叫姨妈先吃饭,妈妈拍拍手,庆小兔看了妈妈一眼,庆小兔就像害羞一样,扭转身子,把头埋进姨妈的怀里,听到没有了声音,庆小兔重新抬起头看,妈妈再拍手要庆小兔过来,庆小兔继续上演刚才的节目,妈妈连续几次拍手,庆小兔几次都是一样没有理睬妈妈。看样子庆小兔已经具备一定的思维,而且庆小兔已经能够识别人的脸,外婆过来拍手,庆小兔把手向着外婆跟前摆了一下,庆小兔手没有举起来,庆小兔的脸没有转过去,庆小兔还对着外婆笑。有一点搞不明白,小孩子应该是对母亲反应是最友好的,孩子每天接触最多的是妈妈。可能我们家是一个例外,因为庆小兔是一直我在抱着,所以庆小兔对男性格外亲切,庆兔兔小时候也一样,对爸爸对我对姨爹反应强烈。

晚上我从外边回来,妈妈抱着庆小兔在屋里哦哦哦地哄着庆小兔,我看庆小兔闭着眼睛不停地哼哼,我伸出手想把庆小兔抱过来,妈妈挥挥手轻轻地说:“他要睡了。”。一直到我洗完澡,妈妈才把庆小兔哄睡着,外婆说:“你走了,小九就一直这样哼哼着,不管怎么哄也不行,两个人轮流哄也不行。”。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