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48礼仪先生

2017-06-18 08:52 | 宝宝成长

2148星期二多云转小雨27~18℃客厅最高温度23PM2.5-72

外婆早早地把我叫起来说:“时间不早了,要起来了。”,我看电子钟才六点十分。我刚刚把饭刨进嘴里,外婆说:“你要去接庆兔兔了。”,我说:“不要紧,我定的有时间,我七点钟去接庆兔兔”,外婆说:“会不会迟到呀?”,我说:“来得及,每天我七点半接庆兔兔一般可以提前五分钟到幼儿园。”。

外婆一会就问一次是不是要去接庆兔兔了,没有办法我只好提前下楼,庆兔兔当一天的值日生,外婆比家里所有人都要急。

按响门铃,庆兔兔的声音从喇叭里传出来:“外公,我下下来。”。庆兔兔急急忙忙很快来到楼下,庆兔兔摆出一副跑步的样子说:“外公,今天要快一点走。”,我说:“不要紧,来得及。”,庆兔兔说:“不行,今天我是值日生。”,我说:“就是今天当值日生,现在的时间绰绰有余。”。

庆兔兔不跑了,庆兔兔停下来,庆兔兔用左手放在腹部,深深地弯下腰说:“早上好,欢迎你到幼儿园来。”,我说:“用不着腰弯那么多。”,庆兔兔说:“是这样鞠躬的呀。”,我说:“今天你是要给很多人鞠躬,你的腰弯太狠了,时间长了,弯腰的次数太多了,你的腰会酸的,弄不好会疼的,不过徐老师还会跟你们讲怎么做的。”。

小区外边的马路上没有一辆汽车的时候我牵着庆兔兔过马路,走到马路中间,一辆出租车就像飞一样的开过来,我猛地拉了庆兔兔一下,庆兔兔还在问:“外公,你怎么了?”,我说:“一辆出租车开过来了。”。我们停下来让出租车,出租车也看到我们,出租车也在前边不远处停下来,我犹豫一下拉着庆兔兔走到人行道上。

我说:庆兔兔,过马路,走过马路中间还要再看一下有没有汽车和电动车。”,庆兔兔说:“有一次我和妈妈过马路,一辆电动自行车开过来,我就把妈妈拉住了,妈妈说,以后妈妈过马路也要注意一点。”。

公交站上人并不是很多,但是来了一辆106,车上人满为患,庆兔兔说:“我不坐太挤的车。”。紧接着一辆K2公交车驶进来了,同样公交车上的人也不少,不能再等了,庆兔兔从后门上车。公交车上还不是水泄不通,人与人之间还有一些细微的空隙,庆兔兔已经在后门上车,后边还有很多人想往车上挤,于是我也从人缝间往里进。突然我被后边一个人用屁股狠命地撅了一下,我一个踉跄撞前边人的身上。我回头看一个胖乎乎个头不高的奶奶,她的整个身体几乎占据整个过道,我就是刚刚从她后面过来的这个奶奶前边椅子上坐着一个十几岁胖胖的男孩。这个奶奶努力阻挡旁边的人碰着她的孙子。我说:“你为什么要挤人呀?”,这个奶奶振振有词地说:“你不是要到后边去吗,我这是帮您到后边去。”,我说:“这是公共场合,大家都要互相礼让一下,都像这样还有什么社会次序而言。”,看见旁边的人都在望着她,这个奶奶连忙转到孙子一边把过道让出来了。

我回头对着刚刚被我撞着的奶奶说:“对不起,刚才撞了你。”,这个奶奶笑着说:“没有事的,这是公交车,要是想不挤,可以去坐出租车去。”。同样是带孙子的奶奶,却可以看出截然不同的表现,两个奶奶的素质教养天壤之别。

幼儿园操场上还在打扫卫生,庆兔兔看着操场上没有一个英雄二班的小朋友,庆兔兔问:“我是不是来早了。”。来到教室里,英雄二班的教室里已经有了七八个小朋友,我把兔小帅的被子衣服交给雪儿老师,雪儿老师拿着东西喊:兔小帅庆兔兔妈妈把你的被子给洗了。”。

八点钟我赶回家,庆小兔刚刚洗完澡在穿衣服,我喊庆小兔庆小兔没有理会我,可能是距离远了一点。外婆说:“我们小九今天穿衣服了。”,我说:“庆小兔今天穿着青花瓷衣服嘛。”。妈妈抱着庆小兔进屋做早操,给庆小兔进行按摩。我听见庆小兔在哼哼唧唧,我过去看,妈妈用手扶着庆小兔说:“你怎么非要翻过去呀?”,庆小兔这时候身子已经向右侧翻过去,也就是一步之遥,庆小兔努力挣扎着想翻过去,妈妈用手轻轻地在庆小兔肩膀上推了一下庆小兔翻了过去。

庆小兔抬起头,抬起上身把压在身子下边的胳膊抽出来,两个手伸到两边试图往前爬,可惜庆小兔还没有这个能力,只能原地不动划动胳膊蹬着两条腿。

八点四十分妈妈去医院做护理,我抱着庆小兔出去,外婆今天主动请缨要跟着一起出去转一会。

天上的云越来越多,满天的云彩想把天空遮的滴水不漏,阳光还是顽强的沿着云朵的缝隙,透过云彩薄弱的地方撒了下来。

春天是鲜花盛开的季节,外边路旁各种颜色形状各异的鲜花一朵朵一片片,橘子树的花虽然没有那么阿娜多姿,但是小小的白色花朵预示着明天硕果累累。枇杷树的花继续在开着,枇杷树的花更是黯然失色,无法引起路人驻足观看,可是一簇簇已经长成,有一些已经开始变黄的枇杷却引来不少人的口水。

每到有花的地方外婆就接过庆小兔让我拍照,外婆的身体确实不行了,抱着庆小兔没有五分钟,外婆说:“我的胳膊是不行了,我抱不动他了。”,接下来还是由我一个人抱着庆小兔进行自拍。

回到楼下已经九点十五分,双胞胎的爸爸抱着妹妹放进童车里,我让庆小兔贴近看着这个小姐姐。小姐姐仰面朝天地躺着,两个眼睛看着天空,庆小兔望着小姐姐笑,庆小兔把手靠过去,庆小兔只是想去摸,庆小兔的手始终没有摸到小姐姐。

外婆问:“你们现在哪家的老人在帮忙呀?”,双胞胎妈妈说:“原来有奶奶帮忙,上个星期奶奶回家了,说要休息几天。”,外婆问:“那不是你一个人带孩子呀?那以后就不能上班了。”,双胞胎妈妈说:“我还不是还在上班,我是在家里给他们上课。”,外婆问:“你在家里上课孩子怎么办呢?”,双胞胎妈妈说:“我就抱着她们讲课。”。

抱着庆小兔,我看见的每一样东西都要跟庆小兔说一遍,我准备做或者已经在做的事情我都会跟庆小兔说一遍。“我们要下楼了。”,“我们打开门,我们下楼了。”“这是楼下大门,只要用手拧一下大门就可以打开了。”“今天天上的云很多,但是还可以看到一点太阳影子。”“这是玫瑰花哟,你看大红的玫瑰多好看呀,这里还有粉红色玫瑰哟。”“有一辆汽车开过来了。”,“一个奶奶抱着一个小哥哥过来了,小哥哥多大了,是不是小哥哥要跟我们小九玩呀。”,。在家里也一样,不停地说,不停地让庆小兔看不同的的东西,现在庆小兔你让他一个人呆在那里是绝对不可能的。

回来庆小兔很快就睡觉了,放在床上庆小兔还是一震一震的,庆小兔每震一下就会跟着哼一声。我把庆小兔的腿垫高也不行,开始庆小兔动一下哼一声还能继续睡,可能就是十分钟庆小兔就不愿意了,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抱起来的庆小兔马上就睡着了,抱着的庆小兔偶尔也会震一下,我把庆小兔抱紧一点,庆小兔马上就不动了。不过庆小兔震动的次数明显减少,最起码比庆小兔自己躺在床上自己睡觉强许多。

九点二十分我低头发现庆小兔睁着两个大眼睛看着我,我说:庆小兔,你醒了,你怎么不喊外公呢?”。我继续抱着庆小兔,我让他玩机器人,机器人只要放在庆小兔手的活动范围里,庆小兔就会不停地用手摸机器人,用手拍打机器人,有一次庆小兔竟然握住机器人的摇把,庆小兔把摇把摇了半圈。

妈妈回来了,庆小兔有一点哼哼,外婆说:“是不是要给小九喂奶啦。”,妈妈说:“再等一会吧,让他躺着翻一下身。”。把庆小兔躺在沙发上,外婆在逗庆小兔庆小兔就看着外婆,我说:“你一直逗小九,小九一直注意着你他就不会翻身了。”,外婆不再拍手逗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向右翻转过去,庆小兔还是不能完全翻过去,于是庆小兔开始哼哼,妈妈过来轻轻地推一下庆小兔的肩膀,庆小兔趁机翻了过去。

今天我给庆小兔拍了好几段录像。

十点四十分妈妈给庆小兔喂奶,庆小兔肚子里有货了,马上巴巴跟着屙了出来。十一点十分庆小兔又在哼哼,妈妈说:“我们冲一点牛奶喝吧。”,妈妈冲了三十毫升牛奶,妈妈说:“如果他不喝,就用勺子喂。”。我把奶嘴放进庆小兔嘴里,庆小兔的嘴还是在啪叽啪叽响,妈妈高兴地对外婆说:“小九在喝奶瓶。”。可是就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看见庆小兔的嘴在动,牛奶却没有看见少多少,最终庆小兔用舌头把奶嘴抵了出来。妈妈拿起奶瓶看说:“小九也没有喝多少。”,妈妈叫来外婆抱着庆小兔,妈妈拿着勺子喂,庆小兔一样不领情,牛奶被庆小兔从嘴里赶了出来。

妈妈说:“小九不喝牛奶怎么办,过些时候我上班了小九怎么办。”,我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想那么多干什么,庆兔兔小时候你上班的时候不是也不喝牛奶,后来庆兔兔还不是喝了,小九怎么开始的时候还喝过几次牛奶呢。”。

十一点半庆小兔睡着了,十一点四十分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在床上只睡了十分钟又抱起来睡。

十二点二十分外婆换我吃饭,外婆刚刚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就醒了。姨妈庆小兔说:“你们看小九的双眼皮又出来了。”,妈妈说:“小九双眼皮早就有了,只不过一会有一会又看不见了。”,姨妈说:“是不是小九刚刚醒来,眼睛还有一点肿的缘故,小九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昨天拍的照片看的好明显。”。

庆小兔断断续续地哼哼着,想起来就哭几声,妈妈接过庆小兔庆小兔依旧这样。十二点四十分,妈妈说:“我们就再喝一点吧。”。

两点钟我午睡起来,庆小兔被姨妈放在童车里,庆小兔左手卷曲着,眼睛看着右手在抓车棚布。庆小兔已经有了一定的目标,手可以停留在目标物上好几十秒钟。看见我过来庆小兔向着我在笑,庆小兔的手继续留在车棚布上。我一边看电视,一边逗着庆小兔在玩,庆小兔的眼睛在我和他自己的右手之间不断地转换,我喊庆小兔庆小兔就转过头看着我,我看电视,庆小兔继续欣赏自己手在抓握物体。

两点二十分庆小兔想睡觉了,庆小兔从昨天开始睡觉前有一点想哼哼,这次明显有了一点哭腔,我问:“是不是妈妈的奶不够了,庆小兔没有吃饱。”,外婆说:“不会吧,妈妈的奶还是很多的。”。

两点半庆小兔睡着了,庆小兔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