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46爷爷奶奶来了

2017-06-16 08:46 | 宝宝成长

2146星期日多云转阵雨30~17℃客厅最高温度22PM2.5-67

昨天半夜外婆说起爷爷奶奶要来宜昌看庆兔兔庆小兔的事情,外婆还是有一点忧心忡忡,因为原来奶奶说过想庆小兔三个月以后把庆小兔带回当阳抚养,我说:“这不可能的事情,有妈妈在这里,爷爷奶奶不可能带走的。”,外婆说:“他在城市里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再回到农村去,能够适应吗?”,我说:“人是高等动物,人是能够适应环境的,就是皇上落难了,窝窝头野菜汤不是一样吃的津津有味。假设庆小兔带到农村去,我不怕庆小兔会冻着饿着,我最担心的就是教育医疗”,外婆说:“不是庆兔兔奶奶说,爸爸的小姨带孩子多么会带吗?”,我说:“没有一个人会说自己不会带孩子,关键是些人孤陋寡闻,祖祖辈辈的就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看到的听到的就是自己家里人的声音。我们一家几个人都在学习早期教育,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就是在现在的城市里也是屈指可数的。我们不怕不会,就怕不往前看,不抬头看看天翻地覆变化着的世界,走,就会跟上社会发展的步伐,停下来,你就可能离其他人越来越远,你就可能永远生活在社会最底层。”。

七点半外婆把庆小兔从房间里抱出来,我站在卫生间门口和庆小兔打招呼:“小九,你起来了。”,庆小兔趴在外婆的肩膀上没有转过头来,我说:“小九,你怎么早上起来不理睬外公呀。”,也可能庆小兔还没有完全清醒,也可能我离庆小兔距离太远,庆小兔始终没有看我一眼。

庆小兔来到卫生间,庆小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啊哟。”,这一口气拖的很长,音调悠扬,外婆说:“小九,你的叹气也有了乐感了。”。庆小兔半闭着眼睛,张开大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我说:“小九,你还没有睡醒呀。”,这时候庆小兔才看着我笑了。

打开尿不湿,尿不湿上没有巴巴只是鼓鼓囊囊的一泡尿。把庆小兔放进澡盆,发现庆小兔身体已经占据了整个澡盆,我记得庆兔兔小时候一直在这个澡盆里游泳,我说:庆兔兔那时候怎么在这个澡盆里游泳了。”,外婆说:“庆兔兔出生的时候还是夏天,庆兔兔在澡盆里游泳那时候还不到三个月,现在小九马上就要四个月了。”。

外婆说:“要是小九在农村,能够这样天天洗澡吗?”,我说:“天无绝人之路,孩子生长在农村一样过得好好的,最多是城市里的孩子一天洗几次澡,农村的孩子几天洗一次澡,你洗一次和洗十次有什么区别呢?就像一个家庭主妇,你一天扫地拖地四五次,和一天拖一次地或者一个星期拖一次地有什么区别,这是各个人的感受并非这就是必须,我们是要保证生活的最低质量水平就可以了。”。

洗完澡,擦干水,今天给庆小兔穿连体衣服,外婆说:“你穿这种衣服又像一个人。”,刚刚把尿不湿裹上,只听见噗呲一声庆小兔屙巴巴了,赶紧把尿不湿解下来,尿不湿上已经一片金黄。地板同时也在享受庆小兔巴巴的恩惠。我连忙用纸去擦地上的巴巴,地上的巴巴还没有擦干净,庆小兔的一泡尿就直接喷射到我的胳膊上。还没有来得及把垃圾桶移过来,紧接着庆小兔巴巴噼噼啪啪地流下来。外婆说:“小九,早知道你没有屙巴巴还不如给你端一下巴巴。”,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笑而且笑出声音来。

外婆把庆小兔抱回妈妈的房间,庆小兔又开始了今天的第一项功课做早操。

今天庆小兔的说话已经经常出现三个音节,甚至有时候还会出现四个音节,就是打哈欠庆小兔也会打出一个不一样的节奏。

外婆问:“是不是要个小九喂奶了?”,妈妈说:“早上是六点十分喝奶的,现在是八点半,可以喝奶了。”。

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无私的阳光照遍了大江南北,也照遍了我们小区的角角落落。

楼下玉兔兔妈妈抱着玉兔兔弟弟站在楼下,身旁放在一辆单人童车和一辆双人童车,就是说玉兔兔弟弟和双胞胎要出门了。

于是我抱着庆小兔去看他未来的小朋友,玉兔兔弟弟脸上的湿疹还没有完全消退,我让庆小兔靠近玉兔兔的弟弟,庆小兔伸出手想靠近玉兔兔弟弟,但是庆小兔的手好像还是有一点身不由己,想伸手,手却举不到玉兔兔弟弟的身上,玉兔兔弟弟手倒能够伸过来,但是还是漫无目的晃动着自己的手。

双胞胎爸爸抱着一个姑娘下来了,我说:“小姐姐来了。”,双胞胎爸爸有一点茫然,我说:“我们这个比你们的晚一个小时。”,这时候双胞胎爸爸才恍然大悟。双胞胎妈妈抱着另外一个姑娘下来。我说:“你们两个长得有一点大嘛。”,双胞胎妈妈说:“没有你们的那大,我们大的才十二斤,你们的好像十四斤了。”,我说:“像你们双胞胎能够长这么大已经很不错了。”,玉兔兔妈妈说:“她们一直是母乳,她们两个还吃不完。”。

看着大的一个脸上有一点伤,玉兔兔妈妈说:“这是谁抓的呀?是不是妈妈给抓的呀。”,双胞胎妈妈说:“她们指甲有一点长,要给她们剪指甲了。”。

我问:“你们分得清哪一个是那一个吗?”,双胞胎妈妈说:“这怎么分不清呀,这个是姐姐,这个是妹妹。”。这也是经常看,经常呆在一起自然就能够分辨出来,就好像黑色,我们都统称黑色,但是在印染厂工作的工人却可以分辨出几十种不同的黑色。但是我奇怪的是,妈妈在姨妈单位却经常被人认错,我们看来两个人明显地不同,最起码年龄相差五岁,妈妈高一点,胖一点。在姨妈的医院里经常有人把姨妈和妈妈搞混,有些人还以为妈妈和姨妈是双胞胎。

双胞胎妈妈问庆小兔乖不乖,我说:“还可以吧,就是他很喜欢笑。”,玉兔兔妈妈用手指着庆小兔说:“他就是爱笑,看见谁都笑。”,双胞胎妈妈用手指着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姐妹说:“她们两个很乖,每天躺着几乎不怎么要人去管。”。我看两个双胞胎姐妹躺在童车里一动不动看着天空,她们两个的头发剃了以后至今还没有长出来,玉兔兔弟弟头发略微长一点,但是也没有超过五毫米。

玉兔兔弟弟和双胞胎姐妹始终没有笑出来,几个人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流露,庆小兔却一个劲地朝着他们笑和他们啊啊地说话。

拉起车棚又盖上两层纱巾,他们三个小伙伴要到江边去散步了,小家伙眼前黑乎乎的一个车棚,两层纱巾挡去大部分光线。我不知道他们的妈妈们是怎么想的,我们带他们出去的目的是什么,不是就是为了呼吸一下江边的不一样空气吧,孩子在童车里什么也看不见,声音传到耳朵里也所剩无几,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我和她们虽然认识但是并不熟悉,我不能在她们面前夸夸其谈我的育儿之道,甚至我不能明白无误地提醒她们,各家各人都自己的育儿经,一旦人们对你感到厌恶,以后庆小兔就可能失去几个跟前的小伙伴。

九点五十分妈妈去姨妈家接庆兔兔庆小兔在我的怀里睡着了。

十点钟奶奶爷爷大姑妈一家来了,爷爷奶奶大姑妈一家三口,人人手里不空。这一次来了不再是蛇皮袋装的大包大包的蔬菜,今天带来一只九斤黄,一塑料袋蚕豆角,剩下的都是商店里购买的零食。妈妈说:“爷爷一直说想庆兔兔了。”,外婆说:“庆兔兔是长孙嘛。”,但是爷爷看见庆兔兔只是笑眯眯的看着,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庆兔兔一步。

奶奶走到我跟前了,奶奶伸出手要接庆小兔,我还有一点犹豫,因为庆小兔还在睡觉。外婆说:“你把小九给奶奶抱呀。”,我这才如大梦初醒,慌忙中把小九递给了伸着手已经等待一会的奶奶。

换了手的庆小兔马上醒了,看着抱着自己的奶奶庆小兔没有哭,小九打破了家里的沉寂,于是小九成了所有人的宠信,一个人一个人的换手,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只是疑惑地看着他们的脸,他们笑,庆小兔也跟着笑,他们和庆小兔说话,庆小兔也跟他们啊啊地说话。

今天是二姑妈家吃饭,大姑妈家的汽车要到4S店去保养,所以所有人要打的去市里。

马路边我们对面楼的小姐姐带着一个小弟弟在玩,庆兔兔马上凑过去跟他们说话,逗小弟弟玩,这个姐姐原来一直希望和庆兔兔玩,但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庆兔兔也想跟这个姐姐玩,但是庆兔兔有了其他好朋友就会把这个姐姐晾在一旁。我抱着庆小兔过去,这个小姐姐抱起庆小兔,这一下那个小弟弟不愿意了,小姐姐说:“你在吃醋呀?”,我连忙把庆小兔回来。

人太多要两辆出租车,奶奶伸出手牵着庆兔兔要往出租车里进,庆兔兔犟着身体往后退庆兔兔说:“我要跟着妈妈一起走。”,爷爷奶奶只好失望地上了车,奶奶临关车门还在跟庆兔兔招手:庆兔兔,你跟奶奶一起走吧。”,庆兔兔只是挥挥手没有走过去。

我们这辆出租车司机是一个愣头愣脑的司机,出租车开出去就是急速加速,很快就是一个急刹车,一路上就是这样加速刹车。我们坐在车上就是一个劲地剧烈地左摇右晃,庆小兔虽然我抱着,但是庆小兔是坐在我的腿上,庆小兔的头不由自主的跟着晃动,虽然庆小兔的头靠着我的胸口,我还是十分担心庆小兔的脆弱的脖子,我一直用手托着庆小兔的头。

一路上庆小兔没有睡觉,庆小兔好像已经能够看到很远的物体,因为我发现庆小兔眼睛始终跟着外边物体的移动,还有近处飞驰而过的汽车树木,庆小兔连续不断地转动着自己的头,转动着自己的眼睛在看。

刚刚在二姑妈家坐下来,奶奶借花献佛,不过这里也是奶奶的家,因为这是自己的女儿的家。奶奶拿起草莓递给庆兔兔庆兔兔摇摇头,外婆说:庆兔兔,你不是喜欢吃草莓吗?”。奶奶剥了一个芒果给庆兔兔庆兔兔说:“我不要。”,奶奶把盒子装的芝麻糖递给庆兔兔庆兔兔还是不要,奶奶还是拿了一块糖塞进庆兔兔的手里。

现在电视上正在演出电视剧,庆兔兔说:“妈妈我要看电视。”,外婆说:“你早上不是看了电视了吗?”,妈妈说:“今天是特殊情况,你要跟爷爷说,爷爷我要看我的动画片。”,庆兔兔就跟爷爷说“爷爷,我要看动画片。”,爷爷把遥控器递给庆兔兔说:“你看吧,你想看什么就自己调。”。二姑妈家的电视和我们家的不一样,庆兔兔拿着遥控器为难地说:“爷爷,我不会调这个电视。”,爷爷说:“爷爷更不会玩这个东西了。”。

现在的孩子比我们的老一辈还是更容易接受新事物,庆兔兔很快自己把电视节目调了出来,二姑妈说:庆兔兔,你怎么这么快就把节目调出来了。”,妈妈说:“现在的孩子都聪明,不要大人教,无师自通。”。

要吃饭了,庆兔兔不吃饭,庆兔兔继续看电视,外婆说:庆兔兔,你今天看电视看多了。”,妈妈说:“一年也不会有几天这种情况,就让他看吧。”。奶奶给庆兔兔拿饺子,庆兔兔连忙摇头说不要,妈妈说:“早上庆兔兔就吃的饺子,庆兔兔九点钟才吃饭。”,姑妈烤的糖饼,奶奶连忙给庆兔兔端过一片,奶奶说:“姑妈烤的糖饼很好吃哟。”,庆兔兔这才接过糖饼。

二姑妈问庆兔兔今年上学的事情,妈妈说:“想让庆兔兔磨基山上学,今年磨基山好多人报名,今年报考的又六百多人,实际只招收二百八十个学生。”。

吃完饭我和外婆回家了,午睡刚刚起来,我在杀鸡,鸡还没有断气,电话铃响了,妈妈说:“要外公来吧,小九哄不住了,所有的人都哄过了,也没有哄住小九。”。妈妈要我打的去,我还是坐快速公交的九路车,回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下午还会去,上车的汽车站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是从一个天桥上过去的,但是大概几个站名我还是记得,看见一个天桥,我也忘了看站名就下车了。下车我就觉得不对头,天桥上方向标志安放位置不对。

当我从天桥上下来想打听位置的时候,妈妈的电话在催我,我还以为妈妈已经在马路边等着我,这一下我有一点慌了神,我说不清楚我的具体位置,妈妈说:“这条路上有两个天桥。”,我这时候才知道我提前下车了。

我连忙打的来到二姑妈家,奶奶抱着庆小兔庆小兔已经没有哭了,庆小兔还对着我笑。

提前吃饭,早早地回家,庆兔兔说:“姑妈,我想把那个糖带走。”,这个糖奶奶先给庆兔兔一块,庆兔兔咬了一口就不吃了。一会看见大家都在吃,庆兔兔重新把那块糖放进嘴里,可能庆兔兔觉得这个糖好吃吧。因为这盒糖所剩无几,二姑妈重新拿了一盒芝麻糖给庆兔兔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