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42弟弟那么活泼爱笑

2017-06-12 09:55 | 宝宝成长

2142星期三小雨16~13客厅最高温度21PM2.5-63

六点半外婆起来刷牙洗脸,这时候妈妈抱着庆小兔出来了。庆小兔呆呆地看着我,庆小兔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我说:“小九,你今天怎么不笑了。”,我的话音刚落,庆小兔马上就张开笑脸。外婆问:“小九,你今天怎么起那么早呀?”,妈妈说:“其实小九早上六点钟就起来了。”,外婆说:“小九,你怎么醒那么早,是不是夜里没有睡觉呀?”。

妈妈说:“昨天晚上小九进屋睡觉,睡到十一点半屙巴巴,洗了屁股换了尿不湿,给他喂了奶,他一直睡到早上四点半。”,外婆说:“这个觉睡的蛮好嘛。”,妈妈说:“他睡的很安稳,一动不动睡着,四点半喂了奶,以后就睡的不是很踏实,有一点哼哼唧唧的,像睡又没有睡实在。”。

庆小兔起来身上穿起单衣单裤,外婆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在庆小兔身上盖上毯子。外婆给庆小兔讲故事,给庆小兔唱《拔萝卜》的歌。我过去跟庆小兔说话,庆小兔也跟我说话,庆小兔一直笑,有时候还会扭过脸,就好像大姑娘不好意思一样的表情,我说:“小九,你还不好意思呀。”,庆小兔的头转动已经相当灵活,好像看到东西反应也快了许多,两个又大又明亮的大眼睛。庆小兔说话的声音变得响亮,说话的音节变多而且出现高低音的变化。

我在日记上记录早上发生的事情,外婆给庆小兔念书,书还是《拔萝卜》画书,还有《三个好朋友》的塑料书。

妈妈给庆小兔在澡盆里放水,外婆给庆小兔找衣服,下了几天雨,气温有一点下降,庆小兔要换稍微厚一点的衣服了。庆小兔把两个拳头送到嘴里,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我说:“小九,你的坨坨就那么好吃呀。”。

雨终于停了下来,昨天晚上庆兔兔去姨妈家的时候大雨还在哗哗的下,今天早上外边的晾衣架上一点水也看不到了。

云遮天蔽日,太阳偶尔可以出现在某个云缝间,看见的只是太阳若隐若现的影子。

昨天晚上庆兔兔是穿着雨鞋到姨妈家的,早上我带着旅游鞋过去接庆兔兔。庆兔兔还在卫生间洗脸,脸盆放在地上,庆兔兔拿着毛巾在脸盆上扇动着,姨妈说:“庆兔兔,洗脸要好好的洗。”,庆兔兔连忙把毛巾浸到水里搓了几下挤干挂到毛巾架上。

庆兔兔问:“外公,昨天妈妈是不是在阅读识字上签字了?”,姨妈说:“妈妈昨天不是说给你签字了吗。”。走到楼下,庆兔兔又问:“外公,你要看看阅读识字妈妈是不是签字了?”,我打开书包把阅读识字拿出来,庆兔兔打开阅读识字仔细查找一番说:“是的,妈妈已经签字了。”。

来到小区外边的马路上,马路上的汽车让人目瞪口呆,整条马路被汽车塞的满满当当,所有的汽车都像蜗牛一样在马路上慢慢地蠕动。这样一条小区马路突然间变成了主干道,而且发生有史以来最堵日。

主干道上今天也是车满为患,从遥远的远处再到马路的另一头,一眼望不到边的汽车长城,所有的汽车在马路上慢慢地爬行。远远地看见一辆103开过来,人比车快,车就停在我们走到的地方,庆兔兔第三个上车,上车正好有一个人站起来准备下车,庆兔兔有了自己的宝座,这就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今天又拍了两张庆兔兔和值日生互相鞠躬的照片。

回来坐公交车想早一点回家,没有想到今天的汽车就那么多,汽车多的公交车竟然靠不了岸,人们在汽车的洪流里上下车,我们的公交车隔着两排汽车,司机怕出现绿灯,离公交站很远就开始开闸放水,开过了公交站还在陆陆续续地上人。我回到家已经八点半,就这短短的两站路公交车可能走了二十五分钟。

家里妈妈在给庆小兔收拾行装,我抱起庆小兔说:“走吧,我们去游泳去。”,妈妈说:“今天带小九去二姑妈那里打防疫针。”。

九点钟庆小兔喝完奶,妈妈说:“小九可能屙了很多巴巴。”,庆小兔来到卫生间,外婆打开尿不湿一看,妈妈惊奇地叫道:“我的儿,你的巴巴也真多呀,你的巴巴都漫了出来了。”,外婆说:“看来所有的衣服都要换了。”,庆小兔的衣服都被染上金黄色,妈妈说:“儿呀,再这样下去就没有衣服换了。”。连续几天的阴雨,庆小兔衣服都还没有怎么干,每天夜里衣服还用电风扇吹一夜,白天是不能用电风扇吹衣服的,我拍电风扇的噪声影响庆小兔的听力。

外婆说:“还好,是现在发现,如果在外边才知道,那还不知道怎么弄。”,九点二十分出门,庆小兔高高兴兴,庆小兔已经几天没有出去玩过了。

我刚刚把出租车的门关上,庆小兔竟然哭了起来,我说:“小九,我们是坐的士去二姑妈那里,以后你会经常坐车的。”,庆小兔马上不哭了,不过庆小兔的脸还是紧张兮兮的。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爱说话的人,司机的嗓门又出奇地大,在出租车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说话,甚至可以听到说话的回声。庆小兔又哭了,在家里稍微大一点的声音就可能把庆小兔吓一跳,我说:“小九,这是叔叔在说话,我们小九不要害怕。”。司机在前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后边的小乘客的哭声,可能他认为小孩子哭一会是很正常的事情,司机继续他的高谈阔论,没有办法我只好用庆小兔的帽子把庆小兔耳朵朝向司机方向的遮挡起来。

司机终于有了歇息的空隙了,我开始让庆小兔看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看着一座座向后飞速移去的大楼,我跟庆小兔讲述所看到的一切,庆小兔的表情终于松弛下来。

小小的街道卫生院里到处都是人,很多孩子在打防疫针,楼上楼下都可以听到孩子的哭喊声,来到这里庆小兔马上变得紧张兮兮。已经那么长时间没有看见庆小兔了,二姑妈马上把庆小兔抱过去,庆小兔的嘴立刻瘪了起来,还好庆小兔没有哭。二姑妈问:“他是不是怕生呀?”,妈妈说:“他才不怕生呢,他看见人就笑。”。

二姑妈在准备要用的器材,我抱着庆小兔坐在二姑妈的跟前,妈妈把庆小兔衣袖搂上去露出胳膊,庆小兔不知道这就是要打针,庆小兔还对着姑妈在笑。碘酒的消毒庆小兔也没有在意,当细细的针尖扎进庆小兔的肌肉里,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看着那么一针管的透明的液体推进庆小兔的胳膊里,我的心里还不是不是滋味。针头从肌肉里拔出来,庆小兔也没有停止哭声,一直到把庆小兔的衣服拉起来,庆小兔才停止哭泣。

打完防疫针还要等一会看看有没有反应,二姑妈抱着庆小兔聊天说话,庆小兔变得高高兴兴,到楼上给庆小兔称体重,庆小兔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增重了。

临走姑妈跟庆小兔再见,庆小兔只是看着姑妈,庆小兔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姑妈说:“五月二十六日还要打一针。”。

今天宜昌市天气预报是小雨,没想到真的在下雨了,本来妈妈打算带着庆小兔在市里到处走一走,雨水阻止了庆小兔在此一游的机会。

刚刚关上的士的车门,庆小兔就绷起了脸,可能是庆小兔不喜欢狭窄黑暗的空间,我把庆小兔的脸对着车窗外边说:“我们这是坐车回家,你看外边好多人都打着伞呀,现在外边在下雨,下雨就要打伞,否则雨就会把我们的衣服打湿了。”,庆小兔没有哭出来,庆小兔开始看车窗外的风景。

车窗上沾满了星星点点的雨滴,外边的风景变得浑浊不清,庆小兔也看不到什么。回来的一路是一路红灯,的士走走停停,晃动的出租车让庆小兔昏昏欲睡,我说:“你想睡我们就睡吧。”,把庆小兔平放下来,庆小兔马上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十点五十五分到家,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的手和脚又在一震一震的,每震一下庆小兔就会哼一声,有时候还会睁开眼睛看一下,没有办法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

中午吃饭,姨妈说:“庆兔兔早上起来就在问,我的阅读识字妈妈签字没有。”,妈妈说:“昨天我问他了,是不是老师要签字的,因为英雄二班的群里没有说签字的事情。庆兔兔说,我觉得好像雪儿老师要家长签字的,我还是给他签了字。”。

妈妈问我:“那一天是不是你说了龙盘湖国际小学降价了,一年大概三万五千块。”,我说:“是的,那一天是徐老师召集家长说的。”,妈妈说:“现在磨基山小学又俏了,学费每学期又长了一千块钱。”,姨妈问:“庆兔兔能不能报上呀?”,我说:“不行就上伍家岗小学。”,妈妈说:“现在磨基山小学一年收费将近三万块钱,如果磨基山小学报不上名。可以去上龙盘湖国际小学。”,我说;“龙盘湖那么远,每天要坐校车,现在交通事故那么多,万一出一次交通事故怎么办?”,姨妈说:“只是一个备选,万一报不上磨基山小学,就可以上龙盘湖国际小学。”,我说:“伍家岗小学不是不可以上。”,妈妈说:“伍家岗小学教学质量那么差,以后考不上重点高中怎么办?”,我说:“现在上学也太贵了,一年三万,上完高中就要四十八万,还没有考虑物价上涨,学费逐年提高,庆兔兔庆小兔两个人没有一百五十万可能大学是读不下来的。”。

三点钟庆小兔睡着了,放了两次没有放下来,三点半才把庆小兔放下来。四点钟妈妈起来了,庆小兔还在呼呼大睡。妈妈今天要去接庆兔兔放学,四点钟必须要喂庆小兔,还在睡梦中的庆小兔迷迷糊糊地张开嘴开始喝奶。

喝完奶的庆小兔已经清醒了,四点五十分我抱着庆小兔外出,今天开始带庆小兔去小广场,现在可以让庆小兔接触一下小朋友了。虽然不下雨了,天还是阴沉沉的,没有风,天又不冷,小广场聚集了许多小朋友。幼儿园还没有放学,小广场上都是还没有上幼儿园的小朋友,还有一些走路跌跌撞撞的小小孩。

不知道庆小兔能够看多远,反正庆小兔一直到处张望着,会走路的孩子还不能成为庆小兔的玩伴,没有上幼儿园的孩子,大一个月小几天就大不一样,所以庆小兔的玩伴就要和庆小兔差不多大小的孩子。

终于来了一个小姑娘,六个月长得很白,身体略微胖一点,庆小兔的胖和她们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小姑娘睁着两个大眼睛看着庆小兔,小姑娘躺在奶奶的怀抱里一动不动。庆小兔看见了却分外兴奋,两个手两条腿不停地动着,庆小兔试图伸出手去摸小姑娘,庆小兔还一直跟着小姑娘笑,小姑娘奶奶说:“这个弟弟怎么那么爱笑,怎么那么活泼呀。”

又来了一个小男孩,四个月有一点清瘦,皮肤比庆小兔还要暗。男孩也不怎么动,偶尔偏转头过来看一眼。我让庆小兔靠近去看这个小哥哥,小哥哥伸出手来抓庆小兔的衣服,庆小兔只是跟着小哥哥在笑,庆小兔手在动却不会去抓东西。男孩奶奶说:“他怎么那么喜欢笑呀,你看他的两条腿就没有闲过。”,男孩的妈妈问:“你们播放的是不是英语吧?”,我说:“不是,今天播放的上俄语,我们每天轮流播放英语俄语日语韩语。”,男孩妈妈问:“他能够听懂吗?”,我说:“小孩子会有口音,四川人孩子就会带四川腔,湖北人的孩子就会带湖北口音,这些口音没有一个人是家长老师教的,而是小孩子小时候听父母爷爷奶奶说的。”,男孩妈妈说:“这倒也是,听多了不用教也就会了。”。

庆小兔就是一个劲的动,庆小兔还是一个劲地在笑,这是看见庆小兔的人都在这样说。

五点四十分,几个小朋友陆续回家了,庆小兔也一起跟着回家了,回来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睡了。

六点二十分庆兔兔跟着妈妈回来了,妈妈说:“明天七点半到校。”,我问:“明天是什么日子?”,妈妈说:“明天是幼儿园家长开放日,明天七点半小朋友上幼儿园做准备,家长八点四十分入园。”。

我们吃饭,外婆抱着庆小兔过来看大家吃饭,姨妈说:“小九的双眼皮出来了。”,庆兔兔不愿意了,庆兔兔抱着两个胳膊仰着头一副不肖的样子,庆兔兔说:“我还不是双眼皮。”。姨妈说:“小九需要别人鼓励呀。”,妈妈说:“小九还小,小九不会吃饭,你就会吃饭,你会用筷子,弟弟就不会用。”,姨妈说:“弟弟要经常鼓励,弟弟才能够进步,所以以后你就要经常鼓励弟弟,帮助弟弟学习,弟弟就可以进步更快了。”。

六点四十分给庆小兔洗屁股,庆小兔就大哭小叫,怎么哄也不行,外婆说:“是不是要喝奶了?”,妈妈说:“还没有到时间吧?”,外婆说:“四点钟喝的奶,现在已经快三个小时了。”,一直到奶水进嘴庆小兔才不哭。

妈妈说:“庆兔兔,你吃完饭就要赶快做作业,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庆兔兔说:“我在收拾玩具。”,妈妈说:“放玩具你要好好地想一下,准备怎么样分类。”,姨妈说:“你是不是姨妈的好宝贝呀?”庆兔兔说:“是呀。”,姨妈说:“是姨妈的好宝贝,你就要赶快做作业。”,庆兔兔马上坐下来做作业。

妈妈今天在继续看《为孩子立界线》和《捕捉孩子敏感期》两本书。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