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41东西方育儿理念的不同

2017-06-11 09:44 | 宝宝成长

2141星期二中雨转小雨21~13客厅最高温度17PM2.5-52

昨天夜里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能听到庆小兔的哭声,十一点,凌晨一点,几乎每隔一小时庆小兔就会大哭一场,接着就是妈妈不停地哦哦哄庆小兔。难怪妈妈每天早上起来总是要说:“小九睡觉不踏实,小九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白天一天都是我带庆小兔,庆小兔除了睡觉,庆小兔总是笑眯眯的,不停地跟我说话,庆小兔不高兴的哼哼也有,哭几乎很少很少,哭的时间几乎可以用秒计算。

庆兔兔小时候妈妈很少干涉庆兔兔的事物,现在的庆小兔成了妈妈的重点培养对象。庆兔兔的小时候妈妈也看育儿书,不过看的还不是很多,大部分属于早教类的书籍。现在网络发达,妈妈可以买到五花八门的各国育儿书籍,妈妈是在套用全盘西方的育儿经验,是不是成熟的育儿经验我不知道,只是某些人的书作为模板为庆小兔定身量制教学方案。就是像西方的科学技术那样严谨,按照条条框框按部就班分秒不差地要庆小兔执行。我的思维还停留在中国的远古时代,春夏秋冬阴阳圆缺顺势而为。顺势并不是随心所欲无法无天,不同的人不同的时段,很多是不会一样的,要的是控制一个度。

我不知道我的教育理念错在哪里,我更不知道西方的程序化育儿又好在哪里。我不知道以后我还能不能把庆小兔带好,妈妈的西式育儿思想会一直缠绕着我对庆小兔的教育,妈妈具体事情不会去管的,但是妈妈的喋喋不休会让我不知所措,我只能利用好白天妈妈上班不在家的机会实施我的计划,至于以后的事情,也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这一夜我睡的迷迷糊糊,好像人在梦中,又像梦在心中。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再多的雨水也不能洗净我的烦恼。

早上六点二十分起来,外边还没有完全亮起来,马路上的路灯还没有熄灭。

我可能有病了,有很可能是极其危险的脑部疾病,右脚抽筋还没有好,右腿小腿肌肉的麻木还是那样,今天又觉得眼睛有一点泡的感觉,就像没有睡醒或者睡觉过头的感觉。我的记性不好,就是说明我的脑部血管纤细,年龄大了很可能会造成血管堵塞,就是我的身体再好也不可能抵挡脑梗阻的发生,是生是死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希望我能够坚持把庆小兔带到六岁上学,能不能实现就要看我的生命能不能网开一面,我现在有一点想停下日记,全心全意做气功,这是我最后的一线希望,也是我的唯一救命稻草。虽然我的身体一直很好,身上出现的种种征兆,不得不让我浮想联翩,我不惧怕死,但是我又不想就这样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除了可能的脑部病患的可能,我的身体维持我再活几十年应该没有问题。

我出去接庆兔兔的时候庆小兔还没有从房间出来,雨哗啦啦地下一个不停,庆兔兔下楼走路实在太慢,庆兔兔打起老虎伞,我说:“庆兔兔,你是小老虎,你怎么走路那么慢呢,你到底像谁呀,你遗传了谁的基因了。”。

庆兔兔说:“外公,我在楼上就看见下雨了,我到楼下还看到在下雨。”,我说:“雨是从天上落下来的,肯定你在楼上楼下都可以看到雨了。”。换好雨鞋,雨鞋就有了用武之地,小区的马路又要修了,一个个水坑一个挨着一个,雨鞋踩进水坑雨鞋的脚面都可以埋进水里,庆兔兔一个水坑一个水坑的走,庆兔兔唯恐漏走了一个水坑,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在雨中度过。

公交站的人不是很多,可能刚刚有公交车驶过,来了一辆106公交车。上车门口位置上的一个阿姨站起来说:“你们坐吧,我下一站就要下车了。”,遇上热心人,我连忙致谢,庆兔兔没有说谢谢直接就坐了上去,也可能庆兔兔认为我已经谢过别人了。庆兔兔用手指着公交车前边的玻璃窗角落说:“外公你看,这上边好多水哟。”,我抬头看,汽车玻璃窗上流下的水成了模模糊糊的一片,我说:“这个好像是瀑布哟。”。

庆兔兔指着驾驶室前边问:“外公,这是什么呀?”,我说:“那是监控视频,这个是司机看中间下车的人的情况的。”,庆兔兔说:“我说的是那个会动的东西。”,我这才知道庆兔兔问的是雨刮器,我说:“这个叫雨刮器。”,庆兔兔问:“别的汽车上是不是也有呀?”,我说:“每一辆汽车上都有雨刮器。”,庆兔兔说:“我有的怎么没有看见呢?”,我说:“雨刮器只是下雨的时候才开一下,平时雨刮器是停在玻璃窗最下边的。”,庆兔兔问:“怎么才能打开雨刮器呀?”,我说:“驾驶室前边的控制台上有很多按钮开关,所有的仪表开关都要放在司机能够看到,可以方便操作的地方。”,庆兔兔问:“为什么要放在容易操作的位置上呀?”,我说:“司机开车很辛苦,所有设计的东西都要让司机很方便,这就叫人性化设计。”。

到了一站,我把身体往庆兔兔跟前靠了一点,庆兔兔说:“外公,你靠的我我太紧了。”,我说:“这是公共场合,大家要互相谦让一点,这时候是上下车的时候,把过道让宽一点,别人上下车就能够顺畅一点。”。

要下车了,庆兔兔接过自己的老虎伞,雨伞靠在旁边的一个阿姨的腿旁边,我说:“庆兔兔,你的伞挨着阿姨的腿上了,下雨天大家都要互相照顾,互相体谅一下。”,庆兔兔马上把雨伞放到自己另外一边没有人的那一面,庆兔兔说:“这边没有人,不会把别人的裤子弄湿的。”。

下雨,今天也没有能够阻挡庆兔兔给值日生的鞠躬行礼,今天我手里拿着雨伞书包不能给庆兔兔拍照,庆兔兔进去恭恭敬敬给迎着门口站着的四个小朋友鞠躬还礼。突然旁边还有两个值日生给我鞠躬说:“爷爷早上好。”,庆兔兔站起身回头看,接着听到一个声音在说:“庆兔兔,早上好。”,庆兔兔马上就说:“磊兔兔,磊兔兔早上好。”。我这时候我才发现今天是英雄一班的小朋友做值日生,庆兔兔站在那里喊:“奇兔兔。”,奇兔兔没有注意到庆兔兔。这时候思兔兔在喊庆兔兔,庆兔兔这才和思兔兔去教室。

徐老师正在走廊里用拖把把地上的雨水拖干净,徐老师看见庆兔兔腿上的护套问:“庆兔兔,你腿上套的什么稀奇东西呀?”,看见徐老师,庆兔兔马上给徐老师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徐老师马上给庆兔兔还礼,庆兔兔马上扑上去抱着徐老师,徐老师连忙放下拖把也紧紧地抱着庆兔兔。

一方面我有一点不舒服,一方面昨天晚上的事情让我不快,我回来就开始写日记,我没有过去接庆小兔。于是外婆和妈妈两个人在看着庆小兔,外婆给庆小兔玩玩具,妈妈给庆小兔念I Can Read!-Biscuit and the Little Pup》。

九点四十分,庆小兔有一点不高兴,妈妈就给庆小兔唱《拔萝卜》,妈妈说:“是不是小九要睡觉了。”,不管妈妈怎么唱歌,庆小兔还是哼哼唧唧。

接着就是庆小兔不停地哭,外婆把庆小兔接过来继续哄,庆小兔继续哭声不断。妈妈坐在写字台在看《为孩子立界线》和《捕捉孩子敏感期》。

已经十点十分,庆小兔还是大哭不止,外婆没有把庆小兔送过来,我也没有过去把庆小兔接过来。庆小兔继续一个劲地哭,外婆有一点不耐烦地说:“你再哭,我就让你躺在沙发上好好的哭。”,庆小兔被放在沙发上,庆小兔的哭声并没有停下来。外婆重新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还是撕心裂肺地大哭,我实在听不下去,我出来伸出手要接庆小兔,外婆伸出手一挡说:“不要你抱。”,我说:“你们不就是想看着小九哭吗?”,外婆说:“哪一个人像你,昨天晚上九点钟了还和跟小九说话,有几个人这时候还没有睡觉呀?”,我说:“你们不要老是用自己的想法要求别人,我还不是每天晚上十一点钟才睡觉。”,外婆说:“你也不要用你的想法带孩子,你在网上查一查,看看别人的孩子是不是晚上九点钟就睡觉了,不要总是以为你说的对。”,我说:“你们不就是想让小九按你们的想法生活吗,庆小兔不愿意就哭,你们认为庆小兔哭是正常的,就是要他哭一会,现在庆小兔不是哭一会而是不停地的哭,没头没了的哭,你们就这样喜欢他哭的样子吗?”,外婆说:“我愿意要他哭的吗,是他自己一直在哭。”。

庆小兔终于回到我的手里,奇怪的很,庆小兔在我身上一声也没有哭,睁着两个大眼睛看着我。我说:“小九呀,我们要睡觉了。”,我不停地唱着歌谱,庆小兔很快就进入梦乡。

我把庆小兔放在大床上,十点五十分,庆小兔哼哼几声,原来庆小兔的头从枕头上斜落了下来,拍几下好像没有多大作用,我把庆小兔抱起来。

十二点钟我把庆小兔抱到客厅里,我刚刚打开电视庆小兔就睁开了眼睛,外边下雨今天不能出去,庆小兔只能房间里巡视。庆小兔已经能够看到两米以外了,我还是把庆小兔抱到所有的东西跟前看,因为是在一边走一边看,不会因为距离太近伤害了庆小兔的眼睛。

外婆吃完饭换我吃饭,妈妈吃完饭已经十二点四十分,庆小兔开始喝奶。庆小兔是早上八点二十分喝的奶,时间已经过了整整四个小时。

我一点半午睡起来,妈妈正抱着庆小兔看窗户外边,妈妈说:“小九,外边有什么呀,你看的那么兴奋?”。我从妈妈手里接过庆小兔,外婆两点钟午睡起来,外婆接过庆小兔。才过了五分钟听见庆小兔在哼哼,这是庆小兔准备睡觉的信号,我从外婆手里接过庆小兔。庆小兔很快一声不响地睡着了。十二点半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睁开眼睛对着我笑,我说:“要睡觉了,我们不玩了。”,庆小兔眼睛闭了一下又睁开,庆小兔又对着我在笑,没有办法只好把庆小兔重新抱起来,抱起来庆小兔又继续睡觉,接着又把庆小兔放到床上。

三点二十分庆小兔醒了,还是不能出去,虽然外表的雨已经不大了,庆小兔这么小,庆小兔的腰杆还不是那么硬朗,还不能一个手抱着庆小兔,一个手打着伞出去。天色阴暗,家里就更暗了,客厅开着五个射灯灯也不觉得有多亮。

三点半妈妈出来给庆小兔喂奶,庆小兔一直睡到我要去接庆兔兔,当我把庆小兔递给外婆的时候,庆小兔也醒了。

现在教室外边已经没有以往的热闹景象,这几天早早地开门放学,后到的家长还没有来的时候,早来的家长已经带着孩子已经走了。

英雄二班的小朋友都还在做作业,今天宋跳兔可能是犯了什么错误一个人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开始喊名字了,徐老师喊的多而出来的小朋友却寥寥无几,一个个小朋友就像小学生一样认认真真地趴在桌子上做作业。一个头上裹着白肚毛巾个子不高的奶奶过来牵着兔小帅的手,兔小帅过来说:“奶奶,我还要玩一会。”,原来这个奶奶是兔小帅的奶奶,兔小帅奶奶是一个典型的农民装束,脸上布满被太阳晒黑的古铜色。

奶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可是她的儿子却是事业有成,也就是兔小帅的爸爸已经是一个成功人士。一个人家庭出身无法选择,可是一个人的未来命运却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要为自己的今天哭天喊地,家庭的贫穷并不可耻,父母不是名人望族没有关系,最多你比其他人的成功要多付出一份努力,家里的钱再多那不是你的,金山银山总有用完的一天。

杨小跳要兔小帅当怪兽,庆兔兔杨小跳刘子贤钻到三角钢琴下边,当他们从木台上跑下来,兔小帅马上跑过去抓。刘子贤从木台上跑下来,兔小帅一把拉着刘子贤的衣服,刘子贤猛地一甩,兔小帅被甩转起来。兔小帅奶奶哪里看见过这种阵势,兔小帅奶奶连忙去扶兔小帅,兔小帅还没有站稳接着又跑了起来。

我说:“庆兔兔,不要玩了,今天还要去打架子鼓。”,庆兔兔没有一点不怨,痛痛快快地跟着我来到公交站。宋跳兔拿着伞跑过来问:“庆兔兔爷爷,庆兔兔可以不可以到我家。”,我说:“庆兔兔今天要打架子鼓,明天你再要庆兔兔去你的家玩。”。我回头看时,宋跳兔妈妈还不知道在哪里,宋跳兔这下可能又要挨妈妈的批评了。

一辆K2公交车装载了七个个英雄二班的小朋友,这辆公交车成了英雄二班的专车。庆兔兔站在后边的车门口,前边的小姑娘在喊庆兔兔,庆兔兔也喊她们,后边的听见了也在喊庆兔兔。马路边走着两个英雄二班的女孩,庆兔兔敲着玻璃窗喊,于是车厢里喊声震天,隔着玻璃窗,外边又在下雨,外边的小朋友根本听不见,车上的小朋友齐声呐喊,庆兔兔说:“你们不要喊了,他们听不见的。”。

这时候听见杨小跳在喊庆兔兔,庆兔兔问:“杨小跳你在哪里?”,杨小跳挥挥手站起来说:“我在这里。”。雨还在继续下,下车谁也没有等谁,庆兔兔径直走进琴行。

回家的路上,后边有人拉我的衣服,我回头一看是宗兔兔,宗兔兔问:“庆兔兔爷爷,庆兔兔呢?”,我说:“庆兔兔去打架子鼓了,你打架子鼓没有?”,宗兔兔说:“我没有打架子鼓。”,我问:“你画画没有?”,宗兔兔说:“我也没有画画,我明天放学要上画画课。”。

五点半庆小兔睡觉,六点钟庆小兔醒了

外婆让庆小兔躺在沙发上,外婆给庆小兔念书,玩玩具,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有一点不愿意了,外婆说:“这才躺下多一会呀,我们来做体操吧。”,于是外婆给庆小兔做体操。

七点半庆兔兔和妈妈一起回来,庆兔兔看见下午来的快递问:“妈妈,这是不是我玩具架。”,妈妈说:“是的,我们明天再装,你还要先做作业。”,庆兔兔拿起刚刚买回来的饮料说:“我要先喝这个。”,妈妈说:“回来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庆兔兔说:“是洗手。”,妈妈说:“洗完手就先写作业。”,庆兔兔说:“不是,是要先喝饮料。”妈妈说:“好,你喝完饮料就做作业。”,庆兔兔说:“妈妈,你要听我的。”,外婆说:“妈妈是大人。”,妈妈说:“不管你是不是大人,只要你说得对,妈妈就可以听你的。”。庆兔兔说:“妈妈,我是架子鼓老师,妈妈你打不好,我就揪你的耳朵。”,妈妈听了心头一惊问:“是不是老师揪过你的耳朵了?”,庆兔兔说:“我是假假地。”,妈妈说:“架子鼓的老师说,庆兔兔最喜欢聊天了。”。

庆小兔睡着了,庆小兔在床上睡了四十分钟,接着我又抱着半个小时。

八点五十分,庆小兔突然大哭,怎么哄也哄不住,外婆说:“要吃饭了。”,妈妈说:“六点钟才喝的奶。”,外婆说:“现在几点钟了。”,妈妈这才答应给庆小兔喂奶。

姨妈来了,姨妈要庆兔兔走,庆兔兔要把玩具架装完,外婆说:“还有那么多没有装,我们就放在这里,明天让你回来我们再装。”,妈妈说:“一共三个架子,一个整理架我们还没有组装完成,还有一个书架,还有一个角架,等你明天放学回来再装。”。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愿做水中鱼

愿做水中鱼 2017-06-11 09:45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