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40孩子不等于老小孩

2017-06-10 10:08 | 宝宝成长

2140星期多云转大雨27~17客厅最高温度22PM2.5-74

天是那样的蓝,蓝的一望无边,云一朵也没有,就像一颗纯净蓝宝石,一个金灿灿的太阳挂在房顶上,阳光已经铺满小区的房顶。

庆兔兔从楼上下来,庆兔兔问:“外公,我刚刚在楼上听到你和一个小姑娘说话,她们是谁呀?”,我用手指着前边正在走的小姑娘说:“那不是吗?”。

妈妈买的花露水终于买来了,每年入夏每个小朋友都要买一瓶花露水带幼儿园去,其实一个夏天一瓶花露水用不完,但是幼儿园又不敢集体统一买了花露水,只好由家长买了送到幼儿园去。收钱买东西可能会涉嫌幼儿园乱收费,所以宁可浪费幼儿园不愿意落一个乱收费的恶名。这是一个奇怪的逻辑,教育局明文规定不准乱收费,可是这又是必须要用的,宁可给国家造成资源浪费,也不可避免的让家长多用钱,为的就是迎合上级部门的一纸公文。

不是就这一件事,私立幼儿园没有国家补贴,私立幼儿园的开销就是家长的钱袋子,明明可以少用一点钱,现在是不得不浪费用更多的钱。上级教育主管部门是干什么的,是把更上级的意图贯彻下去,就是指导下边的学校幼儿园有法可依,监督检查底下学校幼儿园执行情况。国家的态度很明白就是不能私立名目收取家长的钱,目的是为了让家长能够减少一点负担。本来几瓶花露水可以用一个夏天,现在却是几十瓶花露水可以开一个花露水超市,一个有益于民众好事却被执行者变了味。

今天的公交站又是人满为患,一辆K2公交车驶过来了,这是一辆爆仓的公交车,公交车两个门口人就塞的满满的。下车的人很多,上车的人就更多了,庆兔兔从后门上车,我就在前门上车,人太多又不能挤,上上下下都是孩子爷爷奶奶。我根本就没有办法靠近车门。人们纷纷地涌向后门,我随着人流也跟着来到后门上车,庆兔兔还探着头在车上寻找我。这是我有史以来最看到的最拥挤的公交车,车上已经变成铜墙铁壁,后边的人还源源不断。

一个奶奶带着孙女站在后边座位的路口,里面多多少少还有一点空隙,可是这个奶奶并没有想到里面还可以站人。车下的人在大声喊着:“那个奶奶,你往里走一步,还可以上几个人。”,那个奶奶只是回头看看并没有移动的意思,后边一个爷爷踮起脚尖伸出手去拍那个奶奶:“里面还有那么多空,你往里走一点好不好。”,无奈之下这个奶奶往里走了一步,就这一小步,又让下边的孩子又上了好几个。

到了下一站,开始下车了,上车的人多了,自然下车的人也少不了,都是上班上学的人。上车挤,下车急,可是你心急到遇上一个慢郎中,一个爷爷是上一站最后上车的,他搂着孙子就站在门口最底下。他站在那里,本来可以下两个人的车门现在只能勉强挤下一个人,想下车人拼命地喊:“这个爷爷你是不是让一下,让我们先下车。”,这个爷爷好像是耳背,只是两个眼睛看着下车的人,喊的人越来越多,这个爷爷没有往上跨一步,也没有想先下到车底下让别人先下车,只是把自己的孙子搂的更紧一点。

再小的缝隙,水终归会漏完的,在众多人的嚷嚷声中,该下车的都下车了,这个爷爷就好像板上钉钉,一直站到下一站下车。

当庆兔兔来到幼儿园,幼儿园已经准备升国旗仪式了。今天庆兔兔进到幼儿园,几个值日生没有鞠躬,这个班的老师要值日生站成两排,老师拿着手机在给他们拍照。庆兔兔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了着落,庆兔兔只好走到老师后边看老师拍照。值日生就要尽值日生的职责,拍照留念没有错,有的是时间,你们早来一会,或者已经没有人进出的时候,为拍照而拍照而把应该做的事情忘在脑后。就像一个战士为了留念而忘记了站岗放哨一样,孩子虽然还小不知道这些,但是孩子终归要长大,我们老师的职责就要孩子明白一切事理。

妈妈今天在继续看《为孩子立界线》和《捕捉孩子敏感期》两本书。

我回到家妈妈正在给庆小兔喂奶,今天是庆小兔游泳日,八点四十五分庆小兔来到小阿福,今天已经来了两个小宝宝,很快三个小朋友都进到游泳室。

庆小兔今天是在靠近走廊的玻璃墙跟前,庆小兔很乖,庆小兔已经知道两条腿乱蹬了,庆小兔的手还不是很灵活,开始是左手在无意识地划水,后来变成了右手划水,最后是两个手轮流划水。妈妈还是在看手机,偶尔举起手逗一下庆小兔。我站在玻璃墙外边,当庆小兔脸转过来的时候,庆小兔看见我,庆小兔笑了。

庆小兔好像无意中可以大部分时间脸朝着妈妈或面向着我,后来庆小兔朝着我的时间就多了起来,是庆小兔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我还搞不清楚。

可能是庆小兔最小,时间刚刚过了十二分钟,妈妈就叫服务员过来给庆小兔洗澡。

回来,路上播放俄语母语,庆小兔的脸朝向前方,我不时地看看庆小兔,庆小兔一直两个眼睛睁的大大的。走到小区门口过马路的时候,一个奶奶说:“他好像要睡了。”,我低头看了一眼,庆小兔的眼睛已经眯成一条缝了,把庆小兔横过来抱着,在庆小兔身上盖上毯子,庆小兔马上闭上眼睛睡着了。庆小兔好像对环境也有反应,刚刚走进我们楼的门洞,庆小兔就睁开眼睛了,不知道是亮度突然变暗还是温度明显变化引起的,进了门庆小兔又闭上了眼睛。

九点四十分到家,到家庆小兔就打起轻微的鼾声,九点五十分放到床上,庆小兔的手还不时地一震一震的,两条腿一蜷一伸,十点十分庆小兔就不愿意了,于是我抱着庆小兔睡。

妈妈买了一个车位是留着以后用的,也是为了增值保值的,昨天姨爹把租来的车停在妈妈的停车位上,当把汽车开出去门卫说:“这个车位不是这个车号。”。今天妈妈去了物业,物业居然说:“是有人打电话说这个车位是他的。”,车位是谁买的物业一清二楚,现在突然物业说我们的车位另有主人,妈妈说:“别人打电话说这个车位是他的就是他的,你们就没有问一下他住在哪里,他有没有要他出示身份证,这个车位谁买的你们物业一清二楚。”。回到家妈妈说:“就是物业内部把我的车位转卖给其他人或者就是拿我的车位做人情,这样这辆车进出小区就可以不交停车费。”。

十点半庆小兔醒了,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屁股下边噗噜噜的响起来,妈妈说:“好了,小九终于屙巴巴了。”。外婆妈妈给庆小兔洗屁股,庆小兔进卫生间就大哭大叫,还没有看见过庆小兔哭的那么伤心,洗多长时间,庆小兔哭多长时间,洗完了庆小兔继续在哭,外婆说:“我们小九要喝奶了。”,妈妈还在问:“是不是到时间了。”,一直到妈妈给庆小兔喂奶,庆小兔才停止哭泣。

我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转,房间里每一个角落,每一样玩具都让庆小兔看,给庆小兔讲都是什么玩具,这个玩具是怎么玩的,这个玩具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什么材质做的。

十一点半带庆小兔出去,这一次主要是去看花,又不敢靠的太近,拍花里飞的昆虫飞出来。

十一点五十分回来,妈妈给庆小兔念书,先念《Biscuit》再念《海鸥姑娘》。

十二点二十分妈妈把庆小兔抱进房间,一点钟二十分我还在睡觉就听见庆小兔在哭,我起来庆小兔又不哭了。推开门看庆小兔正在喝奶。喝完奶庆小兔又高兴起来,外婆过来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外婆跟庆小兔说话,庆小兔和外婆说话。外婆看电视,外婆的手里拿着小红马在拍着,外婆看着电视嘴里在和庆小兔说话,庆小兔不愿意了,可能是外婆眼睛没有看着庆小兔。

给庆兔兔买的白板来了,宽七十厘米高九十厘米,红色的边框,两个红色铁管支架,我抱着庆小兔看白板,我说:“这是妈妈给你和哥哥买的白板哟,这个白板可以写字也可以画画,现在你还很小,等你长大一点,可以要哥哥教你画画哟。”。

两点五十分庆小兔哼了几声,外婆说:“小九要睡觉了。”,让庆小兔平躺下来,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看看我就静静地躺着,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睡着了。把庆小兔放在床上五分钟,看见庆小兔在动,庆小兔睁开了眼睛,我走过去庆小兔对着我笑,我说:“睡觉了,我们不笑了。”,庆小兔继续和我笑,我说:“外公去洗一个手就来抱你。”,等我从卫生间回来,庆小兔有一点想哭了,抱起来庆小兔,庆小兔笑了一下又继续睡了。

我准备去接庆兔兔,庆小兔还没有醒来,我把庆小兔递给外婆手里,庆小兔醒了,庆小兔睁着两个大眼睛看着我。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英雄二班连续几天放学都提前开门了。还是乖乖兔先出来,乖乖兔没有走站在走廊里看着我,乖乖兔好像知道庆兔兔今天不打架子鼓。庆兔兔出来了,乖乖兔马上走过来喊庆兔兔,庆兔兔迎上去牵着乖乖兔的手,乖乖兔说:“庆兔兔,你今天去我家玩吧。”,当走到乖乖兔奶奶跟前,庆兔兔对乖乖兔奶奶说:“乖乖兔奶奶,我今天没有架子鼓,我可以不可以去你家玩呀?”,乖乖兔奶奶高兴地说:“你去,奶奶还不欢迎吗。”。

乖乖兔奶奶说:“庆兔兔,把你的弟弟抱我们家吧。”,庆兔兔说:“不行。”,乖乖兔奶奶问:“为什么呀?”,庆兔兔说:“因为小九是我的弟弟呀。”,乖乖兔奶奶说:“可是你弟弟好喜欢奶奶哟。”,庆兔兔说:“我弟弟最喜欢我。”,乖乖兔奶奶说:“庆兔兔,你也太小气了,奶奶回来把你弟弟抱到我们家去。”,庆兔兔说:“不行,这是我的弟弟,你不能把我的弟弟抱走。”。乖乖兔奶奶说:“你弟弟叫小九,庆兔兔你就应该叫大九。”,庆兔兔马上在乖乖兔奶奶身上打了一下说:“我不叫大九,我叫庆庆。”,乖乖兔奶奶笑着说:“庆兔兔,你今天怎么打奶奶呀,回来我要告诉你外婆的。”。

庆兔兔说:“外公,我要尿尿。”,我用手指着树丛说:“你就在灌木丛里尿尿。”,乖乖兔说:“你快一点尿,我在这里等着你。”。

乖乖兔把书包里的一塑料袋拿出来,庆兔兔也把自己的书包里的塑料袋拿出来,庆兔兔举着塑料袋说:“今天晨兔兔过生日,这是我自己选的,我不喜欢小黄人。”,乖乖兔的塑料袋是蓝色的。

从教室里出来两个人就一直牵着手,从幼儿园出来,路上小朋友多了。乖乖兔的小朋友多是女孩,光说话不奔跑不是庆兔兔的风格,乖乖兔在说话,庆兔兔就到处跑到处藏,乖乖兔嘴在说话,乖乖兔的两个眼睛始终在看着庆兔兔的去向。路上乖乖兔就是一个监督员,乖乖兔不断地喊着庆兔兔,庆兔兔刚刚走远,只要听见乖乖兔喊,庆兔兔马上就跑回来。白龙马小区庆兔兔爬上旗杆底座,乖乖兔忽然发现庆兔兔不知去向,乖乖兔马上回头一喊了一声,庆兔兔瞬间就来到乖乖兔跟前。在五一广场水族馆宠物店庆兔兔跑过去,乖乖兔说“庆兔兔,你走不走。”,庆兔兔老老实实地马上转了回来。

乖乖兔和一般小朋友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喜欢学习,以后上学可能就是一个学霸,路上说的很多都和学习有关的东西。

除了唱歌,今天乖乖兔说起了绕口令,乖乖兔说:“楼下住个小冬冬, 小冬冬认字问公公, 老公公走路扶冬冬, 冬冬说楼上有个好公公,公公说楼下有个乖冬冬。庆兔兔该你说了。”,庆兔兔也跟着说,但是庆兔兔说起来就没有乖乖兔那样口齿清楚,丢三落四地也结结巴巴。乖乖兔说:“你说的不够快,应该这样,楼下住个小冬冬, 小冬冬认字问公公,”,庆兔兔重新说,庆兔兔说是说快了,没有说完,庆兔兔说:“这个也太长了。”。乖乖兔说:“我们再说一个,庙里头有只白猫,庙外头有只黑猫。庙里头白猫骂庙外头黑猫是只馋猫,庙外头黑猫骂庙里面白猫是只懒猫。”  ,庆兔兔说是说完了,同样是说的结结巴巴。

我问:“庆兔兔,你要不要到乖乖兔家做作业。”,庆兔兔说:“我要回自己家做作业。”,乖乖兔奶奶说:“今天乖乖兔还有围棋课,你们要早一点做作业。”,庆兔兔:“我在乖乖兔家不做作业,我等回家再做作业。”。

当我回到家,外婆问:“为什么不要他回来做作业。”,我说:“这是乖乖兔放学就喊了他的,要不庆兔兔现在还在外边玩呢。”。

妈妈抱着庆小兔,让庆小兔看哥哥买回来的白板,妈妈说:“这是白板,这是红色边框的白板哟,是哥哥自己选的颜色哟。”,妈妈用手指着刚刚写上去庆兔兔的名字说:“这上边的字是哥哥的名字哟,哥哥的名字叫庆兔兔,我们小九的名字叫庆小兔。”,妈妈拿着压纸的磁铁说:“这个是磁铁,是用来压画纸的,你看这个是红色的,这个是黄色的,那个是绿色的。”。

六点二十分叫庆兔兔回来,听见庆兔兔的声音,杨小跳来到窗户跟前,庆兔兔问:“杨小跳你在干什么?”杨小跳说:“我在削铅笔呀?”,庆兔兔说:“你的铅笔还在我这里。”,杨小跳说:“庆兔兔,铅笔你要还给我哟。”,庆兔兔说:“明天早上我再给你。”。姨妈抱着庆小兔下来了,庆兔兔跟着姨妈一起走,我说:“庆兔兔,你还有作业没有做。”,庆兔兔说:“我要去叫姨妈。”,姨妈说:“你怎么不回家做作业呀”,庆兔兔说:“我要跟着姨妈一起回家。”

妈妈说:“庆兔兔,你每次用完白板一定要把白板归位,要把黑板擦放回原位。”,庆兔兔拿了一张白纸,庆兔兔画了两个十六分音符,一个四分音符,又画了两个十六分音符和一个四分音符,庆兔兔说:“妈妈你唱一下。”,妈妈按照节奏就像打鼓一样说了一遍。

庆兔兔说:“杨小跳送给我一支铅笔。”,外婆说:“杨小跳,不是要你还给他吗?”,庆兔兔说:“杨小跳要我帮他削一下铅笔。”,外婆说:“那怎么叫他送给你呢,他是要你给他帮忙。”,妈妈说:“不要追究这些,小孩子的心思我们大人无法知晓,他认为是送的就是送的。”。

我感到有一点奇怪,你送我东西和我给你帮忙,完全是两码事。你送给我东西,我是得到你的恩惠,我帮助了你,是你接受了我的援助,这个完全是两个概念。小孩子对一些事物不了解,我们家长有义务告诉孩子,让他们能够区分是非曲直,错的就是错的,对的就是对的不能混淆是非。

九点钟妈妈把庆小兔抱进房间哄庆小兔睡觉,我们在客厅听见庆小兔一直在哭,我进屋说:“把庆小兔给我吧。”,妈妈今天还是把庆小兔抱给了我。我接过庆小兔,庆小兔就不哭了,庆小兔连哼哼也不哼哼了,庆小兔睁开两个大眼睛看着我,庆小兔啊啊啊地和我说话。

于是我抱着庆小兔在客厅里看所有的的东西,给庆小兔讲各种各样的知识,我洗澡,我把庆小兔给了外婆,外婆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我洗澡出来,我说:“不要光是把小九放在沙发上,要跟他说话。”,外婆说:“睡觉前不能说话。”,我说:“小孩子也不是成年人,更不是老年人,老年人睡觉前如果多说一点事情,晚上就有可能一夜睡不着觉。小孩不是老人,小孩子没有那么多心思,你不管跟他说多少话,该睡觉的时候他自然就睡了,该醒了他自然就醒了。但是不能强迫小孩子睡觉吃饭,庆小兔还没有六个月,现在还没有必要跟成年人一样按成年人的作息时间吃饭睡觉。”。

九点半,外婆说:“你不能再跟庆小兔说了,要睡的时候不能让他太兴奋了。”,我说:“小孩子是大人吗?”,妈妈听见我们说话出来说:“小孩怎么不和大人一样,该睡觉就要睡觉。”,说着妈妈把庆小兔从我的手里抱走,我说:“你们愿意带就自己带,以后不要不想带的时候就往我的手里塞。”,说真的,最近我的身体有一点不妙,我唯恐我突然昏倒让庆小兔受伤。

妈妈关上门,开始哄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就嚎啕大哭起来,外婆说:“他不想睡就暂时不要哄他睡。”,妈妈说:“他是想要睡了。”,外婆说:“他还没有睡就先抱他一会。”。妈妈说:“本来他早就要睡了,庆兔兔在家里一闹,小九就醒了,一直不想睡。”,妈妈还是哄不住庆小兔,只好把庆小兔抱出来,来到亮堂堂的客厅庆小兔又不哭了。

妈妈重新把庆小兔抱进房间,庆小兔又开始哭起来。十点钟,庆小兔不哭了,妈妈可能又采取喂奶的方式让庆小兔睡觉,这时候妈妈却没有按照规定时间给庆小兔喂奶了。

    今天外出我的右脚掌大半边都有一点发麻,我越发觉得我的大脑可能发生问题,老年人发生脑血管的病变这是人无法控制疾病,现在我只能听天由命,我想做气功做最后的努力。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