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21妈妈的育儿书

2017-05-22 08:44 | 宝宝成长

2121-201745日星期三中雨20~14客厅最高温度19PM2.5-137

无意中抱着庆小兔去妈妈屋里书架上看书,妈妈房间里有两个书架,一个在写字台上这是妈妈的书架,一个放在庆兔兔的电视旁边,这个是庆兔兔的书架。庆兔兔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庆兔兔自己的房间里的写字台上有一个更大的书架,现在沙发上宽的那一端也成了庆兔兔放书的书库。

原来我知道妈妈有不少育儿书籍,记忆中可能有二十几本,今天给庆小兔讲书架上的书,没有想到妈妈的育儿书已经填满自己的书架,就连庆兔兔的书架最上边一格也成了育儿专柜了。妈妈的文化水平我是不能与其相比的,妈妈能够看那么多书我是没有想到的,就是一个专业从事幼儿教育的工作者未必会那么用功。

妈妈缺少的是系统育儿专业的学习,但是作为一个专业育儿工作者我想可能绰绰有余。我也看育儿方面的书,我是四十年前看的十几本早期教育的小册子,和妈妈看的书相比真的有一点小巫见大巫了。妈妈现在有了更多的时间去研究育儿知识,也有了足够的育儿的实践经验,难怪妈妈教育起庆兔兔那样慢条斯理,一篇篇的长篇大论让我一下子甘拜下风。妈妈就像一个给幼儿园上课的专业老师,我像一个给还没有上幼儿园小朋友的保育员,也难怪我确实着重点就是放在三岁以前的,妈妈的教育方向是三岁以后的,妈妈更像是一个给幼儿园老师讲课的老师。

天气预报说今天是中雨,云压得很低很低,乌云沉重意味着空气的流通不畅,雾霾慢慢地积累起来。我将衣服晾出去,外婆说:“昨天预报今天有大雨。”,我说:“天有不测风云,是雨是晴谁也说不清,衣服不能一直晾在屋里,等一会下雨了,我们再把衣服收回来。”。

七点钟准时给庆小兔洗澡换衣服。

七点二十五分我去接庆兔兔,下楼打开门,庆兔兔反身用手推着大门让五楼的女孩出来,尽管庆兔兔热情有加,可是小姑娘和奶奶没有一点表情,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静悄悄地牵着手就离开了。

看见庆兔兔过来,我提着书包就走,庆兔兔说:“外公,你不能走那么快,你要等我过来了再走。”,我说:“我又没有走很快,你是小白兔,你应该走的很快吧。”,庆兔兔说:“外公,你走的太快了。”,我说:“小白兔还和小乌龟比赛呢,小白兔怎么会走不快呢?”,庆兔兔问:“外公,你是属什么的?”,我说:“你不是知道外公是属什么的呀?”,庆兔兔说:“外公是属猪的,豹子跑的最快,豹子比猪跑得更快。”,我问:“豹子比小白兔跑的快吗?”,庆兔兔说:“豹子比所有的动物都跑的快,豹子是跑步之王。”。

刚刚从房角转过来,宗兔兔就在喊庆兔兔,一辆K2公交车驶过来,我说:“公交车来了,我们快走几步。”,宗兔兔迈腿就跑,庆兔兔紧紧相随,等跑到公交站两个人已经气喘吁吁,两个人蹲在马路边两个手托着腮帮子喘着粗气。

从公交车后门上车已经成了庆兔兔的专利,虽然从后门上车不怎么合适也不合法,但是幼儿园的孩子不用买票,在前门和成年人去挤孩子会很难适应,孩子在前门上车会影响人们上车的速度。

宗兔兔上车就在问:“庆兔兔呢?”,我说:“庆兔兔已经在后边了。”。两个人站在后门,一个年轻的爷爷带着一个男孩,这个爷爷在后边大声地叫着男孩的奶奶:“后边还有位子。”,年轻的奶奶因为跟前站满了爷爷奶奶和孩子没有办法挤过去,那个年轻的爷爷干脆站起来喊,庆兔兔宗兔兔回头看后边有位子,两个人马上从人缝里钻了过去。

庆兔兔宗兔兔议论的就是《赛罗》,“你有什么卡片?”“你的赛罗是不是这样的。”“这个赛罗是很厉害的。”,车厢后边就是听见他们两个人的声音。旁边一个小男孩穿着一身黄色恐龙服装,小男孩也转过身来跟他们两个搭话,不过小男孩就是起哄。小男孩一蹦一蹦地跳跳到他们两个面前,宗兔兔说:“赛罗不是这样跳的,赛罗是两个脚并拢跳的。”,小男孩马上并拢脚跳起来,小男孩嘴里说着:“变身。”。

宗兔兔说:“小屁孩。”,说着宗兔兔两个手张开,两个大拇指靠在太阳穴上,宗兔兔不断地煽动几个指头伸出舌头对着小男孩做怪相。这时候小男孩奶奶突然转过脸,炒着奇怪蹩脚的普通话说:“你们不能打弟弟哟,弟弟生病了哟。”,小男孩没有一点生病的样子,继续和宗兔兔做怪相,宗兔兔同样以怪相回报。这是我第二个碰见无缘无故说别人打自己孩子的奶奶,她们这样畸形呵护孩子会给孩子培养一个什么样的信念呢,是说谎呢,还是无中生有嫁祸于人呢。

今天我们是从另一边过马路的,等走到幼儿园门口,碰见杨小跳从十字路口那边过来,弄不好杨小跳和庆兔兔坐的是一辆公交车。

九点半带庆小兔巡游小区,今天播放俄语母语,庆小兔精神很好,因为主要是在林荫小道上走,庆小兔基本上就是抬头看上边的树叶。有人过来说话,我还没有开口说话,庆小兔已经笑脸相迎,庆小兔越来越喜欢笑了。我跟外婆说:“小九看见人就笑。”,外婆说:“昨天姨妈抱着庆小兔出去,姨妈和别人说话,庆小兔也迫不及待地和别人啊啊的说话。”。

十点钟,庆小兔有一点不高兴了叽里咕噜地哼着,我说:“是不是要吃饭了,我们小九饿了。”,庆小兔根本就不听,我说:“我们这就回家。”,庆小兔看着我哼哼着。已经来到我们家楼的后边,庆小兔还是不依不饶,没有办法只好加快速度往家里跑。

回家庆小兔马上开饭,庆小兔奶刚刚下肚,妈妈就在喊:“小九屙巴巴了。”。庆小兔真的成了巴巴儿,金黄色的巴巴从尿不湿的后边漫到腰上,庆小兔裤子染上一层黄色,就连庆小兔的上衣边沿都染成了黄色。庆小兔没有哭,洗屁股换衣服庆小兔就是一直看着外婆。那么多的巴巴屙出来,妈妈只好重新给庆小兔喂奶。

今天上午庆小兔睡觉不是很好,抱着睡着了,放下五分钟就哼哼起来,再抱起来庆小兔继续呼呼大睡,再放下再次重演哼哼大戏,最后没有办法只好一直抱着,我一直抱到十二点半,外婆吃完饭换我吃饭。

十二点四十分妈妈给庆小兔喂奶,妈妈说:“昨天夜里小九就是这样放不下来。”。

阴沉沉的天越来越阴沉了,衣服不能不收了,外婆在收衣服的时候,杨小跳奶奶从楼下经过。外婆问:“你是给他们送菜的吗?”,杨小跳奶奶说:“反正没有事情,给他们买一点菜给他们送来。你们家老二长得好吧。”,外婆说:“长得还可以。”,杨小跳奶奶说:“庆兔兔说,我弟弟喜欢笑。”,外婆说:“是的,这个小的特别喜欢笑。”,杨小跳奶奶说:“庆兔兔说,我喜欢我的弟弟,杨小跳也说,我也喜欢庆兔兔的弟弟。”,外婆说:“那就要他们再生一个。”,杨小跳奶奶说:“他们不要了,杨小跳说,我爸爸说,不给我生一个弟弟。”。

徐老师传来视频,英雄二班今天比赛绕口令,妈妈说:“庆兔兔好像不是裁判,庆兔兔身上别着一个七号的牌子,庆兔兔应该是运动员,戴着袖章拿着本子的小朋友可能是裁判,其他小朋友负责投票选举说的好的小朋友。”,我没有看视频,外婆说:“刚刚的视频是活动刚刚开始。”。

午睡还没有起来,就已经听到雨棚滴滴答答的雨点的声音,等我们起来,外边马路上已经看见水在流淌了。

庆小兔睡在沙发上,两点四十五分庆小兔突然大哭,外婆把庆小兔抱到妈妈跟前喂奶。

四点半庆小兔半闭着眼睛开始唱戏,这几天庆小兔要睡觉了就要哼上几声,可能是一种自然反应,开始是只要饿了就要以哭声替代喊声,喝完奶睡觉,所以现在睡觉也要哭上几声。

我要去接庆兔兔了,我把庆小兔抱给外婆,妈妈说:“把他放在床上让他哭一会。”,我说:“小九又没有胡闹,他只是想睡觉。”,我走了,是不是妈妈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哭我就不知道了。

雨不紧不慢的下着,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来到幼儿园已经有很多小朋友被接了出来了,就是英雄二班的教室的大门还关着,现在英雄二班的家长已经不是那么心急火燎的了,正常到点来的家长已经寥寥无几,来了人们也没有一个跟着一个的排队,而是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谈天说地。

小朋友一个个手里拿着卷子在看着议论着,庆兔兔也一样拿着卷子四处查看。庆兔兔来到窗户跟前问:“外公,我今天能不能去宋跳兔家?”,我问:“今天有作业没有?”,庆兔兔说:“我的作业做完了。”,我说:“好吧。”,宋跳兔就在跟前,两个人马上拥抱在了一起,宋跳兔说:“耶,你今天可以去我们家了。”。

五点钟准时放学,庆兔兔出来第一句话就是:“宋跳兔的牙齿掉了,是一颗小牙齿,他还流了血了呢?”。

庆兔兔杨小跳兔小帅刘子贤叶芷绫还有一个女孩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几个人就在大厅里踢足球拍篮球。宋跳兔妈妈没有来,庆兔兔就不时地到教室里去,徐老师问:“庆兔兔,你等谁呀?”,庆兔兔说:“我等宋跳兔。”。庆兔兔进教室和宋跳兔一起玩,杨小跳也来到教室着庆兔兔,兔小帅妈妈可能开车来了,兔小帅等不及了,拉着杨小跳就先走了。

徐老师跟杨小跳爷爷说:“今天杨小跳不错,汉语拼音都写对了,今天得了一个一百分。”,徐老师没有提及庆兔兔,我想弄不好庆兔兔的汉语拼音又考砸了。我问庆兔兔:“你今天的汉语拼音小测验错了几个字呀?”,庆兔兔说:“我一个字都没有错,我得了一个一百分。”。

芷兔兔奶奶一直在等叶芷绫,那个女孩没有走,芷兔兔也不离开,芷兔兔奶奶怎么说也没有用,芷兔兔奶奶只好坐在地台跟前等芷兔兔。

五点二十分宋跳兔爸爸才匆匆忙忙赶来,庆兔兔看见宋跳兔爸爸,一下子扑过去抱着宋跳兔爸爸说:“宋跳兔爸爸,我今天去你们家。”。

庆兔兔宋跳兔离开这里,芷兔兔才离开幼儿园。

跟着走的还有一个小男孩,好像比宋跳兔小一点,而且好像和宋跳兔很熟,宋跳兔说:“晚上是不是他要睡在我们家。”,宋跳兔爸爸说:“只要看你的表现了,你要保证到点就要睡觉。”,宋跳兔说:“他老是说笑话。”,宋跳兔爸爸说:“不是他说笑话,而是你不想睡觉。”。

小男孩很善谈,一张小嘴叽叽咕咕连续不断,宋跳兔开始还说几句,后来也变得鸦雀无声,庆兔兔只是后来应了几声,今天的录音基本上就是小男孩一人的天下。

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宋跳兔在跟妈妈要钱买东西,宋跳兔妈妈说:“你现在在换牙齿,不能吃硬的东西。”,宋跳兔妈妈说:“宋跳兔小时候六个月就长牙了。”,我说:“这个和一个人发育有关,发育的越早,以后所有的过程都会提前。”。

美国学者海尔弗利在一九六一年提出动物胚胎细胞在成长过程中,其分裂的次数是有规律的,到一定阶段就出现衰老和死亡。动物的寿命和细胞分裂的次数周期有关,二者相乘即为其自然寿命。海尔弗利的具体实验情况是这样的:他将婴儿的细胞放在培养液中一次又一次地分裂,一代又一代地繁殖,但当细胞分裂到五十代时,细胞就全部衰老死亡。他又在大量实验资料的基础上,提出根据细胞分裂的次数来推算人的寿命,而分裂的周期大约是二点四年,照此计算人的寿命应为一百二十岁。鸡的细胞分裂次数是二十五次,平均每次分裂的周期为一年零两个月,其寿命为三十年。小鼠细胞的分裂次数是十二次,分裂周期为三个月,其寿命为三年。

这就是说,一个人发育成熟的时间,也就决定了这个人的寿命可能的年限。

庆兔兔长牙齿的时间就比较晚,好像是第十个月。记得我上十六岁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矮个站队一直是小排头,我经常被别人耻笑我不像男人,因为我没有长胡须,喉结也没有长出来。我长得比同龄人晚很多,二十岁我个子才开始长高,二十二岁我的个子才没有继续长高,按此推算我只要不出现意外事故,没有出现脑梗阻的意外,我应该比一般人活得时间要长一点。

已经六点钟了,我说:“庆兔兔,我们要回家了。”,庆兔兔说:“我还要玩一会。”,宋跳兔说:“庆兔兔不能走。”,我说:“时间不早了。”,庆兔兔说:“外公,你小气鬼。”,我说:“庆兔兔,你已经不小了,你要知道要讲究信用,你只有讲信用,以后别人才能相信你。”。

回家,书桌上放着一个快递盒子,庆兔兔问:“妈妈,这是不是我的快递呀”,妈妈说:“这是给你买的新鞋。”,庆兔兔说:“我来把它拆开。”,庆兔兔拿着剪刀去剪外边的塑料袋,妈妈说:“剪的时候你的手不要放在前边。”。

庆兔兔的鞋也损坏的太快了,另外庆兔兔的脚也一天天长大,庆兔兔的鞋一双一双地买回来。姨妈拿起庆兔兔的新鞋说:“这是不是给姨妈买的鞋呀?”,庆兔兔马上扑过去抢鞋说:“这是我的鞋。”,姨妈说:“这双鞋多好看呀,让姨妈试一试。”,庆兔兔说:“姨妈你不能试,你会把我的鞋撑坏的。”,妈妈说:“姨妈知道你喜欢这双鞋,姨妈只是试一试,不会穿你的鞋的。”,庆兔兔说:“不行,这是我的鞋。”,姨妈说:“你的鞋才三十一码,姨妈要穿三十五码的鞋,你给姨妈穿,姨妈还不会穿呢。”。

庆兔兔马上把新鞋穿在脚上,庆兔兔两个手套在刚刚脱下的鞋里,庆兔兔两个手趴地板上迅速地爬起来,庆兔兔说:“我是爬行动物。”,妈妈说:“你是会穿鞋的爬行动物吗?”,庆兔兔说:“妈妈,我鞋好看吗?”,妈妈说:“你穿了这双鞋,帅酷了。”,姨妈说:“庆兔兔,你有新鞋了,姨妈没有怎么办,姨妈好喜欢你的鞋哟。”,庆兔兔说:“我的鞋太小了。”,姨妈说:“你可以给姨妈买一双这样的鞋呀?”,庆兔兔说:“姨妈,你穿不上的。”,姨妈说:“你可以给姨妈买一双大一点的鞋呀?”,庆兔兔说:“我没有钱呀?”,姨妈说:“你可以要妈妈给姨妈买呀。”,庆兔兔说:“妈妈,你给姨妈买一双这样的鞋,比这个大一点的鞋。”,妈妈说:“你可以给自己个姨妈买呀?”,庆兔兔说:“可是我没有钱呀?”,妈妈说:“姨妈有钱呀?,庆兔兔说:“我没有手机怎么买呀?”,妈妈说:“姨妈不是也有手机吗?”,庆兔兔说:“姨妈,你用手机自己买吧。”,姨妈说:“姨妈想让你给姨妈买一双鞋,转了一圈回来,又成了姨妈自己给自己买了。”。

庆兔兔说:“我可以不可以看电视呀”,妈妈说:“你先把今天的作业给妈妈看一下,妈妈给你签完字再说。”,庆兔兔从书包里拿出考试卷子说:“还有我的汉语拼音卷子。”,妈妈说:“不错嘛,考了一个一百分,以后要继续努力哟。”。庆兔兔的汉语拼音卷子,二十三个单字母,二十二个复韵母,庆兔兔的名字也受看多了。

姨爹抱着庆小兔玩,庆小兔咯吱咯吱地笑个不停,姨妈说:“别人逗他不会这样笑”,妈妈说:“其他人逗他最多笑几声。”,可能是我一直带庆小兔的缘故,所以庆小兔都男性的面孔有一种特殊感情。

看完一集电视,姨妈说:“庆兔兔,要关电视了。”,庆兔兔说:“我再看一集最短电视。”,姨妈说:“你再看一集电视也可以,就是以后两个星期不看电视了。”,庆兔兔说:“姨妈你是小气鬼。”,姨妈说:“姨妈小气鬼,姨妈又没有不让你看,你可以看呀,只要你想两个星期不看电视,你就可以看。”。

庆兔兔干咳了一声,姨妈说:“庆兔兔,你把外套穿上。”,妈妈说:“庆兔兔,你咳嗽了要喝一点肺力咳口服液。”,庆兔兔说:“我不喝药。”,姨妈说:“又不是咳嗽很厉害,药能不喝尽量不要喝。”,妈妈说:“万一严重了怎么办?”,姨妈说:“庆兔兔就是早上起来偶尔咳两声,又不是咳嗽很严重。”,妈妈说:“带一点双黄连口服液过去,万一再咳嗽就给庆兔兔喝。”。妈妈这种想法是大部分家长的想法,孩子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马上就去医院,要医生开药打针,而且要用最好的药,有一些人甚至要烧香拜佛。

每一个人都有一定自然免疫力,能够多喝一点水,参加适当的运动得过且过,只是有一点重了才用得着去看病吃药。过分的紧张兮兮,无中生有的想象,会使小病折腾成大病,长期使用抗生素,会使孩子失去抵抗力。

姨妈跟庆兔兔说:“姨妈要回家了,不跟你在这里玩了。”。庆兔兔说:“你不跟我玩,我还不想跟你玩呢”,妈妈说:“姨妈的意思是,不在这里玩了,换一个地方继续玩。”,姨妈刚刚开门,庆兔兔马上跑过去说:“还有我呢?姨妈等等我。”。

 

今天外边下雨,晚上我没有出去,七点半妈妈接过庆小兔说:“给他进行翻身训练。”,我不知道妈妈怎么给庆小兔训练。庆小兔被仰面朝上放在床上,妈妈两个手把庆小兔翻转过来,庆小兔俯卧趴在床上,庆小兔的头高高地仰着,庆小兔的两个手努力撑着床面。妈妈笑着说:“你看小九的头挺多高呀。”,妈妈用两个手托住庆小兔的两个脚,妈妈说:“蹬呀,用力蹬呀。”,庆小兔还是蹬动两条腿,身子往前移动了一点,妈妈又重复上边的动作。妈妈把庆小兔平躺在床上,然后拉着庆小兔的两个手把庆小兔拉坐起来,虽然我知道孩子能够承受这样的拉力,看着我还是有一点心虚,我问:“这么小是不是要做这样的训练呀?”,妈妈说:“别人都是每次做五次,我这才做两次。”。妈妈靠着床头坐着,妈妈让庆兔兔坐在自己的腿上说:“我们现在开始做平衡运动”,妈妈拉着庆小兔的两个手,让庆小兔做前后左右的移动上身。

妈妈给庆小兔喂奶,妈妈给庆小兔念书《小象学飞》,妈妈说:“我们开始念书《小象学飞》,这是一本婴儿童话书。”。妈妈接着念:“树林里的象妈妈生了一头小象,小象好奇怪呀,它长了一对特别大的耳朵。”。

故事讲完了,妈妈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妈妈手里拿着两个摇铃说:“你想抓哪一个摇铃呀?”,妈妈在庆小兔脸前晃动摇铃说:“抓呀,不错抓住一个,怎么掉了,再换一个手抓,你要哪一个?”,“来,你抓一抓,你来摸一摸。”“我们两个手都抓住了。”。庆小兔一个手拿着一个摇铃,妈妈喊:“快来看呀,小九抓住摇铃了。”,等外婆过来一个摇铃从庆小兔的手里掉了下来。这个抓握动作要不要训练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知道只要庆小兔想摸的想抓的就要让他摸让他抓,这个动作好像用不着训练,功到自然成,只要庆小兔有了物体玩具的感念,手脚已经能够被自己的意志所左右,自然他就会用手去抓。

八点十五分庆小兔抱给了我,播放儿童童话故事,八点半庆小兔开始哭哭兮兮,妈妈问外婆:“要不要给小九喂奶。”,外婆说:“那要看你什么时候给小九喂的奶。”,妈妈说:“七点钟喂的奶,喂一点鱼肝油再说。”,外婆说:“以后喂奶后还是记一下省得搞错。”。喂鱼肝油庆小兔没有任何反应,抱起来一会庆小兔又哼哼起来,外婆说:“小九在闹觉,小九闭着眼睛在哼。”,妈妈说:“我把排骨汤喝完,就给他喂奶,让他早一点睡觉。”。

九点钟,把庆小兔抱进房间。

九点半,我正坐在电脑旁,外婆抱着庆小兔过来说:“我要睡觉了。”。我抱着庆小兔,我又把客厅里的电灯全部打开,庆小兔在客厅里到处的看。十点钟,庆小兔就不愿意了,庆小兔开始哭,而且越哭声音越大,妈妈出来把庆小兔抱进房间。庆小兔进屋就没有停止过哭声,过了十分钟庆小兔还在哭,我开门进去发现妈妈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我只好关了门出来。庆小兔的哭声淹没了电视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庆小兔的哭声依旧不绝于耳,我进屋把庆小兔从小床上抱出来。

    庆小兔可能还是很伤心,抱着哄着庆小兔继续在哭,围着客厅转了好几圈庆小兔才停止了哭泣。我一边给庆小兔唱着歌谱,一边让庆小兔看墙上的画和歌谱。十点四十分庆小兔闭上眼睛睡着了,十一点半我把庆小兔抱给妈妈。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