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120清明思念故人的日子

2017-05-21 06:51 | 宝宝成长

2120星期二小雨17~13客厅最高温度19PM2.5-97

一个细雨纷飞的时节一个寄托乡思的日子。清明给人们无数的遐想,思念已故的亲人,送上对故人的祝福,孩子们体验春天的到来。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几十年前我从上海来郑州,父母举家支援内地建设,父母没有能够回到自己的故里,父母的英魂留在了遥远的异乡。我长大成人,我孤身一人离开兄弟姐妹来到长江边上,可能这里就是我的终结。虽然现在交通发达,可是我是一个标准宅男,我过的是一种循规蹈矩的生活,按时按点一成不变的作息,按部就班定时定量的饮食。稍微一点打破常规我就会很长时间不能恢复。我和外婆偶尔跟着妈妈姨妈去市里购物吃饭,就这么一点不一样也会成为我们的负担,外出旅行走亲访友和我就是中间隔着一重玻璃墙一样。自然上海的亲戚朋友,郑州同学,宜昌的同事,好像似曾相识,又老死不相往来。至于郑州的那么多的儿孙肯定也不会认识我,这正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妈妈姨妈还小的时候,那时候交通还是不是很方便,我们每年还要回郑州看望老人,同样老人也来我们这里享受天伦之乐。现在交通四通八达,高速铁路连接你我他,可是我们的长辈已经离我们而去,我们已经变成了过去的他们。

昨天外婆再也没有提及烧纸的事情,说真的,我对上坟烧纸并不上心,老人活着你对他们好一点,比等老人离我们远去,这才哭天喊地烧纸焚香要强一万倍。不是不要祭祀祖先故人,我们自己的祖先就是我们的根,没有他们也就没有现在的我们,悼念故人是为了我们更好的活着,是为了继承老祖宗的遗志更好的发扬光大。

中国人一直有着一个叶落归根入土为安的思想,人来源于自然,最终回归自然,让生命在自然中得到一份宁静安详。我不想死,我也不惧怕死,可是人也不可能不死,这是一个自然规律。

我曾经说过,我死了不要什么公墓,也不要什么骨灰,回归自然是我的梦想。人从哪里来再回哪里去,我只要子女后代记住还有一个我曾经在他们身边,他们站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都会感到我的存在。哭泣烧纸逝者并不知晓,能够抚育好自己的下一代就是对故人灵魂的安慰,如果能够培养出一个出类拔萃的栋梁之才,如果真的有阴曹地府,我在那个世界也会非常欣慰。

至于用什么方法祭奠,不是古老的都是好的,记家谱其实就不失一种很好的方法,现在电脑那么普及,互联网无处不在,不管你走到天南海北你可以从家谱看到自己实实在在的存在。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入土为安,回到大自然就好,后辈们清明节只要站在中国的大地上就会想起我们是中华民族的子孙,就会回忆起祖辈,中国建设的越好就越要感谢自己的祖先,感谢生我养我黄土地。以前是地广人稀,逝者要找一个风水宝地保佑子子孙孙,现在是死人与活人争地,祖先是想让自己的子孙过的更好,也许我节约的土地可以为后代长一棵参天大树。

没有墓,没有碑,大地就是我的所在,以后不管子子孙孙走到哪里,他们只要记住我就在他们脚下的土地里,不用烧纸不用哭泣,只要让我知晓他们过得很幸福就是对我的思念。

八点半外婆把庆小兔从房间里抱出来,接着给庆小兔洗澡,好几天我没有帮着给庆小兔洗澡了,脱的一丝不挂的庆小兔,胖嘟嘟的,庆小兔浑身的肉比庆兔兔小时候多了许多,外婆说:“庆兔兔小时候不喝牛奶,小九就喝牛奶。”,我说:“小九现在每天都吐奶,还身上长那么多肉。”。

庆兔兔小时候一直都不喝牛奶,到妈妈要上班的时候,妈妈决定断奶庆兔兔这才开始喝牛奶。庆小兔就开始喝过几次牛奶,可能庆小兔要步庆兔兔的后尘,到断奶了才开始喝牛奶。

庆小兔头倚在外婆的手腕上,庆小兔整个身子浸泡在洗澡水里。庆小兔眼睛看着我们,庆小兔没有平时那样手舞足蹈,庆小兔只是缓慢地挥舞着手,庆小兔的两条胖嘟嘟的小腿偶尔动一下,外婆说:“你两个腿蹬呀?”,庆小兔只是看着外婆在说,还是漫不经心地享受着洗澡的愉悦。

洗完澡我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转圈,手机播放英语儿歌,庆小兔的眼睛看着墙上的字画,我就添枝加叶的给庆小兔讲解。庆兔兔的一副画,我不知道给庆小兔讲了多少遍,但是没有一次我讲的会雷同,我也奇怪为什么我每次都可以说出不一样的故事来。就像我的日记,日记应该是每天大同小异,但是我写的日记几乎没有一天有相同的内容。

八点半庆小兔哼哼唧唧,我说:“小九要喝奶了。”,喝完奶庆小兔巴巴就被胀了出来,庆小兔整个尿不湿全部都是巴巴,庆小兔的屁股上一样巴巴连成一片。

我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转圈,我让庆小兔看家里每一样东西,我拿着冲锋枪哒哒哒地开火,我说:“这是哥哥玩过的枪哟,以后只要这把枪没有坏,我们小九还可以玩哟,就是这把枪不会响了,它也是一把枪,解放军就是用枪保卫我们祖国的。”,我拿着冲锋枪在庆小兔的两边移动着,庆小兔并不是很兴奋,头和眼睛也没有跟着枪迅速移动。

就在这时候庆小兔的脸上表情就不对头,庆小兔吐奶了,我马上用抽纸给庆小兔擦,一张纸已经完全浸在奶水中,庆小兔嘴里的奶水又涌了出来,我又继续换纸擦奶水,奶水接二连三的从庆小兔嘴里涌出来根本就来不及擦,我连忙用围兜接住奶水。妈妈听见我在说:“小九吐奶了。”,妈妈拿了毛巾过来给庆小兔擦嘴和下巴脖子,又给庆小兔换了干净围兜。

九点四十分庆兔兔还没有回来,妈妈给庆兔兔打电话:“庆兔兔,今天要练习架子鼓哟。”,庆兔兔说:“妈妈,我在看电视。”,妈妈说:“妈妈现在还没有准备好,你想好今天准备怎样练,妈妈一会去接你。”。

庆兔兔跟着妈妈去了琴行,姨妈姨爹过来了。姨爹接过庆小兔,姨爹两个手托在庆小兔胳膊下边,姨爹让庆小兔身体竖起来,庆小兔两个脚轻轻地点着姨爹的腿上,姨爹不断地逗着庆小兔,姨爹跟庆小兔在说话,庆小兔竟然嘎嘎地笑起来,庆小兔的笑声又大又十分响亮,引得姨妈姨爹跟着哈哈大笑。姨妈说:“外婆,你来看我们小九在笑。”。听见庆小兔在哈哈大笑,我过来看庆小兔,庆小兔还在笑,这一会庆小兔笑的已经没有刚才那样灿烂。庆兔兔像这样哈哈大笑好像比庆小兔晚很多,要知道庆小兔还没有一百天。

继续逗庆小兔,庆小兔继续大笑,姨妈把庆小兔笑的镜头录了下来,然后把录像存在我的电脑里。

十二点庆兔兔才回来,马上就听见庆兔兔在喊杨小跳,杨小跳马上出现在飘窗上,杨小跳拿着一张白纸站在飘窗上,也可能是杨小跳今天上绘画课的画。庆兔兔过来跟我说:“外公,我可以不可以去杨小跳家。”,我说:“马上就要吃饭了。”,庆兔兔说:“我不想吃饭。”,我说:“你不吃饭,别人还要吃饭,在别人吃饭的时候去别人家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庆兔兔说:“过一会我再去杨小跳家好不好。”,妈妈说:“还要看看杨小跳是不是要睡觉了。”,庆兔兔说:“杨小跳中午不睡觉的。”。

庆兔兔问:“妈妈,我可以不可以看一集电视。”,妈妈说:“好吧,你不吃饭就看电视,等你想吃饭了再吃饭。”,庆兔兔看的是《斗龙战士》。

庆小兔又哼哼唧唧起来,外婆说:“小九要吃饭了。”,妈妈给庆小兔喂奶。

我午睡一点四十分起来,我从妈妈手里接过庆小兔,我问:“庆兔兔呢?”,妈妈说:“庆兔兔跟着姨妈去江边骑车了。”,这时候的庆小兔已经睡着了,妈妈回屋睡觉,我两点钟把庆小兔放在大床上。

四点二十分庆兔兔回来了,姨妈提着自行车跟在后边,庆兔兔打开门对楼下喊着:“等等我,我马上就下来。”,外婆说:“你声音小一点,弟弟还在睡觉。”。庆兔兔拿起冲锋枪哒哒哒地打起来,姨妈说:“你这会把弟弟吵醒的。”,尽管我已经把房门关上,庆小兔还是被惊醒了。

我企图把庆小兔重新拍睡,庆小兔睁开眼睛看见我,我说:“我们再睡一会。”,庆小兔睡意全无,庆小兔就一直对着我笑,庆小兔这几天明显笑的次数多了起来,而且庆小兔笑的声音也明显放大。

我说:“你要是不想睡了,我们就起来。”,我抱起庆小兔到客厅,姨妈对庆兔兔说:“你不是说要回家抱弟弟吗?弟弟已经被你吵醒了。”,庆兔兔过来抱庆小兔,庆兔兔两个手紧紧地搂住庆小兔的上身,庆兔兔可能力气小了一点,庆兔兔怕庆小兔抱不住,庆兔兔用了全身吃奶的力气搂住庆小兔,庆小兔被抱的身子往后仰,我连忙接过庆小兔对庆兔兔说:“好了,你抱一下就可以了。”。

庆兔兔跟妈妈说:“弟弟好喜欢我,我一抱起弟弟,弟弟就不哭了。”。

庆兔兔提着冲锋枪下楼了,外婆从我的手里接过庆小兔说:“庆兔兔下楼了,你去看着一点,好像小帅也来了。”,我回屋换衣服出来,等我从屋里出来,外婆对我说:“姨妈抱着小九跟着下楼了。”。

我重新坐在电脑前,一会妈妈说:“庆兔兔可能在楼后池塘玩。”,我说:“庆兔兔不是去了杨小跳家了吗?”,外婆说:“你还是去看看吧。”,我到楼后转了一圈也没有看见庆兔兔的人影,是妈妈搞错了把别的孩子的说话声音当成了庆兔兔。

五点钟,姨妈抱着庆小兔回来了,庆兔兔没有跟着回来,庆兔兔和兔小帅一起去了杨小跳家。姨妈要带庆小兔出去买东西,庆小兔没有一点睡意,庆小兔睁着两个大眼睛看着我,妈妈说:“小九我们吃饭吧,小九这一会也坚持的时间太长了吧?”,我说:“小九现在已经长大了,吃饭的时间肯定要长一点了。”。

庆小兔还是没有睡,五点半我带着庆小兔出去玩,今天庆小兔精神十分的好,两个眼睛又大又明亮,没有一点睡意,回到家一样精神抖擞,今天还是播放日语。

庆小兔没有睡,我又把庆小兔抱下楼,迎面碰见兔小帅爸爸,兔小帅爸爸正在打电话,兔小帅爸爸不知道杨小跳家在哪里,我用手指着杨小跳家说:“这个就是杨小跳的家。”。

六点钟我抱着庆小兔去杨小跳家叫庆兔兔,按了门铃没有人搭话,也没有开门,喊庆兔兔也不见踪影。有人开门上楼,我抱着庆小兔跟着一起上楼,杨小跳家的大门没有关。杨小跳家的客厅里放在一个圆形蹦床,连边框可能有一米四直径。杨小跳这时候正站在这个蹦床上,住家户不是运动场,蹦床虽然可以吸收一点上下弹跳的动能,楼下不可能一点感觉不知道。兔小帅已经被爸爸接走,我喊庆兔兔,庆兔兔过来站在门里面说:“我还要玩一会。”,杨小跳说:“我们再玩一会。”,我怎么跟庆兔兔说都没有用,庆兔兔不出来,我又不想进去拉拉扯扯,杨小跳妈妈过来说:“才六点钟,让他再玩一会吧。”,有了支持者,有了后台,庆兔兔更加理直气壮,我说:“我们明天还可以来玩。”,庆兔兔就是不出来,我说:“你要想以后我让你到别人家玩,你就要守信用,你要是不回家我就跟妈妈说。”,杨小跳妈妈就一直替庆兔兔圆场。我只好无功而返,我回到家外婆说:“他不回来,你就这样算了。”,我说:“他在别人家,我能怎么办?”,妈妈嫌我不该这样说话,外婆说:“就这样让他还在杨小跳家。”,妈妈说:“我六点半再去接庆兔兔”。

妈妈六点钟给庆小兔喂完奶,六点半去杨小跳家接庆兔兔,七点钟庆兔兔才和妈妈一起回来,外婆问:“庆兔兔你吃不吃饭?”,妈妈说:“庆兔兔在杨小跳家吃的饭,庆兔兔吃了两碗饭。”。

七点二十分,庆小兔有一点带着哭腔在哼哼,妈妈过来给庆小兔喂奶,庆兔兔跟着姨妈回家。

九点半我从外边到家,外婆抱着庆小兔在看电视,十点钟给庆小兔换尿不湿,庆小兔跟妈妈一起进屋睡觉。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