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098滞后的满月照

2017-04-29 07:02 | 宝宝成长

2098星期一小雨10~4客厅最高温度17PM2.5-31

滴滴答答雨声响了一夜,夜里只要醒来雨点击打楼下雨棚的声音就会涌入耳膜,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天一夜了。

头还是有一点昏昏沉沉的感觉,昨天下午在抱庆小兔的时候人好像还有一点站不稳的样子,我只能沿着沙发慢慢地移动,唯恐我突然摔倒把庆小兔扔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前天晚上突然昏厥的后遗症,还是昨天上午又吃了一颗甲硝唑,这种事情我还不敢跟家里人说,说了等于白说,要不就是去医院做CT,她们一般都会把白天的电脑和晚上的跳舞挂起勾来。你不舒服就不能就少开一会电脑吗,你身体不好为什么非要出去跳舞呀。

雨还在下,破损的小区马路上到处是一汪汪的水坑。庆兔兔打着伞,庆兔兔穿着雨鞋,庆兔兔专门找有水的地方去踩。庆兔兔问:“外公,雨鞋为什么不会漏水呀?”,我说:“就是说雨鞋上边没有缝隙,水分子钻不过去,另外雨鞋的材料不会吸水。”,庆兔兔问:“什么叫缝隙呀?”,我说:“缝隙就是很小的缝,任何物质都不会严丝合缝,只不过它的缝隙是大是小的问题。”。

雨慢慢地下,庆兔兔慢慢地走,不是庆兔兔走不快,而是庆兔兔专门去找有水的地方走,看见有水,庆兔兔宁可绕道走过去,再一步步小心翼翼的踏水而过。姨妈上班过来了,姨妈说:“庆兔兔,你怎么走的这么慢呀,姨妈都要上班了,你才走到这里。”,庆兔兔说:“我在走呀。”,姨妈说:“你还是快一点走吧,再晚一会上学就迟到了。”。

下雨了,公交站坐车的人就多了起来,庆兔兔来到车站就四处寻找认识的同伴,可惜一个认识的小朋友也没有。庆兔兔和两个中心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一起上车,等我挤到庆兔兔跟前,庆兔兔竟然已经坐在位子上了,和庆兔兔一起上车的几个人都没有找到位子。

庆兔兔跟两个中心幼儿园的小朋友有说有笑,外边气温骤降,公交车上拥挤不堪,公交车玻璃窗上结了一层水蒸气,庆兔兔用手在玻璃窗上画画,用手在上边写字,然后用手把画和字都擦的干干净净。那两个小朋友也想在玻璃上写字,还没有等他们靠近都被两个奶奶制止了。

庆兔兔站起来在前边一个窗户写字,一个男孩马上坐上去说:“你不坐,我坐了。”,庆兔兔发现自己的宝座被抢占了以后马上坐下来,一个椅子本来就坐不下两个人,男孩被挤到一边只坐了小半边屁股,另外一个男孩就坐在那个男孩的腿上,坐着的男孩用力推开后坐的男孩,庆兔兔又把先坐的男孩用手推开,庆兔兔说:“现在我要坐了。”,男孩屁股坐的更少了,但是男孩还是没有起来,庆兔兔用手掌在男孩脸颊上推过去,男孩的脸顺势侧到一边,我说:“庆兔兔,你不要这样。”,男孩已经没有办法坐好,只好站了起来。尽管两个男孩先后起来,但是并不影响几个人的好心情,庆兔兔还是和他们说说笑笑。一个男孩的奶奶还在问:“他多大了,他在那个班上课。”,我说:“他和他们不是一个幼儿园的。”。

下车,我走着走着发现庆兔兔没有跟上来,回头发现庆兔兔跟着安兔兔在一起走。我叫庆兔兔快一点走,庆兔兔一边走一边回头喊着:“安安,快一点走。”,安兔兔在后边也不断地喊庆兔兔。过马路庆兔兔在喊:“安安。”,过了马路庆兔兔还在喊:“安安。”,走上幼儿园大门的台阶,庆兔兔站在台阶上喊安兔兔。

庆兔兔换好旅游鞋,庆兔兔提着书包说:“外公,这个书包怎么这么重呀?”,是的,今天书包是有一点重,因为下雨我也没有看里面到底装了一些什么,我说:“你们不是洗了被套床单了吗?”。庆兔兔抱着书包东摇西晃,就好像搬着一个无比重的物体。庆兔兔已经站在检查口腔的老师跟前,庆兔兔两个手高举着书包,一会晃到右边一会歪到左边,两腿也挎着大步前后左右地晃着。老师拉了一下庆兔兔说:“站好了,让老师检查一下。”,庆兔兔还是继续表演着自己举重物的表演,老师用两个手把庆兔兔身体翻转过来,庆兔兔这才张开嘴让老师检查。

八点二十分我送庆兔兔回来,庆小兔已经从家里出来来到小阿福了,是外婆抱着庆小兔来的。庆小兔睡的那个香哟,真的不忍心叫醒庆小兔。今天庆小兔是来小阿福照满月照的,我还是担心庆小兔拍照的时候睡意浓浓,如果把庆小兔强行弄醒,可能庆小兔会大哭大叫,刚刚醒来的庆小兔睡眼惺忪可能会影响拍照的效果,好在小阿福的工作人员站在走廊两旁还在点名报到,领导还在点评昨天的工作,安排具体要注意的事项。摄影棚经过一夜屋里的温度已经降下来了,这时候屋里正在升温。

我从外婆手里接过庆小兔,外婆看到庆小兔眼角还有一点眼屎,庆小兔嘴角还有一点奶瓣子,外婆用湿巾轻轻地给庆小兔擦拭,还没有擦拭干净,庆小兔已经睁开两个大眼睛了。

拍照只有妈妈一个人进去,虽然说是拍满月照,其实今天已经是庆小兔两个月了。我来了,外婆就要回家去买菜做饭了。拍照大概用了一个小时,庆小兔光着身子裹着毯子直接抱进了游泳室。游泳也只能进去一个家长,理所当然是妈妈呆在庆小兔身旁,游泳池离玻璃墙太远,游泳池旁边的桶壁挡住了庆小兔的身影,只看到妈妈不停地拿着摇铃在庆小兔跟前晃动。可能今天庆小兔没有哭,因为庆小兔在游泳池里呆了将近二十分钟。

从游泳的房间出来,妈妈没有忘记给庆小兔喂奶,妈妈留下来给庆小兔选择刚刚拍摄的照片,我先抱着庆小兔回家,这时候的庆小兔已经进入梦乡。

雨继续在下,小风在不停地刮,雨伞虽大,却挡不住寒风的袭来。庆小兔好像对外边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一路走来,庆小兔竟然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回来,把庆小兔放在大床上,庆小兔一动不动地睡在那里。

十一点十分庆小兔哼哼起来,拍也不管用,抱起来庆小兔打了一个大嗝,原来是庆小兔胃里一股气出不来,庆小兔感到不舒服,嗝打出来了,庆小兔又睡了。

妈妈今天选了六张庆小兔的照片,有一张照片庆小兔发出灿烂的笑容,妈妈说:“开始庆小兔怎么都不笑,后来让庆小兔蜷着手放在前边,让庆小兔趴在那里,这时候逗庆小兔,庆小兔笑了。”,妈妈说:“今天庆小兔游泳没有哭,自己一个人划着手和腿在游泳池里转圈。”。

庆小兔中途醒过两次,抱起来继续睡,我们全部吃完饭,庆小兔还在睡梦里。我午睡起来的时候,庆小兔还睡在妈妈的怀抱里。两点钟庆小兔睁开眼睛,庆小兔两个眼睛睁的大大的,庆小兔的腰一挺,庆小兔的脸胀的通红,接着就听见噗呲一声庆小兔屙巴巴了。

洗完屁股,庆小兔肚子饿了,喝完奶庆小兔继续睡觉。

快递又给庆兔兔送来了两套丛书,一套是《巧巧兔思维训练5-6岁》,一套是《小红花思维训练5-6岁》,不过这些书都是大同小异,目前这些书对于庆兔兔来说有一点过于简单了。”,庆兔兔已经有的知识类的书籍也不少了,不过很多图书过于儿童化倾向。

我忘情的写日记,差一点把接庆兔兔的事情忘记,听到闹钟响起,才急急忙忙的上路去接庆兔兔。

在家里不觉得,刚刚打开楼下大门,一股寒气袭来几乎让我退缩回来。天突然变得如此寒冷,街上的人们又穿起冬天的行装。

幼儿园重新开放了,家长又可以进到幼儿园里面去接孩子了。

英雄二班两边的班级里已经没有几个孩子了,英雄二班的孩子们还围坐在小桌子旁边看书,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本书在看。

宗兔兔一个人被老师隔离在教室的最前边,宗兔兔不断地摔打着自己的书本,我们在外边就可以听到书本摔打的声音,可是徐老师没有去看宗兔兔。宗兔兔一会把椅子退到后边很远的地方,一会又故意从椅子上滑落到地上。宗兔兔看看没有人理睬,站起来走到其他桌子跟前去看其他小朋友看书,徐老师走过去,把宗兔兔重新引到宗兔兔所在的位子上。

五点整开始放行,宗兔兔把自己的椅子移到徐老师前边,小朋友离开给徐老师鞠躬也只能远远地鞠躬,徐老师说:“你坐在门口,小朋友怎么才能出去呀?”,徐老师把宗兔兔重新移到原来的位置上,徐老师对门口的家长说:“像这样的孩子,我实在有一点头疼。”。

庆兔兔出来了,徐老师给庆兔兔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庆兔兔只是挥挥手说:“徐老师再见。”,我说:“庆兔兔,你怎么不给徐老师鞠躬呢?”,庆兔兔说:“门口这么多人,我怎么鞠躬呀?”,我说:“这是礼节问题,老师给你鞠躬,你就要和老师一样给老师鞠一个躬。”,庆兔兔还是没有给徐老师鞠躬。

杨小跳出来了,庆兔兔说:“我可以不可以去杨小跳家。”,我说:“可以,但是要叫你,你就要赶快回家,今天还要做作业。”。宋跳兔出来了,宋跳兔说:“庆兔兔外公,庆兔兔可以不可以去我家去。”,我说:“不行,不能天天去一个人家里,你要是去我们家是可以的。”,宋跳兔问:“妈妈,我可以不可以去庆兔兔家。”,宋跳兔妈妈说:“今天还有作业。”,宋跳兔说:“我可以去庆兔兔家做作业。”,宋跳兔妈妈说:“你去庆兔兔家,谁去监督你做作业呀。”。

路上,庆兔兔宋跳兔杨小跳就是奥特曼僵尸,宋跳兔是编剧。宋跳兔是导演,庆兔兔杨小跳就是演员。

可惜的是今天没有录像也没有录音,只是后来拍了几张照片。

庆兔兔宋跳兔杨小跳三个人一路上就是奥特曼僵尸,可见这些题材的动画片对孩子有着多么深远的影响。

宋跳兔左手掌直立,右手掌在一旁护着左手腕,宋跳兔说:“两个人合体就可以打败怪兽。”。宋跳兔右腿跪在地上,左腿弯曲立在前边,于是庆兔兔杨小跳也照葫芦画瓢,宋跳兔站起身把杨小跳拉起来说:“你要站在他的后边,这样你们就变成一体了。”,杨小跳摆好姿势,宋跳兔往后退几步说:“对,就是这样。”。

于是一路上三个人就这样不断地变身合体,各种各样的武打动作,马路边花坛台阶上奔跑着跳跃着。

宋跳兔说:“爷爷,要庆兔兔去我家。”,我说:“不行,不能天天去你家。”,宋跳兔说:“让庆兔兔每天只去一次我们家。”,我说:“每天一次,还不是天天去你家呀?”,宋跳兔说:“求求你了,庆兔兔外公。”,我说:“求也没有用,你们家如果和我们家在一起,你们两个可以天天在一起玩,现在你们家有一点太远了。”,宋跳兔说:“不远呀,过了马路就是我们家。”,宋跳兔又跟庆兔兔说,庆兔兔说:“外公,宋跳兔说,每天只去一次他们家。”,我说:“一次,每天就放一次学,那不是天天要去了。”,宋跳兔说:“是我说的,庆兔兔要去我家。”,庆兔兔说:“宋跳兔说了,我可以去他们家。”,宋跳兔妈妈说:“宋跳兔,你今天还有作业要做。”,宋跳兔说:“庆兔兔可以去我们家做作业呀,做完作业我们两个人再玩。”,我说:“不行。”,宋跳兔说:“我也说不行,庆兔兔要去我家。”,我说:“以后再让庆兔兔再去你家。”,宋跳兔伸出手指头说:“庆兔兔明天还要打架子鼓,后天呢,后天庆兔兔也不能来。”,我说:“庆兔兔还是有时间去的。”。

    好在庆兔兔没有继续强求,杨小跳的要求也被爷爷阻挡,在要分开的路口,庆兔兔首先挥手再见,宋跳兔妈妈说:“宋跳兔,庆兔兔和你再见呢。”,宋跳兔勉勉强强挥了一下手。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