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074词汇冒出来

2017-04-01 16:13 | 宝宝成长

2074星期五小雨15~7℃燃气暖气温度18PM2.5-144

    薄薄的一层雾气笼罩着我们的世界,一副漂亮的山水画被糟蹋的像一副年代久远的古迹,我们现在就生活在朦朦胧胧的过去。

太阳依旧按时上班,太阳已经失去往日的威严,满脸的愁云在脸庞飘过,阳光不再发出刺眼光芒,太阳的四周却光芒四射。

现在庆兔兔的词汇多了起来,不知不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冒出一句,慢慢地词汇日益增多,一句两句有时候一次说话可以冒出四五句成语来。这些东西我们没有教过庆兔兔,这些都是书上和故事里的内容。在庆兔兔的脑海词库里已经存放了大量的故事,数不清词汇,还有我们常说的成语。

很多人想等长大成人跟着名师学习知识,专家学者博学多才满腹经纶是可以学到很多知识,博士天才他们也是从浩瀚的书海中使自己耳聪目明。现在不是学不学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学怎么学的问题,怎样充分利用有限的人生学到更多的知识。

早期教育所有的家长都耳熟能详,人们往往没有注意到二岁一岁甚至是零岁的孩子环境的熏陶,人们首先学到的培训班名师名导,孩儿时代是最容易被人忘却的。听家长的说教也是学习,三尺讲台上老师的滔滔不绝也是学习,我们为什么不让朦朦胧胧,什么也不知道的孩子也去听一听看一看。

为什么孩子会有口音,湖北的孩子带湖北口音,四川的孩子自然就带四川腔,如果所有的孩子都能够多听一些,会不会孩子的脑海里也会有了故事里的童年。我们在播放音乐,我们在播放儿童故事,孩子有时候是没有听,孩子还在兴致勃勃地玩,故事这时候已经悄悄地拷贝到了孩子幼小的心灵里。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只有完成知识的积累,才可能谈到知识的迁移和知识的应用。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没有开始的积累就谈不到以后知识的激活。

今天我带了一大包东西去幼儿园,篮球,跳绳,毽子,弹射器,呼啦圈,书包里还放了三本彩色绘本。从姨妈家大门出来,庆兔兔就喊:“奇兔兔。”,奇兔兔说:“你今天上学呀?”,庆兔兔说:“我就知道今天能够碰到你。”。奇兔兔婆婆问:“庆兔兔,你喜欢弟弟吗?”,庆兔兔说:“我喜欢呀?”,奇兔兔婆婆问:“你弟弟乖不乖呀?”,庆兔兔说:“我弟弟每天就是吃喝拉撒睡。”,我没有想到庆兔兔会这样说,奇兔兔婆婆说:“小孩子不就是吃喝拉撒睡吗,你弟弟乖不乖呀?”,庆兔兔说:“乖,就是他喜欢哭。”,奇兔兔婆婆说:“小孩子哪个不哭呀?”,奇兔兔说:“我小时候就哭。”,庆兔兔说:“我还不是小时候经常哭,那时候我还在妈妈的怀里。”,说着庆兔兔做了一个抱弟弟的姿势。奇兔兔婆婆问:“你弟弟是不是经常哭呀?”,庆兔兔说:“不,他饿了,他屙臭巴巴了,他就会哭。”,奇兔兔婆婆说:“小孩子又不会说话,他饿了,屁股上有了巴巴,他只能哭了。”,庆兔兔说:“我只要站在弟弟的旁边,弟弟就不哭了。”,奇兔兔婆婆惊奇地问:“真的呀,你一站在弟弟旁边,弟弟就不哭了。”,庆兔兔说:“是呀,因为弟弟喜欢我呀。”。

很长时间没有录像录音了,听了庆兔兔和奇兔兔的精彩对话,我这时候才想到要录音了。

奇兔兔说:“我们班的盈盈和豆豆要结婚了。”,奇兔兔婆婆说:“奇兔兔,你不要瞎说。”,奇兔兔说:“是的,他们是说要结婚的。”,我说:“现在一些家长信口开河,他们只把这些当做一个玩笑,我经常听一些家长说,谁谁是你的媳妇呀,你喜欢那个帅哥呀,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呀。于是小孩子无意中就记住了这种话,开始也是开玩笑,慢慢地就变成真的了。一个班上只要有一个这样的家长,有一个孩子喜欢信以为真,在班上马上就会满世界的传播,这个就像一个笑柄,很快被所有的小朋友作为口头禅。”。

庆兔兔问:“奇兔兔,你要和谁结婚呀?”,我说:“庆兔兔,这些事情不是你们这个年龄应该说的事情。”,庆兔兔说:“兔妞妞就说要嫁给我。”,我说:“兔妞妞是说的好玩的。”。奇兔兔说:“我要和天结婚。”,奇兔兔婆婆说:“和天结婚,和天怎么结婚呀,不要瞎说了。”,庆兔兔马上夸张地做了一个怪相说:“你和天结婚。”。

路过公交车站,奇兔兔没有打算等车,奇兔兔径直走过公交车站,庆兔兔牵着奇兔兔的手,也没有提及坐公交车。庆兔兔和奇兔兔两个人要比宋彦豪还要亲密,两个人几乎没有松开手过。

文具店门口,邹思哲在买跳绳,庆兔兔喊:“邹思哲。”,邹思哲跳绳也不要了,过来就牵着庆兔兔的手。过了马路,庆兔兔说跑就跑,奇兔兔也跟着跑,邹思哲一样不甘落后。于是奇兔兔婆婆,邹思哲奶奶,就不断地大呵小斥,两个人的脸也阴沉下来。呵斥只能管半分钟,马上外甥打灯笼一切照就。

奇兔兔用手指着树上说:“一个蜜蜂。”,庆兔兔马上凑过去看说:“我小时候看见一只蜜蜂,那个蜜蜂把我蛰了一下,把我的脸蛰的鼻青眼肿。”。我从来不知道庆兔兔被蜜蜂蜇过的事情,庆兔兔好像在虚构惊险童话故事,故事情节中竟然用了《鼻青眼肿》。

就这样走走停停,当来到幼儿园门口,操场上大家已经开始做广播操了,今天庆兔兔又迟到了。

我八点半回来,外婆说:“庆小兔会笑了,只要逗他,他就会笑。”,爸爸说:“我也是,逗他,他就笑。”。逗他就会笑。这说明庆小兔已经知道表达感情,庆小兔也能够识家里人脸上的表情了。

外婆抱着庆小兔,爸爸用电动推子给他理发。爸爸拿着梳子,推子就在梳子上推。庆小兔好奇地看着爸爸在理发,随着爸爸手的移动,庆小兔的眼睛也跟着一起转动。让庆小兔趴在外婆的腿上,要给庆小兔推后脑勺的头发,庆小兔不愿意了,可能是趴在那里不舒服,庆小兔嚎啕大哭,一直到把庆小兔身体转过来。

妈妈过来检查爸爸的理发质量,妈妈说:“这是理的什么呀,就是一个狗啃的。”,爸爸说:“我在我们单位还是一个业余理发师,但是就连上级领导来了也是我给他们理发。”,妈妈说:“你就理这种头型呀。”,爸爸说:“我怕弄伤了他,要不我们就给他理一个光头。”。同理,前边理发庆小兔用奇怪的眼光看着爸爸,再一次趴下了,庆小兔再一次大哭。

 洗头洗澡庆小兔一声不吭,可能是洗澡会很舒服。九点十分终于洗完了,庆小兔嘴里开始哼哼唧唧,外婆说:“行了,我们洗完了。”,妈妈说:“我们马上就可以喝奶了。”,外婆一边给庆小兔包裹包被,庆小兔亟不可待地哼哼着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庆小兔一直到了妈妈的怀抱里才停止了哭声,这时候听到庆小兔喝奶喘息的声音。

九点三十分,奶喝完了,只一会的功夫,庆小兔又哭了起来,爸爸说:“小九还没有吃饱。”,于是又冲了三十毫升牛奶。

庆小兔闭上眼睛睡了,庆小兔睡的不是很踏实,一会就眯缝着眼睛看一下,然后闭上眼睛睡一会,然后再看一眼又会哼几声。十点半庆小兔睁开眼睛,看着看着庆小兔就小声地哭了起来,我把庆小兔抱起来,我让他看东西,庆小兔又闭上眼睛。今天庆小兔听的是这个古典民乐。走动中轻微的晃动就像一个悠悠的小船,舒舒服服的庆小兔又睡了,听着美妙的音乐庆小兔进入梦乡,音乐声音调小,十分钟以后我就把音乐关了。

十一点五十分庆小兔醒了,妈妈和爸爸出去买东西还没有回来了,外婆打开一箱《启赋》奶粉,这是前几天才买回来奶粉,外婆还没有来得及舀奶粉,爸爸妈妈就回来了。

妈妈给庆小兔喂奶。

两点五十五分庆小兔醒了,醒了庆小兔打了两个屁就不愿意了,外婆抱起庆小兔说:“好了,不要哭了,我们叫妈妈喂奶了。”。

三点四十分爸爸要走了,爸爸辛苦了一个多月要重新踏实工作的历程,爸爸拖着一个硕大的旅行箱,身上背着一个不大的包包。爸爸已经不是五年前的爸爸,那时候爸爸并没有完全进入状态,对一个家没有感念,对庆兔兔也没有那么投入。今非昔比,爸爸已经成熟,庆小兔已经成了爸爸的心肝宝贝,不管白天夜里,始终可以看见爸爸抱着庆小兔的身影,可以听到爸爸在哄庆小兔的声音,爸爸给庆小兔换尿不湿不亚于一个女同志。

再见了,一年以后再相会,希望明年见到庆小兔,庆小兔应该和哥哥庆兔兔一样热情拥抱爸爸的到来。

庆小兔哼哼唧唧,我抱了一会没有用,妈妈给庆小兔冲了二十毫升牛奶。奶下肚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又开始哼起来,外婆接着抱起庆小兔,庆小兔还是哭哭兮兮。妈妈接着抱起庆小兔,妈妈说可能庆小兔没有吃饱,又让庆小兔喝另一边的奶。

放学去接庆兔兔,其他班的小朋友已经人去楼空,精英B班的教室的门还关着,所有的小朋友都围坐在小桌子旁边,庆兔兔和着乖乖兔一个组。每个组来一个小朋友到徐老师那里领来卷子,就是一张纸,是一张黄色的作业本纸,然后一个个发给小朋友。

等大家都做完卷子已经五点十分了,尽管这样还有很多小朋友没有做完。宋跳兔从窗户里探出头问:“爷爷,让庆兔兔去我家玩吧。”,我说:“今天不行,庆兔兔今天要打架子鼓。”,宋跳兔失望地回到座位上。

站在门口第一个的肯定是乖乖兔的奶奶,徐老师喊了乖乖兔,乖乖兔放好椅子并没有往门口走,乖乖兔走到教室里另外两个老师跟前,给两个老师鞠躬道了再见,然后再走到门口给徐老师鞠躬再见。给另外两个教室里老师再见,今天唯独就乖乖兔一个人,是爸爸妈妈教的还是乖乖兔自学成才的,这样有礼貌的孩子缺少很少,不过庆兔兔也是少之又少中的一个。

一个小姑娘鞠了一个躬,徐老师鞠完躬转身想走,徐老师说:“你鞠躬不是很标准,你重新来一个。”,小姑娘重新站在徐老师的对面,恭恭敬敬地弯下腰给徐老师鞠了一个躬,徐老师同样端端正正地个小姑娘鞠了一个躬。

徐老师教的鞠躬姿势有一点像日本人的《立礼》,日本人的立礼手臂自然垂直,五指分开,嘴唇微闭。五指并拢向下垂直放下,手臂鞠躬屈体时随身体自然下垂。日本人最高规格的辞别屈体礼是将身体屈直至手指头触及膝盖为止。最低规格的辞别屈体礼只要求身体从腰部向前直屈。日本人称行礼的原则为三口气,即吸气时屈体、呼气时停止不动.再吸气时将身体复原。

可能今天徐老师给小朋友教了礼节课了。

庆兔兔已经轻车熟路,庆兔兔拨开旁边站着准备回家的小朋友,庆兔兔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说:“徐老师明天见。”,徐老师同时低低地弯下腰给庆兔兔鞠了一个躬,徐老师说:“庆兔兔,你今天也辛苦了,明天见。”。

奇怪的是今天庆兔兔没有要玩,也没有要找小朋友玩,庆兔兔手里拿着一个纸飞机径直就往公交站走去。

公交车上,庆兔兔旁边座位上是一个小一点的男孩,庆兔兔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庆兔兔。”,男孩只是看着庆兔兔没有回答。庆兔兔举着自己的纸飞机说:“我的这个是火箭飞机。”,男孩问:“是火箭吗?”,庆兔兔说:“这是像火箭一样的飞机,飞机后边一冒火,飞机嗖地一声就飞起来了。”。男孩手里拿着一个很小的恐龙,这是一个腕龙,男孩说:“这是一个沙漠里的恐龙,可以在沙漠里生活。”,庆兔兔说:“这个是大型恐龙,这种恐龙不能呆在沙漠里,它们要生活在平地上,它们要生活树林里,它们一天要吃很多树叶。”。

庆兔兔把飞机递给男孩说:“你玩不玩飞机,你把这个给我玩一下好不好?”,庆兔兔用手指着男孩手里的腕龙,小男孩非常坚决地说:“不行。”,庆兔兔说:“我只玩一下。”,男孩说:“这是我的。”,庆兔兔说:“不要紧的,我只是看一下,马上就会还给你的,我不会给你弄丢了。”,男孩干脆把恐龙放进口袋里。

庆兔兔拿着琴行学习卡走进琴行,琴行里老板娘正在打电话,庆兔兔拿着学习卡爬上很高的吧台椅升降椅,庆兔兔将学习卡递给老板娘,庆兔兔的学习卡在老板娘眼睛前边晃过来晃过去,老板娘视而不见继续在打电话,庆兔兔把学习卡放在台子上说:“外公,她在打电话。”,说着庆兔兔就往楼上跑说:“外公,我要尿尿了。”。

庆兔兔下来了,老板娘电话也打完了,老板娘摸了一下庆兔兔的脸蛋问:“庆兔兔,你现在怎么又喜欢打架子鼓了?”,庆兔兔说:“我不喜欢打架子鼓。”,老板娘哦了一声。老板娘对我说:“今天没有架子鼓课呀。”,我说:“他妈妈说,每星期二五上课呀。”,老板娘说:“我回来跟她妈妈说一下。”,于是老板娘带着庆兔兔上楼去找正在上课的老板。

正在上课的一个班马上就要下课了,和庆兔兔一起上课的几个同学都没有来,我的心马上就紧张起来。既然没有课,庆兔兔会不会就跟着马上要下课的几个学员学一会就下课了。

回家,我丝毫不敢耽误,我随便扒了几口饭,急急忙忙又赶来回来,来到琴行才发现今天还是来了三个小朋友。架子鼓六点半提前半个小时下课了,还好我今天来的早,要不庆兔兔又要放鸭子了。

晚上我从外边跳舞回来,庆兔兔打开自己房间的门说:“外公,我在这里。”,我问:“你一个人在房间睡觉吗?”,庆兔兔说:“还有姨妈。”。一会外婆抱着庆小兔从妈妈房间出来,妈妈说:“要给小九洗一下屁股。”。

妈妈抱着庆小兔刚刚进屋,庆兔兔从自己房间出来了,庆兔兔说:“我睡不着。”,我说:“你小小年纪怎么会睡不着,赶快去睡觉。”,一会庆兔兔又出来,来到妈妈的房间,庆兔兔说:“妈妈,我要和你睡。”,妈妈说:“弟弟晚上会闹,你会睡不好的。”,庆兔兔进屋没有几分钟又出来了,庆兔兔说:“妈妈,我睡不着。”,于是妈妈和姨妈互换了一下,妈妈陪着庆兔兔睡觉。

凌晨一点半,庆兔兔醒了,突然发现妈妈不在屋里,身边睡着的是姨妈,庆兔兔马上就到妈妈房间找妈妈,于是妈妈姨妈庆兔兔庆小兔四个人睡在一个大床上。

妈妈买了一套美国儿科学会《育儿百科》,今天一天妈妈都在看这套《育儿百科》。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