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068爷爷奶奶的梦想

2017-03-25 16:11 | 宝宝成长

2068星期多云转晴天12~1℃燃气暖气温度18PM2.5-89

蓝蓝的天上铺满了鱼鳞一样的云彩,像这样蓝天白云已经久仰了,我们终于可以看到蓝天白云。好景不长,没有一会功夫天空没有白云朵朵,整个天空涂抹了一层白色,慢慢地又变成灰色,云越来越低渐渐地压向我们的头顶,那不是云雾那是铺天盖地的雾霾,那是扎在我们心头的一根刺。

八点钟,外婆给庆小兔洗澡,屋里没有一点声响,就好像庆小兔没有起来,一切都在悄悄地进行。当庆小兔抱到我的跟前,庆小兔一脸严肃,庆小兔眼睛睁的又大又亮。

喝了奶,庆小兔睁着大眼睛,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姨爹跟他说话,他的眼睛也一动不动,他的眼睛也没有看着我。在屋里到处走,跟庆小兔讲房子说大树,外边的光线让庆小兔闭上眼睛。屋里空调风扇沙发挂画冰箱都是庆小兔要听的教材。

我的《激荡三十年》还没有听完,我让庆小兔和我一起听,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岁月,多少人成长起来,又有多少人倒了下去,为的就是中国的未来,虽然道路曲折坎坷,中国人终于站了起来。

八点半庆小兔突然大哭,这是庆小兔要开饭的信号,只要庆小兔哇哇大哭,怎么哄也没有用,就是揉肚子也一样庆小兔照哭不误。

喝完奶,庆兔兔就趴在妈妈的肩膀上,似睡非睡,眼睛眯成一条缝,偶尔睁开眼睛看一下,一直到了十点钟庆小兔终于躺在自己的小床上。

终于等来了烟消云散,太阳再一次的降临,阳光无私地洒向人间。

十点半,抱着庆小兔晒太阳,晒太阳可以加快黄疸指数的下降。冬天,庆小兔不能脱光衣服,庆小兔晒太阳只能晒头,脸也不能晒,怕直射的阳光刺伤庆小兔的眼睛。晒太阳庆小兔还在睡梦中,可能是太阳光的缘故,庆小兔的手指头不时地动一下。

晒了十五分钟,庆小兔开始扭动身体,于是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十一点十五分庆小兔醒了,轻轻地哼着,妈妈说:“要喝奶了。”。

庆小兔睡着了,躺在小床上晒太阳,庆小兔的眼睛上盖着一个小毛巾。难得的好天气,阳光灿烂,天虽然不是那么蓝,这是今年以来最好的一天。

十二点半,我们正在吃饭,看见庆小兔小手举了起来,庆小兔醒了,怕庆小兔脸上的毛巾跌落下来,把小床从阳光下移到阴凉处。庆小兔继续睡觉,十二点四十分,庆小兔醒了,庆小兔没有哭,只是看着一边。十二点五十分,庆小兔举起两个手,小脸被太阳晒的通红,庆小兔伸起懒腰,庆小兔的脸更加胀的通红。

抱起庆小兔,庆兔兔没有哭。

一点钟,一泡巴巴过后,庆小兔哭起来,庆小兔要吃饭了。

两点钟,庆小兔哼哼起来,妈妈说:“你怎么了,哼哼唧唧,是不是要把你放在床上哭呀?”,外婆说:“是不是屙巴巴了?”,打开尿不湿果真庆小兔屙了很多巴巴,尿不湿里涂抹了一层金灿灿的巴巴,换过干燥的尿不湿,庆小兔舒服了,庆小兔不哭了。

外婆抱着庆小兔晒太阳,外婆问:“头一直晒会不会不好呀?”,我说:“会不会把小九晒晕过去呀?”,妈妈说:“不要紧的。”,我说:“应该让他晒屁股。”,妈妈说:“那么冷,怎么脱衣服晒呀?”。

强烈刺眼的阳光,照到阳台上,照到屋里很远的地方,从外边反射过来的光亮把屋里照的焕然一新,屋里的一切就像镀上一层金色。

电视上是一带一路《远方的家》,庆小兔躺在外婆的怀抱里,然后躺在小床上自己一个人在玩。我跟庆小兔说话,我给庆小兔拍照。电视上在演《神医喜来乐传奇》,我说:“现在电视上演的是《神医喜来乐传奇》,喜来乐是一个神医哟,喜来乐是一个中医哟,中医药是中国的国粹。”,我就一直跟庆小兔说电视上出现的画面。

三点半,庆小兔开始手脚并用,把被子不断地从身上往下蹬下去,我把被子拉上去,庆小兔又把被子蹬下来。接着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哭了,当外婆抱起庆小兔,庆小兔的哭声越来越大,庆小兔的哭声有一点震耳,外婆说:“知道你饿了,也用不着那么急吧。”,推开房间的大门,庆小兔并没有停止哭声,反而变本加厉几乎是尖叫起来。当庆小兔嘴不空的时候,庆小兔的哭声终于停止了。

六点半我们刚刚吃完饭,庆兔兔和爸爸回来了,汽车上卸下来了一包又一包的蔬菜,还有成箱的土鸡蛋。爷爷家没有喂多少鸡,就是猪也是在大姑妈家喂的,鸡蛋大部分都是从各家各户收集来的。一颗硕大的菜花竟然有五斤重,小农经济在农村已经渐渐地不是那么吃香了,去年大雨瓢泼,把爷爷家的地瓜淹的颗粒无收,本来一年的地瓜可以收入一两万,今年我们吃地瓜都要去超市买。那么好的大白菜都没有人收购都烂在地里,紫菜苔一角钱一斤都没有人要,古老的传统农业是要更新换代了,老人老思想,新人又不愿意种地,没有几代人的过渡农村不会很快现代化的。

姑妈还把以前孩子用的小算盘字典也送给了庆兔兔,那是一种八厘米左右宽的算盘被庆兔兔摇的哗哗响,这个只能作为玩具了,虽然算盘对孩子的手心算很有益处,不知道庆兔兔以后会不会对算盘产生兴趣。

爸爸说:“爷爷听说小九晚上有一点闹,爷爷有一点急了,说可以用两个蝉蜕把腿去掉弄碎熬水给小九喝。”,妈妈说:“还有这样的说法呀?”,姨妈说:“昨天晚上小九就很好,夜里除了喝奶屙巴巴没有闹过。”,爸爸说:“怎么小九不闹了?”,姨妈说:“昨天晚上因为我在坐镇呀。”,昨天姨妈替妈妈带了庆小兔一晚上。

蝉蜕是一味中药,用于风热感冒,温病初起,咽痛音哑,麻疹不透,风疹瘙痒,目赤翳障,急慢惊风,破伤风证,小儿夜啼不安。

但是这是药不是米饭馒头,书上说这样写的一点不错,民间流传的一些小偏方也有极好的疗效。但是中药讲究一个人体的阴阳变化,疾病的发生和发展往往是错综复杂、瞬息万变的。是药三分毒,虽然中药药食同源,没有临床用药的经验,谁也不敢轻易在一个孩子身上试验,何况这是一个刚刚一个月的孩子呢。

庆兔兔可能有一点晕车,回来有一点怏兮兮的,回来就瘫坐在沙发上。小九这时候也躺在沙发上睡觉,庆兔兔距离庆小兔不是很远,我还是不断地嘱咐庆兔兔小心不要碰着弟弟了。

庆兔兔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电视。

爸爸还带回来一些桃枝,桃木是可以辟邪的很多人知道这个传说,桃木是吉祥平安的象征也叫《仙木》。庄子说:“插桃枝于户,连灰其下,童子不畏,而鬼畏之。”,庄子这话的意思是什么呢?叫做鬼智不如童子也。《本草纲目》李时珍说:“桃味辛气恶,故能厌邪气”。由于鬼怕桃木,五代时蜀国君孟昶于每岁除夕,命翰林为语,颂桃符,让鬼在桃符面前发抖。。

爸爸拿着一根比较粗的桃枝说:“我把这根桃枝削一把桃木剑,放在小九的枕头下边,我们给小九辟辟邪。”,妈妈说:“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呀?”,姨妈说:“你不要削着削着把桃木削没有了,还要当心你的手哟。”。

爸爸果真坐在庆小兔的小床旁边制作起来宝剑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个小时的努力,一支像模像样的宝剑放在了庆小兔枕头下边。

六点五十分庆小兔醒了,庆小兔醒了就大哭,奶一到嘴里马上偃旗息鼓。

九点四十分,庆小兔喊了几声,外婆说:“给庆小兔洗澡吧。”,爸爸抱着庆小兔,庆小兔安安静静舒舒服服地躺在爸爸的两个手里,眼睛看着妈妈,妈妈蹲在那里给庆小兔洗屁股。妈妈这边刚刚把庆小兔屁股洗干净,庆小兔的雀雀翘起来,一股清流喷薄而出,妈妈说:“小九,你怎么这时候尿尿呀?”,爸爸说:“加把劲,再尿一次给妈妈看看。”,庆小兔也不知道爸爸妈妈在说什么,只是全神贯注地看着妈妈的脸。

爸爸说:“姑妈说,怕两个孩子闹意见,你们可以把小九送到爷爷家去带。”,外婆说:“那么小怎么送过去呀?”,爸爸说:“她们也是带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她们说三个月以后大一点就可以送去。”,外婆说:“那里条件那么差,小家伙怎么在那里生活呀?”。

三个姑妈先后嫁人建立自己的小家,二十年前爸爸离开农村到宜昌读书,这么大的屋子里顿时失去了家庭的气氛,只有老两口四目相对。二十年说长不长,但是二十年对老两口来说就是一直折磨,年轻力壮的时候每天高强度的劳动还说的过去,年老体衰力不从心的时候,对着空空如也的屋子这种滋味确实不好受。爷爷奶奶不是想带孙子,而是想一个欢声笑语的环境。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带孙子,他们也不能给孙子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如果遇上突发意外,在偏僻乡间到哪里才能找到医院,孩子大了上幼儿园也找不到地方。虽然爸爸不能天天陪在庆兔兔庆小兔的身旁,可是妈妈还在呀,一个孩子不能在没有爸爸妈妈的环境里生活。爷爷奶奶也知道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但是他们总是想试一下。

爷爷奶奶带孩子的弊病显而易见,老观点老思想,什么现代教育理念,什么健康饮食,好像还没有进入他们的思想数据库。爷爷奶奶对宝贝孙子就爱得含在嘴里都怕化了,只要他要什么给什么,任何事情也都由着他的性子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爷爷奶奶总是认为孩子还小。蛋糕饼干糖果恨不得孩子的嘴最好不要闲下来来,到外边买这买那,不管有用没用,只要孙子开口马上兑现,就是孙子不说,爷爷奶奶认为好就马上掏钱。爸爸妈妈成了附属品,每当他们对孩子进行批评教育时,爷爷奶奶就立刻跑过来阻止:“你们干什么呢,别吓着孩子,孩子还小呢,长大了自然就懂事了。”,如果爸爸妈妈说:“现在的孩子要科学喂养,早期教育。”,爷爷奶奶就会说:“你也是我们带大的,你小时候也淘气着呢,现在不是好得很吗?”。

许多爷爷奶奶也有着不好的生活习惯,随地吐痰,张嘴就冒出脏话,举手就想打人,这些已经不能适应现代化的教育理念。

可能在这里我就是一个例外,当然也有数不清的和我一样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但是终归像我这样的老人是屈指可数的。

十一点钟,卫生间又亮起了电灯,庆小兔的巴巴糊了一屁股,爸爸妈妈只好起来给庆小兔洗屁股。巴巴腾空,庆小兔肚子里就开始咕咕叫了,还没有走进房间,庆小兔就哇哇大哭起来。

十一点半,庆小兔还没有睡觉,睁着两个大眼睛四处张望着,爸爸妈妈瞌睡的要命,庆小兔反而越来越兴奋。妈妈对着庆小兔说:“小九,你是不是搞错了,现在是半夜,是大家都要睡觉的时候了,你怎么反而那么精神。”,庆小兔看着妈妈说话,也跟着妈妈啊啊地说着。

十一点半,我们睡了,小九房间的灯还没有熄灭。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