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063教育不能以暴制暴

2017-03-16 14:11 | 宝宝成长

2063星期一小雨9~4℃燃气暖气温度18PM2.5-93

(不要将《不打不成才》当做一种教育文化),这是我以前写的一篇文章,因为我在网上看到有一些人把《不打不成才》当做一种教育孩子的一种文化,把用棍棒教育孩子认为是必须的。

今天晚饭庆兔兔被迫吃下很多饭,是妈妈姨妈让庆兔兔吃的,虽然多吃一点不是暴力,但是这是一种对身体伤害,是一种软暴力。就像把孩子关在黑屋里任凭孩子害怕哭喊,对孩子长时间不理不睬都是一种软暴力。很多事物都是有一个两面性,孩子任性,适当地冷处理一下,让孩子冷静下来是一种教育手法,如果超过一种极限,这种不理不睬就会变成一种伤害。

七点半我准时来到姨妈家,姨妈已经准备上班,庆兔兔喊:“姨妈,我要起来了。”,姨妈说:“要起来你就赶快起来,姨妈给你准备好牙膏和洗脸水。”。

我整理完毕一篇日记,庆兔兔自己洗脸刷牙穿衣穿鞋,八点半下楼回家。路上我说:“庆兔兔,你昨天拉着奶奶的手是很危险的,你会把奶奶拉倒的。”,庆兔兔说:“我知道了。”,我说:“以后别人跟你要钱,你不能给他,妈妈的钱是妈妈的,妈妈的钱是用来吃饭穿衣的,是供你上学的,不是让你送给别人打游戏机的”,庆兔兔说:“乐乐哥哥说,要不到钱就不跟我玩。”,我说:“像这样的小朋友宁可不要跟他们玩,小朋友不是有的是。另外,不能跟姑妈姐姐哥哥要钱,各人都有自己的爸爸妈妈,各人的爸爸妈妈挣的钱都是给自己家孩子用的,你确实需要钱可以跟爸爸妈妈要。”,庆兔兔说:“这些妈妈都跟我说了,外公你不要说了。”,我说:“因为上次壮兔兔跟你要钱,妈妈已经跟你说了,这次乐乐又跟你要,你又给了,而且给了那么多钱。”。

接着我开始问庆兔兔的十以内的加减法,基本上庆兔兔都能顺利回答,个别的略微迟疑一下,我不问了,庆兔兔说:“外公,你怎么不问了?”,于是我又继续提问十以内的加减法。

到家,庆兔兔就进屋喊:“爸爸我回来了。”,妈妈说:“爸爸在你的房间里睡觉。”,庆兔兔说:“妈妈我回来了。”,庆兔兔趴在床边看弟弟,庆兔兔说:“弟弟,哥哥回来了。”。然后庆兔兔来到我们的房间,站在我们的大床上。庆兔兔打开播放器听《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故事的声音从屋里里响到客厅里。

外婆来到庆兔兔的跟前,外婆坐在沙发上说:“庆兔兔,昨天妈妈跟你说的记住没有?”,庆兔兔说:“我记住了。”,外婆说:“以后别人跟你要钱,你就说,你可以跟自己的爸爸妈妈要。”,我说:“所有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如果他们向你要钱,就是说他们爸爸妈妈不愿意他们乱花钱,跟别人要钱的的小朋友大部分都不是好的小朋友。有一些小朋友家里很困难,但是他们不会跟别人要钱,他们会努力帮妈妈节省每一分钱,你有钱给这样的小朋友,也不能给那些打游戏机买零食的小朋友,宁可以后不要跟这些小朋友玩。”,庆兔兔问:“那我和谁一起玩呀?”,我说:“小朋友不是有很多吗,只要他们不打架骂人,爱学习,能够帮助别人,这些小朋友都可以跟他们玩。”。

庆兔兔说:“外公,你看这个。”,四节五号电池摆出一个形状,我问:“这是什么呀?”,庆兔兔说:“我也不知道。”,我说:“你可以想象呀,你可以想象它像什么?”,庆兔兔想了一下说:“像飞机,外公你看像不像。”,是像一架飞机,两节电池组成一个飞机的机身,还有两节电池斜放在机身两边,俨然就是一架喷气式战斗机。

外婆说:“庆兔兔,你写作业吧?”,庆兔兔说:“我想下午写作业。”。

庆兔兔说:“外公,你不要老是看电脑。”,我说:“哦,外公马上休息一会。”,我突然觉得不对,我说:“外公每天写那么多字,你一天才写几个字,你要和外公一样用功,你只有学习好,以后你才能上一个好的学校,长大了才能找一个好工作,可以挣很多钱。”,庆兔兔没有去写作业,继续听他的《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

妈妈起来了,庆兔兔问:“妈妈,我可以不可以下午睡觉起来写作业?”,妈妈说:“做作业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做决定。”,庆兔兔说:“妈妈,我要看电视。”,妈妈说:“那你看吧。”,庆兔兔看《恐龙世界》。

十点钟,庆小兔洗澡完毕,庆兔兔说:“外公,我可以不可以跟着爸爸妈妈去看弟弟打针呀?”,我说:“可以呀,但是你回来一定要写作业哟。”,庆兔兔说:“我已经说过了,我睡觉起来再做作业。”。

我说:“弟弟今天去打针,弟弟就不会哭,弟弟只有针打到屁股上才会哭一下。你以后打针也不要大哭大闹。”,庆兔兔说:“可是打针是很疼的呀。”,我说:“打针肯定是会疼的,但是打针就是扎进去的那一瞬间疼一下,你是哥哥了,你以后就要给弟弟做一个榜样,你说,弟弟,打针是疼的,针打进去一下子就不疼了。”。

今天是妈妈第一天跟着出门,爸爸抱着庆小兔,庆兔兔牵着妈妈的手。

天依旧阴沉,雾霾仍然不屈不挠,雨也悄悄地下了起来。

十一点二十分爸爸抱着庆小兔回来了,爸爸说:“今天白走了一趟,小九没有打成针。”。

庆小兔今天是去街区卫生所打乙肝疫苗,先要检查黄疸指数,医生说黄疸指数高了,我问:“黄疸指数多少呀?”,爸爸说:“七。”,我问:“七不是不高吗?”,爸爸说:“反正医生说不能打,要小九继续喝茵栀黄,我们不打算给他吃了。”,我问:“不吃会不会退不下来?”,爸爸说:“他会自然退下来的。”。

庆小兔睁着眼睛看着爸爸说话,外婆接过庆小兔,庆小兔很快睡着了,外婆问:“这么长时间都不再吃吗?”,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睡觉。

爸爸说:“今天双胞胎也去打针了,她们好像打了。双胞胎妈妈说,好羡慕妈妈的身材,生完了身体马上恢复原样。她说,她最重的时候身体重了七十斤。”。

十一点半,庆小兔突然放声大哭,爸爸说:“哦,我们小九饿了,马上妈妈就回来了”,不管爸爸怎么哄,庆小兔不依不饶,还好这时候救命救星回来了,庆小兔马上偃旗息鼓一声不响地开饭了。

爸爸在看电视,庆兔兔问:“妈妈,我可以不可以看电视呀?”,妈妈说:“不可以。”,庆兔兔问:“为什么呀?”,妈妈说:“你的作业还没有做。”,庆兔兔说:“庆兔兔说:“我只看一点。”,妈妈说:“一点也不行,以前说好的,做完作业才可以看电视。”,庆兔兔说:“我没有说呀?”,妈妈说:“说过了的话就要算数,你不相信,是不是以后你说话的时候妈妈都要录音呀。”。

外婆提起打防疫针的事情,妈妈说:“过几天再去看看,医院说要降到五以下才可以打。打预防针不是每天都能打,是每星期一二五三天才可以打防疫针。”,姨妈说:“你们可以去二姑妈哪里去打呀?”,妈妈说:“交了十块钱检查费,就检查了一下黄疸就回来了。”,姨妈说:“既然交了钱,为什么不把其他各项检查都检查一遍呢?”,妈妈说:“下次去打针,还要检查黄疸,反正还要交十块钱,每个检查科室外边人满为患,抱着的牵着的童车推着的,走廊里走路就很困难,等检查完了都已经几点了。”。

外婆说:“庆兔兔,吃饭了。”,庆兔兔说:“我要吃鸡蛋饭。”,姨妈说:“什么鸡蛋饭呀,只有白米饭,你以后上学吃饭,你也跟老师说,我要吃鸡蛋饭,我要吃鸡蛋面条吗?”。

今天的菜都是昨天饭馆里的剩下的菜,外婆就多炒了一个白菜,庆兔兔嫌有些菜辣,有些菜咸,有些菜不好吃。妈妈说:“菜要什么样的菜都要吃,有些菜可以多吃一点,不好吃的可以少吃一点,不能什么菜都不吃。”,姨妈说:“你看这是昨天饭馆里的菜,其实味道都还可以,什么菜都吃一点,对身体有好处。你吃菜少了,身上就会长各种各样的瘢痕,你本来那么帅,不吃菜身上长瘢,像一个癞蛤蟆多丑呀。”。

爸爸说:“明天你要去二姑妈家。”,外婆说:“那他的作业怎么办?”,姨妈说:“他今天要写两页。”,庆兔兔说:“姨妈,我晚上去你家写作业好不好。”,姨妈说:“为什么作业要留到晚上写呢?”,妈妈说:“写不写作业是你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反正你作业做不完,你的电视也不要看。”,爸爸说:“你作业做不完,过几天还要去大姑妈家,还要去爷爷家看看,你是不是不想去了。”。姨妈问:“庆兔兔,姨妈也想去,你带不带姨妈去呀?”,庆兔兔说:“带。”,姨妈说:“姨妈没有钱怎么办?”,庆兔兔说:“我也不知道。”。

吃过饭,庆兔兔开始写作业。

庆小兔屙了很多巴巴,换了尿不湿,庆小兔醒了。

看着庆小兔还好好的,突然庆小兔哭了,庆小兔哭的很伤心,爸爸低下头问:“小九,你想吃饭吗?”,庆小兔不哭了,两个眼睛看着爸爸,下巴微微地抬高一下哦了一声,爸爸说:“你是不是想跟爸爸说话呀?”,庆小兔又是同样的动作看着爸爸哦了一声,庆小兔像模像样,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是不是庆小兔已经想说话想交流了。

姨妈问:“不是刚刚才喝了奶吗?”,妈妈说:“他刚刚喝了一边。”。于是妈妈冲了六十毫升牛奶。牛奶下肚庆小兔没有兴奋十分钟又开始大哭起来,庆小兔的小嘴到处寻找奶嘴,爸爸问:“小九,你不是刚刚吃完吗,怎么又要吃了。”,妈妈又冲了三十毫升牛奶。

姨妈接过庆小兔给他喂奶,姨妈就不停地跟庆小兔说话,奶喝完了,小九也主动跟姨妈说话,就是简单的啊哦单字节的声音。庆小兔打了一个喷嚏,姨妈说:“小九,打喷嚏要把嘴巴捂住哟,我们要从小注意个人卫生。”。

庆兔兔写着作业说:“姨妈像一朵花。”,姨妈说:“那你妈妈像什么呀?”,庆兔兔说:“我不知道像什么。”。姨妈说:“妈妈是不是像一个蘑菇呀?”,庆兔兔说:“对,妈妈像一个蘑菇。”,妈妈说:“庆兔兔,妈妈像一个蘑菇,那你就是一个小蘑菇了。”,庆兔兔说:“那好吧,我就是小蘑菇。”,妈妈问:“你是什么蘑菇呀?”,庆兔兔说:“我是一般的蘑菇。”,妈妈说:“你是不是香菇呀?”,庆兔兔说:“我不是香菇。”,妈妈说:“香菇就是普通蘑菇。”,庆兔兔说:“那我就是香菇吧。”。

我们午睡起来,庆小兔睡在客厅里,姨妈在沙发上看手机,爸爸妈妈庆兔兔都进屋睡觉了。

三点整,庆小兔轻轻地哼了起来,抱起来,庆小兔嘴在轻轻地动着,眼睛有时候会微微地睁开看一下,接着就开始大一点的声音哼哼着。听见庆小兔的哼哼声音,妈妈出来给庆小兔喂奶。

五点半,庆小兔哭了,庆兔兔大喊:“妈妈,弟弟屙巴巴了。”,爸爸过来给庆小兔换尿不湿,庆兔兔没有起来,庆兔兔又钻进被窝里。

换尿不湿庆小兔不哭了,跟庆小兔说话,庆小兔也和爸爸说话,有巴巴的尿不湿刚刚打开,一泡尿喷涌而出,小床的床垫顿时湿了一大片。

晚饭的主食除了米饭还有黑米粥,今天增加了一个炒绿豆皮。我和外婆姨妈喝黑米粥,爸爸姨爹吃绿豆皮,三盘绿豆皮端过来,庆兔兔今天也不要鸡蛋饭了,庆兔兔说:“我也要吃绿豆皮。”,从备用的一盘绿豆皮里拨出一部分给庆兔兔。

姨爹吃的很快三下五除二马上盘子吃的空空如也,姨爹拿起备用绿豆皮盘子,庆兔兔马上站起来,庆兔兔伸出手一挡说:“这一盘是我的。”,妈妈说:“这一盘是大家的,谁都可以在里面舀。”,庆兔兔说:“这是外婆给我的。”,姨妈说:“你碗里不是有吗,你碗里就不知道能不能吃完,你还要盘子里的干什么?”,庆兔兔说:“我能够吃的完。”,外婆说:“你的碗里已经不少了。”,庆兔兔说:“我还没有吃饱。”,外婆说:“外婆给你再拨一点到碗里,剩下的都给姨爹吃。”,庆兔兔说:“不行,给了姨爹,我就没有了。”,爸爸说:“你能吃的完吗?”,庆兔兔说:“我能吃的完。”,妈妈说:“你再说一遍,你能吃的完。”,庆兔兔说:“我能吃的完。”,我说:“庆兔兔,你不能意气用事,一个人的饭量是死的,我们每顿饭要定时定量,不能因为好吃就多吃,也不能因为赌气而多吃,这样会伤害自己的身体的。”。

庆兔兔没有听,说着庆兔兔端起盘子把盘子里的绿豆皮都拨到自己的碗里。

妈妈说:“庆兔兔,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哟?你今天就要把碗里的绿豆皮吃完。”,庆兔兔信誓旦旦地说:“我能够吃完。”,姨妈说:“男子汉要说话算数哟,你不要到时候后悔哟。”,庆兔兔说:“我不会后悔。”。

姨爹改换吃米饭去了,庆兔兔也不吱声地静静地吃着绿豆皮,绿豆皮太多,比庆兔兔平时吃的多两倍都不止。餐桌上的人一个个吃完饭离开了桌子,庆兔兔一个人继续留在那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庆兔兔吃饭的速度明显变慢,不时地还喝一口水。庆兔兔几乎到了不想张嘴的地步,终于庆兔兔败下阵来,庆兔兔有一点想反悔了。

庆兔兔端着碗走到妈妈跟前说:“妈妈,我知道错了。”,妈妈说:“知道错了,就那么简单吗,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让你接受一些教训你不知道怎么做,你今天吃不完就不要离开桌子。”。庆兔兔回到餐桌旁边继续吃绿豆皮,一口绿豆皮塞进嘴里,马上就喝一大口凉开水,慢慢地吃一口绿豆皮要喝两口三口凉开水。庆兔兔已经受不了,庆兔兔端着碗去找外婆:“外婆,我吃不完了。”,妈妈说:“你找外婆也没有用,今天你不吃完你就不能离开桌子。”,姨妈说:“你今天不吃完,也不要去姨妈家。”。

庆兔兔又吃了一口绿豆皮,是很小的一口,喝水,端起杯子,庆兔兔已经喝不下了,庆兔兔带着哭腔说:“妈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实在吃不完了。”,妈妈说:“不行,不让你接受教训,你下次还这样。”。

庆兔兔重新坐到餐桌旁,筷子夹着绿豆皮放在嘴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妈妈,庆兔兔的嘴再也咀嚼不起来了。庆兔兔又去厨房找外婆,庆兔兔说:“外婆,我实在吃不下了。”,外婆说:“你以后还这样不这样了。”,庆兔兔说:“我不了。”,外婆悄悄地把绿豆皮拨出来许多,外婆说:“你要跟妈妈承认错误,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了。”。

剩下的绿豆皮庆兔兔还是勉强咽了下去,我不知道这次庆兔兔吃那么多绿豆皮,喝那么多凉开水,晚上睡觉会不会不做噩梦。

我不赞成这样的做法,做任何事情都要有一个尺度,在一定范围内就是对的,超过这个尺度就有可能变成对立面。谁都有一点小脾气,任何人都可能犯一点错误,一个人就是在不断地接受教训改正错误的过程中长大成人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规矩就是规范一个人的行为的,任何人都会无意中超出这个规矩,这就要有人去提醒去引导。我们不是要等人越过雷池,掉下去让他去自己接受惩罚,孩子往红线跟前去就要提醒他这样不好,孩子已经踏上红线就要坚决地拉回来,绝对不能看着孩子去撞红线,让孩子自己体验冲破红线的恶果。

就像一个在悬崖跟前我的孩子,爸爸妈妈说:“站在悬崖边很危险。”,可是孩子刚刚进到逆反期,你这样说他偏不这样这样做。因为孩子还在朦朦胧胧的时期,孩子并不知道有些事情的实质的危害性,我们可以用古人的前车之鉴去教育孩子,而不是要用孩子的血肉之躯去体验教训。这时候的家长应该强行把孩子拽回来,而不是说:“你不愿意你就继续往前走,你摔下去我们也不管。”,如果这时候还在继续往前走,家长是不是不闻不问,看着孩子失足掉下悬崖吗。可能爸爸妈妈会说:“把孩子关在黑屋里,要孩子多吃一点饭和悬崖不一样。”,是的,多吃饭和悬崖边是不一样,所以我说这是一种软暴力,软暴力也是一种暴力,只不过往往被人们忽视。

规矩是订给不自觉的人的,法律是约束那些胆大妄为的,完全凭自觉凭良心是不行的,就是圣人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教育说理不是在什么时候都行得通的。庆兔兔小时候,我可以让他玩树枝,必须是停下来站在那里玩,但是有小朋友在跟前我是绝对不让庆兔兔玩的,你不放下树枝是绝对不允许的。小孩子玩火,小孩子不听,总不能让孩子失一次火,让孩子亲身体验一下血的教训吧。

九点半,庆小兔哭了,不知道为什么让庆小兔哭,庆小兔不要命地哭,爸爸问:“还让他哭呀?”,庆小兔哭到九点四十五分,不知道妈妈以什么理由把庆小兔抱起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